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30, 2006

這個六月

好像過得很快,也好像過得很慢。快和慢,誰來決定?

一張白紙

一個二十多歲的人跟我說他是一張白紙。你相信不相信?

我們可以隨時從頭開始,不過一張已經被畫的紙,雖然把紙上寫過的東西擦掉,也不是原來的一張白紙。為何我們要做一張白紙?

其實,一張紙,當畫上了東西,還有很多空白的地方。就如這張

沒有解釋

今天又學會了﹐原來別人不接受的解釋就是等同于沒有解釋。

笑話一則

是我的同事﹐今次是一個他。因為人手的問題﹐我們要重組小組的工作。他告訴我的﹐偏偏就不是我們原先談好的。他把一個應該不再是他的同事擺放在自己的小組裡﹐把一個是他的當不是他的。

部門的架構﹐他是沒有權力去胡作非為的。

他這樣的表現﹐代表了什麼呢﹖或者我是知道的﹐不過對我來說﹐怎樣也好﹐對我沒有影響。我由他玩玩﹐看看有什麼把戲是我以前沒有見過的。

閉眼﹐開眼

閉眼的時候﹐就算我們花費了多大的力氣﹐也沒有可能知道是否看得清。當然在開眼的時候也不可能知道﹐不過情況或者比閉眼的時候好一點。

當不可開眼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用心。

很大的進步

沒有一絲的憤怒﹐可能別人不相信。不過我真的做到了。今天就是繼續學習的一天﹐會有新發現。“最”和“多”的一篇﹐就是了。

最﹐多

當有“最”出現的時候﹐一定有“多”的情況。我明白了。

降低要求

終於我學會了我要把我對人的要求降低。這樣做﹐大家都會好過一些。

Thursday, June 29, 2006

中醫的病假紙

終於立法通過了,不過還不知道何時生效。或者我應該是時候寫一個建議,著公司可以讓我拿回看中醫的醫藥費。

演藝也有太極

真的不說不知道,香港演藝學院也有太極拳的。

送了別人一個大人情

是兩個不同等級的交換﹐我的本來是高一點的。從工作性質看﹐我的小組確實不需要高一點的等級﹐那麼讓別的小組去享用好了。

不好說我不支持﹐合理的﹐我就會支持到底。

老闆著我和我的同事談一談﹐我說不用了﹐她一定不贊成。我說我會跟同事說是老闆的決定﹐她跟我笑一笑。有時候﹐當談不是工具的時候﹐就要用強權。做管理﹐就是預了同事說我們鐵腕。我不反對鐵腕﹐看情形吧﹗

後記﹕如我所料﹐同事聽了消息﹐反應是沉默。我收到的訊息是不高興﹐迷惑。後她說這已經是老闆的決定(語調是不高興的)。我說我們是有權力去跟老闆談我們的看法(當然決定權在老闆手裡)。掛線前的一句話﹐她告訴我她要組織一下才跟我談。

Wednesday, June 28, 2006

4049

原來這篇已經是第4049 篇。

不做自己

不做自己的時候,是好辛苦的。不要不要,我要做自己。雖然做自己的時候,也有要看臉色的時候,不過總比不做自己是好。做自己,做自己。

明明白白

我想要的是一種明明白白的境況。原來也不是容易的事﹐可能根本就沒有明明白白出現過。是一種奢望嗎﹖

堅持﹐生活

在平凡的生活裡﹐我們不能有太多的堅持。要堅持﹐可能有部份的平凡生活要放棄。要一個平衡。

如果我選擇﹐我要平凡的生活。其實現在已經是﹐又可能不是。

我真的要平凡嗎﹖要好好想一想。

應該不是單要平凡﹐我還想要一些堅持。那麼什麼我要放棄呢﹖

Tuesday, June 27, 2006

職業病

我可能有職業病,就是表達,還是表達得很清楚的一種。

還是喜歡實在一點的書

有很多資料在網上找的,列印出來,被我隨處擺放。偶然被再次發現,很多時候我都會把它拋掉,因為已經又殘破又骯髒。

今晚被我再次發現的,是一篇關於輪脈的文章。我應該沒有把它看過,因為沒有任何的標記。

都是買書好,我不會隨隨便便把一本書拋棄。

留下,不要

留下的東西,最後都被我拋到廢紙箱。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只是一些去年到臺灣的旅遊資料。放在某處,有很久的一段時間,超過半年了。就在這半年中,任由它被塵埃無情地拜訪。

好了,今天終於都把它處理好了。家裡還有很多相似的東西,真的要積極一點,快快把不需要的東西拋掉。

不可再拖

今個星期六,應該要找人回來處理一下家裡的事宜。浴盤漏水,我還沒有處理。今晚把冷氣開著,令人舒服的空氣還沒有出來,就聽到一些不應該聽到的聲響,連鄰居也來投訴了。

浴盤漏水,表面上不影響我,可是夏天沒有冷氣,大事情。

因為影響到自己,就立即行動了。看來,我是一個自私的人。

後記:本來要準備處理的情緒,不用了。我現在很清醒,我要想想整間屋有什麼要處理的,有什麼如果業主不準備給錢的話,我也會處理的。要不要換一間屋也是我考慮的範圍。

突然間,很多事情要想。

你慢我快

我又被怪罪了。都不是第一次﹐不過表達的人不同罷了。

我快﹐真的在影響別人嗎﹖老實說﹐我不想知道答案。自己做自己事也沒有自由的。

這樣說我﹐我也有壓力。壓力來源是我是否一個不理會別人的人。

我沒有不開心

很奇怪﹐我沒有不開心的感覺。是什麼﹖我不知道。表現得有點堅強﹐不過我最不想看見的是我把情緒壓抑了。

對這個字的解釋是﹐一個空間﹐一些人﹐因為語言﹐被傷害了。

支持

又話什麼也支持﹐就偏偏不支持我說真話。

原來是有所選擇的。選擇權﹐我沒有。

關心

以為說真話就是關心﹐提意見就是關心。

原來我錯了。

要重新學習別人認為對的關心﹐我怕學不了。因為我不想勉強自己。

坦白

原來世間上是不容許真正的坦白﹐我們始終都要關心聽話者的感受。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選擇不說話了。或許有一天﹐我真的變為一個啞巴。

今晚

沒有心機吃飯。

Monday, June 26, 2006

吸煙立法

真的不明白為何不准吸煙的立法要這麼的久?每天看著電視的宣傳短片,我就問一次這個問題。

兩份文件的不同之處

同事連兩份文件不同之處都不能夠說出來,我真的拿她沒有辦法。我一看,兩份文件不同之處就是看的人身份不同。一個是當事人,一個是第三者,用詞方面就有些不同,一是直接式,一是間接式。

她時常以為我的跟她的有著很明顯的不同,其實可以說為一樣的。都不知道是她懶惰去看,還是看過了也看不出一個所以然。希望不好是後者。

考試

電視節目的片段,不知道現實中有否出現。

中學生要會考了,到補習社補習,為的只是考試的試題。

如果真的可以考到好成績又怎樣?沒有思考能力,不懂分析,到工作面試的時候,一二三秒已經出局。

繼續一笑置之

對hans 君的繼續留言﹐繼續是一笑置之。

我只希望其他人不好為了這件事而在我這裡留言﹐因為說什麼也是沒有意義的。我祇想我的地方保持清潔﹐謝謝大家合作﹗

夢想系統

又在做一些無聊的事情﹐就是在寫夢想裡的系統。寫了好幾年了﹐寫了又不給我們的。給的﹐又要左問右問﹐審犯似的。寫十個需求﹐可能一個也不給我們。都不知道寫來有什麼作用。

不過我的人工就是包含了寫這個﹐為了錢﹐寫好了。不要太用心地寫﹐因為我老闆是看不明白的﹐隨便一點好了。同事給了十九個要求﹐我就要寫為什麼我們要這個那個。現在只寫了兩個半﹐已經想著下班了。星期三就要交功課﹐不過我相信我有足夠的時間來寫﹐因為不太需要有質量。數目多﹐我的老闆喜歡就好﹐反正她都不會詳細地看﹐她怕麻煩。

也不是辦法

隔了一個海的同事們﹐你們想怎樣啊﹖

這個月﹐我們已經登記了十八個錯誤。上個月是十九個。我好有信心﹐你們可以把上個月的記錄打破。

現在﹐我要做的就是登記你們的錯誤。你們能否解決問題﹐我不太想知道。

這個行為很不對﹐但是我無能為力。我放過自己吧﹗

做了什麼

心情不好﹐當然看書是最好不過的選擇﹐看的是一本幾年前買的自助書﹐名字叫《50 Ways to Change Your Mind and Change the World》。也不記得這書有否在《我的書齋》裡出現。

這一段﹐令我明白一些人類行為。

I have seen that we fear having the exceptionally positive occur, as the more primordial fear. This is because we feel we lack the confidence to handle or sustain the really "good stuff".

跟朋友S 談有關的﹐他說他正正是這類人。那麼﹐我也不覺得奇怪了﹐因為我就是吸引這些人在我的身邊的。連心理導師也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我也不多心想著去處理了。有他們在﹐我就有動力去看更多﹐尋找更多。

或者我不自知的一部分﹐也是這樣的。

心情很差

今天心情已經不好了﹐再看同事寫的英文﹐真的發火了。

以下是她寫的第一句

In view, XX service standards, 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是這樣的嗎﹖我怎可以把她所寫提交高層來批核﹖

這人又來了

我覺得討厭﹐希望他不好再來我這裡留言。不過這是公開的地方﹐他要來我也管不了。我只是想表達我對他的討厭。

他令人討厭的地方是把不相關的事情連在一起說﹐為什麼和普通話有關連呢﹖他的為人﹐在網上已經是眾所週知的了。
hans said...
當我讀到你這段文字時,覺得一個人即使讀了甚麼書,也沒用。我曾為一個推動兒童安全及友善社區的社會福利界一員,作了不少社區實地研究,也參考了不少外國研究,社區設施與兒童意外是有相對的關係。你可以在語言學上說成是兩件事,不合邏輯,但現實社會的多義性及非理性,到底也叫我們看出coincidence 的意義。興幸的是我們的下一代有這班關注社區及子女安全的家長,若果社會上每個人只關心賺錢、osho和BoPoMoFo,那只會是悲劇。

6/26/2006 7:59 上午

At 6/26/2006 6:43 下午, hans said...
牽強是牽強了點,但看來你也很難看的沒回應自己的冷漠和可憐。小朋友要一個安全的社區健康成長,而不是成人們自顧自的一笑置之,重點在此。

你所謂的:「他的為人﹐在網上已經是眾所週知的了。」沒錯,幾次和人吵鬧都是因為網上太多和你相似的人,忽視兒童權益,給人罵了就說人討厭。

「網上眾所周知」,那或許真的太多人和你一樣,拿社會上的缺陷來風花雲月。

引發hans 君不滿的文章。

請願
是次請願是東涌沒有公共游泳池,說什麼再沒有游泳池的話,小朋友就會去一些危險的地方游泳。聽罷,一笑置之。

不是沒有一種東西,就要用一些不對的方法去把東西弄回來。請大人們好好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其他討厭事件
http://sanwenji.blogspot.com/2005/03/blog-post_11.html
http://sanwenji.blogspot.com/2005/07/blog-post_112187143821580538.html
http://sanwenji.blogspot.com/2005/07/blog-post_21.html

Sunday, June 25, 2006

時間觀念

很多人都是沒有時間觀念的,對於我來說,時間管理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記得某一年到日本旅行,我的同伴遲到了。不過那次香港領隊也遲到了,是導遊為我們處理登機事宜(剛巧導遊也由香港出發)。

在整個旅程裡,我看到的是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導遊做的。那個領隊根本不投入,這個我也不會覺得奇怪。做旅遊業的,時間觀念很重要。一個團員遲到,兩個團員遲到,對整體來說是有很大的影響。況且在路面上,在整個行程裡處理不好的話,出錯的機會就大了。

我不喜歡被時間推著走的感覺,時間是我的,為何不是我來做主人?!

爸爸問

爸爸:臺灣比香港大多少?
我:很多很多。香港在地圖上連一點也不可以畫上去。

就是太小了,我時常記著香港的小。那麼,當我看到外邊的大,也不覺得驚奇,不驚奇,就有可能看。太驚奇的時候,就沒有心思慢慢學習它回來。我也不比較,根本比較不來。不比較,學習的時候就較為寬容了。

不比較,記得是去南非的一年(還是澳洲),導遊跟我們說的話。他著我們去旅遊時,千萬不要拿這個那個跟香港比較。一比較,什麼樂趣也沒有了。

真的是完了嗎

看電視節目,說的是試管嬰兒。女兒都已經長大了,做媽媽的回想,還在哭,因為嘗試了六次才成功。很多的事情,不是過去了就是過去了,那些回憶,深深地印在腦海裡。我相信還歷歷在目的,雖然已經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

是回憶的,我也不強求去忘記。要忘記的,自自然然就會。不可以的,由它留下吧!因為記憶這東西,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不能控制,由它自由發展吧!

