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9, 2008

《月滿》

明晚,先做一做功課。

由12位舞者演出,較她以往作品少。

好啊!人越少我越喜歡。

翩娜的名句:我在乎的是人為何而動,而不是如何舞動。

三個小時的演出,第一次看這麼長的舞蹈表演。
28 Feb 08

很多的獨舞,屬於比較靜態的表演(雖然有些音樂很hyper)。原來動作真的可以這麼的千變萬化,看到的比以往的多。又因為上個星期才學了一些地板動作,看臺上的表演更是稱心(以前總是帶著一份神秘感看一些看似不可能的動作)。

穿著紫紅色衣裳的應該是比較年紀大的了,沒有太多的舞步,可她是最令我感動的一個,快要哭出來了。一個人在跳,可卻是跳著兩個人的舞步。她表達的是寂寞嗎?肉體上的,精神上的。

另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女的站在台邊叫著i wait,得到了後(我覺得她得到了某些她等待的東西)叫著的是i cry。同一個字叫了不知多少遍,最後聲嘶力竭的表現出疲累,也有些絕望。是肉體的也是精神的。

回看宣傳單張,那裡說“兩性間的情愛慾,在翩娜手上,仿佛一杯苦酒”。十個人分為五對男女,不斷轉換同伴,那一幕,看得有點心酸。這有點像看黃碧雲故事裡的描述,過於真實。

很喜歡身高最矮的一個,她總是被人欺負的,可她有的也是性格。有人想幫她,她卻沒有理會地渡過那水道走向另一邊。

男的打了女的,可女的反過來要呵護男的,轉頭這個女的跟另一個男的接吻去了。這場景出現了兩次。

水銀燈下的水珠顯得很美,好像鑽石。愛情中的淚水也是如此嗎?

談水道,男看到的和女看到的是不同的啊!真有趣。

朋友說我

她說我有趨於封閉的傾向(封閉怎會認識到新朋友?),不聽別人講話(不聽怎會去聽佛法講座?),不接受意見(不接受意見怎會因為老師的嘮叨而改變了看法和行為,從而可以鼓勵其他的同伴)。是什麼呢?問了她她不願意談,要我自己想。好啦!我會想的了。

她說寫字不可替代跟人溝通,我知道啊!寫在這裡,不是跟人溝通,而是我的生活學習筆記。寫在這裡多方便,搜尋一下什麼也一目了然。是我寫得太多了,被人誤會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寫。打字的速度跟我講話差不多(普通話算),那麼算一算,花的時間很少的了(不過一天用一兩個小時來寫字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很長的了)。

跟我談話有壓力,說我不懂跟人溝通,這個我知道我並不圓滑。跟老朋友相見還要戴上假面具(講關於自己的事情都要化妝?用了比較肯定的語調就不妥當了),那麼不如不見好了(這是她所想,我幫她說出來的)。我也奇怪的了,看完表演本應回家,是她提出一起吃東西(不知有幾多年沒有二人一起吃過東西)。可談了真情部分(我的),走的時候本應可以一起乘地鐵,我也提議我乘巴士吧!她說這也好,大家可以透透氣(我沒有喘不過氣的感覺,整個談話過程都很輕鬆)。

在巴士上立即打電話問另一位朋友我是否給人一種站在十字路口的感覺,他說我看東西不知看得多清楚;我說有時侯清楚得過分(不過有人比我更甚,我正向他學習)。

都不是第一次了,我可以給人兩種極端的感覺,可以很好也可以很差。幸好我並不是一個猜疑的人,否則害了神經病。

其實今晚談了什麼?是她要我肯定往後的路要怎樣走,我說哪可以肯定的呢?路,我在走啊!不是嗎?!

下個星期見到老師,看看有沒有機會跟他談談這個事情。

後話:跟朋友M 談論過這事情,他給了我一些意見。嘻嘻!

別話:都說分享不是一個人的事,分了要看聽的看的能否享受。其實也不是我要分,只是有人問我我也不可以不答。是了,往後做選擇題,又不是不懂。跟人溝通用別人的方法嗎!又不是不懂啊!減壓?吃甜品。又不是不懂弄,不過多吃會胖。喝咖啡不加糖的我,或者可以考慮改一改,不是人人都喜歡這樣子的啊!想起要媽媽坐好也會被她罵的。

想起法師的話,他給每人的問題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多聞多聽。問的人滿意嗎?當然不,可他的答案真的是答案。為何我會知道問的人不滿意呢(不是不認同法師的話,而是她們想聽到更多)?是我猜的嗎?當然不是。我跟其中一人是認識的,她告訴我不知怎樣做到她想做到的。

想起老師的話,他說沒有完美但可有圓滿的感覺。對!今晚的對話很好,讓我看得更真。真,就是圓滿啊!她的我的,全是真的。接受就是聽,不加意見,除非有人問。她說的我全聽了也全接受,所以我感覺輕鬆。她有壓力,老實說並不是我給她的。怎會有人可以給壓力給另外一個人呢?

活著

人生活著,並不一定是在體驗著;而體驗著,必定是在生活著。

正見

一位聽取佛法的人,不管他喜或不喜歡,都必須同樣地傾聽;不過不是盲目地相信或不相信;他必須保持客觀、不主觀,而不是輕率大意。他只是聽,而后思惟,正確的結果自會因此而生。

為什麼修行會是困難的呢?只因為我們的想法錯誤,我們有不正確的見解!

朋友時常說需要時間把壞習慣改過來,我總是覺得不對的。改是當刻的事。改不改就是有沒有正見,有了,立即就不再做不好的事情了。

再想想,把不好的放棄,為何心裡會不好過?為何我們要緊張這樣的一個心?!這一定不是正見。
25 Feb 08

什麼是“見”?見是個人的一種觀點(不是知識)。所以,見的重要性,就在於會決定行為的性質,乃至行為本身。所以,當要樹立正見,這一點非常重要。

止觀

修行有生活上的體會與方法上的依循,而修行的方法不外乎止觀,而止觀的共同基底則是寂靜,這也是行者必要的涵養。

法師在講座裡跟我們說了很多次的修止修觀。我的理解是靜心來觀察當刻發生在身上的事情,就如yoga 練習也是一種止觀,將集中力放到呼吸上(我還未能完全集中在呼吸上,可集中做動作也不錯),觀察身體微妙的變化和改變。
26 Feb 08

如果直接從我們的原則下手,直接在原則上根本作意,就稱為“法念住”。如果配合出入息,就是出入息念的法念住。如果直接做法念住而不透過身念住、受念住、心念住,我們稱它為修“觀”;如果是透過身念住、受念住、心念住依次步驟練習,我們稱它為“止觀”。

會的了

要別人說了才知道要多留意,這就不是自醒。不會又怎可以會的了。還未學就要用,不可能的。

方法有的是,用不著就是真的用不著。如果是我,看到了就二話不說用了才算,效果可能很好 (沒有效果也不一定),雖然不知道因由,起碼把麻煩除掉,事後再好好反省。誰沒有寫過copybook,誰沒有把一個字抄寫一百次?!

修行的首要工作,就得先覺察並開放、勇敢地面對自己的苦惱不安,實實在在地觀察我們一天當中到底有多少情緒性的不舒服(嗔)、不節制(貪)與不專注、不清醒在干擾我們。經過仔細的觀察、深刻的體會,你會發覺我們一天當中時常會因某人、某事、某物合我們的意,或能為自己所擁有,而患得(怕不合意)患失(怕不能擁有)。當覺察的力量越來越強時,我們就越有能力及早發現種種苦惱不安的因素,越早發現,除去也越容易。

智慧來自習氣覺察與因緣觀照,定力只是觀慧的工具。修慧的方法主要是要運用緣起觀。

對我而言,能定已經是很舒服的了。當然會繼續努力的。

四正勤第二大部份是有關努力行善的方面。佛教所謂行善,意思是幫助他人解決身心的困難(即佈施),以及幫助自己解決煩惱(修行)。至於如何產生動機努力行善?最主要的關鍵是來自做善事的喜悅,也就是所謂的法喜。

幫助自己也是行善之一,快快做啊!時常說不需要別人擔心已經是減少負擔的一種方法,好事來的。

“學”必須如何學呢?當然要用眼睛看、耳朵聽了之后又能用心思考、理解,然后活用在日常生活的待人接物上,這就是學會了無漏。

Thursday, February 28, 2008

《中論》

這是一本導讀,導讀者李潤生。

要聞法,亦首先要明白一點,所聞者必須是佛菩薩所宣示的法要,而不是講者本人對人生的感受。

所謂「空」,是談一切法(一切現象、事物、概念) 的本質實無自性;所謂「有」,即是承認一切法的相狀或功能都是實際的存在。

看到這一段,有點明白為何有些人總不願意放下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例如愛情),他們以為放下就是忘記,其實不,發生過的事情就是存在過,不能抹殺。放下是那些我們執著以為還存在的事物本質。

看導讀一點也不容易啊!基本的可以理解,但不會讀經。要多聽。

我的需要

是我的功課。要寫十項,可是應該沒有這麼多的,我要的都是簡單的東西。不過姑且就寫寫吧!可能有意外的收穫。
  1. 每天都有一個小進步,什麼事情都可以。
  2. 有靜心的感覺。
  3. 很享受充實地過每一天,沒有白過的感覺。
  4. 可以半天工作,半天做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例如學習中文、話劇。
  5. 有一個懂我的人,聽我說話。
  6. 可以自由地寫自由地說,寫出說出自己心裡的一切。
  7. 懂聽的藝術。
  8. 感受大自然,融入大自然的世界。
19 Aug 06

基本上全做了。

戲劇教育

「戲劇教育」是一門寓教育於戲劇的藝術。在這裡,「教育」並不僅是指知識的灌輸,而是指一個「掌握力量」和「發揮力量」的過程。通過「戲劇教育」活動,人們可以對自我、他人、以及周遭的環境有更深刻的了解,從而清楚地掌握著自己的力量,並充份地發揮出來。

「戲劇」可以幫助我們探索:
我們日常生活上的感受
我們的價值觀念
隱藏著的心理和形體障礙

我們在藝術活動上的各種本能:
自信心
情感記憶
想像力
溝通技巧
創造力
應變力
集中力
…… 從而尋找突破的方法。

11 Aug 06

近來做的也有相似的效果,我說我所得。

等閒決不是庸庸碌碌無為退縮,也不是安於現狀,更不是疲於奔命。而是一種從容的人生態度,無關享受生命本身的紛擾,只是讓生活遠離一些非物質的世界,更加接近本質。在我看來學會並且能夠做到享受閒情別致是生活給予人們的一種饋贈。

12 Sep 06

享受中。

回看留言,留言者也正享受閒情。

生命

生命是修回來的。

真想找一個好師父跟他好好學習,讓他罵一罵才好。師徒關係,也需要修回來的。
12 Sep 06

師父還沒有找到,老師就找來一個,不過他不太罵我的(反而我時常取笑他),看他罵其他人多,不過我都全聽了,把聽回來的檢視自己看看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距離

適當的距離,讓我看得真。何為適當的距離,可能一世也找不到。太少,看不清楚,太多就抽離了。
18 Sep 06

適當的距離,算是找來了。

情感的分享

感情的野馬(藍真)
當我們在暮年時節,摒除了一切憂患和俗念,一起述說傾心的話,共同回憶著難忘的往事,這是難以比擬的福澤,難以言傳的幸福。
《明報月刊 二零零五年九月號》

很喜歡這種無憂無慮的分享,不怕說錯一句話,不須理會別人的嘴臉。自由自在的一種心靈對談。
22 Sep 05

這個社會,越來越需要假裝。真情對話,也越來越稀有了。我還擁有這樣的談話對象,要珍惜。
23 Sep 06

近來身邊總是出現一些可以談話的人,沒有談什麼,只是一些瑣碎。

紀律

起初,我們會透過紀律來掌握節奏,接著,我們也會透過節奏來維持紀律。

這種紀律,有兩個作用:一,是讓我們許多基本工作能力,可以自動地發揮出來;二,由於許多基本工作能力可以自動地發揮出來,所以我們會有多出來的腦力和時間,這可以用來做更進級,更有創意挑戰的工作。

很久也沒有看過類似的話題了。現今談紀律,對好多人來說,可能是過期了。對於我來說,有紀律才有進步。進步是為了不需要跟隨別人的紀律,只需自己的。多好!
29 Sep 06

第一段所說,跟學舞步是一樣的,起初不談節奏,當熟識了舞步才打拍子。當然這是因為學的人沒有舞蹈的根基(我是也)。

第二段所說的是我近這一兩個星期所體驗的,不需要再望著導師來跳的時候,自己才出現。再繼續練習,情感可慢慢走出來。

別話:因為以下的一篇才會找回年多前的一篇,重看,有了深一層的領會。多好!

