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1, 2006

爆炸,在泰國

好像是在一些鬧市中,電視新聞報導說有六次。立即打電話給朋友,說有七次。

希望一切平安!

爸爸預告篇

爸爸說明天他會做蘿蔔糕,是入冬以來的第一次。

現在很多時候都是爸爸提起什麼什麼的節日,我反而覺得節日不節日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快樂。

贈書

是cuckoo 送贈的書(謝謝你啊),一看,見是香港城市大學出品,心裡免不了有點壓力。

我這個沒有什麼文學根底的人就喜歡寫寫寫,也看不了什麼的文學大著作。自知只有一股熱誠在寫寫寫,甚至對一些的標點符號也不知道怎應用。

好了,有了這兩本參考書,要努力了。

在基礎篇附錄一裡學習到書名號的正確運用。《》是代表了書;而<> 是代表了篇章。

雜誌

今天買了明報周刊第1990 期,好看。MPW 裡有很多的篇幅在說我們的地球,標題是2007 我們的世界。

看著娛樂版部份,很多的人我都不認識,不論男女。我也不打算去認識他們,所以連文字也沒有看進眼裡,看過相片就算了。

圖書酒店

你只要隨身帶上兩本書,種類不限,內容不限,你就能在圖書酒店裡盡興地看書啦!不過,當你離開酒店時,你只能攜一本你的書回家,因為按照不成文的店規,另外一本已經成為古茨酒店的最新藏書了。

很有趣的一處地方。如果可以重遊德國(其實上次去德國只是路過,在那裡玩了半天而已),一定要去。

2006 到 2007

寫了一篇在More Than One。有興趣的請按連結去看看及支持。

為自己拍照

今天穿的衣服是粉紅色的棉衣,外加紫色外套,褲子是綠色的。看到自己這樣的裝扮,不得不為自己拍下一張照片。不經意的顏色配搭,人也樂起來了。

這三種顏色,現在想起來,就是脈輪中的下中上的三個位置。看似耀眼的三種顏色,其實是頗合拍的。

別話:耀眼的普通話拼音跟謠言是一樣的,聲調不同。中文字就是有點可愛,太耀眼的東西可能會引起謠言的。

今天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很溫暖,視野很清晰。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希望大家過得開心和愉快。

Saturday, December 30, 2006

女人

又一因夫婦感情問題而發生的悲劇,報導說是十二歲的女孩報警的,案件發生的時間是淩晨。相信對小小年紀的她所帶來的是不可磨滅的陰影。

不是第一次說了,要懂愛護自己。一個男人對你好不好,是知道的。為了一些可以避免的事情而沒了生命,是不值。一些機會,不是給不給的問題。張大眼睛用心看清楚吧!

寫完這篇,有點失落。我覺得事件是可以避免的,不過也明白女人的心軟。

今天

感覺時間長了,不是日子難過,而是覺得自己好像放了兩天的假期(平時假期過了兩天我覺得好像才一天)。是一種充實滿足感;有足夠的休息,這也是感覺上的。

周圍去

我已經可以周圍去了,不知道你們呢?我指各網站。

陰陽時節

An acupuncturist explains why the final month of the year, an inherently yin season, is not the time to indulge in yang activities like shopping, partying, and staying up late.

Yin characteristics are cool, wet, slow, feminine, and quiet, whereas yang is the opposite: warm, dry, fast, masculine, extroverted.

像流水

the fundamental nature of a nadi: to flow like water, finding the path of least resistance and nourishing everything in its path. The nadis are our energetic irrigation system; in essence, they keep us alive.

身體裡多的是水,我們是需要向流水學習的。

外出

今天是我少有的外出,見朋友嗎!還去了人多的銅鑼灣,人真的很多。吃過中午自助餐後,便打道回府了(其實我有東西要買,不過我喜歡一個人慢慢看,慢慢選擇)。

在人群中,沒有什麼的恐懼感,不過就是不喜歡。城市,不屬於我的;不過我是一個城市人。

朋友圈

昨晚跟朋友S 談到和朋友吃飯會如何選擇要吃的東西。他說他會挑那些朋友都喜歡吃的,可能自己不太喜歡只會淺嘗那一種。我告訴他我的朋友圈不是這樣的,我們鼓勵人人叫自己喜歡吃的,自己不愛吃的就不吃好了。出來一起吃飯,是要找開心,不是要為難自己。

不過我相信這樣的朋友圈也不是說要就可以的,是緣分啊!

很無聊

只是吃一餐飯,要什麼什麼的特定裝扮,我覺得很無聊。要閃的,我說戴一枚鑽石戒子就可以了。

看心情啦!不想去的時候我會不去的,因為真的覺得很無聊,不想為難自己。

Friday, December 29, 2006

一種感覺

很想2007 年快點來,好像是首次有這樣的感覺。一定有好的事情在前頭,一定!嘻嘻!

股市

兩萬點,有點怕(看網上新聞的標題,說這數字是十三年的翻身)。昨天跟同事午餐,他們也說股票,當時我真的怕。以前在銀行裡工作,每天看著開市休市,也試過“幫助”一客戶斬倉,看著他當時的表情,很怕,真的怕他會立即從大廈跳下去。

電視新聞說香港是股市集資中心的全球第二名,怕!不合比例。

希望我的怕,是我的無知帶來的,因為我一點也不認識股市,也沒有參與過。

想想,是有的,一次賣股票的經驗,是公司送給員工的股份。

平常消費

同事為我計算一天的開銷。乘車來回十四元,早餐不會超過十元(回公司自己弄即磨咖啡),午餐外賣二十五元。

假期在家不需要乘車,也不會吃早餐。

就是這樣了。

圍巾

同事八掛的走來看我的禮物,是一條快將破爛的圍巾。對啊!是看到快將破爛的東西,是一份禮物。

我想,你們是不會幻想得到這是什麼樣的一種東西,要拍拍照。這禮物不是一個玩笑,我相信有真心的。不過都不是第一年,看看家裡還有沒有過往的物資。

《你們我們他們》

又有幾米看了。問我是否很喜歡他的作品,又不是。他的書可以算是容易看也可算是難於明白,要視乎看的人想要什麼了;不同的心情看他的書所得到的又是不同。

很喜歡書的首尾呼應。

關於愛情,每個人都有話要說。
關於愛情,我無話可說。

正向能量

越來越覺得我是被正向能量所包圍的﹐看著別人寫﹐都是說時有時沒有﹐可是 我卻路路暢通﹐想寫就寫。

不理是否真的是我被正向能量所包圍﹐信就好﹐又無害。

沒有意義的會談

她﹕找區域同事去了解事情。
我﹕我不知道找誰啊﹗
她﹕不需要今天做﹐下個星期才找他們也可以。
我﹕我只知道一個人﹐不過他不是負責這方面的。
她﹕(開始有點不悅﹐但是沒有發作)
我﹕那好吧﹗我嘗試找找。

再細看電郵內容﹐他們要求的是看某某的本地報紙。那麼﹐怎會是區域的事情﹖﹗

我問了﹐當然不是區域的同事﹐是發電郵的人。

在這件事情上﹐我討厭她為何要在她的老闆面前問我知道不知道這事情。我的看法是好像她認為我知道了沒有跟她彙報。什麼也彙報了﹐她要繼續這樣想我也沒有辦法。討厭過後也沒有什麼特別了﹐我在等我不會感覺討厭的一刻。

修練﹗

寫到有點心寒

在寫一些關於人事缺失的情況﹐在寫完的一刻(由今年的日記本抄寫到新的日記本)﹐真的感到心寒。我跟自己說﹐到時才算吧﹗

批核的人慢﹐人事部處理事情又慢﹐慢上加慢﹐每一個步驟都顯得無能為力。

在這情況下﹐唯有按步就班。

溝通

人之間的溝通﹐有時候就像電纜斷了一樣。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修理好了﹐又可以大談特談。

繼續充實

繼續看看今年要做和明年要做的事情﹐很充實啊﹗很喜歡這個準備的過程﹐不緊逼﹐也知道自己還有看到新事情的觸角。

回想一段可笑的話﹐她不斷強調我說有五種事情要明年跟小組跟進﹐因為她一樣事情也想不到﹐帶著不友善的語調在小組例會裡不斷說著五這個數字﹐連同事也看不過眼﹐要提醒我有五樣事情要報告。

其實何止五種事情呢﹖﹗手頭上已經有最少十一項。

不要跟我說不知道

別的部門的人來跟我說不知道是可以諒解的﹐不過身為同部門的管理人﹐不好跟我說不知道一些基本的事情。我不是神仙﹐不懂變魔法﹐做不到我就說做不到﹐不要跟我糾纏。最討厭說著一些無聊話而浪費我的時間。大家共事了超過六年﹐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性吧﹖

我看不到成本效益的事情﹐是不會強逼同事去把事情完成的。有能力的話﹐運用強權吧﹗那我就管不到。

我問同事是何時我們需要把文件送到客戶手中﹖答不出來。那麼今天做和下一個工作天做有什麼的影響﹐有什麼的好處﹖答不出來。

說不出一個所以然﹐當然我不會行動了。

結算

年結﹐金魚一句話也沒有說過。我知道她是沒有話說﹐也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依賴﹖就是因為這樣我們都獨立了﹐沒有問題需要她的幫忙。危機﹖對她來說絕對的是﹐因為我們做事情並不是為了她﹐而是盡自己的本分。提點﹖她罵人就會﹐其他的已經遺忘。來年﹖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的事。方向﹖自己的很清楚。

後記﹕終於她都問了一個問題﹐就是問同事明天會不會上班。我回答她需要看看今晚的情況才知道。她跟我說話﹐又是隔著玻璃的。

學歷是什麼

碩士生﹐做文員﹐做不了。現今世界人們拼命地讀讀讀﹐為的是什麼。上課的人們知道嗎﹖

職業錯配﹐就是管理人的問題了。我不認同他們的做法﹐請個碩士生回來做文員﹐對團隊是有著負面的影響﹐因為沒有人會跟他合得來﹐也沒有人會跟他分享經驗。是他的學歷令人對他高不可攀﹐雖然可能他對人的態度是好的。

Thursday, December 28, 2006

我的小外甥女

要記下,否則這個姨媽就會忘記的了,小小外甥女在明年三月尾就滿兩歲了。

因為我時常說她的不是(小孩子是需要教導的),所以她不會主動給我東西。臨離開的時候,我問她要不要跟我去買薯條,心裡當然想,不過又不太想跟我。看著她的模樣,很可愛。不過我這個姨媽真的是,嘻嘻!

說了很多

今天和小一點的小組吃飯,有人宴客。那個小時,我過得很開心,也說了很多。要我說話真的要看和誰。

其實是他們的融洽感染了我。

開心

明天是今年最後的一個工作天,下個星期我只需要工作兩天。想想也開心了。

危機處理

相信很多人在這一兩天(甚至是往後的幾天)都在談論危機處理,是關於網路。

想問,世界上真的有幾人懂得危機處理?都說是危機,根本就是沒有經驗,沒有經驗的事情怎樣也處理不好,能做的只是盡人事。

這不是逃避責任,是我們應有的態度。我高興自己沒有因為這次到不了某些網站而要發洩,我高興自己有一顆諒解別人的心。埋怨又怎樣,根本一點幫助也沒有。少一點負向能量,始終是好的。

望著我

我只是一個臨時加入的人﹐為何他們要望著我來確認是否可以明白別人所說﹖事實上我真的可以一聽就明白了。看到他們的表情﹐根本就是不了解。原來是這個原因為何我問他們的總是拿不到一個答案。

不喜歡跟他們一起工作。幸好現在也不需要太在意他們在做什麼﹐問題的答案提供者﹐另有其人﹐我也懂去聯絡。那麼怕什麼﹖

現在要做的是儘量不能泄露我的不喜歡﹐免的是不必要的麻煩。

消息

小道消息說﹐烏龜已經散播了要離職的消息。不知道金魚知道了沒有﹐如果已經知道的話﹐她的態度是否和現時一樣呢﹖還需要姑息他嗎﹖和要針對我呢﹖

同事說﹐我們的小組要解體了。我著她不用擔心﹐因為不是我們能夠擔心的事情。

我的一個希望﹐表現不好的同事我們是需要採取合適的回應的。但願如此﹗

後話:金魚要我做好心理準備,說烏龜會辭職。原來她也感應得到,終於。昨天跟烏龜的對談,我告訴金魚我不跟他爭辯,她支持。這很好,希望事件可以快點完結。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06

