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4, 2008

活動日誌

我一點創意也沒有,單單要做五個動作也不能(不能重複別人所做)。嘻嘻!做了四個後,直直站在原地。腦裡想著不好重複,就這樣被限制了。老師說有著萬種動作存在的。有那麼多嗎?我信。

後話:可以做出很多的動作來,單單想著運動項目也有很多了。創意人人都有,稍稍提點就可以發揮出來了。右腦的能量準備就緒。

一個人開心或不開心,身體都會有不同的動作反應,例如不開心時,整個身體都會像垂頭喪氣般關閉起來。

活動一開始,坐在我旁的學員就一臉不高興,不願意一起做動作。我也沒有多理會她,她做不做由她自己選擇。過了半個小時,她的心情好起來了。我不理會她,是因為我勉強不了她,她是成年人,要她自己去感受她跟環境不協調起來。一刻的情緒,不需要多大理會,它自己會消失的。

我又唱起歌來了,身體還跟著擺動。很好啊!下次表演可能就是又唱又跳,一定好玩。

有人問老師怎樣跟學員相處,我心裡回答要多做觀察(bingo)。事情發生永遠也不會一樣,哪有一個方法呢?當然要對環境和狀況有所瞭解,對處理心理生理方面有所認識。看看自己,我很少對著別人問如何,這問題是用來問自己的。

談著談著我對排練的素質看法,我說我是一個門外漢都可以看到很不同的效果。另,我說我對這方面不懂,只可以說是一個好觀眾,老師立即說什麼不懂,我是他的助理。是我表現良好嗎?還可以啊!這是我對自己的評語。

老師跟我說(不是問我)擔心不擔心(我覺得他是“發口痕”),我笑著回應他沒有擔心不擔心的。誰人也知道他們做到什麼做不到什麼,人在臺上的不是我們,他們有幾多實力有多專注都不是可以擔心的範圍了。

要面對小朋友的團員跟我氣衝衝地說那小朋友說她有精神病,我說精神病是跟情緒不受控制有關,我們沒有的話別就不需要太介懷了,何須動氣呢?別人的話,特別是那些對我們沒有好影響的,聽過就算。

那個不說話的男生,主動跟我說這是最後一次來這裡了(見了他好幾個星期)。過往的日子,他總是獨自一人坐得遠遠的;昨天他主動坐近我們。可能是我星期天也見到他,他開始願意跟我親近了。一人日怎願意只是一個人啊!

話說回來,這天才跟另一位排舞老師一起談話。差不多兩個月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