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0, 2008

活動日誌

有老師在的最後一課。要我照顧兩個,沒有問題。老師以為我不知道,提了一提。不介意他這麼一說,我自己發現在先就開心了。

老師又說了一次“我的標籤”(對象不同),呵呵!還說我有帶活動的能力。老師強調我是由零開始,很喜歡這句話。開始,即是有些東西讓人看到了。

一學員跟著別人做抬腿,我已經著他把腳放到較矮的一條木上,老師看到跟他說了相同的話。呵呵!

不懂說話的小妹妹,主動走來要跟我一組。我紮了馬尾,她拉著我的頭髮不放啊!她是辮了頭髮的。

中五女生被老師當眾說沒有可能做到舞蹈員。過分嗎?絕不。舞蹈生涯就是這樣,當眾被批評是等閒事。老師的理據是她連小小的指令也做不到,很贊同。跳舞跟做舞蹈員是兩回事,舞蹈員是一份工作,要跟很多很多的人聯繫,閱讀不了別人,怎跳?!

一媽媽說想過放棄,老師說要放棄是超級容易的。同伴時常打電話來問我會不會到,其實也不用問,其他事情我會想做或不做,這舞蹈活動想也沒有想過,連身體不適也沒有想過不去。這份動力,或多或少感染了一些人。

小組表演時間,兩位媽媽不太願意(她們記不得舞步),一媽媽說跳錯就跳錯。對啊!跳就可以了,不需要理會對與錯,我們又不是真的表演。我做觀眾的時候,試著做相反的動作(這是做導師需要的技巧),可以啊!都說,要做什麼,做就可以了。

老師說他的媽媽跟他做過一次跟視障人士跳舞的義工,事後說原來“阿仔”的工作是這樣的辛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