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1, 2007

開心

為什麼?同事繼續跟隨老師上課,她的朋友也是啊!呵呵!

 

起初,她覺得學費貴了一點,又說地點遠。現在,什麼也不是問題了。

56%

買了56% 的古古力,沒有了那甜膩的味道,也沒有只有苦的味道。好吃。

也可以


這個,以為自己做不到,原來都不是太困難。做了這個,老師還要我們慢慢將雙手放到地面上去。都可以啊!

時間

望一望時間﹐又是下班的時候了。

今天的發現﹐人們是不把我的說話聽進心的﹔我也因為此而學習我的耐性。這樣﹐就是一件對我好的事情了。

如果我的耐性好﹐早就當了老師了(作文我的志願是做一個老師的)。現在看看老師所面對的壓力﹐不做老師也是一件好事情啊﹗

這一刻

一刻﹐就是我的生活態度。不去想以後要做什麼﹐而是現在可以做的是什麼。不是沒有計劃﹐而是所謂的計劃很多時候都未必行得通。所謂的計劃﹐只是一些念頭﹐令自己煩悶的東西。

找別的人去跟進

是她對着我說的。聽到的一刻﹐心開。呵呵﹗不要我做事情﹐很好啊﹗當然我知道有某些後果可能發生﹐不過也理不得那麼多。坐享其成﹐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後話﹕剛剛看到電郵﹐有事情要我做。原來她說不需要我去跟進是不需要我參與會議﹐可是我要提供資料啊﹗

好啊﹗我也樂意跟有關部門聯絡然後提供資料。

有些疑問﹐她其實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呢﹖

我有一萬


見圖。

兜圈

只是一個記錄。新來的同事拿着一封電郵問我是什麼﹐看了﹐不知道﹐着她問發電郵的那個人。

是誰﹖還有誰﹗

說效率﹐她的做法完全不知道所以然。

Wednesday, May 30, 2007

五十四小時

報紙說香港人的平均工時是每週五十四小時。如果一週五天工作,那麼一天就要工作十一小時。嚇人啊!

很喜歡坐車回家的時候,天還是亮的,還看見白雲。

Child Pose

Imagine that each inhalation is "doming" the back torso toward the ceiling, lengthening and widening the spine. Then with each exhalation release the torso a little more deeply into the fold.

原來可以這樣的﹐下次要嘗試嘗試。

平衡哪裡找

Often, we look for some external solution that can make us better, stronger, more spiritual, or happier. But the search itself can leave us feeling busier, more stressed, and ultimately, less fulfilled. The real key to finding balance is to focus internally and listen to what's inside.

轉眼

望望時間﹐原來已經是五點了。快可以下班了。

喜歡做着一些有系統卻又有點挑戰性的工作﹐只有點點的挑戰就可以了。我喜歡的﹐別人不喜歡。不過他們也不會花點點時間來稱讚我的。我就是讓人感到壓力啊﹗

我留意﹐我並不嘆氣﹐並不埋怨(可能有一點點﹐是越來越少了﹐倒願意做些深呼吸來舒解悶氣)﹐並不把事情一講再講(我會說﹐不過用文字)。這樣﹐跟週邊的人就不同了﹐他們看我也不同﹐覺得我不跟他們融合。

又轉眼﹐已經是下班時間了。當然他們還沒有離開的意圖。

電話

一個沒有聯絡了差不多一年的人打電話來找我﹐沒有話題啊﹗他是誰﹖我的教練。

緊張

發覺週邊的人時常處在緊張的狀態﹐別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開始反應行動。

跟茶房阿姐閑談﹐她說是用心聽的。很窩心的說話啊﹗

多一點空間﹐少一點的盲目﹐多好﹗

雲海

今天有很漂亮的雲海出現﹐厚厚的雲﹐低低地跟建築物連在一起。好想好想坐在雲上看看地面發生的一切。也令我想起某年在飛機上看到的海底王宮。

Tuesday, May 29, 2007

有與無

朋友S 說因為他貪心,所以什麼也沒有。我說,擁有的不察覺罷了。聽後他說他真的是貪心啊!

 

哪有人什麼也不擁有的呢?

《隱居在SoHo》

一本日記形式的記錄,頗好看的。寫的由十一月二十一日到一月十一日所發生的事情。不是每天都有記錄,寫的都是發生在SoHo 的事情。

 

主角Bally,認識了鄰居YoYo,有一個還對她好的過去式男朋友,也發生了一段沒有開始的愛情。

 

書好看,可能是我渴望過一段Bally 所過的日子吧!那段時間,她沒有工作,剛從美國回來香港。

Tiger Pose


這個,是在cat pose 以後的。我還是做不好,要多多練習,可是我並不太喜歡這個動作。

橙世界

今天買了一個以橙為餡的麵包,跟著買了一瓶橙汁。心想著買橙汁為先的,當買了橙麵包後,對自己說,這是一個橙色的早上啊! 橙味麵包好好吃,有些橙皮味道,餡是製成奶黃樣子的

正常不正常

每天兩個小時﹐我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啊﹗她們卻說每天加班兩個小時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事情。我說我會每天準時着她們下班的﹐她們卻回答我身不由己。

真的要加班嗎﹖﹗我不知道答案。

思想不思想

When I say not to think, I mean that if you have a thought, think nothing of it.

"the disease of the mind is to set mind against mind."

If sitting still means eliminating the thought of moving, you may find meditation difficult—because the way to remove thoughts is to tighten muscles, and this makes sitting quite painful. Holding on to a thought, such as, "I am not going to move," also tightens muscles. This is what you are busy doing a good deal of the time, so if you are serious about releasing and calming the body and the mind, thoughts are going to be popping up one after the other. The trick is not to mind.

There is also the koan of daily life: Ask your thinking, "What is it you really want?" or "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point?" Any one of these activities can keep thinking occupied. In a sense, what you are doing is inviting your thinking to join you in meditation rather than trying to exclude it.

留白

越來越感受到留白的重要性﹐這其實跟反應回應有關係的。能留白﹐就能回應了﹐而不是反應。

我看﹐反應是不自覺的。

留白﹐也是跟自己共處的時候和空間。

Monday, May 28, 2007

推前一小時

星期六的課堂還餘下四個星期,我正考慮把它推前一個小時,那麼我就不需要為午餐而左思右想了。吃一個麵包,等課堂完了才吃一個下午茶。時間剛剛好。另,也可以嘗試另外的一些東西。

 

看來,蠻好啊!就這樣吧!不太理想的,八個星期後又可以更改啊!

好心情

直到現在,好心情還跟我一起啊!

 

要記住這份感覺。

Test Again

Just a test!

