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8, 2017

六點半左右到,爸爸已吃了好多。
之後吃蛋糕,又吃番薯 (他話留,我話不吃就掉,又吃)。
又吊蛋白,好像量不多。
看到手的情況大好,持續乾的,有些地方變了灰白色。
爸爸心情也很好。
希望情況是被控制下來。但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