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1, 2006

一個為期六個月的要求

同事說她要每逢星期三提早下班一小時,為期六個月,為的是去上課做實習。這個課程對工作沒有關係,她的表現也不是太好。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要多加考慮,原因是為何公司要遷就她。

要知道當她畢業的時候就是離開公司的時候,她還在這裡就是騎牛找馬的心態,所以做起事情來時常有錯失。

不是我沒有人情味,而是沒有需要送出這個人情,況且最後做決定的人不是我。當某人反對的時候,我也不會多說一句話。說我功利主義也好,什麼也好,犯不著做一些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情,在上司下屬的關係上。

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新系統的設定﹐別的部門來問我意見。我沒有得參與﹐怎可以給意見。說了多次不知情﹐她最終跟我說會跟我的老闆說。對了﹐跟我的老闆說就對了。

以上的﹐只是冰山一角。

只管說是的人

發覺只管說是的人就是什麼也不明白的人﹐對著這些人說話﹐我真的沒有耐性了﹐因為說多說少﹐他都不會聽﹐只管告訴我他知道。

或者﹐我可以做的﹐就是半眼開半眼閉。可是問題發生了﹐我又要處理﹐這就是我不可以半眼閉的原因。又或者﹐是我責任感太重了﹐調節一下就好。

真理還是存在的

害神經病的﹐總是喜歡從中作亂﹐不希望別人有好日子過。自己得益﹐可是卻要當事人不高興。別人都願意幫忙﹐為何偏偏領的薪金要受影響﹖答案就是壞心腸。

我鼓勵同事據理力爭。今天聽到好消息﹐應份的就要得到的。

Wednesday, August 30, 2006

《盲流感》

從劇場回來了,先記下這些。

謝幕的時候,每個演員都沒有笑容的,特別是男女主角。從來也沒有遇上過。當然我看的話劇少之又少。我覺得他們還在劇情的情緒中。

上半場有些悶,下半場不得了,精彩得很。離開的時候,有一種很重的感覺,不好受。還有一種想哭的衝動,我知道這是一種共鳴的情感表達。

在地鐵月臺等車的時候,對面月臺某個廣告燈箱的女人就是被灰布蓋著眼睛。到了家的地鐵近出口處,一個廣告燈箱賣的是屬於一個失明機構。很巧。還想著這些灰布和失明的東西的時候,眼前就是樓宇的燦爛燈光。那一刻,我對自己說,還能看見是多麼的幸福。

最喜歡的角色,不是男女主角,而是戴黑眼罩的老人(周志輝扮演)。他雖然也是盲的﹐不過他看到的確實是最清晰的。他就好像城市的明燈一樣﹐令各人可以想想自己的真正需要。

我覺得,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一定要找出這樣的明燈。你們找到嗎?

戴黑眼罩的老人說跟他們玩一個遊戲,就是說說在盲前一刻所見的東西。藥店夥計說他在想如果他閉上眼,會否就此盲了。他閉起眼﹐然後所見就是一片奶白。他說在他盲前的一刻,所見就是一片黑色。劇情需要﹐全部演員笑了,觀眾也笑了。

當眼科醫生(高翰文扮演)和他的太太(潘璧雲扮演)要準備接受隔離的最後一刻前,在家中他們唱起歌來。他們還沒有開始歌唱,我好像已經感應到音樂,我知道是那一首歌。那時的感覺很奇妙,自己也不敢相信。這是一首好熟識的歌,問朋友S ,好像是《離別曲》。我不敢肯定。

如果有人問我,當我被隔離後過著非人的生活的時候,我會否堅持活下去?會否用自己的身體來交換食物?我好肯定說,不會,我寧願死掉。就算身邊有愛我的人,我也會選擇死掉。愛我的人,根本就幫不到我。那種無奈,面對恐懼,真的受不了。

劇中有一個很特別的角色,她的話不多,可是就是因為她,全部被關起來的人都可以返回城市。她就是郭紫韻扮演的不說話的女盲人,她的手拿著小小的蠟燭,就是這蠟燭,令瘋人院著了大火,令他們逃回城市,雖然他們還是盲的。這意味著什麼,我不知道,感受不了。

很喜歡劇中每個角色都是沒有名字的。他們所涵蓋的,更深更遠。

故事開始的一刻,在城市裡,人來人往。故事結束的一刻,也在城市裡,同樣是人來人往。可惜,對於從來沒有盲過的人來說,什麼也不一樣了。對於那些盲過的人來說,就快快地忘記一切,過以往一樣的生活。不過他們內心是怎樣的呢?故事沒有交代了。
*************************
好高興﹐票已經送了給我的同事。她沒有看過舞台劇,我跟她,一是看罷覺得沉悶,或是會上癮。希望她會喜歡。

而我,今晚看。
**************************
買了票,九月一日晚上七時四十五分。買的是最便宜的一百元的票。過往都是買最高的票價,要試試最便宜的是否也值得看。

壞消息。剛剛把日期寫在月曆上,才知道那晚我要上課啊!當然我會選擇上課,因為票可以再買。手上的票唯有送給人了。

還沒有看劇,我已經“盲”了。本來是打算看下午場的,不過是在星期日,於是想看星期六的一場,想著想著,不如看星期五,反正人已經在外,不需要特地出門。結果?可能不可以買回第三行的最便宜票了。

後記:錯買的一張票,位置原來在第一行。後來再買的一張,是第六行,也不錯。

劇團:香港話劇團
5 Aug 06

最忙的

最忙的﹐原來是飯局﹐有免費的﹐有自費的﹐也有請人吃的。這樣的工作﹐太不知所謂了。

世界真的變了﹐變得太快﹐我真的不能接受。不過我還會在這還未能接受的環境裡生存一段時間﹐唯有漸漸適應吧﹗

百分之八十三

一看﹐原來改變中的百分之八十三是屬於我的小組﹐可是我並不知道詳情。莫非真的有如此不勞而獲的事情在等待我﹖我肯定不會相信。

事情怎樣發展﹐也不打算猜測﹐是無定向風﹐要猜只是徒勞無功。可以做的就是記下自己的心情和看法﹐這對比猜測有用得多。

很相似

昨晚看的節目﹐介紹邵逸夫獎的數學科學獎得獎人–大衛.曼福德。看到他﹐令我想起《求證》裡的數學天才教授。曼福德住在美國偏離城市的一處﹐那裡只有他小小的房屋和一片美麗的景色。也想起話劇裡的佈景﹐也是一間屋。

昨晚的夢

什麼也不記得﹐只記得在夢中﹐我時常說“我要做低能兒”。

懶說話

小組同事叫我一起午飯﹐我真的懶說話﹐所以告訴他們我不去了。

Tuesday, August 29, 2006

黑色的白雲

今晚我問爸爸,為何現在的雲是黑色的,又不是要下雨。我說那些雲就像抹過地面的一張布。

爸爸說,那黑色,是汙穢物。

黑色的白雲,還我白雲啊!

快些

如果要變的,一定會變。廣告出了,事情如何發展是完全可以變動的。快與慢,今天和後天,有分別嗎?

她看有,我看沒有。同一件事,有千百個看法。

要變動,就由它變。最後變個三百六十度,反正變與不變,對我都沒有好處。或者,亂中可以得到一些轉機。現在的情況太令人沉悶,我並不是一個可以終日沒事做的人。如果在家裡當然歡迎,不過在公司裡我倒願意做事情,不過不做無事忙的工作。

連公司的性質也要彙報

我真的不知道原來她要知道的是某名字背後所屬的公司和一切有關的背景。想知道的話也不難﹐不消一分鐘﹐我已經在網上找著了。她強調說不是她要知道﹐是她的老闆﹐跟我說了兩次。

知道不知道﹐她這樣做﹐說這些話﹐別人只會看成她要留難我。我越多說有關電腦的﹐她越是想逃避﹐因為聽得不明白﹐所以用了一些小人的方法試圖使我為難。要知道﹐我是不會為了這些事而為難的﹐有的就是驅使我去認識更多。

她想什麼﹐我就給什麼。等一等﹐我要問有關同事拿資料﹐雖然我已經在網上找來了﹐反正我也沒有事情可幹﹐就陪她玩一陣子吧﹗有正經事做的時候﹐理會她就是發神經病了。

又叫錯我的名字

她打電話給我﹐叫了一個錯的名字﹐她知道自己叫錯了﹐立即叫了另一個名字﹐可是也是錯的。肯定她是找我的。

好想問﹐她知道我的名字嗎﹖九年多的工作合作夥伴。
**************************
她又叫錯我的名字了。其實沒有什麼﹐也可以是有些什麼。是什麼也好﹐不是什麼也好﹐我也不可能令她改變。這錯叫﹐其實是定義了一些事情的﹐就把它記下吧﹗
28 Aug 06

太快了

在尋找十月的旅遊套票﹐找不到啊﹗有的只有到昆明的飛機票價錢﹐更新時間為昨天。可能要稍等一下。

生薑茶

剛過去的星期天﹐在太古廣場地下速食區喝了一杯可口的韓式生薑茶﹐ 熱的。昨天午飯的時候﹐喝了一杯即溶式的老薑茶。還沒有喝生薑茶以前﹐對即溶式的老薑茶還可以接受﹐可是喝了生薑茶﹐對“假”的東西已經失望了。

