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9, 2017

星期日


這掛耳咖啡真的不可用好熱的水的,今天的苦啊

午睡後四點多突然肚子痛,沒有去看爸爸了。也不想外賣,蒸飯吃

這兩天的時間過得很慢,想吃的店未開 (也不知開不開),不想買貴的,於是沒有地方好去。
這幾天,可說是沒有吃無謂的。

昨晚發夢在跑步,還跑了很久。

一粒鐵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