慢慢地,我們再不會怕我們的回憶,就和它做一個好朋友吧!當它出現的時候,誠心跟它打招呼,我相信它是會喜歡的。

看書

想找蔡元培的書來看,想看的是他的凝聚力。

一種討厭的感覺

我不討厭我的工作,卻討厭身邊的人。明天又要和他們周旋,解釋一些我認為不需要解釋的東西。好像是午睡的時候出現的一種情緒。慘!要做做一些放鬆的事情了。

不要不要,只要

不要減工資,不要增加工作時數,卻要五天的工作。是沒有可能的。所謂的五天工作,是把星期六的工作時間調到星期一至星期五。明白了沒有?

請願

是次請願是東涌沒有公共游泳池,說什麼再沒有游泳池的話,小朋友就會去一些危險的地方游泳。聽罷,一笑置之。

不是沒有一種東西,就要用一些不對的方法去把東西弄回來。請大人們好好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滾》

本來已經買了這首歌的唱片,最後沒有買。買的原因是因為看了雜誌,不買的原因也是看了雜誌。初初想買是因為這是一張概念大碟,一個愛情故事在歌曲裡面。後不買是這首歌上了K 歌榜。我不要聽K 歌。

剛剛在電視裡聽到這首歌,幸好我沒有買它回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交換電話號碼的目的

朋友說交換電話號碼後,他卻不會打電話給對方,而他又好肯定對方不會打電話給他。那麼,交換電話號碼的目的是什麼呢?只是社交裡的一個動作?

真的不明白。

德國

同事從德國回來了,到過球場,卻沒有看過一場世界盃球賽,有的是不相關的事情。要看,看電視。不知道在德國看電視跟在香港看有什麼的不同。同事說那裡的東西很貴,一杯汽水也要兩歐元。免費的旅程,也沒有得投訴了。我,得了一包德國香腸作手信。

調教說話速度

是看雜誌得回來的方法,是學習唱歌。說話又好,唱歌又好,都是氣的運用。從這件事看來,我們真的不應該對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大驚小怪,真的要放眼看世界。

我在想,我要去學習在舞臺上說話來糾正自己說話的技巧,因為我不喜歡唱歌,舞臺我是有興趣的。好,找找相關課程。

Saturday, June 24, 2006

喜歡的話

在雜誌上讀到的。
隨心隨意,這就是休息。
快樂與否,是一種感覺。
我們更要習慣多謝自己

昂坪纜車

我對纜車沒有多大的興趣,反而想走走那條山路(抬頭可以望到纜車的),不過要在秋天,因為是沒有樹蔭的一條路。要走四個小時啊!

今天

沒有想像中悶熱,可能是心靜自然涼的道理。

新聞報導說,很多公公婆婆在家中暑啊!因為空氣不流通。其實今天已經很好,因為有微風,不過站在太陽底下,真的受不了(只是數秒)。

今天選了一個臨近門口的座位,雖然在開門關門的時候,外邊的熱氣會走進來,不過在我視線的範圍內,卻看不到任何的人(除了街上的人),我覺得我的座位就是我的私人空間(前邊左邊右邊也沒有人)。坐在那裡看書,差不多我想把腳放到椅子上。

午餐我叫了一碗雲吞麵和凍檸檬茶,還加了一份奶醬多士。那裡的阿姐聽到,問我是否堂食。莫非她以為我吃不下?雲吞只有三顆,比其他的麵店是少的,多叫一份多士也不過分啊!要說一聲,那裡的多士好好吃,會多吃。

晚上和家人外出吃飯。我們不太喜歡和姐夫一起吃飯,他很麻煩,總是說這說那。我時常問他,這樣的價錢,你想要什麼。錢又不是他給,請閉嘴。

我對這個姐夫沒有好感,他到澳門賭錢,輸了,在當地借了錢,沒得還,問我借了兩次錢,還沒有還給我。我不覺得他有還錢的能力,他也沒有提起欠我錢沒還的事實。他是吸煙的,更令我討厭。有次在廁所吸煙,被弟弟罵,以後他也沒有在我們屋內抽。我們一家人看完的報紙,總是整整齊齊的;他的,就像打了一場風一樣,亂亂的。總之,他的行為,沒有令我們高興的。有他在的晚飯,爸爸總是少煮一點。

普通話拼音

用多了(因為日日寫都是用普通話拼音的),時常想這和英文的拼音有沒有關係。今天被我找來了答案,我的猜測是對的。答案來自《憶往談舊錄》,提倡的是彭翼仲先生,生於清末。他提倡白話文比胡適還要早十多年。

舒服的

一首我喜歡的歌,在每次聽的時候我都不知道就是這首歌,每次都是聽到某一句才知道是這首歌,但是當我聽到第一個旋律的時候,每次我都會說我喜歡。

這種感覺很舒服。

多給一塊

昨晚在便利店買雪糕,明明看到的是八塊半買一送一,我買了兩個,給的是十八塊。我沒有問是否錯了,因為我在懷疑自己的計算能力。離開了便利店,還在想,我肯定看到的價錢不是九塊買一送一。算了,都是多給一塊錢。

其實在上個月也發生過一次,是在麵包店買午餐,也是多收了我一塊。同樣地我也沒有問。

或者下次,再有多給一塊的時候,我真的要問一問。

把雞粉放到菜裡

是廣告的介紹。聽到的時候感覺有點怕,吃菜就是吃它的新鮮味道,為何要下雞粉?廣告裡說,用了雞粉菜會更鮮綠。不用了,用水把菜灼熟就好。好好味道。

身體時鐘

我常在想,我們的身體裡是有一個時鐘的。

打球的日子,這個時候是吃東西的時候。今天不打球,但是我很餓。星期天不是這樣的,是在下午一點至兩點才吃東西。

可能不是人人有一個身體時鐘,不過我的就有一個。我願意相信。

Friday, June 23, 2006

電視劇的對話

是電視劇裡的對話:真話講了,可是不在正確的時候,這比不講真話還糟。

很對!

今晚

有一種平靜的感覺,雖然有些人和事會浮現出來,不過很快,平靜的感覺又來了。

我覺得是

Learn
Learning
Learnt
Skills

這是我認為對的學習方程式,還有其他好提議嗎?

我的決定是正確的

今年首發出酷熱天氣警告

我真的很怕中暑,加上現在的空氣很差,能避的都避了。不好拿自己來開玩笑。

明天早上,不用在烈日下暴曬。記得,有時候我真的感覺有點暈。

模式

我發覺﹐她不是改變了方向去製造一個三角形﹐而是她以為別人要的是三角形﹐她看不清楚別人寫的是正方形。

如果我的看法沒有錯的話﹐問題比我原先估計的還大。
******************************
同事又把正方形的東西變為三角形。我們要做一個正方形﹐卻不是三角形。她不懂做正方形﹐於是想做一個三角形來替代﹐這是她所謂的解決方法。
21 Jun 06

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同事居然對我說不知道我的日常工作﹐和她共事已經有三年多了﹐而且她是直接向我彙報的。

是我太虛無飄渺﹐還是她的認知能力有問題﹖我肯定不是前者﹐也不能確認後者。

關於她的工作範圍﹐如果我有參與的話﹐一定把有關東西讓她看﹐讓她知道我做了什麼。目的不是要她去做﹐而是讓她知道我的做事方式﹐這樣溝通會好一些。

原來﹐她是什麼也不 知道的。

其實已經決定了放棄她﹐不過她又好像冤魂不息的在我面前出現。很多時候﹐是她的工作範圍的﹐我想逃也逃不了。她做錯事情﹐我要負責的。

改變不了

行為不變﹐什麼也不會變。

我的同事很奇怪﹐她會來問我意見﹐可是當她要向老闆彙報的時候﹐她不會找我。然後有不能回答老闆問題的時候又來找我。

為什麼不可以將程序合二為一﹐一起談﹐就可以快快找出方法了。

後記﹕她問我誰去回答有關部門﹐我說我又沒有參與和老闆的討論。那麼誰來回答呢﹖

Thursday, June 22, 2006

錯的,對的

被同學提點,我寫“寫我一個電郵”是不對的。因為我套用了給我一本書的寫法,以為什麼也類似的。錯啦!

查書,應該是“給我寫個電郵”。

以為明天是星期六

不知為何,今天出現了幾次以為明天是星期六。希望我明早懂得準時起來。

一段情

開始於九九年九月
終結於二零零六年六月
差不多七年了
再見,和網球建立的一段情

我應該還會寫一點關於這個的。

讚讚自己

今天,自己表現了不被委屈。很好很好。不過今天也有想哭的一刻。

舉腳支持

泳灘公園亦可能禁煙

有害無益的事情,也不需要說什麼人權了。

很有同感

這正正發生在我的公司裡。做的東西多,給的支持少。我好想到中國工作,我知道是有這可能性的。一樣的公司,不同的地點,所得也是不同的。明年真的想想。

「香港彷彿有一個Destiny(使命),就是每年維持最自由經濟體系的第一位,跌了一位便有天大的危機感。」

還要問

我已經在紙張上給了詳細的意見﹐也跟她說了一遍。她卻問我她應該怎樣去作修改。

我認為她問的是我可否把文件改正。

這肯定是能力的問題。

很複雜

我說的是這一刻的天空。

天上有藍色的雲﹐也有一些烏雲﹐下著雨﹐也有風﹐因為我看到的雨是斜斜地下的。海面也不是太平靜﹐我看到微弱的波浪。

也是時候了

其實我剛寫好一篇﹐按了不對的按鈕﹐什麼也沒有了。對我來說﹐這是少發生的事情﹐看來情緒是被影響了。好﹐現在再寫一次﹐希望當時的情懷可以重現。

寫不出來了﹐也不想再寫(寫對我來說﹐情緒發泄多于一切)。原來時間性真的很重要。

可以做什麼

我將會在星期六來兩個課程﹐一是氣功﹐另外的我不說你們也會知道﹐是太極。兩個課程在同一天﹐一個在下午兩點﹐一個在五點半。很好啊﹗在兩堂的中間﹐我可以去圓圓介紹的那間店喝東西﹐又可以逛逛書店。多寫意﹗

停止網球

突然的決定﹐由這個星期六開始。

原因是我不想妨礙別人發達。你話七時開始﹐我接受﹐雖然不太願意﹔你又說十時開始﹐這個真的不可以接受﹐因為陽光太猛烈﹐年紀大了﹐要小心身體﹐我不想中暑。

如果你的新客人又不可以在十時開始的話(怕陽光)﹐我退讓。沒有所謂的。你看你的錢﹐我看我的健康。

後記:和茶房阿姐講述事件,她很明白我的感受,也支持我的做法。謝謝她!

Wednesday, June 21, 2006

名不符實的結果

代價是二十萬,中國海關。

我不高興的

反復在問,我不喜歡的是什麼,其實只是她的沒有開始做就說困難的表現。這個,誰人也不可以幫助她,只有她自己。

難都要解決的,還有九個月的時間。怎度過?又要來找我,又要哭喪著臉離去,何苦!

如果只想聽好聽的說話,這就不是工作的現況。連我問她現職有沒有困難,她都要想一想。我說有問題就現在說,現在不說就是沒有問題,我不會等。反正我會開口,把這小組脫離我的工作範圍。接收的人沒有意見,我知道他願意,現在只需老闆的認許就可以了。十一月跟她談。

你不說我說

她著我去問別的部門應該如何做,我說問了也沒有答案。心裡想為何要問別的部門,不是我們決定怎樣去做的嗎?

我從來也不會問白癡問題,於是跟她說由我來做好了。她不願意給方向的事情是誰來做一個申請,誰都是在部門裡的,自家的事宜。

當她聽到由我來做的時候,她說了一句謝謝。那刻,我覺得我不屬於這個部門的。

別國的中文

是朋友S 告訴我的,在大馬,他說醫生工作的地方是藥房,所以當我說診所的時候,他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問他只賣藥的沒有醫生的叫什麼,他說也是藥房。

不知道是他自己的方言還是普遍的。

交朋友

對我來說,交朋友可以說容易,也可以說困難。一些談得來的,一兩句就會說過不了。一些談不來的,就是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要換但不知道要換什麼

同事跟我說她想放棄繼續訓練一種技巧﹐那麼我問她將會換一個什麼的﹐她說不知道。當初她說這個技巧是很重要的﹐我問她放棄的原因﹐是否現在不重要呢﹖她回答我是需要但不重要。好﹐我接受﹐也不會問她真正的原因。

另一個技巧﹐基本上要做的事情跟她想放棄的技巧要做的事情是相同的。我問﹐那麼事情的總數便要增加﹐對否﹖當然非她所想。

她想的﹐在我看來﹐只是不想做﹐因為要顧及的東西著實太多了﹐又要了解系統﹐又要了解全球守則﹐還有很多很多。

她又說沒有想過學習以後會做我的位置﹐可是學習的目的就要找一個位置來學習。不學習我的﹐可以﹐總有其他的。可是她沒有目標。我跟她說﹐總要說出一個目的地﹐我們才可以為她安排機票旅店。

她﹐就是沒有方向﹐也不願意去想一個方向。言談間﹐我已經大膽說她是否想放棄整個項目﹐她沒有回答我。不過﹐她終於哭了。

為解釋而說話

免了﹐要說只是想講述情況。
話﹐越來越少了。
誤會﹖解釋了誤會更多。
相信﹐就是良方。

分享

瑟伯給幽默下的定義是:「悲劇的另一面……我們最早、最了不起、應以所有代價加以保存的民族資源之一」,「一種以追溯方式心平氣和地講出來的情緒混亂」,「平靜回憶中的情感混亂」。他用幽默表示對世間殘暴行為的憎恨,對不幸受苦的人們的同情,對狂妄而愚蠢的人們的鄙視。他說,他的幽默是一把劍,而不是盾。譬如在《水壩崩塌的一天》裡,他將其幽默之劍刺向了那些以為水壩崩塌而落荒而逃,結果是虛驚一場的人們,刺向了人性的種種弱點:喪失理智,神經過敏,自私虛偽,文過飾非。而在《最後的花朵》中,他又將幽默之劍刺向了那些發動戰爭毀滅人類的狂人。

shhhhhh.....

