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好似又加job
懶理
有時間就做
準時放工

八點幾九點走 (昨天差不多八點),還有很多工夫,得一天

星期三


第一次見用腸粉打開來捲油炸鬼(14),好在油炸鬼算好吃
没有什麽料的粥

晚上來個足料的
不用綁手了
叫痛
唔痛不太正常,就算用了嗎啡止痛
吃自家粥,吃了兩碗 (覺得吃太多)

醫護方面無嘢 update,好事來的

原來今天是術後的第六天了

Tuesday, November 29, 2016

星期二

今早轉到普通病房 (甚麼喉都沒有了,還有引流),手還綁着。
還不聽話 (因為被綁)
不讓給胃喉,要吃粥,吃了幾口就話飽。
話腳痛。問護士拿了止痛藥。

晚上家人說爸爸好合作
男護士餵食,吃了半碗粥
跟弟弟說待在普通病房開心

還有照燈

家人說傷口不紅不腫 (有點意外)
是否是照燈的效果 ??!!!

Monday, November 28, 2016

42

星期一


晚上吃了抹茶紅豆 (26)雞蛋仔,味道好好,但不太脆
家人說爸爸今天乖。

探病回來,好無奈。
看著爸爸跟護士玩了半粒鐘 (後來被打針了)
剛貼好的,就撕掉。
讓護士弄,沒有掙扎,還問整好未。一刻不到,撕掉。口在說比你地整又唔整 (不知他說的是甚麼)
聽護士講,是換了更他才這樣 (之前是男護士)
解他的手,又不讓除下墊子。話幫他綁好d 繩,又唔比
說也奇怪,他沒有弄臉上的。旁邊的管子,也沒有。聽到儀器的響聲,好像有點擔心
有心玩嘢
爸爸一點都不聽我的,感覺被漠視。我也不出聲了,站着。護士說我慘啊!

停了止痛
有照燈,一日四次,幫助血液循環

講話好大聲,好好氣 (好過我)
聽過一次死了算 (意思是這樣) 的話。

明晚放過自己,加班。

不知道往後如何 (暫時身體上的無嘢要擔心,雖然還是要觀察),如果甚麼都拒絕,做這個手術就是白捱。
做了很多的檢查 (有些應該不舒服的),最後爸爸同意手術 (護士說他又肯的),現在的反應真的有點反常。
我又胡思亂想,會否之後都這樣,變成麻麻煩煩的。

Sunday, November 27, 2016

星期日


本地椰菜,11。
今日的上海麵沒有那麽好吃,多士每次都好好吃

終於買到牛腩燉蔬菜(得薯仔紅蘿蔔),湯汁有番茄,連包45


一條魚肉腸
一粒鐵
探病回來,有點頂唔順。

情緒好壞
昨晚沒有睡,罵人 (講話好大聲)
話要拔掉所有管子
要吃飯
掙扎到弄到背的傷口 (手也瘀了數度地方)
有收音機給他,說是護士自己聽的。
盡量給他男護士,他以為是醫生

有經胃喉給東西吃

又到探病時間了,今晚在家。不想去。
想想往後的覆診,都不知道願意不願意去。
情緒這門子事,好煩。
30次的電療怎辦 ???!!!

自己會否有抑鬱的 ?????!!!!!
突然想到美國的朋友,那些年,跟我每天都談很久。談過的又記得。原來是一種幸福。

居然爸爸以為弄了他的腳
肚子不痛的嗎 ????!!!
他說不知道改了在肚子
醫生跟他說了
我隨後也跟他說了
如果是腳,一開始就是說腳,說了好多遍了。也被觀望過好多次
心理這一門,真的沒有認識

被罵後,上壓回到120+ (之前是150+)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6

星期六


七點多醒來,吃過零嘴又再睡。中午等巴士時吃了腿蛋包
之後两點買雞蛋仔,要了肉鬆芝麻(23)。不太看得到肉鬆,不過吃時是有其味道的。

家人話好好吃,就買個小皇牌(26),好爽,不過就不太有味道(只有醬汁的味)。咸呢!
晚餐跟家人吃煲仔飯,我的飯不太乾身

回家又吃了零嘴

下午也有睡
鬆一口氣。
不用呼吸機
可以講話
講了很久
很怒氣
話醫生搵笨 (好大的落差,跟前一次相比)
不讓抽血
蓋東西也不准
好唔鍾意護士

最後弟弟跟他講數成功,要醫生來抽血。

手被綁着,因為亂動。手掌腫了 (好像被吹氣)
話不要喉 (氧氣)
要食嘢 (居然想吃東西)

問護士,肚的傷口有整個肚那麼長。

不知道之後的電療爸爸肯不肯做。

晚上再去看爸爸,家人問他,他說沒有抽血。
家人問爸爸讓不讓護士抽血,又說不抽血。血壓由97/46 跳到120+/70+ (好像是這樣)。
原來激動時血壓可以一下子變這樣 (中午時上壓有155)。
後來問護士,抽了。

床頭掛了一個笑臉。

Friday, November 25, 2016

星期五



晚上吃鐵為明天打底。
一到病房看見護士在幫爸爸整理,看不到弄甚麼,因為有個架子,上面蓋着被。只聽到護士不停說好啦好啦不整你啦! 應該爸爸當時在動,手在角力。護士站在爸爸前面,即是在整理肚子的傷口。

然後護士跟我說情況,說接合的不太理想 (血流效果),說血壓有點低 (後來自己看儀器,50幾)。說給了止痛鎮靜,爸爸在迷迷糊糊狀態。我看到爸爸眼皮有動開合的。護士說給爸爸多睡,讓他有體力明天自己呼吸 (現在用呼吸機)。
我不太敢正面看爸爸,怕被他看到我,然後掙扎醒來。後來看到爸爸動手,身子頭都有動。不過感覺蠻辛苦的。
途中儀器有發出響聲,立時有三個護士飛奔過來。未事。
突然另一儀器響,是爸爸弄掉了不知是什麼儀器的接駁。護士叫爸爸不好甚麼 (記不清楚),然後一個高級些的來看 (之前都有問護士情況),然後另一個來,用電話跟醫生講話,把藥加高一度到兩度。

看著看著,發呆。
問,點解要做手術
答,無得翻轉頭
繼續偷偷看
又發呆
又問
頂唔順 (這時還沒有加藥)
出了病房 (逗留了35 分鐘左右)
坐了20分鐘
再去看一次
加了藥,安靜了 (下壓上到60 幾,心跳都快了些,70 幾)

後來妹妹說,中午時沒有動
那麼應該下午減了止痛鎮靜

真的不好一人去
連指甲都差不多沒有血色

有點怕看 (即時想過明天不去看)
不看人不心安的

護士在整理過程,都meng meng 地的。
跟她說爸爸之前的两次手術,說不痛的,所以估計他沒有預算會這麽痛的

後來想想,自己也沒有預算術後是這個情景的(雖然知道要住ICU)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