不反應但回應

今天持續做着只回應不反應的動作﹐感覺很好啊﹗

別人要當我為孩子﹐事事提醒﹐就由她吧﹗毋須有什麼的情緒起伏。

寫了以上﹐當然我察覺到自己有情緒的變化。一刻﹐就把反應變為回應了。

今天﹐是近來覺得有活力的一天(指在辦公室裡)。

是一樣的

今早有一個體會﹐就是某心情﹐由來已久。那麼﹐就不是受了近來的事情所影響了。那麼﹐是什麼原因﹖也不需要去考究。得到的﹐都只是一個所謂的原因罷了。

要自己感覺好﹐一兩次的深呼吸就可以辦到了。原因不原因﹐還有意義嗎﹖還重要嗎﹖

Sunday, May 27, 2007

不想睡

又不想睡了。不是抗拒明天要上班,只是覺得今天還沒有完結似的。有什麼想寫呢?沒有啊!不過就是有這天還沒有完結的感覺,好強烈啊!

或者,是今天“閑”得不夠吧!午餐時分又沒有好好地“歎”書。

十一點時,做了一些練習。奇怪啊!兩天三個小時的練習還不夠麼?

能量

今晚發現了有人對這裏的看法,說看後能使他感覺平和。喔!好開心啊!

別人問

朋友有天問我會否懷念練習的日子,當一個循環的課堂完結的時候。我說不需要懷念,課堂完了還有下一次的。

今天才剛剛完成了練習,我在等下個星期的來臨。

門打不開

晚上回來,門打不開啊!嘗試了多次,唯有著隔鄰的先生幫忙(住了這麼久,我都不知道人們姓什名誰)。都預計到會有這麼的一天,終於發生了。

頭髮

立了心去把頭髮弄直(在練習時決定的),打電話到店鋪(真巧,卡片在錢包裏)去查問師傅在不在(自從他到了尖沙嘴工作,我都沒有光顧了),他們告訴我他星期天大概都不回來的。不工作?星期天不工作?他發達了麼?其實我有他的手提電話,不過都是不打擾他好了。不找他,找另一個。走到熟識的店鋪,人不在啊!只有一些沒有熟客的師傅在。到了圖書館一趟,還不見我要找的人啊(雖然沒有給他弄過頭髮,不過他有很多人找他的)!

吃過午飯,回家稍為休息。現在卻打雷下大雨啊!

到底,我還會去弄頭髮麼?我也不知道。

後話:由三點坐到差不多八點,弄好了。
************
看來別無他想﹐要去做負離子了。上一次﹐是去年的三月。
25 May 07

課堂體驗

很能集中。相信星期六的不能投入是時間的問題,要等上課時間到就出門,有些牽引似的。雖然沒有追趕,不過這樣就不自由了。就是因為這些,集中能力低了。

發覺自己是比較喜歡做一些平衡的動作。

今天終於感受到做downward facing dog 的時候,小腿有繃緊的感覺,原來是位置不對。老師把我的雙腿往前移動了一些(雙腳沒有動),然後帶動我的腳跟往地面踏去。是了,就是這樣了。尾椎可以更往上伸展開去。

另,做triangle pose 的時候,肩膀打開的幅度不夠。老師說我大腿沒有收緊,鬆鬆的。不過,我還不知道怎樣去把它收緊。

還有,站立身體向前彎的動作,我的肩膀提高了。

很多很多的微小地方需要注意啊!都是那一句,把身體打開,放鬆。說就容易,做起來需要一顆覺醒的心。

Saturday, May 26, 2007

隱形

忘記了寫下這事,是發生在星期一和星期二。我明明是坐在同事的旁邊,她卻在找我。

好了,我隱形了。如果換了以前,我會很不快樂。現在,我卻高興。

回到童年時

可以做什麼?沒有冷氣的日子。

是夜,我連電搖扇也沒有開,只有一條毛巾陪著我。

現時氣溫 29 C

對話

my friend: how's your week?
me: ok...
me: not too bad
my friend: that's good..as long as nothing is upsetting
me: i dont say there is nothing to be upset
me: but..
me: no need to upset
my friend: that takes a lot of insight to say

忙,忘

相同的組合。開始從心出發,慢慢就變了被壓在下面了。

因為忙碌,我們忘記了多少?!

香橙味道的水

今晚,喝了一口香橙味道的水。有一段時間也沒有這個感覺了。為何是香橙味道?因為我的瓶子是橙色來的。如果是綠色的話,不知道會否有奇異果的味道呢?

《有心無聊》

谷德昭的書,沒有想過自己會看他的書。看了數篇還可以,我想看的是他看到的世界,因為我知道,他的世界的某些部分,我是沒有可能接觸得到的。把他的書借回來也是這個原因。

突然,為何是廣東話來的?我不反對人們用廣東話來寫作,只是我看得不順暢,好像要翻譯而後才明白字裏行間要說的是什麼,令人累。

我真的把書放下,不過算了罷,借了回來就跳看吧!沒有了一個框框,也看得開心。

課堂體驗

完全的不投入。望著鏡中的自己,連手也伸不直。不過,我沒有埋怨什麼,是身體不太想投入,就由它吧!它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反正沒有損失。如果一味的否定自己,那麼一個半小時就是浪費掉的。

做大休息的時候,人很平靜。

在地墊上

昨晚,躺在地墊上有四十分鐘,其間有沒有睡著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要起來的一刻,姿勢沒有改變過,所以我的腰也變得硬硬了,差點起不來了。

原本我是想坐著的,不過太累了,唯有躺下。起初,一點也不舒服,身體硬硬的,因為沒有做什麼的伸展。很快,身軀已經溶入地墊上了,清涼的感覺從身體開展。人就是感覺舒服。沒有開始的時候,身體開始流汗,天氣很熱啊!

如果不是腰感覺不能動彈,可能我會在地墊上過一個晚上。

What's Happened?

Why here so many special character? Yes I know. Those are come from blogging via email which was ok in previous days.

What can I do now? Nothing as I cannot log in to blogger due to my PC problem. I can only clear them tonight.

And I can only write English now if I want to blog it immediately.

Friday, May 25, 2007

Testing

A test for this blog.

歸途

在回家的路上,有很多無謂的東西在腦裏浮現。本來想著制止它,可是可以嗎?由得它們吧!早說過,這些思緒會伴隨我一段時間的。我對自己說,回家後,就有另一番天地。

對啊!歸家,回歸平靜。

加點糖﹐加點醬油

午飯﹐吃了蒸雞飯。過往﹐我是不加醬油的。在看着快餐店的人把東西放進膠袋的當兒﹐沒有叫停止。拿回到公司的辦公桌上﹐想了一想﹐為何要過得那樣清苦呢﹖其實一點也不苦﹐不過那時就是想到清苦這名詞。就嘗一嘗加了醬油的飯的味道吧﹗

好像味道是鮮味了一點﹐不過很快這感覺就消失了。是一時的新鮮感覺還是什麼呢﹖摸不清。

還是喜歡原本飯香的味道。往哪裡找啊﹖﹗

不一樣

做著相同的事情﹐感覺就是不一樣。所以喜歡與不喜歡﹐不是對事物﹐而是自己。想着別人要我怎樣怎樣﹐我就不想做了。換了沒有別人的批評﹐做起來就高興了。

我的十七歲

看友人寫關於十七歲的故事﹐我也來想想我的。那時候我在做什麼呢﹖當年正在讀中學六年級。

有什麼值得紀念的呢﹖想想﹐沒有啊﹗

都是讀同一所學校﹐都是每天中午回家吃飯﹐都是靜靜地度過每個週末。所不同的是五年來一起上學下學的伴兒沒了。她是出了社會工作還是轉到商科學校繼續就讀呢﹖記不起來了。我們住在同一大廈裡﹐她在四樓我在五樓。

