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1, 2014

星期日


早餐吃了麥皮,然後又吃了鬆餅;午餐來個蔬菜蒸蛋,好多水呀!

那麽把汁放進意粉裏,當醬汁;已經蒸了五分鐘,蛋白沒有熟。一個小時後,吃了六塊曲奇

晚餐就是把昨晚火鍋餘下的煮一煮,用肥牛出油來煎肥牛卷。然後炒菇和意粉(炒之前已經把可以倒出來的油倒了)。對我來說,油了點,也吃不到蔬菜的甜味。都是水炒好些,因為材料的味道都跑到水裏,在收乾水的過程,味道又跑回食物裏。那碗用來出油的肥牛,想吃但也太多肥膏了。另外,在清洗的過程,感覺所有東西都油油的,洗了又洗。

本來沒有煮菜的,可是好油(其實不是太油,我的感覺都好像放大了的。吃後,唇好像塗了潤唇膏,但是一點油都摸不到),把菜煮了。吃剩了兩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