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06

又有東西派了

今次是購物禮卷。上兩次跟朋友分享了,今次用來孝敬父母。

大風呼呼呼

一個人在家,黑不怕,怕的是大風呼呼呼。現在又大風又大雨,最怕。

前前後後

已經沒有再看劉墉的書﹐因為看得太多了。Hana 送我的一本﹐其實我已經有了﹐不過是她的心意﹐便有另一種情感。我會重看那書的。這篇﹐剛剛合我自己用。也來跟大家再分享。
***********************
真的越來越喜歡劉墉的書﹐喜歡的原因是他的每一篇文章﹐都能激起我一些寫作的靈感。可能你們會說我是比較被動了點﹐我大可以把自己的思想直接的表達出來﹐但是你們真的不知道﹐表達是需要靈感的。而靈感便是從我們看到、聽到的那裡走出來的。

看罷他的一篇文章叫”船到橋頭未必直“﹐對自己的處理事情的態度﹐更為鞏固。

我的一位同事﹐她對我和另外一位同事處理事情的態度有著負面的批評。她說我們總是喜歡雞蛋裡挑骨頭。她不明白﹐我們是在作準備功夫。準備壞的事情將會發生。

我們是不可能知道壞的事情會不會發生﹐但是我們知道的﹐是讓自己充份了解我們的環境﹐當事情真的發生了﹐我們便可以把我們的平常心拿出來﹐用比較平靜的手法去處理事情。而不是像瞎了眼睛的蒼蠅一樣﹐沒有方向的亂飛。

兩種的方法﹐我相信前者是比較有把握和需要較少的心力去把事情弄妥的。
28 Feb 04

真的救命

誰叫你用現有系統的報表甲來和新系統的報表乙來確實數字的對與錯﹖這是永遠也對不了的事情。

小姐﹐請用我告訴你的方法吧﹗請不好胡亂來創新﹐這裡沒有需要創新﹐知道嗎﹖

她﹐何時才學懂呢﹖

半天假

嘻嘻﹗下個星期三﹐我又放半天假來睡個自然醒。

不是嗎

是你們做的﹐為何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玩呀﹗她們要我做決定﹐我告訴她們這個決定不是現在做的﹐首要的是要知道數字的擺放﹐才去想做的方法。

請不要把事情的次序倒轉﹐不是每一件事都可以這樣亂來的。

所料的發生了

香港不是第一個國家用這個系統﹐但是我們卻發現很多的問題。為何﹖區域電腦部同事已經應接不暇了。是誰覺得區域電腦部的成立是好事呢﹖只有股票持有人同意吧﹗

發我脾氣

同事居然發我脾氣﹐我還沒有說完我要說的話﹐她就離開了。原來我是沒有權力叫我小組的同事做事情的﹐她告訴我她不懂用系統﹐可是不是有人已經教了她嗎﹖她學不來﹐可不是我的責任。我已經告訴了她應該用什麼的方法來處理問題﹐可是她不聽﹐就是用另一種方法。明明我看到的是問題﹐區域的電腦部同事也同意了﹐可是她並不認為那是問題﹖是我有問題還是她有問題﹖

好好好﹐向我發脾氣吧﹗我知道她是願意去做的﹐但是能力不夠。好﹗我自己做﹐兩分鐘已經弄妥了﹐可是我等了她足足一天。我是出於好意想她學習(其實是她的工作範圍)﹐我也不計較了﹐我做好了。我知道我並不是在做管理﹐可是時間不夠了﹐我不想跟她糾纏下去。快快做完這件工作了事。慢慢才跟她說道理。

Monday, February 27, 2006

印尼

婆羅浮屠佛塔(Borobudur Temple,Jogya),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印尼是一個不錯的旅遊地方,去的時候是在九四年十一月。當年還沒有這麼多的事故,現在好像不太敢去,不過如果有機會的話,好想再去一次,再看看這世界奇景。老實說,當年的我並未能懂得欣賞,只當它是一個旅遊點,匆匆拍了照就是了。

很喜歡這張照片,是巴蘭峇南神廟(Prambanan),很有一種富於歷史的感覺。

還去了哪里?到了婆羅摩火山(Mt.Bromo Volcano)看日出,玩了我不敢再玩的激流。那次,真的有人掉了下水,弄傷了腳,要坐輪椅回香港。

不懂游泳的我,也差點掉下水裡,幸好坐在我隔鄰的女人,強把我拉著,後來她也掉進了水裡,幸好她沒有事。當年“他”是和我一起的,但是他什麼也沒有做。坦白說,我真的有點氣(雖然他坐在我前方)。

很高興在網上找來這篇,我去過的地方跟他的沒有大分別,只是次序不同。我懶得寫了,看他寫的吧!