認識她﹐在小學時期﹐我們是同一班的。她家裡有很多的兄弟姐妹﹐她的哥哥﹐每個都很高很高。我不太敢跟他們談話。到過她家幾次﹐每次都有點怕怕的。怕什麼﹖記不清楚了。

我還記得她告訴過我的一些話﹐她 說她哥哥問我們一起上學下學﹐談的是什麼呢﹖談什麼﹖一點也記不起來了。

畢業後﹐大家有着聯絡。好快﹐我們住的大廈要清拆了﹐她搬到遙遠的地方﹐是馬鞍山嗎﹖記得去過一次。慢慢聯絡少了﹐到了她結婚以後﹐她根本就不出來見舊同學。

現在她怎樣﹐我不知道啊﹗也沒有想起過她﹐直到想想我的十七歲。

熱誠

看看自己﹐對工作沒有了熱誠。不是對現時的工作﹐而是對工作本身。不想工作嗎﹖不往錢看﹐答案不是不想。那麼﹐怎辦﹖一周三或四天的工作吧﹗看﹐我在發夢。

Thursday, May 24, 2007

老師時常要我們用腳來帶動伸展腰椎,做不到。今天突然懂了,是用腳跟來發力。

我在想,可能是腳的肌肉有了力量的緣故,所以做到了。

還是來了

本來今晚不上網的,還是來了。算了吧!不要做無謂的事情,我說是想著不上網啊!

《歎息的速度》

又是胡燕青的書。

有人說,人生路的特點就是崎嶇難走,我們卻懶得過問:這是因為路上的沙石太多,還是因為足下捆綁太緊?

渴望,得到,無奈

當他知道消息的當兒,他說他呆了,沒有開心和不高興,只是呆了,接受不到現實。

我問他,這是否他真的想要的呢?!答案,是他也不會知道的。

今天

天晴,有太陽,視野很好。

望向窗外,為何好像突然間多了一些高的建築物,遮擋了我的視線。那些建築物,有些已經差不多建好了,有些是剛剛開始。

城市啊!快沒有了空間了。舊區的寧靜也快快沒有了。

今天是假期,睡到中午才起來。沒有做過什麼,連午餐也沒有吃。就是這樣了,慣了在中午前吃東西的我,現在遲了,就不知道應該做什麼的好。當然我是在避開中午吃飯的人群。我等,我知道自己在等什麼的。

今天是佛誕,為何聽不到附近飄來的歌曲呢?莫非,儀式已經完了。

Wednesday, May 23, 2007

可以做什麼

工作量﹐說來說去﹐是不可以一直加上去的。可以做什麼﹖就是規定每日的工時。這可行嗎﹖我好肯定地說是可以的。一兩天的加班是可以﹐不過並不是每天。

可是人們都好像邊埋怨邊加班似的。這樣﹐我就沒有辦法了。

練習

﹐講的是瑜伽的練習。

嘗試用心去聆聽當下不斷地生起和消失的事情:外間的聲音、內心的說話、身體的感覺、內心的感受;學習對當下的身心和外在的環境保持善意。不同式子一個接著一個,覺著身體一鬆一緊的感覺變化。之前的一個式子忘記了,下一個式子不知道,享受式子與式子之間的空隙,那片刻的寧靜。

Monday, May 21, 2007

說走就走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所理解的是同事提前離開了﹐我聽到的是他帶了支票來作他要對公司的補償。

另一個同事臨危受命﹐在最短的時間去理解工作。走了的同事﹐他也做了不是他本份的﹐把工作交待﹐到了下午兩點多才離開﹔他可以一走了之的。

如果是我﹐會這樣作交待嗎﹖好來好去就是答案了。他們對我好﹐我自然對他們更好。他們對我不好﹐不是要對他們差﹐而是做應該做的事﹐良心好過就是了。

進步

Experiencing remarkable improvement on a continual basis, it turns out, is a temporary stage. Realizing this puts us in touch with the truth of impermanence; remaining attached to the practice of our past creates suffering in us.

its inherent acknowledgement of the impermanence of each stage of life. There is wisdom in this awareness—not just because our lives do obviously and unavoidably change but, more important, because when we accept this fact as truth, we suffer so much less.

Without having an awareness of impermanence, we typically fall into one of two patterns: denial or depression.

if denial isn't a good fit with our personality, we may unconsciously turn away from the truth by feeling depressed or withdrawn from life.

When we forget the truth of impermanence, we forget the truth of life. Spiritual practice is about remembering that truth and then embracing it. In the past, I kept doing the laundry so it would finally be "done." Of course, it never gets done. Now when I look into the laundry basket, whether it is full or empty, I try to see it as an expression of what life is all about: moving through the different stages, surrendering to impermanence, and remembering to embrace it all.

我看進步﹐可以是垂直發展﹐也可以是水平線的。現在的我﹐應該是在一水平線上。

依賴

突然好想有一個可以依賴的人,懶懶閑閑地過日子。其實現在也很懶閑的了,貪心了。

Sunday, May 20, 2007

時間感

沒有戴手錶,卻可以猜想到時間。很喜歡這種感覺,好像跟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為什麼跟大自然有關?只有人類才需要手錶,大自然裏的一切,它們知道何時有什麼的變化。它們跟天地有感應的。

祝福您

記得呀﹗我可以幫上忙的﹐要找我呀﹗

話你知。今天在課堂做大休息的時候,老師播放的是流水的音樂,我望著天花,看到一條小河流。那刻,我想著您啊!那刻,我在祝福您。

課堂體驗

老師的話:"越簡單的事情認真地做起來就是困難"。對啊!真心認真地做,並不容易。

這就好像呼吸,還是掌握不到,時好時壞。或者,根本沒得掌握的。有時侯,呼吸自然地做得好,是身體自己的驅動,我,沒有做過什麼。那時候,我最享受的了。

今天老師要我們學習怎樣去收拾地墊,說我們太魯莽不認真,當地墊再次達開的時候,皺皺的。每次,我都好用心地收拾地墊,我覺得是練習的延續,心是平靜的,做起事情來就會認真了。

今天練習的速度,很慢很慢,可以細緻地感受身體的每一分移動。

warrior 的一套動作,還是不可以自己來。不是不認識每一個動作,不過就是不記得,還需要跟著來。

吸氣四拍,呼氣四拍,停兩拍。呼氣的可以做到五六拍,可是吸氣才三拍。停頓?不太懂。是忍著嗎?其實是閉氣。

《心頁開敞》

胡燕青的書。這是一本比較早期的作品,在一九八九年。很喜歡看她寫童年往事。

特意帶著一顆平靜的心,去再次感受那一段路。原來是一樣的長。到了終點,嗅到樹木花草的香氣,空氣中彌漫著一股乾淨的味道。真的好想從頭再感受多一次。

晚間,花草樹木都睡覺了。可能就是這樣,我的感覺也不一樣了。
****************
白天走跟晚上走,感覺不一樣。晚上走的感覺好像路長了。
都是一個多小時,坐著的跟動的。這跟白天走和晚上走就有著關係了。

沒有比較,不太知道,只知道是好。有了比較,原來那個“好”是非常之好。星期天,更會令我高興了。
19 May 07

Saturday, May 19, 2007

看完了的書

看罷了兩本書,是蔡瀾的《繍花枕頭》和李碧華的《牡丹蜘蛛麵》。這些書,都是一些極短篇。看後,心情會很舒暢的。

Warrior Pose II

To see if you have this misalignment, stand barelegged in front of a mirror. If your alignment is healthy, your kneecaps will point straight out over the midline of your feet. But you may find that your thighbone rotates inward in relation to your shinbone and that your kneecap points slightly inward, too. This position is bad news: It torques your knee, putting uneven pressure on the cartilage and straining the supporting ligaments and tendons every time you bend it.

