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06

伴著我學普通話的


這個是為了學習普通話而買的電子字典,那時真的幫了我一個大忙(學習單字)。現在已經很少需要它了,因為查字的發音要用詞典,要瞭解字詞發音的不同。

抒懷的一景


當心情煩躁的時候,望望這一景,舒服。

常被問

是真正的朋友就不多問問題了,住在英國的朋友知道我沒有打網球,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我可以省錢。
***********************
近來很多人知道了我沒有打網球以後,都喜歡問我多久沒有打過了,現在做些什麼。他們問,我就答沒有打網球兩個月了。查看,原來只是一個月。他們又說很可惜啊!可是我沒有這種感覺,當有玩伴的時候,是隨時可以重拿球拍的。

一些東西的結束,我看到的是給了自己一個新開始。外邊的世界那麼大,要找另一些事情來做絕對不是難事。難是在於自己有沒有這樣的決心。
30 Jul 06

漠不關心

漠不關心的是到那裡,地方有多大。多關心也不會影響到最後結果,那麼不如用關心的時間去做一些真的有價值和有意義的事。

位置的大與小,對我工作沒有關係的,只要人人都是一樣就可以了。我寧可位置小一點,工作氣氛好一點就是了。

或者到了要轉換位置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去追求我的夢。

4GB

就是為了一個4GB 的檔案而令超過一百人不便。不怕工作繁複,最怕就是一些不理他人死活的人。不過這個不便,與我沒有直接關係,我只是幫幫忙說說話。

沒有送出的禮物


是買給一個六歲小朋友的。其實我不認識這位小朋友,只是認識她的爸爸。奈何我們沒有見面的機會,那麼禮物在這裡送過就算了,嘻嘻!

正正

本來要打position 的打了positive。

要懂飛天

在辦公室工作﹐原來要懂飛天的。剛剛才放下電話﹐就說為何同事還沒有到來。要飛都需要時間的。她問我就回答她同事已經步行過來了﹐她還要走出去看一看。

如果她真的需要我們有這般的特技﹐請她把我們送到馬戲團學習學習﹐或者送我們學功夫。

合理地走都成了問題。那麼還有什麼在她眼裡是沒有問題的﹖

是日

有點無聊﹐都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如果今天不用上班就好了﹐我可以看的就多了。在這裡﹐感覺不一樣。

Sunday, July 30, 2006

幾米在藝術中心

這個星期六開始,入場費三十塊。

今天

今天看了很多,讀了很多,也感受了很多。很充實的一天。

只是有少少的遺憾,就是想和某某說話的時候,並不可以。其實也不一定不可以,只是自己沒有行動,怕別人沒有時間。那麼,也沒有大不了。

太陽是什麼顏色


時日黃昏所拍的,今天太陽的光所反映出來的是白色。


我常想,太陽是橙色的。

此照片是某天的黃昏,太陽的光把窗映照在牆上。
28 Jul 06

立場

There's value in having people who will challenge us - it's just less comfortable.
Look out for scorpions! There are people around who don't mind drowning if they can drag you down too.
Some people are to be avoided. Sometimes you have to stand and fight.
take your position,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other people are going to like you or think you are nice.
《Follow Your Heart》

這就是我的立場。

《愛.回家》

一套韓國電影,電視裡播送。講的是一個小孩在鄉間怎樣和婆婆相處,由反叛到懂得關心。故事還沒有結束,懂得關心是我的猜測;應該沒有錯的。

我在想,是否我們要的就是一點容忍,讓那些反叛的人總有明白過來的意向?

我相信,這套電影,是有一清晰主題的。我喜歡的就是一個有主題的故事。

令我流淚的一幕,是兩個婆婆的對話。不應說對話,因為一個婆婆是不能說話的。兩個婆婆,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一個在鄉間,一個在鄉鎮。能講話的婆婆,她行動不便;不能講話的婆婆,還能行動。於是能講話的婆婆就著能行動的婆婆多來看她,在她們還生存的日子裡。

一個反叛的人,其實是極度需要別人幫助的人。可是因為反叛,他們表現出來的就是令人討厭。我沒有愛心,我不會對一個反叛的人好的。

正路

"loving" long term is a decision you make
"homework principle"
You do it for you.
There's a word to describe giving it your best shot every time - it's called professionalism.
When you only give fifty percent effort, you suffer much more than your boss.
You lose your enthusiasm and your self esteem, and a whole chunk of your life.
You give your best because that's the only way to enjoy your work.
"doing what you love"
It is having a passion for something - and putting all your love, energy and creativity into making it work.
《Follow Your Heart》

我走我的路。

學習放鬆

可以上課了。
***************
是催眠練習,導師就是我學習顏色的一個。她很好人的,望著她已經有一種舒服的感覺。

在把文章上傳的途中,我已經報了名。八月中上課。

到 底 何 為 催 眠 ?
它 為 何 是 一 個 有 效 又 快 速 和 潛 意 識 溝 通 的 工 具 ?
如 何 能 夠 利 用 此 工 具 來 和 諧 身 、 心 、 靈 , 並 活 出 內 在 的 真 我 ?
本 工 作 坊 將 讓 每 位 學 員 有 機 會 認 識 並 了 解 催 眠 的 理 論 與 技 巧
親 身 體 驗 運 用 本 來 就 有 的 心 靈 力 量 , 輕 鬆 成 為 自 己 的 催 眠 治 療 師 。

教 學 內 容 包 括 :
- 催 眠 的 基 本 理 論
- 催 眠 敏 感 度 的 認 識
- 深 度 自 我 放 鬆 及 療 癒 技 巧 練 習
- 潛 意 識 的 運 作 原 理 及 與 之 溝 通 方 式
- 壓 力 及 情 緒 釋 放 手 法
- 自 我 信 念 的 認 知 與 調 整
- 個 人 化 正 面 催 眠 暗 示 的 設 計

24 Jun 06

在聽

在聽圓圓送來的音樂,是Yo-yo Ma。

發覺自己頗喜歡tango 的音樂,但是什麼是tango 呢?不知道。我的感覺是,它很有生命力,是一種喚召。

喜歡網上查資料的我,當然立即行動。原來原來就是阿根廷音樂,一個熟識的中文名字 — 探戈。昨天才說著阿根廷,今天又遇上了。我要去阿根廷啊!

另,想學習如何分辨聲音的來源,是哪一種樂器。

還在說五天工作

不是說好增加人手,為何還要爭取每週工時?是有些不明白,為何銀行要考慮某些地方實施七天工作?有這需要嗎?還是一種人做我又做的跟風?

其實我只是說說,五天工作了九年的我,繼續五天工作。其他的行業是怎樣,與我無關,因為我不需要他們的額外服務。

早起

九點已經起來了,昨夜的雨,為我們帶來了清新的空氣。有陽光啊!氣溫不高,應該是舒服的一天。

Saturday, July 29, 2006

最近想著的

Next time you are upset, remember it's not so much people who make you angry, as your beliefs. Whatever thoughts are causing you pain, they are only thoughts. You can change a thought.
《Follow Your Heart》

原來是來自這本書。他寫的東西,已經在我心中了。要再一次謝謝他。

變了

聽朋友S 說,Andrew Matthews 繪的卡通風格不同了。真的嗎?如果是的話,就不會再買他的書了。我擁有三本他的書,其實已經足夠。

看到的,不是自己

姐姐的大女兒今年要讀中學一年級。今晚吃飯的時候,她問一塊白色的東西是什麼。那是豆腐。

回想自己,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就為一家人煮飯了(六個人),一天兩餐。雖然是媽媽準備好了材料,把食物弄熟的是我,姐姐沒有幫過忙,因為她不懂。

就是這樣,我就是這樣長大的。對事情的吸收,對事情的瞭解,可能就是這樣的了。一個過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弄一餐飯,可以是容易,也可以是繁複。每天都做,就變成了習慣,一種力量。我慶倖,我有這人生經驗。

溜回家

家裡很多人,姐姐一家人回來吃飯。我吃過了晚飯就回自己的家,因為沒有一點空間感。

人越大,就越需要空間。

幸福的感覺

愛情是幸福的表現嗎?我不覺得。我覺得的幸福是兩個人可以無所不談,從談話中加深對對方的瞭解。愛情的感覺,並不可以長久維持的;如果真的可以,我也覺得累。猜對方要什麼,猜對了就高興。猜來猜去很累人,我倒想要的是坦坦白白,不浪漫,不過卻是真實的。

童話,不需要了。要的是一個夢想,一個可以實行的夢。

為他打氣

朋友S 正在等待面試,替他打氣。

如要升級,便要接受三個月的辭職通知期,而人工就是一個差額(減去今年的調整)。這樣的一份工作,真的沒有前景了。我看到的是為何管理層可以這般公報這樣的一個可笑的方案來?!

對朋友S 說的。不是沒有機會,而是那些不是你想要的。試想想自己真的需要什麼?想得到,路就容易走。不然的話,是要浪費一些時間走一些冤枉路。我時常說,想的並不是一個行業,而是一個範圍。不是用現在的去和將來的比較,當然我們時常這樣做。時間是用來鍛煉自己的,並不是讓我們停下來休息。當然我們需要休息,在適當的時候。

不說了,要說的都說過無數次;不過真的要時常說的,因為我們是人,人容易遺忘。

阿根廷

一個想去的地方。其實聽到這個名字,沒有令我對它有興趣,而是它的首都 — 布宜諾斯艾利斯。這個地方,令我想到兒時看的一套卡通,是什麼名字呢?記不起來,只記得是一個小男孩要到那裡找媽媽。

到這國度,機票很昂貴,超過一萬三千塊。如果要去,真的要逗留一段較長的時間,三個星期一個月就好了。這樣就代表了沒有了經濟負擔,可以慢慢容入別處的生活裡。

市場

如果細心留意,一個市場是被製造出來的。一個圈子,慢慢形成了,人們也會自然地覺得那就是潮流。潮流是什麼呢?有什麼的價值?

我並不是一個追潮流的人,但是也有留意,看著看著,也是會被影響的,雖然不是用家。這樣又代表了什麼呢?

再也不寧靜了

不知道經這介紹(雜誌也有),九澳這地方還會安靜?!

到那裡的人,請不好喧嘩而令那裡居住的公公婆婆受影響。

窗外

是雨聲,白茫茫。如果外面是草地,我想,我會在草地上沒有打傘地走來走去。弄一身濕,感受大自然雨水的潔淨。

Friday, July 28, 2006

這個星期

五天裡,發生了很多事情,也處理好了自己的情緒。所得的很多,自己又成長了,推動力也強了。對工作,也越來越不會下放時間。

希望真的可以開展關於舞臺的,是什麼的範圍,還沒有決定,讓自己慢慢去發掘。

有趣的人﹐有趣的事

我問同事他正在收取的是那些電郵﹐可是他卻要問電腦部。不是每天都處理好所有電郵嗎﹖如果是的話﹐怎會不知道。

我問的是他工作所面對的﹐並不是要一個整體答案。

他真的有趣了﹐所以我要想想怎樣和他溝通。他的行為﹐令我啼笑皆非。我要和他溝通﹐不純然是為了工作﹐而是對人性的興趣。他的行為模式﹐在我認知心理學上有幫助。

還不起步

同事不願意開始學習系統﹐這沒有問題﹐不過他絕對不可以隨心所欲地解決問題。別人為他發惡也是于事無補的。

今天我就開始看系統手冊﹐是關於年尾更新的。現在還不開始學﹐那麼新的又怎麼樣﹖

他這樣﹐只是自己害了自己。不過他是不明白﹐強幫他出頭的只是害了他﹐給了他一個假像。或者情況是越來越嚴重﹐越來越不樂觀﹐不過怎樣看是我的抉擇。

還有三個月﹐我就為自己作準備﹐也將看到的和同事分享。他能夠不能夠覺醒﹐看他的心眼了。我是絕對不會對他客氣的﹐成年人﹐自己做事自己負責﹐一個大男人要別人強出頭的﹐都不會是好材料。

很好的話

因為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所以才需要靠否定他人來保護自己。

但如果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生存,別人說什麼也會變得沒所謂了吧。

白衣

買了一件白衣來獎勵自己近幾天所受的無理取鬧﹐一穿就被我的袋子弄了幾小點的橙色(不知為何袋子到現在才退色的﹐ 用了好一段日子了)﹐不是太礙眼﹐可是茶房阿姐就說我不小心﹐著我把袋子拋掉。

對於此﹐我沒有所謂。穿白衣﹐就預料到會不小心弄污的﹐如果為了這小小事情而不高興﹐那麼不買白衣好了。

記得有一次在燙衣﹐不小心把熱度提高了﹐衣服有一小處的地方被弄損。我就想﹐為何衣服可以這麼耐穿﹐因為不破的衣裳我就不會拋棄。那一刻﹐我稍微拉扯﹐衣服最後被拋進垃圾箱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刻意把東西破壞。

自此以後﹐破損了的東西要棄掉也沒有所謂了。

後記:衣服弄污了沒有不快,是因為我知道家裡的洗衣液是可以輕易地把污跡弄掉。聽的人不相信。今晚把衣服洗了,不需要擦洗,又是一件白衣了。

是我的選擇

一個刻意呼喚休息的年代,一定仍不脫強權和弱勢的存在。人們要擁抱的,是不摻雜質的休養生息,是讓存在敞開自由的過程。生有所息。然而生亦無所息。生存,就是人不斷投入自由信念、自由熱情和自由創造力的無窮動態過程。生命之美麗便悄然開啟於這過程中。

有選擇﹐就是自由了。

Thursday, July 27, 2006

清淡

看雜誌,見到那些滿是醬汁的,一點興趣也沒有。當看見那些清清淡淡的,食欲來了。

上個星期出外和朋友吃飯,看著餐牌,居然沒有一款是想吃的。不是沒有胃口,而是真的對那些食物沒有興趣。

一件多士,一杯冷飲,已經很好。

舒服

今晚溫度是二十六度,很舒服。

後記﹕是晚連電風扇也沒有開﹐還覺得有涼意。

《戲謔》

我想找這本書,如果知道在哪里可以買到,煩請告之。是簡體字書。

是去年出版的,希望還可以訂購回來。

做著沒有價值的工作

真的不明白﹐是他的能力問題還是什麼的﹐為何他就只管做一些沒有價值的事情。要他去了解流程﹐沒有。要他準備好才去開會﹐沒有。要他去看看可以怎樣避免錯誤再發生﹐沒有。

我們要學的不是解決問題的技巧嗎﹖為何只是做著一些剪剪貼貼的工作。

由他吧﹗可能他看到一些有價值但是我看不到的東西。我所看到的﹐是他的存在對於我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價值﹐因為他幫助不了我去解決問題﹐還不斷製造不必要的人事問題。

時間到了﹐我要下班了。

要說

In healthy relationships, the partners express their wants and needs
《Making Friends》