追求一刻“真”感覺﹐我們就會放棄很多很多現成的﹐比較不真實的東西。是好嗎﹖

擁有過一刻真實的感覺﹐是一生一世的事了。那杯窩心的生薑茶﹐是可以再次品嘗的。

濃濃的寂寞感

突然來了一陣濃濃的寂寞感。身處繁忙的辦公室裡(真的繁忙嗎)﹐我卻有點不知所措﹐想做的做不了(想看小王子)﹐不做就什麼也沒有得做。

消失

我要消失了﹐在別人的眼裡。

一個我負責的系統﹐因為一個新系統﹐有關的更改並不是我負責的﹐是由一個什麼也不懂的人負責。我知道那人一定來找我的同事。

為何會是這樣的﹖怕我的參與會令所有人看似沒有能力嗎﹖只是工作﹐為何會是這樣不清不楚﹐偷偷摸摸似的﹖

其實我並不太熱心在這事情上﹐有點擔心的是我的假期﹐有人一定留難我的。這一刻﹐我極度希望是我的思想錯誤﹐她並不是這樣差的。但願﹗

Monday, August 28, 2006

明信片的意義 – 來自劇場組合

拍這張照片的時候,自己好像偷偷做著一些不應該做的事(偷了別人的意念),不過我真的很想很想把這個意念產生的過程留下。

在More Than One 那邊發起(無心插柳)的“寫給自己童年的信”,反應熱烈,是沒有預料過的事。

我,沒有看過連結在那裡的任何一封信,原因是我覺得它是很私人的。這裡,分享劇場所想,憑相寄意。

後話:其實還有一系列服裝設計師寫的手稿,我真的不好意思拍下(雖然沒有人限制我)。

是我喜歡的月亮


我好喜歡《月亮忘記了》裡的月亮,看到這個,也忍不住拍下來。雖然它沒有笑容,不過每次看到它,我總是笑的。

樂透了

在展覽場地(幾米的秘密花園)看到這封信(話劇中阿月寫給妹妹的最後一封信),我真的樂透了。信裡的內容,就是我最喜歡的。

免費進場(因為看了《月亮七個半》),只逗留了二十分鐘。自己只對關於劇場的一小部分有興趣(就是穿過膠廉進入的一個小房間)。其他的手稿,也沒有細看。

最近的情況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無所事事”﹐指的只限於工作方面。私人的﹐發掘了很多的東西。
*******************
一年後的我﹐比起上一年更閒。我利用這些時間來認識香港的話劇發展。

另﹐閒和閑有什麼分別。誰人知道﹖

如果是指空閒的話,正確用字應該是閒。閑的用法就不知道了。
31 Aug 05
********************
今天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 - 閒。在這公司工作了七年有多﹐從來也沒有閒過。今天這個弄弄﹐那個看看﹐時間也就過去了。

在這樣的一個空閒的日子裡﹐也體會了平時真的用了太多的時間在無謂的事情上。
30 Aug 04

杭州菜

昨晚去了灣仔的杭州酒家吃飯﹐原來有一個故事

他們提供的菊花茶﹐很好喝﹐很清甜。我相信是素質好的杭州菊花。吃了魚圓﹐其實是魚肉丸﹐不過口感像豆腐。網上查﹐原來是用鯇魚肉製成﹐沒有加入生粉。我們吃的叫x菜魚圓湯﹐x代表了一個我忘記了的字。好想好想找它出來﹐因為我想知道它究竟是什麼的蔬菜。

終於記得是什麼的蔬菜﹐就是"純" 菜 (正確的字是“草花頭”加純字﹐可惜我這裡的設定不能夠把字顯示出來)。昨晚吃的就和這網頁中的相片一樣了。

很怪很怪

我知道他們的會議要延長﹐我的小組同事需要出席的(其實不肯定)﹐可是我沒有被通知。我是部門的核心(邏輯上是﹐記錄上是)﹐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感覺超級奇怪﹐不打算去猜測什麼﹐可是不去想一想的話﹐我更加不正常。

想過﹐寫過﹐再多想了一會﹐還是不得要領。好﹗繼續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Sunday, August 27, 2006

買書

買了《小王子》,繁體版,才十八塊。很久很久都沒有看到過這麼便宜的一本繁體版的書。

雲南

我們就是去這地方了,不過確實的路線,要好好計畫。太多太多的地方,太少太少的時間。我們打算去七天。(圖片來自這網站

方便自己,記下我想去的。麗江古城,必去。玉龍雪山瀘沽湖,很想去。

甘海子是觀看玉龍雪山的最佳地點。有沒有人知道可以不可以一日內去甘海子和玉龍雪山?如果不可以的話,去哪里比較好一點?

埋怨時間不夠

很多人都埋怨時間不夠,其實我們有沒有好好計畫過如何利用我們的時間呢?我始終相信,能好好管理自己的,就有很多的時間可用,因為每人的時間都是每天二十四小時,為何有些人不覺得忙,一定有原因的。

忙,意義在哪呢?好好想一想吧!忙了,只有身心疲累,忙還有意義嗎?或者是閑下來沒事做,倒願意忙過不停了?又或者是別人忙,我也來忙,希望一個沒有道理的平等?

我,不太忙,很多時間和自己相處啊!

Saturday, August 26, 2006

彌敦道

昨天跟今天,乘車經過彌敦道三次,兩次在晚上,一次在白天。發覺自己有點討厭這條街道。為何在晚上十點多,售賣金飾的店鋪還開著門。不是晚上七點就會關門的嗎?很多很多的人在街上走,很想問他們去哪里。我看他們好像是沒有目的地在街上走,只是不想歸家。

其實我並不只有點討厭彌敦道,而是這裡的一種生活模式。

水結晶

是催眠導師介紹的,找來了相關網頁,是關於善良和相反的訊息對水的影響。我們的身體就是充滿了水份,那麼我們要說什麼要接收什麼,就是自己的選擇。

研究水結晶的是Masaru Emoto。

今天

今晚要在外吃飯,於是早餐午餐也簡化了。早餐吃了昨晚買了卻沒有吃完的麵包,現在兩點多,還沒有吃午餐,我打算煮一個即吃米粉就算了。晚上會吃機械的食物(其實我想去的是一些富於人情味的小店),也想好吃什麼了,就是墨西哥玉米薄片。別人不愛吃,我愛,也不理別人吃不吃,我一定會叫回來吃的。

晚飯前,我會到兩個地方找書,希望找到我想找到的,也希望找到一些我沒有打算找的。也要買票,是話劇,是上次買錯票的《盲流感》。希望買到最便宜的票,什麼位置也不打緊了,因為自己懶,不早點去買。

後記:票買了,看星期三的一場,位置也不錯,在第八行。

沒有喜歡的書可買。

她們說好吃的牛排,我就吃不到任何鮮肉的味道。或者是我的事前聲明令我感受不到應有的味道。真的要比較,我倒喜歡爸爸弄的菜式。愛吃的玉米薄片,是預料的退步。

天氣

現在的天色很好,有陽光。昨晚是連場的大雨,是狠狠下來的樣子。今天所看,並沒有發現昨晚下大雨的痕跡,只有撐在廳中的傘和隱隱作痛的膝蓋。

醒來的一刻,人很累,身體像有千斤重。我猜,是濕氣。人,慢慢靜下來,感覺好多了。

Friday, August 25, 2006

今天做了什麼

朋友S 問我今天做了什麼﹐我告訴他沒有事情做過(指的是工作上的)。

下午﹐收到一兩個電郵需要處理(樂了一刻)﹐不消幾分鐘就弄好了。突然有人叫我參與會議(就是那個系統﹐不過叫我的人不是我部門的人﹐我是參與了另一個小組的討論)﹐渡過了有價值的一個小時。這個老闆是不知情的﹐因為她還在開會。

還有一個小時才可以離開﹐說是閑﹐不過我真的認為是在浪費時間(雖然我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像現在寫東西)。

空白的記憶

收拾抽屜﹐一張紙告訴我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完成了一個短期的普通話課程。在我的印象裡沒有這個記憶﹐想著想著也沒有。那一年﹐我只記得九月一日的事。

以前﹐對於空白的記憶會感到不安。現在沒有了這種感覺﹐我知道無論我記起還是記不起﹐事情都是發生過的。還需要和自己爭執嗎﹖

記憶﹐有時候是我們的好朋友﹔很多的時候就是麻煩的製造者。回憶過就好﹐還能回憶多好。

Autosuggestion

很類似我現在學習的自我催眠。有關文章在

課程的名稱﹐只吸引人們去報讀﹐其實都是一些日常的東西﹐你我都會﹐只是自己不察覺罷了。上課﹐目的不是去學習新的東西﹐而是去練習﹐令自己覺察。一年一兩個相關的課程﹐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又不是想深入了解。

選擇

心血來潮﹐上網查看普通話有關的課程﹐給我發現了一個我有興趣的﹐就是普通話文憑課程(已經完成了一個普通話證書課程)。

現在的選擇是﹕身心訓練課程、語言課程、行山和睡覺。

為何全部的東西都在星期六和星期日的﹖時間不對的話我就沒有了選擇的煩惱。

永不要最好

有目標沒魄力的人,就是那些到頭來只能坐在沙發上說句『有朝一日我會造個更好的老鼠夾出來』的人。有魄力卻無明確目標的人則雖然總是忙卻做什麼都三分鐘熱度,白白糟蹋自己。

人望高處是普遍現象。但這特性之外出現了另一種生活之道,就是在次等位置做到最好。

我在家中是排行第二的﹐我從來也沒有考取過第一的名次。記得美國朋友的話﹐他永遠要做第二﹐他所持的理由是第一的壽命不長久。

我樂于存在第二線。

Thursday, August 24, 2006

不要煩惱

不要煩惱,就是遠離煩惱。做得到嗎?儘量!是一個選擇。

下雨了

下班的時候正遇著下大雨,我沒有躲避,撐起傘,靜靜等待小巴的到來。心想,要遇上的就會遇上(早上逃過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

差不多站了五分鐘(可能更多),袋子被雨水弄得濕漉漉,一抹,紙巾被染成橙色一片。

現在又是一場大雨。

《失明症漫記》

好想擁有這本書,不過好像已經沒有出版。

十年之期有變

看了一些東西,令我把十年之期要做的事情稍為延遲。不知為何,總是認為某些事情會發生的。發生就好了,有真金白銀進帳。用來去旅行用來買東西,多好。

好!要再度調整心態,快樂地等待。

行為,思想

是從行為認識思想還是從思想認識行為?我覺得兩者都可行,看看在什麼情況吧!

不是矛盾,也不是說了等於沒說。就是這般的。也不多加解釋了,自己能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就可以了。

不同了

問同事她上個星期五送我的一個電郵﹐她回答忘記了電郵裡的內容﹐問我為何現在才看﹐不像我啊﹗對啊﹗不像我﹐因為以我做事的態度﹐是今天的事今天做。

我開玩笑地說﹐因為我要配合另外的一個同事﹐他要兩個星期去處理任何的事。

變了﹐環境不同了﹐我要改變了。

有點困難

做事不困難﹐但是要我聘請一個人來做一些我不清楚的事就困難。我要怎樣跟應徵的人說呢﹖我要負責結果﹐可是我卻不知道過程。越想就越覺得匪夷所思。

是時候跟老闆談談了﹐我要的是清晰的方向。她要罵要害神經病﹐由她。我只想知道我要知道的東西。

不需要理會

很多的事情是不需要去理會的﹐不理會就不介懷了。自己的心能安靜下來就可以。

這一刻﹐很平靜。

放縱

有些人是不可以放縱的﹐永遠需要密密的跟進﹐就像小孩子一般。煩人﹗三十歲了﹐可以長大嗎﹖

Wednesday, August 23, 2006

這一刻

什麼也不做,我只想呆呆坐在某一處。很是享受的。

回家

回到家,就有一種心安的感覺。很好!