名牌

他們在談論用二千多買一個名牌小袋。我對這些真的沒有興趣,在想,如果被我抽中的話,我會送過去“米蘭站”來套現。

什麼人來的

某個他,我們覺得他是擦鞋仔。今天午飯,他對新同事說我們幾個都不和客戶吃飯,不和別的部門的同事吃飯,用的語調好像是我們做錯了事情一樣。新同事的第一個反應都覺得這些飯局是不需要的嗎?他真的問了。某個她立即說我們沒有分的,部門裡每個人都有責任。

又不見你們幫手處理我們小組的問題?如果真的部門的事情是人人有份的。

某個他,很討厭。每次他都挑撥離間,可能是我小心眼,不過我的感覺是這樣告訴我的。某個他永遠的態度並不是新同事來了可以分擔工作,而是可以取代現時的另一個主任。

寫得不好

幫某個她寫了一篇中文的短文,給了她已經有一段日子,她今天乘著吃飯的時候說我寫得不好,可是她卻沒有明確地說哪里不好。是內容不對?是文法?是用詞不當?哪不好呢?請言明。

不滿意的請另謀高就。我的工作並不需要用中文的,請不要無理的批評我。她說我寫得不好時正正是另一個同事說我有寫作的習慣。某個她總是不放過無理批評我的時候,我沒有氣,不值得。我聽了她所講,對她笑一笑就是了。

周邊的人不好啊

新同事還沒有來的時候,同事已經在猜測他將會逗留的日子。今天我聽到茶房阿姐說同樣的事情。他們真的不好啊!為何沒有一種他會留下來的決心呢?原來有陰影的人並不只我一人,處在環境裡的人同樣有這種心態。是否我們相互影響呢?

新同事來了

都算有心學習,不過他說我們的系統過於複雜。複雜是複雜,如果真的有心學的話,都不是太難,需要耐性,需要看好多的文件,肯親自測試,就沒有問題了。

Sunday, February 26, 2006

希望它會重演

看了這篇,我更加想看。

「好像King Sir所講,這個戲是對演員、導演、觀眾三方面的挑戰。」要求觀眾有想像力及耐性,對香港人來說,確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看什麼?就是《不期而遇的男人》。我在想,真的有這麼多人喜歡看純對白的演出嗎?一張票都不留給我?!沒有機會這次看,惟有寄望下一次機會。我相信它會重演的。

很沒耐心

昨天很心煩,是由於教練一路地問我有沒有跟過往的網上朋友交談。我已經告訴了他沒有,可是他卻問來問去。我真的火起,他還想問什麼,不是已經告訴了他沒有了嗎!當他再問我的時候,我一句“你很煩”回絕了他。

很討厭人們把我已經不再做的事情用來談論,如果純然分享沒有問題,最討厭的就是還認為我沒有理由不再做的。做與不做,是我來做決定的,我也沒有必要跟每一個人解釋。

很不明白人們的心態。我在想,是否如果要他們接受一個他們不認識的我,對於他們來說,是不自在的?答案可能是這樣的。或者又是時候我去學習心理學,很想知道多一些人類行為學,免了我胡思亂想。

是夜的“女人多自在”

節目的名稱是關於女人的,為何是一個小女孩?劇情裡又真的把她作為女人看待,為何社工會把責任交給一個小女孩(她應當還沒有到十八歲)?她的弟弟不上學,理應找監護人的,是她的公公嗎?要找的請找他吧!小女孩也對社工說應該找公公的。一個小女孩可以為弟弟決定到不到保良局嗎?

媽媽的不負責任遠到他方,也不去談論了。但是為何社工的角色是這樣的?是我和社會脫節了嗎?是我誤解了社工的工作範圍嗎?

哈囉


是甜品的名稱。圖片是送給朋友S 的,他說他喜歡吃這個。知道他沒有得吃,就看看相片望梅止渴吧!

