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1, 2006

當下

活在當下的感覺是,只有當下。那是一種飽滿的感覺。
***************
活在當下的解釋是﹕
  1. 當你感到不開心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回想剛發生的事情。
  2. 當你感到開心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展望未來。
  3. 當你並不是開心還是不開心的時候﹐就保持它。
  4. 絕對不可以和人與物連上關係﹐那麼每時每刻都會是當下的時刻﹐都是屬於自己的。

我是這樣想的。
28 Jul 04

一號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十一月來了,還打風?!

再玩九型人格

以下是今次的結果﹐我是從一百零八條題目裡揀選了四十。

愛秩序 (reformer, perfectionist) - 8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be right -> seek truth -> do the right thing -> Need to be right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condemned -> correct others -> do the right thing -> Fear of being condemned

愛給予 (helper) - 1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be loved -> help others -> loved -> Need to be loved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unloved -> resent and manipulate others -> loved -> Fear of being unloved

愛成功 (motivator, achiever) - 2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be admired -> self-improvement -> admired -> Need to be admired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rejected -> compete -> admired -> Fear of being rejected

愛獨特 (romantic) - 3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for self-understanding -> examine self -> understand themselves -> Need for self-understanding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defective -> indulge in fantasy -> understand themselves -> Fear of being defective

愛知識 (thinker, observer) - 9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 observe -> analyze -> understand the world -> Need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overwhelmed by the world -> detach from the world -> understand the world -> Fear of being overwhelmed by the world

愛權威 (skeptic, questioner) - 4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be secure -> loyal -> security -> Need to be secure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abandoned -> distrust others -> security -> Fear of being abandoned

愛快樂 (enthusiast, adventurer)- 5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be happy -> explore and appreciate world -> happy -> Need to be happy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being being deprived -> numbly seek sensations -> happy -> Fear of being being deprived

愛權力 (leader, asserter) - 6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be self-reliant -> strength -> independent -> Need to be self-reliant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submitting to others -> controlling -> independent -> Fear of submitting to others

愛和平 (peacemaker)- 2

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Desire:
Need to find union -> accept others -> do the right thing -> Need to find union

Unhealthy loop controlled by Basic Fear:
Fear of separation -> illusions of union -> accommodating -> union -> Fear of separation

相關的英文名詞是從這網站找來的。

要找回以前的作一比較。好肯定的就是我變了﹐以前是一面倒的屬於第一型。

To Share

Yoga is Bringing Harmony by Balancing Hormones-

Let us understand Yoga & meditation. Meditation is paying attention, and keep on focusing on one particular object, let it be the breath, sound, movement or Asana (Body posture) and so on. This relaxed focus of mind brings balance to the cortical activities, nervous system and endocrine system, in turn stress hormones(Adrenaline, Noradrenaline, cortisol etc.) are reduced & hormonized, which results in calm and peaceful state of body and mind. In fact the word Hormone comes from the word Harmony, so these are the substances which keep body, mind in harmony with environment and nature.

So Yoga is a way to balancing the Hormones..

The reason is logical, our mind can take only one thing at any given time, and we can't have emotions or thoughts when we are concentrating on vital breath and the beautiful body.

Yoga is all about personal experience

Yoga is viewed from holistic perspectives and is responsible for overall development of human body, mind, emotions, intellect, vital energy and soul.

Monday, October 30, 2006

換燈泡

都不知為什麼,每次換燈泡都弄到一身汗,每次都不記得上一次是怎樣換的,不是拿不下來就是放不進去,放進去了又牢不住要跌下來。

總之就是難難難。

燈泡壞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首先是不去買新的燈泡,買了又不肯去更換。看,我是多麼的逃避,只是數分鐘的事情就一直拖了好幾個星期。

這一連串的動作

就是這些動作了,又上又落,我覺得很難做,根本就是記不得那些動作。導師設計的還不只這些。我知道,整套動作,我一點也做不好。

承擔後果

是朋友S 的話,他說很多時候講話的人不需要承擔什麼,而是行動的人去承擔一切的後果。我要更正他,如果沒有行動而只是聽的話,根本沒有什麼後果不後果的。成年人,聽了別人的提議而行動,絕對是一個選擇。有了選擇而行動,後果是怎樣當然是選擇者要負責的了。行動,永遠都不會是一個盲目。或者行動的人不自知,行動是經過他們的選擇的。

由小到大,在我的印象中,我都很少怨天尤人。或者是我的性格,讓我說了以上的話。不怨天尤人的好處,最低限度,不會妨礙了自己的思想,想要什麼就憑自己的努力啊!未曾努力,得不到我想得到的,也不是什麼的損失。因為這樣也不會沒有原因地羡慕別人,這樣又少了一點不必要的負擔。生活就輕鬆了。

匆忙

我們常過著一些匆匆忙忙的日子。昨天上課的時候,導師常提醒我們要捲著身體慢慢地才好起來。總是聽到他說太快了。上課途中,有一同學的電話響起來,她一個箭步拿起電話匆匆往課室外跑,導師著她慢一點。他問我們可以不可以有一段短時間沒有了手提電話,他自己回答說應該是不可以的。我想回答他,好多時候我到街上買東西或是回父母家吃飯,手提電話都是留在家中的。握著一副小小的儀器,我們的心就永遠不得安寧,總怕錯失了什麼似的。

一步一步來

睡醒了,想著在床上做一些伸展的動作,把雙腿伸直,嘗試用手捉著腳的大拇指,失敗。身體很硬,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那些熱身動作,原來真的很重要的。什麼事情都是一步一步來的好,勉強或者都可以把事情做到,可是看不見的地方受了傷害就不好了。

Sunday, October 29, 2006

忙在詞典裡的解釋是﹕事情多﹐不得空。急迫不停地﹐加緊地做。

今天在電視劇裡聽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解釋﹐它說﹕忙是由心和死亡的亡組成的﹐代表心已死。

如果你能夠領略其中的道理﹐請不好再對你的心中最愛說﹕我很忙。
17 Jan 04

我的午餐

是昨晚已經想好的午餐。首先又到昨天到過的餅店買了碗仔芋頭糕和鬆糕,然後到了這裡買燒賣和粉果。所有的食物合共十八塊。

燒賣不是魚蓉的,而是豬肉,但是又不像茶樓吃的一種,少了一點油膩。他們沒有為我加添醬油,我就吃著食物的原味,好味道。

跟著吃碗仔芋頭糕,很好味道,我愛那種鹹香,沒有太多的餡料,吃的大部分是芋頭,真的好好味道。一口氣把它吃完了。

一口,不得了,很香的蔗糖味道,我說那塊鬆糕。那餅店還有很多東西,看來,我會續一續一買來吃。

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真正朋友

我認為真正的朋友應是這樣的﹕
- 在你不開心的時候﹐他們的耳朵永遠做好準備
- 不會盲目的給你意見
- 不會只叫你看開點
- 在他們認為我是盲目的時候﹐提出忠告
- 真正明白我的處境
- 讓我有思考的時間
27 Apr 04

很熟識


看到第二幅圖,發了一個會心微笑。
圖片來自《明報周刊》

市集

特意去找一店鋪,為的就是網上介紹的用大碗製成的缽仔糕。想買的沒有看見,卻買了不同顏色的燒餅和迷你缽仔糕。燒餅是被那黃色的一個所吸引,我覺得它好像一塊蛋餅。給了一張二十塊的紙幣,找回來的有三個硬幣,共十三塊。心想,是錯找我錢嗎?想了想,那迷你缽仔糕,原來才一元一個。

拿著兩袋東西,摸一摸,燒餅還熱的,缽仔糕卻是涼涼的,有點討厭它。

走著走著,穿過了幾條街道,全都是擺賣的小攤檔。人們忙著買這買那,為的是今天的午餐和晚餐。看見他們,我感受到一片溫情。他們的忙碌,就是為了一家人吃的。想著,爸爸也可能在另一個市集裡忙著買菜做飯弄湯。

看到的一幕,是久違的了,很日常,卻少看。突然想到,如果有朋友要我做嚮導,我定帶他們去走走看看市集。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回到家,為食物拍了照,卻不想吃它們了。原因是我吃了一大碗豬潤湯意粉,還飽。又不知為什麼,拿起缽仔糕往口裡送,選了黃色的一個,一口,好味道。連隨白色的一個也吃進肚裡去。

世事就是這樣,本來對它討厭的,接觸過,對它又喜歡起來。

吃了我稱它為蛋餅的奶黃燒餅,很好味道啊!餡是不甜而香的奶黃,燒餅皮沒有一陣油味也沒有令人討厭的油光,有嚼勁。

橙色的一個,沒有餡的。有淡淡的南瓜味道,也很好。

說來也奇怪,當我發覺燒餅還有微溫的時候,真的高興。可是我卻是待它們涼了才吃的。高興不高興,開心不開心,真的是一刻的感覺。對於其後事情怎樣地發生,可能是沒有關連的。

後記:原來是我看錯了,網頁並不是說用大碗來製造缽仔糕,而是用傳統的缽。那麼我買的就是網頁所提到的了。

所關心的

一早起來,第一個意識走出來就是我所關心的東西並不是太多。所說的關心是真的關心,會深入瞭解的一種。那些看了聽了沒有行動的並不是我認為的關心。

Friday, October 27, 2006

白日夢

今天又和人說著我愛發白日夢。相比小時候,頻率是少了。
***********************
很多的時候我們都會對那些喜愛白日做夢的人有著負面的批評﹐我們總覺得他們是痴心妄想。

