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1, 2006

原色

我想說的是我的頭髮。

記不起何時開始為頭髮增添顏色,時啡時紅。印象中,第一次染頭髮是在紅墈,那麼肯定是零零年以前的事了。我好記得二零零零年,特別是九月一日。是我出走的日子,離家出走。

那時的我,一年起碼為頭髮染色兩次,甚至三次。記得有一次,頭髮顏色是紅的,還作了顏色增強效果。怎知道兩天後洗頭髮,用了超級頭髮護理用品,那些紅色,沒有了。

頭髮沒有染色已經有年多,上次把頭髮弄直弄短,頭髮現在的顏色,基本上是黑色,天然的黑色。只有頭髮尾部還有點點咖啡色,下次理髮,應該可以把它們剪掉。

終於,還我本色了。

今天

一點點的擔心﹐一點點的緊張。

可以做的都已經做好了﹐沒有做的是我沒有想到的。身體有些訊號給了我﹐要小心。

明天早上打網球﹐下午參加太極拳班﹐是減壓。

未來的兩個星期還是緊張的﹐努力。

Thursday, March 30, 2006

愛上了寧靜

寧靜的感覺很好。一個人在家,沒有電視傳來的聲音,沒有任何音樂的聲音,不去想什麼,不去看什麼,很靜很靜。很喜歡這種感覺。

每天擁有寧靜至少五分鐘,人也平靜多了。

十點十分

這個星期都可以早睡,也早起,不過就睡得不太好,夜裡會醒來,但是很快就能再睡好。可能是系統給我的壓力,我跟茶房阿姐說,我快生孩子了。這兩天就是走來走去,作最後的安排。今天就遇到一個大問題,上個星期還沒有事故,只改了一些資料,就出事了。明天才能看看結果,如果真的有問題,孩子就生不了。

另外,可能是我的同事令我睡不穩。如果是這個原因,我要快快把這個原因打掉,因為是一整年的事宜,處理不好我會瘋的。
*****************
準備關電腦,洗澡,睡覺。

開始早睡的習慣,維持維持維持。

後記﹕
七點半已經精神弈弈起來了﹐十分鐘的準備﹐還看了二十分鐘的書才出門口。很滿足啊﹗
27 Mar 06

有什麼好解釋

她又來了﹐早上一次﹐下午一次。下午的一次﹐我拒絕了。她想和老闆再談﹐問我去不去。我當然不去﹐為何要去﹖

她好像在玩遊戲似的﹐可是我不是。我沒有閑心和她玩耍。
***********************
某小姐硬要我聽她的解釋﹐有什麼好解釋呢﹖真的聽了我會舒服一點嗎﹖或是你說後會覺得舒服一點﹖

我聽後﹐只聽了一點點﹐因為我再聽不下去了。不知道是她問還是老闆問我需要不需要在場﹐然後她說老闆以為她和我有溝通上的問題﹐要老闆來擺平。

什麼﹖問題﹖擺平﹖

朋友S 問我為何這麼遲才離開﹐我回答說被厲鬼纏身。我越來越發覺這個她很令人討厭。我已經和她說得明白﹐跟我學習就要知道我的最根本要求(又不是我要她跟我學習的)。她要求我明天給她再看一次她要遞交的文件﹐我說給我簽名就可以。她疑惑的看看她手拿的幾張紙﹐尋找那簽名的地方﹐看到了﹐才不開口說話。

往後的一年﹐我肯定﹐你們會看到我寫更多更多關於她的。一年啊﹗救命呀﹗

後記:
我問了自己幾次,是為了這事情而不開心而是因為往後的日子,我相信我的答案是發自內心的。我是憂傷往後要面對她的日子。放下了某個她,來一個某小姐。都是自己為她們改壞名字的後果。以後,改代名詞的時候也小心一點了。
29 Mar 06

Critical Path vs Critical Issue

同事還沒有弄清楚什麼是什麼的時候﹐就跟我說她會找出兩個 critical path 來。怎樣找﹖她弄錯了﹐她想找的是 critical issues 。

In project management, a critical path is the sequence of project network terminal elements with the longest overall duration, determining the shortest time to complete the project.

了解

同事要我為她做評估﹐是關於了解明白。了解和明白是很難去評估的﹐除非你做一些事情來讓我知道你已經明白了。她想的方法是看罷一些資料﹐然後做一個簡報﹐就說她明白了解了。

對不起﹗我絕對不認同這種做法。我跟她說一個中五學生都可以做這樣的簡報﹐因為英文考試裡有。我又說倒不如你嘗試處理一些查詢﹐來證明你明白了解。她又不願意。

我不能了解和明白她。

看看網上找回來的定義

Understanding is a psychological process related to an abstract or physical object, such as, person,situation and message whereby one is able to think about it and use concepts to deal adequately with that object.

Some people believe knowledge is the simple awareness of bits of information. Understanding is the awareness of the connectedness of this information. It is understanding which allows knowledge to be put to use. Understanding represents a higher level than simple knowledge.

Wednesday, March 29, 2006

星期一的午餐

和兩位同事一起,是我第一次單獨和他們吃飯,吃著吃著,談著談著,很高興。

其中一位同事,她要離開了,和她談著設計方面的事情,由櫥窗設計開始,談到家居設計,然後時裝設計,辦雜誌等等。

另一個,打算自己做生意,應該是關於飲食的,和他談著雞蛋仔,我說我要吃芒果的味道,又說要有芒果肉的。

這樣發著夢,雖然不是我自己的夢,也開心的。

男的一個,走來給回我吃飯的花費,我說不用了。他不好意思,我說做蛋糕給我吃吧!

他們兩個很年輕,有時侯跟他們談談,自己也年輕了。他們是有夢想的人,我喜歡啊!我最怕的就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

我是誰

昨天才跟人談過九型性格。不知現在的我是何種型格呢﹖
**********************
今天做的測試,說我是第三型人。以前我是第一型。因為做的測試不同,我會找回以前做的那一份,再做一次。

不知是否我寫東西多了,看的書多了,我也改變了。

真人現身說法,第三型人是比較悶的人,他們大多在年輕的時候不懂享受生活,只懂向著目標前進。到了年紀大一點的時候,就開始知道自己的需要。我也是這樣的啊!

當第一型人在演說的時候,氣氛都變得較為嚴肅。這也是第一型人的特點。如果你懂得尊重別人的性格,便要知道強逼第一型人做出一個生動的演說是沒有可能的。不生動並不代表不吸引的,這類型人給你最多的是一些實際的資料。

查根問底是第五型人的特徵之一,他們喜愛真理,他們會花時間去尋找某一種他們認為重要的資料。可是如果你問他們那些資料的作用是什麼,他們會告知你他們只想知道。知道後有什麼的價值,他們是沒有特別的關注的。愛思考,就是第五型人愛做的事情。有時候,我也是這類人啊!
26 Mar 05

眼睛很累

在看系統手冊﹐是很沉悶的一項工作﹐卻是重要的。這本手冊﹐我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每一次我都有收穫﹐因為知道會有收穫﹐所以我愛看。不知道手冊有多少頁﹐因為是分為很多個部份﹐而且我是在網上看的。

愛看系統手冊的人﹐五只手指都用不完(我指我部門的人)。

不滿但不介意

某小姐正在和老闆談論她的學習計劃﹐但是我卻在我的座位裡。她的那份計劃書﹐是要我簽名的﹔訓練部的同事也是跟我說要老闆的核准。往後的一年裡﹐我要和她一起出席很多的活動。可是現實卻是這樣的發生﹐很奇怪。不過老闆這樣的行徑(我不太怪我的同事)﹐也見怪不怪了。我總覺得她是有她的目的﹐可是卻影響不了我的表現。說過﹐我的資料來源並不是單靠她的。我有我的天地﹐更何況從我的天地裡得回來的資料會比她給我的多。

好﹗不是我不幫助你﹐是你不尊重我在先。我也沒有本事給你意見如何去做好。這些話是對某小姐說的。你說我小氣也沒有辦法。

不介意是因為介意又怎樣﹐已經是好幾年的事情了。

後記﹕
她告訴我老闆給她的意見跟我的一樣﹐她說她要再跟我談。我說我不是已經給了一些項目給她選擇嗎﹖信我的話﹐就從那些項目裡挑選﹐不信我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跟她說完﹐我現在很氣憤。氣憤是為何她要堅持學習我的工作﹖

誓死不改

系統上有問題﹐可以不改嗎﹖好﹗我就跟你的方法做一次﹐我最不怕麻煩的。兩種情況也測試了﹐其一還是有問題。怎樣﹖最後關頭﹐系統要改了。

都不明白為何要把事情拖延﹖有問題就要承認嗎﹗絕不可以以為看不見就是沒有問題。

Tuesday, March 28, 2006

分享

「自信而不自負,執著而不僵化。」自信就是相信自己,有自知之明。一個不相信自己的人,是什麼事情也幹不成的。自負是不顧實際,覺得自己什麼都行。自負的人,往往志大才疏,也很難成功。執著就是認準目標之後,不懈地去努力,狂熱地去追求,但又不能僵化,要不斷地發展以適應新的變化。

不應該笑但笑了

明天要遞交的東西,今天四點才打算跟老闆談,老闆一句沒有空,面談無從談起。

我已經提醒了她,只是她不聽我說的。我還聽到老闆說著她遲些才遞交文件給有關部門。不是嗎?如果是我,第一次怎樣也不可以令人失望,失望的第一次,就是給人一個壞印象。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知道了事情的發展,我很壞心腸的在心裡取笑她。

為別人而活

我不知道別人的感覺﹐我單是看也覺得辛苦。

做額外的事情(對自己好的)﹐不是為了自己嗎﹖為什麼要緊張這緊張那﹖為的是別人的眼光。

某小姐走來想我為她作最後的審核﹐對不起我不會辦的。這是代表你自己的文件﹐要對自己有信心﹐總不可以像小孩一樣依賴。如果這麼的依賴﹐又為何要參加這個訓練呢﹖

看著她﹐我也覺得辛苦。我真的很辛苦﹐我做的事情也不少啊﹗

傻了

最討厭別人說我不分享﹐好﹗“接招”。

一口氣﹐把十七封電郵(還有檔案附送) 轉給某小姐。看吧﹗

我也花了半個小時﹐細心去揀選的﹐絕對不是“交行貨”。

心理不平衡

是我啊﹗

下個月﹐有幸和卡內基的訓練人員面談﹐昨晚居然開始重看我買回來的兩本卡內基寫的書(從來也沒有看完這兩本書)。

目的﹖我想問問題﹐問一些訓練人員給不到我答案的問題。

很心理不平衡啊﹗

回頭

為何回頭會是一個危機處理的方法﹖
為何不是在事情發生前去預料最壞的情況﹖
為何不是因應這些預料的壞情況去想方法﹖

我﹐絕不單單想著回頭。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熟識我們運作的系統﹔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沒有接觸過這個系統。

Monday, March 27, 2006

分享

學會反省做本份事

楊釗表示,一般人解決問題時容易走錯路,一是受觀念問題影響,以自我為中心,當老闆的「又想馬兒好、又想馬兒不吃草」;做員工的「又想多賺錢又想少做事」。二是要求別人對自己好,卻不問自己對別人怎樣,總是埋怨別人對自己不關心、不愛護、埋怨這個社會,卻從不問自己對社會、其他人付出了多少,只知道索取。第三則是遇到問題不是實事求是地面對,只是推卸責任,認為是自己太倒霉、認為是命運的不公。所有這些都不是對待生活所應該有的態度。

和諧社會只可內求

楊釗指出,有些人總是希望別人對自己好,卻從沒問過自己有沒有對別人好。他認為,要別人對自己好,首先自己要對別人好。其中,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對自己好,才能希望別人對自己好。「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聽說依此修行,西方就在眼前」。

一則對話

我:你打算看的是什麼英文書?不好跟我說是小說。
她:對!就是小說。
我:你想用小說來改善商業英語?
她:……

可能是我孤陋寡聞,真的不能夠苟同。

用腳走出來的關懷

自己也沒有想過,用腳來走出關懷。

今天,著茶房阿姐帶丈夫看中醫,看她眉頭深鎖的樣子,倒不如真的去看看醫生。我告訴她黃醫生是一個很有耐心的醫師,他不是神醫,收費並不昂貴,值得一試。又說大醫院的醫生都很忙,有時侯並不可能細心看病人。到一間規模小一點的,服務態度是會認真些。我總相信,人的體力有限,看多少症絕對是一個影響。

我不太肯定黃醫生今天在不在,因為他有時侯會到廣州上課(其實我並不知道他的課程完了沒有)。阿姐遠遠從觀塘坐車而來,如果醫生不在,著實有點不好意思(理應我幫她打個電話詢問一下),也有點擔心她找不到中醫院所在。