綠色

Pema 說我是綠色。能給人安靜的感覺很不錯,可Pema 沒有寫這個感覺出來,她說我擁有躍動的生命力。這要謝謝我的老師,跟著他參與活動,真的是一個大發現。原來我是可以動的,這動不只是身體上的動,也可推動人。不是人人都喜歡我,可主動來親近我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是認真的人啊!

從寫了工作上的種種,被看的人公開在他的網誌上罵(罵得算是沒有餘地的,很過分,還有其他的人附和,更過分 ),到了現在給人一種綠色的感覺,這個過程這個經歷很是好。謝謝罵過我的人,不是因為他罵我而我有所改變,而是讓我知道文字能給人一種殺傷力(寫自己都可以傷到毫無關係的人),令看的人不舒服,繼而寫了一大段來發洩。對於那個人寫的一切,我只跟兩個朋友談過,在這裡都是第一次把事件寫出來(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了,可能更久)。不知道那個寫我的人知道不知道我知道他寫過我呢?

希望他也能有綠色的生活!

善知識

情人眼中出西施。「善、美」都沒有絕對的標準。 ◎當你內心升起某方面的欲求,那方面的前輩就會成為你現在的「善知識」。「賭神」是賭鬼的至尊。拳王是拳迷的偶像。財神爺是追錢族的最愛。物以類聚。

修行方面同樣是五花八門,你內心升起的是什麼樣的欲求,你就會去找能講出一套符合你內心欲求的善知識。 ◎如果你要的是智慧,你就會去找有智慧的人。

不要盲目迷信、不要偶像崇拜或著重外相。在追求真理的路上,一開始就要冷靜、理智,求真、求實、求證。

看,一開始就要做很多很多的準備。我信因果,現在做的也是為來世做準備(不想迷迷糊糊過生活)。不知道來世是怎樣,總是希望過得平靜。

怎去信

In common usage, the word "trust" refers to relying on someone or something for a future action. The dictionary defines trust as having a confident dependence on the character, ability, strength, or truth of someone or something. From this perspective trust is a contingent emotional feeling, highly conditional in nature and subject to reappraisal. While the Buddha and other spiritual teachers did not reject this conditional view of trust, they also understood trust as a means for finding freedom from the endless cycle of fear and wanting. The Buddha taught that the only way "not to be assailed by past and future" was to be mindfully present moment-to-moment in your life, without attachment to the outcome of your actions. Living in this manner is to trust in the eternal now, and that is the one trust that matters most.

四年多前,說過我信任但不相信的話,對著一個人(trust but not believe)。

Innate trust is based on the understanding that if you live mindfully moment-to-moment and have the intention to act according to your values even in difficult or confusing situations, your life will unfold in the most harmonious manner possible.

Innate trust is not based on the future performance of another. It is not measured in clock time, but in the eternal now that is referenced in many spiritual traditions. You surrender measuring your life by future outcomes, concentrating instead on how well you are able to be present in this moment.

Implicit in innate trust is the understanding that external conditions are in the end not a reliable source of happiness or meaning because they are always changing. You don't get what you want, or you get it and then it goes away or you no longer want it, or else something happens to you and you can no longer enjoy it. Innate trusts accepts the hard facts of life that things are always changing in this manner, the future is uncertain, and wants and fears are endless.

You have confidence in the "beingness" of your existence, even when the "doingness" of your existence is not going well.

This sense of being is the real basis for freedom in life.

現在是沒有什麼人和事要去相信,信就是信。

暴力啊!要我來做什麼,除掉。

資料來源

想哭

朋友說他想哭,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是發現了自己的弱點。有發現,很好啊!知道了,下點心,把它更正便可了。欺騙自己真的開心的嗎?時常想承認自己的缺點很困難的嗎?不承認它它都存在的啊!是為了什麼呢?讓我從佛法找一個答案來。

這個要哭的人,最喜歡用的字是manage。都不知道有什麼要manage 的(約個朋友吃飯也要manage),生活本應輕鬆,偶然一次兩次面對比較複雜的事才去manage 吧!是他幻想生活是如此的重,怪不得他要哭。

第一步:首先知道世間種種苦的實況。
第二步:對種種苦的形成原因加以探討,知到苦因,才能對症下藥。
第三步:確定這些苦是可以斷滅、可以根除的。
第四步:腳踏實地的走在八正道上,老老實實的修行。(解脫者是已證涅槃而自然的走在八正道上。)

或者我可以從這裡開始。

Mountain Pose

呵呵!又來mountain pose,這是我喜歡的動作之一。為何喜歡?因是基礎,不喜歡怎行。

如圖中間的站姿,下腰不累才怪。脊椎被壓著,人也矮了點(可以跟左邊一個比較)。

右邊的一個,知道是有問題,初看卻看不到是什麼。再看看,是尾骨,沒有向下。膝有了壓力,這樣站,很快就累。很多時乘地鐵我也是這樣子的,起初以為比較舒服,久了就知道並不。

別話:很喜歡從圖看出什麼地方做不好,這方法是在學習普通話那裡學到的(老師要我們在課堂裡直指同學發音不對的字)。怎樣知道自己真的懂一樣東西,留意別人做得不好的也是方法。不是出心批評,這是自己進步的法門,當然要用得小心。

equalize the height of her hips simply by instructing her to shift her pelvis left and right until she feels exactly the same amount of weight on her two feet.

坐的時候也如此。

All this subtle up-down, front-back, left-right adjustment of the pelvis is a lot for a student to process.

Wednesday, February 27, 2008

活動日誌

老師不在,我們依舊上課。要做的都做了,可氣氛當然不一樣。分組練習,被學員說我和某學員跳得最好,嘻嘻!又是上次跟我跳那個,我特別選她的。

沒了音樂,動作變得單調。聲音對於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唯有把動作化做語言叫出來。一聲“喂”一聲“嘩”,玩得好開心。

畫畫時間,這是我的作品。那一男一女,本是火柴人,頭髮衣服是後加上去的。
(這也可變為親子遊戲,多接觸顏色是好事。好過去商場去遊戲樂園)







這是部分畫作。有學員懂畫古裝人,叫唐明王和楊貴妃(我都不知道他們的關係啊),很像的啊!他扮楊貴妃的時候,懂跳舞的啊!很流暢的。回想,他在學習的時候就變得彆扭。這點,可供思考。

肉骨茶

終於都吃了(這間應是大馬風味,在上環),茶湯可以(可配料不入味,我要了豬什),不過不是我在馬來西亞或新加坡吃過的味道。要了雞油飯,吃不到應有的香味(飯粒清晰可見。可能飯不夠熱,熱點味道更佳)。

有沒有人知道哪裡有更好的選擇?

別話:本來想試生記的粥,下次。

紫色

是日顏色。

勇敢

讓我們釋放過於強烈的自我保護,壓抑,及矛盾。

其實沒有所謂"好"或"不好"的意念,視乎你要的是什麼而已。

淡紫色幫助你自在的表達內在,勇敢的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有助你消除寂寞感,可以體會到獨處也是和這個世界連結的一種方式。

紫水晶的顏色可以幫助睡眠。

怪不得紫色跟粉紅色是這般的搭配。

哈!我有一件紫色跟粉紅色的衣裳啊!
10 Jan 08







又是同樣顏色的配搭。

現在穿的也是紫色的衛衣。







這樣穿是今年才想到的,我最喜歡穿著這樣去活動。

Standing

站著的時候,大腿的前方是在contract 狀態,後方伸展。

這樣站也是為了跟著的forward bend 做準備(做forward bend 時大腿後方的肌肉會變為紅色),我在說sun salutation 啊!

source of the picture

Cobra

這個是我一點也做不好的動作,相信是我抗拒它在先。圖片中的姿勢,多麼的輕鬆。
24 Jul 07

開始比較放鬆地做這動作。首先把雙腿好好放在地上,然後從後背開始把上身提起,肩膀不用力啊!還有一定要把胸骨打開。
16 Dec 07

開始感覺後背的不存在,輕微的,可是一個大進步。
24 Feb 08



要身軀上來,伸展的是前面的一塊肌肉。

這兩幅圖所示範的是upward facing dog,道理跟cobra 是一樣的。

source of the picture

Sleeping Big Toe Pose

看到頸上的粉紅色,明白為何老師時常強調要可以(不能勉強)才把頭轉到伸展中的腳的反方向。

source of the picture

內向,外向

要朋友從中選擇其一,好煩惱似的。我為他選,對於我所選他不太同意(他說兩者都有。其實選了什麼也影響不到存在的,為何煩惱),因我選的是內向,他覺得內向是不好的。內跟外沒有什麼好與不好,只是狀態。如果連內外都不懂分別的話,怎往內走?

為何我要跟他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他如果孩子是內向的,我們為他安排外向的活動,反之亦然。

Hip Openers

出了第二冊,更想買;當我參加導師課程的時候就會買(最快也是明年的事啊)。

source of the picture


看圖,做bufferfly 的時候是要訓練hip openers,而不是把膝往下壓。

以法為師

中觀的根本精神是以法為師的,老師只是善知識,以明眼人的視野來指點迷津而已,他不是權威,也不鼓勵盲從,而是要人自依止法依止,是十分理性的學習態度。真理必須自己去親證,他人是無法代替的,不是老師不慈悲,而是唯有在心靈上不依賴的人,才可以知見完全清凈,這也不是學生沒有恭敬心和信心,而是“依法不依人”的表現。

更進一步說,不依賴文字,要明白法的內涵,這是“依義不依語”。也不依賴方便法,要契入究意法,這是“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還要以無所得的現觀超越意識的分別取相,這是“依智不依識”。這就是中觀實修法門“以法為師”的特色,以諸法實相為老師啊!唯有如此,才不致入寶山而空手回!

相信我找到了我的路向。這幾天來,看了很多,發覺中觀最能引起我的興趣,這也是講座的內容。同時地也找到了令我歡喜的寺院,有機會的話,定會拜訪。

中觀是對事物的一種看法,這種看法不偏於對立法的任何一邊,所以稱為中觀。所謂對立的兩邊,主要是關於事物的有和無。龍樹認為事物是無自性的,是「空」;但事物是由從緣和合而成的,所以就不是完全「空無」。說它是「空」,是否定其「真有」,說它是「假」,是否定其「真無」,能同時看到事物的這兩種屬性,就能得到事物的中道實相了。

龍樹菩薩在《中論》的開頭就說:「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我稽首禮佛,諸說中第一。」

以為自己對哲學有興趣的時候,我喜歡零這個數字。在接觸禪以後,我喜歡的是一,更提議朋友的孩子取名為一。第一本引發我興趣的經是《心經》(一唸《心經》就覺得心裡安靜,不需要多,一句也可以了)。這一切一切,並不是偶然。

每看完一篇文章(有得著的),總是覺得輕鬆的,總是會給自己一個微笑。好的老師不會給壓力,學習並不為自己加添不快,如果是的話,方法可能錯了,又可能是自己太執著了。

Clarity

Mastery of yoga is really measured, Desikachar says, by “how it influences our day-to-day living, how it enhances our relationships, how it promotes clarity and peace of mind.

這種快樂是發自內心的,它一出來,不是一刻的,可以整天也感受到它,甚至好幾天。為什麼會這樣?我們跟自己安然共處,怎會不快樂?!

The Tibetan Buddhist teacher Pema Chödrön gives a one-word instruction for working with this level of resistance: Remind yourself to stay. It's really the bottom line because the ordinary mind, like an untrained puppy, will always try to dart away from stillness, from sinking inward, from being present. It will always tend to flow into habitual mental grooves, like emotional reactivity, reverie, or restlessness, pure and simple.