在《傻瓜的圍牆》一書裡﹐提到我們的無意識。作者說﹕在睡夢中我們幾乎處於一種無意識的狀態。

能夠白日做夢的人﹐他們處的狀態是休息的狀態。這對我們日常面對壓力的釋放﹐是有著很大的幫助。

如果我們不是處於悠閑的情緒﹐哪有心情去白日做夢呢﹖
19 Jun 04

哈欠

拿著電話筒,聽著對方說著說著,很悶。沒有作聲,對方還說得起勁。真的很悶,還是拿著電話筒。沒有話說,什麼也不想說,連掛線前的一聲拜拜也省了。

通與不通

茶房阿姐:看似你看得通,可是有些地方又看不通。其實你就是看不通。
我:(笑著)不通就是不通了,沒有關係。
茶房阿姐:你很“硬頸”,是否前面是牆也要撞進去?
我:如果要撞進去的話,沒有關係的。撞一撞就會長大了,小朋友學走路也是如此。

其實對於這番話,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她要這樣說。從來我也沒有說過我要看通什麼,自己感覺良好就是了。對於一些看不過眼的東西所產生的情緒,是很正常的。不找出路才對身體不好。

不過算罷!她是不會明白的了,也不打算要她明白什麼。萍水相逢,就是這樣的簡單。

真的,簡簡單單的一顆心去看這世界是最好的了。

打算看

看完媽媽,打算看爸爸。兩套戲劇共同之處,都是翻譯劇本。

閑談

同事告訴我她的小組裡的人說如果她離開這公司的話也就不再留下了。我對她說如果她和另一個她遞信辭職的話﹐我也跟著遞信。沒有了她們兩位的幫忙﹐真的處理不到事情的。太多的事情要處理﹐沒有了一些情感上的相互扶持﹐時間就像停頓了一樣。不想過這樣的生活﹐所以選擇一同離開。

以上的閑談﹐是認真的。並沒有想事情會不會發生﹐因為並不在我們可以控制的範圍內。

如果事情真的發生﹐看似我們很沒有義氣。不過這是因果關係﹐怪不了誰人的。

關於人

A few people make it happen, a lot of people watch it happen, and the rest don't even know what happened!

Making Friends

希望我不是第三類﹐應該也不是。

培訓

培訓的目的是要讓學習的同事得到相關的知識用來處理日常的工作﹐如果因為語言的關係而令接收訊息的程度減低的話﹐那麼只是浪費了時間。

不明白為何參與整個過程的同事不能夠了解系統的運作從而教導同事﹐他們所持的理由是我們不能夠回答同事的提問。試問﹐同事會提問的為何我們不懂回答﹖原因只有一個﹐參與的同事根本不明瞭步驟和步驟間的關係。這些全是我們要了解和知道的。

和他們的理念很不同﹐他們是明白不了我所想﹐也不勉強了。他們喜歡怎樣安排就怎樣吧﹗反正浪費的是同事的時間﹐不屬於我的。

好像很不負責任﹐不過不在我權限裡的﹐也不好勉強了。

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好皮膚

一年了,沒有用護膚品。
********************
港人一直誤解喝牛奶、浸牛奶浴、牛奶洗面有美白效果,但其實是沒有用的,反而多吃蔬果及豆類有助肌膚白里透紅。他說,情緒及皮膚質素相互影響,建議市民保持心境開朗,以免造成惡性循環。

清淡食物、清水、好心情和充足睡眠都是美好皮膚的要素。我的每一天,只是一枝清潔用品伴隨著我。

回想以前的我,很浪費。
30 Sep 05

八點才下班

真的很久也沒有發生過了。我很高興,因為我的貢獻可多了。這才是工作。

吃了一碗久違了的烏冬,很有日本風味的。三十二塊,在我住的地區算不便宜的了。今晚那裡沒有人,進去的時候只有一張檯有人客,走的時候也是一樣,只是換了另外的一些人。這是一間小小的店鋪(只可容納二十多人),如果有太多的人,我是不會進去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很久也沒有吃過我愛吃的烏冬。今晚是一個另外。

有情緒要表達

這個新系統﹐為何我會從大大主持人的口中聽到烏龜的名字﹖他懂嗎﹖如果要他參與的話﹐歡迎。那麼我就可以什麼也不理了。好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今早花了一些時間來找數目不符合的地方﹐和同事分工合作下﹐可以找的都找到了。餘下的一項要等報表來才可以繼續﹐預想都不是太困難的事。

知道下午要開會了﹐從大大主持人口中得知的。

如果要問我是否願意去參與這個會議﹐我好肯定的說“不”。最討厭的部份就是有東西不分享﹐有困難又不可以處理。加上那個大大主持人﹐根本就不聽我說話。那些帶我“遊花園”的話﹐免罷﹗我知道我很不討人喜歡﹐不過為何我要他們喜歡我呢﹖

只是問一句﹐別的部門的同事(就是和我在電梯裡對談的一個)就緊張起來。我問的是她的同事啊﹗不問我又怎知道他們資料的來源﹐怎知道用的資料正確不正確﹐這樣又怎去找答案。不過﹐我也不理會她﹐又是她要我幫忙的。

不是我要顯現一些什麼﹐我並不是能力高于他們﹐只是我較為用心罷了。

為了找出問題的所在﹐我的飯盒就像沒有吃過一樣。很久也沒有這樣了﹐為了工作而不吃飯。不過能夠找到根源﹐真的很高興。

好了﹐情緒表達完畢。要準備開會了。

對話

對話是在電梯裡發生的。

同事﹕今天下午四時開會啊﹗
我﹕我不知道呀﹗
同事﹕(表情告訴我是我沒有被通知) 等我和某某確認一下。
我﹕好呀﹗
同事﹕……

她說了很多可以說是關於會議的﹐也可以說是不關於會議的。這個會議﹐我知道是在今天﹐不過是看金魚的日程表。

其實類似的事情都發生過很多次﹐為何還在發生呢﹖需要不需要我出席會議﹐金魚絕對有決定的權力。我沒有異議。不過﹐別人又說我要出席會議﹐這樣令我很難去取一個平衡。不過如果我不理會金魚﹐我可以把事情處理得很得心應手。

就這樣吧﹗對事不對人。要我幫忙的﹐絕對衷心。

Wednesday, October 25, 2006

嘗試訂票

不喜歡不肯定的狀態,要我選這選那,所以放棄了訂票,反正又不是一定要看,更何況是明年三月的事。我說的是香港藝術節的節目。到門票公開發售的時候,能夠買到票的就看,如果沒有票的話看其他的演出也是一樣的。

跳跳下

穿了一對可以說是平底的鞋(膠底的)﹐心情愉快的時候總喜歡跳著來走路。看見我的同事都會問我為何在跳﹐我的回答總是開心啊﹗

其實我是可以很小朋友的。

不見了

剛剛從洗手間回來﹐不見了IFC﹐是完完全全的看不見。可想而知能見度的低。不過海面上卻有耀目的金橙色﹐很美。

又是一年一度

這裡有很多一年一度的事情。今年和去年一樣﹐金魚會自己處理。所謂的處理﹐只是開場白﹐往後的她就不理了。很早很早以前﹐我是有份參與這場開場白﹐漸漸地﹐我不知道說開場白的日子。看金魚的日程表﹐原來日期改了。這也好﹐她想自己負責﹐我一定協助﹐沒有異議的。

反正這一年一度所發現的﹐一定不是好事﹐是一些做得不好的事。就由她處理吧﹗我就輕鬆自在﹐她要問問題﹐我答﹐非常合作的。很快樂啊﹗

近來都喜歡拋掉東西﹐都是一些擺放了很久也沒有用過的文件。以往也嘗試過拋掉﹐可是卻留住了。

這一拋﹐不只是一個動作﹐內裡就是向自己說﹐那些東西已經屬於自己了﹐再不是單純的一些知識。

什麼都懂的烏龜

看見烏龜的答話﹐真的被他嚇了一跳﹐連簡單的概念也弄錯了。一個新人﹐是應該向上司學習的﹐可是他卻偏偏逃避﹐還說什麼都懂了﹐不需要我的指導。

就由他什麼也不懂了﹐懂與不懂﹐是他下的標準。工作還需要做的﹐我不會因為他懂與不懂而不給他工作。學習不學習﹐就是他為人的表現。

Tuesday, October 24, 2006

肩頭

今天肩頭的感覺是極度舒服,好像加了“油”一般。看來,我真的是找對了適合我的活動了,既是身體的也是內心的。
******************
兩個肩頭很累,很酸。不過又覺得關節是鬆了。
23 Oct 06

今天的工作

剛剛寫好了一會議記錄﹐由早寫到下午﹐六頁紙。其實我是可以在會議途中寫的﹐不過電腦卻被人佔據了。那人連問都沒有問我要不要用電腦﹐因為她不會在會議途中寫會議記錄﹐所以她也想不到我需要用電腦。她所關心的就是問我要不要錄音機。不是已經在會議中聽了一遍嗎﹖為何要把它錄下來再聽一遍﹖

報告完畢。

靜下來

meditation generally refers to more formal practices of focusing the mind and observing ourselves in the moment.

A goal, after all, is a thought, and in meditation we observe thoughts and don't try to generate them.

