Thursday, July 6, 2017

地鐵已經到了尖沙嘴,被召回。
人家都走了
不是一定要今晚
今晚跟明早有甚麼分別
算! 所謂的一定要,發生了好多次
最後差不多八點才走

好怕被襲擊 (當時原本有些不舒服的),又無 (胃有少少痛)
我的臉沒有黑過
心情沒有話勉強

這份工,來過日神,賺點生活費而已。

別話: 今早暈一暈後,後枕涼涼的啊!

後話: 校長無出聲
班主任態度有點差 (不嬲當人不存在的)
東西不見了,又不是我做,問我無用的啊!
好想叫她一句大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