要好好留意了。

今天

褲管乾了又濕,濕了又乾。從下午開始,雨就下過不停。

今天想坐巴士回家,乘坐的一輛原來不可以回到家的。看到家附近的建築物,卻在遠方。車沿著山邊走,自己不知道身在何方。沒有配戴眼鏡(在袋子裏),外邊又下著大雨,把視線模糊了。幸好還有車裏的車站顯示器,看到熟識的名字,按鐘下車了。我到了葵芳。終於到達了自己有信心走動的地區了,可是一踏進商場,迷路的感覺又來了。

走回比較熟識的一角,到了餐廳,看到靠牆的位置,空著。坐下,吃點東西,喝杯熱飲,看看書。周邊是嘈雜的,不過聲音有點距離,我就擁有了空間。

乘車回家前,買了酸芒果,兒時喜歡的食物。晚上,大家分享著,我們的舌頭被染了一片黃。問弟弟,有沒有見過冰凍木瓜呢? 吃後,舌頭會變成紅色的。

課堂體驗

今天來了代課導師,他引領我們的速度,是舒服的,不過也是不太全面,還是喜歡老師的一套。

導師說,當我們摟著腰,是發自內裏的。很喜歡這個體會,雖然我還不能真正的感受過來。

靜靜地站立一分鐘,到了中途,人就開始搖晃了。

終於,我可以把腳跟放到地面上去了,當我做著downward facing dog 的時候。

有一個動作,做不來。回家想想,我是可以做得來的。那個式子,我懂如何平衡。原來過程不同了(以往做的是站著然後一隻腳離地,今天做的是四肢在地面上,一隻腳離地放開雙手然後站起來),令我在課堂裏糊塗了,於是對自己的信心大減。沒有了信心,怎可以平衡呢?當時想,四肢在地變為一,怎平衡?想多了。

山東餃子館

弄錯了,原來是山東餃子館,不是店。昨晚嘗試了番茄鮮肉水餃湯麵,都是淨餃子好吃。也吃了蔥油千層餅,好好味道。
***********
今天吃了碟上的番薯苗鮮肉水餃(沒有湯),好好味道。又多一處地方吃東西了(我去的是新開的第三分店)。

Friday, May 18, 2007

《再見不再見》

原來我看的是第一場。彭秀慧要我們不好把看的就在今晚寫出來(特別是……),要等到星期天,會忍不住的。

好,忍著吧!

不過都要說一句,一個人在臺上,原來可以這麼精彩的。

我喜歡說再見嗎?並不。稍稍回看,我是轉頭就離開現場的一個人。
喜歡聽到再見的話嗎?也不。我覺得再見有點無聊,要見面的一定可以見到。
回看,有很多很多的人不能再見的。或者,這是我成長之路,所以對再見沒有期盼。

第一幕,在家裏,講關於石頭公主。我在問,這和再見有什麼關係呢?這一幕,臺上跟台下有很多的交流。觀眾也給了反應,是預料中的事嗎?

跟著,故事真的開始了(我個人認為),從童年開始,小學畢業,中學畢業,到了大學,要面對別離了。從機場乘車回家的一幕,似曾相識,臺上在哭,我也想哭啊!那一刻,閃過"他"。我好肯定,自己是愛過的。不能愛時,我有哭嗎?回憶不太清晰了。

到了社會大學,開始忙碌了,開始了石頭公主的寫作,書信往來也漸漸少了,甚至斷了。一天,收到通知有一個讀者要見她,是她盼望想見的好朋友。可是她已經躺在病床上,她沒有去探望,還假裝她還在外國,繼續寫信。

海人,它不時出現在舞臺上。

最後的一幕,很多很多的海人出現了。當我細心地看,出現了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小妹妹,她是她的回憶。離別了的人,是可以再見的,在回憶裏。

觀眾的反應很好,很多的笑聲。不過我有點不明白,笑什麼呢?

彭秀慧的肢體吸引了我,看著她,感受自己是多麼愛美麗的肢體表現。

場刊的設計,是我收到的較為特別的一本。不可以說一本,它是一個信箋,內容也沒有多提到舞臺的故事,是彭秀慧寫給大家的一封信。

網上有關資料:
彭秀慧的話
享受獨腳戲
從劇場尋找自我
舞臺一刻
***************
彭秀慧的作品及演出。她前一套戲劇,三度公演。有一次,十二場演出,票全售謦。

今次,就來看看她的創作好看在哪裏。是獨腳戲來的,好吸引啊!我最喜歡人少的演出。

原來《過渡青春》是她編寫的,我喜歡看。

票,買了。
15 Apr 07

學習停頓

今天決定要開始學習停頓這動作。發覺跟新來的同事談話﹐我還沒有把事情說完﹐特別是最重要的部份﹐她就開始講話了。每每說出的理解又不正確﹐因為我說的是程序﹐未有談論的一部分﹐她當然猜不出來。

過了兩個多星期﹐我要開始學習停頓。我再說﹐她不聽也是沒有辦法的。

Thursday, May 17, 2007

晚安

又記得要早睡了,明天再見。

心靜自然涼

慢慢感受到其意義。

右膝

今早醒來,右邊的膝蓋一伸直就痛了。沒有平底鞋,沒有選擇下穿了高跟鞋,也因為此貼了鎮痛膠布(怕會痛到行不了)。

臨近黃昏,痛減退了。到了現在,沒事了。

都是時候,一定要弄一雙平底鞋。

不要減號

來源

不執着

來源

何時

她找不到我給她的電郵﹐用的是很差的語氣。她認為我沒有把她的事情辦好﹐準備罵我(是我以為的)﹐當我把已經完成工作的事實告訴她時﹐她有點不高興﹐不禮貌地問我何時。我走出來﹐看我的電腦所顯示的時間﹐臉帶笑容的告訴了她是昨天的下午五時十九分。

我的情緒﹐沒有因為她而改變。

不問原因

不問原因,真的一身輕。答案,可信嗎?是自己願意相信罷了。

反應

Responding to the world isn't a problem in and of itself; the problem comes when I respond with knee-jerk reactions rather than with actions that I choose.

