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31, 2007

不容易的

要鍛煉好肌肉的力量。

走下去

能夠走下去,是由一種強烈的方向感所帶領。

無無聊聊的時候,想的就多了,而且是一些無謂的東西。可說是庸俗人自擾的一種。

《五趣也》

一切基本功都沒有捷徑。
樂趣在於熟練原理,便能推算。
死東西是古人做過的學問。可以欣賞,就有用了。
先學會了,方有批評的資格。

很有意思的話。

談完了月亮的白光,今早看的是太陽的金光,反映在白色大廈的外牆,很明亮。

那時是早上的六點多。

《假如從來沒有他》

作者:梁佩瑚

看罷,有點老懷安慰的感覺。

梁小姐寫的故事,有點像看張愛玲的。我不是說表達故事的技巧還是什麼,是一種直接的感覺。可能是因為無添加的關係。

Thursday, August 30, 2007

呼吸

老師要我們把手放在身體不同的位置來進行呼吸,除了腹部和肋骨,其他的部分例如胃、胸和鎖骨,通通感覺不到身體的起伏。嘗試了好幾個星期也是一樣。

昨晚,得了。我知道是我把專注常放在腹部。

這刻

很少這麼晚還在寫東西。

寫過了,感覺很自在。我喜歡現時的感覺,自由地享受著這一刻。

感情的事

看《妙手仁心》,對他們的感情處理,覺得很婆媽。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要表達並不太難。這些,對於我來說。

感情的事,我喜歡直接的表達。猜的遊戲,一點也不好玩。

後話:繼續有第二集看啊!開心。

女人

有人說現代的女性比過往的生活苦,要工作又要照顧家庭。

想想,真的嗎?

在農村,婦女們要下田,差不多到臨盆的一天還在田裡。孩子又多,又要面對家婆和一個可能不愛自己的丈夫。

現今女性要工作,我想,為的是自由。

關於我

朋友說了一些關於我的話。

外貌比實際年齡年輕。呵呵!
真人跟我的文字給人的感覺是一樣的。聽到這描述比知道第一點還開心啊!

外貌年輕不年輕,不重要,因為隨著年月會有所改變。能用文字表達自己,是一種力量。我喜歡蘊涵力量的一切東西。

《一個複雜故事》

作者:亦舒

故事的開始是講述賣卵子來應付哥哥的手術費用。

我問自己,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接受卵子捐贈這意念嗎?第一個反應是不捐贈的話它們都會自然流失的。

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一些地方

維德廣場裡的茶座(還有嗎?)
佐敦的嘉禾餐廳(還在嗎?)
窩打老道近太平道的一間二樓餐廳(不是現在的一間)
黃埔花園第四期的一間北方菜館 (關門了)
君怡酒店 (是這一間嗎?)
澳門

應該還去了一些地方,記不起來了。

極端

喝了很多天的凍咖啡,今天喝的是熱的,沒有加糖。很極端。

沒有不習慣。

一束光

昨晚被一束光弄醒了,初以為是一強烈射燈。看清楚,原來是月亮。

昨天出現了月全蝕。是否月亮經歷過完全的洗禮後,變得明亮了?!

月亮給我的感覺是溫柔的,可是昨夜所見,有點像太陽的熱烈。

《花見》

作者:林詠琛

屬於不思議系列。拿在手上,已經對自己說並不會喜歡這故事,借來看也只是為了消磨時間。

錯了,我蠻喜歡這故事的鋪排。沒有看到最後都不知道女主角是怎樣死去的。

別話:花見原來就是日本賞花的活動。

《未完成的邂逅》

林詠琛首本短篇小說,我比較喜歡她寫的短篇。

線條



拍攝地點:演藝學院及附近

“花師奶”

外甥女的新布偶。

午餐

這就是我的午餐的經常。

炒飯不是常吃的。我是一個不需要一定要吃飯的人,也可以說是不太喜歡吃飯的人,可是我每天晚上都會吃。

Tuesday, August 28, 2007

工作坊

這個,應該好玩。去啊!

流浪?!

也是昨晚跟自己說的。一說已經被自己推翻了,流什麼浪?

到了一個新地方,起初會花時間來適應。然後呢?好肯定我只會在一兩條街道上流連。那麼,現在不是很好嗎?

今早,吃過早餐看了書,就滿足地回家了。我說,這就是我現在想過的生活啊!

我的“假期”

昨晚想好的。不會胡亂遞交應徵信,找到喜歡的才行動。想多給自己一個月的悠閒時間,嘻嘻!

《如果一天你忘了我》

第一次看梁佩瑚的小說,蠻喜歡。

故事情節並不新奇,說的是到了不屬於自己的年代碰到所愛,再回去改寫歷史。看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老土”啊!

什麼什麼的最,不愛也不想碰見。比水準高一點點就可以了。

Monday, August 27, 2007

不好羡慕別人

一句很有智慧的話,在我的“飯堂”裡聽回來的。

外甥男

今次談談哥哥。

這個小孩是有點心理問題的。在學校他已經被隔離了,老師要他獨自坐在課室的一旁,因為他在上課時用嘴巴騷擾同學。

星期六晚,他為自己搬來了椅子,被妹妹佔用了,於是他就發脾氣不吃飯。不吃就不吃了,沒有人會勉強他的;我時常說到公公婆婆家吃飯有的是規矩。他就是倔強。

知道沒有人理會他(婆婆有叫他來吃飯),他自動來吃飯了。我問他為妹妹拿椅子不可以嗎?又問他為這晚餐付出了什麼?我說公公煮飯,婆婆拿筷子,舅舅盛飯,媽媽洗碗(說到這裡,我做了什麼?)。我說他就負責椅子的部分啊!這叫分工合作。他看似明白過來。

後話:想到了,我給了錢。呵呵!

