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8, 2017

一開始閉眼就搖了
整個在凳的過程都有點不自在
有同自己講,大不了是驚恐。不要怕
跟著的flow 好多了。
課堂後老師問我是否很累。
身體不是,精神或許
跟老師說了大概,他說我不會是有情緒病。

Plank 然後一隻腳離地,可以。向下壓當然不能 (都不知道為何做不到的)
Half lotus 輕鬆做到 (回家在床上試full lotus都可以)
躺着提起左手右腳右手左腳,做幾下,好累。停一停,一口氣做它幾回
Warrior 1算是站得穩,往後都可以 (主要都是後腳,它能站好就沒問題)
前腳90度後腳膝碰地,膝蓋就是不舒服

班上有個女孩,很年輕的,她做的動作差不多都不對的。不是她不想做對,而是沒有能力吧!
老師強調不要理做對否,有做就好。做對是要講基礎的 (我的理解)。
老師時常說不要依賴他,身體是自己的。
朋友有個動作沒能聽明白,她不問也不好出聲了。練習是自己的 (老師說的)。
睇又睇唔到,又聽不到,左右不分。老師日常的嘮叨

星期二: 一早想做下leg on the wall,做唔到呀! Hamstring 好扯,腿伸唔到。
以為唔痛 (星期一真的不覺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