“懣”

“懣死人”啊﹗又玩“留堂”﹗

我不覺得有什麼可以跟她說﹐不是已經寫得明明白白嗎﹖要問﹐現在可以問啊﹗為何一定要等她完成所謂的會議﹖明天不可以嗎﹖可以打電話給我的﹐為何不可以﹖

“玩人”啊﹗

負責﹐決定

做決定的人是否負責任的人﹖

一個故事。家居裝修﹐一人做決定﹐另一人義務做最後審查﹐發覺廚房的裝置沒有了洗滌盤和水龍頭。沒有關注的東西在廚房裡是最重要的。

我﹐時常就是那個做審查的人。我不喜歡這個角色﹐也打算什麼也裝作看不到聽不到。可是事實總不是我所想﹐今早同事就來問我為何我不需要參與某討論。我怎麼知道﹖

就是這樣了

We are happy in life to the extent that we believe we have control over our circumstances

Making Friends

原來我需要的就是這樣。

Tuesday, August 22, 2006

這樣也可以

因為某些我覺得不重要的因素,她居然把同事的某些事情的有效期延遲了。我想問,她有這個權利嗎?聽到的一刻,我覺得她好刻薄。一個人好心(同事的新主管)就做了壞事了。

看得清,有時侯就是有這樣不必要的煩惱。事情不關我的事,只是我看不過眼。或者,我被她刻薄已久了。有時侯,什麼都不知道就樂得清閒,可能是好事。

不過,當有所選擇的時候,我倒願意看得真。

看見看不見

如果你能看見,就要看見,如果你能看見,就要觀察。

人有兩個自我,一個在黑暗中醒著,另一個在光明中睡覺

很喜歡文章中的這些話。

清晨的一刻

近幾天﹐清晨時分的空氣都是很好的﹐有一點涼意。差點我還以為夏天已經過去了。這點涼意﹐不像秋天時干干的。我不太喜歡秋天。

奇怪的安排

現在的事情要我學習﹐明年的事情卻要另一個同事學習(這個同事沒有處理新事情的技巧)﹐她說我不好依賴這個同事去處理日常的工作(這個同事對日常的工作是很熟識的)。

為何安排是這樣的﹖是否明年的事情不需要我去處理和作決定呢﹖如果是的話﹐不讓我去知道是理所當然。可是事情真的會這樣發展嗎﹖

後話:參與新工作的同事問我可以不可以要求老闆著我也來參與這新項目。我真的不懂回答她,我只知道對這同事來說,壓力是很大的。

Monday, August 21, 2006

這一刻

我覺得好舒服,又給了自己一個笑臉,這次,感覺溫暖。屬於自己的時間,屬於自己的空間,滿足了。

問朋友S

請問,這是否我們一起吃過午飯的地方?

南香飯店
地址﹕No. 56, Jalan Sultan, 50000 K.L.

我介意什麼呢

要好好想一想這個問題,我著實是在介意什麼呢?可能我什麼也不介意,就是不喜歡這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感覺。逢人都覺得我應該參與的事情,偏偏在某人的安排下我的參與度大大的減少,我是絕對不介意的。我介意的,可能就是某人的態度和目光。可是為何我要介意呢?我就做我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吧!別人要來找我,我給到答案的,為何要說不知道?!

一連串的感受

想著一句“唔好玩啦!”



著自己給自己一個笑臉
(給了)很想哭
立即著自己振作起來

後話:我沒有哭,不過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想過,是否自己太敏感。可能性不高。那麼,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呢?我什麼也沒有做過,不過好像有人看到別人的而判了我死罪。

Sunday, August 20, 2006

能力,價值

和朋友S 的談話中,我們談到能力與價值。一個有能力的人,社會未必給他相關的價值。反過來說,一個可以在公眾面前出現的人又未必真的有能力。一個人的能力,誰來確定呢?沒有確定的,是否有能力?

不作答以上的問題,因為沒有意義。我說,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可以分別是非的能力。

近來的書話很多都和慢有關的。慢的目的,在潛意識的層面上,就是和身體情緒多接觸。太快的節奏,我們就會忘記了自己的身體和情緒。很多的疾病,就是因為我們活得太快了,說話太快,吃東西的過程太快,想東想西,沒有一刻靜下來。應該休息的時間不休息,應該工作的時候不工作,亂作一團。

慢,就是多和自己說說話,愛自己多一點。

今天

整個上午天空都是灰茫茫一片,山上的樓宇再次失蹤。好了,打雷了,應該會有一場大雨。

真的認識嗎

原來,古時的思想並不像現在的(我指的並不包括時代進步帶來的變化),好像在唐代已經開始變了。同樣的一個字,古時的解釋跟現在是不一樣的。

要好好學習古時的美,那個才是我們中華文化。

在飄

昨晚一個個的情景出現了,我沒有多加理會,只跟它們打招呼。很快,它們消失了。這樣做,並不是把事情解決,只是令自己的心安靜下來。明天的事明天才處理吧!

Saturday, August 19, 2006

自己

如果他今天不快樂,不因為失戀,而是常錯誤地自我估計。

從雜誌裡看回來的,覺得很有意義。我們常以為認識自己,真的嗎?可能不是。不快樂的時候,就問問自己,真的懂自己嗎?

我這一個香港人

昨晚在尖沙嘴居然迷路了。我這一個香港人,就是這麼不像一個香港人。

我去的是東海商業中心,地址是加連威老道。我就是在加連威老道來回走了兩次,都找不到。原來這條道路是分開的,被另一條道路一分為二。香港的街道是這樣的嗎?為何會是這樣的?

醒來的感覺

昨天不特別覺得,醒來的一刻,感覺身體全身都放鬆了,肌肉不是繃緊的,鬆鬆的。是一種遺忘了的感覺。

相信是昨晚課堂所做的放鬆帶來的效果。

感覺不好

今天日間沒有看過別人所寫,自己也沒有時間寫,感覺很不好。看似很忙沒有時間,實情卻不是,感覺更差。

昨天是那樣,今天是這樣,說來說去,還沒有定論。就是把事情簡單複雜化,還以為是好意見。轉來轉去,答案就是簡簡單單。規規矩矩做事不好嗎?為何要走捷徑,還自以為是聰明。

看著看著,一點聲音也不想作,連內心的聲音都沒有。原來全接收了,很不舒服。

寫過,舒服了一點。能安睡了。

Friday, August 18, 2006

今天

今晚去了上課,時候晚了,明天才寫詳情。

Thursday, August 17, 2006

長存這一刻

很想這一刻長存下來,那麼什麼討人厭的事情也不需要去面對和處理了。可以做的就是看看書,看看雜誌,寫寫東西,想想掛念的人。

這樣,多好!

今晚的情緒就是在好與壞這兩個極端地走來走去,寫的東西也是重重複複。走得太多,人很累。

同事也投訴

因為一個電話會議,把今天的議程弄亂了。只差十分鐘,負責人卻要我的同事去暫代我去開會。這個同事什麼也不知道的,怎開會?這個所謂的負責人,真的可以做一個負責人嗎?

會議過後,有很多的事情要跟老闆跟進,負責人說由我去彙報,我跟她說並不可以。是老闆著她也去開會的(什麼的原因我並不知道,我只是以小人之心看這件事)。她在會議中,一點作用也沒有,只有我說話,她就問我所說的內容是如何如何。我覺得她很煩。根本就是沒有心學習,我也不想說。

返回自己的座位,被突然請去開會的同事就來跟我投訴了。我們談了很多,也談到害神經病的一位,就是那時,我說了一句“絕望”。同事跟我說,不如我跟老闆說由我去領導那個項目,我說不可以,因為並不是她的意願。同事又說,她是想由我去領導的,因為某些原因,她開不了口。如果是真的,我更加不說,為何她開不了口?她什麼也可以說,不經大腦的。

需要夢想

我的夢,好想到一個沒有是非的地方。
**************************
夢想是現實以外的一些令人嚮往的甜夢,是些固定需求以外的額外獎賞,所以這個夢想就算沒有實現也無損原來的需要
【香港話劇團】 鄧蘭

很好的一種描述。
30 Aug 05

絕望

是對一個人。絕望是死心,也是心死。為了自己的情緒再不受她影響,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她面前,暫且放下自己。不是怕了她,而是不想再聽一些垃圾語言。這是我唯一現在想到可以做的事情。

可以不可以,讓我做事好了。什麼的瘋人瘋語,不要預我的份兒。有話為何不直接跟我說呢?以為我要什麼?我只想安靜地工作。

沖繩

很想去啊﹗原來這屬於日本的地方﹐和日本那個大島是有一段的距離。

要跟圓圓說一說﹐明年我們去啊﹗史路比﹐去不去啊﹖

又被人擲電話

嚴格來說﹐是被人按了手提電話的掛線按鈕。我還沒有說完我要說的話啊﹗這次是我的老闆﹐她為何要這樣做﹖是她接受不了事實嗎﹖

稍後的時間﹐她打電話來問生效日期﹐這就是我還沒有說完的話。告訴了她﹐她又著我做一點事﹐很命令式的。我回答好﹐就是這麼的簡單。

如果她要待我如小孩一般﹐沒有問題。找不對的人做事﹐始終負責的都是她。用人不善﹐後果自負。我樂于現在的悠閑生活。

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有沒有人已經知道

Google Mail does not recognise dots (.) as characters within a username. This way, you can add and remove dots to your username for desired address variations. Messages sent to your.username@googlemail.com and y.o.u.r.u.s.e.r.n.a.m.e@googlemail.com are delivered to the same inbox, since the characters in the username are the same.