有意識

老師要我們有意識地把肩膀放低,這個我絕對有信心做得到,因為每天有練習。

肩頭能舒展,還會有什麼的憂愁?!

妙語

導師說了三星期的話題,他問我們某工具的作用是什麼,他的結論是沒有用途的,單單看那工具。我很同意他的說法,也很佩服他可以那麼肯定地給我們一個答案。

我發覺,現在很多人都只著重擁有一些工具,以為這就代表一切。

導師又說做這麼的多,為的只是一碗飯。對啊!人人都要吃飯的。

大勢所趨,不認同也需要接受。

過程中學習

從不懂包裝地表現自己,因我是一個在過程中學習的人。參與對於我來說,是絕對需要的。

過程就是觀察行動觀察修正再行動。

Sunday, August 26, 2007

Bar Method

利用了跳舞用的工具,我們今天做了這個,腳趾向天。

看似怪怪的

看似怪怪的動作,作用是把肩膀儘量打開。老師說如果不能把肩膀緊貼地面的話,就不好把手提高。

一刻

這刻,我的感覺不單是富足,是富有。

《不羈的風》

作者:亦舒

很不實在的一個故事,讓我想到鐵達尼號。其實兩個故事沒有任何的關連,只是一刻的感覺。

“不羈的風”是一隻豪華遊船的名字。

看完了這個故事,想到一些事情。為何近來愛上了看愛情小說?是有原因的。不憧憬故事裡的愛情成份,是那種生活態度,自由自在的一種不羈。

沒有想過到任何地方,是我已經到了任何一個我想到的地方了。

很喜歡的

這個袋子,已經被我用到破破爛爛了。看!“手抽”的部分。

雖然如此,我還是用著它,因為我愛它。

課堂體驗

我是一張紙,一張好好安放在地上的一張紙。第一次有這樣美妙的感覺。

躺在地上,閉上雙眼,靜靜感受自己的呼吸,腦際一片寧靜,令人忘我的音樂飄進兒朵裡。人好像到了一個荒島,那裡沒有其他的人,只有令人舒坦的一些元素。

Saturday, August 25, 2007

二零零零年的事了,不知道寫信的人看見這圖片還會認得出是自己所寫。這朋友,還有不時見面的。

在收拾的時候,被我找回他的地址,相信還可以用這個地址跟他聯絡。可是,我會嗎?當然不,不知道他的近況,也不好製造麻煩,可能他已經有妻孩了。

某夜,我問自己,如果只可以選一個“過去式”來見面,是他。

尋找,是一個過程,我說是很想很想得到的那個過程。有了確實的眉目,原來也不過如是。

在我的“飯堂”裡,被我發現了好吃的沙律。昨天,吃沙律喝冰咖啡看書,快意。

稍稍改變,又有發現了。

另,原來麥當當的“扭扭粉”是好好味道的。

四百塊

上個星期三晚拿的四百塊,現在還餘下六十塊。這九天,我吃得好開心的。

快樂,並不從錢出發。

Friday, August 24, 2007

對愛情的看法

多看了愛情小說,才發現自己並不憧憬童話故事。

有想過,兩個人一起是可以把日常開支攤分,要擁有的退休金就不用那麼多。發夢地想,如果幸運地遇到一個有物業的人,那麼擔憂一點也沒有了。很實在的想法。

又想,我是不可能為了現實而跟一個人走在一起的。感覺對於我來說,還是重要的。

《寂寞的心俱樂部》

作者:亦舒

不說愛情部分,有關職場的很寫實。

故事,寫在一九九九年。八年後看,還跟社會的現象有點像。

很喜歡故事裡寫關於離開的態度,不需要教訓別人,也不要動氣。對啊!負面的東西,不好胡亂發放,影響最深的是自己。

繼續

沒有來電,那麼我就決定繼續休息。心底話,我不想工作。嘻嘻!

我在想,不工作除了沒有收入以外(真的沒有嗎?),最大的損失就是沒了跟人溝通的機會。又想,遇到一些話題不對的人,連開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這樣又沒有什麼了。

想交朋友,不在辦公室裡。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分享

一個韓國禪師問林燕妮,手錶是什麼?
答:“二時三十分。”
禪師才點點頭,時間才是它本質。
節錄自《壹週刊》

大徹大悟拋卻繁華?林燕妮說那就太執著於不執著了。(沒有記下出處)

以上的,應該是在起碼兩年前抄下來的。昨天收拾雜物時發現,還覺得有意思,就在這裏跟大家分享。

一點不同

今天做了一些不同的事情,就是買了雜誌和報紙。

久違了的雜誌,沒有看已經有一年多了(或者更長)。現在再看,感覺好了,回復了當初看時的感覺。

有點意外

第二次了。只是快餐店,可是卻會幫我拿食物。跟上次一樣,她臉上沒有表情。坐在收銀檯的時候並不是這樣的。

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令她這麼主動呢?是我在專注看書嗎?