Wednesday, May 16, 2007

今時不同往日

同事問我看了那厚厚的文件沒有﹐當然沒有。她說我是勤力的﹐總是快快就把事情弄個明白。我說勤力有何用﹖

我又不需要負責項目﹐要看都不會是我﹔雖然收到文件的人是我。

幸好﹐我已經有一顆願意放下的心﹔否則﹐真的會害神經病的。

心內觀


真的﹐心煩意亂﹐都是從出發。

禪三


時間﹐好難啊﹗晚上不吃晚餐﹖

自製

呵呵﹗看人家的圖就看得多了﹐今次是自製的。這張照片﹐是前晚在家練習時自拍回來的。

我是在做Revolved Side Angle Pose

稍稍仔細看看同事的工作﹐就知道他們花了很多無謂的時間在無謂的事情上。機械式的做了一些可能沒有結果的事情。

只懂埋怨工作量多﹐有用嗎﹖不過﹐很多人就是只喜歡埋怨﹐他們根本不需要一個方法。

我﹖看得幾多就給幾多的意見吧﹗也不去理會他們喜歡不喜歡。

Tuesday, May 15, 2007

Tune Hotel

在大馬的超級便宜酒店,前幾天在報紙上看到的。要冷氣,額外付款。

奇怪

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她自己一人決定的嗎?為何這件事又要同事來跟我商量?要同事出差卻不知道要做什麼。奇怪啊!

不過,我也引導了同事用自己的網路瞭解了事情。

今晚有種悶悶的感覺,可能是今天扮演了不是自己的一個人。我,還是喜歡自己的真我,雖然別人並不會欣賞。

Monday, May 14, 2007

生命

舞台原是即生即滅的,生命真正漫長又可以轉眼消逝,不願意深刻地面對生命而進入劇場,無法聽得明白時間和空間的密言蜜語。年青的心靈在劇場裡看到人的面目而迷惘,之後也許會得更珍惜劇場外的人和生活。經歷斑駁之地,然後知道如何誠實的面對生命,從遍地玻璃碎中找尋晶瑩的細鑽,並且學習享受過程裡的時和光。

常說沒有不好看的舞臺表演,如果真的碰到自己看不明白的,那麼就仔細看看自己的心,是否抗衡些什麼?!

白頭髮

呵呵!昨晚看電視節目,得知白頭髮變回黑色,是毛囊得到應有的養分,製造出黑色素所致。

呵呵!我的新陳代謝改善了不少啊!

Zero Coke

這熱門飲料,前幾天才品嘗。據聞,因為這飲料,製造商的股價上升了許多。

口中的甜味,來自成分E951 和E950。看看雪櫃中其他的飲料,標示的成分也一樣,它們稱為light。那麼,Zero Coke 並不是新的產品了,只是抄回來的。

還是喜歡原味的可樂。

Empathy Overload?

這聽起來很無情,但有些時候,由得他人掙扎找尋個人出路,其實是一種更好的施予。
Yoga Journal Hong Kong Issue 4

過分的照顧,只會令被照顧的人加重了依賴,付出的那個人,就背起重重的負擔。一日復一日,包袱只會更重更重。

轉化

It's no secret that strong feelings and experiences carry a lot of energy. Why else would people go to raves, become war correspondents, or provoke their lovers into screaming matches? But there's a big difference between using strong energy to feel more alive or to get high, and consciously using it to move deeper into our own essence. That movement is what the inner life is all about.

力量,人人都有。如何運用,要學習和耐性的。

Sunday, May 13, 2007

Pretzel Stretch


Source of the picture

直,拉長

何為之直呢?倒不如拉長,因為一定知道脊椎被拉長了的。

就這樣,走起路來也在拉長拉長。

求籤

每個星期六都在黃大仙,黃大仙廟就在附近。昨晚想,不如去求求籤吧!看看命運如何。如果是“死症”,就認命吧!

好快,就把這念頭打消了。因為我知道,得來了結果,對事情沒有幫助,只是讓自己加重了負擔。

有時間,倒不如多一點接觸心靈的東西好了。

課堂體驗

不談上課的情形,說說老師的話。他告訴我們他最近跟“細路”去老人院表演,這些“細路”已經是成年人了,不過還沒有進入社會工作。他們說看見老人家才知道老了的時候就是那樣。老師說,能讓他們看到自己的未來,是一件好事。再,老師說,老人院有四十個院友,只有一半可以坐著看表演,他們有些笑了,有些哭了,有些手舞足蹈。老師說,我們要珍惜我們有的。說我們有能力,可以付學費參加瑜伽班,調整身體心靈。這是我們的選擇,也是我們有能力選擇。他說,並不是人人都有這選擇。

對啊!很多人可能做著同樣的事情,不過效果人人不同。修煉,要付出時間和精力,也看緣分。

思緒

The Tantras invite us instead to turn our gaze around and investigate the energetic material inside a thought. To do this, we need to take our attention away from the content of the thought, to stop following where it leads, and instead look into the energy that the thought is made of, the actual substance of the thought itself.

昨天也經歷過類似的。對啊!不要只想著思緒的內容,它是不存在的。我對自己說,類似的思緒還會不停地出現,不可以避免。我,可以做的就是好好面對它,當它出來的時候跟它說聲好。

這意念一出,人就安靜下來了。

心經


每次看到心經,只要讀上一句,心就不期然地安靜下來。

考慮參加六月的禪一。如果可以的話,會慢慢參加禪三和禪七。

Saturday, May 12, 2007

扮大人

是我的外甥女。她告訴我們她已經長大了,今天還很有自信的說出了“豆”這個字,再不是“豆豆”。可是當她說蛋的時候還是“蛋蛋”。

我問她學懂了怎樣去廁所沒有,她別過臉不看我。我說她還是嬰兒,因為還要用紙尿片啊!

她說她要上學,我們告訴她還用紙尿片的話老師是不容許小朋友進課室的。

她知道她要學懂去廁所,其實不是不懂,是不願意。

蔥炒雞蛋

是我叫爸爸弄的,今晚吃了。猜不到,連小朋友都喜歡吃。蔥,很新鮮,很多汁,很甜。

Locust Pose

做這動作的感覺﹖僵硬。

今期的Yoga Journal Hong Kong 有講解這動作,不過太複雜,看不明白。需要一些時間。

《小板凳》

胡燕青的。看的已經是第二本了,我頗喜歡她的文筆,特別是文字裏豐富的情感表達。

課堂體驗

不是不能集中,而是不投入。感覺自己是閑閒散散地完成動作,沒有用上一顆心。

為何那男的擺放墊子正正在我的前面,擋著我的視線。他真的不識趣,也有一點不禮貌。我有想過著他移開一點點,不過算了吧!這麼大的一個人,不自知我也不便提出。

左邊的膝蓋有點微痛,也不好把自己伸展過分。課堂後,好像有點舒緩。

下了課,吃了西多士。不該吃但想吃的東西,就吃吧!