於是從家走到醫院看看,看到她和她的丈夫,心落實了。說了一兩句話,我走了。很久很久,我也沒有做過類似的關懷了。頂多一封點郵或是一通電話。

沒有文化

是同事說的一句話﹐很“絕”。

不是我們不願意溝通﹐而是我們真的無能為力﹐文化不同還可以調節﹐沒有文化的﹐我們不知道怎樣做。

如有高人﹐請指點。

給別人的回應

今早給了一個很認真的回應﹐寫了很多。一陣子﹐我還要跟某小姐去談論。不過我已經對自己說﹐不好說太多。我用的是一種她從來也沒有接觸過的角度去寫﹐她又怎會明白和了解。可是我又不可以不從這個角度去給意見﹐因為我不想我給的不是我的專業。

現在可以做的就是不好說太多﹐我知道她已經把自己做到最好。有些東西是勉強不來的。頭沒有這麼大﹐就不好佩戴一頂大大的帽子。倒轉說也可以的﹐頭大大的﹐也不好佩戴一頂小帽子(我就是一個頭大大的人啊)。

Sunday, March 26, 2006

讀書的口味

好像變了,喜歡看一些有資料性的書,也是可以令我思考的書。從已有的東西去思考現在的一切,來得實在一點。

我的生活滿意嗎

一年後﹐在進步中。
*************
我告訴你答案,是滿意的。終於可以做到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休息時休息。看似簡單,要做起來一點也不容易啊!
26 Mar 05

看化,尊重

原來在一年前自己也寫過這個課題。是要不斷地提醒自己。
**************
要學習的是要尊重別人,所要尊重的是一些我認為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例如同事常說我不教導她。我已經不只一次讓她知道她要知道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知道的事情),可是並不可以滿足她,她還認為我沒有教導她。可能是她得到了我給她的資料,她還不能瞭解我們的工作。要處理好工作,並不單靠資料,是要很多的東西配合。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得到太多未必是好事,要懂得取捨。

每一次跟朋友S 講述這個人,我都有點氣憤。朋友S 總是讓我知道有些人就是喜歡把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這個我明白,但是我也要有一抒發的管道。

我跟自己說,我已經接受了朋友S 的說法。我要做的就是尊重她。不過我也要她明白,要人尊重的同時,她要懂得尊重別人。我已經請她不好再跟人說我沒有教導她。

結果是要通過一個過程,而在過程中的付出,就會反映在結果上。沒有不勞而獲的。
25 Mar 06
****************
很多時候,我們都說自己看化了。在我認為,我們並不能看化,我們可以做的是尊重。懂尊重人的,便是在適當的時候聽,適當的時候提出意見,當然是要在別人徵詢你意見的時候。在尊重這話題上,我還有努力的空間。
26 Mar 05

能瞭解嗎?

一間房子不等同一個家,很想建立一個內心之家意味著重整根源性問題的迫切性,若以為買一間房子就是有家了,那個家,無疑只是建基在沙漠中的海市蜃樓罷。
《遺忘之間》

同一屋簷下的孤獨感,是最難受的一種。四面牆壁,天花與地板,沒有一個可逃的空間,教人窒息,沒有了生命的喜悅。沙漠中的那股熱氣,也是教人呼吸不了的。要逃離,儘快的。

一段感情,當然也有可取之處,不過不能自然地呼吸,就是一個大問題,會影響健康的,也會面臨死亡。內心之家沒有了,還需要一個所謂“家”嗎?一間房子,一個人的力量也可擁有的。

沒有煩惱

接受自己也就省掉了不必要的煩惱
《遺忘之間》

很好的一句話。能夠做得到嗎?我說我已經可以了,接受自己一點也不困難的,只在於自己願意不願意。我要對自己好,所以我不要不必要的煩惱。

你們呢?

很像啊

您個性中:
摩羯座的守護星是土星。摩羯座的你,具有很強的耐力,以及不屈不撓的奮鬥精神。你的外表可能很保守樸素,對待朋友可能很嚴肅認真,有時候會讓人覺得有點無趣。其實你心思周密,機警聰明,往往能夠準確捉住時機,適時投注你的努力,進而獲得成就。你對於環境有著很高的忍耐力,並深具責任感,為了使計劃能夠不折不扣地實現,可以熬過漫長艱辛的準備時期,絕不鬆懈。在你的內心深處,對於人世間的事情,即使是愛情,總是抱持著一種難以解開的深沉悲觀,但並不因此而退縮,這種傾向反而能使你的行事更清晰謹慎、沉穩練達,不會盲動躁進,而得到週遭朋友長官的信任。

磁場

我相信磁場的力量。簡單地說就是南北極的影響,當然也有星空各個星球的相互磁場。好有興趣去認識,去知道。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我都相信磁場的力量和影響。

我被邀請,她被拒絕

她很高興走過來,說今年的某某典禮在酒店裡舉行,然後說邀請我前往。我問她舉行的日期,說是在四月。對不起!整個四月,我會留守在工作間,準備處理突發性的系統問題。她很不開心,說是邀請我一起分享她的喜悅。

我瞭解她,是因為這典禮在酒店裡舉行,她樂透。對我而言,這是沒有意義的。工餘進修,是由自己出發。我不需要別人和我分享,有沒有公司人和我分享,我都會把課程完成,如果我覺得有需要的話。更況且,在她學習的整個過程中,我都有鞭策她,著她努力。這不是更有意義嗎?

如果瞭解我的話,我是不會出席這般的聚會的。她高興的來,失望地走,不好怪我。是她不認識環境而作出不適當的行為。兩年多三年的相處,更令我對她失望。我是一個不喜歡由一到十說得明白的人,我要我的合作夥伴明白事情的始末,如何做就自己安排了。我不是一個帶小孩的人,我更加不喜歡有小孩在我身旁,成年人了,做一個成年人好嗎?

成年人就是有處理被拒絕的能力。

邊緣

邊緣化下的香港其實有不少機會,真正的危機是我們太多心或太貪心,妄圖同時走三個方向,其結果卻只會是不進則退。

就地理環境來看,香港就處在中國的邊緣位置。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難道還天真的認為香港的地位會比中國高嗎?

邊緣化,這一名詞,好像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在我來看,只是我們對自己沒有信心的情況下創作出來的新名詞。

我在看陳冠中的《移動的邊界》也說到邊緣。邊緣只是一個位置,並沒有好與不好的。就好像讀有名的學校,就代表好的嗎?也有考試排名最後的。我相信,那排名最後的可能拿九十五分或以上,不過心理上也不會開心,因為是排名最後的一個。

獨立並不代表要與主流對立,而是自覺地處於主流的邊緣。
藝訊03 2006

今天

感覺睡了很久(夢裡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我卻八點多已經起來。

Saturday, March 25, 2006

要弄個明白

同事:是你批准的。
我:沒有可能,我從來也不會批准什麼的。
同事:anyway ……
我:不可以,我要弄個明白。請拿證據讓我看看。

怎可以這樣亂來的?是我做錯,我會承認,但不是我錯就不好說我錯。原來那些字句,是我讓別人知道怎樣做,他們遺漏了程序,與我何干?

很討厭有這樣的同事,每次就是這樣浪費我的時間去讓他明白。先生,你的職位比我高(理應能力比我高),請好好看清楚才找我,好嗎?

後記:雖然今天不是工作日,我是不會寫公司事情的,不過卻有不吐不快的情緒,唯有寫寫寫。

陶藝拉坯茶具製作

正在考慮中,如果真的參加,會在六月開課。

我是土星

土星的資料

九大行星的排序: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我對嗎?

那麼月球呢?它是什麼?位置在哪里?

我的星位圖。

太陽星座為:摩羯座

行星位置:

天王星(天秤座)
海王星(天蝎座)
木星(天秤座)
土星(白羊座)
冥王星(處女座)

分享

很想將這篇送給某小姐﹐不過如果她不知道要改變的話﹐再有意義的東西對於她來說都是沒有幫助的。

我相信﹐她有能力去找她自己要的﹐不過要她知道自己的不足。哪有人會不需要改善呢﹖
********************
人生如同賽跑,你必須知道終點在哪裡,還要沿著最短的跑道不斷衝刺。

人生如同沒有參考圖的拼圖遊戲一般,你無法猜測出將拼出什麼圖形。

但是,你可以充分利用時間,努力尋找,努力去拼裝。

人生如同玩撲克牌,在輸贏之中,你獲取許多教訓。

但無論如何,你必須持續不斷地洗牌──這是冒險,也是進取。

人生如同甜甜圈,其中間的圓洞意味著生命中的缺憾。

樂觀的人看到的是組成圈圈的面;而悲觀的人卻緊盯著這神秘的圓洞。

最喜歡最後的兩句。
21 Mar 05

正負

這則短文﹐自己已經忘記了。也是時候重溫一遍。
************************
誰說負面的就是不好呢?有些人就是需要一些負面的情緒才可以平衡自己,我可不能剝奪他們的。好東西用在我身上,別人可用不著的。

我早就明白這道理,只是今天有更深的體會。
24 Mar 05

聽來的一個故事

聽說﹐這個男人連辣椒也不吃了。
*************************
一個男孩很喜歡喝醬油,是不自覺的那一種。他的女朋友看著他喝,心也寒了。女的每一次看到男喝醬油的時候,都會著他不要再喝了,壞身體的。當然男的總是不聽。女的有次跟他說,是她最後一次不厭其煩地勸勉他了,她不想再傷心。看著自己愛的人,做著一些傷害身體的行為,心不傷就假啦!

一天,男的告訴她再沒有喝醬油了。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愛的她。
24 Mar 05

也說 blog

It is good for the individual and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it is good for the brain.

According to US-based specialist Eide Neurolearning, blogs can promote critical and analytical thinking.

perspective The journal of ACCA Hong Kong Spring 2006
*******************
今天收到一份本地會計組織的季刊(雖然我不是會計人)﹐那裡也說blog。平時我會將它掉進廢紙簍﹐不過今次我會把它帶回家細看。

原來被我漠視的東西﹐是有我認為可取的東西。今天又上了一課。
23 Mar 06

又有幾多人受影響?

上海IBM全球服務執行中心與去年建成的大連IBM全球服務執行中心和深圳IBM全球服務指揮中心共同構成了IBM中國全球服務執行網絡。

看到這般的新聞,總有點不開心的,因為意味著有人失業。不過這是世界大趨勢,也要接受的。

黃道十二宮

在讀,很有趣的。也從另一個層面去認識人生。

遲到理論

因為你有加班費,所以你不可以在早上遲到;因為你沒有加班費,遲到是可以理解的。

是什麼道理來的?加班有錢與沒有錢,都是要用體力的。有錢就可以少休息嗎?

我沒有說過一句話,不過並不代表我贊成她的說法。我只是無言以對。對著一些不講理的人,和她多說也是浪費時間和力氣,結果只會換來一肚子的氣。

慢與快

在解決問題時,人總喜歡走捷徑,以為這樣可以得到最大的快樂

然而,捷徑雖然是最短的路,卻未必是最快的。

所以說,捷徑不但並不好走,而且充滿危險。走長一點的路雖然會累一點,但卻是最快到達目的地的方法。

我是一個喜歡花時間把根基弄穩固的人。別人可能笑我傻,我從來也沒有覺得自己是傻瓜。知道自己的弱點,我也不怕被你追趕。你走得快是你的事,並不和我有關係的。我走的路,也是自己的路,與別人也沒有關係的。

Friday, March 24, 2006

換新衣


主角是我的網球拍。看見那黑黑的見證嗎?就是我的努力啊!

我愛讀書

要開減壓課程,可以教人深呼吸,可以教人聽音樂,可以教人參加體育運動。但要治本,還要倚仗「閱讀療法」。

讀書可助人去掉浮躁,維持平靜心境,建立精神支點。這個支點一旦確立,縱有大的壓力,也能找到排解的力量。所以,對於任何人來說,最有效的減壓方法並非來自外界,而是來自內心。

還記得某個她跟我說過(不只一次),叫我不好看這麼多的書。也記得某個他,說看一本書已經足夠了。他們倆的廢話,我當然不會聽。我讀的書,比起當日不知多了多少倍。

我好開心

系統應該可以下個月完成升級了。整個項目,由開始做全球性的測試到今天,已經兩年。我所顧慮的東西也一一解決了。下個月的安排也準備好了,如果是系統本身的問題,不是我可以憂慮的,我也不擔心了。最壞的打算也是多了一些聯絡工作。

我開心,因為看見自己進步了。處理事情的態度和想的方法也比以前的好,小組同事的協作,也是令我沒有後顧之憂去和外邊的人打交道。

更開心的是,被我發現了兩個不可能發生的系統上錯誤。找到錯誤不是我開心的原因,是我對系統的瞭解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另外是我怎樣去跟區域同事表達我的訴求。小的錯誤我放過它,但是一些影響公司贏利的,絕對不可以放過,簡單的一句話,已經代表了它的嚴重性。

這裡寫東西,是幫助了我去表達。

她怎麼了

今天是部門的例會,某小姐坐在我旁邊,可是房間小,她又“禮讓”,變得坐在我的後方。整個下午,我看不到她,我要和她說話,我要微微轉身。

不是嗎?不是要培訓做經理嗎?為何是這樣表現的?整個會議,她沒有說過一句話,就連遲到的討論也沒有說過一個字。

我不明白?要我怎樣做她的老師,給她指示。

我有請求,請不要學習我的工作好嗎?我不想面對她啊!莫非是我前世欠了她的?