九歲童讀大學

在電視裡聽到這個九歲小孩說話,思想和語調很小孩。

大學這個決定,是好嗎?

如果我是小孩的媽媽,我一定不會給他這麼小就進大學的。心智根本沒有準備好。

數字感應

我跟數字真的有感應的。面試的時候,我說“I play with figures”,聽的人說從來也沒有聽過有人這麼說,我說的是真心話。數字本身沒有意義,是要看的人賦予的。

想想,這麼多年的工作,全跟數字有關。每每遇到問題,我也可以冷靜地面對。可能數字真的跟我交了朋友。

《萬綠叢中的……橘》

想找她的有一段日子了,終於被我借了回來。

我不認識她,不過看了她在網上寫的東西有幾年了,是我剛剛開始寫東西的時候。

《借回來的海底時鐘》

很喜歡作者(吳穎琳)描述的女主角,她對於愛情,是執著的。她知道她的所愛,並不是完全屬於她自己。她被騙嗎?肯定不是。

結局是死亡,可是作者卻用了另一種手法來表達。海底世界,能看到的,很美。
了然明白到原來離別就只有幾秒鐘的痛苦,然而,等待的痛苦卻是綿長的。

等待已經離別的,更痛苦。

買東西

已經想好了要買什麼什麼的,都是為了上班所用。幾年來的沉甸甸,也是時候換回一點色彩了。

不過,好像還不是時候。

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好了,好了

每晚都可以聽到"好了,好了"的話,是媽媽說的。昨晚,也聽著,不過不是盛飯的時候,而是糖水分著吃時。

 

媽媽,越來越像小孩子,她愛甜食。

能預計

股票市場不能預計,天氣不能預計;可我的心情就能。

靜下來

又到了什麼也不想做的時候。真的什麼也不想做,連想也不想。不是懶惰,不是頹廢。

 

下個星期怎麼樣,不知道。靜靜地等。

納悶

不是我。只是在看小說的時候,看到很多作者喜歡用這個詞語。我自己覺得納悶就是煩悶的意思,不過看著別人的文字,有時侯又好像不是這種感覺。

 

問問啞老師。

因為疑惑而發悶

煩悶(多見於早期白話)

不能獨食

上個星期天,到了這裡,要了一碗薰魚麵,還以為薰魚是乾上的,來的時候是浸在類似薑醋的汁液裡,好是好味道,不過不能一個人把它吃完。

濃濃的醋,令我吃不了多少的麵。麵的質地也是好的。

《眾裡尋他》

作者:亦舒

又看完一本小說

如果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會探查嗎?可能不會,現在活得好,以前怎樣也不重要了。

午睡

發了一個不和平的夢,夢裡有暴力,不過沒有損傷。差不多醒來的時候,我在盤算好不好把那個有殺傷力又控制不了自己的人的腳斬下來,因為我好不容易才把他的武器搶回來。

印象中沒有過這樣的夢。

Tuesday, August 21, 2007

《Stretching》

Tight chest muscles pull the arms closer togethercave the chest and cause the shoulders to round forwards

The shoulders are back which frees the rotator cuff area and encourages deeper breathing

 

The waist is lengthenedwhich flattens the stomach

《艱苦的行程》

作者說這並不是一本小說,因為寫的都是親身經歷。

 

是在書架上能找到先生的最後一本書了。

不計較

不計較,想也不好想,會得到更多。那過程,真好。

又看見了

上個月見過的招聘廣告,今天又見到它。我就是不相信世上有這麼一個人又懂這又懂那。分工分得那麼仔細的話,兩者根本沒有可能結合。

昨天聽那財務總管說,招聘並不只限本科出身。舉腳贊成啊!不過世界上有這想法的人比較少。

開銷

今個月的開銷,差不多一天賺回來了。要提醒自己,這只是偶然。

看見老師

是看見,不是見到。

老師真人比較好看,他是屬於舞臺的。看著老師對著鏡頭說話,有點靦腆。

Monday, August 20, 2007

被問

問我三年的計畫。老實說我沒有什麼計畫,不過我告訴了她們我會花時間在心靈淨化上(當時說的是personal growth),其中一人也回應著我說的正能量啊!

Bound Extended Side Angle Pose

也做得到了,不是勉勉強強,而是拿到了重心。

這圖的示範好像有點問題,雙腳的落差不應該有那樣寬的。

source of the picture

Butterfly Pose

要慢慢搖動膝蓋。

老師說我們要溫柔對待自己的身體,不能粗暴。

Source of the picture

Yoga

還有三堂,不經不覺已經跟老師學習了一年。計算時數,是很短的時間,才四十堂,六十個小時。

時間雖短,不過得著可多了。真的要在這裡跟老師說一聲謝謝。他不會來看,不過我肯定他會收到我的心意。

很對

Although such times can bring varying degrees of frustration, it is useful to acknowledge them as part of the process. Within such periods of struggle resides great potential for growth. They provide the setting for overturning old, decayed ways of doing or seeing things, and the opportunity to do the groundwork necessary for what lies ahead. If your attitude toward your practice has been cultivated properly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n you will see these occasions as opportunities to sharpen your attention, reassess the directions you have taken, and uncover new points of view.

正確的態度比什麼也重要,多花時間培養好的根基也是值得的。

看見了他?!