什麼什麼

什麼什麼的壞情緒﹐其實都是自己看不開。突然間﹐很想看奧修﹐可是書在家裡。

實在

人與人之間﹐此刻實在﹐便有將來
區惠蓮

很喜歡這些話。如果沒有實在的感覺的時候﹐還談論什麼呢﹖不實在﹐談的也不實在了。與其是這樣﹐倒不如什麼也不做。

對方要誤解我的話﹐就是不實在了。還需要介懷嗎﹖或者我是想發掘那應有的實在﹖如果想著過程而不想結果﹐我是在進行了。

好了﹐唯一可以自己控制的就是這些了。我實在﹐將來也看見了。

很難答的問題﹐問我是我去還是其他同事去。你是老闆﹐你決定好了。同事說我應該好好地答她﹐怎樣答﹖我都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想我去。我問可以不可以兩個人去﹐她又說不可以。那麼﹖

連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時候﹐怎可以叫同事去呢﹖

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我說某同事去﹐是否是她所想的。現在是我去﹐又是否是她所想呢﹖現在的安排﹐不是我開口說的﹐是她說的﹐不過又好像不是她所希望發生的。

總之﹐兩個字“麻煩”。又不是我不想做﹐只是她認為我不想做﹐她只相信她認為的。如果要我做﹐我不要捉著我的手來做﹐我懂如何做。在這境況下﹐又不是她所想了。

現在就是有指令就做﹐沒有的當然不做。

很累﹐每天都是追功課。不追又說是我的責任﹐追得緊又是我的責任。是否我應該不要再在意那發神經病的人所說的無聊說話﹖不過﹐不理又不可以﹐隨時會中流彈身亡。

做管理是這樣的嗎﹖當然不是。只是我面對的是一個不講理﹐不肯面對現實的人。可能她是弱勢社群的擁護者﹐如果是的話﹐我要尊重她的。可是﹐是嗎﹖

Wednesday, July 26, 2006

樂意的談話

和誰?和一個服務供應商。談什麼?不是公事,而是一些時事。我們談上市,談中國市場,談退休生活,談樓價,談在外國讀書的費用。

談話時間?應該不超過十分鐘。

傻了

昨天我跟某人說了三次的生日快樂,傻了,我說聽我說生日快樂的人。

我的護心書

我把《Making Friends》放在別人看不到但是我看得到的地方。每次心裡有些難過的時候,望望它,就能平靜下來了。所以我叫它做護心書。

要問我嗎

不是我很凶嗎?為何還要問我?還要問我有沒有把戲來處理某事情。為什麼要把戲?是處理啊!我做事,不需要把戲的,要的是我對環境的認識和瞭解,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知道那些是灰色地帶,知道何時要找老闆批核。

我大大聲地對他說,要問的話不好用把戲這個詞,應該問我有沒有解決方法。

這個就是眾小人的其中一個,就是那個聽了我的話然後變為自己意見的人,很理直氣壯的。

設計了

這個他,我已經設計好了一個計畫給他,每星期一次,每次兩個小時,看看還有什麼藉口說不知道。我已經邀請了另一個同事的參與,三個人,看看還可以製造什麼的故事。如果他願意,每天一次也沒有問題。我只是說對工作的認識,可是他卻要寫學習報告的。他寫了就是知道明白了。

看在我眼裡,他絕對是一個小孩子。小孩子需要玩具,就弄一些回來給他玩,希望他玩得“開心”。

一些小人,絕對不可以和他單對單做事的,一定要有第三者。

表面不參與

因為事態嚴重,有人對我看不順眼,我也不好參與那些她沒有直接叫我參與的事情,跟主持人說了,她明白。

這是表面的,我要知道的事情已經得到了回覆,會安排的。那是對系統的深入認識,除了我和項目經理之外,沒有人會有興趣的。我這一提問,也是幫助了他一把。

一個月後,事情就會白熱化了。

美國朋友跟我說,對這系統的深入瞭解,絕對是人力市場的需求。我要努力。

開心事

有開心事寫了。

那個逃避我的同事,今天走來和我談話,她想聽我的意見。我們談著談著,到了晚上七點。記不起何時開始談話,可能是四點五點時開始的。

很多人經過我的座位,老闆也張望了數次,不知道他們心裡又怎樣想。當然不會是好事。呵呵!不知為何,我就是希望他們想我又在罵人了。

我曾對這同事說,如果要達到某一個目的,我就會嚴厲對待。開始她不習慣,現在終於能夠接受了。我替她高興。

今天的傾談,更顯示了小人的存在,更突顯了老闆的過分和戴了有色眼鏡來看我。我訓練同事自有我自己的一套,請其他沒有關係的人離開我遠遠的。

不許動

居然有人可以著我在會議中不許和別人說話(我只是小聲和旁邊的人講話)﹐不許看東西﹐原因是她要問一位同事對我們所說明白不明白。

有沒有這麼獨權的人﹖答案是﹐有的。

不說話便不說話好了﹐因為這會連累了別人﹐可是不許我看對會議有幫助的文件我就不會就範了。

她聽不明白我所說﹐就代表了其他人都聽不明白﹐幸好有一人﹐她明白。這個明白的人還是曾經和我合作不了的人。世事沒有絕對的﹐絕對的只是人的記憶。

工作了這麼多年﹐還沒有遇到這般獨權的人﹐真的大開眼界。如果我說的話是和會議無關的﹐著我停止絕對可以﹐可是我說的是和會議有關的﹐她著我停就太過份了。

其實我是知道為什麼的﹐因為有人已經處理過事情(職位比我高)﹐不得要領。我一聽﹐一說﹐事情一目瞭然。當然是我自己把自己放到一個危險境地。

我在想﹐我要裝聾作啞嗎﹖絕對不會。是想證明什麼嗎﹖不是。我只知道﹐一個人的經驗對一個人的成長是很重要的﹐我的成長只有我自己可以負責﹐為了一時想避免以上的境況﹐是過於愚蠢了。

好了﹐事情寫過了﹐反思過﹐繼續做我應該做的事。以上的﹐當笑話聽過看過就是了。

Tuesday, July 25, 2006

有主題卻沒有故事

是我拋出去的一個問題,有沒有可能有主題卻沒有故事的。我在等待答案的回來,被問的人是一位舞臺工作者。

看回自己一年前寫的,是可以有主題卻沒有故事的。因為我還沒有想到一個“不明白”的故事來。
***********************
分別在兩個愛情故事裡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可以說的是感情上的離開是不需要原因的,怎樣解釋那人都不會明白,能夠明白的就不需要離開了。就是不明白所以久久沒有溝通,久久不溝通便加強了不明白的可能性。

或者可以用這“不明白”來創作一個故事。
29 Jul 05

下雨

一年了,越來越不討厭下雨。原來一年前也開始不喜歡冷氣了。
*********************
陰晴不定。以前總對下雨有一種厭惡的感覺,現在卻不一樣了。雨水能洗滌我們的心,好寧靜。也有點不太習歡冷氣,下雨的時候,開一把電搖扇。涼風微微吹送,好舒服,天然的冷氣啊!

其實以上的我已經寫過,再寫類似的,是一個記錄,心路的歷程。
30 Jul 05

一次兩次三次

一年過後,常聽到的是要求我捉著別人的手來教導。
*******************************
跟朋友S 談起賽車,他說因為車輛機件問題,某車隊在賽事裡輸了,這並不是第一次。然後我們談起工作,我說第一次錯誤發生是正常的,誰也沒有責任。第二次的錯誤,如果由它發生了卻不去反省,這已是問題。讓同樣的錯誤發生第三次,是不可原諒的。說罷我跟自己說我又要求高了。

好像是一個詛咒,為什麼我時常想著“又是我要求高嗎”的問題?要求高就要求高吧!標籤我吧!我要儘快把這無謂的詛咒弄掉,自我提高,自我改善,有何不對?!
31 Jul 05

不要羡慕別人

同事總是問為何有些人可以說不工作就不工作,我對她笑一笑,跟她說少買一點東西就可以了。我說的東西是幾千塊的手提包或是千多兩千塊的錢包。

每一個人的生活,我們是不需要羡慕的。知道自己選擇的對自己適合就好。

感覺

下午四點多,偷偷看著《Making Friends》。那裡提到如果一些人我們總是遇上的就是我們還沒有把應該要學習的學過來。我疑惑了。是什麼我還沒有學過來了?我想不通。

帶著想不通的東西,繼續偷偷地看書。那偷偷的看,我不喜歡。看了大概十五分鐘,放棄了。

拿出一些應該是同事處理的事情來看,看著看著,居然從沒有處理好的事情上看到一點可以省時間的方法。錯有錯著,可能就是這麼解釋的。

那想不通的事情還是想不通,沒有想過的卻被我想著了。很是有趣。

還想說說偷偷看書時的心情,是一種落寞,有點空虛。我是一個不躲懶的人,對著事情不願意做,是一種內心世界的反映。今天確實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不過意義何在呢?不做又不可以,好像很無奈似的。

不過這種心情很快就過去了。

需要不需要啊

會議不參加﹐回來告訴他們﹐這有問題那有問題﹐不說他們是姐弟都不可以。姐姐哥哥﹐想問什麼呢﹖我只可以告訴你們我寫的﹐其他的問有關人士吧﹗是否想問一些我提供不了答案的﹐是否因為這樣你們會開心一些﹖

不知是什麼世界啊﹗我寫沒有影響﹐他們看到的是有影響﹐還追問什麼什麼的。

請張開眼睛看清楚事情﹐不好浪費我的時間啊﹗

不滿

昨天的事還沒有寫完。她說我對同事不滿﹐是﹐我是對他不滿﹐就是因為他懶惰。我想說的是她對我都有很多的不滿﹐可是她不滿我的是我工作的時候沒有尋求她的幫忙。幫什麼忙呢﹖我自己都可以解決問題﹐反正來問她的她又不可以為我找來答案。

她不滿我的應該是我的表情﹐她說我令很多人都不開心了﹐說什麼別人說我說話時給人的感覺是“高”。什麼高啊﹖我都可以回應說別人都讓我不高興﹐因為別人說話的方式相應地就是“低”了。不知道她所指是什麼。

又說我說的話看似很有道理﹐不知道怎樣反駮我。對啊﹗我的話﹐很多都是從書本上報章上學習﹐要反駮反駮他們好了。

對事不對人的不滿﹐和對人不對事的不滿﹐相差大了。她的指控﹐全沒有事例的﹐還可說是對事不對人嗎﹖說來說去還是一些已經離開了的同事﹐是對事嗎﹖

有點怕

今天他居然作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很可怕啊﹗我要更小心這個人﹐事事電郵聯絡﹐保障自己。

自由嗎

人類有很狂妄的一面,我們在實現各自「生命意義」的同時,也製造了個人間的爭鬥、社會集團間的戰爭,破壞了自己和他人的心靈乃至自然界。這些事構成了對自由的反動。我們常常大言不慚地說「熱愛自由」,卻沒料到自己也可能是自由的殺手。

被邀請了

懶人的我被主持人邀請出席下個月的會議﹐我回應基本上那些簡介是可以不聽的﹐我也告訴了我想聽的事項﹐ 也分享了我所知道在別處發生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老闆想我怎樣嗎﹖你們不知道嗎﹖

這個項目﹐對我來說﹐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如果我知道了系統如何運作﹐基本上要學習如何用這系統是沒有什麼難度的。認識系統﹐我有我的方法去知道我要知道的事情。這個是我的強項﹐是訓練回來的。不過看在別人的眼裡﹐又會說我自大了。

懶理﹐最緊要是自己能夠在項目裡學到我想學的東西。其他人怎麼樣﹐如果不影響我的﹐什麼也不理了﹐更加不會理會我是否給人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我只是打工﹐人工又不是天文數字﹐做多少﹐看錢了。

Monday, July 24, 2006

寫了這麼多,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爽"。

不明白我所說

我跟同事說,有些事情我們可以解決的就不好讓老闆知道,因為當老闆知道以後,事情就會弄大了。我說做戲也好什麼也好。他說不明白我說做戲的真正意思。我說做戲就是好好合作,是表面也好。

看他的表情,他不打算和我好好合作。好,不合作就不好合作,你喜歡怎樣玩就怎樣玩。我奉陪。

後果?我最多被人多罵幾次,他的就會掉了一份工作。另,我是不會為他寫推薦書的,沒有什麼可以寫。

討厭的事

就是別人說我沒有做可是我卻做了的事情。告訴她我做了又不相信,更加討厭。

我就是愛用電郵,就是怕這些愛說我沒有做事的人說我沒有做事。做了沒有,為何要說大話?忘記了做就說忘記了,我說做了的請相信我的話。

為何我會有這樣看不起人的態度?這些人我真的看不起啊!

說我沒有做好的事情

是什麼啊!原來只有我不複印一份證書給她。還有什麼嗎?沒有答案。

好,一件和工作無關的事情就斷定了我沒有做好我的本份了。

那麼那個沒有把工作做好的人怎麼算?她要處理,我給她處理。不好麻煩我,因為我沒有她說的能力啊!哈哈!

罵人的話被四五個人聽到了

信不信?罵人的時候是在我的房間裡,雖然房間沒有門,但是絕對不可能被四五個人聽到我說的話。

我問是哪些人,當然沒有答案。就算是有人聽到,會告訴給老闆知道嗎?好懷疑。哪里來這麼多神秘人呢?

或者我下次罵人的時候,也叫老闆一起來好了。當她聽到我為何罵人,可能我要閉嘴,因為她一定會說話的。

來來來,來看我每天的工作吧!我絕對不介意。最好的是每項工作都給我一些意見啊!不過說了就一定要行動,不好說說算了。

洗手不幹

說我什麼洗手不幹,我就是有這個意思。

我都不是成員,當然把事情交付給有關的同事。又錯?我已經做了很多,被人稱讚。我做了的並不是人人都會做得到,因為我對環境的認識。誰人會像我這樣傻,去瞭解這樣那樣,為的是自己工作舒服一點。我並不是要告訴別人我有多聰明,我只是做了自己的本份。別人怎樣想我就不去理會了。

絕對知道自己的表達是高傲的,可是為何我不可以自豪?!你們也可以的,只是你們不願意花費像我花費的時間與精力。懶惰的,就要讓別人自豪啊!懶惰的,又看不過眼,你們要不開心就繼續吧!

今晚,情緒是被影響了,可是並沒有不開心。我還高興,因為我看的完全是對的。和某人的溝通根本是沒有改善過的,對我頂多是多了一些麻煩,對她,可大了。不好好聽我說話,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當然可以問我的同事,不過我是有我存在的價值。可以說,一些事情是我才知道的。不是我不分享,而是經驗的差別。單是聽我說,不練習,是不會有和我相同的效果的。我努力,就是在這部分。

忍忍忍

還有一年啊!忍忍忍。

反正這些無理取鬧又不是第一次,忍忍忍!