The original passage

肩膀

我們的肩膀越來越重﹐可是有沒有想過我們是揹負了太多不必要的所謂負擔。人總希望在某個環境裡被人覺得重要﹐沒有負擔﹐看似太不像樣了﹔有了不必要的負擔又要埋怨。

提議可以放在那些不必要的負擔﹐又不願意﹐因為付出過。就是這樣﹐依賴的人繼續依賴﹐揹負了重擔的繼續這樣埋怨下去。

我﹐並不想過這樣的生活﹐也不想再聽這樣的一個故事。可以說的話說了﹐聽不聽﹐就由聽的人做決定。我們的肩膀﹐確實可以揹負一些重擔﹐但是絕對需要有選擇。

看歷史

看《孟子旁通》這書,也可以看歷史。回看春秋戰國的歷史。對於歷史,永遠也不會有悶的感覺,內裡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自己也未曾認真地看過歷史,雖然讀了歷史有四年,不過那時候只管為了考試而看歷史。

歷史,所以有趣,是可以從歷史看到現實。

Monday, October 23, 2006

放假心情

這樣的心態﹐原來維持了一年了。現在的﹐多了一份悠然。
****************
和平時的日子差不多,原來我天天也讓自己在放假,天天都做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11 Oct 05

愛的定義

昨天問愛是什麼﹐今天看回這篇。可是還是不被滿足﹐愛是什麼呢﹖

不是沒有感受過愛﹐也相信有能力去愛人﹐不過還是那一句“愛是什麼呢﹖”
********************
很想寫下愛的定義來﹐可是我想我是沒有資格的。何況愛是有定義的嗎﹖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有他們獨特的見解﹐那麼何須這麼執著去為它找來一個定義呢﹖

在看書的途中﹐看到這樣的寫法﹐感覺良好﹐也忍不住的把它節錄下來﹐讓大家也讀一讀。

「它就好像愛一樣﹐是一個經驗﹐你必須去生活﹐你必須去經驗。」
「它既不是爭論﹐也非信仰﹐他純粹地只是經驗﹐就好像愛、美和安靜一樣﹐它是無以名狀的。」

節錄自【我從自由裡來】

3 Oct 04

天氣

昨天拍的照片,下午一點。陽光很好,照在海面上是一片的金光,可惜的是,看到的都只是茫茫的一片。

剛午餐回來,出了一身汗。很熱啊!望外看,就好像自己患了近視眼卻沒有配帶眼鏡,近的可算清楚,遠一些的已經朦朧一片了。其實在寫這幾句的時候,我真的是近視眼沒有配戴眼鏡。是否我戴上了眼鏡就可以看得清楚?很天真地開玩笑。。

說時說,這是我第一次自己拍的維港景色。

《晚安啦,媽咪》

這個故事的演出只由媽媽和女兒,可是在她們口中卻出現了很多人,包括女兒的父親、她的兒子、她哥哥和他的太太、她的丈夫和鄰居。

故事發生的地方只是在家,而且是一個兩個小時的對話。可以說為對話嗎?兩個小時裡,她們談了很多,有一段我根本沒有興趣聽,是在談鄰居怎樣怎樣,談了起碼超過十分鐘。我看到有些人離開座位,不知道是離開還是到洗手間。這一段,真的有點悶和過長了。

女兒是由小到大就有病的,而且是一些會突然發作的病,發病的時候自己不可以照顧自己,發病的時候會令人害怕。其實這個不能自己控制的病,連她自己也害怕起來。所以她由自己確定,選擇自殺來把時間停頓了。她說她是她唯一可以自己做決定的事情。

不去談論她的選擇是正確還是不正確,想說的是我感受到對於一個從來也沒有得選擇的人,當機會來到的時候,所付出的勇氣是何其大的。在她計畫死前的兩個小時,她為媽媽做了她應該而可以做的事,打點家裡的一切。相信那兩個小時的她,感覺就如她所說是很好的。

媽媽是一個從來也沒有愛過和被愛過的人,一生就只管照顧兩個患病的人,丈夫和女兒。面對女兒的死亡,她怕往後的日子自己會孤單地度過,也不明白為何死亡就是女兒唯一的出路。

在舞臺看到的有她們的愛,也有衝突。其實想問的是“愛是什麼”?一些人,確實是有愛的,可是他們卻不開心,終日就是哭就是憂鬱就是覺得寂寞孤單。一些人,終身可能沒有愛過,可是他們卻活著,辛勞地照顧著家裡每一個人。

說回故事,是以一槍聲完結的。我還以為結果不是這樣的。

死在家裡,死前還和媽媽講述過程和死後的安排。對於媽媽來說,真的是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我所擔心的是,媽媽也會跟著女兒去尋死。故事沒有交代了。

一入場,已經看到導演劉兆璋坐在第一行最左邊的位置上。到了差不多演出完結的時候,看見她離坐,就知道她可能會走到臺上。她,中風過,現在只是一隻手一隻腳有活動能力。她的口齒還清晰,說話的速度很快,這是令人高興的。她站在臺上,說了差不多十分鐘的話。她說由台下到臺上,對於她來說,是做了一場劇烈運動。

這話劇,很好看。寫的都是很現實的事情,可以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看在眼裡,聽在耳裡,不是很多的地方有感觸。對我來說,這是值得慶倖的,我可幸福啊!

還要說說的是飾演媽媽的謝月美。知道她有一段很多的日子了,主要是看電視節目,卻不知道她的名字。看場刊,原來她是香港演義學院的客席導師,也是配音製作公司的製作總監。雖然在說對白的時候有些“甩”了(始終她不是全職的舞臺演員),我愛她的演出,很用心,很傳神。
*******************
票是買了,不過不是想過的三套,而是《晚安啦,媽咪》。一看,是兩個人的演出,買。演出劇團是香港影視劇團。

喜歡看靜靜的話劇,人太多,就會嘈吵,令人煩厭。特別在每個人都在說話的時候,對白根本聽不清楚。
8 Oct 06
********************
明天看不看話劇呢?下個星期看不看呢?還有下個月,又看不看呢?
7 Oct 06

Sunday, October 22, 2006

喜歡的式子


這個式子,看起來困難,對我來說並不(導師強調做這個動作不可以勉強的,上一次我做不到,今次可以了)。做起來感到舒服。當然做得好看不好看,做得對不對,有待改善。


找來這篇文章,剛巧那裡所顯示的也是同一個式子。看看內文吧!我覺得很有意義,因為貼合我現時的心態。

Source of the picture: Yoga Journal
17 Oct 06

買書

本來想著有折扣的時候買一些繁體書,結果都是買了簡體書,兩本,是南懷瑾的《孟子旁通》和《如何修證佛法》。本來還想買多一些,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他的書在書架上(繁體很容易找),不過書重,兩本夠了。

或者下個星期再買。

劇場所遇

下午看了話劇,在寫看後感前要說說在劇場看到的一些我不滿的地方。

一, 看見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希望她真的二十歲還不到)在表演中講電話。她坐在毛俊輝後面,初時沒有人作出反對的動作,不過那個女孩還在說,以為用手掩著電話就可以,幾秒鐘後毛先生也要轉頭望了她一望。

二, 我坐的座位是三個連成一排的。本來很高興,因為另外的兩個位置空著。時間過了一半(可能多於一半),兩個女孩坐到我旁的兩個位子裡。小的一個應該只有七八歲,大的一個應該只有十二三歲。小的一個,根本沒有看過臺上的表演,因為對於她來說,表演內容是沉悶了。大的一個好一點,不過稍後的時間也跟著小的一個在玩椅子。椅子是一張動,另外的人都感覺到動。初時我還可以容忍,不過她們也過分了,給小的一個一個嚴厲眼色,因為她坐在我旁邊。

我分了心,因為那兩個坐在我旁邊的兩個女孩。我想,票一點也不便宜,要一百二十。是誰給她們買票的呢?那些買票給她們的確實認為這套話劇適合她們看嗎?題材是講述自殺的。

Saturday, October 21, 2006

有大有細

一本售價十五塊的雜誌,弄成這個樣子,浪費啊!

報攤老闆問我要大還是小的,我說要小的,他就著我拿放在地面上的。是大的啊!看得我很不舒服,書很重。
******************
一本周刊,為何同時會印製兩款大小不同的?有一次,我買了大的一款,還以為自己眼花。今天在報攤讓我看到一大一小的,就隨口問一問那裡的老闆,問他有什麼的不同。他告訴我價錢是一樣的。其實我想問的不是價錢,而是為何有大小之分。

說的是明報周刊啊!

自己就喜歡小的一款,看起來,沒有那麼笨重。大的一款,相信是全港周刊面積最大的了,有點傳統。
14 Oct 06

也是醒來了就不記得夢境,不過我記得的是近來的夢都是一些開心的夢。不知道是今早還是昨天,夢裡我在畫一顆大星星,我為它添上一片美麗的黃,不耀眼的黃。

被問

我不太喜歡被人問我為何要做這做那。做每一件事當然有原因,但是對於我自己來說,就是感覺良好就去做,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別人來提問,當然有其需要,所以我也會回答,不過很多的時候我的回答也不是正面地說為什麼,而是說了一些另外的話。聽我答案的人可能就不滿意了,不過我的回答也不是為了回答問題,是對自己的一種探索,來瞭解自己多一點。

瀟灑

朋友說有的時候,我是瀟灑得過分。是,我也認為是。不過所謂的瀟灑也不是我的選擇,是自自然然地發生的。有些環境,自己盡了力,也改變不了某些人,自己覺得不好受,惟有不再繼續,成為了所謂的瀟灑。

不太強逼自己了,可能有人會說,再多做一點點,可能看到成績。我也相信,不過就是沒有了那份耐性,不是每每都要有一份熱誠。

瀟灑,有時是需要的。

快樂指數

快樂是可以量度的嗎?我覺得不可以。快樂是一種情感,這刻快樂未必代表可以把這情感延續。這刻來問我快樂不快樂,對社會的發展真的有幫助嗎?