近兩天開始收到一些不屬於自己的電郵,那電郵地址跟我的就是有一點和沒有一點的分別。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郵件會否走到別人那處呢?

不可扮不知

電視節目劇情。甲傳送了一張相片給老闆娘,乙把這相片由老闆娘的手提電話轉給自己,然後送回給甲。這動作是要告訴甲乙知道事情是誰發起的。

這情節,讓我想起昨天問某人是否擲電話筒。

日後會找我

日後會找我這句話,最近聽了兩次,都是同一人對我說的。她現在是我小組裡的一員,一個月後在別的部門接受新的挑戰。

曾經,她在我面前哭過,我也為了她而情緒不穩,放棄過她。現在的結局,是一個她開心我高興的情況。

一分付出就有一分的收穫,是對的。雖然有別人的誤解,自己肯定所做的事是正確的,要堅持。

她著我等

等了她二十分鐘卻沒有來電話,於是我決定走了。正告訴某同事,她卻打電話給她,著我多等她一分鐘。

我不是你的家傭啊!我有手提電話,不可以打給我嗎?都不明白她在想什麼。我已經對自己說,這是最後的一次。如果有下一次,我真的一分鐘也不會等。

就是等她的電話,我差不多七點才離開。

歪理﹐正理

開會期間﹐我提供了三個方案﹐有人堅持說其中一個不是方案﹐我堅持這是一個方案﹐只是大家不採用罷了。說著說著其他的方案﹐因為要取得高層的同意﹐他們覺得不可行。反對我說可行的方案的人最後結論說只有第一個方案可取。我立即說即是首先被反對的一個。

我不討厭別人不想就反對我所說﹐最令人討厭的是最後當沒有事情一樣拿了我的建議作為自己的。對不起﹗我一定據理力爭﹐我一定肯定說這就是被人反對的一個可行方案。

其實我們做事﹐依循正理就可以了。為何要想這麼多歪理呢﹖

Tuesday, August 15, 2006

知道,明白

和朋友S 談起《易經》,他總是問我能夠明白嗎!我並是需要明白,現階段知道就可以了。我不急,慢慢來才好。我總是認為,要知道了才開始著手明白,這才好。太快,以為自己明白了,原來不是,從頭再來,費時又失事。

有人擲電話筒

我只是問何時我可以收到有關的報告,他居然在告訴我以後擲電話筒,連坐在他旁的同事都聽到了。

到了指定時間,他要向我彙報,第一個問題我就問他是否擲電話筒。當然他回答我不是。我隱約的聽到好像是用力過度了,我不肯定。

什麼答案也好,我已經表達了我要表達的,他一定能夠收到。如果他真的說大話,不排除有第二個大話,而且越說越會是一個更大的大話。如果他真的擲電話筒,不排除有第二次第三次。到時候,不需要我說話,自有說話的人。

兩個回合,輸得乾淨俐落。我說的是他。其實我也沒有贏,贏他為什麼?!

就是知道他不懂,才逼他看這看那。不知道就要學嗎!逼他也不看,不逼他會看嗎?每個月拿人工的,不做點事情怎可以。我是不會白支付人工給他的,對其他同事不公平。

第一個回合,讓我知道某些同事沒有跟隨指定的程序工作。他看不到,是他的問題。第二個回合,根本是弄糊塗了。看到的全不是事實,況且我要的是一個改善點,而不是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事情是怎樣,我自己已經看過了。是他不懂系統才不知道怎樣看。問一些職位低的同事,當然他們是不懂的。不是系統難於學習,而是同事懶惰,不肯學多一點點。

明天還要跟進我著他跟進的。

今天

沒有空閒過,不過事情又不是難於處理。這才是工作嗎!

星期四有一會議,重要的。今天才收到有關的議程,花了兩個小時準備好了。很奇怪,我是有心挑戰由區域來的人。心地有少少的不好。

可能是我聽了很多人說這個系統很難,我很想知道其難在哪裡。如果說複雜,我同意。美國朋友跟我說,如果我知道了有關的部分,那麼我就可以到某個人力市場工作,薪金還不錯的。看看吧!

Monday, August 14, 2006

今天

事態依舊﹐不過心情還可以。還是拼命追功課﹐還是沒有答話。另外﹐某些事件在進行中﹐對我有利。

原來同事也關心那個項目﹐問我會否成為主要成員。我跟她們打賭。下個星期﹐會有答案。

填報稅表

現在才填報稅表啊﹗對啊﹗就是現在。這就代表了我忘記了期限。付款通知已經收到了﹐當然除了基本的免稅額﹐什麼也沒有了。這樣﹐我就逼著要填回報稅表。

我在想﹐為何我總是不願意填報稅表呢﹖又不是太花時間。我想﹐可能是一反叛的行為﹐我不明白為何稅率是這樣的高。

平時行為規矩的我﹐原來在某方面我就表現了我的不滿。可能不是直接在稅項上﹐是另一些東西。

另﹐我是時常不準時付管理費的﹐喜歡三個月才付一次款。星期六﹐業主打電話來催我繳款。

學習說話

猶疑不決的情況下﹐課程滿額了﹐唯有等下季。
***************************
居然對這個課程有興趣。看來,我又開始改變了。
31 Jul 06

Sunday, August 13, 2006

對小朋友說話

發覺,對著小朋友說話,要用肯定的語調和簡單的說法。

看見妹妹的女兒(才一歲多)就懂怎樣趴在地上發脾氣,真的看不過眼,當然要教訓她。我對她說這是錯的,問她知道不知道自己錯。當初她不理睬我,當然我會繼續,經過了數次的問話,她半哭半笑的望了我一眼。我臨離開的時候,再問她一次,她搖手向我說再見。

其實我並不知道她學會了沒有,一些不對的行為,一定要讓她知道是不對的。發脾氣可以,不過趴在地上發脾氣真的不可以。

我,就是這般的嚴厲,因為我是山羊座。

天氣

氣溫原來有三十二度,可是我並不覺得熱,只是開了電搖扇。外邊有微風吹送。

高下立見

聽著一個演唱會,老一派的歌手和年輕一派的真的有很大的分別。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咬字的清晰度,那些年輕的,不看字幕,我是不知道他們在唱什麼。

一年就可以開個人演唱會,原來唱得是這樣的不濟,我是第一次聽他唱歌。

社會上,年輕人覺得成功只是運氣,是怪不了他們。看看能感染年輕人的演藝事業也如是。

畢業失業

電視一年輕人節目在說關於畢業失業的話題。

想起公司裡已經離開的幾個人。他們的離開並不是真的是自己的選擇,是什麼,我相信看的人都心中有數。

眼看的某些大學生,他們沒有正確的工作態度,只懂懶散,工作不用心。以為有小圈子,就可以在公司裡站穩住腳。錯了,完全錯了。有能力就是要表現出來,並不是自己在說自己有能力。其實並不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二多三十歲的人都是一樣,只懂口裡說有能力,可是卻怎樣也表現不出來。被人看到了要害,就發脾氣,跟他說話,就連望我一眼的信心也沒有。是懶理我還是知道自己做錯了?如果是前者,我相信他要離開的日子也不遠了。

昨晚電視節目也有關於青年人變更行為的報導。一看,跟爸爸說,我的同事也需要參加這些治療。不過可悲的是,有人卻看不到真實的情況。可能那個看不到情況的人都需要一些治療?!

用心,真的那麼困難嗎?其實不,年輕人,努力吧!機會在你們面前。

巧合

報紙也在說《易經》。

Saturday, August 12, 2006

關於話劇的卡通

居然卡通都用了話劇來做題材,是第一次看到的,是日本的製作。講的是一個十三歲小女孩對話劇有濃厚興趣的故事。今天看的是有人想幫助小女孩出名,雖然她有的是眼神不集中,毫無劇場的技巧。

卡通的名字忘記了,只記得有“面具”這個詞。

《易經雜說》

開始看這本書了,看了六頁,感覺很好,沒有想像中的難明白。實情是很容易看。

書中所說,學易是一世的功課。我同意。

原來八卦是代表了天地萬物的八種東西,分別是:天、地、日、月、風、雷、山和澤。

越看越有趣味了。

如有興趣繼續看,請移步到“我的書齋”。
**********************
買了一本有很大機會不能看完的書,是南懷瑾的《易經雜說》。
5 Aug 06

提醒自己

記著,下個星期五晚上要上課。

發覺,不提醒自己的話,我會把這個課程忘記得一乾二淨。不是我不喜歡這個課(就是太喜歡),可是卻有可能會忘記的。

一連三個星期,看看我可以不可以找一個舒服的地方吃晚飯。地點在尖沙嘴東部,有沒有好介紹呢?

被人推介

偶然發現有人推介了這個網頁,感覺是高興的。

不過,過多的工作事宜,可能把某些讀者弄悶了。可是我還會繼續寫的,因為不寫關於工作的,我真的會害神經病。寫在這裡是否一種情緒處理我不知道,不過寫過了感覺就是舒服。

笑話一則

母公司在歐洲的某個國都,他們主導了我們的方向,也發明了很多的規則。可是說到做事情,卻說未能跟香港一樣,要我們幫忙。真的是沒有能力嗎?整個程序是不複雜的。

不過想一想,複雜的程度可能只在人的口中。很多討論的事情,根本沒有跟進的可能性,就是愛這說說那說說。這樣說著講著,就顯得說話的人有份量了。

我,如果給我看穿了是這樣的情況,我就我行我素,保持沉默。不作聲,卻參與,就能用心看事情了。

這一刻

我感到滿足。是什麼呢?我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只知道沒有什麼的渴望,所以滿足了。

時常想著想要的東西,是很累人的。如果沒有一刻滿足的感覺,生活是難過的。坐下來,什麼也不想,就是了。一兩分鐘都好的。這就是生活能量的來源。

只要用心

聽朋友S 說著事情做也做不完的情況。我說為何要每天帶著千斤重的心情回公司工作呢?只要用心,事情一定可以辦妥的。拖延,只是令自己生活不好過。每天望著要做但沒有做的事情,就是壓力的來源。試問,在這情況下,哪會快樂?