是今天要做的事情。

Tuesday, June 20, 2006

還沒有寫完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我還沒有把它們寫完。明天才繼續。

工作教練

她明白什麼是工作教練嗎?如果她覺得三兩個月就可以完成工作教練計畫,太膚淺了。是一個過程,是一生的功課。

一個才工作了三個月的同事怎會什麼也知道,特別是我們的工作和系統有關。我時常說,沒有一年兩年的工夫,不要妄想可以什麼也知道。在這一年兩年中,還要勤力和好學不倦。

她還以為,一天的課程,人們就可以做一個工作教練。知道不知道,我的網球教練還準備上課。作為一個教練也是需要不斷地學習,這樣才可以引導別人學習。

聽著她說話,我默言了。眼睛是看著她,臉上也有表情,可是我的心卻飄到遠方。再和她說話,是沒用的。你想和我傾談就傾談吧!你想怎樣就怎樣吧!反正我不會是同事的工作教練,她選了一個同級的。這樣,我為什麼還要讓她知道我的看法?反正她的瞭解能力,只限於她知道的。好,我跟隨。我繼續學習怎樣去做一個工作教練,因為同事是我小組的,我隨時可以作為他的工作教練,不必要什麼名正言順,因為已經是名正言順。這樣,我繼續努力,她繼續她的膚淺。我有得著,她沒有也不是我的事宜了。

好,就這樣決定。

Current practice in performance coaching in non-sporting environments focuses on non-directive questioning and helping coachees to analyse and address their own challenges rather than offering advice or direction.

Personal Coaching is a learning process. A Personal Coach may use inquiry, reflection, requests and discussion to help clients identify personal and/or business and/or relationship goals, develop strategies, relationships and action plans intended to achieve those goals.

這個星期餘下的三天

再沒有會議,希望安靜地度過。我也不好找我的同事來談,要開始學習放下,真的要行動。幫不了她,反而害了自己。我怕再這樣下去,有天我控制不了自己,情緒一發不可收拾(開始有些盲目),就麻煩了。

智能系統

同事想要一個智能系統,她想數字放在那裡就是這裡,懂思想的。

我們公司是大,不過還沒有能力設計一個智能系統,是那種想那樣有那樣的一種, 連人為錯誤都可以糾正過來。

如果我們真的有這個系統,人就沒有工作了。

奇怪

怎麼我找不到最新的關於巴士在星期五行動的新聞?最新的網上新聞(雅虎)只報導今天中午時分的跟進。

這些關於民生的,卻沒有報導的需要?

那些不是民生的事情,卻天天頭條。真氣人!

都是文匯報好,有一個五個小時前的更新

關於戲劇

音樂人寄情於聲音,戲人寄意於戲劇衝突,戲劇衝突是社會矛盾的集中反映。這種反映,有時是以小見大的、借古喻今的、微言大義的,有時是以諷寓笑、以諧說正,用巧言令色達到說理娛人的目的。笑的藝術都是如此。

給自己一個參考。

動了真氣

可能自己動了真氣,不是寫過了說過了就消氣。要留意,不可以把過往的努力白費。這兩天真的受夠了,快受不了。我要發瘋啊!

除了動氣,身體也有強烈的訊號,可能是天氣,左手腕由昨晚開始疼,連摟毛巾的力氣也沒有,到了今天下午右手指開始痛。幸好,走出了公司門口,什麼疼什麼痛也沒有了。走到街上,下的是大雨,突如其來的。原來是天氣預報。

昨晚想,如果今晚手還疼,我就看中醫。現在不用了。不過也要小心,是火,怒火。

困難﹐容易

時常說的一句話﹐關於系統的給我看一看好嗎﹖他們要在會議上討論的事情﹐我只用了一分鐘就把可能性找出來。時常說﹐關於系統的要膽大心細﹐大膽假設﹐有了假設就好跟電腦部的同事傾談。由他們說我白痴也好﹐什麼也好﹐有人說話他們自會努力幫助我。

其實我又怎會說白痴的話﹖﹗可以說出個所以然來﹐幫助他們就是幫助我自己。我最不喜歡把事情拖著﹐拖拖拉拉沒有意思。

對我容易的事情﹐其實是對我不利的﹐因為顯示了自家沒有好的溝通。

不懂﹐懂

老闆說莫非你連資料輸入都懂﹐對﹗我就是懂。如果不懂的話﹐我怎樣去做系統測試﹐是沒有人幫我做資料輸入的﹐做什麼靠自己一雙手。

我知道﹐她聽到我說“我懂”﹐然後她對我的態度更不好。

世界上真的有這般老闆的﹐不喜歡員工懂很多東西。我懂什麼也不需要向她交待﹐我只需把我的工作完成就是了。我很不喜歡跟她說話﹐因為並不是在談﹐沒有談的餘地。那麼給我指令好了﹐我一定辦好。但是她又不知道如何給我指令﹐於是用不好的態度來讓我不好過。

不知名的獎賞

新的系統﹐話說完成後有份參與的同事可以得到一份獎賞﹐是什麼還沒有定案。我問了一個問題﹐如果真的要我們把系統裡裡外外的東西都檢查一次的話﹐現在的人手根本應接不暇﹐就算要同事工作二十四小時。

當然我知道沒有人聽我在說話﹐我也沒有把心底話說出來﹐因為說也沒用。我的想法是倒不如用獎賞的花費來請臨時工。

我不想倒其他人的興致﹐因為他們喜歡“獎賞”。那些對我沒有價值的東西。

這裡的開放

開放的意思是我只可以聽你說﹐卻不可以發表我看到的困難。

如果是這樣單方向的開放﹐對不起﹐我寧願持保守的態度。

Monday, June 19, 2006

又填職業抱負

好像上個月問過了,今天又再填一次。其實我是有我的抱負,可是我卻選擇了不說真話。為什麼?在這個職位做了快四年(原來已經這麼久),我填寫的是留在原職,也不希望調遣到別的國家去。其實這是有問題的,因為我並不長進。一間不斷增長的公司,是需要進取的員工。

我的老闆沒有問過我一句,所以我這樣填寫是正確的。我想她也希望我這樣填寫。

沒了自由

沒了自由(我可以自由講,人們可以自由不聽),原來是很磨人的。對著一群用負面詞語來形容自己的人,更是磨人。

可笑的事

又是看醫生不吃藥不打針但是要醫生把病治好的例子。

他們想有某種詢問系統,我幫忙為他們統籌。我問他們要什麼的結果,他們沒有回答我卻又用奇異的眼光望著我。我再問一次,還給了兩個例子讓他們選擇,其中一個對我說會找某某來和某某傾談。什麼某某?你找我的同事是沒用的,他都不知道來龍去脈。我為他們做的,不消一刻鐘就可以完成,因為我幫忙的是寫一則用戶要求。

都不明白,要東西的是你們,可是卻不願意講述多一點要求。我知道,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你們不著緊,我就用一刻鐘的時間為你們服務,就是十五分鐘。其實對於我來說,寫一點點東西,五分鐘就可以了。

超累

沒有做過什麼事情,卻很累。

可能是我聽得太多了,開了一整個下午的會議,聽了很多事宜,不過卻沒有解決的方法。我聽到的是你推我我推你。

當中有一句,我愛聽,就是“我們只懂看問題解決問題,相同的問題又在別處發生了,卻沒有認真地看看我們從過程裡學到了什麼”。

學到什麼,就是重點。一次兩次三次,並不代表我們能學到什麼,而是要我們的一顆心,情願地去學。

Sunday, June 18, 2006

憂愁

有人說我好像沒有憂愁似的。這也對。

又什麼好憂愁,愁了事情還需要解決的,如果有解決的方法。如果沒有一個方法,想過就算了,就要讓事情放下。自己盡了力,也理不得別人的看法,因為怎樣做,別人要針對我的自然可以。

當自己憂慮的時候,我會做另外一些事情,好讓自己對事情培養興趣。這樣就什麼憂愁都可以很快地消失。

也多多留意自己身體給的訊息,稍微睡得不好,我就知道有不必要的壓力了。我會儘快把自己弄好過來。快,就是一種良方。問題的存在與否是我們如何看事情罷了,看得開,看不開,差一個字意義就相差很遠了。

開會可以做什麼

突然想起這個問題。我想我可以把我寫的小說列印出來,然後看,有心思的就繼續寫。

不是我不專心開會,而是這個會議要我說話的地方不多,其他的時間我只是坐在那裡沒事幹。有人還誇張,坐在那裡一句話也不需要說,不過卻要列席。

我不喜歡出席這樣的會議,不過沒有辦法,我沒有選擇。去就去,反正浪費的不是我的時間。很多時候,我可以早早回家,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有人話

有人說,我的說話方式是“趕客”的,因為別人沒有可以再說話的餘地。是,我是知道的。很早以前,已經有人跟我這樣說,說他被我趕他到牆邊。不過說這話的人還仍然每天跟我說話(現在沒有了),可能他是被虐狂。

有人說,我的說話方式看似在提供答案,可是這些答案未必人人合用,我也懶理別人用不用,少了一點人情味。不對,我說的並不是一個答案,而是我的生活經驗分享。我從來也不認為我的方法適合別人的。我說只是提供一個讓別人思考的機會。每人有每人的生活方式,怎樣去解決自身問題也是獨特的。

我,已經過了想改變別人的階段。我,喜歡的只是分享,認為可用的,拿去用好了。聽我說話的人能否改變過來,我開始不去想。這個不去想,剛起步,希望很快就可以不想了。

又來了

我說的是我看似可以寫情景了。已經沒有寫上了一段日子,不是我不想寫,而是寫不了。現在看來可以了,當然寫得不好,要時間來磨練。

不懂寫情景,是沒有可能寫小說,更枉論寫劇本。

下雨

一場突如其來的驟雨,我沒有帶傘。站在路旁等了一陣子,沒有想過要走回頭路去取傘。冒著雨水,走一條有遮擋的道路。在過馬路的時候,沒有加快腳步,就是慢慢地走。

又是那個路口,看到路上的缺陷還沒有修補過來。車在那缺陷走過,弄起了水花,站在行人路的人們,差點被雨水弄濕,有些人閃避了,不過是事後的事。我也想過避開,不過怎會避得了。

我在想,那路上的些微路陷,有點像我們的情感上的傷口。沒有影響車在馬路上運行,可是在某些時候,某些情況,總是有人被影響著的。

我總不相信,傷口是無從修補的。其實要的力氣也不多,願意就可以了。

為何

我在想,為何因為一通電話而我的心情會被受影響?我知道我是介意的,才短短的說了幾句話,卻被外來的電話截斷了好幾次。不是不可以控制的場面,而是有人不去好好地處理。我的不滿,可能在這個部分。你做得不好,為何要影響到我?你有你忙的,忙完才找我,這不是一個好安排嗎?或者和我說完以後才去工作。

專心

旁人說我過分專心,我也說他們過分馬馬虎虎。其實沒有對與錯,如果不能有和諧的氣氛,不說話好了。明知道我要的是專心,但專心不了的時候就不好找我。說了的話對方不是專心地聽,我寧願不說話好了。你說我執著,我就是喜歡我這份堅持。

外邊的世界有太多我未能堅持的事情,和自己相處時,就是我可盡情地享受我的個性的時候。你要找我,是進入了我的領域,所以你是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要跟隨我的做法。專制?可能是。你要我馬馬虎虎,對不起,我做不了。

找答案

主動去找答案,就是行動的動力。只坐著憂慮,什麼也做不了。很多東西,不需要付出金錢就可以隨手拿來,只需一點點的時間。如果連這一點點時間也不願意付出的話,那麼就不好想著找答案了。

回歸本來的(什麼也沒有問題的狀況),就很好了。平平庸庸絕對適合一些人的。懂得滿足就是了。

如是

寫的一點誇張也沒有,也不需補充,因為太真實了。如是這樣,我的決定一點也沒有錯,也不是我一人的偏見了。

世上仍然有很多好人,有些是善良的好人,有些是怕事的好人。好人有時太為人設想,不想令人難受或傷害人﹔有些好人怕事、怕麻煩、怕權威,害怕出聲。於是,他們都容讓不應該發生的事繼續發生。

表現平庸的機構,人人自保,很少人願意承擔,避免正視問題核心﹔人們花時間玩弄政治、逃避責任、推御責任、馬虎了事,令原本投入工作的員工感到無助、士氣低落。 這些不建康的工作文化,助長了惡人當道,令好人被欺凌。

平庸機構常把問題掃入地毯底,或找一兩個代罪羔羊便草草了事,令優秀員工都變得氣餒,選擇離職﹔留下來的員工心理上亦選擇放棄,心想只是打工而已。長遠來說,機構付出了昂貴的代價。

平庸機構的會議桌上沒有真正的溝通,充滿不信任、暗示、影射、諷刺,甚至威嚇、指責和怪罪﹔會議桌上又不容異己,只是單向、專橫,「溝通」只淪為心理戰術、是攻防戰,是零和遊戲。背後動機或為爭權奪利、或只是害怕訴訟、害怕麻煩、害怕揹鑊,從不正視問題,作出改善。

喜歡的

喜歡看話劇,就是愛看這份現場的專注了,是電影沒有可能給到我的。

劇場中這種專注﹕台上,演出者透過每一舉手投足台詞語調,都得自覺那麼精準地與觀眾溝通,這種專注,陳嘉銘認為是別的活動包括寫作,也無可比擬的﹕「即使寫作,我也會很投入,甚至如同分了身,升起了靈魂像看到另一個自己﹔但寫作的專注卻是寂寞的。」

安靜

昨晚是帶著一份安靜而入睡的。臨睡前看了數頁的《思考的盲點》,看著的剛巧就是一些我看不開的人性行為。如果是這樣,我還能夠看不開嗎?於是安靜地睡覺去了。

發覺,自己是不會和書的作者而有所爭議的。看的,相信而進行思考。有所成果的就變為自己的東西;想不通的,也不勉強了,因為是別人的思想。

看來我就是這樣從書海裡找到適合我的東西。

Saturday, June 17, 2006

最喜歡的

應該寫過了,不過今天打著一個好球(自己認為好),所以想寫一寫。打網球,不是太愛打的那刻,卻享受球的回彈力。那力的表現就是代表了我可以不可以把球控制好。

今天打出了兩三個直球,很是滿足。

在看

還是在看《憶往談舊錄》。書很好看,不過卻看得很慢。很喜歡梁漱溟。

我在問,如何我生長在那個年代,我會不會參加革命?