反面教材

還自以為了不起,是反面教材而已。我就是不學我認為她表現不好的地方。

又提到做著別人的手來教導,對不起,我做不到。這裡不是學校,我不是老師,你說我無能好了。我也真的不稀罕因為我是這樣令同事工作而她表揚我,我會覺得羞恥的。

今天,我又上了好好的一課反面教材。也要跟她說一聲謝謝的。

是非人

喜歡聽是非的人,都是辦事能力不好的人,因為他們的時間都用在聽和講是非上。因為他們不用工,於是對用工的人是帶有敵意的。他們投射的世界就是他們接受不了自己的部分。

我是是非絕緣體,時常跟人說不好跟我說我不想聽的話。不過我知道,我的話轉到有關人士的耳朵裡,又是另一個故事。

冰雹

下午有冰雹,怪不得今天會發生今天所發生的事。是我迷信又好,我就是賴上了冰雹。

下班時候的空氣,我嗅到一陣燒焦的味道,就像是上次到大馬一樣(鄰國山林大火)。

吃了一只大死貓

原本約了朋友午飯﹐幸好今早已經更改了日子﹐如果不是的話﹐帶著壞心情會朋友就不好了。

這只死貓的製造者是新來的主任。他的懶惰﹐我要負責。他自己一個人走進老闆房彙報事情﹐可是最終演變為被老闆罵。為什麼呢﹖不是他要彙報嗎﹖為何要我來說(事情是他跟進的)﹖看在老闆的眼裡﹐就罵了。老闆知道自己一時衝動﹐離開了辦公室﹐於是我就開始訓話了。

說著說著﹐這個死貓製造者居然用了老闆的口吻問我把話說完了沒有。好老闆的口氣啊﹗誰是誰的老闆呢﹖如果他把事情處理得好﹐我可以忍受不太好的態度﹐不過連事情都辦不好的時候﹐請看清楚自己在小組裡的位置。

知道要防範的是小人﹐我要額外留神了。

下午繼續吃死貓﹐茅頭針對我的工作表現﹐還說著一年前的飯聚。老實說﹐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說我什麼給人一種冷冷的感覺。就算是有什麼問題﹖媽媽生下我就沒有一張笑臉﹐要怪的怪我父母好了。神經病。

跟著又說我懶惰了。是﹐如果對比從前沖沖沖的年代﹐我腳步是放慢了﹐不過我絕對做好自己 的本份。如果她不同意﹐我也沒有她辦法。我簡單的對她說我是﹐我相信她沒有預料我是這樣說的﹐因為不合乎她的要求﹐於是她越說越多。

又說請我吃飯﹐我卻說整個月也沒有空﹐說我很“串”。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她一定很介意我不給她臉。最後我有去吃飯啊﹗真心請人吃飯的﹐別人去與不去﹐是不需要有情緒的。

又說我懶惰了﹐因為我在六點前就下班。我把事情辦妥了﹐還需要加班嗎﹖

又說我的表現還沒有合乎標準。是什麼的標準啊﹖有投訴嗎﹖為什麼我不知道的。她也說不出一個例子來。她就是這麼的一個人﹐慣了。

她繼續說﹐我著她自己看看現實。她說要看我們怎樣開會﹐我歡迎。她問何時﹐我立即說了時間地方。哈哈﹗氣死她。我做事是比她想像中快的。不做的﹐我真的看不到有什麼意義。不做也沒有任何影響﹐所以絕對不做。

她說我只管罵人﹐我說上個星期才稱讚了小組﹐她說為什麼不讓她知道。

她說很多人都怕了我﹐我說我知道有些人是怕我的。怕我的都是一些懶惰的人。她著我告訴她我知道誰人怕我。我才不說呢﹗為什麼要說﹖怕與不怕﹐我都在這裡工作了九年﹐他們怕的是我的工作經驗﹐因為我喜歡問問題﹐令對方明白我們所面對的環境。很多人找我的並不想我解釋﹐我就偏偏跟人說過明白。是有用心的﹐我不想誰人都隨便來找我。是時間管理的技巧﹐如果不是的話﹐我怎可以六時就下班呢﹗

還有最精彩的﹐就是她說她有一種感覺﹐說我覺得她沒有什麼可以教導我。是嗎﹖感覺到嗎﹖是與否﹐要介意嗎﹖自己的能力﹐理應自己最清楚的﹐需要我來告訴她嗎﹖

一個自主的同事﹐作為老闆的不是應該高興嗎﹖

又說她被別人批評很多事情都不知道﹐連帶我什麼也不知道。是嗎﹖我是有意的﹐她問我﹐我再問問同事﹐最後就是眾人對著她說話。我不想事後她說我說得不清楚﹐是不清楚的話﹐都是她聽和了解得不清不楚。誰都是不清不楚的﹐我加入他們的行列﹐有錯嗎﹖我只是有樣學樣﹐哈哈﹗

又說我的人際關係差﹐說我要進修。我坦白告訴她我不會花時間在這方面。有錯嗎﹖如果公司有什麼培訓﹐給我好了﹐我是不會花私人時間去進修這方面的﹐因為這些所謂商業上的人際關係﹐我覺得好累﹐是戴著假面具來做人﹐我才不稀罕。所有人說我冷冷的﹐說我什麼都好﹐我不介意﹐也不打算花時間去令別人看我看得舒服一點。要合作的﹐我都和他們保持良好關係﹐一談就能把事情談好。那些說我什麼什麼的﹐ 我不 需要他們的協助﹐反之﹐他們需要我的幫忙。商業上﹐沒有利益的﹐誰來做﹖﹗

又說什麼什麼隔了一個海的處理手法﹐有問題嗎﹖就算有﹐都是她看我不順眼﹐因為我可以一個人處理好所有的事情。

好了﹐我說到人手不足的事情。她開始不耐煩了﹐說她可以做的全做了。我說我明白就是同事不明白﹐她說她可以跟同事說過明白。我歡迎。其實我也不明白的﹐為何偏要減少我們的人手﹖今天﹐又有一人辭職了。當然﹐六變五﹐五變四﹐誰來做﹖﹗

最後﹐她用好老闆的口氣跟我說﹐再不要看到錯誤。我告訴她已經有了﹐我說人手不足﹐要沒有錯誤是做不到的。

說到這裡﹐我知道她要終止談話了﹐因為再說下去﹐我就要問她如何解決我的問題。我是有問題的﹐不過她卻抱逃避的態度。不要緊﹐這個人手的問題﹐我是會在不同的場合再跟她說的﹐直到有一個解決的方法。

今次﹐就像以往的大吵一樣﹐不過我沒有哭。是想哭﹐不過忍住了。

在回家途中﹐我有反思。我想當我在罵別人的時候別人也不好受﹐可是再想想﹐我把事情做好也被人罵﹐就不對了。

明天我還是會做回自己的。另方面﹐我忍﹐十年的工作經驗啊﹗

我的角色

終於知道了我在項目裡的角色﹐是輔助小組的成員。不過我不知道這輔助小組的功能﹐很奇怪。

是我小人之心﹐我有幸地可以成為輔助小組的成員﹐當然是項目經理的意見。遲些時候﹐我就會知道來龍去脈。

我小組裡的同事﹐有一人是主要小組的成員﹐我著她不要告訴我項目的進展﹐因為如果她告訴我這個輔助小組的好像有點不妥當﹐主持人要我知道的﹐當然會通知我﹐不通知我就是不想我知道。我不要越軌﹐我喜歡按應有的路軌行走。

好想好想﹐我可以在明年完全和這小組脫離關係。

Sunday, July 23, 2006

自然風

昨晚,乘了一輛沒有冷氣的巴士,還沒有走上去的一刻,有一陣猶疑。坐在巴士上,一陣陣風吹來,很是舒服。

今晚,開了冷氣,可是卻感覺怪怪的。半個小時後,把冷氣關掉了。

是進步

昨晚的聚會,我沒有說過一點關於工作的,是進步。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沒有必要說(要說都在這裡寫過了),是我真的能用另一種心情來面對工作上的種種。我高興,高興我相信只需稍微改變一下自己的心情,就能改變我對周邊的看法,這一小改變對自己有大大的得益。

世界這麼大,要專注的事情那麼多,只是某些人某些事,絕對不值得我的時間。總是說,就算是什麼也不做,也比亂花時間為好。好好休息,是容易被我們遺忘的。

老人心理學

有沒有這樣的課程呢?我有興趣。

當他們面對身體機能衰退的時候,是否有些難堪呢?
當他們面對子女指責的時候,心情是如何呢?
他們是怎樣面對不斷轉變的世界呢?
還有很多很多想知道。

嘴尖

朋友說我“嘴尖”,而我只是說連鎖店的食物味道很統一,不喜歡。不喜歡,吃少一點,他們仍然可以叫他們喜歡吃的食物。

我喜歡這樣的“嘴尖”,那些食物,多吃沒有益。

好吃的食物,總是帶著心意的,就好像爸爸弄的晚餐。

Saturday, July 22, 2006

帶著心而活

真的,我們是要帶著心而活的。
我慶倖,我能感到心的存在。

失而復得

今天在書店裡看到這書,一翻,七折啊!買買買。
************************
因為還沒有到書店拿書,被退回了,是七折在網上訂購的《第21頁》。可能我和這本書沒有緣分,不看也罷!

奇怪!這樣也須為自己找來一個藉口。
28 Apr 06

老,是一種幸福

越來越覺得,能夠老了,是一種幸福。這話是我跟茶房阿姐說的,因為她自稱為阿婆。而今晚,聽著朋友說著說著她爸爸的情況,更覺得我們要尊重老人家。

吉蒂


我不是吉蒂迷,不過看到這個都覺得她可愛。

我的午餐在地上


口已經張開了,正要咬下去的一刻……結果?在地上。都不知道過程是怎樣發生的。

不過我想說的,我居然沒有一絲的不悅,很平靜。

是離群嗎

同事問我為何近來什麼聚會也不參與,她暗示我離群。其實不是,只是我覺得這些聚會對我沒有幫助,我也不想聽一些無謂的話,那些罵人的話聽來沒有任何的意義。午飯時間是屬於我的,下班後的時間也是屬於我的,是我的就由我好好地利用。就算我什麼也沒有做,也比聽那些無謂的話好。

昨天某同事說什麼什麼,我問他確實的安排是怎樣,他回答不知道。那麼那些什麼什麼對我沒有意義,我只想知道實在的安排。很多人以為擁有很多的資訊,可是那些所謂的資訊對我們一點幫助也沒有,只令我們更為擔心,對前景更不樂觀。而我,選擇了不聞不問,我只想知道最後的安排。

對自己好一些,是我的做人目標。

我才不想平庸

走入社會,有誰告訴我們競爭對手的實力和能力,面對越來越多的人,我們變得茫然,或妄自菲薄,主動一次次降低對自己的要求,一次次尋找自慰的藉口。

我們每個人都很優秀。只不過隨著對金錢、物慾、私念的過多追求,有些人學會了享受安逸,安於現狀,一步步逼自己走向平庸。而有些人,始終保持經久不衰的自信力,即使自己平凡得如一粒沙子,也要試著擠進自信的河蚌裡,讓自己磨練成一顆光彩奪目的珍珠。

在這個社會上,很多時候,沒有人逼你走向平庸,而是自己日益增長的惰性、貪圖安逸、怨天尤人、沮喪、悲觀的情緒把你一步步逼向平庸。

平庸我不要,要的是平凡。時常說的一句話,是選擇。越來越覺得選擇是永遠在我們的周圍,看到看不到都是我們的選擇。

人性化

是朋友對這裡的描述,我很喜歡這個“人性化”的詞。

久違了的朋友

和久違了的朋友談話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因為友情永在的感覺是相當好的。沒有和他交談有幾個月了,以往是每天都談話的,現在他很忙,很少機會和他遇上,但是每次我們都談得很愉快。我們天南地北,什麼都可以說上半天。

Friday, July 21, 2006

真的要這樣

她跟我說要這樣教導同事,就是做著她的手來教她如何如何。不是嗎?這樣是教導嗎?好像訓練動物一般,我才不這樣做。

人,是靈活的,我們不是機械。

她的話,如果我照著做的話,我真的是機械了。我有我的方法,別人接受不接受我就不理會了。教導過,聽的人也需要花時間來實習。不實習,想擁有技巧,就好像想著太陽從西方升起一樣,沒有可能。

今天看的《西藏生死書》,給了我一些鼓舞,要跟這書說聲謝謝。

投射

越來越能感受什麼是投射。我問同事有否測試面試者的英文寫作和看的能力,她說沒有。沒有?為什麼是沒有的?不測試,又怎知道應徵者的程度。我們日常的文件電郵全是英文,不懂看的怎能工作。

這個同事,她的英文真的一般(在公司已經工作超過十年),口說進修但是沒有行動。可能就是這樣,她所投射的就是英文不重要。

是我太直接,但是不可以隱晦。我說她的可以就是我的不合標準。

壓下來

我預計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表現不好,哪有不被壓逼的?!
為何我們要受無謂的壓逼?我們不可以主動一些嗎?
我的態度是,做自己應該要做的事,不是受了壓逼才做一點點。
被壓逼,時間就不是自己的了。時間不屬於自己,還是生活嗎?
不用壓逼我,我自會自我監控的。
這次的壓下來,對我來說沒有直接的影響,不過因為周邊的人受著壓逼,間接的影響是有的。
希望他們今次真的醒過來!但願!