這個我

中環的蛇竇就聽得多﹐我是不知道在哪裡的。昨晚﹐我就在蛇竇晚餐。那其實是一間茶餐廳﹐不過又有潮州食品﹐我們吃的就是潮州菜。本來想吃大眼雞﹐沒有﹔吃蜆﹐也沒有﹔連喝熱檸樂也沒有。好﹗什麼也沒有都沒有關係﹐吃他們所有。

途徑蘭桂芳的入口﹐原來我是沒有踏足過這個地方的。

這就是我了﹐很多很多的地方也沒有去過。

最後一次機會

如果沒有聽錯,今天就是最後一次語文基準試的日子。電視新聞訪問了兩位老師,他們說很緊張考試。其中一個男的說如果今次沒有通過考試,可能有機會沒有了現時的工作,他擔心的是換了另一份工作,人工少了,他擔心的是生活,他擔心的是如何供樓。

在我沒有參加三百個小時的普通話課程前,我是一個不懂聽不懂說普通話的人。這個課程,也是在職教授普通話老師用來作為考試準備的。課堂裡,我看見身為老師的同學的不認真,我看見身為老師的同學拒絕普通話老師的要求。老師的要求只是要我們站在同學面前用普通話來講述我們討論過的東西,看在我眼裡,那個身為老師的同學是有點過分了。當時我在想,如果我有孩子的話,一定不會給孩子稱她為老師。

學習語文,是需要每天的工夫,並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的。一次考試失敗,第二次也失敗,是否要想想是否自己的準備工夫做得不好?或是學習的方式錯了?一味的埋怨也不是辦法。

回想自己的普通話課程,最後的一個階段,自己的努力較少了,成績當然沒有預期中的理想。能怪誰!怪自己沒有用功。

聲音

昨天聽了Saffire The Australian Guitar Quartet 的表演,回來找來他們的唱片(大部分演奏的歌曲都在這唱片裡),不知道哪里可以買得到。

是夜,他們四個人,用了九隻結他,給了我們一場兩個小時的演奏。當中我聽到鋼琴聲,很奇怪啊!明明是結他,為何會有鋼琴聲音的?回來查看場刊,原來其中一隻結他是鋼弦結他,不知道鋼琴的聲音是由這結他發出的,還是我的聽覺有問題?

不懂音樂的我,對於這一類的演奏還是有興趣的。我愛在場裡尋找聲音的來源,可是這次,對不同的結他不認識,也無從找尋了。

「屋子要能夠住人,必須有閒置的空間,生活要能過得下去,必須要有閒適的時間。」

林語堂

越來越喜歡閑著的時候,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今天人是閑但是腦袋不閑,很不喜歡這樣的時候,人就是累累的。我知道想著別人為何這樣是相當累人的一件事,可是這個念頭卻是揮之不去,討厭。

Saturday, February 25, 2006

七點鐘的聚會

老闆問我會否出席下星期一個聚會,我還沒有發聲,她已經代表我回答我是可以出席的。原因是我在七點鐘應該還沒有下班。不是嗎?老闆,你真的看見我七點鐘還在公司嗎?如果是的話,請你配戴眼鏡看清楚,已經很多個月,我是在六點半前已經離開了公司,有時侯更是在六點前。

當時我是很有信心的望著眾多的同事說,我的下班時間是六點。這是我的權利,我是可以把它實踐的。

Friday, February 24, 2006

有問題沒問題

一個是處理發票的系統﹐一個是應收未收的系統﹐所有的發票都應該在應收未收的系統裡面﹐這是一個簡單的會計觀念。

同事是讀會計出身的﹐為何她在核對系統測試結果的時候﹐給我的訊息是沒有問題﹖小姐﹐有一些東西不見了﹐還不是問題﹖

我要她去調查﹐她很不願意的。我真的不明白﹐她為何不願意呢﹖明明是有問題﹐她一定不可以說沒有問題。或者﹐她看不到問題﹐所以她覺得我在浪費她的時間﹐著她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不過我已經清楚告訴了她我所看到的問題﹐但是好像她聽不明白。是我說得不清楚嗎﹖唯一的答案可能是。我只可以這樣說﹐如果不是的話﹐我會繼續去想為什麼她不明白。

過份

我都知道某個她是過份的﹐今天聽了一個簡報會﹐更加肯定她是超級過份。

每一年的年頭﹐我們都要為自己訂下目標﹐可是某個她總不讓我把我負責範圍的東西作為計算我的表現。今天聽的﹐明明是有這個需要﹐並不是所有的目標都是項目性質的。每一天的工作﹐都是為公司定下的目標而行﹐為何我就不可以把這些公司定下的目標作為我的目標﹖