要自己靜下來是不可行的,因為首先要的是留下來(to stay)。在什麼地方就在什麼地方留下來,慢慢才培養停下來,然後是靜下來。這個過程好像做toes stand mountain pose 的時候,站不穩就不是要站穩而是慢慢調教。在逐步逐步調教的過程裡,我們能瞭解更多。一下子站穩是可能的(為何要這麼的快,跟誰爭呢),可就沒有那個認識的過程。

今日運抵屠房的活豬數目為3838隻,當中3716隻為內地進口活豬,122隻為本地豬。

食物及生局發言人今日表示,活豬批發價介乎每擔890元至1389元,平均價為1181元。

根據國家商務部駐廣州特派員辦事處的資料,預計明日約有3700隻內地進口活豬,而本地豬約有100隻。據了解,屠房現有約2900隻活豬存貨,故明日可供拍賣的豬隻合共約有6700隻。

每天也可以看到一則關於豬的報導。為何我們要緊張呢?我吃豬的,可一天沒有得吃的話,也沒有所謂。

《天若有情》

作者:亦舒

卜求真系列故事

Tuesday, February 26, 2008

這幾天

剛剛在腳跟碰腳跟,好滑啊!皮膚的狀態很好。
晚上回來沒有開動電視有三天了,感受到晚上的靜。很靜。
昨天跟今天,喝了羅宋湯。好好味道。喝著喝著橙色的能量,心情開朗。
爸爸煲的薯仔紅蘿蔔湯也好好喝,清清的,不肥不膩。最喜歡。
爸爸病倒了。昨晚還煮飯,沒吃就去睡覺了。
趁機著爸爸弄三個餸好了,吃就吃當天新鮮煮的(每天弄的都吃不完)。星期日弟弟跟我還被他罵的(我們只說了“又買”這兩個字),星期一病了,今天就沒話說了。我時常說的,老了吃不了這麼多。多吃了自己辛苦。還能吃的時候就要開始減食了,真的到了吃不到多少的時候也不會有遺憾(有了一個過程就不會覺得事情突然而來)。

小朋友的忙

看電視節目,訪問一些父母,說孩子很忙,安排了很多的課外活動,可也感到壓力。為何是這樣的?原來出發點是人有我有,怪不得,比較之心。

急什麼

我問朋友急什麼,他卻滔滔不絕地告訴我為何急。我的問題是急什麼,答案是 “沒有”。他是知道沒有什麼可以讓他急,可他也不打算面向這個答案(沒有多麼的令人無趣)。他的煩惱就是這樣而來了,可能他是享受的,不得而知。

現代物質社會訓練出來的心,是追求速度和方便的心,這樣的心自然也是功利的、浮躁的。心性的平靜、安定和祥和離開我們已經很久了,而這恰恰是真實快樂的永不乾涸的源泉。

有時候遇到什麼著急的事,想發怒的事,想挑剔、批評的事,得忍一忍,慢兩拍,換個想法;令心調伏下來,別讓自己的心總落著在它素日喜歡的貪好求快的地方,那樣就永遠找不到自己平和、安祥的老家了。

佛法無邊,真的體驗到了。剛寫了什麼,就看到什麼。有煩惱嗎?找法去也。不過首要條件是信,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免了。

給朋友的話,你的靜下來只是停留在貪好求快的地方(人真的可以很迷失,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還沒有開始找那平和、安祥的老家。努力吧!

隨緣不染心

千萬不要錯了,認為我不看、不聽、不聞、不嘗、不覺。那就沒有用。如果你看不見、聽不到、聞不到、嘗不到、也覺觸不到,你不成了傻瓜?你看也看得清,聽也聽得明,鼻、舌、身都很靈光,可是不染心,那你是大智慧的人。

看到這一段,笑了。

孩子的需要

只給需要的,不給過多。四歲的小孩還要大人抱,這不是需要,不要給他。一次不給兩次不給,他就明白了。四歲孩子的重量,抱起來對大人的身體是一種折磨,不能做。如果他需要愛,用另一種方法,這樣也令孩子明白愛的表現可以有多種。

小小的孩子,大人們時常在培養他們的欲念。

別話:念是今天的心,過了就沒有了。沒有念,也不是太難。念存在,由它,反正它只存在一天。不是第一次說,中文字很可愛的。

要意根不攀緣,有一個辦法,當五識接觸五塵,一過了,隨緣就過了,就算了,不要再憶想他,也不要設想他。一憶想是憶想過去,設想是設想未來。

寫後看到這段。

醒覺

從禪學的觀點來看,教育的本質無非在於啟發學生自我醒覺。人一旦自我醒覺,就能自愛,自動,自發;能展現他的人生,喜歡自己,肯定自己。人的醒覺能力一經引發,就能看清事理,了解事物的真相;能不斷從舊經驗中前瞻新知,用清新的眼光去看週遭的事物,令自己心智不斷地增長,走出自己的路。每一個人一旦了解自己,接納自己,實現自己,這樣才會有腳踏實地的人生。如果不能依照自己的“本來面目”去生活,無異就是否定自己,而導致生活的潰敗及精神上的困擾與煩惱。

對於一些談天說地的場合,或是碰到那些無聊的,與道業不相應,沒有什麼幫助的話題,要儘量避免去湊熱鬧。縱然與大眾一起,也要很清楚:雖然“隨緣”,但是內心“不變”,好好照顧自己的起心動念,知足而又遠離。所謂“遠離”,不是說不和大家在一起,而是別人在高談闊論,說長道短,講些沒有意義的話時,我們不必參與、不必插嘴,這叫“遠離”-遠離這些無意義的是非、閒話、窮聊。

“覺”就是一種自我反省的工夫,隨著你反省的深度,就越能體會到佛法的真實。內在凈化到某種程度,本性的作用一發揮出來,般若智慧獲得開採,那就是能轉凡成聖,與諸佛“同一鼻孔出氣”。

當然,自覺也要有條件,根器夠的人,一句話即見本性,根器不夠的人,那就要好好地親近善知識,親近三寶,多聽錄音帶。

在心裡

如果在你的心里,你嘗到了真理的滋味、法的滋味、那麼你會與其他的任何人合而為一。你們會變成大家族一般,在那兒,人與人之間沒有了障礙、沒有了差異,因為你已嘗到了與所有人一致的心之本質。

法師說用放掉的心(把所有的投射放掉)看心,看本來的心。狀態可能是以上的。

《舞動紅樓夢》

作者:蔣勳

終於都接觸紅樓夢了,從舞蹈出發。是關於雲門的演出。

沒有想過有這本書,因為圖書館的書架作了改動,想借的書不知道去了哪裡。在書架間走動,看見了它。信是有緣。越來越覺得不需要刻意,要發生的總會發生。

修行便是懂得了生命的殘疾與缺陷。

從你跟我都是一樣的那一刻開始,世界就是美。在殘疾與缺陷的角度裡,他們也會抗拒對方的。融和同理心,你我都需要培養。

說遠了,可有感而發。

看到這個舞姿,不難明白為何我一看雲門就喜歡。感受到力量的表現嗎?力量漸漸從身體裡發放出來,單是看相片也看得到。

(相片是從書裡拍出來的)

別話:這是星期日(24/2)學的舞步。由high lunge 轉一個圈做seated single leg forward bend 然後是single leg downward facing dog。我是帶著做yoga 的心情來跳這些舞步的。反復地做著這套動作,試圖找出順勢的流程來。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封箱版」,再看不到這舞碼演出了。2005 年,是我遲了認識雲門。

如同我們自己的生活,即使瑣瑣碎碎,點點滴滴,仔細看去,也都應該耐人尋味。

生活就是味道,無味的東西不吃也罷。無味的食材,要花幾天的工夫才可以吃,這說是享受是品味。世間上有那麼多天然美味,為何不吃?!

妄想

懷著過高的抱負水準,會驅動自己不斷努力。錯把生活視為手段,誤將虛妄的想法當目的,於是,失去生活的快樂,也失去活下去的意義和價值。

有腳踏實地過嗎?有實在地坐過嗎?有的話,就會懂什麼是妄想了。

《西藏醫心術》說:任何正面的素質,不管大小,都要訓練自己去注意它,並感到欣慰。一個人越是能深入探索自己的內心,就越能自我接納,其發現也越能用於別人身上。越是能體驗自己和別人的感受,就越是能和別人協作。

怕多說多錯,這已經是開始不接納自己的先兆。感受分享,有時侯會說來說去也說不出一句話。感受就是感受,不能說的嗎?是善是惡,是屬於說話人的。不說就不存在的嗎?!

知見

知,就是知覺。按時間說,是無量壽的。見就是光明,是無量光的。有知就會想,有見就會看。有想看就會生活。

知見何嘗不是地獄之母?就看珍重不珍重了!因果規律是必然的。選因擇果是自由的。《華嚴經》說:“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造佛造獄,全權在我。

會生活嗎?

跟朋友說起黑象變白象的畫,他問我寓意是什麼?聽到他的問題,我呆了一呆,會有這問題嗎?問題確實是出現存在了。世間就是如此,沒有理所當然的。

厭惡

不知為何,當朋友告知我他請假我就生起了厭惡感。他明天要出差了,如果事情發生在明天會怎樣呢?

善知識

善知識有兩種:一種是外在的,一種是內在的。外在的是我們眼前可以接觸到、可以親近的老師。內在的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這個善知識雖然不一定在你的身邊,但是他所教導的佛法,你自己能夠理解、消化。當你遇到具體的境界,遇到生活當中種種的困難和問題時,你知道如何來抉擇。因為依師的目的就是要學法,學法就要得到智慧,智慧的特質就是抉擇,抉擇就是面對各種境界時知道怎麼做。也就是通過對佛法聞思修的能力不斷地提升,自己這種覺察、觀照、思惟的能力都在增強,慢慢地自己就能夠自立了。到了一定的程度,你會覺得自己的這種抉擇符合善知識的標準。這就是說你內在的抉擇能力已經同善知識的能力一樣了,你的心已經能夠和善知識的心相應了,這就是內在的善知識。依止善知識就是要讓自己的心與善知識的心相應,你能夠相應幾分,就會有幾分的成就。

一般人修行之所以沒有成就的主因就在於此:將善知識作凡庸想。因此經論上一再說明,對善知識的信心要達到視師如佛的程度,要把善知識作佛想。

我們不僅要經常思維善知識的功德,培養尊師重道的信心,還要常常憶念善知識的恩德。

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知道感念善知識的恩德,就會以為在佛法上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應該得到的,或者是靠自己得到的,這樣就會造下遠離善知識甚至墮落的業,這條路就不可能長遠地走下去。

因緣

很喜歡這個詞,跟緣分是不一樣的。剛剛看到留言版的話,更覺因緣的可愛。發心為自己做事,旁人有需要有因緣的,也可以受惠。

因為老師,我跟兩位同學成為了朋友。接近一年的課也沒有交談過,因我參與了相同的活動,很自然地開始談話,她們的主動,就這樣了。

兩場的講座,我選了星期六那個,坐在左邊,跟人調位,坐到右邊,碰到同學。學習,有了人一起(並不需要一起上課),可以一起談一起分享。這是最快樂的。

這些這些,全是善緣。是因是果?!路,開始走了,相信所遇,更會精彩。

別話:同學A 跟同學V 說可以問問我的意見。在她們的眼裡我是一個可以給意見的人,很是高興。

減少

大腿 - 兩寸
腰 - 兩寸
臀 - 三寸

呵呵!不是減肥,沒有節食。

Monday, February 25, 2008

錯錯錯

千萬不要像圖中的啊!尾骨要向下,腰也不需要那樣彎(因為腰的彎度過度,胸骨因此沒有打開)。如圖中示,後果?弄傷自己。不論是cat 或cow,尾骨都是向下的。

source of the picture

所知障

The noetic hindrances, also called "hindrance by the known", hindrances of the knowable, as well as known as "hindrances to wisdom" 智障 (jñeya-āvaraṇa). . These are the subtle hindrances of cognition, based primarily on a lack of full penetration into the principle of the emptiness of elemental constructs. In more everyday terms, it means to be hindered from attaining enlightenment by none other than our own knowledge, our own habituated way of knowing. That is, it is exactly what we think we know, which keeps us from enlightenment.

因為朋友說不懂中文的辭彙,找來了翻譯,也讓我看到了所知障就等同于智障(一種東西多樣說法)。朋友的不懂中文就說不能明白也是一種障,看了英文會明白嗎?並不覺得。不明白不是文字的種類,不明白就是不明白這麼簡單,不需要藉口啊(當然我知道朋友並不認同我說這是藉口)!

看看再想想,近來參與的事情也並不是一個偶然。

明早沒電

那麼去一去圖書館,吃一個早的午餐。

怎記得

朋友問我看了這麼多,記得的嗎?我說不需要記的,看來看去都是看差不多的東西。如果一些東西看了十遍也記不得的,稍後才再看吧!我說是因緣未到。不過可能是方法錯了(看的目的不是要記住)。

例如朋友說他時常提醒自己要“自然”,我說自然是沒有得提醒的,自然就是自然而來。他的出發點是對的(自醒),可他要的東西並不是有能力就可以得到,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事情啊!

Pigeon Pose

脊椎可以坐直了。

source of the picture

Sideways Head to Knee

左右兩邊都可以啊!右邊做得比較好。

source of the picture







這個是我們做的版本。

source of the picture

在地上轉

看見別人做的時候以為很難,其實不。把腳放好,把臀放到地面上就可以了。

知道是什麼嗎?