《桃子好心情》

作者就是櫻桃小丸子的原著作者。這並不是圖文,是桃子手記系列的第八號。

寫的是真實的生活,最喜歡看別人生活的點滴。

書的外觀,就像一本日記本,有一條繩子作為書簽。

SAKURA-BIYORI 是書的日文名字。Momoko Sakura 就是作者了,櫻桃子。

Friday, May 11, 2007

帶著極度平靜的心情,慢慢走回家。那刻,感覺擁有了世界,別無他求。

大家樂的羅宋湯,熱度很足,伴著蒜蓉包來吃。喝後,濃濃的滿足感由心湧出來。

今早醒來,右手手掙附近有些痛,有點痹。我不懂形容,總之就是不舒服。想想,不如把手伸直,用呼吸來帶動雙手高舉。才做了兩次,真的通了。

感覺自己開始懂得用呼吸來帶動身體的活動了。

《超越的智慧》

是達賴喇嘛藏文口述《入菩薩行》的翻譯

書裏的一個問題,“如何能自己見自己?”可以嗎?答案不重要。或者嘗試去找找看,體驗對我來說才是有意義。別人的話,跟我沒有關係。

沒有足夠智慧再繼續看這書了。看到“無我”的一章﹐說什麼存在﹐又說什麼的不存在﹐弄到我一頭煙。

現在真的對哲學沒有興趣了。回想﹐那年哲學班開不成﹐對我來說是好事來的。存在不存在﹐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人﹐可以說一些不存在的事情﹐他們的話是存在的﹐可是事實不存在。那麼﹐怎辦﹖哲學幫助得到我嗎﹖

Metta

It's not passion or sentimentality; it's not laced with desire or possessiveness. Rather, metta is a kind of unconditional well-wishing, an openhearted nurturing of ourselves and others just as we all are. And--most crucially--it's a quality that can be methodically cultivated through formal practice.

consciously infusing my yoga practice with lovingkindness has given me greater access to it throughout my life--even when my life is not going precisely the way I'd like. Metta practice helps us not just understand but feel that we are woven into a great web of relationships, which we can light up through the power of our attention. And it helps us shift our focus from getting love to creating it, from improving our bodies to cherishing them, and from fixing life to embracing it.

不懂解釋﹐不過我好像知道是什麼﹐也好像經歷過。

今天又看到電郵﹐我被罵了。也看到她着我不要理會她的“罵”。

罵什麼﹖罵我沒有讓新來的同事參加培訓。參加什麼﹖人家說最少要在職一年。她來了才兩個星期。

盲的﹐我說是盲目。

Thursday, May 10, 2007

過份獨立

看來﹐我是過份獨立了。有些事情﹐自己可以處理的我都會自己做﹐別人可不是一樣。

獨立﹐在某些情況下﹐是不被重視的。

一或二

對不起﹗我有第三個提議。要我做決定﹐一點也不難﹐只要給我一個大方向就可以了。不過很多時候﹐我都不可以得到這個大方向。

朋友S 說做決定不是選擇題。對啊﹗如果在選擇下沒有好的選擇﹐我會選擇不選﹐慢慢看清情況再打算。

不用提醒我的職位﹐我很清楚。只是說話的人不清不楚罷了。

Wednesday, May 9, 2007

早睡

久違了的事情,是時候重拾它了。也不早了,不過比以往的早,是有所改善了。

兩天,三天

還有兩天,又有三天假期了。好啊!

《焚風一把青》

李碧華的,內容關於飲食。

印象中,好像是第一次看她的書。

黑白最不分明的,是政治、法律、世道人心 —— 永遠有灰色地帶。

令人累的

好想知道,一些令人累的事情,做的人累不累?

別人的學習態度

新來的同事,我很欣賞她的學習態度。每每跟她說什麼,她都做筆記,做一份合適自己看的筆記。

才兩天吧

只是兩天﹐有幾多的事情在發生呢﹖她說沒有時間看電郵﹐要我們向她彙報。她跟別人閒談﹐六點多﹐我要走了。

我不是沒有能力處理事情嗎﹖又為何我可以給了她很多的電郵﹖重要不重要﹐我不懂從她的角度看。

繼續修煉

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真的不敢相信事情會是這樣的。她着秘書讓我看看文件有沒有問題﹐告訴她沒有問題﹐後簡略講述為何沒有問題。她不滿意我的答覆。後電郵給我說我未能好好看清事情﹐希望以後有所改善。大佬(應該叫她大姐吧)﹐是她不知道我們的日常工作吧﹗

其實她知道不知道她要我看什麼呢﹖別人給她同樣的答案可以﹐我就不能。不是歧視是什麼﹖

讓朋友S 看她所寫﹐也無話可說了。他說她是給我一個陷阱﹐他說她是一個要死也要我陪她一起死的人。我說她已經對我們所有人說過這樣的話了。

No Stress

the perception of stress was more important than whether one was under the strain of caregiving or not

you realize that you don't have to respond to every urge you feel

You can detect stressors—what Buddhists call the spark before the flame—earlier, then pause long enough to think, 'Well, maybe I don't need to respond.'

Learning to watch your thoughts, rather than reacting to them, provides a whole other level of freedom

發脾氣

同事在發脾氣。其實有什麼事情要這般發脾氣呢﹖如果覺得不合理可以提出﹐她就是沒有這個勇氣。告訴同事不好弄錯程式﹐我說錯了就錯了﹐有什麼大不了。我不懂的事情﹐我是絕對包容的。

我在旁給意見﹐她卻不願意聽﹐只跟我說她自己會想辦法。不是沒有人幫助她﹐而是她不需要別人的幫忙﹐然後埋怨。

要對自己好﹐我不會那樣的。過程完了﹐得到什麼﹖

Tuesday, May 8, 2007

感覺在發生中

Intention—the formulation of what you want to happen—is created in silence, through contemplation. It's refreshed each time you return to it. Then, often without your knowing how it happens, the subtle power of intention will guide your actions and words, and gradually, almost invisibly, create change. The key is to keep acting from that stillness out of which the intention was formed.

我信!

Sun Salutation

The first of these is Chaturanga Dandasana: Lowering from Plank, students who lack sufficient strength in the arms, legs, and lower belly commonly wind up in a heap on the floor.

stepping the foot forward from Downward-Facing Dog back into Lunge

對啊對啊!就是這兩點了。後一項,基本上可以做好。頭一項,還沒有頭緒,時常覺得做不來。

預料不預料

未能預料的事情,都是不好花心力去想。兵來將擋就是了。或者把自己變得更柔軟,還怕什麼?不好當瓷器就好。

發神經

她真的在發神經了﹐很想很想我離開﹐居然要我申請一個只需要兩年工作經驗的職位。她真的傻了嗎﹖﹗

或者﹐我可以到平等機會委員會告她不公平對待我。要找找有關資料﹐留待需要的時候運用。當然﹐如非必要﹐也不會告這告那﹐會傷心神的。不過有時候是需要保護自己﹐懂得方法就好。

又一個圈

不給我去參與會議﹐可是從高層那裡收到有關的資料﹐還需要我給意見。是錯給了我嗎﹖問有關人士﹐她說是我的。好了﹐就回答吧﹗

又是兜兜轉轉地知道一些我需要知道的事情﹐又是我工作範圍的。

她真的死性不改啊﹗都不知道攬着那些資料有何寶貴。

差嗎﹖

說我做得差。是嗎﹖別人的反應可不跟她一樣。簡單直接就是最好的分析了。

話又說回來﹐簡單直接並不是人人都懂。

Monday, May 7, 2007

昨天買的麵包,今天還是跟昨天的一樣軟。這樣,不好多吃了,化學品。

嘻!很多時候都給自己一個驚喜。

肩腰膝

今晚,所有的地方都感覺輕鬆了。還以為弄傷了自己,原來沒有。

九年情

不經不覺,跟美國朋友快相識九周年了。九年前的八月。

《青燈》

北島的。這本,有點《失敗之書》的味道。

Sunday, May 6, 2007

一隻腳

今天做了一個身軀向前,用一隻腳來支撐身體的動作。起初對自己沒有信心,沒有嘗試。看到一些同學在做,我也放膽來做,可以啊!