要記著,壓力不是別人給的,也不是環境給的,是自己給自己的。

近來時常說,我不理別人那麼多。不是我真的不理,而是想著處理但又處理不到的情況下(是某種原因不由我去做),都是不理好了,免得加添自己無謂的壓力。

奇想

突然想到,我不想聘請一個人來替代那個空缺。為什麼?根本不需要一個主任,倒是請一個人回來幫忙處理日常的簡單事務才是上策。不過我知道,這樣的提議一定被人否決。不是不好,而是她就是希望有很多的所謂“高級”員工,卻不太理會實際的情況。

都是不好去想了,由它自然發展吧!

Friday, August 11, 2006

沒有老闆的日子

工作量是多了,因為有她在的日子,有些關於我工作範圍的資料她是不給我的。今天做了好幾件事,我知道的不多,但是也可以輕鬆應付。

下周還有三天的快樂時光。

中途停止會議

說了要準備好才來開會的,還是做不到。沒有做的事情不要緊,我等。我說停止會議一陣子,讓他得知情況再繼續。

結果?就是我所想,是我們小組的問題。他,究竟有沒有能力?我不懷疑自己的觀察。

笑著來訓話

同事跟我說,我是笑著來訓話的。我說過,我不會發脾氣,因為對著一個總以為自己有能力但是又做不了事情的人,動氣是沒有用的。我要強烈地告訴他他已經違反了勞工法例,我是可以給他警告的。今次是口頭,下次就是白紙黑字。

他很堅持他有能力,可是他卻有超過十五件的工作沒有完成。我說不能按時完成工作就是沒有能力。我叫他舉例跟我解釋什麼是有能力。當然,一個例子也沒有。

溫習上周所學,卻拿來一個年代久遠的資料。我說同事不是上周給了我們新資料嗎?有沒有看電郵?當然他沒有看。拿著不對的資料,我跟他說下周再談吧!

如何跟他終止今天的每週學習,我說他在“擔天望地”,不在聽我說的話,就停止吧!我跟他說了很多次,我是不會做一些沒有價值的事情。

不知道,他何時才會正正常常地工作呢?

別人找我了

如我所料,區域的同事直接找我了。項目經理沒有跟我查詢,就說我沒有空提供資料。我不理他,做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也想給一個好印象給區域的同事,這樣大家好來好去,方便處理往後的問題。

其實,我並不需要一個項目經理來教我做事情。處理了這麼多系統的事宜,這個系統雖然是新的,但是道理一樣,不明白就問,問得有理就是了。以往我也處理過一個新系統,沒有什麼外請的項目經理,同事間也把所有問題弄妥。

說溝通,最好就是直接,是不需要別人的通傳,一經第三者,就不是原汁原味了。

她升職了

這代表了我又要開始聘請人手,另外也想起我十月的假期。好大可能,我要和老闆開戰。另外,也在想我會否成為某項目的成員,不過要我做這位同事的工作,我沒有興趣。我會設法讓另一個同事去做。

朋友S 問我有何感想。沒有,真的沒有。他問的是否我會開心,因為是我對她的嚴厲而令她成功。我沒有這樣想過。跟朋友S 說了情況,他說祝她好運。我說我連說這句話的力氣也沒有。

一個月後,我一定比現在忙碌。閑也閑夠了。

寫給自己童年的信(由於MTO 要刪除了,所以把這篇移了過來)

是《月亮七個半》的導演給每個演員的一條問題“如果要寫一封信給自己的童年,你會寫什麼?”你們的,會是怎樣?

後話﹕沒有想過這個題目會吸引了這麼多人來為自己的童年寫信。留了網址的有六個﹐還有我一個朋友他都寫了。總數是七。 短短的幾天﹐來了這麼多人﹐在這裡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了。覺得很溫暖﹐感謝在這裡寫的朋友。 11 Aug 06

後後話﹕要鳴謝公園仔為這篇做的連結﹗17 Aug 06

我的奇想達到了。在寫這一篇的後話的時候﹐腦裡想會否有一天演出《月亮七個半》的劇團會發現我們這一篇。今天終於被他們發現了。

寫給自己童年的信和我的奇想﹐我覺得是同一件事﹐都是我們的夢。夢是會發生的﹐大家努力生活啊﹗不要怕變成怪獸啊(看過這套劇的就知道我說的怪獸是什麼了)﹗21 Aug 06

信件一覽:(03 Mar 07)
  • Pema Sky

  • 大雄

  • Altair – 映昔台

  • 無由亂記

  • 詠晴手作日記

  • hi535435

  • Nefu is LIVE

  • Keng’s Globe

  • 大螞蟻爬格仔

  • Alfie Green Production

  • 槁木死灰而已矣

  • little Alex’s LJ babblings

  • Private Igloo

  • 諾韻寫字日記

  • 鴻鵠之誌

  • Janny loves Britpop

  • Carrie’s Journey

  • 天使の雜寫簿

  • 嬲記三二一

  • Sentiment

  • 公園仔@More Than One

  • Life Sucks

  • 羊狼二世のBLOG

  • provence de josefina

  • 瞎掰——主治楊偉兼治扑街

  • 軒爸湊仔公

  • m’aimer pour qui je suis

  • Eternal hibernation…

  • Life should be more than…AuDiT!!!

  • 芸淡風輕

  • 寂然世界

  • 潘朵拉的盒子

  • 流動城市記事

  • siutingcat’s Xanga

  • Life in Germany …

  • Alfie Green Production

  • donna824’s Xanga

  • 牛牛之家

  • :: gnuhceilraep:: never say never.

  • Ohoh Oli!

  • Natalie_kwn’s Xanga

  • 婆婆也來blog

  • Mémoire visuelle

  • 風言瘋語

  • 別緻Bee

  • D for Differ

  • The doctor is ‘IN’, 這醫生很~潮*

  • Summer’s Cafe de Life Is Beautiful !!

  • CLouD

  • yantung’s Xanga

  • pcheung’s place

  • rururu@More Than One:對自己沒有話兒

  • ~隨時~隨地~隨想~

  • 心眼所至,世界即是



  • 後話:在MTO 那裡,共有七十二個留言,沒有把它們帶到那裡,只餘下一個。對我有意義的。

    隨著笨爸的博格link過來, 才發現這個有趣的遊戲.
    原在, 有些東西, 不知不覺的在廷續著
    劇場組合的祁勳

    8 Aug 09

    Thursday, August 10, 2006

    什麼樣的生活

    如何連買一本書也變成沒有可能的話,這還是生活嗎?我指的是只要走進書店就可以把書買下的情況。

    沒有可能是因為一個小孩。對當事人來說,可能是值得的,不過對於我來說,我一定不會這樣。抱小孩進書店,著店員找想買的一本書,簡單。小孩要哭要什麼,也不理了。或者打一通電話到書店,著他們準備,一進去給錢就把書拿走,都可以。我就是想不到不可能買一本書的理由。

    已經是四月的事

    今天還在說可能沒有錢讓我們吃飯,為的是四月的事情。老實說,吃與不吃都沒有意義了。要吃的話,就四月吃;沒有得吃的話,往後吃真的沒有意義了。可能同事會高興,始終都是免費的午餐,不過我真的不想去。沒錢就好了,不需要吃一頓沒有味道的飯餐。

    十月

    十月,要回歸了。很高興,部分工作終於要走了。其實今年裡我已經沒有理會這方面的任何事情,所以心理上這部分早就不屬於我。他們爭議什麼,我也懶理。知道一些對自己沒有關係的東西是沒有意義的,我寧願沒有事情做也不多管閒事。

    忘了

    忘了今早買了雜誌﹐午飯時間卻在做一件無聊事情﹐就是繼續刪減電郵。

    流浪漢

    一個人在會議的表現﹐有人居然說他像流浪漢。這樣的態度﹐老闆還需要維護他嗎﹖不知道老闆有沒有看在眼裡。如果看不到﹐也是可悲的。

    好笑

    其實是不好笑的。

    害神經病的時常認為我對系統不了解﹐硬是不聽我說﹐可是我又要在場。很有趣。

    偷聽回來的。她正問同事關於系統的問題﹐問我嗎﹗我懂回答啊﹗不過我不會作聲﹐當我不知道好了。反正我知道與否﹐她都會覺得我不知道。與其是這樣﹐為何我要作聲﹖做的就要做一些有價值的事情﹐什麼也沒有的﹐真的不要做。

    別話﹕我今天終於做到聽到不是事實的事情而不作聲。故事是某某高調地說做了什麼什麼來培訓同事﹐我不作聲﹐另一個同事(某某小組的同事) 卻說我的小組已經採用了好幾年。

    做了什麼﹐已經到了一地步﹐不需要告訴別人了。

    Wednesday, August 9, 2006

    我感到快樂

    改變了看法,心情大好起來。可能我已經掌握了一點點技巧,不過還須努力。要多謝的是一套舞臺劇,它的名字叫《月亮七個半》。

    聽回來的

    好像那個害神經病的人清醒過來了,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其實我真的要跟她說一句話,為了一個不能夠幫手的人而令我不高興,何苦呢?不是我是什麼很重要的人,而是如果我高興,做事就不計較,我可以做很多很多而樂在其中。但是如果工作得不開心的話,就公事公辦了。誰損失?

    馬騮戲

    今個下午,上演了一套好好笑的馬騮戲。

    一個文員級的同事在說一些表揚一文員的話,卻被老闆挖苦說她說了老闆說的話,又對她的直屬上司說她可以取代直屬上司的位置。如果我是老闆,根本不會說什麼的話,我不會批評,因為不說什麼話(連身體語言也不會有)就代表了我不認同。一個遲到大王,現在改善了,還早了回公司。這是值得鼓勵的,卻不需要嘉獎,因為對準時上班的同事不公平。準時上班是本份,做了得不到贊許,卻是那些死也不悔改的人,突然改了,就要有嘉獎。對不起!我並不能接受。

    另一個他,我問他問題,他只望著老闆回答,望也沒有望過我一眼。我對此沒有異議,只是想提點他一句,要學習什麼是尊重。我是小氣的,不尊重我,我就公事公辦,錯了就是錯了,不會有什麼餘地可商量。又不是有什麼了不起的能力,用什麼來不尊重別人。

    只是小組的例會,用不著準備簡佈的。看在眼裡,只覺得浪費時間。要他做的沒有做,沒有著他做的就做。看,這是表現嗎?如果是表現,表現給誰看?是我寫他的年終評審啊!

