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7, 2017

第二日
一早護士幫忙穿回病人衣服,穿回內褲 (昨晚都是穿紫色手術衣,沒有褲子)
比較痛,早上七點多吃了止痛
早上七點多放了屁
一早護士叫我起身坐床邊,有點點暈
肚肚傷口的位置,好影響身體的移動
喉嚨有點痛 (護士叫我跟醫生要喉糖,醫生說買外邊強勁些的,醫院的沒用。我的不適只一點點)
見過醫生,氧氣移除了 (摸摸鎖骨的位置),鼻子沒有一點的不適 (管子是掛著而已)
病房醫生,高級醫生 (我猜),顧問醫生 (我猜)來看。還有學生,來問我的case
醫生說手術順利,只流了200cc 的血,沒有輸血
手術前的檢查血色素11+,手術時失血不多,不需要鐵丸了 (病房有跟我一樣切除子宮,她開刀,血色素得8.8,要吃鐵8星期。她不像血色素這麼低的。她術後排過兩次尿就排不到啊)
病房醫生說有子宮內膜異位到腸子,清了一點,所以之後都會有點痛 (卵巢還在)。我有想過我有這問題,真的如此。
知道的一刻,有想過早知連卵巢都不要。
高級醫生沒有提到這點。
11點,人舒爽起來
午餐吃了粥 (之後就拔掉鹽水了,之前尿喉已拔掉)
家人陪我行了一陣子 (只是肚子的傷口痛)
上了廁所
行過後有血水 (之前都只是好少好少)
有點冷啊 !
四點幾止痛 (腸子不停動,放屁前就扯痛一下)
晚上吃了飯
頸和背躺下不太順呢,要一節一節來

不停測血糖,手指頭都花了。

別話: 傍晚來了一個,不停講話,說六七分痛,卻說過不停。關燈了,還不停講。四個人兩組對話,好吵
70歲婆婆子宮垂脫,跌了出來,尿頻。原來子宮有這麼多麻煩事。最後用環弄妥。
有個就經血多入院,是內膜厚。原來她把荷爾蒙藥亂吃
有個入來只是做內窺鏡,卻吊着鹽水 (因她吃不到東西),連站都站不穩。起初以為她做了甚麼打手術。一味叫走 (第二天走的時候,行得啊 ! 早一秒還在床上死下死下)
五點一個手術上來,開着眼的。可立即吃東西。她出血好多,上來時孕婦衛生巾已滿。不過她好快可以下床。她是肌腺瘤 (回家查看先知道自己是因為插喉麻醉,情況跟別人不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