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 2017

一陣凍一陣熱的天氣,人很不舒服
一熱就感覺氧氣不夠
一凍人就虛

很怕有人拍我門 (被嚇一嚇)
原來是隔壁告訴我門匙還在門上 (第二次了,上次過了一夜)
他通知屋主通知我
其實我在門邊聽到他說的話

把不用的化妝品掉呀掉
還有可以掉的
現在又回歸甚麼也不用
有時臉也只用水稍稍一洗
分別不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