隔夜仇

時常聽到的一句話,一家人沒有隔夜仇。我覺得對不是家人的更加不應該有隔夜仇,因為不值得。

今天臨下班的時候,就有一個考驗。我當時很怒,我問自己是否值得,答案是肯定的。那怒意,很快就消失了。

對自己,更加不應該有隔夜仇。自己也不怒了,也不可以怒別人。我信,不理它可以不可以。我信。

窗臺上的花

突然發現了父母家裡的窗臺上有著幾朵百合花,看到它們的時候,我只有一種感覺,它們很美,很有生命力。

其實花在那裡已經有一段日子,是我錯過了。

電纜

因為昨晚的地震,海底電纜受影響,聽說要五天才修好。好些網站不能到了,長途電話也受影響。幸好,我的站,我常打的海外電話都沒有受到影響。

今天

有一種充實的感覺﹐也覺得自己很有衝勁。為年結做了很多的準備﹐是需要也是做給烏龜看的。他要跟我學習這個是肯定的﹐不過他願意不願意學習又是另一個故事。

綠茶粉

同事從日本回來﹐送了我一包綠茶粉。今天拿來看﹐發現了包裝紙上寫了成分是包含了少量的脂質 (0.02g)和糖質(0.2g)(日本語)﹐才一克的茶粉份量。為何茶葉會有這兩種成分﹖

這個產品的名稱是 Ujinotsuyu Powdery Green tea KIYOMI。

看來都不好多喝﹐肥啊﹗

改善

我有一個毛病﹐就是頭總是歪歪的﹐拍照的時候攝影師總是要把我的頭的角度更正。今天看到上個星期的照片﹐頭是正正的﹐記憶中好像沒有刻意的調節過。

是練習了瑜伽所帶來的好處。我知道我的頭總是歪歪的是脊椎的影響﹐看似很多人都有這個毛病。

烏龜趣談

一個星期前的病假﹐現在還沒有提供病假紙。我在上個星期五已經追了一次﹐是否我越追﹐他就越反抗﹐就越不理會我。可是這是員工應有的義務﹐拿病假就要提供證明﹐也是香港的法律。

同事上上個星期遞交的辭職信﹐他還沒有處理好﹐只是寫一下我們為何要一個替換﹐樣板已經給了他﹐只要修修改改就是了。一個星期過去﹐還是不知道文件預備好了沒有。是金魚不許我在上上個星期行動的﹐對於我來說﹐才五分鐘不到的工作。現在有批核權的老闆全放假了﹐看似要同事離開以後我們才可以著手招聘的工作。

還有的是他今天要跟同事討論人事上的安排﹐不知道是他忘記了還是在逃避。我心裡有的是答案﹐可是我又不想妄下定論﹐好像看扁他一樣。可能他是在等我做主動﹐不過主動的人不是我﹐跟同事談的人是他不是我﹐我只是被邀請在場的一個角色。他有他自己的一套﹐從來沒有想過他是在一團隊裡﹐而且他不是主管。

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他明天和後天就放假了﹐看怕今天都看不到什麼他會完成的工作。

今天

回到公司﹐打開電郵﹐那裡有二百二十九個新進來的訊息﹐不算多了﹔可是我卻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鐘﹐系統很慢啊﹗

看﹐今天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做﹐因很多可以給事情我處理的人都放假了。

一事情﹐我還不知道要不要我處理﹐是一些工作表現的面談和安排。對於這件事﹐我冷靜地問了自己好幾次﹐是這樣嗎﹖理性的我告訴我照辦吧﹗感性的我好像沒有出來過﹐因為我不需要它﹗逃過今次﹐逃不過下次﹐這個安排也未嘗不可的。

Tuesday, December 26, 2006

臺灣那邊有地震,香港也感覺得到。

家裡四個人,是我一個人有所感應的。我望了爸爸兩次,他都沒有反應。心裡想地震是肯定的,可是我卻沒有開口。大叫的是弟弟,他看著電腦檯在動卻以為自己有問題,懷疑自己上網過多了,產生了幻覺。後來爸爸說看見竹子的葉在動。媽媽沒有作過聲,不過事後她也說感覺到移動。

上網查看新聞,只知道下午時分臺灣那邊有過地震。弟弟說寫blog 的人已經把事情寫出來了。後來有些人走到街上,因為地震了兩次,也是人人都可以感覺得到的,震的時間並不是一閃即逝。

事後,我們都認為自己有好像剛剛從船上走到地面時的感覺。

好像今天較早的時候,日本那邊都有地震。

買粥偶聽

到粥店買外賣,那裡有一顧客,說自己喝了酒所以腳的痛處痛上加痛。他是知道的,不過他卻不理一切地多喝了,說是因為節日歡樂。

朋友說他昨晚跟爸爸喝了一點點的酒,就開始發病了。我告訴他這是應得的,著他想想兩日來做了什麼。睡不夠就是病的成因了,酒只是一種借力。

假日,不是用來休息的嗎?!為何要把自己弄得累累的。

永不放棄

永不放棄不是一往直前,不懂停止。我對這四個字的解釋是跌下了懂得起來再面對。

電視節目正播放訪問《一擲千金》只拿到一元的大男孩,他在遊戲節目裡說了很多次的“never give up”。

哪里是吾家

是朋友的難題。在我看來,住在那裡那裡就是家了。一處能感覺到舒服的地方,就是家了。明明有一個家,卻想哪里是吾家,我覺得是自找煩惱。

找到心中的一個家,那麼哪一處都不重要了。

那里哪里

留意昨天的新聞報導,聽到香港人少了到深圳消費,原因是人民幣升值了。其實這才是比較合理的事情。香港人要在居住的地方消費嗎!

我在想,人民幣跟港幣才差那幾塊,影響是這麼大嗎?原來才一百元要給一元的利息。

我不太理解這貨幣升值貶值對整個經濟的影響,不過我總是有一種感覺,我們慣了把小事情化大來看。

今天

天色又開始灰暗起來,山上的住宅看不清了。

兒童的壓力

看到這一標題,內心感到不安,為何兒童會有壓力的呢?他們不是無憂無慮的嗎?是成年人的反射而令兒童受到影響嗎?

想問一句,我們真的有這麼大的壓力嗎?承受了壓力,我們得到了什麼?

Monday, December 25, 2006

左右腳

從單腳站立,讓我想起了我身體內的不平衡。單看腳,左腳比右腳是強多了,是過往打網球所造成的,因為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著重了forehand。

停打網球,對我好像是一件好事。需要多一點的平衡。

給朋友

這個祝福,是給朋友C,朋友G 和朋友R。其實我都不知道祝福她們什麼,因為我們很久都沒有交換生活細節了,不知道她們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好了,身體健康吧!誰人都需要的。

化學作用

我總相信人和人之間是有著微妙的化學作用,面對某些人的時候,我的行為表現總是一樣的。我留意到,可是卻是在表現後才發覺的。有時侯,跟朋友說多了,我也覺得自己麻煩,有點像老太婆般長氣。

是改變不了的嗎?未必。那麼為何總是相似地發生呢?要何時我才懂閉嘴?

一連串的問題,看現時是找不到答案的。

不想回答

發覺自己最不想回答的事情就是問我做了什麼,要知道看我寫的就好,不看便不會知道。知道又何干?想知道就看吧!

閒話家常?我還沒有這份閒情。寫,還是我喜歡的。

今天

訂好了是晚所吃的壽司,大大小小的有七十二件;另有一份魚生,沒有太多的選擇,看看稍後取食物的時候會否多來一點貨。五個人吃也不算多了,弟弟會買薄餅,也著他買一點咖哩來試試呢!不知道爸爸會否買東西呢?我還想買芒果布丁啊!

午餐也少有的吃了炒三絲米粉,多油的食物啊!

四點了,平時的我一定走了去睡午覺,不過今天不想睡,幾天來也睡夠了(居然有睡夠的感覺)。

要洗頭,不過我討厭洗頭,不知道原因的。現在不洗,明天也要洗,那麼可能不可以睡午覺了(原來我還喜歡睡午覺的)。

外面的陽光很好啊!大廈都圍了金光。不過沒有拍照的興致。

看了一點點的書,原來那些看了要思考的書看得人很累。不看了。

一個好男人

朋友說他的同事是一個好男人,原因是他懂煮也收拾得家裡井井有條。聽罷我一點也不同意,因為我覺得什麼是好是全因為可以不可以溝通。那些家務,找來一個傭人就是了,一個能夠做家務而不能和女方好好溝通的,怎樣看也不算是好吧!

不過朋友的看法,我也要尊重的。

後話:從對話中,我才發覺,懂溝通可能是一個高要求。

看書

借來的書看完了,還以為自己會看得很慢。這兩天圖書館是休息的,沒有得借書來看,是自己沒有好好計畫一下。不過也沒有所謂,家裡有的是書,是我看與不看罷了。

後話:一本小說寫的時間長,可是兩天就被我看完了。想到這裡,好像沒有用心把書看過,可是我已經是一字一句來看的,沒有遺漏。

埋怨,解決

我說人們的埋怨我們是不需要去解決的,因為很多時候埋怨是一種習慣。

好像我的一位朋友一樣,他埋怨時間都給了家庭了,不可以靜靜地溫習看書,也不可以靜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也替他難過的。可是這兩天他真的擁有了自己的時間,完完全全的,不過他又是忙這忙那,哪有時間真的和自己好好地相處,昨晚三點才回家,還跟我說今天又想出外了,但是不知道有什麼地方要去。跟我說的時候是早上的十一點,不過下午一點他又有聚會了。

看,他的所謂埋怨,真的是自找麻煩。他根本不需要時間跟自己共處的,這是我很個人的看法。

Sunday, December 24, 2006

節日糖果

是買給自己的節日糖果,在一間舊式的糕餅店買的,很好吃,有很香的花生味道,糖的份量只是為了把花生黏在一起,還有點點的芝麻,香上加香。

它的名字不是花生糖,而是花生酥。

突然,很想吃熱熱的花生軟糖。

市場

市場是一個奇怪的地方,這是我跟朋友S 昨晚談話時的他我認同。

我跟他說為何要有一部連接電腦才可以接收的收音機,不是一上網就可以收聽的嗎?何須外加一部收音機裝置。

收到這份禮物,給了弟弟,他只是試著開動著,不消一分鐘我就不知道他怎樣去處置它了。這地球上又多了一些廢物。

朋友S 跟我說,我們覺得沒用的東西是有著市場的。我也很認同,這一次消費,合共是超過二千元的。購物購物,就是購買禮物的意思啊!不是實用的價值。

其實要在市場裡賺錢,可以是容易也可以是困難,找到購買者就是了。

看見

前晚在電視裡好像看到一個相熟的人,是因為“他”才跟她認識,其實都不只是認識這麼簡單,可說是親戚關係。她的出現是被新聞記者訪問了,她是精神煥發的,也希望另外的他跟她也是身體健康。

是這麼多年以後第一次跟他們再相遇,雖然是間接的。

《博士熱愛的算式》

在找到正確答案時,他並非感到喜悅,也不是解放,而是一份安靜。所有的東西都回歸應有的位置,不需要增減,自古以來一直如此,從今以後也將永遠如此保持下去

這是故事中博士鍾愛的一種感覺,我也是。讀到這段,簡直是百分之百投入了。今早的平靜感覺,我相信是來自我昨晚讀到的這一段。

我在想,如果我有一個研究數學的朋友,我是樂意聽他說一些我可能不懂的話。讀書的時候,我對數學沒有絲毫的興趣,不過現在的我卻是愛聽關於數學的,覺得它很奧妙,和生命一樣。
*************
看了數頁,故事相信是吸引的。一路看,我就幻想著如何把故事放在舞臺上。

書裡說,二十四是一個連乘。是什麼?就是一乘二乘三再乘四所得出的數字。

簡單而有規律,精闢得沒有一絲多餘,充滿了令人發麻的緊張。

為何做得流暢,看的人就會緊張?是心理的表現嗎?那緊張是對自己能力的不及?