擔心一整年

同事說兩個月還沒有改善,那麼三個月六個月甚至一年也不是問題。
我說驚恐一年的話,會死的。
另一個同事聽罷,笑了。
我不是說笑,為何要把自己弄到這個田地?
驚恐地,根本不是生活。這比活死人更加沒有意義。

小人

這個關於某小人的事,一定要寫。

某天我跟這小人的對話(最後是無可選擇地掛線),原來他全聽了,還把我的意見作為己有。今天當眾說了,當然抄襲的並不可能把最重要的部分說出來。我時常說,我懂的不怕跟人分享,因為別人是沒有可能只用聽後的話做出相同的效果。原因是他們並不明白環境,不明白限制。

他們談著談著,說著沒有辦法,當然我不同意,也說了我的看法,那個小人當場否認了我的看法。本想說一點什麼的,不過心裡的一團火告訴我要停止爭議,於是我邊說邊轉身,拿起放在檯上的文件繼續看。我所說的話是“我可以給的意見全說了,沒有人聽的,我也沒有話可繼續說”。

當時的我,表現得很有立場。因為我的鮮明立場,老闆好像清醒了,開始聽我的話。

老闆問我有這樣一個好建議為何不早說。我已經跟那小人說了,他不告訴任何人我也沒有辦法。小人當(擋)道,沒有聽過嗎?你們要誤信小人我也沒有辦法。

《西藏生死書》

第九章,精神之路,很好看。一點也不難明白,也不需要看過前八章後看此章。

很簡單,我開心

今晚用了信用卡裡的現錢買了兩件東西,價值二十八塊(是信用卡現錢的價值)。是免費的(不用真的錢),東西拿在手上,我覺得很開心。

都是第一次為了這些不會令我開心的事而開心,正因為這樣,我更為開心。

忙﹐閑

有人說很忙﹐我卻很閑。不懂運用資源啊﹗

我可以幫忙﹐能力上也可以﹐只是沒有人著我做事。

沒有所謂﹐我已經準備好要看的《西藏生死書》在下午的會議 中看。嘻﹗
在一家報紙的專欄裡,有這樣一段關於文字的文字:「沒有文字的民族是悲哀的。因為當一切都消失以後,所有生活過、愛過、歌唱過、哭泣過、歡笑過的故事,都消失了。再也沒有痕跡,再沒有人,可以了解整個民族的記憶了。」但是我要說,文字有時是蒼白的,有時是冗贅的,有時還是不可靠的,它的作用往往取決於使用者的態度、能力、目的,與社會的運行體制也有著微妙的關係。

共享

孰不知,光讀聖賢書有時並不管用,這類似於拚命在地裡施肥,而不管種子的質量。如果撒播的種籽沒有萌動的悟性,施再多的肥料也沒有用,反而挫傷了種籽。

讀書也是的,儘管你擁有了書,如果慵懶不專心,你就不一定能在這塊地裡收割糧食,你所滿足的僅僅是形式上的種田而已,而不是深入到泥土深處,看那些種籽怎樣與泥土對話,與雨露傾心,在扎實的積澱中長出希望的葉片。

同一本書,有的人讀出了思想,有的人看到了故事,有的人讀出了淚,有的人看到了血。同一塊地,勤勞者種出希望,懶惰者收穫失落;有趣者玫瑰滿園,僵化者雜草遍地;有心者顆粒歸倉,大意者遺漏秋色。我想這就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勤勉者用心悟書,倦怠者用手翻書;呆板者用牙啃書,痴迷者用腦裝書;刻苦者用力鑽書,浮躁者用眼瞄書;虛榮者用錢買書,節儉者用愛借書;書,好比一脈山水,智者讀出錦繡,愚人看出輪廓;俠客觀出氣勢,仁者讀出胸懷;登高者賞出境界,望遠者玩出味道;藝術家覽出文化,旅行家遊出知識。

訓話

今早我利用了別人的話來跟主任訓話。我說我們的責任就是幫助老闆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麻煩給老闆。

我對這樣的態度是絕對認同和支持的﹐為何我們要為別人製造麻煩﹖

故事是這樣的。我著主任幫助我看看一份文件﹐他看了也寫了一點意見﹐可是我卻看不到什麼是他寫的﹐因為他用了相同的顏色在一個附表裡寫。莫非要我慢慢對比兩份文件而找出不同之處﹖

我請他用別的顏色來標記那是他寫的﹐他說會用紅色﹐我說附表裡已經有紅色了。

相信工作是他做的﹐為何好像發夢一樣﹖

Thursday, July 20, 2006

會計專業的認識

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我們一定要知道,實際上怎樣做又是別話。有些人就只知道怎樣做卻並不知道這樣做是對還是不對,只懂抄襲。

一些會計上的定義,一個讀了多年會計的人也不能說得明白。我說的她不認同,不過今天證實了我說的是正確。我只有少少的會計認識,我說的全是用我的工作經驗和日常觀察。如果她說的都能成立的話,那麼我們就不需要什麼的會計守則了。

我說正確的話,某些人總是想證明我是錯的,不過到最後,誰是誰錯,一目了然。 就是因為他們,我積極地看,積極地學,對我有益啊!沒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會胡亂地說的。每天對著他們,我的積極性也大大提高了。

有人說

有人跟我說劉德華沒有得罪過別人,看似不是。問弟弟,他說當然有,就是因為得罪了有關人士,令他的事業曾一度走向低潮。

那個人,不要信他的話。其實我從來也沒有相信過他。當時我就問他知道一個明星的真正生活嗎?銀幕上的真真假假,誰知道它的真真假假。

這一刻的心情

我覺得我快樂,是我這一刻的心情。

為什麼快樂?快樂需要原因嗎?不去想為什麼,只知道我快樂。

豬潤

慘!今天在早上和臨下班前罵了人,都是為了相同的事。為何要在我的小組群裡有這麼的兩個人?罵人,傷肝啊!

看似要做一些以形補形的行動,星期六到維記吃豬潤通粉。嘻!

附記:同事著我多鼓勵那些表現不好的同事。我真的無能為力,我只好跟給我意見的同事說,我做事他幫我管理同事。當然他不理會我,因為這兩個人真的很難去處理。

有什麼好

同事跟我說在面試中有了人選﹐我問她那人有什麼好﹐她卻說不出來。同事沒有給她的資料我看﹐於是我用我的經驗去說﹐卻讓我說中了。

不是我厲害﹐而是真的是我的經驗。面試選員工﹐是一項很難的工作﹐我就碰了很多次壁。

不過同事是她的﹐好與不好﹐她要處理的。我不干涉她僱用誰人﹐只是分享我的意見。

她硬要說我不知道

整個過程我知道﹐只是我未能講述系統裡真正的輸入方法﹐她就說我什麼也不知道。

好﹗我不和你爭議﹐你說我不知道就不知道好了。

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就可以了。留在這裡的目的﹐我只是想繼續訓練自己的思考能力﹐其他的無理取鬧﹐由她吧﹗多一點故事﹐就記下﹐可能我真的寫一本辦公室手記﹐不過一定要在離開這裡後。

找我啦

項目經理來找我了﹐呵呵﹗他問的我知道﹐我問他的﹐要稍後才有答案。

我覺得﹐我倆是可以合作愉快的。

願意﹐不願意

老闆著同事做的事情﹐她的回應是很難。我問她是難還是沒有可能﹐不等她回答(因為她並不會回答我)﹐我著她自己想辦法。她站著那裡不動﹐望著我另一個同事發出求救的訊號。我沒有望到同事的表情﹐不過是從我另一個同事的表情上猜出來的。幾秒鐘後﹐她離開了。

就是這一刻﹐老闆來問情況﹐我把同事的話告訴了老闆﹐她說不用找了。

不過我認為事情沒有完結﹐小組做過的事情﹐怎可以跟人說不知道﹐也沒有方法找出來。我跟同事說了老闆的話﹐不過我著她想想以後如果有同樣的事情的處理方法。

後﹐我回到自己的位置﹐用了一兩分鐘﹐把事情辦妥了。

很想知道﹐事情真的難嗎﹖或者我可以理解﹐因為她對環境的不認識。但是這可以是永遠的借口嗎﹖

或者我可以做的﹐並不是教導他們﹐而是接受他們的本性。

Wednesday, July 19, 2006

哈哈!有懶人書

才說著懶人正向法,這裡就找來一本懶人書。或者我都可以寫一本?!

明年春天

明年的春天,我要去這個。相信可以看到很多的雀鳥。

又有笑話

她﹕為何會是你被通知的﹖
他﹕他們不懂分誰是誰。
她﹕不可能。
我﹕他們認識我的。

好好笑﹐“主動”做事的人卻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一個局外人卻清清楚楚。別人認識不認識我也沒有所謂﹐最重要是我知道怎樣去解決問題。就算別人拿走我的方案也沒有所謂﹐解決問題並不是抄襲﹐是一步一步的化解﹐是需要耐性。如果真的有問題﹐沒有我這個對環境認識的人又怎成事呢﹖

看著他們﹐我真的覺得好好笑。笑歸笑﹐我自己也需要作檢討﹐不好有天像他們啊﹗

笑話

對方﹕我們提議你們把資料告訴我們的經理﹐那麼我們就可以好好監管。
我﹕我們已經通知了有關經理。

心裡想的﹐我是否需要找一些人來監管那些經理呢﹖

可以這樣的嗎

同事問主任﹐主任說不懂﹐同事走來問我﹐我著他問主任。如果主任真的不懂﹐應該和同事一起來問我。主任不來聽我的解釋﹐那麼以後他都會是不懂的。

我就是不跟同事解釋﹐如果事情處理錯誤﹐責任在主任那裡。

我在猜﹐那個主任應該在找另一份工作。看看我看的準確不準確。

被干預啊

原來我連安排小組裡工作的自主權也沒有。所謂新來的同事都已經工作了快五個月﹐請他不好再跟我說什麼的不懂。不懂又不學﹐當然永遠也不懂。

就是讓他有機會學習﹐所以我特意安排他處理某一項目。有什麼不妥當﹖

老闆說什麼我要協助他﹐什麼什麼的。請問我何時沒有協助過同事﹖何時我會讓問題不解決﹖

我跟老闆說﹐不嘗試就永遠學不會。如果老闆再跟我說什麼﹐我一定和她據理力爭。如果她覺得我的方法不妥當﹐請她找更適合的人選去教導這般懶惰的人。

雖然我有懶人正向法﹐不過我是不會令一個懶人變為不懶的。

附記﹕老闆啊老闆﹐請你清醒吧﹗我要讓你知道﹐這個他會安排工作給一個沒有經驗的同事﹐雖然是三天的事情。

看﹐這樣的一個人﹐需要你的特別關注嗎﹖如果用他的標準﹐我對他已經是很好很好的了。

頗有趣的一本書

書的作者應該不是什麼出名的人﹐不過我卻被這書的封面和書名吸引了。會買。

好笑

自從換了一種心情來工作﹐很多的事情我都當笑話來看。今天有一個。

故事的內容不詳述了﹐想說的是老闆問我們會否因為某同事屢次遲到而不改善而採取行動。同事當場傻了一傻﹐不懂回答。我卻一點也不驚奇﹐因為我熟知老闆的為人。他不答話﹐我來發表意見。

他是一個包庇同事的主任﹐可是他要知道他的能力有多大呢﹖改善並不只是一個月兩個月的事﹐好了又變壞就是沒有改進。六百多分鐘變為九十分鐘﹐是改善了﹐可是我們的標準是六十分鐘。

我這人﹐就是不包容一些不希望自己真的有改進的人。

安靜自處

外邊紛紛擾擾﹐世界角度也好﹐香港角度也好﹐公司也好﹐自己卻能安靜自處。

要珍惜﹗

好呀﹗

新的系統﹐不用就是不用了﹐我舉手贊成。

以少為好的原則﹐當然接受。在我講述了情況後﹐我問是否因為成本問題。是就最好﹐不好給我們啊﹗

看不到﹐看不到﹐有問題那些用系統的人去解決啊﹗

Tuesday, July 18, 2006

懶人正向法

朋友S 告訴我,星期日的星洲日報有一類似的一大篇文章。他讀了少許讓我聽,很相似啊!

我的懶人正向法,原來也有人做著相同的事情。我要看看那一大篇文章啊!

在想

我想讀普通話高級班,重讀的。考慮中。

不是學費的問題,也不是時間的問題,而是自己的耐性。想報讀的,是星期日下午班,一百個小時,每星期一課,每課四個小時。

負變正

初步估計﹐由負變正是需要三倍的正向能量﹐還需注意每天所吸收的並不完全是正向。一來一回﹐是天文數字啊﹗

原來要求別人由負變正是這麼困難的。別人所說需要一點時間是正確無誤的。

無心還是有意

給我追加簽名﹐可是他的並沒有簽署。是無心工作的表現嗎﹖

給我簽名﹐可是卻沒有任何的文件讓我看看數目正確不正確﹐他可有用心看過嗎﹖今次的數目﹐比以往的高出了許多﹐是正常還是不正常呢﹖我要知道後才可以安心地把我的名字寫上去。

還有﹐我問他要回三個月前的一個電郵﹐他卻給了一個給我的電郵。先生﹐是我寫的不清楚還是你沒有用心看﹖不是第一次了。

沒有用心﹐在這裡﹐出錯的機會是很大的。錯了﹐我也不會幫助他更正﹐誰弄錯事情﹐誰來更正﹐是我的工作態度。這樣﹐做的人就會小心一點的了。

朱銘美術館

見朱銘來港展覽﹐我也趁一趁熱鬧﹐找回去年到他的美術館所拍的還沒有在這裡曝光的照片。

善意﹐惡意

是別人善意的提點﹐可是我卻惡意的對待。是我不對﹐不過對不起﹐ 我的氣還沒有消﹐不好以為這樣可以打平﹐我不受這一套的。

銷售稅的推行可能會減少薪俸稅的付出﹐不過我也不曾去想過一刻﹐因為到那時候﹐我在香港還是什麼的地方也不知道﹐我是工作還是讀書或者經營小店也不知道。什麼也沒有決定的情況下﹐還是把時間用來多看幾頁書還好。

對於銷售稅﹐要付的話﹐我沒有意見(我買的東西不多﹐情況是越買越少)。我有意見的部份就是政府要好好利用我們納稅人的錢﹐不好因行政失誤而浪費掉。

又是什麼的態度

我很少不去理會一個電郵﹐剛剛我就把同事送過來的去掉了。為什麼要我的意見﹖不是工作是由另一方去處理嗎﹖他們喜歡怎樣就怎樣﹐不需要我的意見也不需要我的跟進。在我管理的日子裡﹐不是他處理一切嗎(自以為是的態度)﹖為何現在這麼給我臉﹖不需要了。

他想什麼﹐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可以做的就是告訴他我怎樣想和我做事的態度。不過這件事﹐我就當沒有看過﹐因為不需要說一句話。說了﹐有人以為我著意了﹐我才不中計。

什麼的態度

某某經理跟我說他什麼也不知道﹐他可以做的就是集合有關人士來開會。大哥﹐已經開了數次會議﹐可是問題還沒有解決﹐或者是根源問題還沒有找出來。

其實困難在哪裡呢﹖我看的並不是太複雜。

他再想說什麼﹐又著我只管聽﹐不用答話。大哥﹐我絕對不是這樣的﹐明明看到問題在那裡﹐為何我不可以作聲。我跟他說﹐如果不聽我說話﹐大家再在電話裡談也是沒有意義的﹐只是浪費大家的時間。我告訴他我要掛線了。隨後他再打電話過來﹐我也沒有接聽。我跟他的位置只需不到十步的路程。

現在﹐他跟我的同事在談論。又說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知道﹖沒有人要你什麼都懂﹐什麼都知道﹐不過作為一個經理﹐最根本的要求就是能夠把聽回來的東西做總結﹐找根源問題。議而不決﹐是沒用的。

不是說笑﹐我跟他說我們的老闆也需到新加坡學習一下﹐學習怎樣果斷地做決定。

放假的告示

知道會發生的﹐希望今次是一個例外﹐當然沒有。

才七天的假期﹐有什麼大不了。說什麼什麼現在會批准我放假﹐說什麼什麼到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著我到訂購機票的時候再跟她說一聲。好呀﹗是我的回應。

她都傻的﹐我要去旅行﹐一年才一次。平時又不見你給我做什麼什麼的﹐現在我才離開七天﹐需要不需要這般的擔心。不是你可以處理所有事情嗎﹖不是你看好我某些同事嗎﹖

呵呵﹗理你發生什麼事﹐到時候我的假一定要放的。

我﹐同事要申請兩個星期的假期﹐我問都沒有問一句。假期是員工的福利﹐旅行也是遠離生活壓力的一種舒解方法﹐我不會剝削別人的權力的。

Monday, July 17, 2006

男人,女人

男人:我關心你,所以讓你點餐,讓你點你喜歡吃的。
女人:由我點兩個人的食物,是一種壓力啊!因為我要想想你喜歡吃什麼。
男人:我從來也沒有想過你在點餐的時候是想著我的。

這就是男女的大不同了。大家表達關心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香港經典小食

網站說的五十種食物,我全吃過了(不是指那裡說的店鋪,而是指食物)。現在常吃的有魚肉燒賣,吃這個我一定要下醬油的,絕對不可以不下。

自我價值

自我價值受質疑,我們有時會不自覺地向外在世界索取補償
《遺忘之間》

自我,重要嗎?絕對。
自我,需要嗎?看情況。
自我,瞭解嗎?未必。
那麼,多多認識自己吧!
怎樣?當別人說自己的時候(當然是理性的),就是時候看看自己了。

某些生命的境遇令我們重新尋找自我
真正的智慧都是直覺的,它是一種生命衝動
《遺忘之間》

我們要做的就是留意這些境遇,能夠直覺地作出決定和改變。境遇所帶來的一定不會是快樂的事,痛過後就要好起來了,不好認為我就是這樣應該受著折磨的。很多人放不下某些事情,就是認為自己做錯了。一些感情的事,有誰是絕對的錯呢?兩個人的事,兩個人都要負責。不過我知道,特別是感情事,對某些人來說就是來得特別不容易放下,他們背負著情感的包袱,卻不以為累。其實,他們是累了。

紀念品

包包裡還有一瓶水,很體貼。遊玩後,我們填了問卷,是有另一紀念品的,是幾張的海報。因為下雨,我們沒有拿。

出發

我們就是在這裡聽出發前的講解,看到黑版上的字嗎?就是工作人員的努力啊!很佩服他們的一份熱誠,那是我沒有的,或者說得清楚一點,是我不足夠的。

如果是我,也會做相同的事

,就要遷就別人的營業時間,並不是要人來遷就他。他,有什麼特別?只是香港的特首。

香港人就是有這樣的毛病,自己是大人物,就要所有人的遷就。能夠做大人物的就是懂得遷就人的人。

想起公司裡的香港大老闆,他對人時常口黑臉黑的。討厭他啊!我時常說他不可以逗留一段長時間,兩三年吧!