資糧

《法句經》中有段話:不要去管別人的邪惡,只要經常提醒自己,該做的,與不該做的。這句話所開示的道理很明白,為的就是怕增加眾生內心的煩惱而障礙修行。但我們卻常好秉持著路見不平之心,去考量別人的一切,則煩惱叢生自不在話下了。

如果想把某狀況改善的話,說完後要行動。如果沒有這個打算,不要去談論。好一段時間我已經要朋友不要說一些我們無能為力的事情,特別是別人怎樣怎樣跟我們沒有關係啊!這也跟我常說不要負面能量相似的。

藝術工作坊

今早玩了差不多四個小時,體驗了很多。首先想說的是我編了三分鐘的舞(零碎的概念當然是偷了老師的)。

今天的反應很快,要做話劇(得一分鐘開聲討論),題目是童話故事,我們有八個人,我說做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吧!

要我們寫藝術的意義,我寫了A(bility) 是能力?!,R(esponse) 是回應和T(eam) 是團隊。人人都懂藝術人人也可玩藝術的,藝術不是一個人的東西,一定要有回應(自己的和別人的),藝術是一個團隊去完成的(創作者跟觀眾已經是一個團隊)。我還畫了太陽、流水、笑臉、花,等等。

以前是站在高處看東西會看得多些,今天卻是從低處看比從高處看好。

蒙了眼睛來畫畫,畫的時候什麼也變得大了長了(是錯覺)。

同一件事,做的方法真的很多。同組的需要一筆一筆地寫字,我就認為不太需要,有些部分可以不用提示也可以寫好。現在回想,我是需要利用我的手多一些,玩的時候依賴了同伴。

導師說藝術是要首先自己相信自己那一套。當導師講述我們的舞蹈時,學員的反應是有點負面的(我聽到他們說很不濟),可導師說那就是舞蹈的雛形了,專業編舞也是從那些零碎開始。我們不懂的是技巧,花些時間精力可以取得。

導師問什麼是正常。我決定放棄用這個詞語。

一些觀察。成年人不懂拖手的,只會捉著手腕。有障礙的,只會被安排不走動地做著重複的動作,很少能跟能走動的有交流。

導師說這個工作坊沒有打算講解怎樣做,是給我們體驗,往後再想想。在午飯時間我對自己說,如果下次再參加工作坊,是可以做更多的東西出來。
23 Feb 08

後話:今天回想,被蒙著眼跳舞也同樣快樂。

這是我模擬工作坊的情景所寫下的兩個字,所不同的,沒有了依賴。比那天所寫的好。

再看看,沒有用眼睛來寫字,它是來得有力的。

跟同伴們談起跳舞的部分,還沒有說什麼她們已經說沒有問題。是啊!以前是一聽到跳就覺得不可能,現在可提供意見(雖然是不專業的)。




再嘗試寫組員所寫的,也沒有問題啊!

這樣看來,障礙不在眼,在心。

夢是幻像,如果是這樣的話,不記得的夢也不需要去想。

修行是要有一個過程的,雖然這個過程就象做夢被叫醒一樣,並沒有什麼多出來一樣東西給你,但它卻實實在在地讓我們離開了夢寐中不真實的幻覺,因為這種不真實的幻覺中時常伴隨著魔魘和恐怖,又象那種看似快樂的神經病和茅坑里的蛆,清醒的人哪個願意生活在那種狀態下呢。

寫了什麼很自然我就能看到什麼,這是我的“所緣”。不管夢裡是什麼,第一件事在醒後會做的是給自己一個微笑。

Sunday, February 24, 2008

左右

右邊的動作要從左邊做,完全不懂。唯有從右邊開始,記著手手腳腳是如何的動,照著反過來就是了。要記左右,難啊!

如是我聞

“如是我聞”:如是,是信成就;我聞,是聞成就。信成就,你想要學佛法,必須在有信心,如果你沒有信心,你就不能學會佛法,所以一定要具足真正的信心。這是學佛法最主要的條件,必須要有信心。

時常跟朋友說還懷疑的話就不好開始,聽來好像在潑冷水,可這是事實。

昨天的兩個小時,除了聽我也感受到身體的一些反應。沒有意識地坐,累了,變為很有意識地坐,越聽法師講解,脊椎就能坐得越直。在這之前,是覺察到有意識地呼吸。累變為不累了,從來也沒有想過把身體弄直就可消除疲勞。下背還覺得舒服的時候,肩膀開始累了。原來是我沒有把上半身也有意識地坐好,胸骨沒有張開,肩膀是傾前的。稍稍調教好,頸覺得累啊!

看,身體是一環緊扣一環的。每一次的alignment,都是從頭到尾。

Parsvottanasana

伸直雙腿做這個已經可以了。老師說可以的話前後腿的腳跟是要成一水平線。

source of the picture
29 Jan 08

好像小肚碰到了大腿?!

Sun Salutation

Exhaling bend both the hands in elbows and touch forehead on the ground, touch the knees on the ground, keep both the elbows close to chest. The forehead, chest, both the palms, both the toes, knees should touch the ground and rest of the body not touching the floor.

還是不懂做這個。16 May 07

懂了,不過不是每次都可以做好。2 Sep 07

慢慢來能做得到,節奏一快就不能夠了(屁股提不起來)。2 Dec 07

在鏡裡看到自己的pat pat。

雞蛋餅

我要吃啊!店鋪還沒有開門,要等。
11 Feb 08

買了回來了,左邊是雞仔餅,買的時候還溫溫的,好好味道。

雞蛋餅很有蛋香,如果可以大塊一些厚一點會更好。
17 Feb 08





芝麻餅好好吃,本想著拿回父母家,現據為己有。小蛋糕不好吃。

光與樹

地點:灣仔近修頓球場

四件

今天穿了四件衣裳,呵呵!

社交能力

我的社交能力開始回復了(其實是沒有消失過的,只是自己變得被動和不想動),昨天早上,中午和今天都發揮著。

相信我可以跟有話題的卻陌生的人吃飯(以前就是這樣的啊),今天跟同伴一起午飯。

主動是一種動,有能量的,對身體情緒都好。

活動日誌

今次差不多所有時間也跟“妹妹”在一起,開始的時候她只是望著別人,慢慢也開始做起熱身來。很多的舞步她都跳不了,就算是有人在後幫忙也不能;最後卻跟著我跳到了。很是高興。

發覺跟她溝通是有一點技巧,她是有反應的,可當有人跟她說話的時候她是需要時間望著那人,慢慢她就懂活動了。相信那是她的適應期。

有人走來想跟我跳啊!可是我帶著“妹妹”,不能啊!他不喜歡跟某人一起,跳得不開心,跳不好了。我鼓勵他跟他不想跟的人一起啊!我們不是做選擇題,跟誰理應一樣啊!

跳著一些類似瑜伽的舞步,我在想,怎可以令他們做到呢?他們不懂控制身體的下降。為何想他們做到呢?原因很簡單,不是為了動作而做,而是令他們釋放身體釋放情感。握手微笑點頭扭扭身,這些就是表達啊!令他們做多些,是讓他們接觸可能性。我不知道導師的想法如何,這是我體驗回來的。

跟同伴談起,我們都有點想知道沒有受過訓練的第一天會是如何?他們有些已經跳了超過十年,是一段漫長的日子啊!

同伴告訴我他們的媽媽說照顧他們很辛苦,倒願意他們可以從早跳到晚。平常看見這些母親總是面帶寬容的,相信藝術的訓練能為孩子家長帶來好處。孩子們學習了紀律(跟著跳),也明白責任(想跳舞就要乖)。這是不是規限?不覺得是。人並不需要無窮無盡的自由的。

想想自己,自從接觸舞蹈後,看東西時的空間感大了。時常回憶起的就是一個表達可以有千萬個可能性,包容能力高了。

他們的表現時高時低的。想起昨天的講座裡說到了某個程度(外緣),我們要把自己推一推。願意做肯做也不能把自己推高,絕對需要助力(上緣)。可單是助力就可嗎?當然不,還需要自己的(內緣)。

看來是我上課多點?!絕對是。做好要由自己做起,聽了的也需要應用到生活去。

想起一學員的話,她說是他們的父母照顧得他們太好了,令他們懶惰,不做能做的事情。休息時間,她要“妹妹”去拿水喝,不動;我說不如幫她拿袋子過來,袋子在她眼前了,不動;於是我拿了水樽出來,讓她自己倒水出來喝。做得很好。

很主動跟學員說早晨和再見,第一次。

後話:看到這段,反映了我所想。

在集體生活里,自由始終受到某些制約,即原意上的自由在這方面可以說是絕無。常說的出版自由、集會自由、言論及思想自由等,也只不過是徒有虛名。如果認為這些自由是絕對的,可以說就是極端的錯覺。

奧運

拍的時候只是覺得樓梯上有數字很特別(那刻知道數字是年份),看回照片才知道是怎麼的一回事。

(銅鑼灣中央圖書館附近)











地點:軒尼詩道官立小學

課堂體驗

第一次,做corpse 居然可以感受到肌肉的伸展,首先是腳然後是手。在開始的時候,腳是沒有放鬆的,知道了就加以修正。下背沒有離開地面的感覺,是它變得強壯了。

留意到很多時候足是不放鬆的,很沒有意識的一種。要多提醒自己。做完parsvottanasana 再做downward facing dog,效果完全不一樣,很實在,腳跟也自然地碰到地面。先前的幾次,怎努力也不能把腳跟放到地面上去。

平衡力繼續提升,可穩定性需要多加練習。

在練習時,想起了昨天聽的“止”和“觀”。

各類的forward bend,開始慢慢有著進展,發覺在吸氣的最後一刻開始向前彎是最好的,身體彎的時候正正是呼氣的開始。

老師今天要同學們回家多看書和上網找資料(上次要我們回家練習),他說了我常說的話啊!還有他說人只會老卻不會變回年輕,所以要注意健康。又是我常說的話,我常把老掛在口邊,不是怕了它,而是更能珍惜現在擁有的。

老師說今天早上他能夠做到二十年來也做不到的動作,做到了就只是做到了。相信不相信這純然只是說說,只有當事人清楚(可能當事人也不自知的)。

顏色

細心看,香港也不是沒有顏色的。

(地點:英皇道,炮台山)

我就是坐在窗旁吃午餐。

可會成為歷史?!

坐在巴士上,看到這攤檔,想想會否有日會消失呢?於是拍下了這情景。

這個星期

我想說的是我喝了四次羅宋湯,呵呵!(三間店鋪中有兩間都放了橙皮)

Saturday, February 23, 2008

是今天的第二杯咖啡了。在老牌餐廳,是日午餐三十二塊,價錢比以前便宜了。

Extended Head-To-Big-Toe Pose

老師說我們現在要注意的是站著的一條腿要保持挺直啊! 如果不是的話,做這個動作就沒有了意義。他說他看見我們腿上的力量,有很大的改善啊!

我們今天做的是把腿提起到我們的前面,而不是側面。
12 Aug 07

似隻蟹?!可進步了不少,hip rotator 的彈性高了。

佛法講座初體驗

第一次,遇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法師,覺得自己幸運。不知道是衍空法師主持的講座(名字是知道可不知道人是誰),見到了他(第一次看見他是在舞臺上),就知道我會好好把兩個小時的講座聽進去。

來了很多人,差不多把地面也覆蓋了。

有人問法師怎可安住心,他回答多聽多聞;有人問法師怎樣開始禪修,他回答多聽多聞。

這是方法嗎?當然。不聞不問,怎學習。沒有開始學,就想著要什麼,過分了。

法師說這次講座最大的得益是誰?他說是他自己。

我的得益呢?還沒有去之前,朋友問我有什麼期望,我說沒有,並不希望聽的是新東西。就算是也不是我現處的層面可以理解的(說到圓滿的部分,沒有聽進去啊!所以現在一點印象也沒有,只記得黑象變了白象,候子在前牽引變了在後邊沒了聯繫),聽了也無用。我的得著是肯定了我用的方法是正向的。