今天

很熱。由三點睡到七點,不是弟弟打電話來,我會繼續睡覺的。

晚餐有蓮藕湯,最喜歡吃湯裡的花生。喝了可樂,和爸爸一起分享。

明天妹妹說吃壽司,天氣太熱了,感覺不太衛生。可是我只是說說,她買的話,就要吃了。不是太有所謂。

父親節晚飯,下星期六才吃,不想太擁擠。

對話

同事:好難。
我:可不可以把好難說成不太容易?
同事:好難把負面的詞語變為正向。
我:(無言)

我:可不可以讓我聽一次“好的”?
談論一個建議。
同事:好的。不過我想在自己的位置上完成。
我:在你的位置裡,你真的會把事情做好嗎?
同事:(又不回答我了)

她真的說了“好的”,不過這個“好的”是沒有意義的。

兩種聲音

外邊做著工程,這裡聽著音樂。兩種不協調的聲音,卻沒有影響我的興致。

就是對著自己不想對著的人我就會沒有耐性。不知道這樣的沒有耐性何時可以像現在一樣,不影響我的心情。

後記:外邊的聲音越來越大,好像是向我示威一樣。我不受影響啊!

想做

突然想著學習怎樣去寫舞臺戲的劇本,但是又不想上課。矛盾!

我想的,寫一個自己滿意的故事。

為了什麼

教練說他昨日由五點到十一點都是在網球場上,連晚餐也沒有吃。又說很想去唱歌,不過沒有時間。不需說去旅遊了。

我問他,這樣的生活是為了什麼呢?

我,只想一天做一件事。足夠了。

想著

想著如何過我的七月,因為我打算看很多很多的話劇,我又打算參加分享會,這樣很晚才回家,明早要放假來睡覺。

我想的就是放假的安排,嘻嘻!

Friday, June 16, 2006

早上說了兩個小時的話,下午又跟她周旋(關於她的工作,想了三天的事情還沒有一個定案),跟著又和親愛的顧問談話(其實是我在罵她),要令她明白她現時用的方法是錯的。

她說她寫得不對是我同事沒有告訴她詳情,那麼我說我去罵我的同事好了。她著我不好罵我的同事。我說為何不罵,這麼簡單的事情也沒有做好。她還說不好罵,我說那麼是她的錯誤,我著她再次找我的同事去肯定工作流程,然後給我一份報告。我跟她說被我找著不對的,我會著她重寫,除非她說是我同事不把事情說清楚。掛線後,我跟同事講述了以上的,他說她沒有問過他什麼的問題。

以上的,讓我覺得好累。我不想我的時間是這樣被花費掉。

努力的故事

很喜歡雜誌裡講述鄭文雅的努力故事,每天揮捍一千次來練習高爾夫球。

很能明白這個道理,基本功做不好,不好指望有真進步。

借書不看又不還

借了給她的書,知道她沒有看,說了兩次著她還給我,還沒有收到。她說月底前會回我的。為何是月底?我問了,她沒有回答。

是我喜愛的《Making Friends》,用一半的價錢在新加坡買的。

同事說

他說他很慘,事情做得不好被老闆罵。
我說我更慘,做對了事情老闆也給我面色看。

不是回答

同事真的很有問題,她說話很清晰,給的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案,可是卻不是按著問題來回答。那麼更好的方法也不能解決問題。

她說她很有壓力,我也並不好過。我在等她說兩個字 ——“放棄”。

原來我看的世界比很多人是大的了﹐不過我不會被滿足的。繼續努力﹐看我可以看的。

話題

同事說她沒有話題跟別人傾談。我問她平時跟丈夫說的是什麼﹐她回答只有孩子。那麼跟其他同事呢﹖回答還是孩子。我再問除了孩子還有什麼﹐她說沒有了。我問她對“巴士”事件的看法﹐她只能說兩個字“無聊”。再問﹐那麼電視節目呢﹖沒有看。雜誌呢﹖沒有看。當然也不看報紙﹐我沒有問。好了﹐問她關於黃山﹐因為她剛在年頭去過﹐回答是已經沒有印象﹐也不記得做了什麼。

那麼﹐閉嘴不好跟別人說話好了﹐這樣不需要擔心沒有話題。

後記:跟弟弟講述了以上的,他的反應是連聲噯!噯!噯!聽罷,我的反應是唉!

一說﹐又是兩個小時。我問了她很多次“你打算怎樣”。提供了很多的選擇﹐沒有一個她覺得是可行的﹐但是她又沒有建議。那麼﹐怎辦﹖

看又不想看﹐寫又不想寫﹐說又不想說﹐還問我要練習的嗎。你可以不練習﹐但是我不相信奇跡會發生。可能會﹐就讓我看看吧﹗

後記:同小組的另一個同事著我跟他們一起午飯,推卻了。說了兩個小時的話,我想靜靜地吃飯。午飯時間是用來享受的,不想跟不想一起的人在一起。

Thursday, June 15, 2006

戲在現實裡

星期一在課堂裡做的戲,今天在現實中上演了。打電話問功課,可是卻找不到我要找的人。

其實在課堂裡,我只是做著自己。很喜歡做著自己的感覺。

也說夢

兩年前也說著夢。

總覺得能說夢已經是一大享受,最低限度,我懂得表達。別人笑著我不要緊,最緊要是自己支持自己。沒了自己,要夢也沒有意義了。
******************************
A guy tells you that he would buy you a big house once he got rich. Do you believe?

Normally the feedback that I received is "not to believe". However I believe. It is such a beautiful thing in believing somebody. No matter whether the promise can come true, it is always the saying from the heart gave the most warm in our lives.

We face too much things in our daily lives which are not pretty good. It is always our rights to believe our dreams can come true.
16 Jun 04

死位

我需要這個。不過只是我需要是沒有作用的,溝通就是最少兩個人的事,別人總覺得沒問題,那麼問題就不可以解決了。我這個人最沒耐性,很快我就選擇離場。
*****************************
說溝通﹐最緊要能夠找出什麼是“死位”﹐是那些怎樣講也講不通的地方。雙方知道了這些“死位”後﹐大家的溝通過程會容易得多﹐少了些無謂的誤會。慢慢去找它吧﹗
15 Jun 05

又做一個令人討厭的人

我只是做了我的本份﹐告訴同事她又沒有按預期地完成她為自己訂下的目標。這是她的第二次。我好想知道她想怎樣。

討厭不作聲

發覺自己很討厭不作聲的人﹐是怎樣都要表達的。如果不是的話﹐最好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坐在我面前而不作聲﹐我不知道怎辦﹐我可以做的就是強迫你說話。這又何必呢﹖

恐怖

是第二次了﹐人們用恐怖來形容和我的相處。第一次﹐我不太清楚恐怖的解釋﹔第二次﹐知道了﹐原來是指我有看穿人的能力。相信第一次的恐怖也有這樣的意思。

我承認﹐我喜歡看人﹐由小到大也是喜歡的。記得小時候﹐每逢週末﹐就坐在窗邊看小販擺賣﹐一看就是數個小時。沒有小販看﹐我可以跟弟弟妹妹數巴士﹐他們數的士。

誰沒有﹖﹗現在不知道屬於自己的夢不打緊﹐慢慢就會知道的了。常認為﹐沒有夢就是什麼也完成﹐人也可以自然死掉了。

自信得可以

寫給自己的﹐這可以是能夠接受的意思。

頗有意義的節目

才三十塊的一場戲﹐會看。共有十七套。想看的時候會詢問還有沒有票﹐有的話就看﹐很隨意的。

初步選了以下的:

11/07 許諾 《沉淪》

14/07 周昭倫 《背叛》

18/07 劉浩翔 《日記˙遺物》

19/07 鄭國偉 《伊甸指壓》 * 不適合十八歲以下人士觀看

22/07 鍾燕詩 《明天我要飛往哪裡去》

26/07 黃國鉅 《死刑前夜─波理斯.阿耶夫之謎》

選的大部分是男所寫(選的時候沒有察覺),不知為何,我喜歡看男性寫的書多於女性。可能自己是女的,也能明白女性的感覺,不需要往外求了。

看舞臺三級戲,也是第一次,很想知道是如何的。不過可能會早退。

Wednesday, June 14, 2006

要買

由演劇到領悟--------心理演劇方法之實際運用

戲劇治療─概念、理論與實務

戲劇治療

只要面對自己

能夠說出自己不願意說(很多人不願意的時候只懂不作聲),這樣已經代表了肯面對自己。能夠面對自己還有什麼不可以?!

懷念

突然有點懷念穿制服的日子,那時我在銀行負責櫃檯的工作。所懷念的是天天穿同一樣的服裝而不會惹人閒話。

不再討厭

今天我和同一個人說了很多的話,太多了都不知道從何寫起。

和她對話,讓我想起“他”,某一兩年,我都說了很多的話,連自己也覺得討厭,最後什麼也不說了,只是行動(再也沒有見過他)。對著空氣說話是一種很令人討厭的行為,就是因為討厭,我會找機會和渠道令自己不再有那種令人煩厭的討厭。

《月亮7個半》

有大細路和我,兩個。

有我最喜歡的《月亮忘記了》,其他兩本幾米的書,沒有看過,它們是《微笑的魚》和《只能為你畫一張小卡片》。
***************************
有幾米的故事有詹瑞文和林嘉欣演出,是合家歡節目。有興趣看,不過又怕嘈吵。
13 Jun 06

北京故宮

某日在網上跟冬冬談起北京的故宮﹐剛剛看到有關的文章﹐放在這裡作分享。

好好笑

其實我不想用這個標題﹐不過我想不到一個更好的﹐因為我真的覺得好好笑。

她給了一份文件說我要跟她討論﹐我說這個系統不是我負責的﹐是另一個同事。然後她告訴那位同事﹐不過在電郵裡卻說著她很忙﹐我一定要付出這樣的話。

從來我沒有說過我不理會這個系統﹐只是不知什麼原因她不給我做而是另一個同事。那個同事又不懂怎樣做﹐說要我們的幫忙。

好了﹐我看了文件﹐給了意見。我的用意是讓大家明天討論的時候有一個依據﹐可是她卻認為我不作討論﹐還說我要跟那個同事商量。

我想知道﹐誰是主誰是協助。不是那個同事找我商量嗎﹖為何是我﹖

有能力的人就要看沒有能力的人面色﹐世界變了。

《爺爺與情人》

又話可以網上訂票﹐上了網﹐選好了日子﹐可以選擇的卻不是好位置。沒有賣出的票(不可以網上選擇)﹐卻著我打一個電話。打了﹐又沒有人接聽﹐說線路繁忙。奇奇怪怪的。莫非要我到門市﹐又莫非要我不好看。

我都不介意給多五塊的手續費﹐看來他們並不是真的想看戲的人方便。
***********************
五個人五個故事。七月中上演,考慮中。
11 Jun 06

Tuesday, June 13, 2006

看得開

發覺自己開始在工作上看得開(看不開還有,不過很快就過去了),這感覺很好。希望可以維持!

有書共鳴

一年了﹐請問朋友S 看完了這書沒有﹖不過問是多餘的﹐我知道他已經停看了。
*****************************
朋友S 終於買了《Sophie's World》。好了,我們又有“爭論”的話題了。期待著!我也可以順道重看這本書,是時候了。

開心發現一:
我認為朋友S會喜歡的東西,讓我猜中了,是小女孩的私人秘密藏身小樓閣。很高興!高興的是我能夠瞭解他,不知為什麼我要開心呢?其實要瞭解一個人是沒有真的大意義,因為他每天也在變,這種瞭解是要天天去做功課的。或者把這種發現說為“共鳴”會較為正確。

開心發現二:
聽朋友S 在講述他看書後的心得,我卻在打呵欠。我並不是對他的話沒有興趣,只是他講的內容有點沉悶,因為我已經做著他口裡講的一切(精選生活)。表面上是不耐煩,心裡卻是開心的,高興我以前所講的並不是廢話。他在聽的。

在他講我聽的過程中(不能令我驚奇的內容),我也有所得著的。我知道,聽的人真的在聽,說話的人要不停地說,能做到與否又是另一個題目。這過程可以說為體會嗎?