應該是看見了他(上個星期),在巴士遙望那店鋪。其實每次經過那條路上,我都盼望可以見到他,不是真的想跟他見面(我是不想跟他相遇的),而是知道他還好就心安了。

七年的時間了。

“對嘴型”

有的,是有的。談得很開心啊!看到了一些想看到的人,聽到她們說準時下班,從心笑了。這才是生活。

結果?這個星期就會知道的了。

再想,這次的離開,很對。世界很大的,看了一件東西十年還不夠嗎?!

Sunday, August 19, 2007

準備了麼?

算是準備好了。想了一些可能我會發問的問題,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問,不知為何我會肯定,那就是我想要的了。

餘下來的,就看緣分了。

Marichyasana III

今天輕輕鬆鬆地把動作做起來,還可以把曲起的腿提起。
******************
這個動作,雙手是接觸在一起的。勉勉強強做了,不過一點也不合格,因為身軀根本不在它應該在的位置。
4 Mar 07

Shoulder Stand

今天很有自信的做著這動作,雖然做得不好,是一個大躍進。
*********************
也不怕了,不過還不可以把腿伸直。

老師叮囑我們,不可以把肩頸左右搖動,雙眼要盯著肚子;否則後果自負。
6 Aug 07

朋友的事

朋友R 終於做了決定而行動了。她告訴我鬆了一口氣,真好。

在困局裏,什麼也做不了,受苦的只有自己。

有正能量,好的東西就會靠近。相信就可。

《巴黎兩岸》

也是舒巷城。

發生在巴黎的故事,寫在一九七零年。不知道作者是否到過巴黎生活呢?

對比上兩本書,這故事來得簡單許多(篇幅也是比較短的)。我在說寫人物的內心感受。

書的後記解答了我的提問了,作者是到過巴黎的。故事的內容也可能有真實的成份,這是我猜的。

課堂體驗

人越來越能集中了,做起一些新動作也沒有覺得身體硬硬的。

越能集中,當老師說要慢慢捲起來的時候,根本不想動。我想時間停留下來啊!好舒服。

做tree pose,站得穩穩的。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做個中環人?!

可能?!還看下個星期。

如果成事,考慮晚上參加藝術中心的課程。呵呵!總想著玩的。

手做的

同事送給我的,有一兩年了。

給爸爸的

這是七年前為了怕自己悶而買來的收音機,基本上沒有用上幾次。它被我擺放在櫃子上,日月年封了塵抹掉再封塵。

昨晚拿回家給爸爸,他很有興致地弄著它,好像一件玩具般。音量被調教清晰了,爸爸舒服地坐在窗邊,細意享受。看著他,自己也覺得快樂。

秋意

有點秋意,不再悶熱了。這兩晚,睡覺時要蓋被啊!

天氣這麼好,又不想工作了。呵呵!

《野餐男與步行女》

作者:林詠琛

很少男少女的愛情故事。相識是緣分,可是愛情絕對不是緣分遊戲,不是靠一些外物來做方向。

互相刺探而又留有餘地,就是每段戀愛萌芽的不二法則吧?
披上輕紗的感覺,卻語還休的遊戲,猜不透的過去,忐忑未知的未來,就是每段戀愛開始時最令人心醉的時刻吧?

真的,沒有了以上的情懷了。是老了嗎?不覺得是。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來了又去


拿回來(一個多月前),今天被我拋掉了。根本不需要拿回來。

是同事外遊送來的手信,拍照留念吧!

淩晨

淩晨三點,還不能入睡,很多很多的“擔心”浮現。所謂的擔心,根本不是什麼(廁所的天花出現了裂痕)。突然想著搬家,然後想著怎樣收拾想著應該買什麼新的傢俱。很無聊。

又突然,對自己一點也不想工作有點質疑。於是在發夢,想著可以在新工作遇到什麼的“朋友”。呵呵!

還睡不著,做做深呼吸吧!鼻有點塞,傷風嗎?不是早兩天睡覺時覺得冷而沒有蓋被?!

不知道何時睡著了。十點還未到,醒來了。現在還是很精神。

近來就是這樣遲遲不能入睡。

“出走”

被人問起我的“北京計畫”,可以說的是暫時沒有了那勇氣。相信,要行動是要一鼓作氣的。一想,就不會做了。

那時是衝動嗎?一定不是。

先準備好


要先把肩膀打開(如圖),才可以把手舉起。初學習的時候,就是盲目把動作模仿過來,現在知道逐步逐步來的重要性。老師時常對我們說,不能勉強,胡亂來,做了等於沒做。

Tuesday, August 14, 2007

戲劇

香港人心目中的好戲仍然是那種誇大的語境和扮演
香港戲劇的困局與出路 / 胡恩威
《am post Aug 2007》

這句話,能夠為我解釋為何有時侯在劇場裏會出現了很多的掌聲和笑聲。

上次看戲劇,我相信舞臺上的對白是即興的,在一片掌聲下,演員說了一句“都沒有什麼”。

不需要追

我是一個不會追巴士的人。今天穿了高跟鞋,鞋有點鬆(連腳也瘦了?),加上下過雨地滑,不能快走。眼看還有數人準備上車,我跟巴士有著十多步的距離,心想不如快步走。雙腳根本沒有改變步速,反正不趕時間,等等也無妨。

等的,是巴士。司機開始關門了,還有四五步的距離,門再次打開。我沒有把腳步加快。司機知道我要乘這輛車嗎?我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啊!