聽的是瑜伽行派(yogacara)。以下是我聽後記得的。

  • 瑜伽是什麼?就是修止和觀,並行的。定和慧也是同時修的。
  • 要入定才可以開始修。 (我的理解是:先聞後思才可以修,就是要有基礎)
  • 先決條件是有決心。如果只有少少的決心,那麼得到的也只是少少。
  • 要相信自己是有能力做到。
  • 積善根。
  • 先專注,後學習。
  • 明白瞭解後,就開始觀察。
  • 把所觀跟所學融會貫通。
  • 我們所有認識的包括知識都是心的投射。
  • 斷除欲使他識知見(即作是念:如何使別人知道我具有道德的人),自起高舉見(依令別人知道自己之見而自欲高舉)等二見
  • 要修,要找老師。找不到一個人,看經書也可以。
  • 好的老師是他知道很多,願意教授,有慈悲心,面帶笑容的。(當場我想起一個人)
  • 六門謂意樂(求解脫者)、依處(積集勝行資糧)、本依(于住勤修習,即所緣境)、正依(得師資、所緣、作意三種圓滿)、修習(依有尋有伺、無尋唯伺、無尋無伺等三定修習“有依”)、得果(修奢摩地他、毗缽舍那的修定人)等。
  • 煩惱所知二障。
  • 三所緣:一外緣。二上緣。三內緣。外緣謂白骨等觀所現影像。是初學境界。上緣謂未至定緣靜等相。內緣謂從其意言所現之相為所緣境。
  • 三種自性: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
  • 我是不存在的,只是依他起性。
  • 三無性:相無性、生無性、勝義無性。
一、 相無性:此是依遍計所執性而安立的,以遍計所執之法假名安立,故說相無自性性。此謂一切眾生,以妄心於因緣所生之事物,計度有我有法的我相法相,這就成了我執與法執,亦即是遍計所執性。遍計所執之法,如見繩誤以為是蛇,而心識浮起蛇相,其相非實有,因此名曰「相無性」。相無性在說明我、法體相,有如鏡花水月,虛幻不實,眾生所以認為有實我實法,是由事物的虛假名字而安立的,並沒有真實的體性。 <解深密經> 曰:「善男子,云何諸法相無自性性,謂諸法遍計所執相,何以故,此由假名安立為相,非由自相安立為相,是故說明相無自性性。]

二、 生無性:此是依依他起性而安立的。即一切諸法,由於仗因托緣而生起,謂之依他起性。此依他起之法既由因緣和合而有,則「緣起性空」,其無實性可知,其中並無實體,故名生無性。 <解深密經> 曰:「云何諸法生無自性,謂諸法依他起相,何以故,此由依他緣力故有非自然有,是故說名生無自性性。]

三、 勝義無自性:此是依圓成實性而安立的。圓成實性即是真如,真如為圓為常,為一切有為法的實性,是絕待的、永恒的理體,為我、法二空所顯,自然沒有自性。 <解深密經> 曰: [復有諸法圓成實相、亦名勝義無自性性,何以故,一切諸法、法無我性名為勝義,亦得名為無自性性,是一切法勝義諦故、無自性性之所顯故,由此因緣名為勝義無自性性。]

參考:
六門教授習定論
《六門教授習定論》要義

唯識是佛法大乘體系中兩大支柱之一即瑜伽行派的理論依據和實踐總結。

自性見的生起並不會改變事物的“無自性”的基本性質,自性見只會使我們的心扭曲、蒙蔽,以為事物如自己所以為的那樣,是個別存在、孤立、單一而有實體的。這種錯誤的認知使人不自覺地認定有一個實在的自我要維護,有實在的東西可以讓人快樂或痛苦,所以也就有實在的擁有或失去;而這種錯誤的認知正是使人陷入煩惱的根本原因。當一個人智慧開啟,明瞭無自性,破除自性見,則能明瞭緣生緣滅的真相,不再去執取那些無法捕捉的幻象,放下即是自在,行所當行,受所當受。心靈即呈現明覺、柔軟、開放、寧靜、喜悅的品質。

Friday, February 22, 2008

Alignment - Tree Pose

The three essential elements of balance are alignment, strength, and attention. Alignment of the body with gravity is crucial; it makes balance physically possible. Strength gives us the power to create, hold, and adjust alignment. And attention continually monitors alignment so we know how to correct it from one moment to the next.

In Vrksasana, for instance, you are especially likely to fall toward the inner edge of your standing foot. When you're first learning the pose, one way to counterbalance this tendency is to shift the hips a little more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bringing more weight onto the outer edge of the foot.

Another way is to use the strength of your foot and lower leg muscles to shift your center of gravity. Actively pressing down into the big-toe ball of the foot and the inner heel causes a rebound up through your body and shifts your center of gravity toward the outer edge of your foot; pressing into the outer edge of the foot shifts your center of gravity more over the inner edge.

The better you get at balances, the less muscular effort you need to maintain them. This is because you become more skilled at using your bone structure to support your weight, rather than wasting muscle energy to do so.


累,是我們用了太多的力去做一事情,其實是有方法省點的。要把基本功做好。

tree pose 的平衡,可說是做到了;要改善的是腳的垂直度(看,我的腳是傾斜的)。照著提示去做,平衡沒了。重新出發。
2 Jan 08

再看看,圖中站在地上的腳也不是百分百垂直的。我看過一些相片整條腿是能站得直直的(小腿跟大腿成直線),是人體結構關係還是什麼,要問問老師。

source of the picture
6 Jan 08








這個預備式很是重要(練習時有做這個可沒有解釋為什麼,只以為是令自己站好),是要令臀做了相應的轉動,才把腳提起(膝的伸展轉動能力有限,要小心)。剛剛做了一次,膝有意識地提起,以前是有點向下的。

臨睡前,喜歡躺著右腳踏左腳左腳踏右腳的。

如果未能把腳提起的話,把腳放在另一隻腳的腳面也可以得到類似的效果。

所有站起來做的動作,是可以變換為躺著做。練習時最多就是躺著做mountain pose。

別話:看,腳趾是逐一分開的。

You can also enhance your equilibrium in these poses by spreading the toes and the ball of the standing foot. The broader your base, the more stable you are, and even the slightest widening of the sole of the foot is surprisingly helpful.

原來文章有提及此點,怪不得膝可以提升,是根基穩了。

When we balance, we align our body's center of gravity with the earth's gravitational field. Quite literally, we place ourselves in physical equilibrium with a fundamental force of nature. But we can't achieve this harmony by remaining absolutely still. Instead, we must refresh our balance moment after moment. The sustained effort to center and recenter, when successful, brings not only our flesh and bones into balance but also our nerve impulses, thoughts, emotions, and very consciousness. Hence, we feel calm.

就像是樹枝隨風擺動。

The price of balance is constant attention.

是我走遠了還是你呢?
16 Feb 08

遠,是因為選擇性地說話。
18 Feb 08

遠,是因為看不到自己。
19 Feb 08

遠,是因為做與不做都有太多的藉口。
20 Feb 08

遠,是因為聽不懂我們的話。
21 Feb 08

遠,是因為對行線變了單行道。要行的話,某一方就須在還見不到對方的地點停下來。交匯的一刻,一方是停頓的,沒了交流。

寫作學習

「學習寫作」(learn to write)與學會「透過寫作學習」(write to learn):「如果學生要能自我學習、自我發展知識,就必須有能力將一堆瑣碎資料、數據消化重組,並透過語言的表達來跟別人溝通。簡而言之,學生要能學習,必須會寫作。」

很多的東西是透過書寫來學習的,所以這裡很多都是我的學習筆記。

引出

英文「教育」一詞的拉丁文原意是「引出」

就是這樣了,喜歡的課堂,喜歡的老師,都是這樣的。不是去模仿,不是去學習新的,而是把賦予的引導出來。

拍拍拍

剛剛拍打了身體一遍(初初並不喜歡這樣,覺得無聊,也沒有用心做),每拍一下,身體也回應著我。完成後,身體內裡熱起來,血在加倍流動啊!

很好的分享

第一,企圖心還是要很夠;第二要有智慧,心胸要開闊,有些人聽不懂批評,你跟他講,他就會有很多藉口,那種人就比較難體悟;第三還要有非常大的耐性,因為一時聽不懂,不見得以後聽不懂,要花時間去思考消化。這講起來很難,因為你要有企圖心,但是眼光要放遠,不能跟自己斤斤計較。

有時要拍拍自己肩膀,今天做到這些夠了,明天再來。這很像修行,不會因為你今天修了這些,業障就少一點。
 
但你要不要修?是,你就是要修那麼多,因為不知道哪一天體悟了,就會有成果。

好的故事隨處有,很喜歡這樣找著看著。

自己做

「建立正念在自己面前」

很喜歡這句話,得到什麼,不是別人比你做得多與少,而是自己做了幾多。

緣起

利用緣起的方法,就是不讓他發生;
在「觸」的時候即刻斬掉,
讓「受」不要發展出來,
也就是不讓滿意或不滿意的感覺發生。
當沒有「受」的時候,自然不會產生
「我」和「我所有」的「愛」和「取」。
對普通人來說,
想要阻止「觸」發展成「受」是相當困難的。
在「受」已經發展成形的時候,
在已經有滿意和不滿意的感覺時,就停止在那兒。
讓感覺只是一種感覺,迅即通過。
不要讓它繼續發展成「愛」,也就是不要因為
滿意或不滿意而希求這個那個。


這個,看來比較容易明白。

資料來源

要做的就是把每項事件分得清清楚楚,一步一步的。還沒有把欲念解除,怎會有智慧?!中間還有很多練習要做。

要把基礎打好(所說的是念和定),十年來說也可能是短。

保持覺醒

修行只是關於心和心的感覺而已,
而不是一樣我們必須去追逐或奮力爭取的東西。
你所要做的,只是試著保持覺醒。

對於我來說,這樣已經很好。

隨時清楚自己的心,並掌握住心對境的反應, 這是很重要的。
要明白 它們怎麼來、怎麼去,怎麼現起、怎麼消逝,
這一切都要透徹地了解。

這樣需要時間慢慢來。

所謂「一」是指心全神貫注於呼吸上,
不從呼吸上分開來。當心變得平靜時,
我們就把注意力只集中在鼻端的出入息上,
而不必再隨著呼吸上下,到腹部又回來。
這就叫做「靜心」,讓心放輕鬆而且平靜。
這是一個開始,是我們修行的基礎,

它不是「我」或是實體,它不是真的「我們」,
心,是不穩定的。
如果我們沒有智慧,相信了我們的這顆心,
它將會不斷地欺騙我們,
而我們便會在苦樂之間不時的打轉了。
一旦「心」看清楚了這點,
它會去除對自我的執著,
「我」是漂亮的、「我」是善的、
「我」是惡的、「我」在痛苦、
「我」擁有、「我」這個或「我」那個,
當你沉思默想,而了解到無常、苦、無我時,
你將不再去執著有一個「自我」。
認識到這點的「心」,
將會生起──厭離和倦怠,
它將會把一切事物看成無常、苦和無我。
而後,心會「停止」,心成了「法」!
貪、瞋、癡將一點一點的逐漸減少和降低,
最後剩下「心」──純淨的心。
這就叫做「修習禪定」。

看了這些,想想,自由是不需要爭取的,不想著要這個那個就是自由了。有時侯有了選擇就不自由了,全然接受,感覺不錯的。

我在想,發生中的事件,我們不去接受,這代表了什麼呢?事件一樣地進行,不用我們管理的,想管也管不著。別人的行為別人的說話,看了聽了心裡難過。這是心嗎?是一刻的情緒。是情緒的話,要我們浪費往後的生命來維持不屬於心的情緒嗎?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找不回來的。

我不想跟某某講話,是“你”不想而已,不是嘴巴。回想起外甥女的話,說是她的嘴巴嘔吐,不是“她”。看來,她的話很有智慧的啊!小朋友有的就是天賦的東西。也想起當她看不到想喝的湯就開始哭(是她有了選擇,不吃眼前的東西),很快,就快樂地吃。小朋友的接受能力很高,所以哭笑也轉換得快。他們活在當刻的。

稍稍大了,對於沒能得到的,想著想著,也開始忘記了天賦的東西,開始變得不能活在當下。人變得不平和,也開始爭取。一開始爭取,很多東西都看不見聽不到,只想著要的東西。現今的社會也鼓吹市民表達“我要我要”,是真的需要還是只是“我要”?!

奇妙

發生過幾次了,不用數也能知道數量,把相應的工具拿出來。可能是在過程中不知不覺地心為我數了,發生過的我們知道不知道都是發生過啊!

好喜歡這樣的一個過程。

說得多麼的好

第一步,是感受到原來自己想好。自己的心是好的,不是靠外面的人、外面的事物,一切其實是從自己的心表現出來,這是進階或高階之後的事。第二步是學習。原來通過學習,真的可以鍛煉到生命的成長。然後,再進一步是自己和人劃界的問題,原來是自己的心和人劃了界,特別是分開了好和不好。再到後來,要讓別人好的話,其實是看自己的學問。

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又出現了

剛剛送出的電郵,立即有回應。心中猜想是那一職位,真的如我所料。不想浪費時間,也跟來電人坦白。

兩個半月了,他們還找不到人麼?應該是人來人去吧!