先苦後甜,先甜後苦

你的選擇是哪一個?我的絕對是前者。

人的一生,一定能夠經歷甜酸苦辣,誰也不能夠避免。

不貪心

最值得自己自豪的事就是不貪心。

望見同事

在家附近有名的食店街望見了同事,看見他們剛下車,眼望望,不知道在找什麼食店。看見他們,本想問問他們想去哪里,不過最後當然沒有出聲。而我就在他們的身旁擦身而過。

我在留意

朋友S 說我是在浪費時間,因為我在留意一些別人心理上的問題。他說為何不多看一些正面的。我說正面的我自己有經驗,不正常的才是我未能瞭解的,所以要多留意。

他又說為何人們不可以一開始就留意正面的,那麼就沒有這麼多負面的。我不知道怎樣去解說,如果想知道,隨便拿一本心理學的書本都能找到答案。我可以說的是,這就是人的心理。

溝通

溝通障礙,問題包括了非言語方面(如眼神注視欠佳、溝通意欲薄弱);言語理解方面(如未能跟從指令、未能回答問題、未能作言語上的邏輯推理);言語表達方面(如說話結構、內容、用途的問題);咬字發音方面;聲線方面以及說話流暢度方面(如口吃)等。

我們可能忽略了,溝通是包括了這些。

人和事

今早和人談了一個小時的話,最後大家有點不歡而散。現在回想,跟本就是大家在自說自話,他說的是人,我說的是事。我問的影響是對事的,他總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他越是說不出,我越覺得對事沒有影響。對事沒有影響的,就是沒有問題了。

原本想著經過談話,可以把距離拉近,很多時候,方法用錯了,距離就越來越大了。

經驗之談

所謂的經驗之談,是純然的一種分享。人們說著經驗的時候,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是聽,是不需要做任何的批評和定論。當然聽了以後,我們可以拿取對自己有用的部分,轉化為自己獨有的。

一個人,就算很出眾,都有一些弱點的。我們並不可以要求一個人做一個沒有缺點的人,就算是得道的人都會做錯事。

一個人已經很好了,自己懂得推進,我們還要求他們進步這進步那,看似有點過分了。一個人的需要,自己最清楚。一個能夠看清自己需要的人,別人就好好支持他們好了。

我的經驗之談,別人沒有開口說幫忙,絕對不好胡亂提供意見。有時侯,就讓某些人跌跌碰碰吧!

放假

今天放家,可以悠閒在家了。天氣一點也不熱,有風,很舒服。

Sunday, July 16, 2006

西鐵裡的西餅店

忘記了名字,那裡的義大利芝士餅很好吃。小小的一個正方形餅,四個人分,剛剛好,才三十八塊。四個人吃了都覺得好味道,不太甜,有淡淡的咖啡和芝士味道,值得了。

千篇一律

覺得那些連鎖店食物的味道都好千篇一律,而我對那種味道好像有點敏感,可能是對味精的敏感。

這也好,少吃為妙。這樣就令我對發掘不太千篇一律的食物提起興趣了。

又發覺,那些連鎖店的咖啡,我有點受不了,太多的東西放進飲料裡去。都是在公司裡自己弄的好,雖然並不專業,不過對於我的肚子,我的味蕾,已經足夠了。

魚蝦蟹

觀鳥屋外望的一景

我們就是在這裡觀看雀鳥了,看見了黑臉琵鷺和其他不記得名字的鳥。因為是夏天,大部分的鳥都飛回北方去了。秋冬時節,他們會回來的。

遠眼望去的,已經是深圳了。聽那裡的工作人員說,中國香港都是相互影響著對方的環境。看回二十年的照片,和現在的真的大大不同。經濟進步,是需要代價的。

是日,我們到過兩間觀鳥屋,這間是一層高的,另一間就有三層。我喜歡這一間比較多,可能是遊人比較少的緣故。坐著坐著,看著看著,想睡覺啊!

觀鳥是需要體力的,不需動,可是卻要用眼力。定眼望去,真的很累。

帶回家的鳥

回家吃飯,爸爸媽媽問我有沒有去看鳥,我就用我的玉手來回答。

又有朱銘

「我很保守呀,每一個作品都有穿褲子呀。」

他很風趣。

米埔

今天有兩個第一次,一是乘坐西鐵,二是到了米埔。天公不做美,下雨啊!

那裡,今天看不了什麼(下雨看不到太多的雀鳥),不過能夠接觸大自然,也是好的。到了那裡,空氣真的好。下下雨,又是另一番味道。

雖然是下雨,我的心情也是好的。雨水,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我們看到黑臉琵鷺啊!留在香港的,據米埔的工作人員說有十一只,其他的都回到原生地去了。

我們就是和風雨一起度過了三個小時。

後話:有了西鐵,真的方便極了,才十五分鐘,就可以由美孚到了元朗。

Saturday, July 15, 2006

九寨溝

應該十月可以成行了。
********************
我的地理常識很差﹐在找成都在中國的位置﹐迷失了。找了一些時間﹐才看到是在香港的西北方。

想去的地方是九寨溝﹐應該要乘搭飛機到成都/重慶﹐然後轉機到黃龍(位處近3500公尺)。會在那裡住三晚﹐然後去哪裡呢﹖又再迷失了。

成都的附近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例如摩梭民居﹐屬於西昌。還有很多很多﹐要做做功課。

原來由成都到西昌又是九個小時的車程,都是留在成都好了。或者逗留在九寨溝的時間長一點(四天五天),慢慢感受這世界自然遺產的美麗風景。

甲蕃古城,人工化的,不過也可以考慮。西藏還沒有機會去,可以在這裡感受一下藏式風情。

不再迷惘了,這裡有很多地方我們可以考慮。現在只需想想要玩幾多天。

"成都以「悠」和「閒」出名。" 就是這一句話,怎樣都要在成都逗留一天,做一個閒人。

成都玉林區,是一個選擇。

神仙池景區,是新的開發點,入場費一點也不便宜,接近四百塊。

藏羌民俗篝火晚會
4 Jun 06

一起吃飯

這是1個關於吃的愛情故事,男人和女人因為1碗沒有吃過的公仔麵而開始,然後一起品嘗過很多不同的味道……到最後發現,原來,兩個人能夠一起吃1頓飯,本來就是1件值得珍惜的事。

兩個人一起吃飯,開開心心,有說有笑。後來,同樣是兩個人,一起吃飯,沒有語言。再後來,同樣是兩個人,也是吃飯,卻各有各吃,可以是同一地點不同的時段,或者是同一時段不同的地方。

這兩個人,現在再也沒有機會一起吃飯,他們重返了兩人不認識的從前。

以上,不是話劇裡的故事,是真人真事。屬於我的。

學習的原因

不是想批評,而是想寫寫我的感受。朋友S 告訴我他要學習財務,可是卻沒有一個方向。我所指的方向,是學習的原因和作用。有些人,學習只是喜歡那個過程,並不打算學以致用。一些人,就是為了某方面的專業。什麼也好,都要有一個方向。沒有方向的情況下,壓力就來了。

朋友S 問我當年學習普通話是什麼原因,很簡單,是我覺得和中國和臺灣的同事溝通的時候要說英文,我覺得是一種諷刺。就是有一個清晰的學習方向,我成功了。

希望有一天,他的方向會清晰地在他腦海裡出現。到了那一天,學習再沒有任何的壓力了,是一種享受。

今天

今天去了這裡午飯。我們吃了以下:

煲仔煮蜆
蜜汁豬骨
蒸(立)魚 (一條)
三干小炒
上湯煮勝瓜
蒸扇貝 (四隻)

這麼多,只是三百八十五塊。

如果看了這篇而想去那裡吃飯的,請有心理準備。那店的外貌一點也不吸引,可能會引起你的反感。不過那裡的食物,真的好吃。沒有放太多的調味,卻很足夠了。原因?材料新鮮。

晚上他們會把營業的地點伸延到碼頭旁,相信風味一定很好。秋天的時節,一定要去嘗試一下。

後我們去了吃蛋糕,左邊的一個,我比較喜歡,它的外形也很吸引啊!

附記:那條魚,看雜誌的寫法是魚字加一個立字,可是我卻在詞典裡找不到這樣一個字來。用拼音用簡易輸入法,都找不到這個字來。

又是朱銘

《太極》系列無疑是朱銘藝術生命中的重大成就,但正當掌聲與讚譽不絕之際,朱銘似乎意識到某一種風格趨於成熟,可能會成為窒礙他進一步發展的屏障,於是,他努力嘗試將已經建立的東西丟掉。朱銘在回顧自己幾十年的藝術修行時一再強調要「一路學;一路丟」,他甚至認為「丟」比「學」更為重要。

放下一些過去所學,是很困難的。我,在心理上已經不抗拒了。可能是我在現場感受過的作品,他的作品真的會和我們溝通的,雖然臉上並沒有表情,可是卻是情感豐富的。他在臺灣的美術館,一定要再去一次。

Friday, July 14, 2006

看得見美麗嗎

對犯錯誤者承認錯誤,放棄錯誤抱寬容、讚賞,這是人類倫理、道德上的精神價值。

承認錯誤,放棄錯誤,是一種勇氣,也是一種高尚的行為:它清除了精神上的污垢,褪去了道德上的偽裝,讓自己的人格公然被見,因而成為美麗……

朱銘

「我的雕塑刻劃社會現象,表達了我的世界觀。」朱銘用理性創作,由欣賞的人自行用主觀情感,體味箇中苦與樂,蘊藏了太極的陰陽平衡智慧。

他雕刻刀下的人物,卻沒有喜怒哀樂神情。朱銘說,他不是要藉作品表達人的情感,而是人存在於社會的模式,也就是一種社會現象。

又說重要可是卻不聽我說

今早進去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她聽,可是她卻沒有時間。其實只需三分鐘。算罷,她聽不聽我沒有損失。

討厭的她

我覺得她討厭極了,又要我說話,還沒有把第一句話說完,她又要插嘴。她想說就由她說,可是她說的並不是正確的事情。當我再說的時候,她用懷疑的眼光對我說我講的是不對。

不對的不是我,是她的記憶。我不理她,繼續說我應該說的話,後來她終於可以跟上我的步伐了。

一手一腳自己做的事又怎會不清楚呢?她對我的不信任絕對沒有影響我的表現。信任與不信任,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總之一句,她要的資料全在我手,信任不信任都是我一人可以提供一切的進度。這樣的一件厭惡性工作,有誰來做?

我知道,我做得越好,她對我是越不信任的。土星是我的守護星,書裡說要瞭解土星,是需要三十年的時間,因為它環繞黃道十二宮一周就需要三十年。昨晚重看這些,釋然了。

居然這也可以接受

只做了百分之二十的事情,卻是眾人中表現最好的一個。這樣也得到了嘉許。

說話的人以為這是鼓勵,我卻不這樣認為。聽話的人以為她已經盡力,其實並不然。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我們繼續訓練這樣的一個人,她真的有潛質嗎?

不好跟我說笑了,我接受不了。如果他們犯錯誤我不需要跟進的,我絕對可以接受這樣的一個標準。不過這不需要跟進,會發生嗎?

又要干預

項目經理把我的名字放進了通訊錄裡,可是我卻感到有人的不認同。一個星期開一次跟進會議,絕對是需要,可是有人卻覺得為難。老實說,如果某人真的參加這每星期會議,她一定覺得不耐煩。不是繁瑣,而是她絕對聽得不明白。

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參加這會議呢?我猜,就算一開始我沒有機會參加,稍後的時間一定有人要求我加入,中途加入對我來說也是沒有問題的,因為我已經準備好了,並不是等誰人來告訴我如何做。況且,系統與系統的關係,我是最清楚的。有了這個錦囊已經好足夠了。
**********************
某項目經理想找我們開會﹐可是老闆卻說要了解情況﹐看看是否需要這麼多人去開會。為何要這樣做呢﹖是老闆不願意讓我知道項目的進程還是什麼。我很閑﹐我有時間開會啊﹗

這個項目不理老闆願意不願意﹐我的參與是絕對的﹐因為我清楚知道系統的運作﹐沒有我的參與絕對不成事。

有時候﹐看著我的老闆我都有想笑的衝動。她好像小朋友玩泥沙般。我需要知道的事情怎樣也會知道的﹐除非事情和我的工作沒有關係。只需我一問﹐多于足夠的資料會在我手中。

我已經為這個項目準備好了﹐只等我發揮的時候。相信﹐從項目中我可以學會一些我需要的東西。
13 Jul 06

氣難消

那個新主任﹐剛剛我罵了他。他的態度﹐他對同事的包庇﹐我已經不可以接受了。

某同事跟我說他沒有把安排的因由告訴她﹐他卻說他已經和她解釋了。我說這已經是一個溝通問題﹐有需要的話﹐三個人說清楚。後他說因為某同事有很多的事情沒有處理﹐所以要把某些工作撥到別的人那裡。我最不能接受這個的﹐短期幫忙可以﹐但是為何會是一個長久的安排﹖﹗

令我最不可以接受的是﹐錯了的事情沒有一個好好的跟進。一次兩次﹐我絕對不容許。

姑息是不可以解決問題的。

Thursday, July 13, 2006

真的是問題

很高興,我說是問題,原來真的是問題。這問題早已經存在了,只是因為某些東西的出現令這個問題沒有走出來的機會。那個東西被拿走後,問題就現形了。

我說的,是系統的問題。我很喜歡找系統裡的問題,很有滿足感的。

一個不好笑的笑話

現在還是什麼的年代,居然著人準備十萬現金。好了,那人由銀行提了現金,我們要去收回來,放進銀行裡。轉帳不是可以了嗎?

