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9, 2017

一個識了十幾年的人跟我說的。
我明,他可能病過我。
沒有理由期望在他那裡得到甚麼關心。無力做。
不過都心傷的。但也知道他停止了溝通好幾年了 (有message 的也有見面)。
早幾日還問我你有糖尿病嗎 ? 不知問了多少次。
術前又以為我的貧血好了。無端端怎會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