在看的你要注意,我以上所寫並不是適合大部分的人,因為我只有信心在朋友S 面前這樣不厭其煩地說,換了是另外的人,我早成為討厭的人物了。
13 Jun 05

有點點失望

聽了顧問作報告﹐看了寫關於我同事的﹐對於這部份﹐沒有驚喜。不過對於跟著的談論﹐就有點失望了。原來他們選出來的就是素質不太好的一群﹐素質不好並不能訓練為好的﹐欠了一點點就是一點點﹐不能補回的﹐除非那些人是有被訓練的潛質。又或者他們有很強烈達成某些東西的願望。兩者都沒有的﹐還需要花費時間嗎﹖

看來﹐我可以省回我的力氣。再給她一個機會﹐等到下次跟培訓部面談。

我的脾氣

這個我變了﹐對於那些浪費我時間不積極討論事情的同事﹐我會罵人的。
****************************
我不算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很容易就某些看不過眼的事情動氣﹐有話就說(現在多數寫)﹐不會悶在心裡。

在陌生人面前﹐當脾氣不好的時候﹐我會不作聲﹐默默地坐在一旁﹐心裡卻在咒罵。

遇著無聊境況的時候﹐我會把手指玩弄﹔不過我是在聽。旁人以為我在發白日夢﹐事實並不如此。

和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我可能會默默無言﹐但是並不是我有什麼的不滿﹐只是在享受那一刻的溫馨﹐我在嘗試更進一步地認識身邊的人。我也可以多話﹐是我在嘗試讓朋友來認識我。
14 Jun 05

一點點關於足球

從來也沒有寫過足球﹐今天就例外的寫一寫﹐因為我聽到一些可能大家已經知道的事。一同事問另一同事﹐為何足球比賽比起籃球比賽﹐不可以重看錄影來證實某球的角度﹐好像大家只依賴球證。

回答的同事說當然不可以有錄影﹐特別對意大利來說。

他們說的就是這麼多了。我只是記錄﹐不做評論。

理由

我是一個左腦用得過分的人,時常需要知道一個理由。你給我東西,我會問為什麼給我。朋友S被我問著這問題很多次,每次他的答案都是一樣“分享”。先生,分享什麼啊?你給我東西,我知道是分享,可是分享為何呢?我就是要知道這個。

對於一個右腦發達的人,怎會知道一個我是如何運作啊?!

醒來的一刻

六點多,天亮了,我也醒來了一刻。那時,我的顏色是綠色。那刻,是很精神的,也想起來。不過我沒有起來,我選擇了繼續睡覺。

睡到大概九點,不是太清醒,不過也起來了。在網上逛了一陣子,覺的好累好累,惟有再睡。現在是十一點多,人清醒了一點,不過不太精神啊!

貪睡,是不好的。可能昨夜太晚才睡覺,兩點多,也是不好的。

《瘋笑黐》

戲劇治療課程中的一位同學會做第二女主角。劇種是自己喜歡的,考慮中。

Monday, June 12, 2006

< 愛情戲.劇治療 >工作坊 (完結篇)

今晚我們用電話做媒介,做了很多的“戲”。

同學問導師為何我們要透過電話來做戲,導師沒有回答,卻說了她的觀察,她說原來在電話的溝通裡,很多時候,雙方未必真的知道對方的心意。

今天想,可能不是電話惹的禍,而是言語。情緒的發作,是在某刻的。情緒的發作,很多時候就是沒有好好聽別人說話。講話的一方,好多時候都會奇怪聽話一方的反應,他們不明白為何聽話的反應會這麼的大。其實在這個時候,就是好好檢討的時候了。錯過了,語言的能力就會慢慢地削弱。

其中一活動,兩個人對坐,一個人說話而且眼睛不停轉動到不同的方向,另一個人就跟著他的眼睛轉動而轉動。後,說話人就只是望著聽話的人說話,眼睛不轉動。原來跟隨別人眼睛而轉動和自己的眼睛不轉動,同樣累。

一個人,一個電話,做戲。第一次,不說話,第二次,可以說話。我覺得不說話來得比可以說話好。不說話,我可以交代的事情還多。

兩個人,兩個電話,做戲。我是一個被第三者介入的人,那女子給我電話,說是要跟我說清楚,好讓我不被壞男人欺騙。當時的我,很冷靜(旁觀者說的)。我的冷靜,令對手亂了陣腳。相信在現實裡我遇上同樣的情況,我同樣冷靜。如果女子要對我好的話,就不會介入我的感情裡;如果感情被介入了,我寧願聽男方的解釋。

從旁觀察,別人的故事總是和死亡有關的。愛一個人,後果會是死亡嗎?我總是未能明白過來,因為我從來也沒有想過愛一個人要死的。是我愛得不夠還是什麼?也不去探索,因為沒有意義。

另,這個是關於舞臺的。看著有舞臺經驗的同學來演繹,總是覺得他們是帶些誇張來演出。誇張是必須的嗎?是否帶出了如果生活中沒有誇張的成分,就上不了舞臺,那樣也沒有了哭笑熱淚?

總的來說,這個短短的八個小時的課程,為我帶來了很多。也給了自己很多機會去想想,看看自己,看看別人。

< 愛情戲.劇治療 >工作坊 (三)

“我,很滿足”,這句話是課堂完結前說的。乘車回家的時候,那滿足的感覺還在。這是我的記憶中第二次有滿足的感覺(不是一刻的滿足),上一次(一九九四年),是無欲無求的滿足,這一次是看到將來的滿足。

兩句說話,一是我認為某人會對我說的,另一句是我想某人對我說的,它們是“答應了你的做到了”和“我和你環遊世界”。

被我選為某人的同學,演繹了第一句話(我是導演)。事後他分享了他演繹後的感覺,說覺得這答應了的事,可能是一些微小的事情,不過對我來說也是很有意義的了。他說的對了一部分,有一些某人答應了我的並不是小事情。

後一個環節,我把第二句話讓同學讀出來(任由他發揮),其中一個女同學聽了很是羡慕。當時的我,就是感覺滿足。雖然環遊世界這事情並不會真的發生,不過也不會是一個遺憾。將來發生的事有誰知道,我不是期待,就是有著一點期盼,想想也開心。

有這樣的感覺﹐身處其中的時候沒有特別的感受﹐回想時卻有著很多﹐想寫的也很多。應該說是懂得寫的有很多。這是否我們能夠看真(為何要看真﹖) 能夠感受是需要一點點的距離﹐一點點的時間﹖

熱身遊戲中﹐有名叫Killer 的。有機會被殺時﹐我採取逃避殺手的眼光﹐那麼我便免于一死。在這個遊戲裡﹐殺手是不可能太暴露他的身份﹐因為有巡邏警察。當知道有保護的時候﹐我就懂如何保護自己。在這之前﹐我是熱衷于尋找誰是殺手。如何找﹖正面面對﹐這樣死亡的機會率是很高的。不過﹐殺手可能又不敢下手﹐因為可能我是警察。

其中一個活動是繪圖﹐把影響自己的人繪畫在圖中。下課後才警覺為何有些人我沒有想到﹐他們不是在我腦海裡時常出現的嗎﹖在課堂的時候﹐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他們。我在想﹐那些人是否不重要﹖現實裡想著那些人﹐是有點白日做夢一般﹐是沒有事情發生過的。如果這樣想正確的話﹐在課堂裡沒有想到他們也是合理的。

在“搶人被搶”的遊戲裡,我是一個不會保護自己的人,也不是一個很積極去拿取別人東西的人。可能這只是遊戲,我又不太投入(第一個熱身活動),沒有輸贏的情況下,就閑下來了。

< 愛情戲.劇治療 >工作坊 (二)

今晚的課,對於我來說,有點失望。我們只是扮演某電影的角色,用其性格帶出相關的自己。我是一個不看電影的人,所以感受不到對我的作用。

一個遊戲,對白只有“我走”和“留下”,兩個人輪流地說。對於這個,我沒有興趣,也做不出什麼。當時的我不想作假,我不是上演戲的課,毫無理由要做另一個自己。

在我的經驗中,我從來也沒有叫過一個人留下,我走的時候也沒有說“我走”,我只是行動。現在的我,更加不會著一個人留下,最多我會問為什麼要走,不說的話,拉倒。當我問的時候,對方不回答的話,就是不再當我是一個他珍視的人了,說與不說,知道與不知道,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了,還要追問嗎?!

看別人玩這個,發現了一個共同點,就是“壓逼”。我們總是想別人來改變,變為一個我們能夠和願意接受的一個人。拖拖拉拉,在一段感情裡最常出現的。“我改”和“你想我怎樣”,在走與留是常聽到的話。

想想,我自己說得最多的不是“我走”,而是“你走”,如果那人不走,那麼我就會說“你不走我走”。我走了也不回頭了。

不約而同三個女的(包括我)都選了視錢財為重要東西的角色(她們選了《如果.愛》裡的周迅)。我猜我們三個在現實裡并不是愛錢愛得要命。那麼為何我們選了這個角色來演繹呢?是我們看不起貪錢的女人?還是我們喜歡女性中的一份理想和堅持?我選的是《甜蜜蜜》裡張曼玉的角色,選她是我愛這個角色,不是貪錢的部分,而是那種以為自己知道很多的一份天真。她愛錢是可以理解的,那個年代,來香港的中國人,都是為了錢的,為了以為可以容易找到的錢。

其中有一個很簡單的活動,但是做起來又並不真的很簡單,就是我們用身體的某一部分來觸碰別人的同一部分,開始是握手,然後是大姆指、尾指、手臂,最後是肩膀。我是一個不太喜歡身體接觸的人,做著肩膀觸碰,有點不太舒服的感覺。過了,感受到別人的誠意,也不錯啊!

< 愛情戲.劇治療 >工作坊 (一)

很喜歡這個課程,今晚是第一課。出奇地,班上有六男六女。很久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男同學。另,有好幾個同學,他們都是有戲劇的根底。

老師的名字叫陳凌軒,個子小小的,第一眼看到她,心裡想,這麼年輕!她是戲劇治療師。

兩個小時的課,有很多的活動,很快就下課了。心情很愉快,其中一個原因,在課堂裡,我完全沒有失去方向的感覺,老師問的問題,我很肯定就答上了。很喜歡這樣的一個自己。

另,我在課堂裡提及那個“他”,問如果我要對他說一句話,我會說什麼。想也不必想,我要對他說“你令我討厭”。這討厭,我好清楚是指確認分手後的金錢處理。我是看不起他,永遠也不會。另,我要想當我有機會見到他,他會對我說怎樣一句話,我願意聽的只是“你還有打網球嗎?”在分開的六年裡,我沒有見過他,也不想再見到他。不是恨,而是沒有這個需要。

其中一個活動,要我們在兩張紙上共同寫出自己認為在愛情中的元素和問題。我寫了互相信任和愛情開展的時間是重要元素,而愛情的問題就是沒有時間去灌溉一段愛情和在愛情裡沒有了自己。最後我們手執別人的大姆子圍了一個圈,說出自己在一段愛情裡想放下和想得到的東西。我想別人放下的是自卑(男性的自卑),得到的是信任。

另一個遊戲是大風吹,兒時的玩意。我,居然尖叫了起來,為的就是怕不能夠佔據一個位置。叫,很久也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這個課程最終目的是自我探索,單是這一叫已經值回票價了。

另一個環節,就是和另一人一起做戲,說對白。我們是講述男性的自卑。我的對手是一個演舞臺戲的人。他的話帶領我說我的,我們並沒有彩排過。後,我們要為故事設計海報,一男一女,我們要演繹出來。很好玩。

要我們在認識愛情路上定位,我給自己六十分,如果一百分是滿分的話。沒人站在我前方,居然我是自認最瞭解愛情的一個人。

班上的女同學都很獨立,包括我在內。這個是否已經變成了一種普遍的女性特質?!