速度

八點才起來﹐八時十二分已經可以出門。好﹐遲些換了工作地點﹐我可以睡到八點十五分。

直的頭髮真的好﹐那五百五十塊﹐花得很值。還有那五個小時。

Thursday, March 23, 2006

也談書法

朋友圈中有兩位也談過書法,我也找來一篇。我不懂書法,惟有用別人的。

無聊之作


早上看見很多的黃色(穿的風衣也是黃色),晚上睡覺有藍色相伴。很好很好,我能安睡。

僱員再培訓

新的項目,自家的僱員再培訓。不是某個她告訴我的,是我從公司的網頁裡看到的。已經和股東交代了,那麼一定要有成績。

培訓?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不要啊!不要給我啊!不過另一方面,我又想看看戲,想看看他們弄的是什麼板斧。書本上所學,真的要看看真實的環境。算是一種經驗,真的用錢也買不到的。

不需要的

給朋友S 的。

知道你想把事情做得好,知道你花了額外的努力,不過也要想想是需要還是不需要。在我們身處的環境裡,做好事情並不確保有人會認同,我們只可以做一些某些人認同的事情,當然我們不是沒有了自己。我們要保存自己,是必要的。

請不要一個人去擔當一切,這不是你的項目。成功不成功,最後的榮譽(如果有)都不屬於我們。如果某些人喜歡,我們便會有榮譽,否則這只是我們的工作。抱負,不在這項目裡,我好肯定地說。事情被受高層關注,並不是一件好事,很多人在等待看戲,當然他們想看的是一場“好”戲。

我們為何要做主角呢?我寧願做一個不起眼的小配角。當然我明白你心裡所想,不過這個時候,真的不是我們博取表現的好時機。

想說的寫完了。

放下心頭大石

終於﹐系統測試的最重要部份弄妥了。其間出現了很多的問題﹐都被我們一一解決了。昨天有人跟我說不可能﹐今天我就證明了是可能的。機械的東西﹐是死的﹐能不能改就是人的問題。她又不是機械人﹐怎可以以代表的身份來說話。

我是一個愛求證的人(想起我看過的話劇)﹐沒有證據的推斷(我指系統)﹐我是不會相信的。要我相信﹐試著做來讓我看。

兩厘米的差別﹐怎會有問題。說不可能的人是死的人﹐我不要跟活死人工作啊﹗還是香港有名銀行的員工。同事被她胡亂擺布也是有問題的。

跟某小姐合作﹐我就要堅持﹐懶理她覺得我合理不合理。測試有什麼影響呢﹖都不明白為何不想作安排﹖

學習計劃

下星期要遞交的一年學習計劃﹐今天還有疑慮。不是嗎﹖我說是我的同事。

她妙想天開的認為可以在九個月裡學習我工作的全部﹐不可能的。我們的系統﹐測試都要整個月﹐這只是用家的測試﹐還沒有計算科技人的無數次測試。試問﹐有這麼簡單嗎﹖況且我的工作又不只是關於系統的﹐雖然我每年都要做環球性的系統測試。

我給她的意見就是縮小範圍﹐集中火力﹐因為她是要向管理層交代她的學習結果。

心裡的話﹕她不應該參加這個所謂的訓練﹐因為她沒有準備好一個相應的心理素質。

語錄

人可以蠢﹐但是不可以太蠢。是昨天聽回來的話。當然說話人是有點刻薄的﹐不過我同意。

他說太蠢的人﹐如果有進步﹐都只是到達蠢的程度﹔蠢的人進步﹐就可以變為不蠢了。

是蠢是不蠢﹐沒有一個明確的界線。我不希望我遇到一個不知道自己是太蠢的人。

如果我是一個太蠢的人﹐我又自覺的話﹐我會避開所有別人會知道我太蠢的環境﹐而不是一頭栽進去的。

Wednesday, March 22, 2006

別人的感覺

如果你覺得是被遺棄,那麼便是真的了。如果你不覺得被遺棄,那感覺也是真的。

說什麼因為工作的地點改變而考慮辭職,也不出奇的。

去另一個環境,如果願意的話,也不是問題。如果不願意的話,還有很多的選擇。不是嗎?不開心也不是辦法,也不是沒有人理會,那裡還有管理人的。

這麼多疑慮,或者是時候想一想了,不過要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以想什麼呢?如果知道的話,也不疑慮了。

走來的,當然也可以離去。人在面對轉變中,出現一些無助感是可以理解的。

希望他們快樂!

今天

心情很好,沒有不願意上班的情緒,八點二十五分已經回到了公司,買了早餐慢慢品嘗。

這種感覺已經遺忘了,幸好今天又回來。是否我的頭髮短了,也健康了,沒有浪費了營養,所以人也精神了?不知道答案,不過我願意相信。

我的顏色直覺

我:你的家一定有很多紅色的東西。
朋友S:地顫是朱紅色的。
我:你的房間的顏色是什麼?
朋友S:橙色。另一個房間是黃色。
我:那麼,你的家一定沒有綠色和藍色。
朋友S:很少。

天啊!怪不得他有那些問題。就是沒有平衡啊!紅色的對比色是綠色,橙色的對比色是藍色。

送給圓圓的

對於渴望愛和願意無條件付出的朋友,粉紅色一定是你的顏色。

是我想起你喜歡 hello kitty。

分享

自己很喜歡以下的話,是從網路上看到的。

人在作選擇的時候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選擇不成為自己,第二種是選擇成為自己。第一種選擇顯然比較容易,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習慣偽裝自己、遮蔽自己內心真實的情感,扮演別人所期待的角色,而從來不作真誠的抉擇,因為我們害怕真誠的抉擇會讓自己與他人發生衝突。

說我不懂

某個她一見到我,就說我不懂。我不和她爭辯,只把情況講述了一次,問她我的理解有沒有問題。

事實勝於雄辯,就是這樣了,特別是對一些喜歡說我不懂的人。

我是一個文字人(我不喜歡看圖),怎會把說話聽得不明不白呢?當我不明白的時候,我懂問問題來肯定自己的理解,我是相信自己在這方面的能力的。

就是這感覺

很想去喝茶啊!

周作人在《喝茶》中說:「喝茶當於瓦屋紙窗之下,清泉綠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飲,得半日之閒,可抵十年塵夢。」可稱得上真懂喝茶之道了。

習慣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習慣。我不是想談論這是好還是不好﹐因為沒有談論的價值。今天晚上﹐我和朋友說了兩句話﹕這不是你平常的習慣﹐那麼可能便是你的緣份。

我還記得我說的話﹐為什麼﹖因為我相信我們時常說的緣份﹐發生總不是在我們習慣的生活中。如果真的發生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我們總是不會留意到的﹐因為我們太過習慣在我們所習慣的生活裡。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麼請你抬頭看一看天空﹐你會發現很多在你平時沒有留意到的東西。你等待的﹐可能就在你的身邊﹐只是你還沒有留意他罷了。
20 Mar 04

Tuesday, March 21, 2006

很多地方想去啊

在查看中國旅遊的資料,發現了很多想去的地方,計有武夷山,南京,麗江,黃山。一個星期可以去哪里呢?

大趨勢

中東那邊都有一個區域中心了。這是一個大趨勢,勢不可改了。我要做的就是幫助同事做好情緒準備,去怎樣面對一些我們不能夠接受的情況。在這樣沒有標準(做錯事情也不可以罵)的情況,我們怎樣可以保持我們一般的標準(做錯事情就要改善)呢?

很容易就會情緒低落的了,不過不要緊,正向面對就可以了。我們知道,得過且過並不是我們的座右銘,這已經很精彩了。

分析員

為同事找的。這就叫做商業上的分析員,它的主要任務並不是改善工序的。分析員,是利用客觀的環境因素去作出分析,列出種種的現象,從而作出適當的建議。

不是我說的

今天下午的談論,雖然主角不是我,不過我還認為得益良多。我是一個很喜歡觀察環境的人,也喜歡聽別人說話,當然是有內容的一種。每一個人的說話,都有可取之處,那怕是正向的或是負向的。就算是歪理,只要是有內容的,我都愛聽。

談論,當然有特定的話題,就是同事事先預備好的文件。三個人,一個是參與者,一個是主持談論的人,另一個就是我。只是我,沒有那份文件。為什麼?同事沒有為我預備。不預備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已經把自己準備好了,可是主持人卻問我有沒有一份副本。我說了一個大話,說我是知道文 件的內容。

不是我主觀,參與者還要學習我的工作,跟我學習。就連這小小的談論準備也做不好,要我怎樣教導你?知道嗎!我是一個沒有耐性的人,特別要我教導一些我認為沒有某些潛質的人。在談論的過程中,更肯定她對我的工作的不瞭解。再次,我沒有耐性的,請聰明一點來學習。我不想把我自己的細胞弄死掉。

或者,這是上天給我的一大考驗。就勉為其難地好好處理吧!做得好,就去北京學習普通話,考一個教學的資格,回來做普通話老師。

呵呵!發夢啊!

不同的

工作上的和社交上的網絡是不同的﹐千萬不要把兩者二合為一。不過兩者也有共同之處﹐就是有東西可以交換。不好以為有人會免費地幫助我們﹐是要自己的付出才可以換來人與人之間的網絡。這交換的東西﹐並不是一些實質的東西﹐或者可以是一種尊重或仰慕。

A business network can be defined as a group of people that have some kind of commercial relationship. It could be a boss-employee, buyer-supplier, colleague-colleague, etc.

According to experts, business networking functions best when individuals offer to help others to find connections, rather than "cold-calling" on prospects themselves. Business networking can take place outside of traditional business environments. For example, public places such as airports, restaurants, and movie line-ups provide opportunities to make new business contacts if an individual has good social skills.

A social network is a social structure made of nodes which are generally individuals or organizations. It indicates the ways in which they are connected through various social familiarities ranging from casual acquaintance to close familial bonds.

積極,正向

我並不是一個積極的人,卻是一個正向的人。

路只有一條(我指每次的選擇),我們絕對不可以選這又選那,正負兩向,不需要思考,一定是正向的。

正向的人,做事未必是積極的。如果一個不正向的人,做事一定不積極。這只是邏輯的寫法,如何做,看自己的選擇了。

只有這些

是昨晚跟朋友S 的說話,我說不好去分辨對與錯,只有接受與不接受。

不接受的東西並不是錯的,能接受的東西也未必是對的。太多的對與錯,令自己看事情的視線也模糊起來了。覺得事情是錯的,也縮減了我們看事物的能力。

當下不能接受的,就放下,待時間過去了,自己較為成熟的時候再看一遍。

增加減少

又是這個問題,不過做決定的不是我。我有點奇怪,為何某小姐不來找我談。在這之前,我肯定的認為這事情的處理手法一定是加數。當然減數也是好,不過長遠來看,好像有點不利。在所謂利益的大前提下,一定是加數來的。

可是昨天我觀察了一天,某小姐看來好像沒有什麼似的。在大公司裡工作,我認定一個小組的人數一定不可少,如果人數少,一有變動起來小組就散了。我是從生存能力來看這事的。有權有勢,始終比較有利。當然這樣的想法會為自己帶來了很多不必要的煩惱和工作量;不穩定也是憂心的。

我在猜某小姐的看法,她是否選擇減法呢?這個雖然也面對人手不足的情況,不過卻不會令自己的工作量增加。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也未嘗不可。

好了,我有兩方面的想法了,這兩個看法應該都是獨立的;以前的就是偏激了一點。如果我是她,我會選加法;但是我是我的話,我會選減法。

八點起來的日子

快了快了,可以八點才起來(如果快手的話,八點十五分也可以)。這樣的生活,應該可以維持到二零零八年。

Monday, March 20, 2006

明天

會是半天的工作,下午有一個小時的面談(我是陪坐),看看電郵(或者查看一些系統測試的結果),又會是一天。

想想也開心。

神話思維模式的兩歲小孩

送給朋友S 的。如果我真的為你打開你的生命,我會收費的。

勤力

只有勤力﹐沒有用心又有何用﹖

已經一說再說﹐我們要一個正確的數字﹐兩個系統的數字都要一樣的。結果﹖當然是我預料的不相對﹐不相對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某些程序沒有在其中一個系統裡運行。

事情很簡單﹐出來的結果可以一點也不簡單。不理會了﹐可以做什麼﹖明明是香港的工作﹐又要別人和我們分擔﹐我們根本沒有這個需要。

勤力又怎樣﹖做對事情才是我要的。

Psychological Astrology

又一新認識。

一定會去的

所有壞死的頭髮都剪掉了(頭髮的長度短了很多)﹐沒有了不必要的負擔。今天的心情蠻好的﹐雖然同樣地面對一些不能了解的人﹐我還可以用一平靜的語調跟同事談論事情的關鍵性。