書裡說數學是一個屬於發現的世界,沒有發明。我,也很喜歡發現,總會帶來欣喜。

慢慢地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舞臺素材,是那些對話。

根號就是這個符號(√)了。
23 Dec 06

網上談
**************
那次錯過了戲劇,現在找書來看。想在這個假期裡看完。
22 Dec 06
***************
不知道還有沒有票買?想看。是改編自同名的書,日本人寫的。沒有看過這本書,不過好像有人在blog 裡提過,有點點印象。

博士熱愛的算式

表演/主辦團體: 7A班戲劇組

簡介:
這是一個有關記憶和愛情的寓言,獻給每個大人的童話

「在這面向瀨戶內海的小鎮,他用算式記住了愛。」

他是一個數學博士。由於十五年前的一次意外,他的記憶容量只有八十分鐘。八十分鐘後,他的記憶就會歸零。
她帶著一個沒有爸爸的小孩,是一個為生活而奔波的管家。她每一天都會被博士問及相同的問題,因為他根本不記得她,每天都以為她是一個新管家。

直到有一天,博士看到了管家的孩子,很喜歡他,還為他改了一個很特別的名字--「根號」。可是,不管博士多麼疼愛根號,他還是很快就會忘記他……

原著:小川洋子
改編:一休
導演:陳正君
燈光設計:神父
舞台及服裝設計:徐碩朋
音響設計:鍾芳婷
監製:林沛力
助理監製:郭柳娜

演員:鍾一鳴、余玉華、廖愛玲、蔡少霖

8 Mar 06

何時

昨晚步行回家的時候,看見了一大群人,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原來他們是在等待旅遊巴士。什麼時候我住的地區變為了旅遊區?有點奇怪。再看,原來他們是用膳完畢。可是為何要到這區來晚餐呢?

今早

一覺醒來,我感覺到的是一種平靜。今晚是平安夜,我的心情跟節日很吻合。

朋友們,祝願大家也開開心心,快快樂樂!

Saturday, December 23, 2006

一,十一

我只有一雙足,今晚卻洗了十一對襪子。

休息

朋友說休息是為了應付未來的事情,我說休息就是休息,不為什麼。

能夠不為什麼而做出一些事情,我很滿足了。

相同的話

走了去維記吃牛肉餐肉麵,那裡時常聽到不同的人說著同一番話,就是“其實這裡的東西並不是這麼的好吃,可能是以前吃得太多”。我,也有同樣的感覺(我沒有在過往吃得太多),不過我還是常去的,如果時間合適的話(即是不需要等位的時候)。

那裡,給我的是一種街坊的親切感。或者我們真的需要這些,那些只在舊式屋村裡才會發生的感情。小時候,我們的門不是常關的,隔壁的人要進來,自己開門就是了。不過慢慢地,出現了小偷,門也不可以不關了,還需要多加防備。

一二三四

四天的假期,留在家裡,好好看書和休息。我有一段長時間沒有真的看書了,看散文和短語是多,認真地看就越來越少了。

今天也是陽光很好的一天,最好就是坐在太陽底下,呷著咖啡,看看書,聽聽音樂。不過周圍也人多多的,怕怕。

Friday, December 22, 2006

歡樂不歡樂

如果某些人是只可以某個時段才參與的話,為何我們要提前開始。等等他們不可以嗎?他們來到的時候,食物好像都差不多被吃完了。換了是我,一點也不會開心,好像要吃剩餘的東西。

《履歷表》

找來了幾米的《履歷表》。它有一個有趣的英文名字,The Private Me。

這是非常多字的一本書,多是指一頁圖,一頁字。在那眾多的履歷表中,找到自己嗎?

我們的履歷表,為的就是讓別人看。如果別人不看的話,那麼也不需要製造一份了。我覺得書的英文名字有趣,是因為以我認識的履歷表,一點也不私人,是公開的東西。

可能是不習慣,始終都是喜愛看幾米短短的話,沒有細看履歷表裡的內容,反而喜歡那些附註。

最大的夢想:學會聽懂人類真正的聲音。

是日

是日冬至,今年不吃湯丸,用的材料一樣,只是湯丸改為上海年糕。連妹妹的一歲多女兒也吃得高興。

電腦裡的聖誕歌

不知為何,電腦裡會自動播放著聖誕歌。

別人的選擇

“隔了一個海”的同事問我可以不可以跟烏龜對話﹐當然可以。他們不找我﹐是我惡。呵呵﹗烏龜“好人”啊﹗讓他去做﹐嘻嘻﹗

其實我可以現在走的了﹐不過好像沒有人走。某某說她不會早走﹐後她說晚餐七點才開始。是因為真的有事要做而不走而是為了七點的晚餐才遲些走呢﹖

有點無聊﹐總是愛想這樣的答案。

Thursday, December 21, 2006

有這樣的感覺

感覺有時候,我是為了寫字而寫字,是我喜歡寫字,喜歡那種懂表達的歡愉。

明天預告

這個預告不準確,因為我要寫會議記錄。中途老闆說我可以走了,我向她示意我要寫會議記錄,奇怪她怎可以看不到的,我坐在她對面的啊!我懷疑她有精神衰弱,這懷疑是對她的關心。有時侯看見她忙忙碌碌的大小事情都要關心,我有一種想死的感覺。

明天不可以作預告,因為突然要參與一會議,很不明白為何是這樣的安排。不過算吧!不好想這麼多,有事就做吧!這樣我能高興起來。
*******************
又開會了,都不知道為何要開這麼多的會議,又是一個乾坐的會議,是整個下午。在會的人,個個都面對著電腦,只是到了自己的當兒才抬頭說話。可是我沒有自家方便攜帶的電腦,唯有坐著發夢。

後天,可以早兩個小時離開公司,中午又有午餐聚會。那樣,即是沒有事情要處理。很好啊,輕鬆輕鬆的。
20 Dec 06

沒有比較

The realization of yoga is to be fully conscious, present, and content at whatever stage of the practice you have attained.

今天

有點累,事情是匆匆忙忙地發生的。很認真地參與了兩次的討論給意見,說話是想過才說的,有點戰戰兢兢。套用別人的用語,是包裝過的。

原來很久也沒有過這樣的生活,有點不習慣。也再次肯定自己不合適這個需要花花綠綠的世界,我不想偽裝。

滿意

我令到金魚很滿意啊﹗她說很高興聽到我說那一番話。其實要我說一些不是心底話﹐是容易不過的事情﹐說就說吧﹗我的目的已經達到﹐採取什麼的行動都不重要了。我只想金魚放大眼睛看清楚週圍發生的事情﹐不要把別人的錯都歸罪于我就可以了。

做好人就做好人吧﹗對大家都有好處的。

是烏龜啊﹗昨天有兩個同事不在(是四人相互幫助的)﹐他也病了。是真病還是逃避呢﹖看看明天的大食會﹐看看他是否真的病了。

Wednesday, December 20, 2006

香港八二

二十多年前了,今晚在電視上看到當年飾演順叔的陳泉。看著他,很開心啊!很享受的退休生活。

聽他話當年,說電視臺那時是一個真的大家庭。對啊!以前的社會總有大家庭的感覺,現在的都是白話。以前的真是拿出真心,現在的儘是私心。

變了,是一種變遷,是一定會出現的。

很喜歡聽一些上了年紀的人說話,話雖然是簡單的,卻充滿了生活的智慧。我們需要學習。

昨晚訪問的是《季節》裡的朱錦棠,是“媽打”的丈夫。原來他以前是舞臺工作者。

情緒

The idea behind cognitive therapy is that emotional problems arise or get worse when your outlook and perceptions about yourself are distorted.

Viewing situations as being all black (bad) or all white (good) with no grays establishes 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and doesn't allow for partial satisfaction.

don't fall into the trap of telling yourself that your positive qualities, deeds and experiences don't count.

文章裡所述的方法,我看成是對自己的忠實。

很好的一句話

"Just because we don't understand the mechanism doesn't mean that it doesn't work,"

我是時常把它記在心的。

學習專注

大有進步。
**************
發覺,自己的專注能力提高了,在這一刻就管這一刻的事情,別的便不理它。看似簡單的,可是做起來一點也不容易,不過我卻做得到,不能維持長的時間,但是只要做得到,我已經滿足了。慢慢的學習,我相信我是會有進步的。

這樣,我的感知便高了,人也容易地快樂起來。
26 Dec 04

懂得

這個我做到了。
************
去年的我,寫了很多關於公司裡的種種。今天在網路上遇到一位星加坡朋友,他問我關於我工作的情況。當然要我說的話,還有很多的東西可以講,不過我跟他說,是日放假不想談工作。

我想,我開始可以放假時放假,也學會把事情放下。
25 Dec 04

回暖

天氣沒有那麼凍了,吃飽後就想眠一眠。

我要去睡午覺了。

後話:我睡了六個小時。如果不是朋友打電話來,我是可以繼續睡的。嘻嘻!起來,把那兩個咖喱角也吃進肚子裡,涼了也好好味道。

好好味

吃了牛肉豬潤米粉,後買了印度芝士薄餅,其實已經飽,不過眼見薄餅是熱的,當然要吃。好好吃啊!如果不是有點飽的話,我相信薄餅的味道更加好。另,也買了咖喱角,三個,只可以吃掉一個,也是好好味道。

少做少錯,不做不錯

昨天聽到的話,想起在銀行裡一起工作的同事。這兩句話,他時常放在口邊的。

我,雖然聽了很多,不過我一定不會認同。錯,又有什麼關係呢?重要的是知道錯的影響。我喜歡學喜歡經歷。時常害怕錯誤,就被它控制了。我才沒有這般的愚蠢。很多的所謂錯,其實都沒有什麼影響的,多花時間去瞭解就是了。

豐盛

豐盛是可以足不出戶而感到滿足,在人的心裡。

無禮

這禮,可以說成禮物也可以是禮貌。

一同事昨天擺酒結婚了,我和她沒有在同一部門共事過,也不算是朋友,連點頭之交也不是。上個星期,她走來把請帖交給我,當時我都有想過回禮的,可是兩天後,她又來,說不肯定有沒有把帖交給我。心裡想,不是嗎?問我去不去教堂觀禮,不去了。星期一,她在街上打電話給我,問我星期三去不去婚宴,我簡單的回答我不去了。

可能是她的熱誠,不過我不受這一套的,我覺得她好煩。沒有回禮,很沒禮貌啊!

不過我總是想,她結婚與我何干呢?送了我禮餅是否一定要回禮的呢?

壓力,沒了

According to Ayurvedic texts, too much rajas shows up in the mind as attachment, craving, and desire—by their nature, these impulses can't be satisfied and therefore create a negative psychological disposition.

While overly stressed people might have excess rajas in common, how they respond to the condition depends on their individual mind-body constitution. Each Ayurvedic principle—vata (air), pitta (fire), and kapha (earth)—exists in all of us to varying degrees, with usually one, sometimes two, and, in rarer cases, all three predominating to create our constitution.

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小腿

為何我的小腿還酸酸軟軟的?

烏龜的歪理又來了

他有點不理性地說了一句話,說如果同事真的可以快手快腳處理好事情,那麼他就要做更多。

當然我要告訴他另一個角度,做得快並不是代表了要做更多。同事回應,做得快是不需要懲罰的。

他慢當然不懂欣賞別人的快。

矛盾

表現良好的我們不可以把額外的工作表現考慮進去,可是表現不好的就要把額外工作的表現強加進去。矛盾!

不過可能又是條件反射,我說的她就要持相反的看法。

左右手

一隊人中,總需要一些左右手。人人都自私,能成為左右手的,免不了都不會對他們太苛刻,有些錯誤是可以接受的。人誰無錯,只要錯了願意聽人意見就是好。

一個人,如果沒有了左手還來斷右手,真的要看看他怎樣變魔術。我沒有這個本領,想向他學習。如果他真的做得到,將會是我的一大收穫。

明天不需要預告

嘻嘻!我放假,當然沒有事情做,不需要預告了。

能量

我今天提出了能量這個詞,某同事說他沒有什麼可以反駁我。當然,能量是可以反駁的嗎?我也坦白告訴了他們,我在學習正向能量。

稍後的談話裡,另一個同事套用了這能量詞,她說我說得好。很好啊!這就是能量的影響力。

管理要做的就是儘量不讓負面能量向外發放,當然也要培育正向能量,不過負向的東西就是比正向的東西來得快也影響深。為了不是左救救右補補,稍微留意到負向的東西,一定要叫停。

開會

四個人開會﹐兩個人在沒有被通知的情況下會議就被確認了﹐其中一人是聯絡會議的人的上司。

看﹐多麼可笑的情況。現在會議要取消了﹐要看看那個會議聯絡者會如何做。

年顧

也是一年一度的事情。看著烏龜﹐我有些替他感到無奈。他根本不是根據一些真憑實據來說話的。他說不好的別人說好的﹐最後他又不反對﹔他說好的別人說不好的﹐他又無力招架。作為他小組的成員﹐我替他們可憐。

我也是小組的一員﹐理應不該這樣說話﹐因為我要對小組負責﹐不過我真的無能為力﹐因為有太平紳士的撐腰(不是對我)﹐很多事都變得不一樣﹐也不可以把事情看成常理了。

Monday, December 18, 2006

寫寫寫

不知不覺,今天寫了很多。寫的人不覺什麼,可是看的人都膩了。呵呵!繼續寫繼續寫,好開心啊!