最不能夠接受的是,我同事提供的答案就是著人準備現金。天啊!如果是聽回來的故事,我會大聲笑,不過這是真人真事,我只感到無奈。

希望這些不是計時炸彈就可以了。

行富士山

好想去啊!不過可能我會行到哭的,會是太辛苦了。山的高度是三千六百米。

看錯

或者這就是看不到錯誤的原因。進步是絕對需要的,不為什麼,只為自己能夠看清楚自己。
******************
好人就是一天比一天更好的人。
今天的境界提高了,才能看到昨天的錯。
惜食,惜衣,非為惜財緣惜福
《李叔同說佛》

很喜歡的話。
1 Jul 05

不亮的小紅燈

寫了這篇後,那個小紅燈每天都會亮起。討厭!
*********************
最不喜歡檯頭的電話的紅燈亮起﹐找我不到﹐我也不會回覆電話的。送我一個電郵﹐我一定答覆。不要問我為什麼﹐我就是喜歡在電郵裡回話。如果他們幸運﹐電話響起的一刻我在的話﹐當然我會透過電郵來處理事情。

整個星期﹐那小紅燈也沒有亮起﹐我很高興。

有問題﹐不好找我﹐找我的同事和老闆可以了。呵呵﹗

我也發覺﹐同事們不太喜歡找我解決問題﹐因為他們打來﹐我會反問一些他們答不到的事情﹔或者我會告訴他們﹐我並不是他們要找的人﹐當然我會跟他們說上一些他們不打算明瞭的事情。就是這樣﹐我訓練他們打電話給我前要小心些﹐我可不是一個免費的詢問處。
10 Jul 06

多一點鬆容

一年前的話,說對了。現在的工作環境比一年前是差了,不過我的心情卻放輕鬆了,辦事的能力也高了,能看的也較為清晰。
**************************
和朋友談了一陣子我在工作上的種種。多說了一遍,反而覺得鬆容多了。環境是越來越差,我看得到的是越來越清晰。可能是這樣,沒有可害怕的了。

最令人怕的,是那些不明朗。現在知道了,最壞的情況發生的時候不會覺得驚慌。真心話,我真的覺得幾好玩,現在的環境可遇不可求,是一個訓練的好機會。訓練什麼?我的機智。
13 Jul 05

散熱能力

我的散熱能力都不錯的,今晚還沒有開動冷氣呢!現在氣溫是三十二度。

星期天

會好天氣嗎?我要去看雀鳥啊!

慘啦!天氣預報說會有大雨及狂風雷暴。

奇人奇事

從來也沒有遇見過。同事在兩點多的時候告訴我他不可以去開會(會議在三點半開始)﹐原因是他頭暈。他只是說他不開會﹐卻不說他要去看醫生或者是回家。聽他說的一刻﹐我不能反應﹐只說了一聲“啊”。

以前有一女同事﹐逢開會她就會告假。這個他﹐居然直截了當告訴我他不能去開會。

我們估計﹐他是害怕﹐所以不想參與。對於他﹐我沒有動氣﹐他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開會就不開會﹐反正他出席與否對我們沒有幫助﹐我只想給他一個學習的機會。他不學﹐我也拿他沒有辦法﹐不過事情他還需要做的。如果他不懂怎樣做﹐絕對不可以跟我說他不懂﹐只是他不願意學。

了解我做事態度的人都知道﹐他往後的日子並不會好過。不是我對他不好﹐而是他的態度絕對令他的生活不好過。老闆又喜歡直接找同事處理事情﹐我準備看戲。

可以積極點嗎

同事的小組﹐原來存在的問題比我想像的還多。他們的態度有點奇怪﹐可以跟老闆說收到別人的批核而不理會而自家做事。

這件事本來想等同事回來一起處理﹐可是老闆卻說明天沒有空﹐於是又錯過了一次老闆可以看事實的機會了。

Wednesday, July 12, 2006

開心也會累的

原來開心也會覺得累的。
任何的情緒都不可以長久維持。
怪不得人有情緒。
高高低低就正常了。
長高短低,是我的期望。

沒有去看話劇

十一日開始有一連串的話劇表演,可是我卻沒有去。我好想去,不過我又不喜歡一個人去。不是我不可以一個人去看,而是不喜歡看後的一種失落感。失落是沒有人可以跟我談論看了的話劇。看話劇是一種互動,自己和舞臺是連在一起的。投入於舞臺,離場的時候是自己一個人並不好受。

於是我放棄了。

突然

明天的會議突然間變得很重要了,叫了很多的同事出席。不過我已經搭通了天地線,事情是怎樣大概也弄個明白。明天只是做一場戲給想看戲的人看。

其實我最喜歡和明天的一群開會(除了一人),大家有商有量,什麼事情也可以解決。

其中的一人,最喜歡說自己什麼也不說,只是坐,但是他卻做了最多的,會議前的準備很充足。真的是我們的模範啊!

動氣了

今天動氣了。

同事的不負責任態度是我動氣的原因。看也沒有看清楚問題﹐還跟我說看不明白我所寫的。好﹐不明白﹐我把有關系統的記錄用電郵轉送給你﹐看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

懶惰就是懶惰﹐不好再有其他的借口。系統甲有兩個記錄﹐系統乙只有一個﹐還是正確嗎﹖

當時她的臉孔難看極了﹐我著她回自己的座位工作﹐跟她說我不想再望著這樣的一個嘴臉。

原來這般

原來同事找的是中文網站。為何會是中文﹖她真的這麼抗拒看英文嗎﹖

她走來跟我說的時候﹐手裡拿著的不知道是什麼的報紙。小姐﹐請看銀行的網站﹐英文版。那些報紙並不可盡信的。

她又跟我說什麼的以為。我著她以後不好跟我說什麼的以為﹐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如果不肯定﹐可以告訴我要多點時間去查詢﹐並不是草草了事。

我﹐最討厭同事的不認真。如果認真做事﹐所需要的時間並不是太多。很怕錯了不知錯﹐繼續錯﹐補救就困難了。
************************
還以為同事真的對自己工作的範疇有所關注﹐原來是別人的提點﹐可惜表現卻強差人意。

什麼的五天結算的安排﹐銀行已經公報得清清楚楚﹐可是她卻什麼也不知道似的。不懂在網上找資料不要緊﹐可以打電話過去問的。

等了一整天﹐她沒有回覆﹐唯有自己找﹐輕易的被我找到了。我不是不相信她﹐她要的是時間(一段我認為不合理的時間)﹐可是我卻要有所準備﹐萬一別人問起我都懂得解答。這是我的工作﹐我絕不可以給人一個印象是什麼也不知道的。

本想把我找回來的資料跟她分享﹐不過都是放棄﹐由她自己找後跟老闆解釋好了。
11 Jul 06

很忙﹐不是我

今個早上﹐我只是忙於追功課。一個是這樣﹐兩個也是這樣﹔幸好不是個個是這樣。

我看他們﹐不是沒有足夠的時間﹐而是他們對工作環境的不熟識所帶來的連鎖反應。他們一看見有新任務﹐第一個反應就是沒有時間。想著沒有時間就真的沒有時間了。想著想著﹐為何不行動呢﹖不懂如何做﹐可以來問我意見﹐他們就是不跟我說。可能是自我的關係﹐問問題就顯示能力不夠。能力足夠不足夠是反應在工作表現上﹐並不是坐著埋怨時間不足夠的。

Tuesday, July 11, 2006

月滿之人

我是月滿之日出生的,以下是我的需要嗎?

外在世界的開拓與內心感覺的安放能不能好好的配合
《遺忘之間》

後記:昨晚重看這段的時候,也是月圓之夜。

我做了主動

和中學同學聚會,已經變得可有可無了。不過有人生日,我也做了聯絡,可惜的是我們四個人找不到一天是人人都有空的。

其實我是有些不滿的,什麼都好都應該有些回應。算吧!只想說說,他們回應不回應也沒有所謂了,不是說這種聚會是可有可無嗎!

看見成果的時候

這個成果是越來越大了,很是高興。我有我的態度,而且要讓人知道,不過我也不再執著了,自己開心就是了。
****************************
昨晚和朋友一起晚餐﹐我發覺自己再沒有講述那些令我煩厭的工作問題。不是那些問題已經消失﹐而是我的心情改變了。

問題是存在的﹐我再不高興也不可以改變別人﹐與其自己獨自不開心﹐何不放開我的心﹐好好的善待自己﹐讓自己的每一天都是開心的一天。 我可以做得到﹐很是開心。
10 Jul 04

很輕鬆

今天早上做了老師,完後,一身輕鬆。已經有一年沒有做老師了,自己懶惰沒有做準備,也可以。

這個星期,還有三個會議,不過都不算是什麼。於是,心情超級輕鬆。

關於星期五的一個會議,是回顧同事在過往幾個月的表現。我已經想好了用何種態度來處理,我只會說她做了的事情,那些沒有做的由別人去說,或者引導她自己說。她做了的比沒有做的還多,在這情況下,我說她沒有做的根本是沒有意義。她想怎樣就怎樣,我已經放棄了她。恕我無能為力,要鼓勵要激發,誰人有興趣請隨便。不說她的不好,我只是不想影響我的情緒。

同事跟我說她不明白

同事啊同事﹐請她看清楚自己的責任﹐我不是來告訴她如何做﹐我給了方向和目的﹐請她照辦吧﹗她的職責是提供可行的方法。

是她裝傻也好﹐能力不足也好﹐我是絕對不會告訴她怎樣做的。她逃避也好﹐不理睬我也好﹐如果再有問題﹐我一定著她處理。

但願幸運之神降臨她的身上﹐問題不再發生我也不多言了。不過我看的是真問題又怎會無緣無故地消失呢﹗

沒氣

我想說的是我真的沒氣。過往我可以一口氣說完一句長話﹐現在不可以了。

是老了﹐身體技能退化了還是什麼呢﹖不知道也不打算找答案。

或者不好說這麼多是最好的選擇。

幫人賣賣廣告


我想看﹐不過不知道會否懶惰不出門。如果看﹐會看星期六下午的一場。這個劇團是一個新組織﹐認識他們是那個戲劇治療的課程。可說是緣份。

Monday, July 10, 2006

今天

是我在同一公司的第十個年頭的開始。

終於問了

問是問我為何不出席某聚會,我輕鬆地回答我沒有空。

出席不出席,是我的自由,她根本沒有權利知道。

當她聽到我說沒空的一刻,本想說什麼的,欲言又止。坦白說,哪天舉行的聚會我都會告訴大家我沒有空。

下班後的時間就是我的自由時間,任何人也沒有權利控制我。

以前的我是會出席的。現在的我不出席是因為我做什麼也沒有額外的回報,那麼意義何在?何不好好享受自己應有的悠閒。

我問

今天我問了數個問題,答案如下。

問:那麼本地的怎麼樣?
答:我們不說本地的。

問:那個申請批核了嗎?
答:不知道,你去跟人事部查看。

問:我們不是把有關的資料給了那部門嗎?
答:對,他們收到了,可是他們沒有利用。他們要我們解釋為何資料是不正確的。

問:我有疑問。
答: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某人問關於系統的,我解答。後她著我不好說得這般的詳盡,太技術化了。

我會繼續問有關的問題的,我不怕她。

剛剛喝著的幾口水

味道?是甜的。

笨蛋﹐開心

如果是一只笨蛋﹐我們會開心一些﹐那麼你們會樂意做一只笨蛋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不要開心了。不做笨蛋﹐我是可以尋找開心的方法﹐只需我願意。做了笨蛋﹐要不做笨蛋﹐好像有一點難度。

一尊蠟像

望著同事﹐她好像一尊蠟像。那一刻﹐有一種恐怖的感覺。老闆在講述某些改變的因由﹐其實這些我已經跟同事說得明明白白了﹐可是她就是不願意接納。今天再聽一次﹐一開始她就好像不打算聽似的﹐整個過程﹐她就好像一尊蠟像一樣﹐動也不動﹐面部也沒有任何的表情。她好像在控訴﹐好像在告訴世界她絕對不會接受任何的解釋。

在我眼中﹐這樣的改變是微小的﹐又不是剝奪了她的人手。眼看其他的小組﹐人數越來越少﹐工作量卻沒有減少。兩者相比﹐誰的情況較為難以應付呢﹖

她這樣看不開﹐我也拿她沒有辦法。都是那一句﹐由她吧﹗

後記﹕她問了我們一個問題﹐說如果同事不能夠接納一些事情﹐那麼我們還要求同事作出改變嗎﹖她的問題很好﹐不過答案要由她自己去提供。

我的了解﹐她看改變為洗腦。她害怕。

後後記:又和弟弟分享了這件事,其實我是想聽聽他怎樣說。他說同事要做的就是把聽回來的東西變化一下,變為自己的一套。嘩!突然我好欣賞我的弟弟啊!不好看他讀書不成,他是有思想的。爸爸也說不把聽回來的東西用一用,怎知道不好用。

這樣就是生活啊!生活的經驗也是這樣而來的。抗拒又有何用呢?

米香

一個意外﹐無心但有意的品嘗了一份米香。午餐吃了牛肉腸粉﹐習慣是下醬油的。今天來的一份﹐漏了醬油﹐那麼就順理成章什麼也不下﹐卻意外的品嘗到一份米香。那是甜甜的﹐很天然的味道。

回望自己的不好

弘一法師出家十年後,給自己起了一個名字叫「二一老人」,即所謂「一事無成人漸老」,「一錢不值何消說」,所以以此為名,是希望自己常記「失敗」、「不完滿」,由此而使自己常常能發「大慚愧」,促使自己「努力用功」,「改過遷善」。

回望自己的不好﹐可以是負向﹐也可以是正向的。我所分享當然是一些正向能量。

嘆息

今早經過同事的座位﹐聽到的是一嘆息聲。她所嘆息的是一些系統上的問題﹐其實這並不算是什麼的問題﹐而是一些預知的經常發生的事情﹐就例如我們的電腦有些時候會停止運作一樣﹐只需我們把電腦重新啟動就可以了。為何她要有這一聲長嘆呢﹖

我的感覺是﹐她好辛苦﹐對於她要面對的工作﹐她好像有一厭倦的態度。

看在眼裡﹐不過我不會做任何的事情﹐由她自由發展。反正她的心態就是她不能接納的﹐她就不會聽﹐也不打算改變。她寧可沿用舊的方法﹐雖然這方法已經不合事宜﹐但是這方法能為她帶來所謂的安全感。可是這樣﹐面對日新月異的改變﹐她能承擔嗎﹖

Sunday, July 9, 2006

有點遲鈍

家里弄來了一部足部按摩器,發覺我的感覺開始遲鈍了。這遲鈍是和弟弟相比的,他比我年輕十年有多。一個年代的差距,真的有跡可尋。

別人的生活

由細到大,對別人(特別是我不認識的人)是如何地過活總是有興趣的。現在我可以透過別人所寫,對人有多一點點的瞭解。

其實可以不可以說是一種瞭解呢?或者用知道這個詞會比較好一些。

八月八日晚上八時

某團體呼籲我們八月八日晚上八點關燈三分鐘來表達對電力公司的不滿。我不反對,不過為何我們不想想為何電力公司要發這麼多的電,是我們的消耗。

或者我們可以嘗試關掉冷氣機十五分鐘或者在假日不開車而乘搭交通工具。

空氣污染,人人有責。

我,今個夏天,在家裡,只開了一晚的冷氣。現在的我,正在享受一點點流汗的感覺。這令我想起我的童年,那時無論是上課,無論是在家裡,都是沒有冷氣的。

哪里是家

朋友說在夢裡的家很真實,醒來一刻望到的家也很真實,哪里才是家。

我問他睡前看了什麼書,原來是《西藏生死書》。怪不得,他是在鑽牛角尖。

我告訴他,當然是他身處的那裡就是他的家。或者他嚮往另一個家,我不知道,要他自己去找答案了。

今天

和昨天一樣,早上都是下著雨。遠處傳來了雷聲,我有衝動想現在出門,想擁有雨水飄來身上的感覺,當然我會舉傘。

Saturday, July 8, 2006

還在親戚網嗎

媽媽的哥哥的兒子的妻子的弟弟,是我們的親戚嗎?