幸好﹐她總是我的反面教材。

好出奇嗎

某個她來問我事情不是弄好了嗎﹖對﹗是昨天的事﹐不過今早又有問題。我已經說過了好多次﹐問題在硬件上﹐如果弄不好﹐我們又怎可以使系統運行。做了八年了﹐還不知道因由嗎﹖

我也理不了這麼多﹐一有問題就彙報﹐也提供我的想法。怎樣做﹐請某個她給我一個指示。

Thursday, February 23, 2006

尋找記憶












日期:九八年十二月

本來是找尋遺失了的他送給我的生日卡,卻被我尋回這些。現在我知道送我小雞的人的姓名了,他住在美國。原來他還隨卡寄來他的照片。

找著找著,他在九九年的聖誕也寄來了一張卡。
*******************
這只小雞,是一個我沒有見過面的朋友送給我的。他的名字是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他住在哪個城市,我也不肯定,好像是加拿大。

這只小雞,是郵寄給我的。印象中好像還有一張卡,不肯定了。

他是我在網上認識的朋友。其實我還可以說我認識他嗎?我還可以說他是我的朋友嗎?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擁有一隻小雞。
19 Oct 05

痴人說夢

這個﹐等了一年﹐終於會發生了。希望那小姐可以安然度過這一測試﹐也希望我不會向她發脾氣。這小姐就是我決定不再理的一個﹐不過我是痴人說夢﹐她是我的下屬﹐我怎可以不理她﹖﹗
*******************************
終於讓我找到了。找到什麼?是公司裡一個新系統的檔案,那檔案有84 MB 那麼大的。我真的很喜歡看這般的檔案,從文字裡,學會一點關於系統的,然後就做測試,我真的很喜歡這般的工作的。對著這些新事物,對工作又有了點熱情了。
26 Jan 05

強烈投訴

哈哈﹗事情完滿地辦好了﹐當然是我自己一人行事﹐某個她沒有參與的余地。某個她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也滿意了。
************************
我要強烈投訴某人﹐她真的不知所謂。

是她要我跟隨她去開會﹐又是她不准許我說話。請聽清楚﹐是她不准許我說話﹐並不是我不知道怎樣回答。我已經有答案﹐是她沒有準備﹐沒有著我為她準備什麼﹐所以她不准許我說話。真的太豈有此理﹗

我由她說﹐我就望著對我發問的人。她說了很多的廢話﹐最後發問的人著我稍後用電郵回答他。

不知道為何某人總是跟我爭著說話的﹖﹗知道不知道﹐我是不會跟你爭什麼的。
21 Feb 06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失落

突然感到一陣的失落,事情明朗化了嗎?是我沒有機會了嗎?

我的心告訴我,我寧願繼續夢下去,夢中的世界,多麼的快樂。如果真的沒有了機會,我會夢醒的。信我,我相信我自己,是可以的。

杜拜之行

九九年四月二日至六日

為什麼會去杜拜?記不起了,只記得這是一次很貴的旅程,因為是在復活節出發的。

第一天, 在飛機上度過。

第二天, 去了拉阿布達比(Abu Dhabi)。到訪了手工藝工場,做工的全是女士,她們全都披上了黑紗,只有眼睛外露。她們坐在地上工作,其實我懷疑是坐著給遊客觀看她們。從她們的眼神裡看,她們的樣貌是不錯的。手工藝工場的產品一點也不吸引,我什麼也沒有買。跟著去了看茶壺和七個茶杯,茶壺代表了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而七個茶杯代表了七個酋長國。當中我就去了三個,它們是杜拜、阿布達比和沙查市(Sharjah)。在市中心,看見了火山。是啊!沙漠中有火山,不過是人造的。晚上,乘船近距離看了五分鐘的煙花。好像是每晚都會發放的,很有錢的一個國家啊!

第三天, 杜拜遊。去了跑駱駝場,參觀了回教寺,看了降溫風塔,這是古代的空調,也參觀了由古堡改建而成的博物館。後乘水上的士到金街。它是售買黃金的一條街,可是全都是K 金,顏色是過分的黃。當然什麼也不會買。整個行程的高潮來了,就是坐四驅車橫越沙漠,很好玩的,有坐過山車的刺激。在沙漠中看了日落,跟著在沙漠中享受了一頓燒烤餐,還有肚皮女郎跳肚皮舞。