我,傻了。今年,沒有了冬季假日憂鬱,好好好!

剛剛才做了一兩分鐘瑜伽,背部鬆了,看似誇張,才一兩分鐘,就是這麼的神奇,真的要大呼一聲“爽”。

其實我做的看似柔軟體操,以前都有做過類似的,不過效果真的不同。現在做的是給了身體一些壓力,不過卻不用力,而且是平衡的,有後就有前,有右就有左,有上就有下。

來找我

朋友S 告訴我,和同事的閒談中他們說到如果到香港來,找我都不找另一位同事,他們說那同事麻煩。我跟朋友S 說他們不知道不是他們喜歡找誰,而是我不會招呼他們的。我最不好客的了,嘻嘻!

四天

他們的只是半天或是一天,為何我們的是四天?看似有很多東西要說,那麼為何我沒有得事前參與?不理了,不關我事。我要催眠自己,不好多事。

明天預告

除了開會,也是沒有事情做的。

學懂了不越界不越權,自己的時間就多了。不是自己的事不給意見,很好啊!人真的靜下來了。

有趣流言

朋友S 的同事著他問我金魚是否辭職了,好有趣的流言。

情緒

Carbohydrates can lighten up your mood. Eat at least one or two ounces of carbohydrates like pasta or cereal.

不可以不吃飯啊!

可能有人會說我自大

今天跟同事說我不需要公司的培訓﹐因為不合適我。路過的人如果聽到的話﹐可能會說我自大。不是我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而是那些事情卻不能夠在一兩天的課堂裡給我答案。如果那些課程的內容可以為我解決問題的話﹐就天下太平了﹔可是世界沒有這麼簡單的人和事。

理論誰不會說﹐我很有多很多的參考書﹐可是卻並不可以派上用場。我覺得我需要一個讓我學習的老師﹐不過在公司裡找不到﹔反面教材就很多。

溫故知新﹖也不需要了﹐反正學了也用不了﹐因為沒有共同語言。很多時候做對了(沒有錯就是對)﹐也會招來很多的話﹐太討厭了。

在對話途中﹐我借出了一本在管理上可以用的書﹐那也是公司給管理層的訓練﹔不過我不喜歡那些理論﹐很多都不太切合實際。借出那本書﹐只是讓同事知道一些官話﹐去認識什麼是管理。

其實我們可以管的有幾多?!

會買

會買明年的年曆﹐都是首次﹐不想對著公司的出品。現在案頭的一個﹐是同事在日本買回來給我的﹐看了一年﹐對我有正面的影響啊﹗

本來要發火的

本來要發火的﹐可是現在不需要了﹐不是事情已經解決﹐而是沒有得解決。我所不高興的是為何突然小組要做一些原來不是我們的工作﹐又沒有人向我交待。

算﹗金魚話事﹐反正我已經被斷絕了一切我應該需要的資料。現在我看的只是同事在問話時加上了我的名字﹐原本是我看不到的。都是乖乖去上課學習新系統﹐其他的不要去理會﹐免得自己動火。

別話﹕現在處理那工作的小組主管不肯正面跟我說﹐也解釋不了。也算﹐我樂得清閑﹐反正那工作又不需要我負責﹐只是加重了同事的負擔。

天星事件﹐讓我想到我們是否在尋根﹖是我們太沒有安全感嗎﹖我有興趣的是集體潛意識﹐它的意義是什麼﹖

沒有追新聞﹐只是昨晚在新聞報導中聽到有人阻礙了道路﹐和警員發生了爭執。相信今天會有更多的人發表意見。

電視所見﹐是一股大的力量﹐不過我看到的卻是無力感。不是我們無能為力去保衛什麼﹐而是他們力的表現背後的一種無力感。讓我想起陳冠中的一篇文章【我這一代香港人】﹐那裡我相信可以找來答案。

隔了一塊玻璃

我想問為何金魚要隔著一塊玻璃跟我說話﹖

臨時工

今天來了一個臨時工﹐看見他﹐我又有不明白的地方了。好好一個大男人﹐為何要做臨時工呢﹖找不到一份長工嗎﹖部門也在聘請長工啊﹗他來做的是文員等級﹐穿了西裝來上班﹐一路行一路把一只手放在褲袋裡﹐好一個老闆的模樣。

為何要做臨時工﹖

收信

今早﹐我把信交給烏龜﹐他問我會不會挽留同事。很奇怪的一個問題﹐要不要挽留是他的事﹐因為他是同事的直屬上司。我告訴他同事遞信應當是首先給他的。我說如果同事不留下的話﹐就要遞交文件到人事部﹐他問是聘請人手嗎﹖我真的沒有可以給他鼓勵的力量﹐冷冷說了一句“那當然啦﹗”。
**************************
這個月的第一封辭職信﹐不意外。不知道烏龜知道不知道呢﹖知道了會怎樣﹖這個同事是他的盲公竹﹐他會因為這樣也遞上辭職信嗎﹖

不是我討厭他﹐而是我要想想人手的問題。
15 Dec 06

如我所料

如我昨晚說的﹐今天沒有什麼事情要處理。

一早﹐已經見到區域的同事﹐他們比我更早回到公司。

Sunday, December 17, 2006

幻想,經驗,真實

真實不真實,對現在的我來說,不太重要了。知道每一刻自己是活的(不是在發夢)已經足夠了。

怪不得我現在對哲學沒有大的興趣,原來那裡找不到我想找的東西。
********************
看The Ringmaster’s Daughter,到了第十六頁。那裡帶出了一個思考,就是什麼是經驗,什麼是真實。我們幻想的,是否經驗?在腦海裡的東西,是否真實?日積月累下,我們還可以把幻想和真實分開嗎?
26 Dec 04

改變

以前看到自己一兩年內沒有改變的看法,很是高興;現在卻是看到有所改變時雀躍。這個很好,因為是自己能夠接受更多的自己。

還有

原來我還有表達不了的事情,不是寫不出來,而是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事情寫了出來又如何?!

知道這幾句,日後看回肯定不知道自己所指是什麼。

事件

原來事情已經發展到絕食的階段。不去談我怎樣看這件事,我想換一個環境來想想自己會如何做。如果事情是發生在辦公室裡,同事用絕食來爭取一些東西,我想我會站在管理層去處理這件事。為什麼?現實裡接觸了太多上次都是這樣的要求,試問怎可以不認真對待。很多事情的處理,並不需要考慮人性的,一感性什麼也完了。這是我做了這麼多年管理的體驗,說我不理解是衰人是魔鬼這些話都聽過了也聽進了,可是可以怎樣?!我可以做的就是尊重要爭取的人,沒有意見也是一種支持吧!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都要為了那位置而負責任,就是這麼簡單。讓我想起《易經》。

櫃員機

電視節目在說銀行的櫃員機,想起很多年前的工作,就是每天負責清點櫃員機。時間是緊張的,因為我們要在銀行開門前就要準備好。兩個箱子,擺放著幾十萬(其實是幾多,已經不記得了,可能是過百萬),假期前會放進更多。有時侯會因為沒有足夠的五百塊紙幣而少放了。

除了要點算剩下來的錢,也要點算因為某些原因而給不到客人的錢,也要剪卡(信用卡),提款卡就完整的退回總行處理。要看紙帶(它記錄了整天的交易情況),看多了就知道自己要找什麼。錢箱是很重的,不過都要自己去處理,拿下來放進去。這個程式是最重要的,因為兩個錢箱是放著不同面額的紙幣。一個十多分鐘的程序,最少三個人在場。整個程序,最喜歡說的和聽到的就是“(口岩)數”。

梯級



就是踏著這些拼砌出來的梯級往下走了。

《時間的玫瑰》

不經不覺,這本書借來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了,還沒有好好地看過。北島,我愛看他的《失敗之書》;這本卻沒有多大的喜歡,可能不是他寫他認識的朋友,讀起來就好像查資料做功課一樣(其實這書的由來是來自他的教材)。看他的後記,發覺九篇中有兩篇的人物是他認識的,立即翻到那頁去看,還是我喜歡的。很好。

那裡提到的是艾基(Gennady Aygi),他談到沉默,我很喜歡。

我從前沉默過,那是一個青年人對世界的恐慌,後來我對沉默這個現象進行了反思,於是便出現了對沉默不同的想像,不同的接受方式,可以說是出現了一種對沉默的認可。

只有在沉默之中的人才可以跟自己交談,才能思考自身的存在、世界以及創造的意義。

********************
到了一排沒有到過的書架,一眼,就把它看出了。是北島的《時間的玫瑰》。
8 Dec 06

記憶零食


很久也沒有到么鳳買東西了(那裡的價錢是以兩計算的),昨晚是特意走到那裡,也不打算買什麼,見朋友買得高興,也來趁趁熱鬧。相中的食物是齋鮑魚。

《留著愛》

今天查看,最便宜的票還有好位置,是二樓的中間位置。下個月會去買票,如果還有的話(我可以現在在網上訂票,不過又不願意給十塊的手續費)。不過一月買三月的票,真的是早了一點,都不知道到時候想看還是不想看。很多時候都有點點逼自己去的,可是看戲劇就是這樣的了,票要預先買。

助產士

說助產士不足夠,所以要把工資提升一個增薪點,是大概一千塊左右。

如果是我,以前是做這個工種,不做了,為了一千塊是不會考慮的。一千塊,身體精神所承受的是不可以補回來。

不說不知道,原來現在是流行在私家醫院登記又在公立醫院登記,那麼總登記人數就不是真正的登記人數了。怪不得公司的大肚女同事,她們請假特別多,原來是如此。

別話:朋友S 曾經問過我,如果說區域要我做某個位置,我會不會考慮。我好肯定對他說,不會。那個位置,我相信我有能力做好,不過卻要很多的心力,因為要接觸很多不同國家的同事,要為他們解決很多我覺得不是問題的問題。我相信,我會爆血管而死。錢是多了,但是我要這麼多錢來幹什麼?!買樓?買了卻心理心靈不舒服,有屋住也不會快樂。如果說要我幫助她處理她的工作,我倒願意的,雖然也需要一些心力,不過卻可以應付,因為心理壓力少一點,應該說是少很多。

消化

現在快到兩點了,我還沒有吃飯。除了是一個習慣外,感覺肚子餓才是剛剛發生的事情。昨晚外出吃晚飯,吃的不算多,可是卻吃了很多的味精和油份。身體給我的訊息,是現在才消化完畢。

我可以吃東西了。

昨天和今天都是吃這個,是我愛吃的雜錦烏冬麵。

劇本

本來想著去學習寫舞臺劇的劇本,現在可以好肯定地跟自己說“放棄”,因為我根本沒有興趣看劇本。連看都沒有興趣的話,怎去寫,怎去學?我又真的不喜歡用方言(廣東話)來寫,不用方言的話,又好像寫不到神韻。

拿起張愛玲的《沉香》兩次,都被我放回書架。這個已經是一個很好的答案。

都是做觀眾比較合適我。

禮物

年尾了,過往總是想著送自己一份禮物,不過今年沒有這個打算,一是我沒有什麼東西需要,二是我每天都好像不斷送禮物給自己。足夠了,心是滿滿的。

遺忘

當你年紀大了的時候,對於記憶不清晰,對於忘了甚麼事,你是一點也不用擔心的,因為不久之後,你連你忘記了甚麼事都已經忘記了。真的,既然甚麼都已遺忘,還有甚麼好害怕遺忘了甚麼呢?

記起不記起都不重要了,活得健康快樂就是了。記起不記起,人是活過來是鐵一般的事實,不需要記起什麼來證實的。

情緒

To help you stay centered, you can also lengthen your inhalation if you are feeling sad or depressed, or lengthen your exhalation if you are feeling anxious or fearful.

And remember that while you are going through any emotional catharsis, it is beneficial to affirm positive ideas about yourself and others instead of harboring destructive feelings of worthlessness or self-hatred.