真的﹐不需要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而動氣。

話說頭髮是煩惱絲﹐真的沒錯。換了一個新髮型﹐也來一種新的心情。昨天我並沒有說我想怎麼樣﹐只說要直要短一點。出來的效果就是我想要的﹐和髮型師真的很合拍。

同事驚訝為何我會把頭髮弄得這麼短(其實都不短的了)﹐真的不可以把頭髮留長了﹐不健康的頭髮﹐留下來也沒有意義。現在的﹐清清爽爽﹐多好。
************
弄好了。由二點多坐到七點多﹐書也看了一半。身體和眼睛現在都很累。

看了一本雜誌﹐看到一間叫1842 的餐廳﹐位於灣仔。幸好不是那個數字。
19 Mar 06
*************
說了很久很久﹐這個星期會去的了。是什麼﹖把頭髮弄直。

看見現在的我﹐自己也覺得討厭﹐很沒精神的樣子。一直不想去的原因是﹐要乖乖的坐上四五個小時﹐頭髮多﹐麻煩。
13 Mar 06

去或留

同事想知道的事情已經交代清楚了﹐連他們不知道要知道的事情也交代了。一貫的﹐某小姐的表情就是怪怪的。

我們做管理人的﹐最重要的是要冷靜。聽的時候聽﹐並不好在聽的過程裡思考太多﹐因為一思考﹐我們所聽的就是被影響。

本想主動找她談談﹐不過最後我都打消了念頭。如果她真的有需要﹐會來找我的。我也不好令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一經我說﹐她又會想得複雜)﹐由她去想吧﹗她覺得簡單就是簡單﹐用她簡單的方法去處理吧﹗我也不好想得太多(因為怎麼做都做得不好﹐是一個困局)﹐她接受不了的。

Sunday, March 19, 2006

從這裡到那裡

看的書多了一點點,就會發覺可以從這裡到那裡了。為什麼我這樣說?在書裡,作者有時會提到另一個人,那另一個人,我也在看他的書。就好像我正在看陳冠中的書,在讀秋三十娘的書便讀到陳先生的名字和他的風水程序表(在馬家輝的序裡)。看《男人四十》,裡面提到《萬曆十五年》。

世界是連結在一起的,好喜歡這種連在一起的感覺,從這裡到那裡,又從那裡到這裡。

《男人四十》

一套想看但沒有看的電影,今天在電視裡看到。看了十多分鐘,知道喜歡上這電影,卻不知道名字。原來就是《男人四十》。

知道這套電影已經很久很久了,想看是因為這套電影是心理學課堂上的教材。我好有興趣知道為何這套電影可以成為教材。

所看到的是男老師和女同學的一段情,表面上看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可是事情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是很深的一段情。我在懷疑,男老師容許情況發生的。怎也好,男老師是一個四十歲的人,怎也好,雖然看到的是女同學對男老師的挑逗,作為一個成年人,要負責任的時候都是那個成年人,況且他是一個老師。

看到這個情節,不期然想起一個做老師的朋友。不是說他有相同的故事,只是我的潛意識就是把兩者聯繫起來。

不會特別去找,不過給我遇到這套電影的光碟,我還會把它買回來一看的。

希望我做得到

我還可以嗎?

散文創作應該扎扎實實地植根於生活之中,必須要「有感而發」,而不是故弄玄虛地賣弄技巧,或是無病呻吟式地堆砌詞藻。

一篇好的散文作品,始終離不開一個「情」字。在作者看來,真摯而熾熱的感情是建立在感悟的基礎上的。不去深入生活,不去感受生活,便難以感悟生活中的內涵。

人生道路上的挫折與磨難,勢必會引發你的感慨,繼而進行思考,感悟出一些令人深思的內在道理。

《月台》

即將出版的新一本文學雜誌。

詳情

自由有價

朋友S 說香港真的自由,他說的是新聞發放的自由。他所處的國家,有很多的限制,因為是回教國家。我跟他說自由也是有代價的。

近來總發覺,知道得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知道得太多,很多時候就是怨氣的產生。知道得太多,就知道有很多的不平等。

以為知道得少會對自己有不好的影響,拼命地去吸收諮詢,到頭來,就要努力去掏空,也要有能力去分辨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種種就是心理的負擔,人也變得不知所措了。

自由有價,我們也要一個尺度。

昨晚

還是喜歡和一群談得來的朋友喝東西,談談話。沒有預設的話題,有什麼就說什麼,隨心隨意,就是喜歡。

談著談著,我們今年的旅行多數會到中國去,但是還沒有決定去哪里,不過一定是風光美麗的地方。

如果有愛

如果有愛的話,也不堅持了。

近來發覺,堅持並沒有任何的好處,只是表面對自己好。這個所謂好,只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如果有愛,誰會堅持?!

愛一個人,沒有了堅持,也並不是沒有了自己。我看到的是溶合,很美妙的一種狀態。就好像喝咖啡,咖啡豆奶糖融為一體,可分開嗎?!

如果有愛,不堅持了。

Saturday, March 18, 2006

很喜歡的話

好想有一天,自己可以用自己的體會寫出這樣的一篇文章來。

一般來說,年紀夠了,累積夠了,他的畫面,以及要表現出來的東西,自然就越來越會往少一點、安靜一點的哲學層次思考。

我認為攝影者與拍攝場景要有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不要太過。如果太近了,就會被裡面的東西所吸引,最後被捲進去,所以要保持一點距離,才會比較冷靜,真正看清你要看的東西,沈澱出屬於自己的味道。

一個完全的旁觀者看到的東西就只是表象,也不會有什麼深刻的情感。因此若即若離,大約是一種最佳狀態。

這個社會,任何東西都要少一點。吃的東西、看的東西都太多了,過於擁擠,無法消化,變成垃圾。人也太多了,訊息太多了,讓人無法安安靜的去看、去想。人要懂得選擇,不要太貪心、什麼東西都要。

才華

能令自己喜歡上的人,特別是男性,總要有點才華的。懂的事情多未必就有才華,才華是一種味道,是一種用心才能體會得到的東西。

陳冠中

第一次看他的書,只看了數頁,感覺就是不一樣。這不一樣,是和我以往看書的感覺比較。

書感在
*****************************
難得我想買繁體版的書,可是到了書店,看不到我想買的。他的其他兩本書就看到,偏偏沒有《移動的邊界》。
14 Jan 06
*****************************
在他所寫的這本《移動的邊界》中,當你讀完《香港》、《台北》、《北京》,不管你是居住在哪一個城市,都可以自己的城市驕傲,雖然不盡完美。

很喜歡以上的幾句話。我們應該珍視我們生活的環境和與它有所聯繫的其他地方(中港臺,三個不可劃分的地方)。

如果知道它的歷史,對我們認識它們是有所幫助的。負面的聲音也太多了,不過我知道有很多人在默默耕耘,做出了成績來。
2 Jan 06

董橋的書

從來也沒有看過他的書,昨天在書店看見他的新書,待有折扣的時候就會買。書的名字叫《記憶的腳註》。
要想活得不累,不妨想得簡單些。不要認為久不聯繫的朋友已棄你而去,也許睡夢中他還在念叨著你;不要認為別人在背後都在說你的壞話,也許他們正在羨慕著你;不要認為偶爾的相遇匆匆的告別,就是對你有意見,也許他正在辦要緊的事……

老子曰:「為天下溪,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我們能夠回復到嬰兒般單純的狀態,就能更接近於人的本質,就不會覺得累了。

真的嗎

十一點才起來(沒有打網球,不過我要給學費),我問自己的顏色,是黃色。參考了顏色書,驚覺著很有趣。昨天是紫色,今天是黃色,它倆是一對比色,有相輔相成的效果。拿小卡來看,它告訴我“我在每個當下自信的做每一個決定性 / 我值得一個充滿喜悅的生命”。

七點還未到我就醒來了,要準備起來去打網球。不過我真的很累很累,而且有點點的不舒服。心想,去不去呢?其實去應該對健康好一點,不去就對心靈上好一點,因為我渴望可以多睡一點點。我這個渴望已經不被滿足了好一個星期了。我的累,可能不是身體上的,只是有一祈望沒有達成。好,決定了,不去了,睡覺吧!

身體的感覺來了,我記得好清楚。在起來的一刻,我的喉覺得不適,身體的某些神經線好像有點不妥,總之就是渾身不舒服。當我決定了,什麼的身體不適也沒有了,有一種很輕很輕的感覺。

生命的感覺,是這樣的嗎?

《遺忘之間》

木星是我的守護神。我跟裡所說的,很相像。我也看了你們的,有些跟我認識的你們也很像。

行星代表能量
某些生命的境遇會令我們重新尋找自我

在我的生命裡,我要多謝的人應該有幾個,雖然有些已經不會再見面,但是和他們一起的時間是永遠存在的,當然內裡有開心,有不快樂,也有悲傷,或是憤怒,發生了的就是發生了,怨天尤人也沒有幫助,唯有正向一點地跟他們說聲多謝,好讓自己擺脫過去,重新來認識自己,為自己找來一條更好的路。

想做得更好,有時侯我們就需要一些力量。哪里找?大自然裡。開始對星空有興趣,就是這個原因。我不需要運氣,我只需要一點點的能量就可以了。學習的就是如何去運用這些存在已久的能量。

Friday, March 17, 2006

運程

變得有些躁進,也給自己很多的期許,想要一下子完成很多夢想,卻又毫無頭緒,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別太緊張而造成身心失調。

《戀上色彩能量》

附上的顏色卡。今晚我的顏色是紫色,它代表了“我勇於實踐我的理想”。

什麼是…

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你的每個答案都可以有進一步思考及去體驗的空間。

我們感受得到的,當然是在我們內心原本已經存在的東西。

我們的直覺,我認為就是我們所能感受得到的。有些人直覺能力高一點,有些人的直覺從來也不準確,可能就是這個原因。我相信,我們的內心是有著所有的東西,能否發現又是另一個課題。

這樣一個香港人

是我。連旺角某些地區在星期五列為行人專用區也不知道。想想﹐多久沒有在平日到旺角﹖﹗

Thursday, March 16, 2006

打小報告

愛打小報告的人,最終也可能被別人打著小報告。這些人,根本不必怕,有什麼好怕。在這樣的環境裡,最好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其他的不要去理會,就算別人要說的,也不好去聽。

忠於自己就可以了。有能力,也不需要依附權貴。依附,便沒有了自己。沒有了自己,就什麼也沒有了。可怕啊!不要!我寧可路難走一點,也不怕。

中庸之道

Too much support from a concerned spouse can set back patients more than the illness ifself. Overprotectiveness contributes to the patient's sense of illness and incapacity.

以上句子是來自一健康小書《Good Living》,應該說是一健康年曆。我覺得套用在任何地方都合用。

過分地自憐,有一天,真的變得可憐了。想回頭,並不容易。

No report, No record

沒有做報告,可是被某個她寫成沒有記錄。差別可大了,她被她的老闆質疑也是可以明瞭的。

明天我要寫一個報告給她告訴她我們是有記錄的。

太極拳

終於終於課程開始了,下個月,一連六個星期。導師是說普通話的,也可以訓練一下自己的聽力。

朋友,要找我戶外活動,要星期日了。星期六吃晚飯是可以的。

愛是

All we need is you and me, to be as happy as can be.

是幸還是不幸

某小姐來問我給意見,我問她喜歡做管理人的還是管理事情的。她沒有回答我。我再問她喜歡做專案性質的還是日常管理的。她沒有回答我。我問她喜歡哪個工作範疇。她回答她除了現職的部門和會計部外,其他的什麼也不瞭解。她寫了對我的職位有興趣,我問她對我的工作有多瞭解。她沒有回答我。我說我的工作並不是“出單”,發出帳單的程序已經是自動化了,哪來工作可做。

天啊!她還想做一個經理。怎去做?

估不到

有人傻,猜不到有這麼多人陪他一起傻。不是傻人做傻事,一定有“回報”的。

新聞

又是所謂的秘密

連茶房阿姐也知道了﹐某個她還要我們保守秘密。每次也是這樣。最受影響的人﹐可沒有問過我什麼。他們不擔心嗎﹖如果真的不擔心﹐我真的要向他們學習。或是他們真的天真可以﹐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的話語﹖﹗

後記﹕整個下午﹐都看見有關人士在開會﹐房間是有一邊是玻璃板﹐即是逢人走過也可以看到他們談論的是什麼﹐他們有用投影機啊﹗

某個她真的很無聊﹐還以為是什麼的秘密。

開始負荷不到了

很久很久也沒有把電郵的內容列印出來﹐但是從昨天起已經不可以了。項目接近尾聲﹐也是最重要的時刻﹐不敢也不可以鬆懈。我不想信任運氣﹐我要我們的努力和付出而得到成果。這才有意義。得過且過﹐不是我的工作態度。

這個項目完了﹐另一個便會開始。如果我還可以管理這個新項目的話﹐會是一個大挑戰﹐因為這是全新的一個系統﹐我也不懂得系統是怎樣運作的﹐涉及的人又多﹐他們又是你推我讓的人。不過我不會堅持的﹐如果在這個新項目裡做得不開心的話﹐也是一個好好的借口讓我離開。

就這決定吧﹗

Wednesday, March 15, 2006

怕被洗腦

我們真的怕我們既有的東西被洗掉嗎?已經得來的,真的可貴嗎?我們的經驗,真的可信嗎?累積,是需要嗎?