是運氣。

《呼喊與細雨》

余華早期的作品,應該寫在九十年代。

故事,是一些零碎的記憶,對父母對兄弟對周邊的人。有些情節,我覺得並不可能在現實裏發生,不過看起來卻沒有覺得過分。如果發生在現實裏,我一定會覺得是過分的。

我頗喜歡這故事,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30 Jul 07

沒有把書看完,雖然只差數十頁(全書有差不多三百頁)。

故事的編排,有點反反復復。時序混混亂亂,也沒有心情看了。

姨媽,買雪條

是外甥女見到我說的話。她懂得去廁所了,那麼就給她買東西,算是獎勵。

不是去問自己想要什麼(一早應該知道的),而是當什麼在選擇的時候,問自己是否需要它。

快快樂樂

活在當下,原來是很快樂的。

不需要擔心了

近來股市波動,擔心了幾天,不是我在市場裡買了什麼,而是關於我在等的東西。

好了,今天看到結果,出乎意料之外。放下了心頭大石。

好奇,那是什麼的基金呢?

《這雙手雖然小》

作者:亦舒

不消一天的工夫,把看完了。是寫一個初出茅廬的美麗記者的經歷。

有幾行的文字,描述開會的情況,說他們不比小學生們幼稚無聊。看罷,會心微笑。

滿座

早上十一點多的一零二號巴士,很擠,我要站在司機旁邊。為何這麼多人的?

想想

今天跟自己說的話“做慣乞兒懶做官”。

是需要有一技旁身,一定不是跟商業有關的。那麼,讀什麼好呢?昨晚想到,不如讀一些可以用來教學的。另,我也想做圖書館管理員。是一定要讀一個資格嗎?看到這個

Monday, August 13, 2007

沒有興奮

明天要“出門”,沒有興奮的感覺,只是想為何跟上個月一樣的呢?不太想離開我的家啊!我說這幾天。

不想歸不想,都要去的。沒有預備什麼,因為也沒有什麼好預備的。固有的格式,只是他們對我玩配對的遊戲。

這心態要不得,不過現時的心態就是這樣,也坦坦白白在這裡寫出來。

考試

沒有東西做,考慮考試。

一些行政工作,需要懂MPF。這個MPF中介人資格,只需要熟讀不到二百頁的資料,然後參加一個兩個小時的選擇題考試。就這麼簡單。考試費用一點也不貴,才兩百塊,每個月都有安排。

所謂的資格,有時候並不需要花太長的時間。可是沒有就是沒有,人們可不這樣想的。

Sunday, August 12, 2007

《士兵的故事》音樂會

拿了一份免費雜誌《美樂集》,看到這個節目,想看刑亮的舞蹈。

《黑夜之後》

作者村上春樹。是第一次看賴明珠的翻譯版(即是繁體版),感覺上簡體版是蠻可以的(以前我就是看簡體版)。

故事的時間性很短,由晚上的十一點五十六分到淩晨的六點五十二分。書中關於惠麗的睡覺部分,我跳過了。不明白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有人可以告訴我嗎?

書的結局,我也不明白。那不是故事的結局,而是作者表達的停頓,為何他要停在那裏?想表達的是什麼?

書的底頁寫著:

創造出看似無事卻帶有急迫感的情節

這個我明白。

完成難以言語的小說新體驗

是什麼啊?

網上談

畫圓圈

是今天做的新動作。很簡單,用手畫一個大大的圓圈,右手左手分別畫過圓圈然後兩隻手一起畫。

今早是躺著來做,剛剛我是站著來做,效果一樣。這個動作可以幫助把肩膀放鬆的,要慢慢來畫,配合呼吸。

寫得少了

不是沒有時間,而是家中電腦有些問題。是否要我買一台新的?

Saturday, August 11, 2007

Goodwill

Goodwill is a long-term asset categorized as an intangible asset. Goodwill arises when a company acquires another entire business. The amount of goodwill is the cost to purchase the business minus the fair market value of the tangible assets, the intangible assets that can be identified, and the liabilities obtained in the purchase.

《太陽下山了》

舒巷城寫的第二本小說。據網上資料所顯示,我看是順著作者書寫的次序。覺得蠻有趣,原本我不是借這本書回來的,是《艱苦的行程》,不過覺得書名太苦了,不想看,就來一本覺得內容比較溫馨的。

這故事,寫的是五十年代的窮人生活,蠻好看的。

書裡叫阿江的男孩,很愛看書,他能夠在書裡發現感覺舒服自在的世界。跟我一樣啊!

Friday, August 10, 2007

重要決定

昨晚想想,這麼多年做了四個重要決定。它們分別在八七年,九二年,二千年和零七年。

真快

起來的時候,是一號風球,吃了飯,是三號。剛剛新聞報導說三點半會懸掛八號風球,上班的都忙於歸家去。

還想著下午茶,可能晚餐要吃麥當當。

跟進:八號風球已經在二時三十分懸掛了,很快。

《剪刀替針做媒人》

作者:亦舒

看得人很快樂啊!一對一對的戀人在故事裏出現。

想想,好像從來也沒有人跟我做媒啊!