Friday, October 20, 2006

還熱

原來今天下午曾經出現過超過三十度的氣溫。快十一月了,還是這麼熱。

現在,我的感覺是,空氣有點局促,所以要開動電搖扇。

去吧

現在喜歡說的是“由它吧”,它可以是他或是她,意思跟“去吧”是一樣的。是我的演繹。
**************************
很喜歡這個詞﹐感覺它是瀟灑的﹐是不留一點痕跡的走去。那是一種義無反顧的決定﹐但是又滲進了慎重的考慮。是那種一定要經驗後才滿足的情意結。

好了﹗自作主張的講了一輪﹐是時候查查詞典﹐把較為嚴肅的解釋寫出來。

原來在詞典(我用的是現代漢語詞典)裡是沒有“去吧”這一詞語的﹐例句只是用了“去”這一個單字或是“去了”。

好吧﹗我還是喜歡“去吧”這個詞。
4 Oct 04

會否

只是查看系統下放權限這簡易工作也做不好。他是找出了一些沒有跟進的地方﹐可是我卻事後找到三個他沒有提及的。他所沒有看到的就是最重要的一環﹐下放的權限。一個文員怎可以有主任的權限呢﹖

看看他會否跟進事情﹖

我對他的辦事能力絕對有懷疑的需要。

八字真言

看雜誌看到何志平的話“積極面對﹐輕鬆處理”。這是一個很好的人生態度﹐我也開始可以領略到。當然還要花很多的功夫來鍛煉﹐不過看到感受到一點點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鼓舞。

事情一樣的處理了﹐輕鬆處理的效果真的很好的﹐因為不會傷身。

Thursday, October 19, 2006

童年夢想

這篇,可以說是“寫給自己童年的信”的變奏。

也回答自己的提問。碩士學位,不需要了。
**********************
我有一個童年夢想。現在把它提出來﹐已經不再是一個夢想﹐因為我已經把它實現了。雖然不是太完美﹐但是這已經是很好的了。

在現在看來﹐拿一個學位根本不是太困難的事。香港的大學數量多了﹐再加上海外的遙距課程﹐只要你有的是錢和一點時間﹐擁有一個學位真的不太困難。

可能是我的執著﹐我要的一定是最好的﹐如果不是最好的﹐我寧願不要。

回想在中學七年級的時候﹐我已經決定﹐非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不入。就是這個執著﹐令我的學位遲了超過十年的時間出現。

記得在工作面試的時候﹐他們總喜歡問我關於升學與工作的問題。令我驚訝的是﹐這個問題還在我出來工作了七年的時候發生。

現在我也要問自己這個問題﹐還要繼續弄一個碩士嗎﹖我肯定這不是我的童年夢想。
19 Oct 03

今早,我的坐姿是右腳曲左腳直,後我的左腳有點麻,右腳卻感覺正常。

如果沒有看南老師的書,並不知道為何會這樣。看了他的書,就一目了然。他說人的根在頭部,那麼把腳曲起來就會把體內的能力保住,使它返回根本,不致流失。

想起日本人盤膝而坐,是有道理的。

我,也把左腳曲起來,一陣子,麻痹的感覺遠走了。

想回一些過往的經驗,當做系統測試做到很累的時候,我喜歡脫了鞋,把腳盤起而坐。這樣我的體力就回來了。

人體有這麼多關節,原來是有其用處的,也怪不得很多的養生運動,都強調曲而不是直。

知道了這一點點,就要多多練習,多多學習。

分別

很高興聽到別人說我跟別國家的做著同一件事的有些不同,高興的是我對工作的熱誠和對事情的認識。換了一個系統,別的事情沒有變,要學一點也不困難。說話的人在說說說,不知道怎樣說出一個所以然來(當然他認為自己說得很好),不能作聲,不過最後都是用我的話來得到他的認同。要明白的人是我,如果我可以說出一個所以然來,他的話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很怕別人說過不停來浪費我的時間。

不知怎的,說話的人突然說我對流程很瞭解,別的國家不是這樣的,又說自己根本不認識事情的始末,他懂的是系統。

不理怎樣,我高興於他的話。

禁煙

對於他們立法的討論,有點失望。吸煙也是對環境破壞的一個途徑。

明年的藝術節

下星期三,開始訂票了。看什麼好呢?
************************
從來也不關心香港藝術節的我,因為今年錯過了《不期而遇的男人》,令我對這一年一度的重頭藝術節目關心起來。

看一看,已經對很多節目有興趣了。最終,我會看幾多呢?應該不會太多。說的多,行動的少,除非有人陪我看,可能看的會多一點。

意亂情迷的一夜。這個,想嘗試一看。不過可能因為票價太昂貴而改變計畫。下個月,等他們公佈詳情就會知道看不看。

不愛看愛情劇的我,對這個很有興趣,因為我知道他們真的能把我想看的表現出來。雖然我沒有看過許樹寧的作品,不過直覺告訴我,我可以找到我想找的,在《留著愛》裡。

看「花發多風雨」,是想測試一下自己對歷史的看法。如果看後能勾起我想得更多,就是我想要的。
27 Aug 06

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明天上午

我放假半天啊!沒有特別事情要做,只是讓自己遠離一些我不想碰著的環境。看,我有選擇。多好!

要不要

決定不參加這個課了,原因是不想追趕。我是最怕趕著做一件事情的,要安靜地才能夠享受。
***********************
找來同一個導師在十一月的瑜伽課﹐地點就在公司附近﹐時間也很好﹐七點多開始。

好不好報名呢﹖
16 Oct 06

平靜的心

今天發覺自己又有進步了。處理了事情,心就靜下來。沒有點點的煩躁感。

以前會為未能解決的事情耿耿於懷,思前想後。現在處理了就是處理了,沒得解決的(別人不合作),也就算了。做了本分,自己能安睡,可喜可賀了。

A Conversation

Friend S: She has already made up her mind before you open your mouth.
Me: Yes, you are right.
Friend S: Such people are very difficult to tell them that they are wrong. Especially when they have something against you already. No one is perfect, they can always find reasons and excuses.
Me: I am not trying to tell her that she is wrong but I just neutral to tell her about the situation. Maybe is my wordings against what is in her mind so that she thinks I am pointing her as wrong.
Friend S: Anything you say will be wrong. I am sure if you wish her good morning, she will still think that you are causing problem.
Me: Haha!

“抵死”

想不到書面語應該怎樣去形容“抵死”這意境。是她對同事說沒有可能要求他們一一把事情做對﹐今天她就要處理一個錯誤。看著她﹐她很激動。為何要激動﹖經驗少啊﹗

就是因為我處理了太多不必要的錯誤﹐知道所付出的時間﹐所以我會要求同事把事情做對。這是我的要求﹐當然現實是有出入的。

如果我們把要求也降低了﹐出錯率會更高。曾經說過﹐我不要做消防員。不懂救火的﹐也不好給面色我看﹐只好跟著我的要求做。錯了我會提點﹐如果是不小心的一定罵﹔如果是因為知識不足的﹐我會教。就是這樣。

她﹐只可說一聲“抵死”。還有她根本不聽我說話(我在說事實給她聽)﹐更加“抵死”。

對著有份參與救火的同事﹐只可跟她說事情已經過去了。

答案

「人生在世,為什麼要學這、學那?」「為什麼會發生種種的經歷?」「為什麼要接觸各種各樣的人和事?」從我的立場來說,答案很簡單,就是為了讓自己過得平安、幸福、快樂、健康,同時也使那些和我接觸、相關的人,同樣過得平安、幸福、快樂、健康。這是不能改變的價值觀,因為一旦失去這個原則,很可能就會傷害自己,也傷害他人,這對人生是負面的減分,也不容易見到層層加分的豐富人生了。

為什麼要學這學那是我問過的問題,有答案了。

放下

「放下」就是睡覺時照樣睡覺,吃飯時照樣吃飯,該怎樣生活就怎樣生活。

我的演繹﹐是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不要分心。

環境﹐情緒

回到公司﹐看著別人應該要處理的事情沒有處理好﹐自自然然就會向自己發問“為什麼”。知道這樣問是沒有作用的﹐可是不問又看似不可能。雖則我可以直接問沒有做好事情的同事﹐可是有用嗎﹖就好像黃馬褂一樣﹐說什麼做什麼也于事無補。

想起易經﹐不知道這樣運用正確不正確﹐那裡說身處的位置很重要﹐在那裡就是受著那裡的氣所影響﹐很正常的。

Tuesday, October 17, 2006

想著

想著一個兩個星期的假期。地點大致已經決定了,等的就是便宜機票。出發是在明年三四五六月,其中的一段。

那兩個星期,大概都不會計畫什麼了,因為我去的只是一個城市。或者到時候興致來,就坐巴士去想去的地方吧!