自己也帶著很多的成見來處理身邊的事情,總是用著自己的經驗,很想和別人分享。有這需要嗎?很想很想掏空一切,從頭開始。

不錯的

Unbreak My Heart (Regresa A Mi) Il Divo

謝謝cuckoo 的分享!

數字混亂

這個星期,我總是把數字弄亂了。昨天以為是星期五,今天又以為是星期二。

我知道,我想逃避,我不想面對。但是事情總要處理的,自己努力吧!

我可以努力,但是看不到為何要努力。我想努力的地方,又不容許我把時間投放。等等吧!唯有這樣。
我們要品味書的時候,英文叫taste,taste一本書需要自己親身去嚐試,是自己從這些書裡面走進去又走出來,我讓各位知道我的感覺,因為我覺得在看這些書,有時是在解構自己、重新拼裝自己。

答案

可能這就是答案﹐某小姐是不熟悉和我這般職級的人工作。想想﹐又是。

慘啦﹗我的強項並不在這裡﹐我並沒有能力讓她明白一些她根本不明白的事情。我今天對她說﹕“不好嘗試來猜我的理念﹐因為你不懂。”怎會懂﹖我的理念來自我的人生經驗﹐也來自我看的書。她不看我看的書﹐她是一個幸福小婦人﹐怎會懂﹖

對我來說﹐知道這些已經很好了。

雲在飄

我現在的感覺好像是雲在飄﹐很不實在﹐好想好想找來一點依靠。

我在說我的系統測試﹐原來還剩下半個月﹐很多東西都沒有完成啊﹗沒有發現的﹐不知道數目。可不可以延期﹐不知道。有沒有信心﹐不能說。有沒有人真正的關心﹐感覺不到。

我想怎樣﹖想放假。能夠嗎﹖不能夠。唯有在這裡發泄。

我真的做到頭暈﹐頭真的在暈。

發了脾氣

一個報表﹐我看見在系統裡﹐可是誰也拿不出來。這個問題﹐兩個星期前已經遇到了﹐曾經解決過﹐但是同樣的問題又發生了。我們找區域電腦部的同事幫忙﹐給的答案又是一樣﹐又是著我們去找另一個同事。

我火起了﹐找另一個同事﹖他又會告訴我看不到。你們電腦部的都看不到﹐我怎可以看到﹖

我只想知道﹐誰可以幫助我們去解決這個問題。不等了﹐找區域同事處理。都不知道為何只有我們香港有問題﹐其他的國家呢﹖

只是一份報表﹐我就面對這麼大的一個不可解的問題。天啊﹗不好再玩啦﹗

後記﹕我在想﹐如果那個同事不是我的好朋友﹐我會否發這樣一個大脾氣﹖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想再和這個人做朋友了﹐激心。不過意念一出﹐我又在問自己﹐我是否反應過大呢﹖如果他不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反應又會是怎樣﹖再想﹐為何我會有不和他做朋友的意念﹖

四百多

很討厭的一個數字﹐有很多未完的事情﹐都不知道怎樣去處理那些電郵。要做一個跟進表了﹐會很花時間。

Tuesday, March 14, 2006

好吃

很開心的短談

我很喜歡跟某小姐小組裡的同事談話,其中一個男的,總說我說話坦白。我每次也跟他說,對啊!我喜歡有碗說碗,有碟說碟。

這個男的,我頗喜歡他的工作態度和對自己的要求,也感覺到他的潛質,可是某小姐卻不喜歡他。他有他自己的打算,一兩年後他會走出去,做生意。祝福他!

多餘

被追問了一整年,今天終於把那張所謂證書拿回公司,可是我並沒有複印給某個她,因為我覺得她很無聊。

這張證書,是公司發給我的,是去年往新加坡參加的兩天課程。她很重視這個課程嗎?我已經把我所聽忘記了,只記得左腦右腦,我是一個慣用左腦的人。

我這個人,就是這般的任性,覺得無聊的事情,就是不做。今次是某個她的秘書天天來跟我說,我覺得好煩,給她就給她吧!我好怕有人來煩我的。

純粹轉播

人,為甚麼要在有意識或潛意識之中,選擇相信某一個身份或某一種關係?但同時又否認另外一些身份與關係?

很喜歡這幾句話,不過沒有打算去深思,因為我知道我怎樣去思考都找不到答案。

或者應該找Milan Kundera 的《身份》來看看。

可能如此

黎文熹投訴指田北辰「管得太多」,令管理層「工作壓力太大」,不啻等於自承工作能力不足、承擔能力有限,上頭多問一下、要求高一些,他就應付不來、承受不了。

可能別人口中的壓力就是這樣來的?
我沒有做錯,別人也沒有做錯,但是事情卻錯了。

超越自己

回應朋友S 在電話中的提問。他的問題是﹕如果我讀書的目的是為了尋找認同感﹐那麼我能否超越自己﹖
**************************
劉墉有一本書叫超越自己﹐我還沒有機會看過。在“存在之詩”裡﹐也有討論過怎樣去超越自己。

超越在詞典裡的解釋是﹕超出﹔越過。詞典裡有這樣一個例子﹕我們能夠超越障礙﹐戰勝困難。我認為我們對超越的解釋都是這樣的。

可是在“存在之詩”裡﹐所說的有點不同。我和大家分享的原因﹐不是要求你們也去認同它﹐而是我覺得它說的是蠻有意思的。

在書中所說的超越是沒有戰勝什麼的﹔書中所說的超越是要我們對事物沒有對與錯的分類。超越是要我們去放下的﹐如果你覺得你被某些事情困擾著﹐你嘗試去抑壓﹐最後你是可以做得到﹐可是這不是超越﹐因為你只是抑壓著一些你認為不對的事情罷了。

能夠真的能超越你自己﹐唯一的方法便是放下﹐完全的去忘掉以往能夠困擾你的東西﹐那便是超越。記住﹐這忘掉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抑壓你的情緒。
14 Mar 04

堅持,想通

一年前﹐也是想這個問題。一年後﹐還在想。其實堅持不堅持是需要時時去看的﹐環境更改了﹐還需要堅持嗎﹖自己思想不同了﹐還需要堅持嗎﹖堅持﹐是好也是不好﹐好好去想就是了。不過不好過份堅持啊﹗
****************
過份堅持,是會使自己走向盡頭的。在盡頭時,我們會感覺不到方向。在感覺不到方向的時候,我們會絕望。在我們絕望的時候,我們看不到前景。

其實,我們只須稍微轉一轉身,我們看到的便是一條路,再不只是一堵牆。
14 Mar 05

昨天的問題

昨天可說是有一個預料不到的大問題﹐今天我們發掘了三個解決方案。這個發現是我的堅持才會發生的。某小姐對於我的堅持當然不理解﹐她希望測試是在二十三日才開始(最後的期限)﹐一次就成功。

試問哪有測試可以一次就成功﹖如果我不堅持﹐如果真的在二十三日才進行測試﹐我還有時間去找解決方案嗎﹖老闆高層要的是結果﹐一個正確的結果﹐並不是我們如何去解決事情。

和某小姐的意見分歧﹐就是這樣加深的。她今天和我另一個同事吃飯﹐希望她真的能夠明白什麼是大公司的運作﹐特別是我們現在面對的環境﹐有很多很多說不清的情況。

開心

很高興﹐顏色書回來了。

可愛的中國

聽著溫總理在說話,越聽越覺得中國可愛。

哭的意義

Wiwiana 說:人傷心難過﹐就會要哭; 但哭過了就要繼續上路。

我說:哭是給自己力量再上路。如果不是的話,哭就沒有了意義,只是自己可憐自己。

過份相信自己

可能是自己犯的毛病,也是自己能夠看得清的環境。

兩個過份相信自己的人,可能就是未能溝通的原因。

誰會推翻自己相信的?當一個人過份地相信自己的時候,可有空間去聽別人的話?這裡說的聽,並不是用耳朵去聽,而是用心。

曾經說過也寫過,我寧願信任也不相信。

我很簡單

很滿足,為什麼?能睡到十一點半,呵呵!

七點,醒了,多睡一陣子吧!七點半,十五分鐘。七點五十分,打了電話留了言。

Monday, March 13, 2006

《未思死焉知生》

朋友送來的光碟,在聽。這東西,可以說是到現時為止最特別的一份禮物。我自己也沒有想過要買這類東西。能面向的世界,就是這樣被擴大了。

一個多小時裡,聽到很多的名字,很想買他們的書啊!以前買來的書都可以把它們看完,現在的就不可以了,不是我沒有時間,而是有時侯是吸收不了。看緣分吧!看書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

這個一小時,有很多東西想寫,不過要我再聽的時候才寫。

先談談龔立人博士那部分,他說的意念很好,用看來矛盾的兩個詞語來演繹,可是給我的印象卻是有點混亂。如果我當時在現場,可能到了他演說的一部分,我會離開的。好在我現在在家裡,好好地聽。他說死亡是自然也是不自然,他說死亡是終止也是連結。讓我想想。

說是出名的


真的孤陋寡聞,我還以為香港有得賣。朋友,謝謝了!

因緣際會

今天我問了自己很多次為什麼,還沒有聽到答案。我有點相信萬事萬物是有聯繫的,但是也相信自家的能力,相信物與物人與人之間磁牆的相互影響。不是迷信,當答案找不到的時候,我寧可相信因緣際會,這樣可來得心安理得些。

有時侯的執著是毫無幫助的,倒不如退一步,真的會海闊天空。我又在自我催眠了,是善意的。

很想置身事外

原來有時候﹐想把自己置身事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理不理還需理﹐是環境裡的就和我有著密切的關係﹐除非我不屬於那個環境。

想起《墨菲法則》﹐要發生的始終會發生的。

想哭

想哭﹐剛剛和某小姐在電話裡談論了一些。想哭﹐不是不高興不是傷心﹐是無奈。也發覺﹐我其實沒有心死。如果心真的死了﹐我便不會想哭。

她說她覺得我認為她不想做事情﹐我說我看到的是她想把事情做好是肯定的﹐但是能夠不能夠依照我的指示做好就是另一回事。我再跟她說希望她明白我的處境﹐她說我沒有把我的處境向她明言﹐我說我並不能把我的處境一五一十地告訴她的。始終是兩個工作職級﹐她從來也沒有做過我的工作﹐又怎可以了解呢﹖不過我相信﹐這次電話談話又是一場誤會。

她說本來上個星期五想找我談﹐可是我走了。小姐﹐六點多還不走。她應該想今天找我談﹐不過我拒絕了她﹐說大家都不冷靜﹐不是一個談話的好時機。我也不想處理人事關係的事項﹐等我完成了那個系統測試才算。

工作一定要做的﹐人未必一定要處理。我有能力把工作完成﹐可是並沒有信心去把人事關係弄好。這是我的弱項﹐我不想勉強自己。

或者﹐我可以做的就是給她一次說話的機會。我要自己做的﹐避免回應﹐不說道理。很多的時候﹐我說道理其實是說給自己聽的。

道理﹐並不可以聽﹐是自己的領會。這句話(話裡的字眼可能有出入)﹐是朋友昨天說的。

預告

《幾米繪本展》

合辨:劇場組合

將幾米的繪本作品帶到香港,讓觀眾投入幾米的圖像世界。展覽期間,會從幾米的繪本作品,包括《月亮忘記了》及《微笑的魚》出發,創作一齣適合大小朋友一同欣賞的合家歡音樂劇,引領觀眾進入幾米詩意的想像世界。

日期: 八月份
地點: 藝術中心包氏畫廊

昨天看了這個

名字當中有些是聽過的﹐應該說看過﹐在網上看過。如果在展覽還沒有完畢前我再去灣仔的話﹐我會再去細心觀賞一次。昨天﹐是沒有心情細看。

《漫有引力》

2006香港藝術節節目

《漫有引力》將活潑多姿的本地漫畫創作,一一呈現你眼前,每一位藝術家均各具風格,漫畫主題由個人感思、社區面貌、以至政治時事,題材包羅萬象。雲集本地極具份量的自主漫畫家匯展,香港史最強大的陣容,攜手公告天下香港漫畫家的雄厚實力與無限創意。展覽期間更設有研討會,邀請多位展出畫家聚首討論香港漫畫現況。

參展畫家:伍碼六、阿高、阿興、麥家碧、阿平、大泥、草日、智海、何家超、歐陽應霽、榮念曾、林祥焜、何家輝、何達鴻、黎達達榮、江康泉、利志達、劉莉莉、馬龍、國志鳴、杜琛、二犬十一咪、小克、蘇敏兒、楊學德、一木、梁以平、尊子