我覺得不是。

逛商場

原來已經有一段日子,我沒有逛商場了。想想為什麼不去?原來我沒有東西可買,沒東西可買就不去商場了。

以前的日子,每個星期總去一次的,不買也去逛逛。現在的我就是過門而不入。在工作地點的附近,有的就是商場,我也沒去。遲些時候,可能要搬進樓下就是商場的辦公地點,那時候看看會不會下班後逛一逛。不過我相信要逛的可能只是書店或是超級市場。

充實的感覺

這充實的感覺,由看《文學的承諾》而來。這本書,買回來好一些日子了,看了數十頁,放下。某個七月天的晚上,好有意識的拿它來看,好了,找到我想找的東西,就是這充實的感覺。

作者王乾坤,中國華中科技大學中文系教授。

這書的內容是他講學的資料,一路看就好像做了旁聽生一樣。不好以為文學就是沉悶的東西,有些地方令我笑了出來,很幽默的。

是會計師

我的同事說自己是會計師,是嗎?我覺得他是某會計組織的會員罷了。如果他真的是會計師,他絕對不會在做現時的工作,因為我的小組的工作絕對不需要任何的專業。只需用心就可以了。

今天

一早就是連場大雨了,八點起來一次關窗,不知何時再起來一次關窗。睡到中午才起來,很是滿足。

同事們應該在努力學習,找來專人度身定做了一課程,在我看來卻不以為然。什麼度身定做也好,一天的課程可以得到什麼呢?聽過不去實習,也是浪費時間。更何況這是什麼規定的課程,星期六本是假期卻要上課,可知道他們有否趣味了。

昨天同事問我今天會否出席,我的回答是沒有人邀請我。其實有沒有邀請不是重點,如果我想出席的,我可以回去,不用任何人的批准。我不出聲,是我不滿意別人的不尊重,不過算了吧,這些的所謂尊重要來也沒有意義。多睡一點對我來說意思可大了。

很喜歡這話

我不是要去改變世界,只希望不用為世界改變自己。

深圳南澳的海膽

幾個星期以來,電視節目都有介紹深圳南澳這地方,主持人還吃了很多新鮮的海膽。對我來說,中國的東西,是不可以生吃的,儘管看上去海水是多麼的清澈。

昨天就聽到新聞報導說有七十多人吃了那裡批發來的海膽食物中毒了。

我不喜歡吃海膽,看到它也不喜歡。

化妝,怕怕

居然有一種怕的感覺。昨晚看弟弟買來的雜誌,內裡儘是一些化妝品的廣告,每看一頁就有一種怕的感覺。

以前,我是有化妝上班的,也很喜歡買單色的眼影。現在連看到也怕。

Friday, July 7, 2006

爸爸說媽媽

今天媽媽到了醫院做評估,那裡的護士說媽媽是一個難教的學生。護士問媽媽怕不怕跌倒,媽媽回答不怕。自從換了藥,媽媽總是跌倒,不過她卻說不怕。我看這不怕,媽媽真的不怕的。這不怕,就令護士頭疼了。希望媽媽會乖一些,和護士們合作。

評估結果,媽媽只得四十八分。合格分數是六十分。

下個星期開始,媽媽要每週到醫院做兩次運動。是什麼,下個星期就會知道。

不求回報

今天我作了一些改變,不過當事人未必知道。同事做好的文件,我給了一些意見,寫在列印了原文的紙上,交給她。我沒有要求她更改任何一個字,改不改,是她的決定。

其實改與不改,最終是會有人問她相同的問題的。準備不準備,是她的決定。

追逼了她一段時間,她只會退縮。現在,可以做的就是不求她改進的無條件意見。

今天

原來今天是小暑,不用看日曆,看爸爸弄的湯水已經知道了。我們叫冬瓜湯為“暑暑”湯,解暑的意思。

現在我只開著搖扇,外邊有微微涼風吹進,好舒服。

不奇怪了

同事說做好了所有的流程表﹐一看﹐為何沒有這樣沒有那樣的。說了這些流程表是為了新的系統﹐這樣的漏掉﹐那麼到時候她會怎樣和負責的同事傾談呢﹖

傾談一定可以﹐到了使用新系統的時候﹐就會這樣不行那樣不行。祝福有關人士好運了。自己不是電腦部的同事﹐不過我好怕和這樣的人合作﹐他們的需求會不斷更改﹐因為他們想到什麼才說什麼﹐沒有一點的系統。

手起刀落

處理事情﹐我很喜歡手起刀落的利落。是可以解決的﹐很快就可以了﹔不可以解決的﹐也要規定時間來想辦法。最不喜歡拖拉的感覺﹐做到做不到﹐只要自己肯承認就好辦事了。

剛剛就手起刀落的跟進了一件事﹐希望別人很快就可以提供答案。

怎麼辦

公司互聯網裡﹐明明有不合用的資料﹐我已經通知了有關同事去把資料更正﹐可是今天再查看﹐不正確的資料還在。我已經告訴了她兩次。

我還可以做什麼呢﹖

一段婚姻

看雜誌﹐講述麥家碧和葉詠詩的婚姻。我不嚮往﹐她們好像是逃避兩個人的溝通來維繫兩個人的相處。

一段感情﹐如果沒有了溝通﹐還算是一段感情嗎﹖﹗

可能婚姻就是那樣﹐可是我接受不了。

Andrew Matthews

快樂毋須到他方尋找,只在乎你的一念之間。

我最喜歡他的《Being Happy》。

後話:借了給同事的書,今天終於重回我手了。是他的《Making Friends》。

後後話﹕重看《Making Friends》﹐雖只看了數頁﹐感覺很開心。這本書﹐推薦。

遺忘

昨晚跟朋友談遺忘﹐今天看到這篇

文章所述﹐遺忘是天賦的能力。那麼就看我們願意不願意承認和利用了。好像顏色的力量﹐相信便可以幫助我們﹔不相信的話﹐什麼也不用說了。

學習

「學而時習之」的「習」。今天看來,這個「習」字是什麼意思?

一、習即實習、實踐

關於學習﹐以前是寫過了。我喜歡學習﹐因為是一個過程。在過程裡﹐要受苦﹐然後我們學會了。學會了一些﹐不代表我們可以面對從來也沒有面對過的問題﹐因為問題次次都不同。我不會以為我懂了。每一個問題﹐就是我學習的機會﹐是一生的功課。

只想寫一寫

老闆給我一項任務﹐是她弄不清楚的事情。一兩輪的電郵查詢﹐把不清楚的事情弄清楚了。其實事情很簡單﹐只是問話者和答話者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最不明白的是為何不一開始就讓 我來處理。或者處理者認為事情簡單﹐所以她自己來做了。

事情可以簡單可以複雜﹐看我們平時的準備了。

Thursday, July 6, 2006

朱銘在時代廣場

有展覽,是新面世的作品,叫“裙的故事”。展期由七月十二日到八月一日。

很多工作﹐原來是…

又被我發現一項沒有價值的工作。時常說好忙好忙﹐原來每月做的系統可以幫忙的。不過我不知道同事願意不願意改變﹐因為在改變前﹐要做系統的測試。

他們永遠也不明白先苦後甜的道理。或者是明白的﹐但是得到甜頭的人卻不是受苦的人﹐所以不願意受苦。

在我看﹐所謂的受苦﹐是經驗﹐會對事情多一分了解﹐絕對能夠幫助往後的工作。
*****************************
很多工作﹐原來是做了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例如把文件複印四份。我們有系統把文件儲存為檔案﹐為何還要複印﹖

這些很多的工作﹐在我看來並不是工作啊﹗本來不是工作的﹐我怎樣幫助他們啊﹖
30 Jun 06

對話

朋友S﹕我的神經線有問題﹐醫生開了藥給我。
我﹕你神經有問題啊﹗
朋友S﹕不是神經﹐是神經線。
我﹕一樣啊﹗你就是"神經"。

我不是跟朋友S 開玩笑的﹐他是"神經"的啊﹗

嘻嘻﹗好大可能他看了這篇會來罵我啊﹗

沒話

星期六﹐有一特別的培訓﹐本來我小組的同事是沒有得參與的﹐後因為種種原因﹐有四位同事可以參加。整個過程﹐我沒有被邀請給一點點的意見﹐只是問我誰來候補空缺。

好了﹐課程快來了﹐通知電郵也沒有我的份兒。莫非我連知道一點點關於課程的權力也沒有嗎﹖

我絕對不介意﹐只是想寫下﹐為自己作一個警惕。別人不好的行為也是學習的一途徑。

別話﹕偷聽回來的﹐她問某人為何我不出席下星期部門的聚會。不參加是正常的﹐所謂的部門聚會只有五分二的人參加﹐很不熱烈。這樣的一個聚會﹐參加也沒有意義了。

另﹐我小組出席的人數是最多的﹐有點意外。我看到的是﹐他們獨立了﹐不是看我如何做他們才如何做。我很高興。

還要什麼

吃了飯﹐弄一杯咖啡﹐望著有山有水有雲有船的景致﹐手裡拿著雜誌看世界。還要什麼呢﹖沒有了。

不同的環境

同一個人﹐在不同的環境裡有著很不同的表現﹐她開心了。我相信是同事間的關心令她開懷﹐今天我看到她跟另外兩位同事一起外出吃飯。在以前﹐她總是一個人叫外賣的。那時候﹐我不明白為何她要獨自一人叫外賣﹐這裡叫外賣的人多的是。那時我想﹐可能她害羞。

她每天會在兩個小組裡工作﹐在原先的一個裡﹐第一天工作的午飯都是我硬要安排的﹐可想而知在不打算安排午飯的管理下人們工作的熱誠。

才到了另一個小組的頭一個星期﹐我已經察覺到她工作的速度快了。

環境﹐別人的關心﹐對一個人的影響確實很大的。

經脈操

經脈也有一套運動的系統﹐我會報讀。不過要等下季的課程﹐因為剛巧和報讀了課程相撞﹐唯有等。

本 操 已 列 入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家 體 委 主 編 的 《 中 華 體 育 健 身 方 法 》 。

清楚﹐相信

黃色與自信有關, 而自信來自於相信自己,但如果搞不清自己想怎樣的話,就會變成容易困惑還有害怕,裹足不前了。此時,善於放下執著的紫色,能幫助黃色學習勇敢的放掉那些其實已經不適合自己的舊物,這樣一來,也才有地方讓那些令自己開心愉快的東西進來嘛!

清楚自己是比相信自己更為重要的。不清楚﹐相信的東西就可能是不對的了。過於自信是不好的。

本來想說

本來想幫同事跟進聘請人手的事宜﹐再想一想﹐都是不好理會好了﹐除非我的同事著我幫忙。

我們大家都著急希望快些把適合的人弄回來﹐不過她卻不太緊張似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不好替她擔心了﹐免得好像我不信任她似的。

其實我現在做什麼﹐她都會覺得我不信任她。不過如果我可以﹐還會繼續做我可以做的。

有東西做卻不可以做

我想做什麼﹖看雜誌啊﹗不過辦公時間不可以看雜誌的﹐唯有等午飯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很閑啊﹗

Wednesday, July 5, 2006

到中國去

和同事說起我想到北京學習普通話,她贊成,可是卻問我如果回來找不到工作的時候怎麼算。我說那麼我到上海工作去,我肯定我可以在上海分公司裡找到一份工作。

她問我會適應那裡的生活嗎?我覺得我可以。今晚再想,可能到時候我會學習如何用麵粉做皮包餃子。

她說那裡的東西很貴。對,是那些進口貨。用本地貨也可以的,反正我對購物沒有興趣,有沒有東西買也沒有所謂。有書可買就可以了。另,那裡有很多藝術的東西看的。

她又說那裡很冷。是,很冷。不過我相信如果真的留下,我會習慣的。

哈哈!好像快要到北京去,我還沒有做決定呢!