Saturday, December 16, 2006

呼吸記錄

呼氣的時間已經增長了,呼和吸的比例是二比一,很好。

《我這一代香港人》

你可以批評別人對現代的理解,但反思現代性不等於中國必然要去建構不一樣的現代。

很喜歡這些話。現代人好像都積極地反思,可是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我也喜歡反思,我的一定不是想改變環境,我覺得不是我的能力,群眾也沒有這個能力。也不是我們只可以接受,是一個過程,不是某些人某些事,而是很多人很多事所集成的。
***********************
終於被我找到了,是陳冠中的《我這一代香港人》。還是新書來的,如果是舊書的話,我不會借回來。曾經借過一本舊書,看的時候就覺得癢癢的,很不自在。

上次在書店沒有買下這本書,是因為好像有些文章跟另外的一本有點類同(臺灣出版社),所以沒有付錢把書拿走。
15 Dec 06

藍天



出發時的天色,很藍啊!

看到一隻戴著墨鏡的小肥豬嗎?

行山

很多個月沒有做過的事情(差不多八個月了),今天走的路不多(兩小時還不到),不過卻有點吃力,上梯級時有點感覺氧氣不夠,下級的又有點腳震震。真的要多多練習。不過今天的天氣很好,天色是藍的,陽光又不是太猛烈。

今天走的路,沒有一點的泥路,走的是由小西灣到大浪灣。個人喜愛,都是到西貢或是大埔一帶的地方好,可以感受多一些的泥土和花草味道。

後話:圓圓和大雄,那些屋的所在地應該是鄉村俱樂部,清水灣地帶。

鏡中的我

今早看見,我的站姿好了,其實是人站直了這麼簡單。謝謝瑜伽的帶領。

幾米

也讓我借來了幾米的《小蝴蝶小披風》,是兩個八歲的小朋友,一個是女一個是男啊!

我們不斷地找尋怪罪別人的藉口安慰自己。

這句話,令我認識別人的世界。

關注

我覺得關注是一個瞭解的過程,而不是你一言我一語的熱烈給意見,也不是一面倒的認為自己是對,別人是錯的。很多很多的解釋,看真一點,都是保護自己擁護的理念,是對或錯也是一樣。你的對可能別人看成是錯。

對對錯錯,我們花費了很多的時間。得了什麼?不知道。

近來的我,聽了一些話,我只可以說一句“無話可說”再加一個笑容。再說根本就是沒有意義,這也不是沉默。

別話:記的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法庭上,我跟法官說我不作回應,法官滿意地點點頭示意同意。後來有人照辦煮碗地跟法官說同樣的話,卻遭法官反對,著他一定要作答。“無話可說”不是沒有話說,而是真的說了也是浪費時間。不可亂用的。

昨晚看《友緣相聚》,陳麗斯說每個人都是對的,所以她再不執著什麼是對。錯,她說她每天都會犯錯誤。

我很欣賞這個人生態度,要好好學習。不要再去想什麼是對與錯,如果是一些觀點與角度的事情。別人的對與錯,好多時候其實跟我們沒有關係那麼就不需要加以意見了。

面對

" Being "centered" is a feeling of being balanced and at ease on all levels—physically, emotionally, mentally, spiritually.

"One who can see action within inaction and inaction within action is the wisest among all beings."

Friday, December 15, 2006

實物,意念

我覺得意念的存在比實物來得重要。

現場,抽離

有時侯,人不在現場,抽離一點,其實是積極的參與。始終認為,適當的距離才可以看得真。
to maintain mental health we need a clear, uncluttered mind, positive attitudes, nourishing or enriching thoughts and ideas, ample exercise to keep our minds strong and flexible, sufficient rest and sleep for restoration of our mental energies and a wholesome mental environment.

The human psyche however, is a blend of both thinking and feeling.

Sometimes it is difficult to distinguish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ought and feeling when they are blended, or even confused.

Good teamwork between a positive mind and balanced emotions results in an ideal state to undertake mental fitness disciplines, just as a physical fitness exercise programme is a pleasant experience when the body is willing. Conflict between mind and emotions generally results in indecision, depression or in emotional storms which temporarily damage any determined intent of the mind.

Stress is just another way of saying something is wrong in our lives, whether it is within ourselves, our circumstances or in regard to wrong decisions and choices. Each of us inwardly holds the key to what is causing our unhappiness. Each of us has the capacity to correct what is wrong if we are honest with ourselves and are prepared to make changes.

需要學習

Don't waste your time and energy analyzing and thinking about people's motives and behavior, but rather try to improve your actions.

這個﹐需要學習。好像以前也寫過類似的﹐不過現在看到這篇就覺得自己要學習﹐即代表了還沒有學會。

時間

時間真的是一個觀念。明明是快三個月了﹐金魚還要來問不是兩個月嗎﹖是她不相信我還是不相信所有的人﹖

我真的很想問﹐她有沒有安全感的呢﹖

很怕和這類的人相處﹐氣氛特別緊張的。是我道行不高﹐要多多修煉。

下午茶

今天請小組喝下午茶﹐他們問為什麼﹐我答不需要問。看著他們﹐不滿足﹐我說心情好。不是每年都會做的事﹐是覺得衷心感激才會。

“豪”

同事問我借人手﹐想同事今晚加班﹐我說不可以星期一才做嗎﹖

我不想開口要同事加班﹐因為誰會願意呢﹖更何況今天是週末前夕。那些工作又不是我們的份內事。

我很“豪”的說﹐下個星期一﹐早上的一個小時﹐隨便。他問我同事不需要工作嗎﹖我說就停了我組別的工作﹐沒有問題。

後話﹕可能不需要我們的幫忙。其實我覺得他們根本沒有嘗試過用自己的資源就向外望﹐我是很不認同和覺得討厭的。

Thursday, December 14, 2006

生存之道

這方面做得很好。
************
發覺一生存之道﹐就是能和那些我老闆視為敵人的人為友﹐其實是能成為工作上的合作夥伴。很喜歡夥伴這名詞﹐一個果果多人分﹐很有樂趣。
14 Dec 04

分享的能力

三年前寫的,今天要拿來用。
****************
正在看“怎樣學會應變”﹐從中我得到一點啟示﹐原來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分享的能力。我常鼓勵我的同事去分享﹐但是卻得不到效果。

我現在明白了﹐我大意的覺得分享是天賦的能力﹐其實現實的情況卻不是我能想像的。我相信每一個人都願意分享﹐但是問題卻在於他們覺得自己哪有資源和人分享呢﹖

願意分享的人永遠都是拿自己認為最好和最有信心的和人分享。問題便來了﹐已經沒有信心的人﹐哪來勇氣把自己都認為見不得人的東西拿出來呢﹖如是我越鼓勵﹐情況就變得越不是我理想的。

可能我要做的﹐不是用他人的成功去鼓勵另外的人的行動﹐而是我應該多放一些時間去了解這一群人﹐直接的對他們的或大或小的貢獻加以鼓勵﹐應當可以收到更好的效果。
13 Dec 03

今天聽回來的話

說我變態。聽後立即“唧”一聲笑了出來﹐嘴是含笑地說好。被人說變態還笑﹖真的是變態了﹖﹗
說我時常想辦法整治他。觀點與角度﹐是的﹐我每天都特別關注他﹐時常追功課。不過他所說的整治是無理的一種﹐有點文革的意味。我才沒有那般有閑心整治他。
說我對他偏見。這絕對是﹐如果我一視同仁﹐做好本份的同事真的說我有偏見了。我是不會為了一只變壞了的蛋而放棄整籃雞蛋的。
說某工具是無用的。呵呵﹗我們只有那些工具﹐不用都是要用的。不去學懂如何用就說工具是無用的。很好的借口啊﹗怪不得他從來也沒有學習如何利用那些工具。

聽那些話的時候﹐我做著瑜伽﹐坐著把胸骨擴張。真的很好﹐我又撥亂反正了。

那些話﹐如果是我聽回來的﹐我才不會跟當事人說﹐因為確實是無聊的話。除非是相信而認為是真的﹖﹗

突然﹐好想知道在醫學上什麼才算是變態。說的人在還沒有跟我說之前﹐著我聽了不要怒﹐以為是什麼﹐原來是說我變態。如果我真的為了這個名詞而怒﹐我真的變態了。

一個名詞﹐又是我學習的機會了。這麼喜歡學習﹐也是不正常的。嘻嘻﹗

瘋了

一個小組﹐開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會議。不需要工作的嗎﹖十多人。

金魚真的瘋了。

鬼鬼祟祟

大公司裡有很多的水平指標﹐我面對這些的態度是做得不好就需要積極改善﹔可是金魚卻喜歡用鬼鬼祟祟的方法﹐左掩右避。

同事告訴我金魚著她做一件事情﹐聽罷﹐我笑著對同事說﹐請她向她的直屬上司報告﹐而我沒有聽過她說的話。同事當然知道我是半說笑半認真的。

到了工作不再由我們負責的時候(水平指標還是我們負責的)﹐我真的想知道我們再可以往哪裡掩飾和逃避﹖﹗

指標不達﹐一定是程序出現了問題﹐想想就有解決的辦法。如果真的無能為力﹐因為一些我們控制不了的因素﹐便要作聲了。我總相信﹐區域的同事總部的同事是講理的。

奇怪

大大主持人跟我說﹐想我找部門的主持人﹐給她意見。不是嗎﹖我去找部門主持人﹐不是她來找我嗎﹖

這個意見﹐是需要了解系統的運作才可以給的。我沒有參與過他們認識系統的任何會議﹐卻要我出席今晚六點三十分的討論。當然我不出席。

他想我給的意見是我們應該用幾多的材料去測試和如何做品質檢查。那個產品又不是我負責的﹐何為我要給這般的意見﹖越想就越覺得有問題。

從壞的一處想﹐是否到事情出了問題的時候﹐想找人來背黑鍋﹖

我才沒有這般的愚蠢﹐說我以小人之心來看事情都是這麼說的。

歪理

烏龜的歪理﹐終於被我找到一道縫讓我問他一個究竟了。

他的小組六個人﹐這個下午有三個人放假﹐兩個人約了醫生﹐是事先安排的。他是其中一個要見醫生的。昨天下午五時四十四分才申請放假。

當然我要問他如何安排小組裡的工作﹐他說只是一個下午﹐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問他往後能否避免相同的事件發生﹐他說不肯定﹐因為大家都要看醫生﹐又說大家都是看政府醫生﹐預約很有難度。

我再次問他工作上如何安排﹐他逃避我的問題。好﹐我問另一個問題。我問他我有沒有權力去問他如何在工作上作出安排。他不回答﹐我再問。好了﹐終於對我說某某會幫助處理這個下午的工作。我問﹐某某被通知了嗎﹖他回答沒有。我跟他說要尊重同事和取得同事的同意。

我也跟他說﹐申請了假期卻未有得到上次的同意而不出現在公司在法律上就是曠工。

這一刻﹐他的假期還沒有批核﹐因為我要跟老闆談。

後話:被朋友S說中了,因為這件事,我又被罵了。罵什麼?罵我為何會問病假可以不可以預先申請。我回答因為我不肯定所以要問。她要我用開刀的例子來想想,一定是預先申請病假的。可是現在的情況不是要進醫院開刀。她罵的有沒有道理,我不說了。你們說呢?

回到家,我問我弟弟同樣的問題,他答不可以。病後的治療是事假不是病假。我也從來沒有看過醫生發出的病假紙原因是病後治療,負責治療的人根本不是醫生。

我告訴罵我的人,可以預料的是病假申請的增加。弟弟說,是她覺得沒有問題就由同事放假吧!而且說我做得對,問她要她的批準。

今早

放了一日假回來﹐整個辦公室都靜悄悄的﹐我要找的人看不到。很靜﹐很好。當然我也做了我應該做的事﹐解答了好幾個問題。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06

想當年

這個故事,應該沒有寫過,不過不太肯定。

近來有很多的展覽或者國際會議,很多人都忙忙忙。令我記起某年的獅子會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開會,我臨時受命,到了那裡做外幣找換。除了我之外,還有另一個是來自分行的。

我們兩個人一組,一個負責把外幣從客人的手上收回來,另一個負責轉換成港幣,再由坐在窗口的一個複點,然後把錢送出去。和我一組的就是來自分行的。我們在那裡應該忙碌了三天還是四天,不記得清楚了。

第一天吃飯,記得是躲在臨時銀行附近的一個狹窄地方解決,吃的是飯盒。很累,沒有胃口,不過我們倆就談了很多。內容?當然記不起來。

第二和第三天,他提議我們到外邊吃飯,記得去過藝術中心(那年是第一次到藝術中心)和酒樓。他是吸煙的,在酒樓的時候問我介意不介意他在吃飯時吸煙,當時的我是很討厭別人吸煙的,不過因為他有誠意問我在先,我也容許了。記得當時的我,在容許他吸煙後,並沒有反感。

現在回想,他提議到藝術中心吃飯,不是為了方便,而是有意安排的。 不過可能是我錯想了。

(待續)

我開心

Find some zest in your life, not through drink or drugs, but something that you care passionately about, something that gets your juices flowing. Curiosity? I'm curious to know what you're curious about! Think of something that you would like to understand better, and surf the web or get a book out of a library or talk to someone who knows about the subject.