起先是雙手觸地(如圖),慢慢把它們放開。

source of the picture

《撫今追昔》

又是蔡瀾的。

人的本性,就是自私。所謂自私,不過是一種適者生存的基本條件。這個本能潛伏在我們的體內,我們不能壓抑著它。

我們要說的自私,是愛惜自己的生命罷了。

有時侯,我覺得自私是需要的。

一切,順其自然,是最好處世方式。不應該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對啊!壓力很多時候都沒有為我們帶來什麼好的東西。

Upward Dog

When practicing backbends it's not the depth of your backbend that matters. It's more important to distribute the curve evenly along the full length of the spine. This is difficult to do in Upward Dog because you're supporting the weight of your entire torso with your arms and legs. But don't be discouraged—Upward Dog strengthens your shoulders, arms, and abdomen, even if it's not your deepest backbend.

the key to supporting your weight in Upward Dog is to use your belly and legs to hold the pelvis stable.

《更暖的地方》

朋友說牛津大學出版社出品必屬佳品,我很少看這出版社的書,怕太文學。

作者胡燕青,一個對我來說是陌生的名字。

香港的暖,暖在有機會選擇善良,選擇看得見。

好喜歡有得選擇,那麼世界就變得美好了。

書很快被我看完了。寫的是香港,更是我熟識的香港。寫深水埗,寫美孚,寫太子道,寫茶樓(不說是酒樓,是不同的。茶樓是吃點心的地方,酒樓是吃晚飯的地方,雖然是同一個地方),寫茶餐廳。

課堂體驗

星期天總是開開心心地上課,開開心心地下課,然後開開心心吃午餐。

能做的做得更好,不能做的還是不能做。沒有關係,能做的多做就好。

身體的伸展能力高了,可是當老師來拉著我雙手的時候,人被拉高了好多好多。脊椎看來是直直的,還可以更直。那種感覺,很奇妙。

站立向前摺的動作,經老師稍微弄一弄,摺疊的幅度大了。

兩人組,好喜歡做著child pose 的自己,身軀跟大腿緊緊地結合起來。

大腿內側的部分,“鬆”了很多。

夢裏,熱熱鬧鬧的,是一些將來的畫面。醒來,感覺好好啊!

午睡,也發夢,將來的夢。不想醒來,因為在夢中,遇上了,一陣濃濃的幸福感。

Saturday, May 5, 2007

一刻

乘地鐵往上課途中,腦裏出現了某年十二月到南洋國家的情景。故事中發生些事情,不得不把它終結。影像到了這裏,有點悵然。

那一刻,我好肯定對自己說,他是一個好人來的。

不被吸引

下課後,徒步走向鑽石山,經過一售賣齋小吃的店鋪,看到一些齋肉粒和肉乾。以前的我,一定會買來嘗試。今天沒買。

後到了荷里活商場,運動服裝減價,看到喜歡的價錢也合理,不過提不起興趣買。繼續走走,也看到一些喜歡的東西,不過不是一定要買。看下看,想走了。

逛商場,曾經是我喜歡的,現在卻覺得有壓逼感。人太多了。

Supine Diamond

躺下容易起來難,今天是第一次做這動作。需要時間練習。

Half Prayer Twist

這圖找了好久。現在做著這個,蠻可以的。起初覺得怪怪,現在就沒有了這感覺了。

Half Bridge Pose

今天做了這個,不過我不知道屁股有沒有往下墜。

課堂體驗

很累。是否我在早上吃了公仔麵?星期六的課,總是累。

今天特別留意課後身體的變化,看著鏡中的自己,身軀沒有伸長,還是開始時的高度。

或者是課室的空間感不夠,令人累。

開始做冥想,不過導師卻不停說話,幸好我也能好好做我可以做的事情。

人不太集中,課後輕鬆不了。不過做著tree pose 時,卻站得穩穩的。

心思思

又心思思想買票看表演了,不過沒有找到想看的,也有兩張票在手。或者我是喜歡尋找的過程,買票後的喜悅也是我喜愛的。

Friday, May 4, 2007

隨遇

何去何從,是戲劇《留著愛》裏其中一首歌的歌名。去與留,我沒有最終的決定,也沒有為此而煩惱。

何去何從?隨遇。

何去何從?仍可從容!
春天等到了冬天,
瞬間三年未改變……
練就我對人生敬重 —
須知明天滿是變動!

向前行!繼續行!笑著行,
不要再問!
喊著行!痛著行!這未來……
都要獨行!
好好去做人!

是寫好了這短短的話才去看回場刊,沒有記起過歌詞。想起這首歌,是舞臺影像的留痕。現在看到歌詞,更覺感動。

三天

好了﹐開始我三天的假期。

做了

拿了我意見的同事把事情完成了﹐其他的呢﹖還在說說說﹐就是不聽我的。

我沒有所謂﹐由得她們自找麻煩。反正﹐我的已經完成﹐只是在等他們意見然後作修改。

不可勉強

我做十項事情﹐她可以罵我十五宗罪。如果她覺得是需要﹐由她吧﹗

有些事情不可以勉強﹐例如做瑜伽﹐那一刻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停下﹐做別的。如果還不可以的話﹐就停下來﹐不好去想為何做不到。練習是讓身體放鬆﹐回歸自己﹐不是練習來受罪。知道了這些﹐就知道要做什麼了。

朋友S 跟我說看到這裡某些瑜伽動作﹐他說他有用來做運動前的熱身﹐跟我說某動作可以把大腿肌肉“拉到盡”。我說﹐三個字裡面有兩個字不屬於瑜伽的﹐就是拉和盡。瑜伽練習不是把身體拉來拉去﹐更沒有所謂的盡頭。

我只知道一點點﹐學習的路還長。

一圈

問同事事情弄妥了沒有﹐她問區域。區域同事給了我一通電話﹐交待了事情。

事情是屬於我的工作範圍﹐可是有人要做聯絡﹐每每我又要跟進。這根本就是浪費時間。算吧﹗上司的命令﹐要跟隨啊﹗又沒有損失的。

別話﹕問區域同事要不要去印度﹐他說要啊﹗可是不喜歡。我說我想去印度﹐為的就是瑜伽啊﹗

我知道﹐我犯了大忌﹐就是得罪了老闆。

那又如何﹖﹗事情已經到了不能改變別人看法的地步﹐或者有不過我也不想去做什麼。做好本份就是了。

每天過得開開心心是我的目標。

昨天要我應徵做經理﹐今天是主任。其實我的能力是做經理還是主任呢﹖她究竟清楚不清楚﹖

假期打電話給她問一下也是罪。那天﹐別人跟她談了多通電話﹐我的只是一分鐘也未到﹐就是大罪。

看了她的電郵﹐不覺得好笑。我只知道﹐她的話對我一點影響也沒有。她的目的也很明顯﹐要我走。

Thursday, May 3, 2007

不捨得

看著人家,不想擁有可是卻又不捨得放手。結果?時常埋怨。

寫下來,是給自己的一個警惕。不好有樣學樣啊!