很快樂的晚餐

其實跟平時一樣,是我吃得快樂。吃了菜(很清的),吃了魚(蒸的),喝了豆腐紫菜湯(也很清的),吃了一點點炒蛋,吃了一點點的雞。很快樂。

看著電視介紹一隻隔水蒸煮的雞,很原味。最好吃的食物,就是什麼也不下的煮法,當然食物要新鮮。

我覺得是玩

開了兩次會議﹐最後卻因為某些原因﹐我們什麼也不需要做了。我不是介意付出了的工夫﹐而是好像玩一樣。如果在開始的時候弄清楚﹐就不需要浪費別人的時間。正正因為此﹐我最不喜歡開會的﹐因為我知道好多人都是這樣。

後話﹕記得“自我內心對話”的課程裡﹐導師說在一間公司裡﹐活躍的只有幾人﹐這些所謂活躍的人就是決策的人。其實這話是很對的﹐有些人就是什麼也要管﹐可是卻不在一開始的時候說話。我知道他們﹐所以我會問清楚﹐基本上我覺得可能在日後會改變的﹐我不會花太多的力氣去做。時常變﹐可以每天也在變﹐不過我的日子還是清閑的。

議而不決

發覺身邊好多人都喜歡參與討論卻不願意做決定然後行動。什麼也幫忙弄好了﹐天地線駁通﹐可是卻不願意跟製作的同事講述想要的製成品是什麼。你們喜歡什麼的款式﹐我是幫不上忙的。

很討厭跟這般的同事合作﹐特別是在我自己的部門裡。

好味的水

當有閑情逸致的時候﹐普普通通的暖水都是好味道。剛剛我就領略到這種味道。

另加上了L'occitane Vanilla solid perfume 的味道﹐一個字“正”。

奇想

近來我時常跟同事說﹐不如我只做事﹐人由他來管理。事情有多麻煩我不怕﹐最令人情緒低落的是那些我不能理解的人類行為。我能夠找出問題的核心﹐也可以提出很多很多解決問題的方案﹐就是最怕最怕和人週旋﹐特別是在那些有理說不通的時候。

我喜歡做事﹐解決問題﹐就是不喜歡管理人。其實人是沒有辦法管理的﹐所以我束手無策。

Tuesday, July 4, 2006

永遠也做不對

又要說說“隔了一個海”的事宜了。一份文件要分三次來讓我批核,其實我看不到原因為何要這樣做,不過我也不堅持,他們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

樣板來了,一看,被我們找出了四個錯處。

他們做事的態度就是如此,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他們才可以一次過把事情辦好。

大家看著時間表來做事,我們的永遠比預定的時間快完成;他們的,永遠遲到。

對著這個永遠也做不對的合作夥伴,我們要繼續被他們折磨。

別人的,我們的

我們要省錢,別人卻花錢。
別人可升級,我們減人手。
他們我們,工作量是成正比的。
可是,情況大大的不同了。

弟弟說

電視播放著“語常會 : 辯論一分鐘”的節目,弟弟說適合我的同事看。我只能笑一笑回應他。

我的同事一定不會覺得她要看這樣的一個節目,她會問為何要辯論,為何不可以用直接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九型人格裡,人分三種,是對事的,對理的,對人和情的。她,是哪一類型的人呢?我看不通也看不透。是什麼的混合,也不能說個清楚。

今天

沒有喝咖啡
有餓的感覺

兩者有沒有關係呢﹖

跟我說不明白

同事今天跟小組開會﹐臨行前告訴我她要告訴小組等級的改變。大概十一點多﹐她打電話著我和小組講述這事情。是我說嗎﹖我沒有打算跟小組解釋﹐因為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同事要跟他們說﹐我不反對。

在電話裡﹐同事說她不能夠跟小組說﹐因為她說她不明白。不明白﹖那麼為何她要跟小組說﹖

其實我也不是太抗拒跟小組解釋﹐可是為何一個主任可以聽不明白我跟她說的話﹖如果不明白的話﹐來聽我說第二次好了。我建議她直接和老闆談論也可以。

我對她說的話﹐就是老闆跟我說的話。是明白﹐是接受﹐兩碼子的事。

我知道她不滿﹐可是她要知道﹐她叫不著我做事的。要說要開會﹐總有個安排﹐不是隨隨便便的。我這一刻很官僚﹐我承認。

Monday, July 3, 2006

系統管理

有機會,可以學一學什麼是系統管理。不是上課,而是邊做邊學。自己最感興趣的,就是半製成品的測試,沒有真正嘗試過。真的好想好想參與,不過現在還不知道我可否認認真真的置身其中。

發現

喜歡上網,可能是對生命的一種逃避。

一個不能笑的笑話

我的處理是不適當的,不過那個時候,除了掛線,我什麼也不懂做。

事情是這樣的。我拿錯了一個檔案來批改,改後我把它給回我的同事。臨下班的時候,查看電子郵箱,為何已經處理好的郵件還在。我知道是我拿錯了檔案。打電話問同事我是否拿了錯的檔案來更改,她說是。我問她為何不告訴我,她回答說我已經把檔案改好了。我嘗試跟她解釋這是不同的,說了兩句話,停下來了,因為我知道再說下去也是沒有意義的。

我再次把另一個檔案修改一次,再把它給我的同事,著她好好利用它來看看還有什麼錯漏。

我好肯定,她不會聽我說的。我不希望我所能看到的,遲些時候被別人看出來。新舊系統交替,最容易把平時看不出來的東西弄出來,還來個清清楚楚。這些,對她來說,是毫無重要的,因為她看不到什麼是重要的。

別人的故事

對別人的故事有興趣的,是一些真人真事。對我來說,什麼是真人真事?就是一些由第一身所說的故事。如果是講述別人的故事,我的選擇是看。

今天朋友講述了一些別人的故事,是他看回來的。老實說,我對他所說沒有興趣,不過我都很有耐性聽了,還聽了兩三個故事。

別人的故事,看回來的,再講述,就要打折扣了。打了折扣的事情,如我可選擇,我寧願不聽。要知道的話,讓我自己看會比較好一些。

工作間的十號風球

結果,比我預料的還差。不知道遲些時候,會否有人架空來管理?!我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不過如果事情真的要發生的話,那麼就真的會發生的了。

不能祝他們好運,因為沒有運氣可言,希望他們真的做點事情,可是真的做點事情卻不容易的。現在可以說的,是他們可以看清看真。
*************************
這風球來得很快,很突然,懸掛時間時為差不多黃昏六點。其實也不是沒有先兆的,一個月前我大概估計得到,只是沒有想過是十號風球。

星期一,希望雨過天晴;不過機會微了一點。我也想事情好好地解決(事情和我沒有直接的關係)。
30 Jun 06

不懂坐的

近幾天﹐發現一個奇怪現象﹐就是有人站著不坐﹐吃飯是這樣﹐開會是這樣。看似她是等老闆坐後她才坐﹐可是我不明白為何要這樣。每次我坐後都著她坐﹐可是每次都不是我著她坐她就立即坐的。不知道她考慮什麼。

沒有胃口

近來胃口不太好﹐作為早餐的麵包都沒有吃。今天買了腸粉也吃不了多少。口總是乾乾的。

多看一個星期﹐如果情況再這樣的話﹐要看看中醫了。

Sunday, July 2, 2006

心掛掛

總是有種心掛掛的不安,表面上擔心冷氣機維修後不久又再壞,可是我問自己,為何要擔心,它要壞我也管不了。這樣看來我的心掛掛是什麼呢?是為了租約的問題嗎?是為了搬與不搬的問題嗎?我不知道。

寫過了這篇,心好像踏實了一點。

眼光

很有趣,是深圳人說香港人眼光狹窄,說的是關於樓宇的買賣。說只是差十分鐘的車程的好樓宇,香港人就不考慮了,現在買的都是一些比較吵鬧的地區。

我對深圳沒有多大的認識,不過聽到深圳人說香港人沒有廣闊的眼光,也要好好注意一下。

中國這幾年,真的在進步了。香港也有,不過速度一定不比中國快。

冷氣機,你為何還不回來?五點半了。又話四點多回來,為了你我沒有午睡了。

給朋友的

When it's time for something to break, it's going to break, no matter what you expect.
Lama Yeshe, Becoming Your Own Therapist

Cultivating the heart upon hearing destinty call
One will be protected by heaven and earth.
Sheng Yen, Zen Wisdom

書是朋友送給我的,可是他沒有看過,於是在這裡送回一些我覺得有意義的字句給他。

看到什麼

我看到一個女孩和一頭狗。

你看我看

人人看書的目的都不同,我看書時是不想東西的,喜歡的字句只會畫一些記號,想寫讀後感的就寫一寫。一本書,可以看三四次,感覺就像是看一本新書一樣。看過的書,總愛留下,因為是我的過去,我和書一同生活過的印記。我也不愛惜書本,總把它們弄得髒髒皺皺的,說的是書的表皮。

看書不是找答案,也不是找認同。要的,只想知道多一點,看看別人的看法罷了。對自己有用的,把它化為自己獨有的,不模仿。所以時常說沒有一本書是“爛”書,因為總是一個人用心寫出來的。沒有用心的作別論。

繼續不停的

我已經說過了很多次,不用再為我找某某的書了,我想要的只是那兩本還沒有找回來的。不知道是他不明白還是他享受為我找書的過程,總是再次問我要不要。

我是一個很沒有耐性的人,可以跟你說一次兩次,但是我真的沒有耐性說第三次。 今次,在說“不用”的同時,我說了另一句“你很煩”。

擔心小朋友

朋友的外母要回鄉了,小朋友要過一種沒有外祖母的生活,朋友擔心小朋友會不快樂。我說為何要擔心?小朋友要哭,就讓他哭。只是回鄉,是再能相見的。

我問我的朋友是否他擔心不會照顧小孩,因為外祖母在,小朋友哭就只有外祖母有能力著小孩不哭。

小朋友會自然成長的,我們大人要擔心的只是他們生病的時候,其他的,不用擔心,只要用心就可以了。人的路,是自己走回來的,做父母並不可以代他們走,也不能為他們安排好一切。

小小的

人很奇怪,因為小小的事情,就會情緒低落得可以;也可以因為小小的事情而快樂起來。

人,其實也是小小的。

什麼也是小小的,我們也不好再把事物事情放大來看了。小小的,就足夠了。

今天

是被雨聲弄醒的。因為要等修理師傅來我家,一早已經把自己準備好了,更換了可以見人的衣服。

一個小時裡,又是雨又是晴。發覺香港的天氣開始有點像新加坡的,隨時而來的一場大雨,來得快也去得快。現在天又放晴了,我又再次看到遠方的景致。

近來有很便宜的新加坡旅遊套票,有種想去的衝動。看來,我不再逃避了。

都是那一句,和別人說的話,其實我是對自己說的。安慰別人,就是安慰自己,是自己喜歡聽的話,是自己需要聽的話。那麼怪不得別人聽了我的話沒有對我一樣的效用,因為話是對我自己而說的,是自己對自己的特別製造。

台南

昨天跟冬冬談起,她跟我都想到台灣的南部。看看我們這一群,可否有機會租一間民宿,一起玩上幾天。

自己支持自己

和朋友S 談了很多關於“心”的事情,我想看了這篇已經不用多說了。看來,我也要找唐先生的書回來看。

唐君毅先生曾經指出中國文化的精神,是「向裡用力」的。所謂「向裡用力」,是指中國人意識到自己要有所成就,應該由自己的內心做起,才可以有真的建樹。就傳統的中國文化而言,自力遠勝他力,人要成就自己,先由內心出發。

父母是怎樣,遠勝於父母做甚麼。如果我們再細心一點分析下去,父母是怎樣,代表父母自己的真實意向。父母每晚都讀故事給兒女聽,但從來都不看書的,那麼父母的真實意向,並不是願意閱讀。閱讀成為一種手段,而這個訊息,雖然父母未必親口告訴兒子,但是子女透過父母的行動,自然會閱讀到這個隱藏的訊息。這就解釋了,為何某些極具教育具義的行動,最後都是失敗告終了。

更進一步來說,所謂父母的真實意向,就是「向裡用力」的一種表現。「向裡用力」,是指我們已經不再需要外來的動力,就我自身而言,已經有足夠的動力,推動自己實踐一個理想與目標。這不再是由於外在的獎與罰,而是自我生命的追求了。

電燈,弄好了

原來不只是壞了的一方有問題,另一方也有問題。兩間房是相連的,原來電線的設計也是相連的。師傅說什麼另一方有東西鬆開了,是什麼?他只告訴我他懂得怎樣辦。

或者,燈開不著的一方的電線是沒有問題的,師傅換了一些零件,也不知道是不是根源。不過沒有所謂,修理的人工是需要給的。

看著整個過程,我想到的是,世間上的問題,都是這般解決的。一步一步,從發生問題的一方開始,如果問題沒有解決,就要想別的。再試再看。沒有一個問題是一樣的,也沒有一個方案是一定可行的。要配合,要嘗試。

Saturday, July 1, 2006

關心

朋友S 跟我分享了一個關於關心的故事,是醫生講述精神病院裡的經歷,說我們應多關心身邊的人。

可是我有問題,當一個不知道需要什麼關心的人,我們應怎麼樣去關心他/她?有些人,需要的關心是他們說什麼我們也要支持的一種。這種是關心嗎?看著他們沉下去了,還支持,這是關心嗎?

我關心一個人,是帶有向好一方面的,可是未必人人都喜歡。

太陽底下

物件在太陽暴曬會褪色,為何人在太陽底下暴曬會變黑?

等一等,我的同事因為玩滑水,皮膚都變白了。看來,人的皮膚和物件都是一樣的。變黑,應該是皮膚裡的黑色素作怪,對嗎?

今天

想做什麼?就是什麼也不做。

外面的天色很好,晴朗的天空,白白的雲,景物也看得清楚啊!不知為什麼,對這樣的一個景致,好像有點陌生,有點不真實的感覺。為何會這樣的呢?

吃過了一杯芒果乳酪,幹掉了兩份放了很久的垃圾,其實是對我沒用的東西。放了在家很久了,就是不把它們拋棄。有一個啡色盒子,是一個首飾盒,對我沒用的,但是我把它留著,不是因為其價值,始終是別人送的,就留著吧!家裡好像共有三個這樣的盒子。

現在的我,拋掉東西比買東西來得高興。

街道上好像沒有太多的人,是昨夜睡晚了還是準備去遊行,又或者到了內地去。

兩點多才吃的午餐,我只吃了奶醬多士和喝了一杯凍檸檬茶,本想叫一碗麵的,不過想著已經有一種不想吃的感覺,當然不叫,免得浪費。多士還是好吃,不是那種吃了等於沒有吃的一種,麵包不是輕飄飄的,有些質感。

五點多了,還沒有覺得餓。

破例

德國出線了,不過我也沒有贏錢。這很好,我得了一個幸運(我的眼光),我又不需要拿錢出來請同事喝下午茶。沒了二十塊,也省了幾百塊,很好很好。
********************
一些原因我“買了波”﹐德國勝二比一。如果真的贏了﹐會和大家講故事。
30 Jun 06

空間,心靜

有空間,就有心靜的可能。

這是收拾後所感受到的,更肯定,我要的物質是很少很少的。

後記:照片裡的“沙發”是少有的潔淨。它的功能總被我更改為儲物。

只懂問

覺得自己好好笑,只懂問“有沒有得修理”,“幾多錢”和“弄多久”。

以上的問題是我跟水電師傅說的話,終於行動了。要修理的是冷氣機和電燈。關於漏水的問題,修理時間為一天半。知道了價錢,不打算跟業主聯絡,因為這裡的租約快滿了(八月底),要弄也等談好租約才修理。如果我不再在這裡住,那麼我就不需要花兩天在等待修理了。

冷氣機和電燈的修理費,自己付好了,才五百不到。其實電燈也壞了好一段時間,因為可以不用,也不理了。冷氣機,是不可以沒有的,也要顧及家居安全,於是不可再等。其實我也等了好半天,在吃東西後回家途中,一個箭步走到店鋪,剛巧師傅也在,一同回家看過究竟,打了價,明天修理。

我都是不好有自己的一間屋,太懶惰了。想起以前的“屋”,也是壞了的東西也不著人來修理的,雖然那時不是我一個人住。

看,我的容忍度在某些事情上是頗高的。

附記:還有一個壞的洗衣機在家。不知道,這裡我總有個感覺,是臨時的,雖然已經住了快六年。如果明年或後年真的去北京,那麼這裡肯定不再是我的家。談租約時,我也不打算提洗衣機的事,因為我不想他把租金提高。如果租金一樣的話,我會多留在這裡直至我可以拿定主意走還是不走。租金一提高,我換地方。或者換一部新的冷氣和新的洗衣機,我就留下。多數業主不會買,因為當年要他買電視也不肯。這裡另一部冷氣機(其實也有問題),好像是上手租客的,不太肯定。

像九份嗎?


第一個印象,就想起臺灣的九份。是那份悠閒。雲南麗江也是我想到的一個地方。如果可以,想逗留起碼兩個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