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5, 2016

一到病房看見護士在幫爸爸整理,看不到弄甚麼,因為有個架子,上面蓋着被。只聽到護士不停說好啦好啦不整你啦! 應該爸爸當時在動,手在角力。護士站在爸爸前面,即是在整理肚子的傷口。

然後護士跟我說情況,說接合的不太理想 (血流效果),說血壓有點低 (後來自己看儀器,50幾)。說給了止痛鎮靜,爸爸在迷迷糊糊狀態。我看到爸爸眼皮有動開合的。護士說給爸爸多睡,讓他有體力明天自己呼吸 (現在用呼吸機)。
我不太敢正面看爸爸,怕被他看到我,然後掙扎醒來。後來看到爸爸動手,身子頭都有動。不過感覺蠻辛苦的。
途中儀器有發出響聲,立時有三個護士飛奔過來。未事。
突然另一儀器響,是爸爸弄掉了不知是什麼儀器的接駁。護士叫爸爸不好甚麼 (記不清楚),然後一個高級些的來看 (之前都有問護士情況),然後另一個來,用電話跟醫生講話,把藥加高一度到兩度。

看著看著,發呆。
問,點解要做手術
答,無得翻轉頭
繼續偷偷看
又發呆
又問
頂唔順 (這時還沒有加藥)
出了病房 (逗留了35 分鐘左右)
坐了20分鐘
再去看一次
加了藥,安靜了 (下壓上到60 幾,心跳都快了些,70 幾)

後來妹妹說,中午時沒有動
那麼應該下午減了止痛鎮靜

真的不好一人去
連指甲都差不多沒有血色

有點怕看 (即時想過明天不去看)
不看人不心安的

護士在整理過程,都meng meng 地的。
跟她說爸爸之前的两次手術,說不痛的,所以估計他沒有預算會這麽痛的

後來想想,自己也沒有預算術後是這個情景的(雖然知道要住ICU)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