這個有點令人討厭的工作,不是人人也願意接受的。得不到,我也不會可惜(不是阿Q精神)。誰知道有什麼在等待我呢?
2 Oct 07

又看見它了,這幾個月來斷斷續續也見到它。又不是給不到我想要的,就是不見我(據聞人事部說喜歡我的啊)。我在想莫非那裡有認識我的人?!這工作跟我以前做的一模一樣,只是行業不同。以我所知(人事顧問也認同),要找類似的人來擔當這職位是難上加難。

問自己,真的想做這工作嗎?答案是不想,想的只是賺幾個月的工錢(來交學費也好)。

心智,感情

(2) 心智觀點(The mental aspect):人是具有思想(mind)的理性存在,思想非常不同於大腦和肉體。此種主張開始於古希臘羅馬文明時期,在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時代再次興起,後來發展成為唯心主義 。它似乎在向普通感覺和科學研究挑戰,並且這思想在那裏(where)以及它如何發揮作用的問題是很難說明的。此外,理性真的是人本質的唯一成分?

(3) 感情觀點(The emotional aspect):人是情感(feelings)的存在。如浪漫主義之對於理性主義的反動,或者存在主義者對於情感和信念的強調。但它是難以定義的,無法精確地分析,並且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始終試圖以理性來抑制、管制感情。

是兩種東西,可我們常混為一談。

五蘊

(1)色(身體)
(2)受(感覺,sensations)
(3)想(知覺,recognition)
(4)行(意志,mental formations)
(5)識(consciousness)

配合色身、感受、想、行、識等,五類身心組合之類(五蘊)的分析覺察,佛教之修習法是「四念住 」:學習認識自己的身、受、心(包含五蘊之後三類:想、行、識)、法等四方面,使「覺察性 」(念 ,awareness , mindfulness ,略稱為「覺性 」)敏銳且穩定(住,setting-up,establishment)。此法門不僅是可以導向體會真理(法)的修習,也常用於淨化臨終者的心念,可以稱為「覺性照顧 」。

其修習要點是:
第一「身念住 」是先培養對呼吸之出入、長短等有關身體性變化的「覺性」,以訓練覺察力之集中。

第二「受念住 」是覺察身心的感受、苦樂之生起、變化、消失,練習區別「我的感覺」(my feeling)與「一種感覺(a feeling)的不同,以處理不當的情緒。

第三「心念住 」是覺察各種善惡心境的生滅,同樣地,練習區別「我的」與「一種」的不同,以處理不當的心態。

第四「法念住 」是於真理、法則、義務等方面,建立起覺察的習慣,破除錯誤見解,從生死煩惱中解脫。

這裡寫的是一種感覺。盡可能都會把“我”從文章中刪去(希望做到的是不用),是自己寫的何須再一次寫明呢!
27 Jan 08

昨天跟朋友說的一步登天就是說這個了,連身體的感覺也講不出來,怎去修覺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一個開始。

如果只坐到椅子的邊緣上,身體會發出強烈訊號,要大腿骨也坐好。以前是現在被提升的部分坐到椅子上去,多壞。
19 Feb 08

感受到大腿骨的力量。上身沒有動,只是把大腿骨也放到椅子上去,脊椎就能挺直了。

awareness 在練習裡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沒了什麼也自覺不了。靠別人的提點,不是長遠的方法。

一言蓋全

朋友說我說話好像抹殺了很多的可能性,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要用一種說法就覆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是沒有可能的。

如果他要這樣理解我的話,由他。下次,我不會再多解釋的了。聽的人不能瞭解,說也沒了意義。

文學散步

原來每個星期的晚上走過的路是魯迅也走過的(1927年2月18,19日),突然覺得很詩意(81 年前的事了)。十八日下著雨,我也在雨中走在那路上。

我在想,我的對先生是會帶我周圍散步講故事給我聽(發夢啊)。

無聲的中國
老調子已經唱完
是因為中國人沒記性,因為沒記性,所以昨天聽過的話,今天忘記了,明天再聽到,還是覺得很新鮮。做事也是如此,昨天做壞了的事,今天忘記了,明天做起來,也還是“仍舊貫”的老調子。

或者可能是沒有深究所以根本不知道怎樣改過來,遇到事情並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可現在的情況卻是這樣。
12 Feb 08

昨晚有機會走到樓上去(可沒有進入禮堂),邊走邊跟身邊的人說文學名人到過這裡。事後有人問我,她聽到一些聽不到一些(新相識的,跟我名字一樣啊)。只要有人問,就是一個回應。高興!

教育

有犯錯的權利,但也有改進的義務

“教、做、帶、看、讓”。“教”是“教孩子去做”、“做”是“做給孩子看”、“帶”是“帶著孩子做”、“看”是“看著孩子做”、“讓”是“讓孩子去做”。

想想,老師也是這樣教導學員們的。我覺得做和帶是很重要的,很多時候我們都忽略了。
14 Feb 08

下個星期就是“讓我們去做”的時刻了,看看會是怎樣。

別話:為何老師不“帶著我做”的呢?

六和敬

「見和同解」,就是建立共識。在一個團體裡,我們對於修學的理論和方法,一定要有共同的見解,這是大眾共修的基礎。

共識是很重要的,人人道理不同,個個道理一樣有用。有了共識,省了時間去解釋(越來越發覺有什麼好解釋的呢),進步也快了(不去想不去下評語,用心就看得多聽得好)。
12 Feb 08

有了共識,一個眼神就能溝通。我是一個不喜歡跟著指令做的人,順著指令走是一種明白的表現。但願如此!

怎樣

初學者在學舞時有三個很大的問題,第一是跟不上音樂,拍子老是和舞步不搭。第二是對自己沒信心,眼睛會老是盯著地板。第三是記不住舞序和舞步,常常會踩錯。關於第一個問題,目前已知最有效的方法是多聽多看。多看會跳的人跳最大的好處是你會受到潛移默知道那一拍要出腳。第二問題是人類的本能,包括我自己在內,當我對自己的動作沒信心的時候,一定眼睛會瞄一下腳在哪裡。這只有靠不斷的練習來克服了,最好是對鏡子練。第三個問題只代表兩件事:一是年代久遠,你記不清怎麼跳了;二是你沒有學好,該記的沒有記住。

看到這段,笑了出來,就是了,就是這些問題了。第一個,是,需要時間學習。第二個,對自己已經有信心了,抬頭跳就是了,懶理跳得好不好;錯了,老師會來嘮叨的。第三,十分贊同。

肌肉

就肌肉運動方式而言,企圖去「延長」內側肌則錯得更離譜。因為肌肉跟本不可能隨意延伸,只能收縮。這個錯誤很可能是來自對所謂「隨意肌」這個名稱所產生的誤解。人體肌肉由其受意志控制與否大致可分為「隨意肌」與「不隨意肌」兩大類:一般日常動作(包括舞蹈動作)由於可由意志控制,用到的是「隨意肌」;內臟的收縮蠕動由於無法由意志控制,所以屬「不隨意肌」。顧名思義,既然是「隨意」,那當然可以要長就長,要短就短,要用哪裡的肌肉就用哪裡的肌肉了。其實不然:「隨意肌」雖然是「隨意」,它們卻無法百分之百依照意志做動作,比方說,它們就無法隨意延長,只能收縮及放鬆:由緊張縮短的狀態回到放鬆時的長度。若欲達到延伸肌肉,使之比其休息時更長的要求,必須靠外力來完成。這裡所指的外力包括地心引力和身體其他部分的肌肉及關節移動造成的拉力。也許有人會問:既然肌肉的運動方式只限於收縮(變短)與放鬆(回到原來長度),無法隨意伸長,那人體又如何在這種限制下,完成那麼多精細巧妙的動作?答案是肌肉與肌肉間的「抗拮」與「協調」。

所謂「抗拮」是指位於動作相反方向的肌肉,為了達到特定的動作,當主作用肌或主作用肌群(Prime mover muscles)收縮時,反方向的肌肉或肌群(稱抗拮肌或抗拮肌群 Antagonist muscles)就必須放鬆;反之,當反方向的肌肉收縮時,正方向的肌肉就必須放鬆。此種一緊一鬆,一收一放的過程,需要中樞神經傳出清析的訊號,更需要末稍神經,及佈滿末稍神經的隨意肌之間的緊密配合,方能使動作精準而有效率,這便是「協調」的重要性。

要做到協調,專注是很重要的。有了技巧,沒了專注,什麼也做不到。

小腿

小腿有些累,為何?想起來了,可能是類似芭蕾的舞步,擦地板,碰腳跳。才做了一陣子,氣喘。

Battement Tendu(靠合 延伸)

活動腳和支撐腳有靠合的動作,我們大都會加上Battement,分為Grand Battement(大靠合)和Petit Battement(小靠合)。Tendu是延伸、拉長、伸張的 意思。

【舞蹈動作】:

將活動腳在地板上滑行,往外到一個延伸、拉長的腳尖點地位置,可以 向前、旁、後,腳尖不可離地,再用同樣的方法擦地板回到本來的位置

做的時候肚跟臀都不可以往外走,這個難不倒我。

導師

相信我選的是一個適合我的導師,跟同伴談起,她是比較傳統的,這就是我所要的。年輕一輩的節奏太快,做不來了。我也不太欣賞那種舞動。

舞蹈是一門通過動作進行表現的藝術,舞蹈動作從技能的認知到技巧的發展,必須通過長時間知覺的認知與動覺的反覆練習,從經驗的累積中習得個人的動作特質。

這就是我想要的。

好容易

居然說了這句話,在兩三個月前還說好難。慢慢將每一步拆開來,它們是順著去的,知道了這點什麼也變得容易(不需要刻意記著左右)。不順的部分,稍稍作出更改就可以了。

其實做什麼也是這樣啊!只是自己未能看清楚就下了妨礙自己的判斷,有時侯是需要把東西放大來看過究竟。

雲門


12 Feb 08

雲門有了,還計畫對外開放。高興!我一定來探你們的。昨晚跟同伴說如果他們明年還不來香港表演,我會去臺灣看他們的。

肌肉

有種感覺(與其說是感覺,其實是訊息),肌肉需要往外去;再不只是拉長拉長這麼單調了。

昨晚跟同伴談起練習,只是肚臍往下壓這麼簡單也是需要鍛煉的。

別話:雙人式有人覺得悶,不會的了。或者他們只是在形式上稍為拉拉扯扯,當然不好玩。對手很重要的,不說也知道。

活動日誌

第一節,沒有東西做啊!懂利用資源是需要經驗的。跟同伴談,她也有類似的經驗。某某不在,我們去了就閑著。

當我步進舞室的時候,他們熱情地大大聲叫我的名字。那刻,很是高興。從來也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名字,呵呵!

有一團員走來問我他跳得好不好,好啊!慢慢一步一步來,就好。急了,變得一團糟。

我有一大疑問,為何同一個人做著同樣的事情在不同的場合裡的表現會有如此大分別?這天表現好好,某天好像不懂動似的。

第二節,好玩啊!上次鬧情緒的又坐在我旁,也是鬧情緒啊!望望她,可她卻把頭放得低低的。相信不可能勉強她做什麼。下半部分,她的心情好起來了,也願意參與。

開始不需要望著腳望著手來跳了,是進步啊!還提醒學員要望著前方,我們被稱讚有自信啊!老師說我們怎樣帶他們就會怎樣跳(力度很重要),是的。

很有趣的,很多動作都做不到的卻把轉圈做得好好。讓我想起我的外甥(兩歲多的孩子),她也是能夠把轉圈做得好好的,看著她的腳,是雙腳交替地動幫助身體旋轉(我沒有教過她)。是什麼原理呢?很想知道。

看見學員們間的互動(雖然只是少數),很是高興。他們本應如此(這想法好像不對,沒有應該不應該的)。

分組活動,不可以把其中一個不太動的安排她不需要動,評分是不合格。一個跳了出範圍也不是一個好方法。能做到立體感就最好(空間的創造)。

沒有得跟老師跳啊!是我跳得好嗎?相對來說他比較少嘮叨我的。從小到大,我都不是一個需要別人追趕的人,自動自覺。有些東西,需要長一點時間去熟練,就是這樣啊!