Thursday, August 9, 2007

投入

很喜歡觀看小朋友投入時的表現,他們是無憂無慮的。也發覺,小朋友是很有耐性的,事情開始了就會好好把它完成。大人看他們可能覺得行為是百般無聊。

我很喜歡小朋友願意跟我玩啊!

《戲言集》

香港話劇團出版。

不用說,都知道書是講述話劇的。我是第一個借書的人啊!

這是話劇團自家出品的書,我還見到第二冊呢!在圖書館匆匆看過第二冊,有我看過的《2月14》。不過篇幅很短。

這書,說的是2003-2004年度香港話劇團所演出的話劇。那時,我還沒有開始看他們的演出。

我很喜歡看演出及製作人員名單,看到熟識的名字,感覺親切。呵呵!我看到老師的名字啊!

一個人

朋友說去旅行嗎!
我說一個人,不去了。
朋友說就是一個人閑來無事做,是一個好機會。
我說一個人不懂到處跑,現在很好啊!都是一個人的享受,不需要在另一個地方過一個人的生活。

可能沒有人能夠明白我現時是多麼的享受。

感受

起初不喜歡做這個動作,現在可以穩定地站起來,也想到這動作的好處。

過往,只拼命站好不讓自己倒下來;現在懂得運用大腿和腹部的力量來支撐自己。稍為站不好,也懂用力量來調節。

很喜歡這個發現的過程。

Source of the picture

《不落之日》

作者:林詠琛

發覺我只會記著人的善,這很好。

兩個小時就可以看完的一本小說,想想,寫的時間可長了。

或許,因為你們都年輕,對於擁有和失去,太過執著了。

有時侯,執著蠻可愛的。懂放手就是了。

Wednesday, August 8, 2007

凍咖啡

很久也沒有喝凍咖啡了。記得那年,還在土瓜灣工作,早上喝了一杯凍咖啡,第二天腸胃炎,應該是奶有問題。

昨天今天都喝了凍咖啡,到了兩處地方。其實我是知道昨天的一間是我十分喜歡的,今天就是去證實。

好喝的咖啡,在這間我稱為“飯堂”的地方。

一到十

一吸一呼,數一,直到十。如果中途想了其他的事情,再由一開始。這是上次看舞蹈時的一個集體練習。

昨晚,睡在床上,做完了這一到十。今早九點起來(現在睡到十一點多才起來的),很精神啊!

《明年給你送花來》

亦舒的小說。

我喜歡這故事,喜歡它純純的感覺。覺得這故事可以擺上舞臺的。

很少在這類小說裏找到一些想記下的句子,這有,如下。

輾轉反側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不如好好睡一覺。(送給有疑難的朋友們看的)
真實的世界可不一樣,過去是鐵一般的事實,一生跟緊緊,抹不掉。(回想,沒有覺得遺憾。需要嗎?)
是非閒事很多,但是我不予理會,埋頭苦幹,真的做不下去,有人定要我人頭落地,我可以轉工,決不反擊。(看到這一段,給了自己一個笑容)

見面了

一年又一年,終於見面了,跟我七歲的朋友,當然還有她爸爸。

其實說一年又一年,文法上是錯的。實即是去年到今年,只一年的時間。

明年或會再見。

Tuesday, August 7, 2007

魚肚白

某天,醒來的時候,看見仙境一樣的畫面(其實我並知道仙境是怎麼樣的,感覺是也)。那時候是淩晨的五點。天空的白跟大廈外牆的白,一眼望去,好像連了起來。真的要定一定神,才可以把兩者分開來。

往後,想到了,那天空就是魚肚白。今天看小說,說這就是曙光。

平常心

突然想起這個。做得到嗎?是有進步的了。也開始懂得包容,不埋怨。事情怎樣發生,由它!好像跟自己無關,也不多想。人輕輕鬆鬆的。

這個“假期”,是用來發現自己的。

Monday, August 6, 2007

《再來的時候》

作者舒巷城,第一次看他的書。

原來這故事寫在一九五八年,我還沒有出世啊!差不多是五十年前的事了,不過現在看來也沒有過時的感覺。我蠻喜歡,可以懷舊。從故事裏,看到了當年的香港。可能因為故事背景是香港,看起來有了一份歸屬感。香港,這個我出生的地方,怎看都不會覺得它“老土”。

看完了序,一翻,看到一張插圖,是吉隆玻火車站。那刻,我問自己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為何這麼巧?!吉隆玻我去過很多次,可是沒有到過火車站。還有再去的機會嗎?

還想說的,我跟這作者有點緣份。我不知道他其他的書會否吸引我,我知道的是我在他眾多的書裏挑了一本我喜歡的。我會繼續看他其他的作品。

就是懶

還記得很多很多年前,也是寄出(當時沒有電郵)了一些求職信而沒有回音的時候,稍稍把信裡的一些文字更改,然後就得到了一份工作。

我是知道的,一早就知道的,可是並沒有行動。為什麼呢?我可能知道,因為我根本不想上班。看看打打送送,只是一些例行公事,讓自己心裡好過一些。嘻嘻!

老了沒錢時我就知道味道了。哼!

《口袋裏的雪球》

又是林詠琛。

看了三本她的小說,最喜歡的就是這本。

趙爽是一個傻女孩,為了男朋友的從前而嫉妒起來,多麼的可笑。心魔,比什麼也可怕。

曾跟朋友說,放下就是放手,並不太難。人是太執著了,牢看一些根本並不重要的東西。

逃跑,啊!也是我寫的故事的一個情節。我的,還輕鬆,沒有行李,就護照錢包就走了。看這書,想起我的故事,何時才會再繼續呢?