日期: 3月10日至4月15日
開放時間: 10am to 8pm
地點: 藝術中心包氏畫廊
免費入場

回到公司﹐看見報紙﹐看了幾句田先生的話﹐最有印象的就是“溝通不了”。茶房阿姐跟我說今早的收音機節目就是談論這事件﹐熱騰騰的。我說田先生的決定是一個好決定。

溝通是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元素﹐溝通不了﹐還相處得到嗎﹖又令我想起劉墉書裡的一章【當你們不得不分的時候】。
***************************
聽著新聞報導,說的是田北辰辭職的事件。有人說(我忘記她是誰),說田先生不勇敢,在這個時期來辭職。她說有什麼不好的就改過來。

我想說,如果真的可以改的話,早就改了。雖說什麼事情都可以改變(公司裡的事情),但是不是人人都願意合作的時候,有什麼可以改呢?就算是對的事情,沒有足夠的力量也不可以把環境改過來。

一個不可改的環境,留下來也沒有意義了。這是我的體會,也是自己身處的環境。改?不會了,現在只可抱樂觀的心情面對,把自己對工作的抱負的要求降低一點點就可以了。做到嗎?有一點點的成績,不過還須努力。
12 Mar 06

一個課程

快樂不快樂﹐也有課程啊﹗我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快樂嗎﹖不快樂就是快樂﹖當然不是。

有點“八卦”想知道課程的內容﹐不過要我用一千多去上課﹐我又不願意了。就把課程簡介放到這裡充數。

快樂心理學

古 往 今 來 , 追 求 快 樂 是 人 類 的 生 活 目 標 。 甚 麼 是 快 樂 ? 有 人 說: 沒 有 「 不 快 樂 」 便 是 「 快 樂 」 , 這 個 說 法 的 背 後 , 可 能 是 基 於 不 快 樂 的 事 實 。 所 謂 「 不 如 意 事 十 常 八 九 」 , 反 映 出 不 快 樂 是 常 見 的 現 實 , 如 何 處 理 不 快 樂 成 為 追 求 快 樂 的 重 要 課 題 。 除 了 處 理 不 快 樂 外 , 亦 有 人 嘗 試 積 極 追 尋 獲 得 快 樂 。 臨 床 心 理 學 對 人 類 的 「 不 快 樂 」 如 憂 鬱 、 焦 慮 等 情 況 研 究 甚 多 , 而 近 年 正 面 心 理 學 (positive psychology) 則 集 中 研 究 如 何 獲 致 快 樂 的 途 徑 , 本 課 程 會 根 據 這 些 心 理 學 角 度 和 研 究 探 討 以 上 兩 個 重 要 的 課 題 。

:: 課 程 內 容 :

不 快 樂 之 源
不 快 樂 一 : 壓 力 (stress)
不 快 樂 二 : 焦 慮 (anxiety)
不 快 樂 三 : 憂 鬱 (depression)
快 樂 之 源 : 活 在 此 一 刻 (mindfulness)
快 樂 之 源 : 心 流 (flow)
快 樂 之 源 : 樂 觀 (optimism)
快 樂 之 源 : 希 望 (hope)

Sunday, March 12, 2006

被這些吸引了

我是一個不太喜歡看宣傳單張的人,不過今天卻被一段文字吸引了(其實我是被第一句文字所吸引)。

戲劇是一種現場的經驗。在同一個空間,同一段時間,在劇場裡面,我們一起歡笑、一起哭泣、一起想像、一起沉思、一起體會人世間種種的悲歡離合。
戲劇不是人生,但人生可以因為戲劇而獲得一些啟示,重拾失去的感覺和記憶,細說論述現實世界的善與惡,尋找生活與生命的不同顏色。這就是進念的戲劇,這就是戲劇的力量。

就是“一起”,就是“重拾”,就是“尋找”了。

是日

今天發現了很多的東西,值得一提的是一間位於西港城頂層的一間店。店裡有書賣,但是賣的書不多,比只看不可買的還少。

一進門,是一排的書櫃,擺放的就是可看不可買的書,那裡有舒服的椅子和梳化供讀者好好享受。拐個彎再走進去,便是擺放懷舊的東西,那裡還有一個小小的水吧為客人弄點咖啡什麼的,然後有一小小的書架,賣的大部分是也斯的書。再走出去,是一露天的茶座(照片裡的就是從室內走出室外的景象)。

我跟同行的朋友說,如果給我一間這樣的店(不用愁生意),心滿意足了。那裡給人的感覺是逍遙自在,不局促,店員所處的位置是要我們去找的,真的想像不到。

春色


樹木開始長出嫩芽了,看見它們,很是高興。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唐三藏法師玄奘譯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

揭帝揭帝 般羅揭帝 般羅僧揭帝菩提僧莎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Saturday, March 11, 2006

心經簡林



想到這裡已經很久了,今天終於如願以償。我想,有一天,我會學習心經的,也希望會同一個也喜歡心經的人再遊覽此地。

木 柱 全 數 共 38 條 , 每 條 高 約 8 至 10 米 , 配 合 山 形 地 勢 來 安 放 , 並 依 經 文 順 序 排 成 「 ∞ 」 字 , 象 徵 「 無 限 」 、 「 無 量 」 , 以 示 宇 宙 人 生 變 化 無 定 的 道 理 。 在 山 坡 上 最 高 位 置 的 一 條 木 柱 沒 有 刻 字 , 象 徵 「 空 」 的 《 心 經 》 要 義 。

心 經 的 全 名 是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 「 般 若 」 是 智 慧 , 「 波 羅 蜜 多 」 是 圓 滿 ; 所 以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 意 為 : 圓 滿 的 智 慧 。 這 部 經 之 所 以 被 稱 為 《 心 經 》 , 是 因 為 它 含 攝 了 佛 陀 圓 滿 智 慧 的 精 要 , 字 數 雖 少 , 卻 是 最 廣 為 人 知 的 大 乘 佛 經 。

《 心 經 》 所 闡 明 的 是 「 空 」 的 思 想 , 說 明 一 切 均 由 種 種 條 件 ( 或 因 緣 ) 和 合 而 起 ; 條 件 具 備 則 有 , 條 件 不 具 備 則 無 。 空 , 也 說 明 了 所 有 觀 點 的 相 對 性 。 領 悟 了 這 「 空 」 的 智 慧 , 便 知 道 物 質 世 界 與 精 神 世 界 均 變 化 無 常 , 只 要 改 變 因 緣 , 一 切 都 可 以 改 變 ; 也 體 會 到 凡 事 不 必 過 於 執 著 。 這 樣 , 就 能 超 越 一 切 苦 惱 和 厄 困 , 達 到 「 心 無 罣 礙 」 的 境 界 , 得 到 絕 對 的 安 寧 與 快 樂 。 同 時 , 明 白 了 一 切 是 因 緣 所 生 , 就 會 珍 惜 和 善 用 因 緣 , 以 達 自 利 利 他 的 理 想 。

看不清


今天香港的天空就是這般的灰朦朦。這張照片(石壁水塘)令我想起澳洲的十二門徒石。

今天

起來了,卻睡得不滿足,雖然已經睡到十點鐘。

昨晚總是夢,朋友,你們全都在我的夢中。我們是在計畫活動,我們是去行山,我在考慮穿什麼的衣服,有些人還沒有來,有些人來了卻在睡覺,很有趣的。夢中最後的一幕,我要上廁所。

現實中,我也要上廁所,於是起來了。其實這夢並不是夢,今天我真的去行山,真的和朋友見面。有趣啊!

行山後記:
走了山路,感覺很累。可能是睡得不好,可能是空氣不好濕氣又重,一路上,人總是感覺重重的,不能放鬆,又怕跌倒(有點怕走下山的路),更不能放鬆。不過能看見樹木,都是好的。

走的路,由寶蓮寺開始,經心經簡林,走了兩個半小時的碎石路(走的路應該是鳳凰經第四段),路算是平坦的,不過我的上半部的雙腿卻很累,是平時打網球沒有用到的那組肌肉。我跟他們開玩笑,說在夢中走了一次,現實中又走了一次,所以特別累。

要求

某小姐走來告訴我她要下星期五放假,我說想放假便放假,不需要問我的。她說那天有一部門會議,她又說她要負責資料分享,她說想我幫她說。我說,如果沒有真的需要下星期五放假的,就改另一天,因為老闆不喜歡約好了的會議但不出席。她說她要在星期四和星期五中選一天,但是星期四要吃飯。吃飯?我沒有聽錯嗎?因為要吃飯所以選了那天要開會的。

我們是工作的啊!飯可以不吃,會一定要開的。

我跟她說,你自己想想哪一天放假吧!不過我也不會代她分享資料的,她不出席的話,就留待下一次才分享,因為那些資料分享並不重要,我贊成分享只是順從同事的要求。

這樣,又浪費了我五分鐘的時間。自己放假的事宜也來麻煩我,真的要不得。

Friday, March 10, 2006

想放風箏

突然間,很想放風箏。星期天去,好嗎?也想玩保齡球,星期天可以嗎?

激死我啦

又是這個問題,都不知道我怎樣可以和朋友S 成為朋友的。以下是我們的對談的一部分。

我:中國的同事今天找過我。
他:她打電話給你跟你說了什麼?
我:我沒有說她打電話給我啊!

都不知道他聽什麼的,他好像活在夢裡。

我:她說她的同事不想做一個完整的系統測試,問我們的測試是如何做的。
他:你怎樣回答她?
我:說我們的情況給她知道。
他:你說你們進展順利?

什麼進展啊?她問我們的測試是如何做的。

朋友S 朋友S ,你的聽覺有問題啊?或是你的理解能力?或是你不專心?什麼也好,我就是喜歡跟朋友S 談話。

別人的勇氣

同事辭職了,她會轉做櫥窗設計,很羡慕。她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學歷方面也是剛剛讀著一個設計的課程,她進的公司,她姐姐在那裡工作,她會跟隨她姐姐。人工沒有現時的高,不過我同意她的改變。她說她給自己三年時間,如果發覺不適合,她可以走回來做一份“工作”。她說如果她現在不走,遲多兩三年就不會離開的了。

我這把年紀,相信沒有人會給我一個設計的機會,就算有機會,看那微薄的薪金,我也不會考慮。年輕就有年輕的好處。

她,是我喜歡對談的一個女孩。談的時間不多,確是愉快。有理想的人,有前景的人,我和他們就會有著話題。

這樣一個世界

世界是這樣的﹐別人做錯了事情﹐我們不好說。某個她告訴我﹐現在的辦公室政治情況很厲害﹐誰也會死得不明不白。

不好說成好似一個黑社會般。這個世界還有法律的﹐誰讓我死得不明不白﹐我一定會據理力爭。

大家理念越來越不同了﹐日子也會越來越難過。自己可以做的就是看過就算﹐聽過就算。

不聽我說

某小姐又不聽我的意見了﹐唯有對自己說我沒有適當的溝通能力。她喜歡怎樣就怎樣啦﹗從來也沒有人會把假的數字作數據分享的(除非有心作假)﹐真的從來也沒有遇過。我做數據分享的次數比她多﹐知道聽眾的要求。她真的比我更清楚嗎﹖可能是﹐我不清楚。

一個下屬﹐事事跟上司作對﹐她想離開﹖她知道不知道﹐她的工作表現是我寫給她的﹐這對她有利嗎﹖

冷靜

需要冷靜﹐冷靜﹐冷靜。

找來一個不懂核對報表的人來做核對工作﹐把所有的程序都延遲了。我是一個不可等的人﹐因為不合理嗎﹗

冷靜﹐冷靜﹐請冷靜。

Thursday, March 9, 2006

又冷了

下星期一,氣溫得十一度,又冷?!

星期日晚會開始轉涼,來香港的朋友記得要加衣。

四個人要做五個人的工作

怎辦?一個人一個月要做超過一百六十個小時,這四個人平均一個人要多做四十個小時,即是五天的工作。怎辦?

這個,我會留待某小姐去處理了。是因為她,所以四個人要做五個人的工作。或者她可以選擇抽調一人到另一小組,由四個人做五個人的工作變為三個人做四個人的工作。

兩個選擇也不是選擇,得到好處的人便要處理這個困局。我可以幫忙的,就是為她分析利害(我不會對她說她根本沒有選擇)。其實我並不贊成這個方案,不過沒有我給意見的份兒,某小姐的命運就是這樣而定斷了。祝她好運!