想的,是輕輕鬆鬆簡簡單單的一個逍遙。

是一種感覺

感覺這東西很奇妙,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找到,我喜歡那個導師(她所學和我想學和正在學的很相似),不過卻不喜歡那個瑜伽練習場地,樓層的高度不高,而且沒有了一面大鏡子。我喜歡稍稍看到自己在練習的模樣。

她們記得

同事看到我銀包裡的照片,說我很年輕。當然,那是一九九九年的我。其他的同事也看了看,居然她們全部記得我在那年去了旅行,還記得那時的我在現職工作了不太長的時間。

那一刻,我覺得心動。

自勉

沒有誰真的會有那麼忙,缺少只是放棄的勇氣和智慧,我們對生活要求得太多,衣食住行玩樂,樣樣都不甘落後,一件一件地負在肩上,墜在心頭,最後反倒體味不到生活的原味了。我們總以為自己是在急匆匆地奔向令人快樂的人生目標,由此而疲憊不堪,身心憔悴。

快樂其實很簡單,只要減少一點要求,放棄一些東西,放慢一下腳步,就能感受自然的美好與生活的香甜。

關心

所謂的關心就是連我有沒有做培訓老師也不知道。

不給錢

工作上的合作關係並不是建于金錢上的。每逢他們說到錢﹐我就立即舉手說我不會給任何的錢。不是我吝嗇﹐而是真的不是這樣。以往﹐我樂于付出一點點的錢來買別人的所謂高興﹐現在一塊錢也不會給﹐因為別人高興不高興﹐不是我所關注的﹐除非別人首先關注我高興不高興。

可以做的應該做的﹐我會繼續。

昨晚

昨晚臨睡前﹐突然很想練習瑜伽。當然只可以想﹐因為現時的我是不會隨便自己練習的﹐一定要知道了基本才可以慢慢來。急不了。

Monday, October 16, 2006

Shake Feets

一個很可愛的名詞﹐是瑜伽導師說給我們聽的。當時我們就是做著兩只腳掌左右搖動﹐相互接觸。

永遠慢半拍

知道烏龜回答了別國的提問﹐可是人們基於他的回答又再問其他的﹐他沒有再答話。今天收到區域同事問及這事件﹐是預期了我要處理的。問了他﹐其實是提醒他沒有跟進事情﹐真的只把第一個回覆告訴我。烏龜啊烏龜﹐我要的並不是這個啊﹗區域同事問的好歹都應該代我回答﹐又或者起碼回答別國的第二個問題。

我﹐沒有等他﹐今天早上已經回答了區域同事的提問了。在公在私﹐一定要和區域同事合作﹐回應快也是合作的一種。

後話﹕他說他沒有收到別國的第二次提問﹐我也不去懷疑他。我只是在等他何時才會解決這問題。

Coaching

Coaching does not mean you have all the answers. In fact, a good coach spends more time listening than telling.

  • collaborates
  • develops
  • reinforces networking
  • shares of information
  • encourages self-management
  • problem solves
  • allows more autonomy
An advising role doesn’t mean that you have all the answers. It does mean that you facilitate the employee’s access to information.

You have a broader perspective than others. You are likely to have a wider network and see a larger view than the people you advise. This objective view may provide a perspective that employees don’t see for themselves.

Hardships cause learning by pushing people to their limits. Taking risks, overcoming barriers or making mistakes casue people to consider the goal and the means of achieving it.

看著看著﹐自己可以做的都做了﹐做得不好是別話。

這些理念﹐不是我創作出來的﹐大家一起上同一個課﹐理解的運用的就大大的不同。已經有共同語言作為基礎﹐可是還溝通不了﹐可以怎辦﹖或者只好繼續嘗試再嘗試。

《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很好看的一本。喜歡的不是如何做到長生不老﹐而是作者南懷瑾提出的人生學習態度。

一筆勾銷

假期多的是﹐沒有了旅行﹐於是想著半天半天來消耗它。

星期四的活動﹐很不願意參加﹐一來同事離開了小組﹐沒有責任需要支持她(其實她不需要我的支持﹐我給的只是壓力)。二來不想和金魚同在一場所裡﹐聽她說一些我並不想聽的話(這態度很要不得)。三來就是這個項目的方向跟我的理念很不同﹐是兩極的反差﹐身處其中﹐很不自在。

可能有人會說我做得很不對﹐不過我真的下了決定了。那天早上放假來睡覺。

現在想做什麼

我好想睡覺。身體很累﹐大腿肌肉有點疲倦﹐是昨天勞動的結果。腦際有些東西在團團轉﹐不知道是什麼。沒有耐性聽別人講話﹐祇想靜靜地看看書。

不過最想做的都是睡覺。昨晚應該是下了一晚的雨﹐人覺得有點潮濕。晒晒太陽有效嗎﹖

後話﹕一說晒太陽﹐陽光立即被感受到了。我是背著窗而坐﹐感到溫暖。

Sunday, October 15, 2006

心情

突然覺得很開心,沒有理由的。開心就是這樣了。

又到了天地圖書,被我看見了王蒙的《尷尬風流》。每一篇都是一個短故事,是他筆下老王的遭遇,寫的是探索中國人的心。

看了一些,很多都看不明白,不知所指是什麼。

三年

三年可以做什麼?可以讀一個日間的學位。
三年我做了什麼?寫在這裡。

不經不覺,就寫了三年了。

要出門上課,回來再寫......

Saturday, October 14, 2006

能量心理學

看雜誌看到這個名詞,對它很有興趣啊!特別是那個肌肉測試,找找有沒有短期課程可以報讀。

很好

昨晚臨睡前跟自己說:又可以睡覺了,真的好。然後再跟自己說,明天又可以起來,真的好。可以吃早餐,真的好。

現在可以寫,也是真的好。

是真的覺得真的好,真的好。

今天

遠方山上的建築物又看不見了。好是好天,不過卻是灰灰的。我覺得空氣的含氧量好像有點低。

過了中午,下雨了!

Friday, October 13, 2006

豁達

寫給朋友S 看的,因為他不懂這兩個字。

說文解字:我想知道為何豁這個字有一邊是個害字?

敏感不敏感

如果是我不敢承認看不到一個系統問題﹐我就不會告訴金魚。我只是一個人﹐系統有著很多的問題﹐看不到就是看不到﹐也不是我們用家的責任。

她問我有沒有方法可以看得到﹐我回答當然可以﹐只需每一個記錄每一個記錄來看﹐可是有這必要嗎﹖她又問是否代表了有人看不到﹐我又不這樣認為。知道她根本沒有留心我的說話﹐聽不清楚就惡人先告狀說我敏感。

不是不能夠就此聽了她的話而不回應﹐可是我們的談話要繼續﹐我要令她聽到我的話﹐所以我告訴了她我沒有敏感。最後我說能夠不能夠找出一個問題來﹐經驗是很重要的。我說的經驗是同事的經驗﹐盡可能我的語調沒有提到自己。看似她能夠接受。

其實我要告訴她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可是她卻在她列印的一張紙上畫上一個大交叉。我沒有再說話﹐因為並不是她想要的。

幸福在哪裡

如果你是在尋找你的幸福﹐試試看這篇。看後﹐就知道幸福在那裡。

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限度

追追追﹐逼逼逼﹐不做就是不做。那麼我也放下過往的標準﹐因為我覺得凡事都是有一個限度﹐再追再逼也是沒有效果的。

烏龜就是烏龜﹐我一定要視他為烏龜。反正以往沒有人也是這樣的做﹐免傷了自己(動氣)﹐就這樣吧﹗

煨白果

原來燒烤可以吃這個﹐看雜誌知道的。

不會說話的烏龜

烏龜不跟我說話﹐我用電郵跟他聯絡。不好的方法﹐不過總好過我跟他說了他事後說沒有跟他說﹐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我總相信處理事情一定有可以選擇的方法。

他喜歡培訓﹐揀選了所有他可以上課的課程﹐可是他卻不喜歡做課後行動計劃和檢討。我覺得他根本沒有一顆學習的心。

今天又看到他要遞交功課的電郵﹐當然我要盡自己的本分﹐提醒他從來也沒有做過類似的行動。做與不做﹐是他的選擇。不和我說話﹐更是他的選擇。

自言自語

星期日可以如常上課了﹐開心。

Wednesday, October 11, 2006

祝我好運

有人說祝我好運﹐我說不需要好運了﹐因為我現在覺得很好。況且好運不好運根本幫不上忙﹐還有我沒有麻煩。那些水族館(謝謝冬冬幫我起了這名字) 裡的事情﹐我根本管不著也不應該理會。

心態改變世界﹐又一證明。

一顆心

吃飯前的一刻﹐看見金魚著我的同事去吃飯﹐我知道什麼事情在發生中。還以為環境因素改變了一些﹐有些事情會隨之改變﹐可是並沒有。心理確實有點不是味兒﹐是因為我也有付出的﹐為何只得到這樣的對待。不是很差﹐但是一點都不合理。

吃著飯的時候﹐腦裡還是想著這些﹐可是一口茶喝後﹐幻想做著深呼吸時候的感覺﹐心就安靜下來了。

茶好喝不好喝﹐是一顆心。現在喝的一杯茶﹐有的是濃濃的茶香﹐從心出發。

如何放下

當你不在環境﹐那麼自自然然就會把事情放下﹐因為沒有得不放下。這種放下不是刻意用心的放下﹐而是離開現場的附屬品。

一些結果﹐一些好處﹐很多的時候是無意地發生的。

趕客

沒有做過生意﹐不過看見很多生意人的遭遇﹐也可以說一說的。

貨品又不好﹐服務態度又不好﹐還想把客人留住﹐真的是妙想天開。還有還有就是想著把價錢提升﹐真的不是在趕客還有什麼。

其實我並不是在說做生意。

Tuesday, October 10, 2006

平靜的心

老闆正式跟我們說了﹐立即我也跟兩位主任講述了情況﹐而且提供了我的想法。工作量上當然是上級做下級的工作﹐因為我們要關注下級的心理狀況。我也會分擔部份事情﹐不過我卻是有選擇的。也會停止一切員工培訓的安排(好了﹐可以名正言順的不幹)。

