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0, 2008

事情就是這樣地發生的

今天排了三段不同的舞蹈,我要負責記錄其中的一段,我能把其他兩段記著,就是忘記了自己負責的一段(不是完全忘記,可就是記不牢)。可惡!

還沒有拍子感,自己數可以,跟音樂就不成了(現場鋼琴彈奏)。我有信心一定得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