現在發覺,有一個管家婆般的老闆真的好。她出主意,同事的命運便確定了(每次的變動,上下屬的比例就會改變,下屬的工作量就會提高)。我就只管服從(不服從也沒有不服從的管道),同事要怨也怨不到我這方向來。

不能答話

一千八百元弄一個頭。不能答話。
一日還沒有結婚,老爸一日也要照顧我,我也有權問老爸拿錢。不能答話。

來回公司的車程裡,因為未能答話,我保持靜默。

Wednesday, March 8, 2006

第21頁》,一本名字很特別的書。繁體版,見有七折,訂了。

近來書店辦理訂購事宜的效率很低,起碼要等兩個月書才到手。

跟自己打賭

行動要升級了。她居然事事都用電郵來問我,連要不要跟某某說都要問。小姐,你是小組的主任啊!真的要問嗎?好!我就不答覆你的電郵,看你怎樣處理你自己的事情。

又不是新來跟我的,都差不多三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明知我不是好惹的,偏要挑戰我的極限。好!接受你的挑戰,不過後果她自己負責了。
*************************
今天我跟朋友S 說,如果我主動去幫助某小姐,每一次,我會在朋友S 欠我的八百元裡倒扣五十塊。如果某些事情會弄出一個大頭佛來,當然不在此列,因為是我的責任。

好!就看看自己會不會輸。從來我也沒有這麼“狠”過,我說對同事。認識我的朋友們,你們可想而知我有多失望,我有多心死。記憶中,這麼“狠”的,在感情的路上出現過兩次。

其實,我也受了傷的。
7 Mar 06

恐嚇,很驚啊

某小姐真的很幼稚,她對我另一同事說:“你是否這樣啊?不告訴我。好!你也不好來問我事情。”

聽來有點恐嚇的意味,我很討厭這樣的對白。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一定要把知道的事情告訴別人。如果遇到人們不願意告訴你的話,可能做的就是自我檢討,看看是否自己已經把事情問了數次,也看看問的事情是否真的是自己需要的。很多的時候,我們問的都帶點“八掛”的成份,別人覺得你沒有必要知道的時候就自然不會告訴你了。另,要看看你有什麼可以跟別人交換,有的話,人們自然願意把事情告訴你。

同事關係,就是這樣互惠互利了。又不是朋友,沒有交心的。我相信等價交換。

四個小時

看看電郵﹐說說話﹐四個小時就過去了﹐現在可以下班。

有一個問題﹐如果有人主動去處理一些不是她範圍的事情﹐動機會是什麼﹖我小人之心﹐我覺得她有野心﹐想把香港的 工作都一一拿過去嗎﹖我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著她不要把大家弄亂﹐香港自會處理自己的事情的。

心在心不在

心在,很多事情都不會介意;心不在,很多時候都會去計較。

心在,雖然多忙碌都是愉快的;心不在,就算有事情沒事情都不覺得快樂。

原來是心在決定我們的情緒。

三月八日

今天是婦女節。過往在中資銀行工作,每逢今天女性都有一頓免費的午餐。

某年,今天是我的一個重要大日子,是展開人生的新一頁,是很高興很開心的一天。那天,我是公主,我是主角。

現在,身份不同了。回想當天,沒有一絲的遺憾。寫下,算是一個記錄。

今天,我又在享受我半天的假期。睡得不太好,要準備上班了。

Tuesday, March 7, 2006

不想去卻要去的飯聚

上午有想過不去的。
下午又想過不去。
最後自己一個人走去。
是夜,也是一個人提早離開(我是吃完所有東西才走的,算是給面子的了)。我真的受不了。

處在那環境還好,我可以保持心境平靜,好好去享受食物(是到了最後覺得他們很討厭,很胡鬧,忍不住提早離開,也沒有跟某個她說再見)。離開了,就有一種失落感。如果和合得來的朋友聚會,是沒有這種感覺的。

另,我也很懂說不,不喝酒就是不喝,老闆的老闆叫我喝也不喝。我的人工沒有包括這些的。一個同事,他就喝醉了,逢人都去“撩”,對他我一點也沒有關心過,只覺得他像小丑一樣。
************************
下個星期有一可以說是大型的飯聚,本來想找個藉口不去,不過念頭打消了。去就去,都是坐著吃吃東西,聽聽他們胡亂說我不想聽的話。幸運的話,可能能帶回禮物。

這次,理應我要參與多一點的,我就是不聞不問,現在一點事情也不需要我去做。好啊!以前的我會主動,現在心淡了,除了自己的份內事,其他的一概不理。
1 Mar 06

好消息

等了好些日子了﹐終於好消息來了。說過﹐這個消息可能只對我好﹐所以還有很多善後工作要做。

高興﹐是我的看法﹐是我對環境的分析力。

沒有了互信

人生態度﹐處事的方法﹐人人可以不同﹐也不需要去認同別人的。可是如果連系統上死死的定論也不相信的話﹐我覺得那人很有問題。某小姐不懂另一個小組的系統﹐這很正常﹐我不介意分享﹐可是她卻不相信我的話﹐好像我對她說著大話般。我說的是死死的系統運作﹐誰也改不了。

我是一個你不好冤枉我的人﹐當然我會拿出證據來。在測試的系統上﹐做著一次錯誤的程序﹐把錯誤的訊息讓她看。我不知道她會明白與否﹐但是我的目的是要告訴我這員工﹐請不好浪費我的時間。我信你有能力去了解系統如何運作﹐所以才跟你分享﹐換來的是你的不信任。沒有了信任﹐還有什麼可以做呢﹖

你要與我作對﹐沒有問題﹐但是也要看看是什麼的事情。不信就不信吧﹗系統就是這樣的﹐你喜歡不喜歡它都是這樣的。

下個星期﹐我還要跟她一起出席行動計劃的討論。好不願意去啊﹗不知道到時的我﹐可否掩飾我對她的不滿而在人前做出支持她的行為。好假﹐不過沒有辦法﹐她是我的下屬嗎﹗她參加了一年的培訓計劃﹐怎樣也好﹐我都要表面支持的。好啦﹗做戲就做戲吧﹗反正只是做一次﹐不好想太多了。

發神經

某個她發神經啊﹗她不在兩天﹐今天回來就發神經了。她不是罵我﹐但是就毫無控制地罵一個低她幾級的員工。何解﹖你罵她是你的自由﹐可是你為何在我面前罵她﹐莫非你罵的是我﹖其他的人呢﹖很多人都沒有立即做我們要求做的事情﹐為何你又不去罵他們﹖不好是低級的你就罵﹐高級的你就無能為力。

另﹐我沒有讀書就沒有讀書啊﹗又不是公司給錢我讀書﹐為何我一定要讀﹖沒有讀就是沒有讀﹐你可以直接彙報﹐我並不覺得有問題。半年前寫的﹐只是用來交功課﹐並不是我有興趣的課程。我沒有興趣的﹐可不要妄想我會用我的錢去讀它回來。你要我帶錢回來工作啊﹖讀了你又不會升我級﹐ 不讀我又不會沒有了我的工作﹐為何我要讀﹖

她發神經﹐她很無知。我氣沖沖了一回﹐現在寫過了﹐心情好了一些。

Monday, March 6, 2006

給我的一個朋友

聽說你的病情嚴重了,請好好保重身體,不要胡思亂想。如果可以的話,停下來找個半天工作吧!強迫自己做這做那,意思何在呢?事情做了,身體壞了,誰可憐?錢賺了,轉到醫生那裡去,一點也不划算。

有時間的話,到大自然走走吧!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什麼煩人事,都是自己找來的。放下吧!雖然不容易,總要嘗試的。如果你相信,藥物並不是你的朋友,不好依賴它們啊!改變自己的生活模式吧!試過了不好的話,還可轉回來的。不嘗試,就一世了。

好了,說了這麼多。你的路你自己去選擇吧!

巧克力


買來了草梅味道。

這款巧克力,好好吃啊!巧克力裡有草梅皮上的粒子,好好味。如冬冬留言所說,很香啊!打開粉紅色的包裝紙,那股香味已經很誘人。

這款白巧克力,蠻好吃的,沒有想像中甜。是在一零食店買的,一般的超級市場應該沒有得賣。

好啊

剛剛看了天氣預報,星期六會放晴,很好啊!

寫了就忘了

猜不到﹐有晚有人還說著我幾個月前說的話。記著﹐不累嗎﹖

寫東西﹐是一種很好的情緒發泄﹐寫過了就忘了。不認識我的﹐可能覺得我事事投訴﹐寫多麼關於公司的種種﹐就是因為要忘記﹐所以我寫。

記著別人的不好﹐很累。不訴說﹐更累。

寫了就忘了﹐是我一種很好的保持良好情緒的良方。

加減乘除

是什麼的意念令我寫下這篇呢﹖
***********************
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學過數學中的加減乘除﹐但是你們知道它們的道理嗎﹖

在我的印象當中﹐我較為喜歡加數﹐其次是乘數﹐最不喜歡的是除數。原來這和我的性格是有相關的。怎麼說﹖

我的朋友告訴我﹐加數永遠是最好的﹐因為它代表了勝利。除數就代表了勝利的反方。你們明白當中的道理嗎﹖

幫助別人就好像是加數和乘數一樣﹐你擁有的會越來越多。只希望別人的幫助﹐便好像減數一樣﹐你擁有的會越來越少。只希望別人幫助才認為自己會成功的人﹐便好像除數一樣﹐你永遠也不可能擁有你自己想擁有的東西﹐因為你現在擁有的﹐已經慢慢的流失掉。
10 Mar 04

你不做我來做

真的有趣﹐叫她去做﹐不滿﹔我做了﹐又不滿。我也懶得等﹐打幾個字﹐發送一個電郵﹐何等容易的事情啊﹗叫你做就去做吧﹗我不要看你的臉色。不懂做就直說不懂做﹐我可以教你﹐不聽教的我懶得教﹐我自己做。可能你會覺得我叫你做的是多餘的事情﹐所以我自己做啦﹗多餘也是我自己多餘。其實我叫你做的當然不是多餘的事情﹐一定是有用的。說理說不清﹐自己做好了。

我有一個直覺﹐她很快就不需要我管理了。相信對大家都好。

學習的態度

是額外的學習﹐理應要主動﹐可是某小姐卻被動不已。尊師重道﹐很多人已經忘記了﹐覺得什麼都是理所當然。可能是我的偏見﹐不過我真的對她的態度有點不滿。什麼到時候給她電話﹖不是學習的人來跟我預約時間嗎﹖這裡不是飯店﹐並不是飯來張口的。

好﹗我忍﹗沒有好的學習態度﹐不要期望可以從我這裡拿取什麼。我做的只是順水人情﹐我有責任訓練新同事﹐不是這小組的我歡迎﹐不過我不會給她額外服務的﹔除非態度好。

後記﹕如我所料﹐她好像不太滿意我所說的。其實她想知道什麼呢﹖不懂問﹐又不知道自己要知道什麼﹐不好玩啦﹗安安份份做自己的工作好了﹐為何要這麼多心想知道這麼多﹖不解﹖

同一句話

當你心情不好時﹐你對我的話有負面的感覺﹔當你心情好時﹐你會覺得我的話有鼓勵作用。

我說的是同一句話﹐是你的心情影響了你對我的看法。

我不懂美言﹐由你去感覺我的話是好還是不好。我說了﹐好的就拿去用﹐不好的就當沒有聽過吧﹗

沒有時間看

老實說﹐是你沒有時間去細心聽﹐但是又不放心我去把事情完成。其實並不是你不放心我去把事情完成﹐而是你擔心有些事情你並不知道。這種誠惶誠恐的態度﹐也教我為你的健康擔心。

一個星期五天﹐總能抽一些時間出來聽聽我說小組的現況。聽不聽是你的選擇﹐並不因為你不聽而我的工作會停止的。工作的進度在我的安排中﹐你要知道多少﹐我不想猜﹐也沒有時間去猜。

大家是工作夥伴﹐好歹也直接對話吧﹗時時要你的秘書來跟我說話﹐算是什麼意思呢﹖我的座位跟你的才十步不到﹐ 你跟秘書說的話我全聽到﹐但是我又不會告訴你我聽到。你喜歡這般的隔涉地溝通﹐由你吧﹗

Sunday, March 5, 2006

認識自己

這方面﹐要重新學習。
************************
我認為我是認識自己的。原來我認識的只是一個小部份。知道以後﹐我沒有彷徨的感覺﹐相反的﹐我感到開心。因為我發現了一個人生樂趣﹐就是去認識自己。

為什麼我有這個感覺呢﹖真的要多謝我的一位朋友。是他﹐讓我再次去認識自己。以前我是會容許自己有某種情緒的﹐我覺得我有自己的權力。今天我會想一想﹐這些情緒是真的需要嗎﹖如果無助與我﹐為何我還要堅持擁有這些情緒﹖

我發覺我是一個比較堅持自己感覺的人。對很多的事情﹐我有我自己的模式。如果事情發展得偏離了我的模式﹐我會覺得不高興﹐甚至有些憤怒。我是自私的。

現在我領略了一點點﹐我也要關心別人的感覺。別人也有他的模式。以前我是在不太願意的情況下願意去做一些事情。現在我要的﹐是我的真心願意。我相信﹐我的生命會來得更有意義。
6 Mar 04

不被滿足

下午四點去睡﹐六點半起來﹐沒有睡醒﹐卻要醒來。其實我的睡眠已經很足夠﹐今早睡到十點多﹐可是那種不被滿足的感覺還在。明天又要上班了﹐又要面對拖拖拉拉的事情﹐又要回答不想回答的問題﹐又要訓練新同事。所有都不是我想做的。

我想什麼﹖留在家裡﹐或是跟談得來的朋友談大天。

真人木偶版《雪姑七友》

於4月21至23日(星期五至日)下午3時及晚上8時假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其後於4月25日(星期二)下午3時及晚上8時在荃灣大會堂演奏廳接棒演出。

票價分90、130、170及200元(香港文化中心)與90、130及180元(荃灣大會堂)

朋友,有沒有興趣看?