很享受過程。

Wednesday, February 20, 2008

涼伴西紅柿

好好味道,番茄不酸,伴的砂糖又不甜,配合得很好很好(分開來吃的話就會又酸又甜)。

還吃了糖蔥餅,燒賣,鬆餅和水餃麵。開心。

《迷藏》

作者: 亦舒

男主角的名字叫許精神,很特別。

小朋友的名字叫維一,喜歡“一”這個字。

有人問女主角誰是最初的男朋友,沒有接吻沒有四肢接觸。對!這是很令人懷念的。

挨過去的衝動(男性的肩膀),我也試過。不知道那人當時有否感受到這股力量?!印象中有兩次(不同對象),同樣在電梯裡,可想而知我們是站得多麼的近。挨過去,不為什麼,只是想有點依仗。純然是剎那的情感表達,肩膀就是一個很好的依靠。

跟“小朋友”一起玩的時候,這種情感釋放有了管道了。那天,我們圍圈說著名字,跟旁邊的挨著大腿來坐,很親切啊!他們很可愛,只在喜歡的時候才跟你接近。坐在旁邊的,我跟他在休息時談了一陣子的話。

神經

神經可塑性(或稱腦部可塑性或皮層可塑性)乃指腦部組織隨經驗累積而作出的改變。根據神經可塑性的理論,思想、學習甚至行動都能改變腦部結構。因此,神經可塑性一直被視為「二十世紀最神奇的發現之一」。

音樂是一種精密有序的感官刺激。例如音樂創作需要融匯感官與運動資訊,以及對成果進行精確的監控;一場成功的音樂演出則需要持續處理聽覺及視覺信息,即需要運用專注力及記憶力。其實不論是合唱團成員或鋼琴家,每個經驗豐富的音樂表演者都曾接受長時間訓練。這些刻苦的鍛鍊能為腦部提供充足的刺激,有助鞏固腦部突觸的效用。

神經神經,多有趣。沒病可變有病,有病當然可回復舊觀。身軀要做alignment,腦也不例外。

父母,爸爸媽媽

是不一樣的角色。前者是一合體,後者是兩個個體。為何不是父母,而是爸爸媽媽?因為媽媽要照顧小的,所以做爸爸的多了時間跟大的相處。聽到這樣,我覺得可怕。怕是好像有些“爭”的意味。不是一家人嗎?一家人就是一家人的相處啊!不是你多我少,而是一起做,大家所得是一樣的,比兩個人的總和更多。

《裸》

作者:山本文緒

寫的是不想振作自溺於頹廢暖洋中的故事(封面的簡介)。譯序裡最後的一句話:

但有時鬆開發條放空腦袋的任性也是自我治療的一種方式

都是那一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第一個故事〈渦蟲〉一點頹廢的感覺也沒有啊!反而是那裡沒病卻對病人說什麼也過去是結束有些問題啊!還在看醫生,怎會是過去?!女主角是這樣想的,我也有同感。

慢著!好像我也喜歡對人說過去了不好再提的話。是否過去只有當事人知道(還說著就是沒有過去啦),雖然我的出發點是不好時常把負面的事情掛在口邊,可這是當事人的事,旁人不好多話。

好像是我換了一個角度去看她的書(都說自從上個星期六,我是改變了)。我在等待有人對我說 “是你變了嗎?”不知道為何想這樣?!

身份認同。常把某事情掛在嘴邊的,可要的就是這個。可能。

看第二個故事〈裸〉有點在看自己(不要以為我跟故事裡的人一樣啊),心態很相像。

六十塊跟二十塊(還是四十塊)

昨天爸爸幫忙到銀行交費(我很懶,沒事在家也要爸爸幫忙做。我知道我是不想見到一些相熟的人。其實也沒有什麼的,不想寒喧吧),發覺原來銀行的來信少寫了六十塊,要爸爸代付現金,回家後給回爸爸。我把錢放在檯面上,爸爸說“濕碎”,不用了;我說就用它們去買麵包什麼的(六十塊可以買十五個四塊錢的麵包,兩個人吃足一個星期)。退讓了一陣子(我是邊說邊看書的),事情就告一個段落。

那刻,我的感覺是溫暖的。今早,想起同樣是細碎的錢(更少),也是跟親人(沒有血緣但最親)在一起的,就成了一場未能收拾的吵罵。吵了也好,沒完沒了的都不知道要維持多久。那時候的我,累極了。前網球教練時常對我說,初次見到我的時候,兩個又大又黑的眼圈,有點嚇人的。

快,急

是可以行得快而不急的,可能是吸氣大口了的緣故,又可能是行得快了所以能大口吸氣,相輔相成。

別話:現在一到街上,我就很想跳來跳去。那種輕鬆感,很是快樂。如果加上溫暖的陽光,更是享受。突然間,很想到海灘去吹海風。

Arch of the Foot

try lifting the arch of your foot while pushing down around the edges, creating both a sense of rooting into the earth and lifting energy up from the center, to form the Mula Bandha (Root Lock). "Sometimes I use the image of a jack-in-the-box: collapsing down, then springing up," says Gates. "You're pushing down to lift up." Once you start to do this, you'll find yourself more aware of your feet and distributing your weight better in your everyday life.

這個還是不太做得到。

Think of the way babies spread their toes and crawl by pushing off with them," he says. "We need to regain that." Little guides students through a routine in which they try to move each toe separately from the others

這個最喜歡在洗澡時做,已經可以一隻一隻腳趾來。

Adho Mukha Svanasana (Downward-Facing Dog) is another way to give the feet a good stretch; Gates teaches her students to lift the arches of the feet as high as possible, then extend the heels toward the floor to work the plantar fascia. "At first it feels impossible when you try to lower your heels, but it just takes practice. And it feels so good when you do," she says.

也喜歡做這個,把腳根提到最高最高,這同時把尾骨往上提升,一舉兩得。

昨晚是一個熱鬧非常的夢,到處走動。只記得一幕,就是從高處走回地面,很害怕,試了很多的方法都不行,於是問,那人回答走下來就可。我還在猶疑,朋友已經一步走了下去。懷著有點不知所措的心情,一踏,已經是地面了。原來就是這麼的容易。

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場地之友

想問有沒有人知道是否今年沒有了場地之友的會員制度?

《血卡門》

作者:黃碧雲

好像跟舞蹈有關的(作者也是跳舞的)。眼大看不到,的封底寫得清清楚楚啊!

速度不難,緩慢才難。緩慢承擔所有。

這可是真的,怪不得現在的人都喜歡跑跑跑。跑什麼?是他們減速不了。

流動需要力量、靜止亦需要力量,所需要的力量是這麼大,以力來創造空間

在專注與力量之中,她活。

看了幾本她的書,這一本算是來得實在一些,看的時候沒有了精神分裂的感覺。是我可以領略動的美和力量(最大的力量來自不動的時刻)。

這本書,看得入迷。

繁忙的午飯時間,坐在餐廳的角落裡,很多人的食物都來遲了,我的並沒有。餐廳裡是吵吵鬧鬧的,我有我的空間。人潮漸漸離去,夥計有時間收拾檯面,漸漸歸於平靜,空間感在開拓。看著這本書,更加有味道。

身體之間的互相對抗,鬥爭所得到的和諧就是舞蹈的空間。

看到這裡,我想起瑜伽;所不同的是瑜伽並不需要鬥爭,得到的同樣是空間。

最簡單的就是最有力的
不受控制的跳動就不是舞。是病。

由於其無其虛,它就是真實的了。

很喜歡這兩句。

生活著,在人中間來來往往,但又半透明不為人所知覺,是不是一種離開?

我答:是。這種離開很孤苦很寂寞卻不孤獨,所以可怕。離開了卻不曾擁有空間,為何要走?!

Meditation

One way to understand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oncentration and meditation is by using rain as an analogy. When rain starts, the moisture of clouds and fog (everyday awareness) coalesces into concentrated moisture and becomes distinct raindrops. These raindrops represent dharana—intermittent moments of focused attention. When the rain falls to earth and creates a river, the merging of the individual raindrops into one stream is like dhyana or meditation. The separate raindrops merge into one continuous flow, just as individual moments of dharana merge into the uninterrupted focus of meditation. In English, we often use the word "meditate" to mean "to think," but in yoga, meditation is not thinking; instead, it is a deep sense of unity with an object or activity.

instead of thinking of meditation as some dreamy state in which thoughts do not happen at all—instead of trying to quiet something that by nature is never quiet—I pay total attention to the agitations which are my thoughts. My thoughts may continue, but paying uninterrupted attention to my thoughts is itself the meditation.

朋友時常跟我說他在做meditation,我卻從來沒有開始過,連呼吸也做不到,怎去一個較高的層面?!從來也不會胡亂去模仿,做好根基才算。

令我想起right understanding (seeing), right thought (motive) 和 right thing to do,一步一步邁進。

寫給自己童年的信

一年多過後,還有人。真的高興。

忽發奇想,可不可以把所有的信編成一段舞蹈。看看有沒有機會請老師這樣做。

Diaphragm

The lungs don't have the power to expand and contract on their own: They are inflated by air pressure to the size of their container, the rib cage. The rib cage in turn is expanded or compressed by the surrounding muscles. The breath orchestra includes many different muscles in the chest, back, neck, and abdomen, but none are as important as the diaphragm, which plays a primary role in expanding the breathing space during inhalation and helping control the shrinkage during exhalation.

When the diaphragm relaxes, it arches up toward the heart. When it contracts, it becomes flatter, pushing down toward the abdomen. Most of the sensation you feel when you inhale comes from the outward expansion of the belly and lower ribs, a movement created by the contraction of the diaphragm.

Sit up tall and notice how the lower ribs lift up off the abdomen and the adjacent upper belly becomes spacious.

it's also a good reason to be conscious of your spinal alignment in seated forward bends. If you work too aggressively to get your head toward the floor in these poses, your spine will round backward and your diaphragm will become compressed.

to improve your breathing is to free the movement of the diaphragm by opening the chest and upper abdomen.

這也解釋了為何躺著是練習呼吸的好姿勢,對初學者而言。

吸四,呼七,停一。呼只可維持四到五,其他的可更長。

人與人

看的是大家相同的東西而珍重之(層面不同的就是學習的好機會),良師益友就是如此啊!以往總是看到不同而排斥之。

回想起四個人跟導師一起做一個為期半年的功課(另有兩個沒有貢獻的人),那時的我們就是這樣子的啊!

現在這感覺又回來了。

別話:A 不明白B 為何這麼喜歡賺錢,B 不明白A 為何做這麼多事情卻不賺錢的。我看A 和B,他們都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他們都沒有對自己所做有怨言)。

耐這個字,有種被困住的感覺。做好一件事情就是這樣啊!

相同嗎?!

“尋日”跟“早一日”的意義相同嗎?我覺得不是。早一日是比“尋日”多一日的。爸爸說“遲一日”就是明日,這個我同意。

有沒有人給點意見我呢?

休息用的


當做完一些令腰身很疲累的動作後,來這個,是一種享受。
2 Aug 07

昨天做了一個雙人式(尾骨對尾骨躺下),上面的一個做著lying butterfly,借用了別人的小腿,確是舒服。

Spinal Stretch

就是這個了﹐令我感覺到什麼是effortless。放在地上的手是不需要用力的。
23 Jun 07

背貼背一起做,伸展更多。

別話:朋友跟我說他不可以把手踭放到地面上去,如果勉強,坐骨就會離地。我問他為何要把手踭放到地面上去而任由坐骨離地?

專住在一些我們做到的事情上去啊!進步會更快。

圖中的示範,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右手要走遠一些,左手不需要在這程度上就往外伸展,效果不好(這令左邊的坐骨離地)。右邊的腰“摺”起來了,要儘量把腰側的肌肉拉直,rib cage 向下放平。這樣有更多的空間來呼吸。

Monday, February 18, 2008

昨天的輕鬆課

我的肩膀和背,好像沒了骨頭一樣,好舒服。一堂的輕鬆課,認真地做,效果很好啊!

反手

穿了外套很喜歡把手放進衣袋裡,這令肩膀向前縮起來了。昨晚嘗試了反手放進衣袋裡(手一反,肩膀就往後打開,返回它應有的位置),效果很好啊!做了自己喜歡的事情,又舒服又對身體好一點。
21 Jan 08

Tight pecs and lats not only limit your ability to fully stretch your arms overhead, they also strongly pull the shoulder into internal rotation. This causes problems in yoga because most asanas require external rotation. To experience external rotation, stand with your arms at your sides and turn the palms forward. If you hold that rotation and bring your arms forward and overhead, the palms will face each other or even point slightly backward. This is the rotation you need in arms-overhead poses like Warrior I, Tree, Handstand, and Headstand. If instead you internally rotate your shoulders and then raise your arms overhead, the elbows tend to bow outward, and you lose important alignment and support in weight-bearing poses like Down Dog, Handstand, Headstand, and Wheel.

原來這是有名堂的,叫external rotation。
23 Jan 08

嘗試用internal rotation 做arm raise,手不能擺放到耳朵旁邊(跟external rotation 比較相差起碼二十度)。只是手掌的面向就有這麼大的影響,很有趣。
26 Jan 08

邊看電視邊做arm raise,十指互扣時手掌要面向天的(在練習時,我們會把雙手放在頭上十指扣好才做反手動作),這跟以上所寫的道理一樣。這樣的話,肩膀也不會提起。

好同學

Good to have a classmate like you.