《一趣也》

幾小時就看完了,有點像看雜誌。裏的文章就是發表在雜誌上,是我猜的。

奇怪的反應

來了新同事﹐理所當然地我會跟她講解工作的一切。我知道﹐有人在背後又在指示這指示那﹐對我來說沒有關係﹐我說我應該說的。當我在講述一些報告的時候﹐有人不滿跟我說不是這樣的。又不是我說的﹐是同事主動告訴我的。

當刻﹐我覺得很奇怪啊﹗不過好快就反應過來了。如果不奇怪﹐局面也不會是現在的模樣。

我絕對知道怎樣令同事的工作變得舒服一些﹐不過有個別的人不領情﹐我什麼也不做了。

好了﹐時間到了﹐回家去。開心啊﹗六點還未到呢﹗

後話:跟朋友S 談起這奇怪事情,他說一點也不怪,他能明白。

我知道,世上人人都不同,大家都喜歡找類同的,走在一起。我就是不溶合,跟他們。是自找沒趣的,我知道。

可是我感到開心啊!我懂調節。

正常不正常

終於被我遇到一些正常的人了。我們的生命不是工作﹐為何要拼了命來做做做呢﹖

午飯時間﹐他們在發發財夢﹐我可沒有參與。我﹐還需要發夢嗎﹖﹗不是我有足夠的錢可以什麼也不做﹐可是也不需要為了錢而沒有選擇。

Wednesday, May 2, 2007

《老子,你在說什麼?》

有圖畫的,看來就倍感輕鬆了。

放輕鬆

越來越懂得如何放輕鬆。心力,放在自己關心的事情就好。

一百個小時

一個月的加班時間,嚇死人。五天工作,平均每天加班超過四個小時。

我打趣問同事有沒有去五一遊行。

集體能量


it expands into oneness when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es] are able to reflect back on each other." This mutual self-reflection, he goes on to say, happens when a group focuses as one—particularly in spiritual practice, but also during a performance of music or dance.

課堂學習給我的就是這樣的感覺了。

《How to Enjoy Your Life and Your Job》

沒有什麼好擔心﹐我做着書本說的。

把我隔離了﹐可是對我有什麼影響呢﹖沒有﹐一點也沒有。要處理的事情﹐要我處理的時候﹐我自然會問有關的資料。給我少一點﹐我看少一點﹐腦袋空閑一點。有什麼不好﹖﹗

煩惱﹐真的是自己找的。
**********
一些節錄。

Part one: Seven Ways to Peace and Happiness

Nobody is so miserable as he who longs to be somebody and something other than the person he is in body and mind.

The biggest mistake people make in applying for jobs is in not being themselves.

Let's not waste a second worrying because we are not like other people.

Be the best of whatever you are!

to take up one problem at a time and come to a decision

let's forget about what the boss wants. Think only of what getting interested in your job will do for you.

We seldom think of what we have but always of what we lack.

You can answer the man who answers you back, but what can you say to the man who "just laughs"?

29 Mar 06

Wind-releasing Pose

這個﹐很飄忽的﹐有時做得到有時又做不到。

Tuesday, May 1, 2007

《前塵往事》

蔡瀾的書。

有些人偏偏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不斷地對別人加以批評,要對方永不超生。他們不知道恨別人,也是痛苦事。

帶位員

突然很想當表演場地的帶位員,因為可以免費看節目。不知道有沒有“散工”呢?

我也想當售票員啊!幫看節目的人選擇位置也很有趣。

三角芝士飽

買不到番茄芝士包,買來了這個。樣子有點像懷舊食物“夾餅”。內裏有很多的芝士粒粒,真的很多。三角形,最長的一面有十吋,最短的有八吋,另一面自己計算啦!

肥與瘦


買來了一件寬寬的衣,不是用來遮掩身體,瘦了的身軀穿起來才有應有的味道。微風來時,衣裳飄呀飄的,穿在我的身上,令人感覺輕鬆。

輕與重

一早起來,感覺就是輕輕的,背還像海綿般軟綿綿。欲望出來了(現在已經不記得想要的是什麼),人就立即變得重重的。

一輕一重,那重就更加令我感到不舒服。

要輕嗎?輕鬆地把脊椎伸直就好。好容易的。

學習態度

"This pose does not do anything useful" (judging the pose). Or we may inwardly judge the teacher. Finally, and probably most commonly, we think, "What's wrong with me that I cannot do this pose?" (judging ourselves).

When we use speech that expresses judgment, we limit ourselves and others. In this case, we limit ourselves by putting the pose, the teacher, or ourselves in a box, a box labeled "bad." We lose track of the fact that it is not the pose which is bad, nor the teacher, nor us. Rather, "bad" is an interpretation that arises within us. Whether we speak them out loud or silently, such judgments are not satya.

An alternative way to speak to ourselves about a difficult pose is to say, "I am having trouble with this pose right now." When we use speech this way, whether silently or out loud, a very different atmosphere for learning is created.

往內看,學習進度就會快起來了。

今天

自然醒,才九點,感覺很好啊!睡,時間剛剛好就最幸福。
假期的節目,當然是去圖書館。又有喜悅。
悠閒的吃過早餐,回家才十一點多。感覺就是飽飽滿滿的。
醒來的一刻,出現的人包括老師和外甥女。是我喜歡的人啊!
五月的第一天,給了我一種嶄新的感覺。好好保存這份記憶。

《摘一顆愛的星星》

又是Haru 的。這本,對自己來說共鳴不太多。

對愛,沒有了一份憧憬,而是一份實在的感覺。

有很多人認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也許會變好,
於是就忍耐著生活。
可誰知道,也許就會漸漸傷口『化膿』,
結成心結……

『我們不是因為幸福而微笑,而是因為微笑而幸福。』

就是我常說沒有原因的笑,不是大笑,總覺得大笑是假的,是心底發出的微笑。

多與少

Practicing ahimsa means we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our own harmful behavior and attempt to stop the harm caused by others. Being neutral is not the point. Practicing true ahimsa springs from the clear intention to act with clarity and love.

Researchers have found that eyewitnesses to an event are notoriously unreliable. The more adamant the witnesses are, the more inaccurate they tend to be.

to have integrity is to act in an honest manner when others are not around and will never know about our actions.

nonstealing. While commonly understood as not taking what is not ours, it can also mean not taking more than we need.

One way to sidestep the trap of greed is to follow the advice of the sages: Be happy with what you h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