看著兩個同事的表情﹐著實有點為他們擔懮﹐因為直接面對同事的是他們﹐我也是可以選擇不理會的。當然不能夠做得太直接﹐太出面(原來我可以好奸詐)。

不過不消一刻﹐我的平靜心態又回來了﹐腦裡就是做大休息聽著鐘擺的滴答滴答聲。那個時刻我記住了﹐可以隨時拿來用﹐很好啊﹗
***************************
聽到一個對兩個小組不利的消息﹐當時的心情是平靜的。真的是第一次。我留意到﹐把它寫下來。是對自己的一種獎勵﹐我做得到了。

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要常鼓勵自己﹐常提醒自己。
9 Oct 06

想要的是什麼

問朋友S 這個問題﹐他說他的朋友昨晚也問他。對啊﹗就是這個可以是簡單也可以是複雜的問題。

有很多東西想過做﹐是那些需要勞心勞力的一種。想想過後要得到的是什麼﹐也想想現時有的。就是現時的一種感覺﹐那些只要好好努力每天進步一點點﹐就是我想要的了。在尋找每天進步一點點的同時﹐看的世界也就慢慢擴大了。

感覺和步伐都很好。

觀察烏龜

烏龜“居然”有回應﹐不知是否看著有人升職﹐自己再不弄清基本的知識﹐就會比下去了﹖﹗

看著他問的問題﹐就顯示了他的弱點﹐沒有學習。兩個名詞﹐一個是部門一個是系統﹐居然問我兩者是否指同一樣東西。可以說他 知道兩者有聯繫﹐並不是什麼也不知道。

我在想﹐應該怎樣回應他﹖作為新的東西來告訴他或是把過往應該給了他的資料重新再電郵一次。前者﹐可能發生起積極鼓勵的作用﹐但我對可能發生的沒有多大的信心﹔而後者就會令這個發問的開始轉向停止的可能性﹐不過卻起著教訓他的作用(心理大過實際效果)。

想了一陣子﹐選了後者。
****************************
烏龜很多的時候都在拿著電話聽筒﹐但依我的觀察並不是說有關公事的。他的同事做測試﹐我詢問同事有關的進展﹐他坐在旁不聞不問﹐一貫的作風。做了一些應該是他工作的事宜﹐處理完後給他寫電郵﹐當然也是不聞不問。

繼續觀察﹐繼續做我應該做的事。
9 Oct 06

Monday, October 9, 2006

弟弟說媽媽

今年姐姐沒有回家過中秋,弟弟不說我也沒有察覺(奇怪啊!)。媽媽說她很倦,想睡覺,說因為昨晚睡不好。我問媽媽今天下午沒有睡午覺嗎?弟弟說她睡不穩,是想著姐姐沒有回來。弟弟說電話打了過去了,說媽媽今晚會好睡。

昨天的感覺,今天的延續

覺得到了今時今日才學習瑜伽,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好的事。太早學的話,可能我會覺得它沉悶。現在因為我要的是心靈的平靜,瑜伽正正給了我這一份感覺。合心合時,才會真心喜歡上。星期天的早上,更是一個好時光。

舞蹈劇場《只約陌生人》

很有趣的組合,在劇場看舞蹈看故事。

沽名釣譽

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卻寫著自己的名字﹐這可否說為沽名釣譽﹖

學習的快樂

第三種快樂就是你能找到一位好老師。如果你得到正確修行的心,那麼,一切都會成為你的老師。就算有一位常常令你不快的老師,你亦可以從這個關係中尋找到些快樂。你便可以從所得的一切產生感恩的心。這就是人類的本性。

我是開始嘗試到這種快樂。

要做到這點很容易,但同時亦很困難。如果我們能放下己見,放下自己的條件和處境,那麼,要實踐世界和平就很容易。意思是切斷我們狹窄和自私的想法,讓我們的心變得如虛空般清明。但是,如果我們繼續堅持己見,並且加以辯駁,那麼,我們的心只會變得越來越狹窄,要得到和諧及實踐和平就非常困難了。因此,打開我們的心是很重要。

昨晚才跟朋友S 談“心”。我說如果人人都好好關照自己的心﹐世界就和平了。今天就找來了這篇。

後話﹕謝謝愛美的網站提供。

Sunday, October 8, 2006

買了《汪曾祺散文》。很喜歡看他寫關於吃的,令人看後很想吃東西。上一次看他的,是一年多前在馬來西亞,由香港帶過去,看了個多星期,最後也送了給朋友S。

不看了

多看了有關的報導﹐反而不想看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呢﹖
********************
準備看《南方的夜特別長》。
31 Aug 06

記掛

兩年了﹐那些我常到的網站的朋友都有著大大小小的改變。有些停了寫﹐有些一個月也寫不了多少﹐有些越寫越多﹐還有的是﹐應該在這兩年裡﹐一起見面的一群﹐是八個。
*********************
不知是自己多情﹐還是真的動了情﹐每一天總要到某幾個網站流連起碼一次﹐看見他們有新的文章﹐便好了﹔否則總有一點的掛念﹐總在想他們是忙嗎﹖還是有別的事情﹖

對於所有只從文字裡認識的人﹐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他們對我的關懷是真摯的﹐從沒有半點的懷疑。我是否有點太天真呢﹖或是這個世界原是那麼的美麗﹐只是我們過份為自己做一層保護膜﹖我們害怕什麼呢﹖

真的有東西會令我們害怕嗎﹖
8 Oct 04

Saturday, October 7, 2006

今年的月亮

天文臺說今年月亮距離地球最近,我們看的是最大的月亮。大或是不大,沒有比較,不過昨晚和今晚看的月亮,我看到的是左下方好像有點不太圓。

是我的眼睛有問題嗎?

為什麼

昨晚看著妹妹的一歲多女兒,總是問:

為什麼小孩子喜歡穿成人的鞋,特別是拖鞋?
為什麼小孩子喜歡把鞋穿在錯的一隻腳上?

抄書

With just a change of your mind, your being is transformed - from heaven to hell and from hell to heaven. Whenever you act unconsciously, without awareness, you are in hell; whenever you are conscious, whenever you act with full awareness, you are in heaven.

You can remain unaware only with routine things, with gradual things; you move so slowly you can't feel movement.

By Osho

終於知道為何我不喜歡溫暾的事情,就是不能夠讓我發現。Take your time 是朋友S 常說的話,聽到的時候總是覺得討厭。原來是這個原因。

師傅徒弟

有人話要做我徒弟,他都傻的,我又不是什麼的師傅。他說他在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其實只是一些生活體驗的分享。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我只是懶惰,不想對自己不好,所以事情發生了以後,儘快處理好情緒,也不太緬懷過去,珍惜現在就是了。

不過我真的想找一個師傅來學習禪。不是現在,是時候的時候我就會知道。

Friday, October 6, 2006

中秋節

一點節日氣氛也沒有。晚飯過後,想想,都是吃一口月餅來應應節,也吃了柚子,帶有少少的苦味,不喜歡。

可是還要跟大家說一聲中秋節快樂。前幾天我已經開始說這句話,發覺從來也沒有這麼快樂過,因為一句簡單的話。

下班

終於五點半才下班。

四點多,澳洲同事找我,是關於我負責的範圍,又是關於那項目的。我沒有參與他們的會議討論,但是到了重要關頭,要問的也是我。

是開心還是無奈?!

今天覺得金魚是武則天。一下子,把我同事調到項目小組裡,跟她說這樣做會影響日常工作的進度,她說要我去處理。怎樣個處理?日常進度影響了,最終也是影響她。她什麼也不理,腦裡只有項目項目。莫非同事要一人做兩份工作?就算不做也要教導別人做,這樣更費時間。她的理智全走到哪里去呢?

開會

昨晚跟朋友S 談起開會這東西﹐我說我最討厭開會﹐因為永遠也沒有把事情解決﹐她有她說﹐他有他說。大家一返回座位﹐有問題﹐又開會﹐也是他有他說﹐她有她說。

朋友S 說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喜歡開會的﹐當然這個數字是我們運用了80/20 這程式。我再說﹐我討厭開會的程度是百分之二十的再百分之二十﹐即是四個人的其中一個。

今早﹐參加了一會議(其中一個議程)。我知道這是沒有得把事情解決的﹐直至我們看到系統的運作﹐看到報表。遠方的人根本沒有心思聽他們說﹐他說下個星期就會給我們看現實的情況。我也這樣想的﹐再多說也沒有任何的意義。真的再等幾天也沒有可能嗎﹖我只是想﹐他們根本不想看系統﹐因為一看﹐就沒有話說﹐只可以行動了。

我是一個行動的人﹐不喜歡左說說右說說就過一天。

領導

原來最差的地方在領導﹐這個也是預料中事。好的行為不被鼓勵﹐壞的行為也沒有採取適當的行動。指標做得最差﹐也有飯吃﹐雖然是鼓勵﹐但是用錯方法。我想也想不明白為何他們會有一餐慰勞宴﹐吃的同事真的能夠明白嗎﹖另外的同事知道了更會覺得不公平。雖然世界沒有公平﹐但是也不可以太離譜。

這樣賞罰不明﹐結果﹖可想而知。

我看的﹐人人想著離開﹐人人的心根本不在工作上。有些人﹐暗地裡改進自己﹐在等候一個好機會。我﹖也是在裝備自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後話:我跟海馬說金魚一定不會著我做統籌的事宜,他也沒有異議。現在的我,再不是處於要做了才知道的境界。不過我懂假裝,就使她擁著自尊感受好一點吧!