班上所有的人,給我的感覺是大家都有理想,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不含糊。這樣為何要上課呢?別人的原因我不知道,而我就是去找認同,自己對自己的一份認同。太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是這是否真實,我沒有答案。惟有通過一些遊戲,一些活動,自己來找答案。
22 May 06

手鏈斷了

報告完畢。

時間性

有時間性的東西,爭論是沒有意義的;除非是一些沒有時間性的事宜。

可是什麼事情有時間性,什麼沒有,我不知道。

可愛又可惡

語言,我覺得又可愛又可惡。

自負

詞典裡有兩種解釋,一是“自己負責”,二是“自以為了不起”。

朋友S 告訴我某系統問題現在變為了一頭疼的事情,我說對此我不太緊張,知道有人跟進就是了。我是用家,怎樣去解決系統的問題不是我的責任。我只負責如何把不見了的東西用別的方法弄回來就是了。時間不多花費的話,可以人手做過來,否則就要求電腦部同事的協助。

在言談間,朋友S 說我很自負。我覺得沒有問題。接觸這個系統有九年了,對它的認識是比其他的人多,這就足夠我去自負了。我是有付出的,不過很多人都不認同我的付出,還時常說我用過度的系統語言跟他們解釋系統上的事宜。

拿日本的同事跟我比,我問那同事是用家還是電腦部的同事,如果是後者,就不好拿他來跟我比較了。我對系統的認識,一定不會比一個有電腦根底的人多。我是學習管理出身的。我對系統的認識,只是從解決問題而來,從閱讀系統手冊而來,也從膽大心細的推測而來。

電腦部的同事說我不懂,那就不懂好了。懂多少,我自己最清楚,我也不會硬說自己懂,這樣對我又有什麼好處呢?知道什麼事情重要什麼不太重要就可以了。

我說這樣的自負,是自信的表現。在工作上,有些自信是需要的。

身處喧鬧中

剛看到一文章,寫的跟我昨天所寫的心情是一樣的。

過久的安謐也會產生逆反心理,使你覺得身心疲憊、空疏虛無,甚至使你對自己所作的一切的價值產生懷疑。所以,你還得抽時間走出書房,到熱鬧的地方去一下,到人多的地方去一下。

每每看到一些相同的,人就樂了。
*************************
很喜歡把自己處身於喧鬧中,看看自己的能耐。今天,抱著一本書,來到了一茶餐廳,邊吃邊看書。茶餐廳裡,人很多,也播放著足球比賽,時不時聽到工作的阿姐說著“靚仔吃什麼,靚女吃什麼”的話,總算不太噪吵。我就投入書的世界,看得津津有味。

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就是喜歡到茶餐廳看書(家附近沒有咖啡廳)。可能在看書的時候,也想感受一下處在人群的感覺。

另,那裡的凍檸檬茶好好喝,茶色很美,甜度適中。有一杯喜愛的飲品陪著,看書的樂趣也大了點。
11 Jun 06

又下雨了

雨很大,連華景山莊的樓宇都看不見了。我住在九龍,卻可以遙望在麗景的住宅。就是這個景致,我住在我現時住的地方。

吹到大馬去

朋友S 說他們的報紙也有談論“巴士”事件,是在剛過去的星期天,在星期日副刊中佔了兩頁紙的內容。

知道大馬愛香港,不是到了這個程度嗎?

原來這事情,不只是香港的自家事,有點感染別處的可能性。
**********************
“巴士”事件終於吹到大馬去了,如果不是朋友S 問起我都不太願意談論這事件。剛剛才告訴他這事件曾經出現在報紙的頭版有幾天(他大為驚訝),晚上回到家,弟弟告訴又有新聞了。

朋友S 問香港沒有其他的新聞嗎?我不懂回答,也不想回答。我著他看香港的新聞,如果他想知道得更多。我真的不願再談了。
8 Jun 06

Sunday, June 11, 2006

草餅


才十塊,外皮很軟,不過過甜了,還是白色外皮的好吃。

網上書店

我喜愛的商務網上書店,變了,沒有了很多簡體字書的選擇。哪里有替代呢?我是一個極度不願意到書店買書的人啊!在書海中,我會迷失的。

這個月

這裡,來了兩個很有誠意的朋友,他們讀著我寫的,給了很多他們自己的想法。這很好,就是我常說的互動。

寫,放到這裡,就是希望有互動。

我也常說對手是很重要的,寫,並不單只是分享,有對手做交流的話,成長就在那刻了。

這是給朋友S 的,看了以上所寫,你有沒有一點反思呢?

就是我喜歡的原因

觀眾進劇院看戲總渴望學習和提升自己的內涵,雖然這種渴望往往都被容易入口的內容掩蓋掉,如通俗的笑話,使創作人以為那些能為觀眾帶來短暫的歡愉便是戲劇的全部目的。其實能夠流傳下來的寶貴資產往往是那些能夠帶給觀眾衝擊,表達新鮮觀念的作品。但這些陌生的作品又不代表暗晦難明,始終還是紮根於共同能夠理解的,熟悉的基礎;所以,怎樣取得平衡都是創作人經常要花精神的問題。

可能是我的偏見,現在選擇的一定不是戲劇和鬧劇,雖然好看,不過看罷就什麼也記不起。我正懷念《在天臺上冥想的蜘蛛》,不知道有沒有重演的機會。當年看,心態還沒有準備好,如果真的可以再看一次,相信能得到的會是很多很多。

劇場的誕生

時常在想,為何只有一個月的售票時間?如果在這個月裡票房不好的話,預定的場次會繼續嗎?

在現實裡,我看過的場次都滿是人的。那麼票房的事宜就不必擔心了嗎?

一套戲劇,原來很多的事宜都在臨演出前才做好的。時間足夠嗎?

很多很多的問題,很想去找答案。

放晴了

雖然景物還是有點看不清,不過已經不可以強求了。惟有這樣,帶著愉快的心情來享受這個星期天。

想起昨晚的電視節目,講述一個犯了事的人不肯承認自己錯誤的故事。他把他的行為推卻在別人的身上,明明是錯了,還不肯面對,關進監獄也不是他的錯。看他咬牙切齒的面部表情,真替他難過。不面對自己,如果是快樂的,那麼就不去面對好了。可是他卻不能快樂起來,是為了什麼呢?

這樣的一個世界,我是不明白的。那刻,我想起我的一位朋友,她也是有些執著,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執著的是什麼,從她的話只知道她身邊的人對她不好,好多的閒言閒語。她對我們說著她的不快,我並不覺得她是在發洩,而是把她的情況看得更困難一些。這樣下去,我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聽著她的話,我開始覺得煩厭了,我選擇了不再聽她的話。偶爾想起她,希望她的生活過得蠻好吧!

夢中的我

夢,是長長的。睡醒是累的。

夢中的我,是處在一個被隔離的境地,雖然我和很多人在一起。不明白別人所想,別人也不明白我所想。說了很多的話,徒然。

一轉眼,和一眾朋友吃飯,也是說了很多的話,卻忘記是什麼。氣氛蠻可以的。

各朋友有著大大小小的事情要面對,努力啊!

Saturday, June 10, 2006

每人的生活

每人有每人的生活,我們為何要去批評?
每人有每人的想法,我們為何要去不認同?

我有我的生活,我有我的想法,不過我喜歡朋友們的批評和認同。曾對人說過,我不是追求快樂,而是成長。能夠成長,就是需要別人的批評和一點點的認同。做人是不可太孤立,也不是自以為是的。

不過我可能把自己的套在別人的身上,並不合身的。

寫以上的,是我在想如何為她做評估。我希望我可以給她公平一點的意見,其實我現在想的已經很公平,不過在表達的時候,公平的成分減退了。是我的態度影響了我的表達。是我覺得她無能為力,不過她卻表現她付出了。我要找一個平衡點。

找自己

在網上找蒙田的資料,就找來這篇,一看,喜歡以下的句子。喜歡是因為我也想成為那樣,我就是這樣來找尋自己。很奇怪,自己就是自己,哪需尋找。不過卻實實在在有這需要,在找的過程裡,感覺充實。就是喜歡這實在的感覺。

其實蒙田的懷疑主義不是什麼都不相信,而是不下最後的判斷,他告誡讀者,真理總是矛盾的。“世上只有蠢驢才那麼肯定、堅決,那麼目空一切,……”房龍說:“當看到事物的兩面而無從肯定時,虛心地不作結論是最為適宜的,如果這就是懷疑論,那麼他確實是個懷疑論者。不過,懷疑論使他對人對己都很寬容——一種我們今天特別需要的美德——這種寬容來自對人類的興趣和對生活的熱愛,而反過來,只要抱著寬容的態度,我們對自己的生活會更加熱愛,對他人的幸福也會更加關心。”

豐足的午餐

吃的只是墨丸麵和凍檸檬茶;看的是蒙田的書,看他談常識談教育,豐足感覺從心湧現了。

附記:一路看一路問蒙田為何有名,從看書的第一頁已經這樣問。到了第二十六頁,是了。

可愛的猴子


相片來源:《U Magazine》

冷眼旁觀

我喜歡冷眼旁觀,我何嘗不是一個被冷眼旁觀的人。

禁煙

很不明白為何不准吸煙在香港是何等困難地執行。上個月到澳門,走進賭場,他們就有一禁煙區,那裡有很多人啊!

好肯定,在香港吸煙的人比不吸煙的人少。不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嗎?這才是一個民主社會,馮友蘭說的。

我知道的,吸煙的人都知道他們不應該在不吸煙的人面前吸煙。很多我認識吸煙的人都會問我介意不介意他們吸煙,如果我介意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在我面前吸煙的。有時侯,我是會說不介意的,雖然我討厭別人吸煙。就是一份真誠,可以有例外。不過不考慮別人的人,我會告訴他們不能在不准吸煙的地方吸煙。

一個提議

不知為何,話題居然談到寫書。朋友S 著我寫一本瘋人院語錄。我說如果真的行事,我會變成一位瘋人。要認真考慮。

米埔

一處聽了很久也沒去的地方,當然多得圓圓的積極,我們下個月到那裡了。不能逗留得太久,是一個四小時的活動。最重要的是天氣要放晴。

悠閒

今早都是下雨天,沒能打網球了。起來的一刻,覺得天空應該很累很累了。我的身體也感覺累,雖然睡了很久很久,可能過久了。

下個星期二的下午我才重返工作,也只是參與兩個會議,不用乘坐交通工具,辦公室就在十多分鐘步行的距離。

這樣就展開了悠閒四天的第一天。其實哪天我不是悠閒度過的呢?!

動動

連續兩個星期沒有打網球,平時又不動,身體就是硬硬的。

剛剛做了一點太極,感覺很好啊!現在身體內就有一種流動的感覺。可能你們會覺得我誇張,不過我在說事實。

明天如果再下雨的話,真的要好好練習太極拳。也要好好認真重新學習,即是去上課。下個月,不可再懶惰了。

附記:朋友S 有天告訴我在他做著不知道是按摩還是推拿時,那裡的人介紹了一個動作給他,說是可以鍛煉腰部。他的形容,正正就是太極拳中的起勢。

Friday, June 9, 2006

有人問

昨天有人問我為何要花錢去上戲劇治療的課,因為我告訴她我沒有特別的煩惱。

這就像保健一樣,不是有事才去照顧自己的。領略一點點的能力,一點點的力量,不是好選擇嗎?

跟她說了,她仍然是不明白。我已經對她說了很多次,不好嘗試去瞭解我。不是我難於瞭解,而是她對我認識的,全沒有一點的知識。她越聽我說,越是迷惑。對她沒有幫助的同時卻增添了一份壓力。

她說我說的話有點像得道高人。一點也不會。我認為自己根本沒有能力踏進得道高人的範圍。我還在想,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參加幾天的禪修。現在的我還沒有那份能耐。

其實她的所謂得道高人,是她聽不明白我所說的話,但她又覺得我說的有道理。我的話,全來自我看的書,看的人,不是我創造的。不過又不是模仿,是經過自己去瞭解而來,屬於自己的東西。

又下雨

是那種天要塌下來的一場雨,路面都被雨水狠狠地踐踏,化為碎石。上個星期才見過的情景,猜不到今天又重遇了。站在馬路旁等待過馬路的一刻,有一種恐怖的感覺,好像世界變得很小很小似的。綠燈亮了,橫過馬路腳踏碎石,過去了。

我,返回我自己的世界。

剛剛雨停了,才一刻,看得見眼前的建築物了。

雨又來了,再加上閃電和雷暴,雨打在玻璃上,坐在家中的我,有點怕,真的有點怕。天很光,白白亮亮的。剛來了一個大雷暴,整個人被嚇了一跳(真的跳了起來)。

什麼也看不到了,只聽到雨打落在玻璃的聲音,還有打雷的聲音,還有密密的閃光。

我的心情

同事走來問我事情﹐他說我的心情應該像外面的天空一樣﹐雨停了。我說當然不一樣﹐我的心情像放晴的日子。真的﹐我心中有我的太陽。

我感到很滿足啊﹗

狠狠說的話

今天﹐透過電話﹐狠狠說了幾句話﹐意思是我們今天是來解決問題的﹐並不是來聽某某有什麼原因不把事情做好﹐請不好再浪費時間。

然後一眾人好好討論問題。其實是其中一人說著一些不到題的話。

越來越看不過這樣的一些人﹐平時的日子我沒有發作的餘地﹐著我開會卻浪費我的時間﹐我一定會作聲的。

我也太沒有耐性了﹐知道那時的語調極為不對﹐不過也豁出去了。還是一個原因﹐我沒有什麼事情要求助于他。

現在﹐過去﹐歷史

大雄寫“人生轉捩點”﹐我想到的是歷史這一名詞。我們不會說昨天發生的是歷史﹐我們只會說很久很久以前所發生的事情是歷史。

歷史的意義我還在尋找中。在尋找的過程裡﹐得知認識歷史了解歷史是需要一點點的距離。看歷史﹐自己就是一個旁觀者﹐不在歷史中也能看清的。

人生也是這樣啊﹗我們錯過了很多﹐但是那些錯過的﹐是在我們心裡。某年某月某日﹐它就會走出來跟我們見面。有了心理準備﹐當遇上過去的自己的時候﹐就不害怕了。它就是自己﹐應該好好照顧它。

黑雨

剛要出門到另一處工作的時候﹐黑色暴雨警告掛起了。不出門﹐事情還要繼續做的﹐變為了電話會議。

想起這一幅照片﹐那濛濛的一部份﹐是因為雨點掉落在相機鏡頭上﹐沒有再拍一張﹐因為覺得這樣很美﹐很獨特。我們所喜歡的就是一份令我們印象深刻的力量。

附記:拍這張照片的時候,我也是拿著傘的。

中午

這個名詞還有爭議的餘地嗎﹖中午就是指正午十二點﹐同事卻跟我說她以為是下午。怪不得她時常都聽不明白別人的話﹐她只有她自己的理解﹐卻非大眾的認識。

有說說話者要遷就聽話者﹐不好用一些專用名詞(如果知道聽話者並不認識某些專用名詞)﹐可是中午並不是什麼專用名詞﹐在這情況下﹐說話者是不需要作任何遷就的。

不知自己不知﹐就是她最大的困難。

後記﹕說話的模式是溫婉還是爽直也不知道的她﹐要再三跟人確認才願意承認自己的說話模式。需要嗎﹖

Thursday, June 8, 2006

一點點的改善

好像有一點點的不再介意某人跟我說的一句話(那四個字),是星期一課堂帶給我的效果。兩個小時的玩樂,其效用真的可以維持一段時間。好想再深入一些接觸這個好朋友。不想去認識什麼,只想接觸,內心還有東西要照顧的。

生日飯

約好的一頓飯,因為她在那日要放假,要改期了。這個她並不是主角。為何我們要遷就她呢?