    一個他一個她,一唱一和,同事說他們好像兩公婆。我說不如他們兩人自組一小組吧!這麼的特異。

    還有好笑的就是文員的直屬上司說不可以給意見,因為他只工作了數月,對流程不認識。這是原因嗎?為何工作了數個月對流程都不認識的?是理解方面的問題嗎?他一定不知道我是問問題能手,我要逼他說出我的答案,我是有能力的。我只想他說對現在的工作分配沒有異議,不能給意見即是代表了還可以應付工作。這樣,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最後,我要跟他們兩個說一句話,玩什麼花樣,對我是沒有影響的。因為他們兩個人加起來的系統知識也不比我多,這是他們吃虧的地方。他們表現得過於小朋友了。況且,這個她,是公認的“害蟲”,還在“表現”,太不懂生存之道了。

    後話:我時常想,有關人等會否已經看了我所寫,我要改為隱晦一點地寫嗎?當然不需要,有人要對號入座我也沒有辦法。我寫的,在很多地方都會出現,並不是一人一故事。

    不可兩者兼得

    we will either a)have peace of mind or b)worry about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We can't do both.

    Peace of mind stems from understanding and accepting that few people will see the world as you see it.
    《Making Friends》

    為何

    為何我的老闆天天都開會﹐為何我的某一個同事天天也完成不了自己的工作﹐為何我會這樣閑﹖

    不解﹗

    太清閑﹐有時候真的很悶的。我自己都是喜歡做點有建設性的工作﹐不過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做。

    關於幾米的舞台劇

    原來在去年已經有劇團用了幾米的意念來創作舞台劇。

    跟自己說的話

    是和茶房阿姐的對話﹐不過話是說給自己聽的。我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是改變不來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學會尊重別人的特質﹐學懂欣賞。

    訂購書

    原來已經四個月沒有在網上訂購書本了﹐今天找來了一本﹐是讓我們知道如何利用眼睛去看東西﹐書的名字叫《視覺品味--如何用你的眼睛》 。

    顏色書

    顏色用在管理上﹖很有趣﹐要買回來看看。

    錯的方法﹐不合用的結果

    自稱為會計師的他(不明白為何他要做一份和會計沒有關係的工作但是又要自稱為會計師)﹐請你張開你的耳朵聽我說 一說﹐錯的方法是永遠也不會得到合用的結果。

    Tuesday, August 8, 2006

    兩面看

    這邊廂呼籲晚上八點關燈三分鐘來對空氣污染的控訴,那邊廂也在晚上八點倒數零八奧運的舉行。

    兩種很不同的聲音。看似有趣,其實就是自由。喜歡什麼就往那裡看。

    我,在八點走在街上,出門時跟爸爸說我要去巡視一下情況。當然不是刻意的,只是順道回家。沒有人關燈三分鐘啊!

    為小孩拍照不容易

    這是我當晚為她拍的第十張照片。

    會考

    對我來說,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記得那天,我的心情並不是太緊張,可能是對自己有信心。還記得約了同學一起吃早點然後回學校看成績。

    成績單拿在手,看到的是一個甲等,一個乙等,兩個丙等,三個丁等。可以順利在原校讀中六,雖然比預期的差了一點點,校內成績是我每年都是第四名(中一至中三)和第九名(中四至中五)。

    看現在的學生,他們真的太緊張了。我的那個年代,大學才兩間,什麼的理工,什麼的城市,什麼的浸會,還不是大學。其實現在的競爭是比較少的了,只要肯用功,升讀中六根本不是問題。不過社會給父母的壓力是從來也沒有的大,於是反射在孩子身上,他們也承受了不一樣的壓力。

    我有點慶倖我生於那個年代,雖然我不能升讀大學。

    足以自豪

    才一天沒有上班(上星期五)﹐電子郵箱就裝滿了。昨天跟今天都好好地清理一下已經處理好的事宜﹐現在只餘下一百多。我的目標是五十啊﹗

    看著看著﹐一點值得自己自豪的事就是我沒有還沒有處理的事情啊﹗

    先後次序

    做事的先後次序是很重要的。還不清楚系統的限制﹐就說要多少時間來測試﹐未免不合邏輯。

    奇怪的回應。又問我﹐當我很快就給答案的時候﹐她就說不用急﹐因為某部門忙於其他的事務。別人忙不關我們的事﹐對系統的認識永遠也可以的。多一份了解﹐少一份匆忙。不好嗎﹖

    她不明白就不明白好了﹐因為她和我處在兩個不同的角度裡﹐雖然我們是同一部門的人。

    快樂

    快樂是因為有呼應﹐感覺很溫暖。

    怪獸理論

    今天還沒有出門的時候﹐我想著自家創作的怪獸理論。

    是這樣的。怪獸有怪獸的能力﹐是作為人的我沒有的﹐所以有時候就會被怪獸所欺負。這是無可避免的﹐除非我徹底逃避和怪獸有正面的交鋒。不過看似沒有可能﹐所以只好接受怪獸的存在。

    另外﹐別人也可能看我為怪獸﹐他們可能也有我這樣的想法。除非是怪獸和怪獸交往﹐或是人和人的交往﹐否則就是有問題的出現。

    還有的是﹐怪獸有一特徵﹐就是沒有情感的表達。

    我會繼續發掘怪獸的特徵。不是我想做怪獸﹐就是我要明白如何避開它們。

    Monday, August 7, 2006

    去年今日

    我在大馬乘的士從機場到酒店時遇上壞車。打電話給朋友求救,他卻以為我坐的鐵路壞了,說了幾句話就掛線。誰告訴他我是坐鐵路的,每次我都是坐的士的。幸好,過了一陣子,車又可以行走了。

    兩次到大馬,兩次找朋友都沒有幫上忙。好多年前,因為香港的航班延誤了五個小時,到大馬的時候已經是淩晨時分,想著叫朋友來機場來接我,可是找不到他。

    真的,出外就靠自己了。

    安寧

    回到自己的家,就有一種安寧的感覺。很好!

    發現,原來今天沒有給自己一個笑臉。現在補回了。

    今天

    覺得什麼也是討厭的﹐包括平時常聽到的聲音。

    還有的是﹐今天的時間過得很慢。

    追功課

    又是做著一些無聊的事情﹐就是追功課了。為何我常常要追問的﹖一個星期了﹐是客戶的一些問題﹐為何可以這樣置之不理﹖

    除了追問﹐我還可以做什麼﹖有沒有人知道啊﹗給我一個方法吧﹗

    這個人﹐真的拿他沒有辦法。要他去查看程序的問題的時候﹐他卻告訴我結果。先生﹐結果我知道﹐我就是要知道過程﹐即是結果是怎樣發生的。我不是已經寫得很清楚嗎﹖好想知道他究竟有沒有看﹐如果沒有看還好﹐看了還不懂做什麼的就是大麻煩。好﹐再寫一次﹐看看他的反應如何。

    被拒絕了

    是什麼事件﹖就是送話劇票給人。我知道﹐很多人都會拒絕我的﹐不過我真的很想把那張票送出去﹐因為不想浪費。

    最好做什麼

    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在一露天茶座跟朋友天南地北﹐很好的天色啊﹗

    附記﹕剛剛又聽到“怪獸”在說話﹐她的話﹐真的很怪獸的。定下來的規矩﹐人人都會知道﹐高層有優惠﹐誰人不知﹐為何要偷偷摸摸﹖﹗

    每況愈下

    看了看別的組別的表現﹐真的把我嚇了一跳。是否他們真的要做點事情嗎﹖真的是沒有辦法了嗎﹖真的是因為人手的安排嗎﹖

    在我看﹐是態度的問題﹐是管理人有沒有正視問題的問題。透明度不高也是問題﹐沒有溝通更是大問題。

    我﹐還是那句話﹐做好本份已經足夠了。建議的話說了就好﹐別人 聽不聽我說的真的理不了那麼多。

    最後﹐祝他們好運﹗

    又是時候了

    原來又是公審的時候了﹐猜想我的結果都不會是好的了。很想知道今年的是否比去年差﹐但是我真的不想坐在她面前聽她說廢話。可是並不可以逃避。

    Sunday, August 6, 2006

    抄功課

    剛剛新聞報導說有關網上提供為大學生做功課的服務。作為一個大學生,需要到這種服務的話,我也不想多說一句話。可以說的就是後果自負。

    從來我也不會抄功課的,因為我覺得功課是要自己做的。記得某一年的一份功課,老師的評語是我抄教科書,給了我很低的分數。那次,真的冤枉,我做功課的時候連教科書也沒有拿出來參考,因為我是在辦公室裡做的。那時,一點工作也沒有,於是唯有做功課。

    那份功課,我沒有跟老師討論,因為我相信我自己。他的評語,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他這麼堅持,由他。

    一個框框

    真的,我們為自己規限了一個個的框框。只要走出這框框,世界就不一樣了。時常聽到的一句話,小改變大改善。真的,不是安慰的話,而是真的。

    燈光

    看了一套舞臺劇,聽了一個簡短的講座,看了一篇文章,令我對舞臺的燈光有著興趣來。可能,下季的課程,我真的報讀的。不為什麼,只想知道得更多。這樣會令對舞臺的投入程度大大地提高。

    香港演藝學院短期課程手冊裡的一篇關於燈光的文章。

    假如說鏡頭是電影的靈魂,那麼燈光可能便是舞臺的生命。
    燈光是一種聚焦的方式,它在大家看不見的地方讓大家看見。
    燈光技術上有對錯之分,但設計上卻沒有好或壞,對與錯。
    同一感覺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打燈
    觸覺敏銳,而且能一路堅持品質,對從事燈光設計專業,有一定的幫助。

    發覺自己就是喜歡一些不起眼卻是重要的東西。本來想著學習寫劇本,現在真的是對燈光控制比較有興趣。劇本,可以被很多人修改,燈光就來得有自主權,當然要聽導演的話,要配合佈景,效果就是合群卻帶有個人化。

    不能明瞭的小朋友

    自己都做過小朋友,但是為何卻不能夠明白他們?