課堂體驗

一躺下,身體已溶於地墊了。那感覺,非常好。

盤骨跟大腿的肌肉更為有力,也懂得運用它們的力量。看著鏡中的自己,進步了很多。當然還有很多改善的地方,是一條漫漫長路。

這一個半小時,是發現自己的好機會。

保留


這就是被政府保留下來的大廈。這是政府第一個興建的屋村,在一場大火後。

Sunday, August 5, 2007

藍天

藍藍的天空,出現了差不多有一個月了。怎會記得?那當然。

沒有想過要把藍天記錄下來,因為天氣太熱了,加上耀眼的太陽,怎會想拿起相機呢!這張照片都是因為昨天在巴士站久等沒事做的情況下把藍天白雲拍下來的。匆匆忙忙,拍得一點也不美。

上課一隅

那就是我的杯子,我說那橙色的瓶子。

雙人式


今天做了這個。

我們做的,位置不在腰那裏,在pat pat 上。按腰,不懂的我覺得有危險性。

《暗戀桃花源》

以為是戲劇產生的過程,原來是我弄錯了,是劇本,是臺上表演的故事。

暗戀是悲,桃花源是喜,不過我看的是倒過來的。

在臨死前還可以見到想見的人,已經沒有遺憾,加上那個大時代要分隔幾十年也是平常事。當然當事人一定不會那樣想。見過了,心還是會記著的。人嗎!就是這樣的了。怎會滿足?!

桃花源是充滿快樂的一個地方,如果沒有離開的話。重回現實,看到的是實在的事情,當時的感受一定不好。好地方回不了,現實的生活可像從前嗎?是一生的遺憾。

很喜歡導演的話,這戲劇,觀眾看到什麼就是什麼。在座談會上有人問導演想表達的是什麼,他沒有回答,說會妨礙了我們的尋找。舞臺就是人生嗎!看到什麼就是什麼了,不需要跟人比較,也不需要知道別人所想。當然可以交流是重要的。

紅衣神秘女子,是我們每一個人,是我們的執著。她找一個人,可是沒有人知道她要找的人是誰,她還以為某人某人就是那個她要找的人。找啊找,一生盡了。

扮演護士的黃慧慈,我不能把她認出來。上次看她演出是零五年的《2月14》。她的技巧進步了很多。當她出場的時候,因為看不清她的臉容,我還以為她是蘇玉華。

聽後感覺舒服的臺詞:
放輕鬆,放輕鬆
水水,多謝你!

是住在桃花源裏的人所說的話。我的桃花源?呵呵!

表演工作坊
*********
買的是香港版﹐期待看蘇玉華﹐是我第一次看她的舞台演出。

看的一場﹐可以參與演後座談會-「與賴聲川對話」。

戲中戲
3 Jun 07
********
眾多的選擇里﹐我選了這個

梨花夢》也不錯﹐我想看謝君豪﹐也想聽倫永亮的音樂。
8 Apr 07

Saturday, August 4, 2007

對不對

今天聽到一個很妙的說法。如果要問帳目做得對還是不對,答案是DR 跟CR 對等就是完美的結果。

外出,在家

今天自下午一點外出,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到家。如果要跟平時的日子比較,我覺得留在家感覺上是比較充實。

 

或著,是書的世界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投入媒體。

好運?!

很少約朋友飯前喝東西的,今天有這安排。可是打算去的一間店卻被人"包場"了。朋友上過去看過環境,說不錯。我沒有去過那地方,只是在網上看見很多好評,於是想去嘗嘗。

 

聽到沒有得去的一刻,沒有覺得倒楣啊!這次不能,下次啦!

 

啊!明天我可以去,還在想怎樣打發兩個小時。

 

後我們去了許留山,很久也沒有到過的店。估不到,尖沙嘴的店在六點左右是有這麼多的空位置。

 

晚飯我們到了Doraya,朋友說好吃。沒有太多的人,我們坐上了兩個多小時。差不多十點,人才多起來。奇怪!

 

靜態休息

Friday, August 3, 2007

語文水平

改制度了。很喜歡這語文水平,是什麼就是什麼,沒有修改。

《愛情只是古老傳說》

又來小說,是亦舒的。

看這些故事,不需要用腦思考,書裏寫什麼就看什麼,是最好的吃飯良伴。

小鎮簡樸的生活,很響往啊!不過不是一個人能夠感受出來的。

遙遠的地方

夢裏,到了一個遙遠的地方。那裏,並沒有陌生,覺得平靜和快樂。

醒來,才半個小時。感覺是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

想做什麼

每天都在看招聘廣告,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喜歡的工作是什麼。可能已經到了一個做什麼也沒有所謂的階段。

這樣的態度,會找到工作嗎?!