我開心,原來我做了文章中所說的事情。好開心啊!

很可愛


被這圖片吸引了,好可愛。大家跟著它好好做深呼吸吧!

六十九年

六十九年的今天發生了南京大屠殺,還是一貫的反日。發生了的事情不能磨滅,可是我們還需要一年一年地記仇在心裡嗎?

帝國主義?!軍備?!哪里沒有。誰不想做最強最好的一個?!

是執著?願意放下?一個一個的選擇。

或者我是不在苦中不知苦,可是就是因為苦,才需要放下。

六十九年,是我們一生的時間了(當然有很多人比這個數目長命),寬恕吧!況且,那年如果不是日本,我總相信就是別的國家,當年誰不想當王當帝?!現在也是啊!

歷史帶給我們的意義,我並不看在這些抗議中。有意義,是那些可以幫助我們成長的部份。

天氣

星期六可能只得十二度,朋友,那天記得加衣。

接近下午一點,下起大雨來。感覺?好像天空做著深呼吸,很有活力啊!

一個分手的故事

朋友告訴我他的妹妹被她的男朋友提出分手,妹妹卻感到突然,因為這妹妹還計畫和她的男朋友結婚。

我感到突然的不是分手,而是這女孩為何不能夠感受男朋友對她的不滿。兩個人相處,沒有可能一方覺得有問題而另一方什麼也感受不到的。

或者我的疑惑是我的朋友未能把事情清楚地告訴我,不敏感的可能是我的朋友。

從這個分手故事中,我領略到的是人和人之間是需要適度的空間和自由。什麼才是適度,就看人和人了,每人都不同。努力感受吧!

八歲的小朋友

原來時常錯送我電郵的人是一個八歲的人兒。有點不明白為何他送出來的內容是很成人的(種族主義及歧視),多數是別人給他,他再轉送出去。也不明白他的父母沒有查看他的電郵嗎?不看看我這個跟他說錯送電郵的內容。

昨晚,我再受不了他的無謂騷擾,把我的訊息送給電郵裡的每一個人。幸好今早有人告訴我會把我的訊息轉告小朋友的媽媽知道。

後記:又收到一媽媽錯送電郵給我的事了(不是第一次),內容是著女兒去見見醫生,說是從另一人知道女兒受了傷。看似這媽媽跟女兒是沒有見面的。希望她可以找到對的電郵地址,把訊息安全地送交到女兒的電子信箱裡。

我把這事寫出來,希望有背受了傷的女孩,媽媽和她用電子方法聯絡的,相熟的醫生又在尖沙嘴的話,就找找媽媽吧!女孩的名字叫“珊”。

是日

是日放假,沒有事情做。說完。

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這刻

無負擔的開心。

不知為何是沒有負擔的高興,不要問我。嘻嘻!

一種力量

很喜歡十二月的工作氣氛,地球上的每一個角落都為了年結而做準備。那是一股凝聚力,被它帶動著是很好的一種享受。

我的身體

昨天的身體﹐好像不屬於我的。今天的﹐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舒服。發覺 (時常都有新的發現) 我的胸部是擴張了。好處﹖多了氧氣的進入。

彎腰


做這個動作﹐其實不是彎腰這麼簡單﹐是要慢慢來的﹐一次比一次做得好。最重要的不是由腰帶動。

烏龜真的是烏龜

發覺﹐烏龜坐著的時候﹐真的很像烏龜的﹐他的背是凸起來的﹐好像龜背一樣。

莫非﹐我真的把他看作成一隻烏龜﹖﹗是我的幻覺嗎﹖﹗

幻想一下﹐這個我們在地上做的動作﹐他居然可以坐著來做﹐厲害﹗他的背是可以放一點東西上去的﹐ 我保證不會掉下來。

後記:特意跟金魚的近親談烏龜,她叫我不好為了他的“慢”而動氣,她說可能過了年他會走的了。原來有人是把事情看在眼裡的,有些安慰。

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我應該把這個早上的工作完成了﹐好滿足。

其中一個電郵﹐是需要我填寫明年的時間表﹐一早我已經著同事準備了(一個多月前)。我很喜歡自己對工作的了解﹐這樣就不會覺得時間不夠用。

可是﹐我的同事還沒有為我們準備好那張時間表﹐他的態度就是拖。昨晚看雜誌﹐那裡說如果常把工作拖延﹐是人們對那份工作沒有信心﹐怕做錯﹐所以遲遲也不能完成。不知道我的這位同事是否這樣呢﹖好想讓他看看那雜誌﹐不過我相信他是不認同的。

後話﹕我現在做著明年三四月才發生的事情。

Monday, December 11, 2006

預告

區惠蓮明年出她的第二本書,買買買。

她的第一本

別話:很不喜歡Yam 天空部落的編輯器,被它“玩死”了。明明用了顏色,可是再編輯的時候就什麼也沒有了,而且把我分了段的文字變為一大段。太過分了。

每年也是這樣的

今次不是她留難﹐而是她的潛意識作怪﹐把我的放假申請﹐一手按了“reject”這個字。她說她上個星期已經批刻了﹐為何今天又看到﹐於是一個不留情面的拒絕。

上個星期我都沒有收到她有關的電郵﹐又怎會批刻了我的放假申請呢﹖她跟我說話的時候﹐她的整個身體就是不停地動﹐不停地用手揭動那一張她用來記錄假期的紙。我告訴她現在我的假期申請是在沒有申請過的狀態﹐她不聽我說話﹐她要我問電腦部﹐我提議讓部門負責的同事來處理﹐她硬要我親自問。我問。

回來的答覆﹐她沒有在上個星期做批刻。我要求電腦部的同事找一些證據讓她看﹐跟進的同事都知道她麻煩﹐會幫我這個忙。那一刻﹐不知怎地﹐流下了兩滴的眼淚。

後記﹕突然覺得很冷。

性別歧視

是我性別歧視。一個大男人﹐一天的假期都要改來改去。不是不讓他改﹐可是他一改﹐我們又要做批刻﹐麻煩了我啊﹗印象中﹐好像已經改了兩次了。如果換了一個女的﹐我的接受程度會高一點﹔而且我現在更加是對人不對事。

這個細微的動作﹐反映在工作上﹐也能預料事情的經過﹐把持不定啊﹗怪不得他永遠都不可以即時給我一個決定。習性所然﹐要改不是不可以﹐要他自己願意和努力啊﹗

朋友的煩惱

朋友埋怨為何他放假的時候就要和家人外出﹐他很堅決地說今天不外出。我問他明天呢﹖他猶疑。看﹐就是他本人﹐把事情弄糟了﹐還埋怨什麼呢﹖

人和人的相處﹐是人和人之間的事﹐不是單獨一個人的事宜。很多時候人都是依循一些習性而活﹐是一種習慣。如果要問為何﹐行動的人根本答不上話來。這些習性﹐時間久了﹐沒有了就會覺得渾身不自在。是需要嗎﹖又未必。

朋友的煩惱﹐我時常拿來取笑他。看﹐我是一個壞朋友啊﹗

浪費

近日新聞報導說關於食物的浪費﹐這個月是歡樂月﹐浪費的東西特別多。看著聽著同事為了聖誕午餐聚會而忙碌﹐不是不感激﹐而總是覺得是勞民傷財。不過大會主持人覺得開心﹐我這個沒有貢獻的人就不好多說話了(我只提供一份禮物供抽獎﹐年年都是現金﹐懶得去買東西)。

投票

昨天是投票日﹐但是選舉的是什麼我不知道。知道昨天是選舉日是因為路經某處而看到一些方向指示﹐如果不是的話﹐我什麼也不察覺了。

這可算是香港的大事﹐我開始不留意了。

有空

朋友問我為何在早上十一點給他電話﹐我說我沒有事情做。

想想﹐公司裡的其他人﹐其實有幾多真的工作量很多﹖好想好好觀察一下﹐不過應該是沒有可能的了。

Sun Salutation

我總是不可以一步就把腳放到適當的位置(圖示的第四步)﹐不知如何才可以改善。另外我也做不到圖示的第六步﹐總不能好好把身體的上半部放到地上。

觀察身體

There is also the problem of mental distraction, because whenever one feels uncomfortable, instead of simply observing that feeling, one tends to want to get rid of it.

上個星期﹐我就觀察了身體的痛﹐這比想著它快快離開而覺得舒服得多。

Sunday, December 10, 2006

沒有耐性

發覺自己最沒有耐性的時候就是聽到別人說“不可能”或是“很難”,在這時候,我都會閉嘴不再說話,因為我覺得我是在說廢話。難,不是我們不行動的藉口;還沒有嘗試過又怎可以說不可能。

一些事情重覆地一再出現,我也沒有了耐性再聽故事了。

今天的課

只得七人來上課,這也好,導師可以幫助我們把動作做好。今天來的是星期二的導師,她的教學方法跟原來的導師有點不一樣。他們的課根本就是不一樣。

下課後,走到街上,有點頭重頭暈。不過一回到家,就什麼問題也沒有了,也可以感受到身體伸展後的舒適感。那頭重頭暈,可能是做了很多的頭向地的動作,也可能是肚子餓了。

大圓圈

走出了金鐘的地鐵站,看到一個大圓圈。啊!是摩天輪。都是第一次看見還沒有座位的摩天輪。下次再到那裡,是三個星期後的事了,相信遊樂場已經開幕,而那大圓圈就會有座位和人客了。

怒的反應

anger can indeed be tamed, because despite its destructive power, anger barely has a toehold in reality.

Our attachments lead to anger, she suggests, because the more attached we are to something or someone, the angrier we get if we can't have it or it's taken away from us.

anger as an energy existing, like all emotions, halfway between a physical and mental experience. Like heat or other energies, anger wanes naturally

employs five sequential steps: Breathe, Relax, Feel, Watch, Allow.

Watch—that is, engage what yogis call the Witness. "If you can stand in the Witness—what Freud called the observing ego—and stay present with the wave of sensation, then it moves through you and you can make discerning choices about how to respond to it rather than reacting to it,"

We don't stuff our anger down, but we don't buy its storyline either. Sometimes we can just watch it, and it will lose its power and dissipate. Other times we apply an antidote to it—a more realistic or beneficial way of looking at the situation'so that the anger evaporates.

怒,不可防止它不來,可是我們卻有智慧去怎樣反應我們覺得怒的東西。

要不要怒人,往後就可以自我控制了。

Saturday, December 9, 2006

情緒,改變

Depression could be telling you to reduce your workload and say no to further unwanted demands in life.
Yoga Journal Hong Kong Nov/Dec 2006

情緒不是什麼,只是一個供自己參考的提示。情緒的反映,並不只限於一些觸摸不到的感受上,身體的痛楚也是情緒的一種表現。為的,是要我們的關注。

差點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過得蠻稱心滿意,差點已經忘記了日子的份量。猛然想起還沒有把租金過帳給業主,明天路經地鐵站時一定要做好這件小事。

周日不想著假期,假期不想著星期一,蠻好的。如果不是把某些日子寫在月曆上,好肯定什麼也記不起了。

是不想記起還是真的沒有所謂,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轉口味

書看完了,可以說的是,這本書不是為了寫情寫愛。寫的是作者自己,寫她對生命的看法和經驗。
****************
實際的治療客人常問我:照妳所講做的話,要做多久才見效呢?我只能答:一世。

看了“一世”這兩個字,我笑了。真的,什麼也需要一世的時間來鍛煉,不是聽聽說說就了事的。

痛苦從來活在腦裡多於心。

很喜歡這句話。心,永遠都是我們的好朋友。心,永遠都是對我們好的。

總之,自己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信念,最自然不過的本能,於人家可是無法理解甚至不能原諒的錯。
明白是一回事,理解是另一回事,接受更是兩碼子的事,改變就是更遙遠的手術室。

原來被別人看成是錯的事情,根本就是最自然最本能的事。看過了素黑的幾句話,更覺得自己現在的選擇是屬於自己的。自己的,便不需要介懷別人什麼什麼的了。我的路,是自己走回來的。走得舒服,繼續啊!