廢除

從電視新聞聽來的,中國會把實行了二千六百多年的多種農業稅廢除。二千六百多年,一個很長很長的日子,是很根深蒂固的一種東西,要廢除了。很有興趣知道,決策的過程是怎樣的?

另,中國城鎮的平均收入已經超過了一萬,進步很快啊!我還以為是四位數字,原來已經追趕到五位數字了。

Saturday, March 4, 2006

當你寫一件事物,就與它建立一種關係。有了這種關係,通過認識,思考,再遠的世界也變得近,再陌生的事物也變得熟絡,再不可能的感覺也變得可能。

我喜歡寫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是一種自我認識。連自己都不認識,哪有資格去認識周邊的事物。透過寫,我的世界也變大了,最低限度因為寫我認識了一群好朋友。朋友不難認識,但是可以合得來的並不容易。我,因為寫,擁有了。

責任,勇氣

昨晚和朋友S 談起責任的事情,他跟我說一個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才可以背負著責任。我聽到後的第一個反應是請他不要被坊間的書本所誤導。在我的生命裡,自己應該要負責任的,很自然就做到了。這是我的性格使然,是自己的工作,是自己的事情,總不會企盼有別人來幫我完成。自己不明白的地方,就去問懂這事情的人。如果沒有人懂,那麼事情就不需要做了,除非我們想創新。

再說,朋友S 跟我說把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是一件容易的事。是嗎?我並不這樣認為的。自己做錯了,就認吧!時常覺得別人欠了我們的,就好像有一個重重的包袱時常壓下來,很累的。

自己知道錯了,懂得改,也願意改的話,生命的擔子就輕了。錯了改過,其實並不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能誠實地面對自己就可以了。

找來這篇,可以更深入講述我想說的責任。

余英時《儒家「君子」的理想》說得好:「『君子』在培養個人的道德品質這一點上完全是對自己負責,而不在求得他人的稱譽,甚至了解。

有空的時候,跟朋友S 再談論過責任。很多的時候,我跟他對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樣,就是因為不一樣,每每談論中就有新的啟發,我也每每在談論後在網上找資料。幸運地,每次都讓我找到新的東西,每天看一點點,想一點點,也很足夠了。

寧靜

昨晚﹐讓我重溫了這寧靜的感覺。一點聲音也沒有﹐只感到自己的存在。
**********************
你們擁有過寧靜的感覺嗎﹖可否與我分享﹖

今天是我的假期。在平常的日子裡﹐我總是愛把電視機開著﹐看不看不是重點。今天我卻沒有這樣做﹐換來的是那很寧靜的效果。

在寧靜的環境裡﹐我不自覺的想到很多的東西。那些全都是好的東西。我想到我在我四十歲的生活﹐我想到我的感情生活﹐很是寫意。

另外那寧靜的環境﹐使我有能力去理解那本我認為深奧的書﹐開始領略當中的道理。很是開心。
5 Mar 04

忘記了

今晚原本是約了朋友的,可是我並沒有記起來,她們打電話來,電話卻留在家裡,人在外,什麼訊息也收不到。

其實我也不是忘記了事情,而是並沒有記在日曆裡。不記下,也看不到了。近幾年的我,並不會用腦袋去記事件,而是把它們寫下來,或是把事情化為一個意念,因意念是不需要記下的。在事情變成一個意念時,我就會把它牢牢記住。

朋友,也是時候你們也要做一點點事情,就是在約會前提醒提醒。一個月前說的事情,誰會記得?!況且也沒有決定地點時間,更加不會記得。

Friday, March 3, 2006

我的新發現


口感有點像“旺旺”,芝士味的還沒有吃過,鹽味的我喜歡,再添食。

意念


意念就是從簡單的東西而來。

就是不一樣


從內望外﹐感覺就是不一樣。


路怎會是平坦的﹐總會是高高低低。

Thursday, March 2, 2006

最忌處理一些不是自己的事情

本來答應了幫小妹妹看她寫的,今天下午才回到公司,已經有人回答了她,當然我不再看了。其實原因是看不看也沒有所謂,我要做的只是在系統裡按一兩個按鈕,這就完成我的工作。只是按一兩個按鈕,犯不著看這麼多東西。只是她不明白才問這問那,越問就越糊塗。

今天她居然連進不了系統都要讓我自己。小妹妹,可以不可以不浪費我看你這些無謂的電郵,你只需要告訴區域電腦部的同事就可以了。她,我真的拿她沒有辦法。
*************************
今天就發生了一件處理不是自己事情的事件,主角當然不是我。我是一個很能知道自己的工作範圍的人,永遠也不會踏進別人的地盤。

小妹妹要處理一個系統來更改現有的資料,然後就由我去運行一些程序,這麼就能看結果了。她不明白程序的意義,可是她卻代表去給意見。意見給了,回來問我,我說了我的安排,她聽不明白。開始的時候,她的語調也是很好的,漸漸變了,變得有點不滿,有點氣餒,有點沮喪。我跟她說的是最基本的系統概念,她做了十多年,不可能不明白的,雖然我說的不是她的工作範圍,但是她應該知道的。我們是用同一個系統。

可能我不能夠說她應該知道,事實是她不知道。一個只管看自己範圍的人,是很難有進步的。跟這般的人合作,我要好小心,因為稍有不慎,我的時間就會被她浪費掉。很多的時候,我都先發制人,沒有等她說,我已經說了我的計畫,而她又不可以給任何的意見。這樣,我就可以快快樂樂地完成我的工作。
1 Mar 06

今天心情很好

晚上吃火鍋,我吃的比平時的多,是心情好啊!

老闆不在公司,下星期二才回來,高興。沒有她在的日子,我工作會更順利,更快。最好那小姐也不來麻煩我就好,對著她不太想說話。她說來說去,還是在兜圈子,我沒有興致跟她解釋。簡簡單單的事情,我已經說了五次以上,還不明白?我已經不懂怎樣去解釋了。放棄。這樣心情很好啊!

這樣來這樣去

當日有幾多人來,今天當然有幾多人走。那群人,等級不同。某個她對她說她不會給主任和經理走,我對她說這只是某個她的一廂情願。某個她給的別人未必同意。再說,下屬全走了,要主任經理來做什麼?

我的想法很簡單,誰來誰去,不用想。要想的,某個她代我做決定好了,我懶理這些。最怕一些不平衡的東西,上重下輕,死定。

愛情

重看這篇﹐我覺得很有趣。但不知道為何我會覺得有趣﹐其實一點也不有趣﹐如果所說是屬實的話。
*******************
人格測驗的結果“你會是個很好的情人﹐ 如果你能在萬人之中找到和你極為相配的人﹐ 不然的話 你和戀人的關係總是不能持久或痛苦結束。”

好一個如果。我都不知道什麼人和我相配﹐那麼我可從哪裡找到那個和我相配的人。真的是一個大難題。

還記得有人曾對我說﹕我是一隻黑馬﹐只要找來一位佰樂。可是佰樂在哪裡﹖我不知道。

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對自己好一點。做好一切的準備﹐來迎接我的佰樂﹐我的白馬王子。
3 Mar 04

閉嘴

要告訴自己﹐我做到了。
*********************
開始閉嘴。為什麼﹖不太想發表意見﹐也不太想每件事情都有我的份兒。可是我的朋友卻說﹐我只可以維持兩天左右﹐然後我又會開始理會所有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閉嘴。我真的可以做到嗎﹖我自己也懷疑。

做了一個自稱為哈佛大學人格測驗的游戲﹐結果是﹕我是一個“當你被很多煩人的事困擾的時候﹐ 你要不就是非常鎮定的靜觀其變﹐ 要不就是以領導者的姿態出現叫大家都閉嘴。”

可能我是在學習怎樣去鎮定的靜觀其變。
3 Mar 04

分享

到底是對還是錯,不是唯一的問題,也都不是唯一的答案。

在網上找來的。很喜歡它。
3 Mar 05

會買的書

這三本書﹐還沒有買啊﹗不過我在看《西藏生死書》的網上版。
******************
  1. 我思故我笑
  2. 西藏生死書
  3. 月冷繁華
發覺如果不是一早就想定買什麼書﹐很多時候都會空手而回。
1 Mar 05

打印機

打印機的問題﹐今天終於解決了。我們足足等了差不多一個月。

是我提議用別的打印機去嘗試﹐如果不是的話﹐都不知道要等到何時。

舊的方法行不通﹐就是改變的時候﹐但是人們就是慣性的一試再試﹐把時間浪費了。可能幫忙處理事情的同事並沒有感覺到浪費時間﹐因為是我們的時間被浪費掉了。他的方法對他是沒有影響的。

不過我做人的宗旨是﹐不浪費自己的時間也不浪費別人的時間。

Wednesday, March 1, 2006

直覺

「面對問題時,最先想到的答案最能奏效,因為當下並不需要最好的解決方法,而是當機立斷。」
直覺非但重要,而且就像未經鍜鍊的肌肉一樣,可以經過練習而加強。在培養直覺決策能力的過程中,可能會遭逢某些重大障礙。有些障礙源自組織政策,有些則因為改變的步調太快,或資訊科技的普及所致。

朋友S 朋友S ,我說的討厭管理理論就是這個原因了。我的直覺能力是越來越好,所以我不再需要管理理論,還覺得它討厭。不過學習理論是一入場券,需要學的,還要好好地學。

等我的顏色書

顏色書顏色書,你何時才回來啊!我在等你啊!

請不要誤會

明天有一會議,我會出席。居然另一位同事走來問我她可以不可以不去。為何你不去?這個項目是你的,因為有新同事,我才跟他一起去。換了是舊同事的話,我一定不會出席這般的會議,因為已經有她代表了部門。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代表部門的,我的出席是訓練我的同事。他才上班了三天,我斷斷不能棄他不理。

拒絕別人,看來是我的強項。

一句話

這兩天都跟新同事述說工作的種種,在跟他說的當兒,又好像讓自己再一次看過事情的始末。這很好的,就好像把知道的統統不要了,騰出空間來迎接新知識。

我跟朋友S 說,我覺得這就是 unlearn what I have learnt。昨天我的思路真的很暢順,意念就是自然而來的,很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感覺理應是屬於我的,可是近一兩年,已經被一些我討厭的環境所磨滅了。原來不是,它還在,只是封了一些塵。
**************************
Unlearn what you have learnt.

這是一個高層對另一個高層所說的話。我就是朝這個方向前進啊!請某個她明白!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我的步伐比她快了,她開始對於我的思想行動感覺害怕了。其實我只感到自己的思想行動越來越簡單,很容易就明白過來了。不過如果硬要比較以前的我,我就愛莫能助了。
26 Feb 06

不明所以

公司又有合拼了。這已經是不變的事實,可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有什麼的改動。我最想知道的是是否我的工作量可以減少。我知道如果工作量減少的話,只有我一個人高興。

奇怪不奇怪,現在的人就只管擁有很多的下屬,也不理會其實能力夠不夠。看他們每天都在煩這煩那的時候,心頭真的一酸。真的有這需要嗎?

放不下的東西

公司某小姐的表現,確實令我放不下。她每一次總要給我一個新驚喜。我相信她也開始害怕了,因為每一件新工作,都令她能力不足的一面表現出來。其實不是我用心留難她,而是她真的準備不足,她的一個同事正在放十個星期的產假,她就變成這樣了。原來有些同事已經推測她的力不從心。什麼樣的結果,總有其原因的。

系統改變了,連隨一些本地電腦部同事設計的報表也要更改,他們更改了,我們總要做測試,看看其內容是否還是我們所需。容易的工作啊!但是她卻問我怎麼辦?不是嗎?怎麼辦?拿出改動過的報表,做還沒有改動過前的工夫就可以了。明白嗎?

她問我,不是來到我面前,而是用電郵。是一種逃避接觸我的表現。我知道,她會越來越怕和我合作。可是這一年,因為她參加了一年培訓計畫,她是需要我的幫助的。另外,她負責的系統,下半年就有大大的改動,也是要我的幫助的。我看她怎麼辦。

昨晚臨睡前,隨手拿來《種子綠大地》,那裡說:
大眾的每件事都是無意識的,但是這樣告訴他們就傷害了他們。他們不會感激你
相反地,卻會對你非常生氣,覺得你在侮辱他們
大眾是無法教導的,除非有人渴望

看了這些,能放下一點了。

太好了

七點鐘,錯手把手機的響鬧弄停了。想著多睡三十分鐘,起來的一刻,已經是八點十分。回公司的話,當然會遲到,那麼倒不如拿半天的假。

睡到十點,很滿足地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