Thursday, August 2, 2007

The Hands to Feet Pose

我可以用手把腳趾捉著,可是我的身軀卻不可以觸碰我的大腿。曲起腳就可以。

Source of the picture

黑白紅

爸爸每天也到店買東西,今天有芝麻卷和馬蹄糕,還有豆腐花。昨天我們喝了豆漿。某天我們吃了眉豆糕和芝麻糕。

每天回家就問爸爸有什麼"好東西"。
***************
爸爸說買了新東西,說黑百紅,要我猜是什麼。火龍果?一看,沒有白色,是黃色,說是白芝麻卷。對!有白芝麻,可是糕點是黃色的,蔗糖的顏色。

黑色紅色是什麼?可能你們都能猜。就是芝麻卷和紅豆糕。

是新開的店。
26 Jul 07

《剪紙》

也斯的小說。

看了第一章,感覺迷離。我說是女主角,她的名字叫喬。

你盡力去做,人家反而以為你有甚麼企圖,設法在背後中傷你了。

突然出現這現實的文字,跟小說的其他文字不配合啊!不過我喜歡,就抄它下來。盡力,是為自己的,不為別人。

文字可能是偽裝的丑角,抹上一層脂粉,又抹上一層脂粉,沒有真正面目。

從來也沒有相信過文字是真實的,不過愛看又愛寫,也想由文字反映出一個真實的自己。24 Jul 07

這書仍然在看,看得很慢。書由兩個故事穿插在一起,喬和瑤。她們兩個都有點神經質的。

電話考測

電話一來,就要我說普通話。沒有準備啊!發音沒有問題,而是沒有內容啊!算吧!自己的普通話水平,跟英文是一樣的,寫比說的好。

昨夜

差不多四點了,還沒有睡著。腦海裏出現的是十多年前的事,一九九零還是一九九一?!

我們叫他mango。不是芒果,是因為他的名字叫man,我們叫他man 哥,暱稱為mango。

還在腦裏的記憶是他每天午飯時分都會到我們的辦公地點跟我們談話,他頗受我們歡迎的,不論何人。他的個子不算太高,樣子有點“鬼鬼地”。不太熱情的我,也不記得如何跟他攀談起來。下班時候他經過我們辦公地點的門口,總會隔著玻璃鐵門跟我們打招呼。有次,他在中午時知道我的胸口痛,黃昏時他就在街外打著手勢要我看醫生。

有晚,同事結婚宴客。我們坐在同一桌嗎?記不起來了。離開的時候,我記得他在我旁,一起乘電動樓梯,一起乘火車,然後他伴我一起乘小巴。這段不算短的時間,我們談過什麼呢?不記得。記得的是我們坐在小巴最後一排的雙人座。

有日,他就是待在我們的辦公地點不離開。在眾人前(當時我坐在一張高高的凳上,在靠牆的位置),邀約我去唱卡拉OK。說來也奇怪,當日我們的談話居然沒有人聽到。他說那夜有一大群人。

我們相約在旺角警署,是晚上十時了。那夜,我好像剛剛下課。學習什麼呢?不記得。慢慢步行到附近的大廈,我還記得在那裏。到了那裏,他跟一些朋友打過招呼,可是卻沒有他的朋友啊!我知道他說了一個美麗的謊言。那夜,我們就是兩個人在唱歌。我唱過什麼的歌?好像沒有什麼。大部分的時間,是我坐著聽著他的歌聲。房間的門上有一片玻璃,也看得到人們在走來走去。

那夜,我們談過什麼?也不記得了。我好像告訴他我有男朋友。

淩晨三點了(模糊記得的),我們乘的士回家。當時我隱約感覺到他不高興。

往後,他如常在午飯時間到我們辦公的地點,也有跟我說話。可是從某天開始,我好像一片玻璃的坐在辦公地點的中間,他經過我身邊卻沒有跟我談話。他好像有了女朋友。

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跟自己說過,如果他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會的;雖然知道跟他不會長久。我知道他是屬於“花心”型的,這只是一種感覺。

從某天開始,再看不到他了,他已經辭職。他沒有跟我說再見。

某天,他在我們的辦公地點出現,可是他沒有跟我打招呼。我還是一片玻璃。望著他跟其他的同事閒談,當時的感覺如何呢?有沒有想哭?

又某天,他又來了。當時我在一隱蔽的地方,我聽到他的話卻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我。他在找我啊!我沒有走出去,我在等他離開。

到了現在,我還會問自己,為何他要找我呢?見到我的時候又不跟我說話。

到了這裏,記憶中再沒有見過這個人了。他辭職是因為健康的問題,他還好嗎?

再見不到他的以後,在辦公地點附近的一間酒樓,他好像就在那裏。那裏的一個員工,跟他好像好像。每次見到那員工我都想問同事是不是他,我沒有問,因為一定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話,同事一定跟他說話,也沒有說他跟他很相像。真的很像的。

這片記憶,我有寫過嗎?記不起來了。今天所寫就是昨晚所重現的景象。

買鞋

又想買鞋,被我看中了兩雙,最重要是合腳。它們都是拖鞋來的。買不買呢?

沒有收入還買東西?!!!!上次買的一雙還沒有穿啊!!!!!

Wednesday, August 1, 2007

《人間消失》

又來林詠琛的小說

剛剛捧著書,在麥當勞吃金色甜品,大大杯的雪糕,有著很多的朱古力碎和朱古力漿,大口大口地吃,很是滿足。加上音樂,人又不多,很享受啊!

八月天

懶洋洋的感覺,預感這個月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安靜地度過吧!

中獎?!


當然不。都是第一次獨自一人走進投注站。

舞臺管理


考慮參加,不為什麼,只是想知道多一點。相信一起玩的人都是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