我選擇不懶惰,多付出。
關鍵在信念和付出,而不是技巧,濟遇,性格或甚麼。

看了以上的話,沒有話可以再說了。再說什麼也沒有意義,簡單地做吧!
8 Dec 06
*********************
今次找來了素黑的《兩個人兩個世界》,內容和情愛有關。

回憶......明知過去不能治療現在還是要糾纏......一生最釋放的時刻......是離開那個自製的心魔啊

很喜歡這段文字(......在書裡是文字來的,我懶,沒有把它們全打出來)。這就是生活的勇氣,我不相信時間可以治療一切,是自己願意不願意罷了。

也許,他能記起比我記起更難受。

說的是承諾。真的,如果有得給我選擇,我會寧願他記不起。因為記不起而沒有把承諾兌現,我懂原諒。可是,如果是因為還記得而沒有做到,又不解釋,我會接受不了。愛,就在這些記起而沒有承諾中慢慢磨滅了。
6 Dec 06

今年

可算是做到了。
*******************
今晚回來的時候,我不會開電腦了,就在這一刻(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五時十分)寫寫我的新年願望。

“善待自己,開開心心”。
1 Jan 06

老是睡

真正起來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十五分,其間起來了兩次,可是最後也是選擇了重新倒到床上去。

如果你問我還想睡嗎?答案是肯定的。我沒有病,也不是累,但是就是不知道為何就是想睡覺。

可能是天氣在起變化,昨天感到一點點的熱,今天又好像涼了一點。

走在街上(空氣很差很濁),為的是買午餐。三時才吃的還叫午餐嗎?吃的是印度人的米飯,薄餅。買了兩塊,一是薯仔,另一塊是菠蘿。今天胃口不是很好,鹹的一塊,勉強的完成了;甜的,只是咬著有餡的部分,也因為涼了,餅皮有點變硬了。相比起來,後者來得清新,可能我是愛吃菠蘿的。

四點又睡了。

Friday, December 8, 2006

今晚

腳步輕輕地走回家,感覺真的很好。

又談學習

學習這話題﹐是談來談去也談不完的。

跟別人談學習﹐我也從中學會了一些。有人需要別人告訴他如何學習﹐不是自己最清楚自己要用的學習方法嗎﹖如果連自己也不清不楚﹐怎樣可以學會呢﹖跟著別人來做﹐不是學習﹐只是模仿。模仿永遠也不會有好過別人的成就﹐用的時間是一樣﹐接觸的東西也一樣。不一樣的﹐是沒有心力。

跟烏龜說話

找到一個好機會﹐跟烏龜說話﹐他回答我明白﹐我問他真的是明白嗎﹗

怎樣到好﹐小組成員不回答我在工作上的提問就一定不可以﹐小組成員不按時完成答應了的事情也同樣地不可以。

我不是要批評烏龜﹐而是我要他做回自己的本份。以往的我可以不計較﹐不過這一刻﹐在這一刻的將來﹐我有責任要他改善。

下午發生的事。我問烏龜同事的答覆是如何﹐他說她會在今個星期回答﹐我說今天就是星期五了。問的時間是三點多﹐也不過份吧﹗

我不是有心逼他﹐可是不逼他他根本不會自動自覺做事情。事情是如何的發展﹐所有關連的人都需要負責任。如果他覺得我在逼他﹐是﹐我是在逼他。我不逼他﹐老闆來逼我﹐事情始終是需要解決的。我的選擇是﹐他被我逼好過我被老闆逼。

Thursday, December 7, 2006

So slow down, take a deep breath and let the external patterns work themselves out over time. What really matters is our external outlook. If that becomes pure and rests in its own being, we have nothing to worry about because everything we do, when it is free of pretentious needs, is a manifestation of that. It may be steady and strong, soft and gentle, our external operations can never fully give it justice, but if we allow it to express itself through this limited body/mind organism…ahhhh…then the sweetness of Yoga is being revealed from within.

“她”很乖﹐星期日可以上今年最後的一堂課。好開心啊﹗順道又可以買票看《老竇》﹐又可以拿回明年的上課證。今年我是沒有上課證在身的﹐因為我懶﹐沒有到有關的地方去拿證(錢當然是付了)。

無聊

無聊是這刻的感覺。我當然可以看我心愛的東西﹐不過不是在適當的地方。要大叫一聲很無聊啊﹗

兩分鐘

會議開始前的兩分鐘才告知我﹐沒有關係。
聽到了很多還沒有解決的事情(內部的)﹐很想幫同事去把事情弄清楚﹐不過同事沒有跟我說﹐作罷。可能他們抱的心態是往後再說﹐可是哪有這麼多往後再說﹐要快刀斬亂馬的。
我的心態﹐早已經把事情看淡了。如果有人想把那小組作為權力中心﹐由他們吧﹗我樂于做一個只是掛名的人。
覺得事情有點不妥是為何有能力去解決的事情卻不去處理。
原來無能為力不是什麼﹐是有能為之卻眼巴巴看著事情硬生生地存在著問題。

Ayurveda

Ayurveda, which means "knowledge of life," is the ancient art and science of keeping the body and mind balanced and healthy.

Yoga is the ancient art and science of preparing the body and mind for the eventual liberation and enlightenment of the soul.

Both yoga and Ayurveda spring from the ancient Sanskrit texts called the Vedas. According to Vedic scholar David Frawley, "Yoga is the practical side of the Vedic teachings, while Ayurveda is the healing side."

Wednesday, December 6, 2006

近來的我

近來總是為了一些小事情而高興起來,我覺得很好,是學會了珍惜的表現。

很便宜啊

考慮這個,作為正式課堂休課時的練習。一個月四堂課,每堂一個半小時,才三百不到。最重要的是不需要什麼的入會費,又不需要簽約。本來我打算到那些有規模的中心(某某商場的全層),可是他們是沒有公開價錢在網頁上,我覺得是別有用心的。不老實,不喜歡。而且他們的課是一堂一個小時,太短了,不足夠的;也變相價錢又貴了。

很美的話

According to the school of Yoga, working for the sake of doing good work is what will bring about a better experience of what we truly are; luminous spirit. But to uncover this we need to practise, practise, practise - then we may taste this inner sweetness for ourselves and let the joys of Yoga be implemented into our daily lives.

不是別人做得到而我做不到就覺得不高興。不為什麼﹐是我常說的話﹐就是這個意義了。心裡歡喜﹐就是做的理由。不是和別人比較﹐更不是跟自己比較。昨天做得到﹐今天做不到﹐也沒有所謂。

我﹐希望有一天﹐憑著不斷的學習和鍛煉﹐而做到以上的一點點。

又錯了

我介意呀﹗她又叫錯我的名字。幫她做事情﹐一句謝謝都沒有﹐還要給臉色我看。永遠都是這樣的﹐她不知道的事情﹐我做了給她(又是她要求的)﹐她就這樣條件反射的給我同樣的反應。

死症來的﹐不過都要寫。

想起昨天的事﹐連和我同行的同事都說她不知為何給了我一個狠狠的回望。她把我在另一件事情上說的一句話硬要放在某事情上﹐我當然跟她說我沒有在某事情上說過這句話。說完﹐跟同事輕聲地說了幾個字﹐她就回頭給了那個狠狠的眼神。沒有給她嚇倒﹐而是覺得好笑。

有點誇張

大家都是在香港的﹐只是吃一餐飯﹐說的時間是明年的一月。真的有點誇張。如果真的是明年的事﹐明年再說吧﹗一兩個小時的聚會﹐犯不著這樣的麻煩﹐又不是去一些人山人海的食店。

說到底﹐是心的問題。人大了﹐一些不是真心的聚會﹐免得過都不想參與﹐寧願在家休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打我小組的主意

休想﹗

一些重覆的工序﹐不明白為何要存在﹖在我不明白的當兒﹐卻要我的小組去處理﹐怎樣說我都不會認同的。

他的﹐已經有額外的人手幫忙﹔我的﹐我們自動調節。是否因為調節而來所得到的效率﹐就是幫助別人的原因﹖

已經破裂的東西﹐小心用粘合劑保存起來﹔它是經不起大的壓力。如果你們硬要施加壓力的﹐好﹗不過我絕對不會再做補救的工作。很累人﹐就算給我錢都承受不了。

下個星期

如願﹗有一種老懷安慰的感覺。
************************
下個星期,我又會做決定了。如果他表現平穩,我又再次幫助同事在工作上作一次提升。近這兩三年,真的做了很多這樣的事情。當然努力是同事的,不過環境對於他們來說也是重要的。跳躍是需要一些準備,別人的一些提點;我也付出了,高興的是我能付出。
29 Nov 06

一月有課

今早﹐一口氣把兩個課程報名了﹐明年的一月到六月中。開心。
************************
真的好,一月又有課了。只是停一個月左右又可以繼續,那麼不需要去找另外的一些課了。
5 Nov 06

Tuesday, December 5, 2006

有選擇和懂得選擇

現在的我,再不說什麼有沒有得選擇,因為不重要,重要的是懂得如何選擇。有時侯,我們是盲的,偏以為自己有選擇,其實那並不是選擇。又,有選擇未必比沒有選擇的好,如果不懂得如何選擇。

懂,是一門功課,也是一世的。

被騙了六十萬

剛剛新聞報導說,有一女人被騙了六十萬。她沒有看“警訊”的嗎?祈什麼福呢?那六十萬就是福了。

現在,怪誰好呢?太天真了。

瑜伽雜誌

買了,嘻嘻!三十塊的一本雜誌,連廣告才有一百零八頁(連封面及封底)。沒有給錢前,想過不買,因為太薄了。現在買了,翻過了,可能下期再買。
*************************
原來Yoga Journal Hong Kong 是剛剛才在香港售賣,可說是第一本中文版的瑜伽雜誌。很好啊!時間剛剛好。也說Yoga Journal 是全球性的瑜伽權威雜誌,不知道網上所說對不對?

覺得自己很幸運,要找的東西總是不太費力就能夠找回來。

不好說我迷信,我相信能量。當我需要某些東西的時候,身體的能量就會把那些東西吸引並出現在我的身邊。看見不看見,就要看自己有沒有多加留意。
4 Dec 06

笑一笑

突然發生了幾項事情﹐全是和金魚有關的。過後﹐我同自己笑了一笑。

故事詳情不說了﹐因為都很無聊的﹐連我自己也不想寫。不過卻要在這裡重覆她的話“你不是沒有嗎﹖”(語調很差)

我有的她也有﹐她有下屬我也有。按道理﹐她問我拿回一些過往的數據﹐我問負責的同事取回來是最快捷的方法。為何不可﹖她要我在我的電腦裡找﹐好啊﹗找就找啦﹗

她要裝做老闆﹐由她﹗她為何這樣怕我﹖她要我做這些微小的事情我也沒有辦法﹐我真的沒有所謂﹐反正做了這些並不代表我不會進步。我懂自己找資料﹐懂教導同事如何去找﹐她只管著我去找。說時容易做時難﹐這也不能怪她什麼也不懂了。不懂要裝懂﹐當然自信不高啊﹗

從今天起﹐在不被她影響我的情緒上﹐又進步了。

家中學習

Regardless of what you actually do, if your practice is an expression of what is alive in you now, that practice will help you stay present during your time on the mat. That experience can serve as a model for practicing presence all day long. It will also satisfy you and thus help give you the impetus to practice again tomorrow. If you force yourself to practice because you think you should, because you didn't yesterday, or for any other more external reason, even the most technically polished poses will not answer your inner need for ease and wholeness.

還新

要弄清楚﹐他可以說還是新的﹐不過是針對環境而不是工作性質。我們給了高一些的薪金﹐為的就是相關的經驗﹐如果他真的做不了﹐就代表了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可是絕對不是他在這裡的工作時數的多與少。

導師時常提醒我們﹐坐的時候是需要感覺到坐骨是緊貼地面的。當我想起導師的話的時候﹐我時常也是坐得不好的。

壞習慣要改不容易﹐能常常想起導師的話就好。

推卻

今個早上﹐我推卻了兩個會議﹐說了三次不。

一個是我預先知道的﹐可是他們想知道很日常的情況﹐讓同事去處理已經可以了。

另一個﹐他們是預先知道的﹐可是到了最後一分鐘才問我進去不進去﹐我的答案當然是“不”。我不是一個球﹐不是你們想怎樣就怎樣的。我跟部門話事人說﹐給我有關資料就可以了。她說沒有﹐可是上一次﹐在另一個組別﹐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東西。看到的檔案﹐為何不可以給我一份﹖﹗只需開口問就可以了。或者給我測試文件也可以的﹐可是什麼也沒有。況且今早聽的不是細節﹐只是一個大概。我不需要這些。

身體的力量

power is not about domination or control over someone else so much as it is about aligning with the life energy within and around you.