一些方向

曾說過﹐方向只有一個(當然這個是大方向)﹐說的是在小組管理上。

今天看著一些文件﹐那裡提到有關怎樣去訂立行動計劃的準則﹐當然又是見到一個英文子。五個字母代表了五種東西﹐這是一種信念。

想起烏龜對自己制定行動計劃時的不合作﹐他的態度根本就是和公司的背道而馳。他可以說不理解我的想法﹐可是如果他要堅持不合作的話﹐堅持活在自己認為是對的標準﹐很快﹐很多人都會對他有壞的評價。

方向就是方向﹐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權力來製造方向。知道自己在何位置就是最好的良策。

Thursday, October 5, 2006

法國菜

看著雜誌介紹法國菜,沒有一點心動。印象中,從來也沒有渴望吃一頓的法國菜。可能我不喜歡喝紅酒,自自然然對法國菜也沒有興趣了。我也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的菜式吸引我。

想問,什麼是法國菜的特色呢?

又買了

買了什麼?就是士多啤梨,今天多買了一盒給家人。爸爸問是什麼,我告訴他是一些他不會買的東西,還說他買的我不會買。

保鮮紙一開,特有的香氣隨空氣飄出,嗅一嗅,很舒心。這種天然味道,就好比香薰。

很快

有個感覺,這星期的時間過得很快,明天就是星期五了,四點就可以下班。想著下班後做點事情,不過都是不寫為好,因為我發覺,寫了很大機會就沒有做。可能自己以為寫過就是做了。

等我真的做了才寫吧!

現實

好了,看到了結果,很好的結果,因為反映了現實。有了“隔了一個海”,你們管理層的還想有一個好結果?癡人說夢話。

今年的,已經決定了,會給去年還低的分數。

根基

今天又跟朋友S 談根基,現在看到這篇。很同意啊!也很願意花時間在穩固根基上,別人看似浪費時間,事實卻是好處無窮。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論語》
(譯:君子致力於根本,確立了根本,「道」也就自然產生。) 

人緣

幸好人緣還不錯﹐否則就沒有可能知道金魚和別人說了什麼的話。怪不得還沒有確實﹐因為她要求這要求哪。跟我說的不是全部﹐不好說沒有記性﹐如果真的沒有的話﹐就不好時時自己單獨跟別人談一些重要的事情﹐應該找一個人來聽說了什麼的話。她一定不知道﹐我們夾在中間的難做人。

拿著聽筒,對著我叫罵(她罵其他部門的人),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我只是一個不可以作主的人,她也不可以,任憑她怎樣,我們也要等。

其實不太明白她這樣焦急是為了什麼原因,如果她要同事的參與,一聲令下就可以了。或者我真的要好好考慮同事昨天跟我說的話“不好理會她”。當然我是斷章取義,不過真的是唯一的辦法。

真的是太太太討厭了。

後話:這篇是超級離題的一篇,不過不想改題目了。

《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是南懷瑾的﹐期待看。

突然間

突然間﹐有一個念頭﹐就是不理會那項目了。日子逼近﹐可是我卻不被通知有關的日程(可能連他們也沒有)。相關的問題﹐永遠都在問的階段﹐我要知道的並不是他們要問的。我要知道的﹐很簡單﹐就是足夠讓我在新系統裡工作。很多很多的所謂關注﹐根本不值得一問。是這樣就是這樣﹐沒有異議﹐也沒有能力作出異議。

剎那煩厭﹐慢慢消退了。始終都要面對現實﹐不好再逃避了﹐學習什麼就是什麼吧﹗我說在這項目上罷了。

閑情

時常說自己閑﹐但真正有閑情的時候卻不多。人閑心不閑(腦袋卻閑)﹐就是我想說的了。

今早﹐醒來的一刻是十分清醒的。回到公司還八點半未到﹐吃過早餐﹐還有二十分鐘﹐拿雜誌來看﹐看得津津有味。不是豐富的內容(還不錯)﹐是一份閑心和閑情。

Wednesday, October 4, 2006

喜歡的


一眼看到這套杯,已經喜歡。

喜歡吃


這個有胡椒味道的,好好味。不過買了兩次以後,就沒有貨了。星期五再去看看,要買週末零食。

和弟弟說

我:你看,這是什麼?
弟弟:午餐肉。
我:不是啊!是晚餐肉,因為我們正在吃晚餐。
弟弟:(笑一笑)

弟弟當然知道為何我這樣說,因為我無聊啊!嘻!

分配

話事人分配了一個人給我,不是沒有的嗎?她說不好理會老闆,是我的。

好!別人的慷慨,我一定好好回報。

一口氣

看周邊的人,都是為了一口氣而做著一些孩子氣的事情,對什麼人也沒有好處。而我,都是這個的一個人,不過我的氣一定發在對我自己好的地方,當然我也不害人。

一好一壞,相對來看,我的好就是令人壞的起源。

今天,融在另一個小組跟他們學習,我開心她們也開心。我發問了許多,但是她們並沒有煩厭的表情。這就是共同學習,大家進步。

同一番話

同樣的一些話和烏龜說跟別的部門人說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別人是用心聽我說﹐聽罷知識就是屬於聽的人﹔烏龜就抱不合作的態度﹐當然沒有聽我的話﹐還敵視我。

烏龜啊烏龜﹐真的不明白你這樣做的好處是什麼﹖事情沒有學到﹐工作做不了。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工作做不了就是他的目的。可能是﹐可能是﹖﹗

說不做就可以不做嗎

好了﹐老闆下了指令要烏龜做一事情﹐還要他跟部門發報進展。不是他說不做就可以不做的。不過我相信他又可以糊混過關的。

看看吧﹗

烏龜的故事

烏龜在發窮惡﹐因為我逼他向我交待工作的進展。他說我要看了他給我的東西才可以問他問題。我變了他的下屬﹖

他越是堅持不說﹐我越要問﹐還搬一張椅子坐在他的身旁﹐慢慢發問。看著他把一個個電郵開了又關﹐我問是否我們一個個個案來看比較好呢﹖問他上個月何時開會﹐和誰開會﹐他質疑我沒有看有關的資料。就是沒有看﹐就是要他說。他不能說﹐要翻查自己電腦裡的資料。我等﹐我有的就是時間。

很喜歡坐在他身旁來壓逼他的感覺﹐我就是要他知道沒有做的事情就是沒有做﹐說大話也說不了多少。

後記﹕坐在附近的同事跟我說﹐當時烏龜的聲調是“震震”有詞的。不知道他當時是否真的相信自己說的話﹖﹗道理就是道理﹐不是我們要跟著道理來做人﹐不過把道理說成歪理﹐怎樣也是錯的。好些事情﹐錯了就是錯了﹐並不可以強詞奪理的。

Tuesday, October 3, 2006

走了

是日是善變小姐最後一天在小組裡,跟她說再見,跟她說一路順風,跟她開玩笑說我們分手了。

心底話,她走,是對我的精神負擔的一種釋放。

假期取消了

今天把十一月的假期取消了。跟同事談起,她說這很好,說兩個女孩子到那裡是不安全的。

分析

重看了一遍,這個我就是我了。我要的東西就是這些。培訓的事情,不是要改變我,而是幫助我利用自己的強項來發揮最好的效用。成年人了,一些習慣不是說改就可以改的。能有好的補救不太好的,已經很好。
*************************
今天看到報告,說我適合做有關法律的工作,第二位是需要特有知識的(knowledge specialist)。最不合適的是銷售的工作。更詳細的分析,要回公司後按報告抄寫出來。

個人特質方面,說我是選擇性地交際,這很對啊!我懂怎樣和人建立關係,但是我卻不會和所有人建立關係。我不喜歡的,說一句話也嫌多。

又說當我遇到壓力並未能處理的時候,我會變得悲觀,看事情總能看到最壞的一面。

My needs/expectations:
  1. Support and validation
  2. Suggestive direction
  3. Stimulating activities and inspiration
  4. Personalized scheduling
My interests
  1. Focus on planning
  2. Influence people indirectly
  3. Combine planning with controlling and scheduling
  4. Innovate or create, while focusing on drawing up rules or procedures
  5. Consider the future
18 Oct 05

冬瓜

午餐時選了冬瓜,已經跟自己說晚上可能又是冬瓜。真的沒錯,爸爸弄了冬瓜湯。

一場白日夢

這個夢我還常發的,不過要改一改內容,就是我不會多留一刻。最好是電話通知就好。
**************************
今天在車上還真忙﹐想完了婚紗﹐就來場白日夢。以下是夢裡的對話﹕
我笑著對老闆說﹕「我要辭職了。」
她問﹕「是真的嗎﹖」
我說﹕「真的﹗我要到朋友那裡幫忙。」
她望著我﹐無言的。
我繼續地說﹕「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多留一個月的。」
她無奈的望著我﹐然後道﹕「好吧﹗」
9 Oct 04

我才不寫

居然叫我寫,我當然不寫,說過不寫就是不寫。我的同事不是後備。和我說,限期一再推延,才跟我說要我寫。我覺得不被尊重,同事也這麼想。我們倆就是不寫,不和她玩。寫只是一個開始,往後的幾個月是重重壓力,我們倆都不想案件重演,為何要自己人打自己人?不划算。我也不愛玩這遊戲。