從來我也不覺得這頓飯有何意義,每年的一月,我都吃得不太高興。不去又不可能,唯有看似高興地完成那頓飯。

偷回來的一杯龍井

明天我會喝上一杯偷回來的龍井,不過不是我的主意。是誰的龍井?是話說把我列入黑名單的一位。

還是不明白

原來這麼緊張是為了自己找藉口。我看了,罵了一句。表現差並不是系統所引起的,誰不是用相同的一個系統,可是別人卻有著進步。

做得不好就是做得不好,不去想想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只想著找藉口。

藉口是一種掩飾,是一種欺騙。我,願意面對,錯就是錯,我改。不好就是不好,我改。花時間去找藉口,是我萬二分不願意做的事,怎樣勉強也做不了。

好一個藉口,讓別人更能夠看得出能力的不足。她不明白,這樣向著一個負責系統的人指正系統,是一個錯的開始。

附記:是一變三的事件。著我寫一份系統報告,寫好了,她把它由word 改成excel,然後著我和另外兩個同事看一遍。我跟那兩位同事說我不跟她說話了,因為會把事情弄糟,可是我有跟他們一起相討。同事跟她彙報了,她走出來說我還沒有跟她說什麼,我淡然的一句“我跟他們一起看的”,然後她轉身走回她的辦公室。

為何還有不高興

和同事分享打太極拳可以放鬆心情,不開心的事情都可以放下。她問我為何她爸爸還有不高興的事,她爸爸有打太極拳的。

那一刻,我停頓了。呆望了她一陣子。

這世界上是沒有一種方法可以令自己遠離不開心不快樂不高興的事。如果還有這個想法的話,就肯定一世也不會快樂開心和高興。

我的選擇

今天同事告訴我一個故事,說如果我要給一隻貓吃辣椒,我會怎樣做。我告訴她我不會給一隻貓吃辣椒,她說我在跟她爭議,因為她問的就是如何給一隻貓吃辣椒。然後我問她辣椒代表了什麼,她說辣椒就是辣椒。我再次好肯定跟她說我不會給一隻貓吃辣椒,因為這是很殘忍的行為,為何我要這樣做。她還說我要想辦法,不做不是一個選擇。

後她跟我說,以上的是用來學習如何激勵員工。她告訴我他們六人想了大概十個的方法。好對不起,她是在學習如何成為一個經理,如果我是她的下屬,我一定辭職不幹。

議而不決

我是很討厭這樣的一種態度﹐要相討就是要找出解決的方案。就算現時看不到方法﹐經過相討後也應該有一個了斷。花時間討論但是卻沒有定案的﹐最浪費時間。

今個早上﹐我已經處理了三個系統問題﹐分別是對著三組人說話的。我的所謂處理﹐是做了我的本份﹐別人也給了一個方向或者方法。問題能否完滿地解決就不在我可以控制的範圍了。對我來說﹐事情是告一段落。

終止﹐是我們絕對可以作主的。

要學習的

我要學習不批評﹐只表達自己的意見。

Wednesday, June 7, 2006

這樣這樣,不行的

我覺得自己很掃他人的興。說說說,跟我說好像已經決定好的事情,我一句話,把所有都推翻了。我說的是系統上的限制。一聽到這話,說話人開始無言,也刻意逃避話題,說某某會跟進的了。

本來我應該不會負責這個項目,看來我要處理了。

目的,目的地

如果有一個目的,也有一個目的地的話,方向一定不會錯。

同事問我為何要知道什麼是個目的地。不是嗎?為什麼?是我在另一個星球居住還是她?

舉個例子,我的人生目標是賺錢,那麼都要有一個停止的時候,一百萬,一千萬,什麼也好,沒有一個知道要停止的點,莫非我們要賺錢到死的一刻?

如果不知道我們要停的時刻,好大可能我們會走錯方向而最後迷失在一個不知名的地域裡。

不知應說她是無知還是天真?!如果她是我的朋友,我還可以接受,不過她是我的同事,還一起工作的同事。我好想叫救命。

有很多新文章

想知道更多關於顏色能量的朋友,請看。難得陳小姐寫了這麼多,她是我學習顏色能量的導師。

沒有工作可做

今天跟朋友S 跟進一系統問題,順道我們閒聊了一陣子。我知道他忙,想掛線,不過我卻賴著不放過他。他著我去工作,我告訴他我沒有工作可做。是我沒有工作可做,我要再說一次。

羡慕嗎?呵呵!

其實今天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回答了一些人的查詢。因為我對我工作範圍的瞭解,別人的提問對我來說答案就在我腦袋中。況且我懶惰,有話直說(我不怕得罪人,因為他們需要我的資料),免得別人有藉口推搪(我懶於聽他們說無聊的話),事情就在很短的時間裡解決了。加上我沒有耐性,對著那些我覺得奇怪的人,我會發脾氣的,所以要在我發作之前把事情弄好。

角色轉換

她終於願意說她有壓力。看著她﹐活像一個小孩子。告訴我會議過後﹐知道了組員是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小姐﹐你們來自不同的公司﹐當然文化背景不同啦﹗又說會議過後﹐知道了大家有著溝通的問題。小姐﹐溝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們不是來學習管理層的溝通方法嗎﹖

她的壓力﹐是她沒有張眼看清楚這世界。現在看到一點點真相﹐不願意接受﹐逃避。終於要承認這是事實了。活了好多年﹐現在才開始真的看﹐壓力當然大了。

今天又跟她說了一個多小時的話﹐我沒有覺得是浪費時間﹐因為再一次證明我看事情的能力。這個洞察力﹐能幫助我成長。
***************************
三個月了﹐我分享給她的東西﹐一點效用也沒有﹐我再沒有耐性去跟她說道理。這個月﹐靈機一觸﹐我跟她說倒不如她告訴我應該怎樣去評刻她的表現﹐給我一個評分表﹐我會根據一些客觀的準備來做我應該做的事。這樣再也不會有個人化的偏見。

她沒有理由拒絕我的提議﹐我也真的樂得安靜了。沒有標準﹐我不會給意見﹐免得大家傷和氣。

她就是不願意聽別人批評的人﹐總是對別人的話持保留的態度。有人跟她說什麼什麼的﹐她說她要錄影來看看。我問她是她不相信別人的話還是什麼的﹐錄影的目的為何。我跟她說不是什麼事情都有第二次的機會﹐可以讓我們細慢地回顧。她依然是無言以對﹐我更覺得我這決定是正確的。

怎樣看也是怪論

又有新怪論。

系統運行得慢﹐上個月跟進了﹐電腦部的同事做了點事情﹐某同事沒有再說有問題﹐可是今天她跟老闆說問題還在﹐不過他們用了另一個方法來避過了問題。老闆著我再跟進﹐好﹐請給我一些資料。可是老闆很嚴厲的說沒有資料。我告訴她沒有資料的話﹐那是沒有方法讓電腦部的同事去看看系統的﹐因為現在的速度不再慢。

我知道再和她說什麼也是沒有用的﹐我說著一些她不能了解的事情﹐好像我不懂文法﹐有人跟我說法文一樣﹐沒法溝通。

寫一封電郵真的是很容易的事﹐不過送一封垃圾電郵給電腦部的用意何在呢﹖告訴別人我們有問題﹐卻不肯說問題在哪裡。總之就是怪。

這個怪現象﹐我相信會維持一段時間。我﹐並不可以當事情沒有發生﹐知道是怪事情﹐卻總逃不了去問為何。希望一些日子以後﹐我連問都不會問﹐知道是怪事情就可以了。
********************
不能認同﹐覺得奇怪。

有客人投訴什麼的﹐便告訴有關部門去跟進。這是最有效的方法。可是今早聽回來的方向是有關部門去抽查﹐去看看有沒有問題。抽查的都沒有問題﹐就是沒有問題啊﹗可是又不可以。

那麼﹐你們想怎樣﹖奇怪的論調﹐教我今生今世也學不會。

我要買

要買的是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

想買的還有這本﹐名字叫《思索香港》。龍應台﹐聽過的名字﹐可是從來也沒有看過他的書﹐是時候了。

學習簡單

茶房阿姐問我為何我要簡單還要不斷地學習﹐我答是因為要從學習的過程裡學會如何簡單。

很矛盾的一個答案﹐不過卻是事實。

要我做一件事情﹐我可以不去想就做﹐不過這不是我。我要理解原因、過程和後果﹐不是的話﹐我會覺得渾身不舒服的﹐做了也會繼續去想。

學習就是去嘗試領會一些我想不通的東西﹐沒有想不通的同時﹐就是簡單的出現。

節錄

伏爾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所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在大多數情況下,常識仍然是一種經驗歸納,它固然簡捷好懂,易於接受,卻仍然可能是不自覺的奴役和沉淪。

很不平衡

上輕下重﹐是一個很需要正視的問題。我不是介意一個訊息一直下放﹐是沒有問題的﹐不過同事們就要花多點時間去閱讀﹐去想事情是如何的發展如何地把工作做好。

對於我來說是有利的﹐你們有你們看﹐我有我自己看﹐各不相干。不過可知道人人的長處都不同﹐未必每人都喜歡看喜歡想。

就是因為某人的自以為是﹐我就省卻了很多的功夫。你們沒有時間的時候﹐去問某人取回已經逝去了的吧﹗

Tuesday, June 6, 2006

問題再不是問題了

現在是一個問題,下個月就不再是問題了。表面上,我好像做了很多事情,實情是什麼也沒有做過,只是多口問了別人一個問題。

很多所謂的問題,是有解決方法的,看我們會不會問,會不會有一點耐心去等。

沒有方案的,就不是問題了。我真的做到了,不會為了一些未能解決的局面去煩惱。我提出的,你們不接納,拉倒。我依舊六時下班,也不理小組的同事工作到何時。不是我不理會他們,而是他們不理會我的建議。成年人,不再是小孩了,自己的事自己去煩惱吧!有需求,請揚聲,否則我是聾的,什麼也聽不到。

太早了

現在做著十月的事,被她說太早了,她著我八月中才做。好!依你的。我的麻煩就是我太早行事了。知道了,不過我還是早點預備,因為我手腳慢,我不可以被追趕的。

買書

買書的不是我,不過書卻屬於我的。是奧修,有四本,不過不是我想要的兩本。書買下了,不過不知道何時我可以看到那四本書。

玩的課程

很有趣的一個課程

學習喝茶

蠻有趣的課程﹐導師是我學習太極拳的那位。考慮。

中 醫 養 生 保 健 主 張 寓 養 生 於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 貫 穿 在 衣 、 食 、 住 、 行 、 坐 、 臥 之 間 。 其 中 一 個 突 出 特 點 , 就 是 和 諧 適 度 。 主 張 遵 循 自 然 變 化 的 規 律 和 生 命 過 程 的 節 奏 , 隨 著 空 間 、 時 間 的 移 易 , 四 時 氣 候 的 改 變 而 進 行 調 整 。 並 根 據 年 齡 、 體 質 、 地 域 、 環 境 、 習 慣 、 條 件 的 不 同 而 因 時 、 因 地 、 因 人 制 宜 。 此 外 , 還 從 起 居 、 飲 食 、 睡 眠 、 烹 調 、 旅 行 、 精 神 、 心 理 等 各 方 面 提 出 了 很 多 具 體 的 養 生 方 法 。

《 健 康 大 課 堂 》 就 是 為 所 有 熱 愛 生 活 , 注 重 健 康 的 人 們 設 立 的 一 個 長 期 的 健 康 樂 園 。 以 大 眾 最 關 心 的 健 康 問 題 講 課 內 容 , 系 統 講 授 中 醫 養 生 保 健 的 方 法 。

招 生 對 象 : 所 有 熱 愛 生 活 , 注 重 健 康 的 朋 友 。
CM 38-068-62-01 (61)