Let your body/mind/spirit be receptive while you are in the pose; adjust the alignment by your sensation of balance rather than by thoughts about whether it is right or wrong.

Try not to fight or resist the strength of the pose.

從第九堂課開始﹐我已經有點懂得如何去聽從身體給我的訊息﹐慢慢調節動作來配合身體的內在。

Monday, December 4, 2006

自己

「生活的經驗讓我知道,改變自己是面對低潮的最好方法。」 

很認同這兩句話。為了自己而改變自己,自己改變了什麼,還是自己。這樣不是很好嗎?!

再關於呼吸

不知是誰告訴我(不只一個人﹐其中一個是我的同事﹐她在屋苑的會所裡學習過瑜伽)﹐吸氣的時候肚子是下陷的。看了Yoga Journal Hong Kong Nov/Dec 2006﹐那裡說得很清楚﹐是呼氣的時候肚子才是下陷的。

我相信這本雜誌﹐因為我留意過導師的呼吸也是這樣的。

寫到這裡﹐想起導師昨天說的話。他說如果我們到外邊學習瑜伽﹐千萬要量力而為﹐要知道何時需要停止。他說外邊的瑜伽中心導師是一口氣地活動一個小時。

他沒有說得更多﹐但是我知道他說以上一番話的用意。很多的意外﹐就是我們沒有關注我們的身體發出的訊息所發生的。這位導師的好處﹐就是他真的用心地留意每一位學員的動作。

大有學問


想做得到向前曲的動作﹐做好這個動作也有幫助﹔不過不是容易的事。我可以說是勉勉強強把手伸直﹐可是身軀和盤骨的地方是否做得對﹐要時間來驗證。

五千

這﹐是這裡的第五千篇。其實這數字也沒有什麼意義﹐只為自己留一個紀念。

Sunday, December 3, 2006

到來了

繼上個星期說美國人學習中文,今晚介紹的是泰國人學習普通話。他們都是為了中國龐大的市場否?以前在泰國,學習日文是第一位,現在當然被中文趕上了。
************************
電視節目講述美國人學習普通話,看見小朋友說的很正宗,大人就有點說得不準確了。不過看著他們的熱誠,令人感動。

曾經想過考取一個普通話教學證書,看來要好好的再考慮了。不為什麼,只為當工作沒了的時候,都有一技旁身,弄點吃喝的錢回來。

看著節目,我在想,香港的機會又少一點了。外國人都學習中文,香港人作為橋樑的作用又少了一點。在什麼也可以外判的情況下,連服務也由別的國家提供了。眼看,情況有點開始失控。

問我怕不怕?有什麼好怕。這是歷史,從往後的時間來看。怕又幫助不了現況,這是一個循環,一定要給它走完的。開始了就未能停止了。我,就親身感受一下,做歷史的一部分。

後話:港幣對人民幣少於一對一了。
26 Nov 06

十二月天

我覺得這個月是想朋友的一個月,是這年的最後一個月,也代表了新的一年快來了。好的不好的,也快定案了。好的,要珍惜;不太好的,待明年再努力吧!

這裡的中文名字

想著把“散文集”改為“點滴”,寫的都是一些小事情,點點滴滴又一天。

今天的課

是導師最後的一堂課,下個星期他找來了代課老師。不打緊,我已經打算再跟這位導師上課,所以也沒有不高興,況且可以看看其他的導師是如何的。

今天,我很專心,做起動作來也平穩了許多。躺下把腿向上伸直的也能把腳伸得頗為直的了,單腳曲膝站立的動作也沒有做到腳震震,左右兩邊都做得頗滿意。

身體向前曲的,還需要時間來鍛煉,腰還是硬硬的。這篇對於我做不到的這類動作會有所幫助。

今天的靜坐帶來了很好的感覺。我的背被漸漸地拉長了,頭也自動地抬高了。那是一種自由的感覺,是自己賦予自己的一種自由。

Saturday, December 2, 2006

花生

昨晚買了一袋花生給爸爸,他說他早前也買了,是在同一間店。我告訴媽媽我看到店裡的花生是大大的一袋,知道是來了不久的貨,花生肯定是卜卜脆的。當弟弟在盛湯的時候,爸爸已經急不可待的拿花生來吃,看著他,像極一個貪吃的小朋友。

才七塊的半斤花生,讓我看到很多很多。

沒有買雜誌

沒有買雜誌已經有好幾個星期了。這個可算是一個小改變,感覺充實了,只是坐著做著深呼吸也感覺很好,不需要左翻翻右看看來消磨時間。不過明天可能拿本免費的時裝雜誌來看。

爸爸很高興

弟弟告訴我爸爸今天用了才二十塊就贏了一千七百多回來,我問爸爸買的是什麼,他說是Q。嘻嘻!什麼是Q?我不知道啊!雖然爸爸已經解釋了給我聽。

平時看爸爸對著報紙的認真,我總是說他在做功課。退休後,能找到這樂趣,很好啊!

今天

天氣很好啊!心情也很好啊!大家也好嗎?

今天真的有點冷了﹐睡在床上﹐雙腳感到一點冰冷。已經對早兩日的天氣有所懷念。

昨晚吃的甜點

買的時候,我又嘗試問這是什麼。這次得到了答案,說那黃黃的東西是布丁。那白色的,不用說,也知道是飯和椰汁糕。

昨晚,我一口氣把九件的甜品全吞進肚子裡去,可想而知味道如何啊!

年顧

相信今年也不會寫什麼本年大事回顧了,寫了這麼多,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

來年展望?也不寫了。想的是一步一步慢慢走。

圖書館遊記

《心版圖》很好看,書裡儘是一些作者生活的點點滴滴。很喜歡看這些以自己為出發點的散文。

不合理的事還多,世事總是從不合理到合理,我們只有再期待了。

那麼,我們積極面對這些可能是短暫的不合理吧!

在書裡,看見很多屬於以前的香港的情況,雖然我沒有經歷過,不過也覺得有趣味,始終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長大的地方。這就好像聽著父母說著一些兒時的事情,雖然是自己經歷過的,不過因為年紀太小了,沒有印象。

歷史便是如此,你處身其中,卻把握不到;你一直在參與,卻又仿佛置身事外;你想主動,永遠都身不由己,你想被動,卻不甘心。

很喜歡這幾句話,很真實。我們的生活就是如此,我們的生活是歷史的一部分。會感覺灰嗎?又不。人生就是如此,順著走就是了。

能提出問題,證明你的生命活力還在,你的腦袋還沒有退休,你還對這個世界有好奇。
用嘴巴問,來得快去得也快,用心問,來得不容易,得到的卻更深刻。

心,永遠都是我們的好朋友。

作者的blog
*************
見到了很多想著買的書,可是我卻沒有把它們借回來,可能是我的口味改變了。除了借了一本劇本,另外借的是顏純鉤的《心版圖》。
1 Dec 06

尊師

昨晚跟朋友S 談起我過往的老師,不是中學大學時代的老師,而是近來學習的幾個項目。他說從我的口中,知道我很喜歡我的老師,例如網球教練,雖然現在沒有聯絡了,可是我還是認為他是一個好老師。

對啊!要學習,就要信任老師,尊師重道。這個簡單道理不是不明白嗎?太自我,在學習路上,得的一定不會多。遇上不合心意的老師,就是要停止跟他學習,免得浪費了時間和精神。

現在我等的是一位禪修的老師,我相信緣分的安排。

重重複複的話

時常跟別人說感覺好就好了,感覺不好就是自己改變的時候。不知道這方法對別人有沒有好的影響,不過自己說多了,對這方法的能量的認同感也提高了。

都說,跟別人說話,其實聽眾是自己。

Friday, December 1, 2006

星期五報紙

星期五的報紙儘是廣告,弟弟今晚在看的過程中,說不看了,因為廣告的位置是在每一疊紙的首尾版,不翻看根本找不到想看的篇幅。弟弟說都是看他的雜誌好了。

而我,沒有看星期五報紙,只看了免費的小報。

弟弟提議爸爸星期五不好買報紙了。我們猜印刷報紙的是盡心想過編排,可是這樣的一個安排,令原本可能被看到的廣告不被我們看見了。

大火

是九龍灣的Megabox。平臺在十七樓,救火時水也射不到。火燒旺地嗎?那紅紅的圍牆,惹火嗎?

今天午飯吃的鹹蛋

昨晚的月亮

感覺,境界

借來了杜國威的《愛情觀自在》,是舞台劇本。

讀了編劇的話,說的是杜先生怎樣看一些劇評文章的惡意批評。對於我在上個月底寫過的,我也更確定那人的用心。杜先生在書裡用的字眼是“惡性攻擊”,因為他是寫劇本的,感受當然比我深。

我看舞台,只有一個人認同,那麼演出便是成功了。

劇本用的語言是廣東話,看得我有點累。

只看了第一幕,沒有把第二幕的劇本看下去了。也看了附加的劇評,我愛看。

想看劇本是想了很久的事,現在還了心願。再看?或者不會了,始終都是不喜歡看廣東話的文字,看得太累。
****************
又是同一套電影,名字叫《愛情觀自在》。師夫說空虛是一感覺,虛空就是一境界。

感覺和境界,我們分別得到嗎?想起導師的話,她堅持說自信心是虛無縹緲的,我想都是同一道理。

後話:原來這個故事,首次出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套戲劇。戲劇和電影裡出現了同一個人演同一個角色,他就是扮演智源妙僧的高翰文。
3 Sep 06

又告訴我不知道

最不能夠忍受的是用欺騙的態度來跟我相處﹐所以我也想出了方法來應對。

首先用電郵來追功課﹐然後立即給他電話﹐到了差不多到死線的時候﹐再給他電話問他的詳情。今天是三點打第一通電話﹐等了兩個小時也沒有動靜﹐然後再打電話過去。他的答案只需要給我是定否﹐一是事情辦妥了﹐一是沒有做。

大家說﹐他究竟有沒有把事情辦好呢﹖
**************************
七月已經要他看有關的文件﹐也告訴了他為什麼他要看﹐他就是不看﹐告訴我他不知道。不看當然不知道﹐我有什麼辦法﹖我們讀書﹐老師也不會跟我們談書裡的一字一句﹐只說一個大概﹐出來做事要我每字每句告訴他﹐沒有可能。
29 Nov 06

要認真對待

Asanas on the other hand, are different as far as taking the position (slow & controlled movements), maintaining the position (steadiness, comfort & relaxation) and releasing the position are concerned. The asanas (physical positions) can be progressively achieved or mastered in 4 levels in progression.

1. Asana / Position which involve stability, the body is maintained in a particular Asana for longer duration while achieving the stability of the all the muscles, whether stretched or relaxed. The effort in this is to stabilize the body and its processes. This is the first level in Asanas as per the classical definition.
2. Once the stability is achieved for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n any asana, the next level is to feel the comfort in this position. One should be able to maintain the asana comfortably and feel the ease.
3. After steadiness and comfort, one should try to progressively relax the muscles, with practice of relaxation, one can experience greater stability and comfort in the position. Once the body is relaxed, the mind also becomes calm and relaxed, which can be introverted or easily focused.
4. And finally this mind can be easily focused on object of meditation and higher stages of experience can be realized, this level of asana is related to higher mind, the physical experience is transcended.

沒有想

不用想就說要要要﹐不是什麼也對整體好的。甲公司的資料怎可以讓乙公司知道﹐違反了商業守則。較為低級的職員就說要﹐高級一點的當然會想過才做決定。

給我看記錄

真的被同事弄到我不知是笑還是哭。他要找海外的同事幫忙,我告訴他用的方法沒有效果,附加了一大堆文件,可是電郵的內容卻沒有寫得太多。我一說,他就拿他的檔案讓我看(一張張紙的檔案),我說電郵是給海外同事看,拿出檔案讓我看是沒用的。他不太聽我說話,只想我看他的檔案。我解釋給他聽,不過我知道他根本沒有聽。

他說別人不回覆,看到他的可以說是垃圾的電郵,我也不想回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