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 2017

午餐吃沙律 (今早在家吃粟米),邊吃肚子有點不適
之後就是不想見到的東西 (痛了一個下午)
好不好看婦科呢 ?
看又怎樣,不是打針就是吃藥 (都不想)
這次,很不乖,隔天就來痛一下。
還有兩個星期 (會排我在早上嗎 ?! )

別話: 昨晚吃的收鼻水,得呀 ! 好了很多。那也是抗敏感藥。

右肩膀有點不適,感覺有點點無力 (不是真的無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