    今晚,妹妹的女兒來了,她聚精會神地看電視節目,是在唱歌劇啊!為何她會喜歡聽歌劇的,她還跟著唱啊!圓圓的嘴巴,才一歲多的人兒。

    那時想,怪不得有這麼多家長會送小孩子學習藝術。藝術給人的,是一種不能解釋的力量。看不明白聽不明白不要緊,是一種感染的能力。

    西環

    一個沒有特別的原因是不會去的地方。昨天只是坐巴士時路過,由灣仔到長沙灣,車程足足超過了一個小時,是我錯選了路線。不過不要緊,能看到一些平時看不到的東西,也是值得的。

    巴士的車站顯示器寫著正街,水街和山道,很簡單的名字。簡單也是那裡給我的感覺。山和水,就是那裡所擁有的。在臨近進入海底隧道的一景,就是山和水,那是一望無際的。加上天空上的落日所帶來的橙色,美極了。還有的就是電車廠懸掛的電線,那構圖真的很美。可惜的是,未能把那一景色拍下。有點美中不足的是那裡是一貨物裝卸區。

    印象中的西環,有的是塘西風月,其實都是在電視上認識回來的。

    周圍的人

    看了數個網站,寫的都是忙碌的生活。我,真的不忙,還是一天做一件事或是一件事也不做。

    不忙,所以能看的東西就多了,也用心多了。

    想起一件事。某天某人問我的行蹤,我沒有告訴他。他說如果知道我何時有空的話就可以給我一通電話。結果?整天也沒有來過電話。與其知道自己沒空,就不好說什麼有空給我電話。這句話,是他用來自我安慰嗎?說自我安慰的話,跟自己說好了,為何硬要我去聽?我聽了,就是覺得不知所謂。

    藝術中心的阿麥書房

    抱著一點期望,可惜失望了。地方很小,書不多,放在當眼處的都是一些熱賣書。還是返回網上書店訂購好了,不需要年費,也有折扣,當然要等。看書的事,等等也無妨,根本看不完想看的書。有些書,現在買不到,可能還不是適當時候去看。等等也無妨。

    別話:很喜歡藝術中心裝修後的售票處,很有空間感。有地方讓人悠閒地看看節目資料。

    戲劇講座

    昨天聽的講座(講者喜歡說它是分享),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如果廣告的設計不好的話,是會比不賣廣告的好”。

    有人問什麼是最好的宣傳手法,講者的答案是沒有一個方法是最好的方法(我省略了當中的一些對話)。我已經很久沒有問什麼是最好的了,因為我知道沒有什麼是最好的。現在的選擇和決定都是確認自己感覺良好就是了。

    有點意外的,班上有超過三十人。有一個,聽她說話已經知道她是富於劇場的籌辦,她為何要來上課呢?

    兩個半小時裡聽回來的有很多很多,令我這個作為觀眾的,知道關於劇場的種種。很新鮮,很充實。

    講者的說話方法,我相信是經過訓練的。說話的速度快但是聽得清楚,聲音又響亮。對於那個聲音護理及保健工作坊,我更有興趣參加。

    看圖做人,就是我聽回來的話劇生涯。佈景燈光的裝置,總彩排都是在有場地後才進行的。這個時候已經是表演前的幾天,可能只是一兩天。聽到這些,我想起某個“他”,他總是跟我說他沒有做過的事情是不會的。也想起我的同事,他們總要有實際的東西的出現才會想想怎樣做。我,應該是一個可以能夠看圖做人的了。

    原來處理遲到的觀眾,也是劇場監製的工作。
    *********************
    終於行動了﹐是一個付款的戲劇講座﹐說的是《如何籌辦劇場演出》。
    28 Jul 06

    Saturday, August 5, 2006

    想看舞

    這個,第一眼看見了廣告已經想看。今天聽人介紹,說編舞的王廷琳很了不起。這舞蹈叫《八樓平台─抱擁》,是香港舞蹈團出品,是一個實驗的舞蹈表演,所以收費很便宜,才六十塊

    月亮的意義

    突然想到的,《月亮忘記了》裡的月亮可能是代表了我們的夢想。或者是一些我們曾經珍重過的東西。我們可能全忘了,記得的就只有時間不足夠,生活環境逼人和精神衰弱。

    月亮是可以由工廠製造出來的嗎?人工化的月亮又代表了什麼呢?月亮代表了母親,那麼人與人的親密感是可以用錢換回來的嗎?

    說回舞臺劇,我很喜歡的一幕,沒有對白,只有很吵鬧的機器聲(相關佈景見圖)。那些機器聲,就是我們日常所能聽到的聲音。那麼我們內心的聲音呢?誰來聽我們?

    Friday, August 4, 2006

    遇見看不見

    昨晚在表演場地的大堂裡,遇見了at 17 的兩位女孩。初次看到她們,只覺得很面熟,可是我卻不知道是她們。後來看見有人和她們一起拍照拿簽名,就問問朋友她們是否唱歌的。還未能叫出她們的名字。

    看在我的眼裡,她們有的是一份自信,是很接近群眾的兩個女孩。

    有些累

    放假的我,感覺有些累,是因為是日在網上找了很多的資料。每每看完話劇的我,都是做著這樣的事,為的是尋找自己所感的深度強化。話劇看完了,如果不寫點東西,不看看演員的資料,不找尋自己喜歡的原因,很快就什麼都煙消雲散了。不喜歡這種來去如飛的感覺,喜歡一種堅實的存在感。

    今天累,但是很充實。我喜歡。明天又會是充實的一天,晚上又會是寫東西的時間,寫的又是關於舞臺。

    後記:今天寫了快一千七百字了。

    《月亮七個半》

    昨晚看的,我懂笑。

    坐在樓座的第二行,表演者的面部表情不是看得太清楚,不過現場的氣氛很好。很多的小朋友,但是他們卻很用心地看,偶爾一些即場反應,沒有破壞表演的程序,還跟劇場融合起來,為整體加了分。

    兩次令我印象深刻的孩童真我表現。

    偷單車呀!(其實是收拾道具)
    企鵝先生留下了帽子。(是故事的需要)

    我們作為大人,其實看不到什麼偷單車,是他們的聲音,引領了我們的視線。就算是我看到了,我也不會覺得是有人偷單車,因為我理性的知道是收拾道具。這樣看,我覺得理性的事情,在某些成年人眼裡可能不是。這樣就成為了溝通的障礙。

    故事講述大象郵差給小女孩送來一張沒有署名的明信片,上面寫著︰「你好嗎……」。從那天起,小女孩在小鯊魚、企鵝及小燕子手中一共收到七張半明信片,上面都有一個綠色門子的圖案。小女孩很想回信,卻不知如何寄出一封沒地址的信,於是帶著書包,走進城巿,追尋住在綠色門子的一個神秘人……

    故事裡的“妹妹”,我很欣賞她。她就是甄詠蓓。她所扮演的角色,只有七歲半。

    舞臺上的她,確實像一個小朋友,她的外形,她的聲線,她的行為。很羡慕她擁有的一份童真,是扮演出來也好,我自己就做不到。

    查看資料,她在一九九零年香港演藝學院畢業。計算一下,舞臺經驗是二十年(包括她讀書的四年)。她已經是一個媽媽,相信很多孩童精髓的表現,是她的觀察。

    我所猜的沒錯,她的女兒才是快三歲的人兒(她的女兒很可愛)。看關於她的資料多了,越來越喜歡上她。

    甄詠蓓想觀眾進入劇場,成為演出的一部分。「我將觀眾放在台上,改變了他們的身份,在他們前面做,又死又生又叫,飛來飛去,你在劇場裡,你也是劇場的一個部分。」

    「不明白,其實沒有甚麼所謂。因為一個作品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觀眾。我現在做的劇場是很偏的,對我來說是一個實驗,如果你用既定的眼光看,有很多東西是看不到的。」

    「我最想找到屬於我個人的東西,好像看梵高的畫,你一看就知道是他,這個真是要找一世,一世去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

    宣佈堅持自我,追尋理想,恍似一帖自殺宣言

    另一個我喜歡的,他的名字叫翟凱泰。在劇中,他扮演了兩個角色,一是大象郵差另一是老鼠郵差。我比較喜歡後者。

    扮演阿月的是林嘉欣,他是詹瑞文訓練出來的。兩年的訓練,第一次演出,幼嫩的表現自是意料之中。臺上看見的她,並沒有一份舞臺上應有的自信,我感覺到她是有點膽怯。有一幕,她應該是把台詞念亂了,可是卻沒有把她的思緒打亂。這個微小的失誤,並沒有影響表演。這很好,這就是專業。

    知道這套話劇用了很多形體的意念去表達,從阿月身上,有時侯就是看不明白所要表達的東西。有一場,“妹妹”和阿月所表達的是同一些動作,感覺很不同。當然兩年和二十年,首次和不知道多少次的演出是不可以比較的。

    今次是我第一次喜歡上舞臺上的佈景,很想很想知道是如何製作的。還有燈光,也很想很想學習。

    《月》劇雖然是一個童話,但中心思想卻是表達城巿人的孤獨,正如幾米一往的作品,簡單文字的背後,卻有教人深思的力量。究竟《月亮7個半》一劇怎樣令小觀眾明白它箇中的道理,甄詠蓓說︰「情感可以很深,但表達的方式卻可以簡化,這就是舞台劇要做到留給觀眾思考空間的重要性。」小朋友要看得投入,不能說教,也不能深奧難明,其實對於成人來說,亦是一樣。認同甄詠蓓說的一句話︰「劇場是感染觀眾的,在劇場內,你可以有無限的想像空間。」這絕對是劇場具吸引力的地方。

    劇場的魅力就在此。

    相關資料

    是“妹妹”嗎


    我覺得圖裡的小孩就是昨晚看見的“妹妹”,就算不是我都要當她是。

    很喜歡幾米的一些話。
    一個理想的下午,就是「一個人沒事幹」的悠閒下午。

    見仁見智


    二千多元一晚的酒店(見圖),真的是見仁見智了。我,不捨得這樣地花費。

    天空

    今天放晴了。昨天因為天氣壞的關係,令很多航班也取消了。在電視新聞所見,一些人極力地表達不滿。看在眼裡的我,有這需要嗎?昨天的天氣真的很壞,風也很大,對飛機的升降是有某程度上的危險。我慶倖我們的航空公司並不單單為了賺錢而不理會職員和乘客的安全。要知道,航班的取消也會另航空公司有不便和損失的。

    可能你們會說,我不是直接面對航班取消的人,當然在說風涼話了。我好肯定,如果有天我遇到這樣的航班取消事情,我做的一定是靜靜地看書。自己帶的不夠,便在機場買一本厚厚的。因為除了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外,吵鬧並不可以為自己解決事情,因為這是有關天氣的,人並沒有可能把它由壞轉好。與其是這樣,何不好好享受一下一刻的安靜,是自己為自己帶來的安靜。

    後話:對自然環境的接受,是從打網球時練習回來的。到了場地,遇到突然天氣的轉壞,可以做的,就是帶著平常心回家。一點怒氣也不會有,因為怒了又怎樣?!

