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16

家人說爸爸今天乖。

探病回來,好無奈。
看著爸爸跟護士玩了半粒鐘 (後來被打針了)
剛貼好的,就撕掉。
讓護士弄,沒有掙扎,還問整好未。一刻不到,撕掉。口在說比你地整又唔整 (不知他說的是甚麼)
聽護士講,是換了更他才這樣 (之前是男護士)
解他的手,又不讓除下墊子。話幫他綁好d 繩,又唔比
說也奇怪,他沒有弄臉上的。旁邊的管子,也沒有。聽到儀器的響聲,好像有點擔心
有心玩嘢
爸爸一點都不聽我的,感覺被漠視。我也不出聲了,站着。護士說我慘啊!

停了止痛
有照燈,一日四次,幫助血液循環

講話好大聲,好好氣 (好過我)
聽過一次死了算 (意思是這樣) 的話。

明晚放過自己,加班。

不知道往後如何 (暫時身體上的無嘢要擔心,雖然還是要觀察),如果甚麼都拒絕,做這個手術就是白捱。
做了很多的檢查 (有些應該不舒服的),最後爸爸同意手術 (護士說他又肯的),現在的反應真的有點反常。
我又胡思亂想,會否之後都這樣,變成麻麻煩煩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