繼續我的故事創作

可能會再出發﹖﹗這個也可算是戲劇治療的一部分。

自由

自由是不貪心。

Monday, June 5, 2006

個人意願

有一個機會來更新我的意願﹐本來想更改為我願意到中國和新加坡工作﹐不過最後也放棄了。我在想﹐如果我被別人賞識﹐不理我的意願為何﹐那些人一定找著我的。不更改﹐是不想製造麻煩﹐可能是我不對﹐不過我總是覺得有人不喜歡我作這樣的更改。不理是對是錯﹐不更改我沒有損失的﹐因為如果真的有這樣一個機會﹐還會能夠得到的。

有理無理

銀行信件的日期是二十一日﹐給錢的一方的所謂證據是二十日。那麼銀行為什麼還要寫信﹖我們要退款給給錢的一方﹐好歹要一些證明。一個電話﹐一個故事﹐我們這麼容易就可以退款的嗎﹖

雖然是一百塊﹐不過思想不正確就是不正確。那張所謂證據﹐其實是銀行告訴有關人士哪裡有假的鈔票﹐並不可以作為付款一方的證據。給錢銀行一定有收據的。

她的思維方式﹐我有點害怕。明年一定要把她弄到另一組別裡,其實是我不想再管理這小組,因為根本不是我的工作。別的國家不是這樣的,我要跟他們看齊,這才算是國際性大企業。

我的橙色能量

我拿著我的橙色水瓶﹐問茶房阿姐信不信內裡的清水是甜的﹐還帶點橙的味道。她說我有心理病﹐是心理作用。

如果我說不是心理作用﹐你們會相信嗎﹖我說的是顏色能量。

越說﹐她說我像極一個小孩子。小孩子﹖很好啊﹗我可以再次成為孩子。

一些不能解釋的東西是存在的。對我好的﹐我就會相信。

只有一半

隔了一個海“誠意”的做了一個報告﹐列述了四月所犯的事宜(還是四月)﹐可是問題只有一半多一點。我的記錄是二十七個問題﹐他們卻報告了十四個。

我也不多說了﹐只告訴他們報告是沒有完成的。

連問題也不知道的同時﹐又怎可以有改善。我已經放棄了他們可以改善的祈望﹐因為我不想浪費我的精力﹐多看一些有意義的文章比較好。

Sunday, June 4, 2006

換一換口味

我在看蒙田,十六世紀的人。不過始終我都是愛看關於中國的多一點,原來我並不西化。

到了這個年紀才知道自己的口味,不遲不遲,總比不知道的好。

回顧讀書年代,我沒有讀西方歷史,卻讀著中國歷史,還拿了甲級的分數啊!

這個甲級,得來並不太困難,因為我只熟讀了十多條“天書”裡的答案,還有的是把兩本教科書都看了一遍,來應付選擇題。稍微有一點邏輯的,就不難猜測考試的試題。讀書的分數,代表了什麼?就是幫助我能夠讀上預科班。

那時的我,還有現時的我,對歷史都不算是認識。那時的我,根本對歷史沒有興趣,現在的我,開始有一點點,不過我並不知道怎樣去認識歷史。要點時間。

還是一個講求感覺的年代

社會心理學家佛洛姆(Erich Fromm)說愛情是一種藝術,如彈琴和繪畫,須付出時間精力以掌握知識和技巧,方能享受情愛之樂。但世人只把情愛看成一種感覺,這種感覺的來去取決於我們能否在茫茫人海中遇上上天為我們安排的「另一半」。

同意以上所說,不過在現實世界裡,我們還生存在一個講求感覺的年代。要遇到一個和自己有相同想法的人,還需要等待。

為何會這樣發生

以下幾句話,幫助了我。不是我能夠找來一個答案,而是我知道自己的方向,不是去消滅矛盾衝突,而是和它相適應。

如何理解這種矛盾衝突的性質;如何適當地處理這種衝突,解決這種矛盾;又如何在這種矛盾衝突中使自己與之相適應。
《馮友蘭自述》

愛情戲

自己沒有興趣看了,不過我有興趣參與,想看一份愛是如何製造出來的。

聽來的故事

是朋友S 告訴我的。他說他在坐吊車到雲頂的時候親耳聽回來的。

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對著一個小孩說要乖乖的在賭場門外等,不好亂跑,如果不是的話,迷途了就找不著,帶不了回家。

朋友S 說他當時很憤怒,他問如果小孩真的不見了,要怪誰。我回答他,誰人也不怪,真的要怪的話,就怪小孩的父母吧!

我知道他不高興的是成年人的不負責任,可是除了我們做一個負責任的人,其他的我們又可以做什麼呢?憤怒,不高興,可以幫助事情改變嗎?況且小孩遺失了又沒有發生。

要憤怒,要不高興,我也作了選擇。那些我無能為力的,我只可以靜靜地觀看。

《藝術》

這個也可以考慮。不過演出是明年的事了。

《我自在江湖》

這個也應該不錯,因為有潘惠森作為編劇及導演,我喜歡他的《在天臺上冥想的蜘蛛》。

舞臺上的江湖故事,也是第一次看。十二月八日開始售票。

Saturday, June 3, 2006

法國南部

朋友獨自一人到法國南部旅行,不知她有沒有遇到好看的男生。

我,還是不會一人旅遊,好像沒有意義似的。一個人,我不會到處走,也吃不到什麼好東西。

歷史需要的是時間

社會上有些特別重大的事,其意義和後果往往要經過一段很長的歷史時間才能看得出來。在這種情況下,做這種事的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事。
《馮友蘭自述》

我猜他指的是文革十年。

我常認為自知是理所當然的事,時常說為何人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原來是可能不知道的,他們不是患了精神病,而是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知道,我不知道,不過我很想知道。我想,要的是時間。

要珍惜的就是經驗

很喜歡的幾句話。

黑格爾說:一個年輕人可以說與老年人相同的話,但老年人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他的一生的經驗在裡面。
《馮友蘭自述》

我時常問朋友S 一個問題,就是為何跟我說這些。他說跟我分享。分享如果沒有個人成分的,我不看做是真正的分享。我喜歡的就是一些個人的,獨特的東西。這獨特又不是真的獨特,總之就是有人的成分。你我相同,如果是經歷是經驗的話,都是獨特的。

人的世界

沒有了人,這個還是一個世界嗎?有時侯想,為何喜歡到處看別人所寫,為的就是我是一個人。不是去證明什麼,因為不需要證明什麼,我就是我,是一個人。

新的落腳點

自從喜歡到的茶餐廳關門以後,都找不到一所新的容身之地。最近,找到了,是一間開了很久的街坊式快餐店,他們還保留了汽水和薯條的圖片。我不懂怎樣去形容那些圖片(本想拿相機拍一張照片回來,不過我怕被人拒絕),不過如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話,你的年紀一定跟我相約。

每次我都是吃雜錦湯烏冬和熱咖啡,是最不油膩的食物。拿一本書,邊看邊吃,雖然環境有點嘈吵,不過算是我可以逗留一刻的地方。

一笑置之

同事跟我投訴什麼不公平的,我聽,然後淡然說了一句“我不理了,你也可以這樣建議的”。

是是非非,真的不理會了。我也做得到。其實是我管不了,還要關心嗎?!

Friday, June 2, 2006

下雨

明早應該會下雨,我卻開心,因為不用早起打網球。我還是這般的矛盾。

哪個是我﹐哪個是你


我把這張相片放到我的電腦熒光屏裡﹐看到它﹐時常問自己哪個代表了我。想了好幾天﹐還沒有答案﹐只知道從右邊數過來的第三和第四個﹐一定不會是我。

逃避還是面對

同事答應了今天會把事情辦妥﹐可是到現在我還沒有看到我應該看到的。她是在逃避還是在面對呢﹖逃避當然是我的糾正﹐面對的是沒有了我監管而工作。如果她真的選擇了後者﹐也是不應該的。公司有公司的體制﹐員工是要尊重的。

是逃避﹐是面對﹐對她來說都是輸掉的做法。在工作上﹐是有一些遊戲規則我們要遵守的﹐不能夠太自我。

處理一些不是問題的問題

奇怪﹐已經知道某工作快離開我的工作範圍﹐到這個時候才告訴別人我是誰(以前又沒有正式介紹過)﹐不必要了。

她就是這般怪怪的﹐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忘記了自己說過的話和行為。不是我的當然我會著別人去做﹐因為有很多人都喜歡做著不是自己的工作﹔而我是很堅持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

忙﹐就是忙這些﹐處理一些不是問題的問題。事情很簡單﹐可是被我認為是他處理事情的同事卻思前想後。我不明所以。

還是回去看《管錐編》的誕生背景﹐很好看﹐是報章上的一篇文章。

還沒有成真

下次吧﹗

日前與友人沈氏伉儷相約往春雨坊中一聚。門前竹葉搖曳,流水粼粼,隔著一扇幽窗,與屋內的小水池連成一體。室內用幾塊石頭砌成小徑步道,踏石而過,也就登上一座水榭樓台上去了。我們在水閣上品茗清談,回望綠竹幽窗,溪橋藻影,不但富有野趣,同時也可看出主人家細密別致的巧思。室雅何須大,在塵囂中能夠擁有一角的安寧,這是一份福氣。

主人熱愛茶道,身體力行,因此也就開設了這樣的一間茶館,供大家觀摩及研習茶藝之用,甚至上升為一種文化的修養,通過與茶道有關連的事物,認識中華文化,淨化生活。由於當日龍井尚未登場,我們點了凍頂烏龍和武夷山大紅袍兩道名茶,烏龍散發著清香的氣息,津液回甘;而大紅袍則飲出溫厚的感覺,更為圓潤。在開水冒煙的氣泡聲中,滋潤了空氣,同時也沾上了一股清芬,藏身小樓之中,隔絕了外邊的紅塵霧靄。主人走過來交談,還送上了一張名片,將幾片綠葉放大,葉脈伸張,完全是一片碧綠蒼青的境界,綠得化不開,顯出柔嫩的感覺,活現出生命的色彩。

南美洲

看雜誌﹐介紹阿根廷﹐很想去﹐不過很貴。不知道南美洲會否一個我可以踏足的地方﹖﹗

Thursday, June 1, 2006

享受寧靜

什麼也不好說,靜靜享受吧!

明天可以做什麼

今天整個下午也沒有事情做,明天可以做什麼呢?

好奇怪的一種感覺

老闆跟我說,要我不好回答某人的電郵。當然我不會,因為是高層的對話,我才沒有這麼的愚蠢。

聽她這麼說,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也問自己為何她會這樣說。莫非她以為我想在這事情裡“出位”?

不會了,只做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別的,我不理會的了。不過我知道她在想另外的。

還是這句話“寫過就算”。

你去上課嗎

今天五點五十分離開公司,剛巧在門口碰到一同事,她問我是否趕著去上課。

現在的人真的有點怪怪的,準時下班一定是有事情要做。一個月有一兩天早離開是對自己的恩賜。

人們啊!下班是我們的權利,不好再認為這是對工作的熱誠。

我的是附屬卡

不是嗎?如果是的話,都弄清楚了。沒有?那一刻,想過立即取消了這張卡,不過還有購書款項沒有退還,要等一等。

那時候,我為什麼要一張附屬卡?

另,不明白為何信用卡公司這麼麻煩,月結單收取年費,一個電話打去又取消。跟我說只可免一年年費,我說沒有所謂,你堅持要收取我費用我便不用了,況且不收年費已經是市場裡公認的。申請一張信用卡比吃飯容易,因為是會送上門來的。

第一口咖啡

看雜誌介紹意大利菜﹐咖啡當然少不了。我的第一口咖啡﹐就是在意大利喝的。記得是長途車程的休息站﹐在一間油站旁的小店喝的一小杯咖啡﹐杯子是白色的。

我很喜歡嗅咖啡的味道﹐不喝也喜歡到咖啡店裡用餐﹐為的就是那誘人的香味。

喝咖啡﹐可以一個人﹐也可以是和朋友一起。不論何時何地﹐我都是慢慢喝﹐由熱到冷。每一口都給了我不同的感受﹐我愛這過程。

發覺現在的咖啡冷了都不變酸﹐很好。

無聊事件二

隔了一個海的同事要求我把今年一月到三月的錯誤確認﹐好使他們可以把事情歸檔。他們是否有病﹐我還會記得那些錯誤嗎﹖不好跟我說錯誤還沒有弄好。

斬釘截鐵地跟他們說我是不會再花時間在那些錯誤上﹐請他們好好處理好四月跟五月的錯誤。天啊﹗我還要等。不是嗎﹖不是已經處理好了嗎﹖等什麼﹖

其實我什麼也不可以做﹐我也不等﹐我說我應該說的﹐免得有一天我被人罵我不處理事情。總之一句﹐不要聽我老闆說的就可以了。

很無聊的開場白

那個被我罵然後對我說“不好意思”的人﹐今早來電﹐她的開場白是問我前兩天是否放假。她問的時候說得不清楚所以我沒有回答她﹐就算我聽得清楚我也不會回答她﹐因為我覺得沒有意義。是又好不是也好﹐現在找到我了﹐還要問。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不會回電話的﹐找到我就找﹐找不到可以找我的同事﹐事情一定可以解決的。何況﹐送上電郵我一定答覆。

這個她﹐我不會給臉色讓她看﹐不過我也不會對她好﹐公事公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