有人稱讚我為好同學,嘻嘻!開心啊!是一份感染(我自認為是),被人喜歡總是好的。讓我想起有人跟我說過喜歡被人喜歡的感覺,誰不想這樣啊!

物質的世界

生前喜歡美食,死時只有一包光酥餅在身旁未必是諷刺。如果一世人也追求物質的一切,確是累人的。

看電視節目後的感想。

Stretch

the idea of holding a longer, gentler stretch, since who wants to sit through two minutes of pain? I've noticed that if a stretch is intensely painful, most of us want to get it over with quickly and will avoid practicing it regularly. Our minds want to "escape" and go elsewhere, which is opposite of the yogic goal of being present and conscious in our actions. Not only that, but the pain probably indicates that some tearing of tissue is taking place. Microscopic tearing is probably acceptable, even necessary, to prompt the body to rebuild and remodel the tissue according to the new, more flexible blueprint. However, bigger tears, which can leave the muscle sore for several days or more, are repaired with scar tissue, which is never as flexible as normal tissue and is therefore to be avoided.

感覺怪怪的

看見這圖,感覺就是怪怪的。她在做什麼呢?為何做這個都要輔助工具?為何把腰也“摺”起來?手臂跟耳朵還有一段的距離,頭往上望有何作用呢?

source of the picture

不用買了

去年買的褲子變得不合身(邊行邊跌),想著買一條新的,又想過買皮帶,不過不喜歡被束縛。可現在不用了,原來家裡有一條變回合身的。呵呵!尺碼相差兩寸。

記憶

這罐東西放在家裡有超過十五年的了(應該更長),還有味道啊!義大利製造。罐裡的珠珠弄不出來了,它們緊緊黏在一起,勉強就會把它們弄穿。

這個品牌還在。

對話

他:你跟某某在一起呀?
我:我都想。

我:上課的目的?
他:完成課程要做的事情。
我:目的呢?

我:運動是強身健體。
他:這點沒有想過。
我:為何運動?
他:想要一個外表美麗的身體。
我:這需要健身。

感覺是一樣的

昨天做了很多的事情,逛過很多的街道。睡前的一刻,我的感覺是跟平常日子一樣。那刻,覺得奇特,為何會是一樣的呢?那一樣的感覺並不是可有可無,就是一樣。沒有外出沒有逛街,是我也做了很多的事情。相信是這樣。

提升

任何藝術創作,都要符合一個最基本的條件:要令觸及的題材「提升」。這裡指的「提升」,可以是一種美學上的提升,可以是提升了觀者的想像力或感受(例如感動了觀眾),可以是令觀眾提出一些平時想不到的問題,可以是提供了一些可能性、一些答案……可以是很多東西。
dance journal / hk Feb 2008

看的聽的,都是這樣。

別話:雜誌裡訪問了林懷民,提到雲門的練習場。沒了。世事常變。
17 Feb 08

二月份的 am post 也有講述雲門的文章。

如何自在地和自己的身體相處
每個舞者的身體成長不同,能詮釋的角色也就不同。

有沒有發覺很多時候我們的手都不知道怎樣擺放,身體好像無時無刻給了我們負擔?

現在我最喜歡的就是利用雙手來做身體的伸展,輕輕的,輔助身體好好站好坐好,然後來個好好的呼吸。

行為支持

處理「挑戰行為」的觀念有著重大的改變。近年來,「行為支持」(behavioral supports) 這概念頗受重視,強調以團隊合作方式發展和處理個別方案,採用個別化、正向、多重而整合的行為處理策略,訓練適當的行為來取代問題行為,預防問題行為的發生,並操控環境和安排有效的行為後果。目標不只在減少挑戰行為,更重要的是增進智障者的溝通、社會形象、和自我管理等能力,並能拓展正向的人際關係,最終達致智障者能融合主流社會,享有正常的生活方式。

跟所有人相處,這理念也是可行的。

那晚,妹妹跟妹夫回來吃飯,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般吃過飯了。出奇,邊吃邊談,不經不覺,檯上的食物也消失了一大半。

談了什麼?由我的練習開始,談到外甥女的課外活動和性格。妹夫問我練習真的有用嗎?我說看有沒有一個“夾得來”的導師,他開頭一些不明白的,我說就像學功夫,也要一個好師傅。

Hamstrings

Hamstrings include three muscles of the posterior thigh. They contain a high portion of tendonous fiber which is more resistant to stretching than muscle tissue. See for yourself: while sitting with legs at 90 degrees, lift toes and feel tendons at back of knee. The hamstrings cross both the hip and knee joint and they attach to the sitting bones of the pelvis. If the hamstrings are too tight, they pull the pelvis down, into what is known as a posterior tilt.

In forward bending, the aim is to rotate the pelvis over the thighs at the hip joint, maintaining a long spine with no rounding.

While the pelvis is pulled backward, and you bend forward, you exert pressure on the lumbar spine and run the risk of straining the lower back, particularly the discs.

我想怎樣怎樣

Attachment to the outcome of any action colours our perception and our interpretation, it effects the way we listen to others how we formulate our opinions of events and situations and our desire to control them.

覺得我們的社會就是時常強調我們要怎樣怎樣,看似好有選擇似的。怎樣怎樣,由它自然發生就好。

Healing

In addition to the physical and energetic impact of yoga practice, it is also an awareness discipline that is not merely focused on moving the body with a physical goal in mind as in sports, dance, or calisthenics. Our willfulness when playing sports may override our emotions, but in yoga asana we have a precious opportunity to welcome in all states, uncensored and free of expectations or analysis. For this reason, you may notice a release of emotional energy seemingly unrelated to the specific moment at hand. As you become mindful of your emotions, you will be able to include a broader range of feeling states to be metabolized as they are happening, which is called spontaneous mindfulness.

But this is a process, and we have developed conditioned patterns that remain held in the body. Yoga is a great way of moving these patterns through you. I suggest neither blocking nor seeking to mentally figure out these feelings as they emerge during your practice. Simply stay with the feeling-tone itself and notice the way it affects your experience in your body.

Awareness practice teaches us to diminish feeding the story line, which greatly stimulates the emotional tenor, creating a whole chemical reaction in the body. This can then cycle us into more fragmented thoughts, wild emotions, and further disconnection from our bodies.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emotional release during our yoga poses--this is healing.

今天跟朋友說昨晚發生的事情可能跟練習有關的,情緒被釋放是因為能量提升的緣故。因為釋放,身體沒有了某些繃緊(肚的位置,那裡有著所有情緒的力量,好的壞的),今天練習起來很是不同。說起來好像有點牽強,可又好像是真。沒有科學根據,可事情卻發生了。

我說是我跟過往和解了。

Sunday, February 17, 2008

脊椎伸展


看就容易了﹐做的時候我已經儘量把腰伸直﹐可是卻還有空間。就是被糾正了﹐現在時常都提醒自己腰要直﹐肩膀要打開。今早就在乘車時練習了。

圖片來源﹕Yoga Point
31 Oct 06

做這個動作﹐已經可以說是活動自如了(手的部份)。打開肩膀﹐更是隨時可以做好的動作。當然﹐還有空間改善的。
22 Jan 07

老師說這動作不是由肩膀帶動,是雙手。

今晚嘗試由手帶動,感覺完全不同,脊椎可以伸展的更多。

說瑜伽不需要力的表現,開始慢慢感受過來。
27 Feb 07

我敢說我已經掌握得arm raise 好好的了,呼吸跟隨動作起伏或者是說動作跟隨著呼吸 。
6 Feb 08

今天還加上了脖子向左右轉,老師說不好勉強(我做得很輕鬆)。為何呢?跟身體哪個部分有關係?是否手不伸直在耳朵旁就會影響到脖子的活動範圍?

Hip Opener Pose

這個還是做得不好,要多多練習。
31 Mar 07

現在的狀況是腳趾可以放到地面上去(所說是圖中的右腳)。
14 Feb 08

一邊拉入,另一邊推出。今天切實感覺到大腿骨被拉入來。

這個是老師要我們在家裡做的功課,是一個好好的ground work(還要其他的foundation 來輔助這動作)。

搭錯車

大概知道車是不對的,卻走了上去。步行了十數分鐘抵達目的地,走了一些因為懶惰不上街而沒有走過的路。不錯的選擇。

Partner Forward Bending Pose

雙人,可以伸展得更好,當然要有一個好拍檔。
17 Jun 07

今天做的是wide leg opened forward bend,整條大腿在震(都頗誇張的),特別是右邊;以前只有被扯著的感覺。

後話:大腿沒有酸痛的感覺,得了。

Breastbone

it’s important to keep the top part of the breastbone lifted to maintain a stabl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diaphragm and the psoas, and to avoid undesirable lower back flexion.

這就解釋了為何挺胸時我們的脊椎也能挺直一些。

Partner Yoga

做著這個的時候簡直不想起來,太太舒服了。我是被壓著的一個。

source of the picture

得到什麼

Much of the value of an asana practice is in its enrichment of the quality of your daily life. Once you leave yoga class, you can apply the lessons of your vastly improved head-and-neck relationship to whatever you do. Over time, you'll feel lighter and taller—you may even be taller—and your head and neck will be more integrated with the rest of you, making for a happier body and a calmer mind.

就是這些啊!

Neck

A normally curved neck will bear the weight of Headstand much more easily and safely than an overly curved or overly flattened neck. To check your own neck curve, stand in front of a mirror. With a normal curve, your chin should be level and you should be looking into your own eyes in the mirror. Put several fingers of one hand across the back of the neck. The tissues there should feel soft, and the neck should curve slightly forward. Now drop your chin and feel how the tissues become hard and the curve flattens. Then lift the chin and feel how the back of the neck compresses.

The neck is composed of a series of seven bones that are stacked on top of one another. These bones form the top segment of the spine and contain nooks and crannies where nerves pass through from the spinal cord to enervate the upper body, arms and hands. The shoulder girdle is composed of four bones including two collarbones and two shoulder blades.

別話:剛剛做了簡單的頸伸展,120 度(沒有多練習,卻有進展啊)。都是90 度後用肩膀協助帶動(下腰肢要跟著伸展),這樣效果會好些。 才動了兩轉,腰內裡感覺暖暖的。
15 Feb 08

the root of the neck is located where the base of the neck joins the top of the shoulders; in fact, it's farther down the spine, at the lower tips of the shoulder blades and behind the heart center, where you'll also find the roots of the arms. A neutral head is anchored deep in the upper back through this neck root, and all of its movements—whether forward (into flexion), backward (into extension), or to the side—are initiated from and flow out of this source.

布鞋

昨天拿了些相片出來,它們好像跟我說故事。每一張,真的可以寫一個故事。今早想到的是寫一個關於布鞋的故事。


布鞋第一擊。原來在早年(93 年)的旅行已經喜歡攜帶超過一對的鞋。那紅色格子是在年初幾買的,百無禁忌。看了整輯相,紅鞋才出現在第一天的幾張相片裡,相信是腳痛不已。誰叫我穿新鞋去熱帶的地方?!
16 Feb 08



延續篇。

藍色那一對,尺碼是小了半號,又是旅行。

自從穿了涼鞋以後,好像都沒有買過布鞋了。

來說說花。第一次收到男士送的花是百合(又好像不是,是粉紅玫瑰,沒關係,都是同一人。想想,應該是玫瑰才真),重重的一大紮(那晚要乘的士回家,因為花的重量實在太不能負荷),那時的價錢是五百到六百,相信現在可能要一千多了。後來一次就是兩打的白玫瑰,是我要求的。花不新鮮,當年應該是有一首叫《白玫瑰》的歌所以想擁有一次在那時來說都不太算普遍的種類。

突然想起,有人還欠我藍色的鬱金香。

還收過其他的,應該有女孩送給我的黃色玫瑰,某場合選購的花束(百合是也,還有另一紮的),那年跟兩個男孩聚會朋友送的一枝花。還有座檯擺設款式的。

還有嗎?!有啊!在新加坡收到然後帶回香港的粉紅玫瑰。怕它缺水,最後弄到水在飛機上的行李箱裡滴下來。

越寫越開心,要找照片來跟大家分享(其實是分享給自己)。

別話:跟一女孩(她不是孩子了可我愛說女孩男孩的,除非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在電話裡說情人節快樂,聽到她歡快的笑聲作回應。原來快樂真的很容易。
14 Feb 08

這就是從新加坡帶回來的,零一年的事了(原來不是粉紅色)。











又記錯了,朋友送來的不只是一枝花(那年是一九九零)。記憶多不可靠啊!











一點都不漂亮的兩打白玫瑰(有些都不懂開花的)。體積是大,看後邊的兩個人。







誰送給我的呢?何時?好像是朋友G,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