    也是寫給自己的話

    寫在某處的留言,看一眼,也是寫給自己的話。

    為什麼問過就可以了,並不一定有答案。答案有時侯是妨礙了我們的生活。靜下來,感覺對了就是了。

    早起

    是日放假,可是卻在還沒到九點的時候起來了,原因是被惡夢弄醒的。是可以再睡,不過感覺不對,還是起來寫點東西,待稍後的時間睡午覺。

    所謂的惡夢,都不是什麼,只是一些現實生活裡片段的重演,內裡有兩個人,一是我自己,另一個是我的老闆,是她害神經病時所說的話。

    不是昨晚放鬆了嗎?不是昨晚很投入看話劇嗎?為何要在夜裡夢景中遇到一個我今天不會遇到的人?

    真正醒來的一刻,腦子裡就是昨晚話劇裡阿月說的一段獨白。

    我很怕,我很怕像他們一樣變為怪獸。成了怪獸,以前的東西就會忘了。我可不可以?…

    當時,我也對自己說,我不要變為怪獸。

    Thursday, August 3, 2006

    甲級寫字樓

    說是甲級的寫字樓﹐為何我聽到這麼多奇怪的聲音從窗邊傳過來﹖莫非這就是抵擋強風的設計﹖

    坐近窗邊﹐感覺有點恐怖。

    第一和最後一句話

    我們說話﹐第一和最後一句話最能反映心態。今早跟同事溫習﹐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很多。他的話除了反映他的思想外﹐還讓我知道他根本沒有看過任何的系統報表。五個月了﹐他學過什麼﹖告訴他的﹐看他的反應好像全是新的東西。他最後說的一句話﹐是需要回去消化消化。先生﹐不是準備好才來聽講解的嗎﹖又說不需要從頭開始說﹐我們從頭開始他也明白不了。是他過份簡化我們的工作還是什麼呢﹖

    瘋狂世界

    突然感覺到身處的工作環境是一個瘋狂世界﹐所說的不是香港﹐而是香港以外的區域部門。他們就像是暴君一樣﹐只有他們說而從來不聽我們所提的事項﹐什麼也只懂反對﹐還告訴我們好像說錯了話一樣。

    這樣的一個環境﹐我怎會盡心盡力工作呢﹖根本就是浪費時間﹐所以做了基本也可以了。不過解決問題的準備還是要繼續的。

    真的好

    在父母居住的地方的附近﹐很快就會開辦太極拳班。對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要的

    "知其然",還能知其"所以然"

    我要的就是這句話。朋友S 問我為何不回去上次學習太極拳的地方,我說不了,因為那裡沒有講解為何要這樣做那樣做。不知道其然,哪里可以知道一個所以然來。

    Wednesday, August 2, 2006

    很喜歡的一句話

    如果學藝不精,那是本人自已的事

    何須抱怨別人?自己努力就是了。

    繼續史路比


    也是同事送的,都是來自日本。同事告知,在日本沒有太多的史路比產品,是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回來的。同事的女兒問一定要買這款卡通嗎?

    悲情城市

    很討厭政府傳媒用悲情城市來形容天水圍。明白是想將某些居民的苦況告知社會,但是真的只有這個名詞可用嗎?

    用了一些負面詞語,真的可以帶起正面的訊息嗎?

    或者我是一個相信能量的人,所以我是不太喜歡社會裡有著太多的負面力量。正面一些不可以嗎?負面的報導只有負面的影響,信不信由你?!

    今晚局部時間風很大,發覺自己是有點怕強風的。

    可能是童年陰影。某年一個打八號風球的日子,全家到酒樓吃飯,回到家,沒有了一個上蓋。我不是居住在木屋,但是“騎樓”的部分是沒有堅固的上蓋,是我們用一些膠板遮蓋的(知道舊葵興村的人就瞭解我說的沒有上蓋是什麼)。一陣強風,什麼也沒有了。

    最近還跟爸爸說起這件事,他說我們出門的時候還沒有懸掛八號風球,幸好我們一家人出了門,避了一些可能性的危險。

    超級無聊

    很無聊的事件﹐想著要寫的時候都覺得自己無聊﹐不過不寫我是不可以繼續工作的。

    一件事﹐我提意見卻觸怒了某人﹐因為我提的可能就是可以解決老問題的方案。事後﹐她寫了一通我覺得很不尊重我的電郵﹐著我和另外一位同事跟進事件。因為事情是另一位同事弄出來的﹐當然我著那同事好好處理。

    今天﹐某同事行動了﹐相約我們開會。她又寫一封超級無聊的電郵﹐說什麼什麼是我的提議﹐現在安排會議了﹐著那個同事一定要在我有空的時間來開會。

    她﹐請張開你的眼睛﹐我已經是在出席的名單裡。

    她的行為﹐我越來越不明白了。可能我是明白的﹐從心理學的角度看絕對合乎某些理論﹔只是我不願意承認她是這樣的。

    天啊﹗忍忍忍﹐ 一年﹐一年就好。

    附記﹕我一定要把問題解決的。就算問題不可以解決﹐我都要找問題出來。如果不是的話﹐不散會。

    帶小朋友行動

    雖然我不喜歡帶小朋友﹐不過有人喜歡我又有時間﹐嘗試做吧﹐如果那小朋友真的要我帶著的話。

    要我做一些我覺得沒有意義的事情﹐當然我會嚴厲對待﹐始終覺得世間上是沒有免費的午餐。給一個較為舒服的方法不領情﹐那麼就做一些旁人看起來比較容易的方法吧﹗

    是一系列的行動﹐可以確定的時間只有明天﹐那麼其他呢﹖當然運用我的本色﹐問問問。現在就在等等等。

    另外﹐我邀請他出席某會議﹐可是到了現在還沒有得到他的回覆。去與不去﹐都要讓我知道的。於是又是問(我都覺得自己好煩)﹐請他尊重提出邀請的人。

    行動計劃明天實際開始﹐會繼續彙報進展的。
    越位,說到底,就是不安分守己,手伸得太長,腳邁出了界,壞了規矩。
    一個真正的法制社會,就是人人循規蹈矩,遵紀守法,各司其職,到位而不越位。這需要每個人自覺律己,敬畏法紀,也需要鐵面無私的裁判及時吹響哨子:站住,你越位了!

    Tuesday, August 1, 2006

    外出不外出

    同事問我有沒有時常到處走走,我說沒有,因為我沒有東西買。同事說是因為我不外出所以沒有東西買。我說是因為我沒有東西買我才不外出。

    再想想,我真的沒有東西要買。想買的只有書,不過又不是一定要買的,所以好肯定地說我是沒有東西需要買。

    小家子氣

    明明是五天的程序,為何只讓我知道其中的一天?很小家子氣啊!又不是什麼秘密,都不知道她的腦子在想什麼。

    我在等待,看看會否臨時著我參與。不是真的想參與,而是想知道自己的看法是否正確。

    史路比也打網球


    很可愛啊!原來首度出現的史路比是極度不惹人喜愛的,是一九六八年開始的版本,才可愛。

    圖片來源

    伴著我的


    我很喜歡這枝自動鉛筆,它已經有五歲了,是在日本的大阪環球影城買的。

    三隻的woodstock,原本是好好的固牢在筆桿子上,可是現在他們已經可以自由走動。有一次,還掉了下來,幸好被發覺。

    忙嗎

    絕對不是。看到的就是一些不能夠完成的事情,在等。我猜,事情有機會不可能完成的。如果是的話,那麼某人曾經說的預言就是對的了。還記得,某人的離去是有一些黯然。不過,他的離去也是好事,好的人在這樣的環境都會做壞。

    那史路比,我不喜歡他,因為樣子怪怪的。是同事從日本帶回來送給我的, 我就把它放在那裡,筆是不用的,不是不愛用,而是不好用。

    一人做事一人當

    始終都是認為一人做事一人當的﹐誰把錯誤弄出來﹐誰就要把事情辦好。不懂怎樣把事情弄好不要緊﹐自有人幫忙﹐可是卻不可以令一些無辜的人白白受害的。

    說好了是討論的會議﹐可是他卻不作聲。我並不會停下來等他明白過來的﹐不懂的﹐請事前事後向人學習。不懂學習的﹐就落後人前了。我一個人的評語不要緊﹐不過當很多人都說著沒有把事情辦妥的時候﹐事情就嚴重了。

    好﹐壞話我不說﹐他喜歡聽別人的﹐由他。

    八月

    在過往的八月天裡﹐有什麼特別事情發生過﹖讓我想想。

    無聊的會議

    開了一個無聊的會議﹐把自己的心思都磨滅了。現在人就是懶懶的﹐不是不想做事情﹐而是看不到一件稍微有意義的事情來做。想做的又和工作無關。

    快了﹐午飯時間快到了﹐跟快要離開的同事吃飯。望著一個同事兩個同事的離開﹐真的為她們高興。一個去旅行﹐一個回家帶小孩子﹐不高興還有什麼。

    冷冷對待

    他走來說些什麼﹐我冷冷答了他一個字“好”就轉頭望著我的熒光屏。是﹐我是對他冷淡的﹐但是也不好怪我﹐我沒有可能他笑我就對他笑﹐他耍脾氣我就要看他的臉色。他是誰﹖一個我認為不大幫手的同事。能力不是問題﹐而是懶惰就最令我討厭。

    總是愛團團轉的

    是否真的不作聲日子就好過一點呢﹖最討厭的一句話就是別的國家不說﹐那麼單是香港說也不是問題。被影響的人都不說話了﹐為何我還要想著這事情呢﹖不解。我想﹐我真的想把事情弄好﹐管它是我的事還是別人的事﹐自己部門的事就要出力的嗎﹗不過﹐我的想法還合事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