同事來找我

同事來找我談談他可能有機會面試的事宜﹐當然我會給他信心﹐也教導他一些有用的技巧。如果他真的成功﹐小組又少一個有能力的人。結構問題﹐留不了同事﹐唯有幫助他們步步高昇。可以不可以把握機會﹐就看他們自己的能力了。我﹐只可以說一點點的意見。

找我啊

嘻嘻﹗金魚不想看到的事發生了﹐區域同事找我﹐而我也懂得回答。

其實在整個過程裡﹐我是有心理壓力的(我見到金魚在游來游去)。金魚想什麼﹐我應該知道﹐雖然是猜的﹐但是也錯不了。

只是做自己的本分﹐卻有心理壓力。這部份﹐是我的問題。要處理。

好笑

有人問我的同事是否某某被提昇了。她怎麼知道﹖就是看到下個星期有關系統訓練的出席人名表。不是嗎﹖我又被隔離﹖我的同事的行蹤﹐盡由金魚安排而我不被通知。

那麼﹐不如由她接管兩個小組好了。這麼不可思議的管理手法﹐真的是奇人奇事。唯有做一個旁觀者﹐看看笑話怎樣進展。

套美國朋友的話﹐這只是一些噪音﹐不理也罷﹐是不需要太上心的。我寫我想﹐只是想研究一下某些人的心態。

Monday, October 2, 2006

明天

平地一聲雷的事情會發生,我等待人人的反應。不過好像有人已經知道了,不知道那些人是從哪里得知。從哪里知道也沒有關係,重要的是可以有一有意義的事等著我去做。令別人進步,也是自己進步的機會。努力!對他說也是對自己說。我選擇的,絕對不可以令自己失望。我對他有信心。

友人媽媽說

資料來自友人的媽媽,說成都變成了“塵”都。真的這麼嚴重嗎?又說,那裡的物價比起深圳的還貴。真的嗎?

泰國

無意翻看了十年前到泰國的照片,原來已經是一段頗遠的回憶。那時候,我是無工一身輕的(還花錢去旅行,真的過分)。對於泰國真的沒有什麼印象,也沒有再去的意欲。

我從自由裡來

這是一本書的名字﹐在書裡提到去尋找一個真的自己﹐要經過四個階段﹕它們是哭、笑、安靜和放下。看似簡單﹐但是我們可以做得到嗎﹖

哭 -- 你有多久沒有哭過呢﹖你有膽量在人群前哭嗎﹖我們哭﹐總是為自己找借口﹐我們可以沒有理由地哭嗎﹖哭總是被人理解為軟弱﹐所以我們總是偷偷地哭。

笑 -- 你有多久沒有開懷地笑過呢﹖你會無緣無故地笑嗎﹖雖然笑是健康的﹐可是如果你在街上突然大笑起來﹐人們會猜想你有神經問題。傻笑、陪笑、賣笑﹐好像都是一些我們不想要的笑。我們笑得最多的﹐可能是在看笑片。

安靜 -- 你有否安靜過﹖當小孩子安靜下來的時候﹐父母們總是有點擔心的﹐怕小孩子生病。你的安靜可能給別人一種不安的感覺﹐因為他們害怕摸不到你的心。

放下 -- 這個我們聽得最多。人們時常說﹕要拿得起﹐放得下。但是我們願意放下的﹐又有幾多呢﹖
1 Oct 04

做人

太辛苦的事情都不做了,寧願靜下來,做個旁觀者。不是沒有目標,而是全是心裡的,就是需要自己去經驗,自己去體會。不是一點的物質,是可遇不可求。
****************************
「辛苦」、「認真」不是藝術世界的通行證,還要加上「修養」、「視野」、「創見」、「悟性」……是畢生的積累,是從挫敗裡沉澱出來的光環。

做人也一樣,一味的衝並不行的。稍微停一停,想一想,再上路。
10 Oct 05

十月

今天我想著那次美國之旅。是否每年的十月﹐我都會重溫那時的片段﹖

去年的十月﹐來了第二次的自助旅遊﹐地點是台灣。本來今年的十月﹐也計劃了到內地﹐可是因為某些原因不能成行了。

人在外地,就變得“烏龍”。那時不知為什麼,就是不懂乘搭的士,到哪裡都是走回機場,再乘酒店的車回酒店去。一次,懵懵的乘了一輛名字一樣但是位置不同的酒店專車。當然就是由不對的一間酒店乘車回機場再從機場乘正確的車回正確的酒店

還記得,每天酒店供應的自助早餐都是一式一款的。因為公司就在附近,步行三兩分鐘,不吃酒店的早餐也沒有任何的選擇,於是每天吃不同烹調方法的雞蛋,喝不同味道的果汁。一天,是週末,還學著別人把早餐拿回房間來吃。

沒有改變的早餐選擇,哈!快可以應驗了十年如一日的話。

酒店的環境頗好的,面對一條河(不太清楚是否河流)。住的房間很大,有睡房和客廳,還有微波爐碟子刀叉來方便住客。

記得,某同事很喜歡吃中菜,我們便伴著她步行前往餐廳買食物回酒店吃(酒店沒有中餐供應)。而我,最有印象的就是越南的紙米卷,透明的一片,很好味。好像近來在香港都可以吃到,不過還是那裡的好味道。味道好,當然是一份記憶。

又記得我們在辦公時間開車去超級市場買東西(因為系統運行不好,沒有東西可做)。週末我們去outlet,住在新加坡的同事買了一個羽絨枕頭。另一個週末,她又去退貨,因為在那麼熱的地方,怎可以用上羽絨呢?一些晚上,我們駕車到遠遠的地方吃火鍋,吃麥當奴。
****************************
七年前的十月﹐我在美國。今年的十月﹐我將會在馬來西亞。為的都是同一個系統﹐做的應該是差不多的事情。七年前遇到過的人﹐我將會和部份的人再次遇上。

記得七年前﹐是我首次一個人走到遠遠的地方﹐一個人坐上商務客位﹐由香港飛到三藩市去。十多個小時的飛行﹐我卻不感到累。在那裡﹐逗留了三個星期。

其中一個週末﹐我飛到另一個城市去探望我的親戚。他們在機艙門前等我﹐我卻沒有留意而快步的走向出境大堂。原來他們是看到我的﹐還叫我的名字﹐可是我卻聽不到。一個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心裡蠻害怕的。打電話到親戚家﹐當然是沒有人接聽我的電話﹐然後一個人目無表情的坐在路旁的一張長凳上﹐心裡盤算如果找不到親戚﹐應該怎麼辦。那時的我想﹐最壞打算便是在等﹐等他們回家﹐然後打電話給他們﹐再等他們到機場來。等了大概二十分鐘﹐我看見他們了。

幾年後﹐再到三藩市﹐不是工作﹐而是旅遊。由於機票的限制﹐又是一個人飛到三藩市。那時是七月﹐可是天氣卻像現在的清涼。一個人拿著行李﹐手裡拿著地圖﹐去尋找預先安排好的酒店。為什麼總是找不到酒店的位置呢﹖幸好是白天﹐如果是晚上的話﹐一定自己把自己嚇倒。走在街上﹐真的很累。為什麼提議自己早點來﹖是他的話﹐我便不需要這麼茫然若失了。兩天後﹐我們一起飛到美國的東部去﹐卻遇上飛機誤點。沒有經驗的我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辦。原來問題來臨時﹐有他和沒有他在也是要自己面對的﹐一樣感受那茫然若失的無助。

那一次﹐是我唯一一次的自助旅遊。
3 Oct 04

兒童心理學

對這個,很久以前已經有興趣了,不過沒有行動,連書也沒有多看。今天突然心思來了,想在這方面學習。成人的,沒有多大興趣,因為可以幫助的地方不大,成年人總有千萬個理由不去相信一些值得相信的話。小朋友就不同了,可塑性很高,而且童年生活是會大大影響他們的未來。

對兒童的瞭解,也是對成人的認識,也是對自己的一份深究。

朋友說

美國朋友跟我說和我談話的時候是不需要想什麼的,很自然地就明白我所說,也很自然地回應。好朋友就是這樣了,就是輕輕鬆鬆,自自然然。

聲音

原來我的聽覺不知不覺地靈敏起來,弟弟聽不到的我聽到,偶爾又會聽到很多街上的聲音。我很喜歡這種靈敏度,不過有時侯又是令人心煩的,太不寧靜。

Sunday, October 1, 2006

煙火

媽媽問為何不看完煙花才走,爸爸代我回答說我回到家表演還沒有開始。爸爸是對的,步行回家才十分鐘不到。

煙花正燦爛地在天空中盡情地表現自己,我卻背著電視機寫著這篇。不是沒有人伴著我而沒有興趣看,而是看過最近的,在頭頂上的。太璀燦的東西,看過一次已經足夠了。那一次,雖然有人在我身邊,不過我卻是獨自自己用心看的。有人沒人,其實是一種自己所謂的需要。

接納,轉機

讀著雜誌,是關於胡因夢,她專心研究身、心、靈的事情。那裡她說

內心要完完全全安詳的接納,如果做到了,因果就可以轉化

我很相信這樣的力量。要信才有進步的,只管批評別人,是一種負面的能量,幫助不了自己,也幫助不了環境。

看看,香港的現況就是這樣了,每天看新聞都是一些負面的東西,不可以多說一些令人快樂的事情嗎?!埋怨政府真的沒有用,我們不是要接納,要相信嗎?或者,我們需要的是一點點時間。

十月

今年過了九個月了,時間過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