第四天, 遊覽的是沙查市。又是博物館,已經是第三個了,很悶。這天還去了哪里?不記得了,相簿裡沒有記載。

看行程的時候,強調是購物節,可是什麼也沒有買,那裡的東西比起香港來說,真的是比較落後,我說的是款式。那裡,有很多名牌售買的。

這個地方,除了熱,除了沙漠,除了穿黑衣的女士,除了穿白衣的男士,除了拍下來的照片,什麼也沒有了。我去的時候,那高高的酒店也沒有開始興建。

相片經過加工,有一種印刷品的感覺。

牛丸米

星期六吃的雙丸麵,要七十塊。我自己弄的,材料只須十二塊,吃的是四十元一斤的黑椒牛筋丸。看,我弄的賣相都不錯的。是嗎?不信?看叮噹笑得多麼開心。

很久我也沒有弄過如此這般的麵食了,吃的只管是淨麵。會開始弄多一些,總比吃街外的好,雖然這些也未見得是好營養的東西。

還可以寫什麼

朋友S 問我如果我不在現時的公司裡工作﹐還會寫得這麼多嗎﹗ 奇怪他會有這提問﹐為何我會寫得比現在少﹖他說我每天上班﹐老闆和同事都給了我很多寫作的靈感。原來如此﹗

如果問題是昨天問的﹐我還要想想。今天我好肯定地告訴他﹐我還有十多年的事情要寫啊﹗寫什麼﹖家裡每一張照片都可以寫一個故事。寫往事是很有趣的。

一個簡單的問候

guy: write to me or sms me
guy: u still hv my HP number??
gal: will not call u la
gal: i prefer to chat here
gal: more comfortable

只是一個簡單的問候,女孩哭了。什麼原因呢?可能是為了那遺憾。

兩個人的分開,並不是不愛,而是為了那不應該開始的愛。一起為了愛,分開也是為了愛。就是因為愛,所以忍心地提出分手了。分開了,愛還在嗎?差不多三年了。

一樣高


冬冬,我跟你一樣啊!嘻嘻!

明年

明年會是我在這間公司工作的第十個年頭,也將會是多事之秋的一年。等了這一年的來臨已久,不是期盼那小小的服務金牌,而是公司每個月繳付的退休金。我終於可以在明年拿個全數了。

拿了這個,也是時候我可以更加自由地想。如果事情真的如昨天所聞,或者我會轉職,做一份差不多的差使,不過工作地點不在香港。

有了這一想法,我更加要買少一些的東西,免得真的要走的時候費時間處理。

後記:總有一個想法,我的“他”不在香港的,要跟他遇上就要離開香港。不要問我為何有這樣一個想法,這想法就是在我心中,很多年了。

養生

人就要順從自然,陰氣盛的晚上,則以安靜為主,不要過份的活躍;而陽氣旺盛的時候,適宜多活動,多思考。

養生其實不難,難在於我們沒有把它實踐。事情顛倒,對自己沒有幫助。我嘗試,我感受,可以說的是真的對自己好好的。不強求,也是一種養生的方法。

自然醒

有看這裡的朋友,都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睡到自然醒啊!很滿足。

Tuesday, February 21, 2006

一個遺失了的他

這照片拍於九四年二月,地點在澳門。原來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那是一次七人行,他的出現,對某些人來說是解釋不了的。我知道七人中有人是敵對他的,他的出現,當然是為了我。

本想找第一次去日本的照片,卻被我翻到這張,看到他。和他有著很多的記憶,和他並未能發展為男女朋友,和他的一次四個小時的晚飯。

他,在哪里呢?很想很想再見他。如果真的見面,不知道我們還有談話的話題?

和他的種種,以前寫過了,現在要在這裡找回也非易事。不過記憶還在,很清晰的。或者有一天,當我有興致的時候,會把我和他的故事化為小說,蠻吸引的(對我而言)。

他,並不常在我心,很多時候都是看照片時才記起這個他。他,在我的生命裡,是一個重要的人。他,或多或少改寫了我的歷史。

後記﹕看了這張沒有臉孔的照片很多遍﹐更多的記憶回來了。這張照片是我很喜歡喜歡的﹐我倆的表情很合拍。其實在原有的照片裡還有另一女孩﹐可是她卻站得離那男生遠遠的﹐我輕易就可以把我和他變為我倆的合照。

很巧合﹐朋友S 跟美國朋友都和我說過相同的話﹐說當我談著他的時候﹐我變回了一個小女孩。真的嗎﹖我自己感受不到啊﹗

他不是我第一個相識的男生﹐他出現在一個不適當的時候。其實什麼才是適當的時候呢﹖可能就是某些環境因素﹐我們的友誼才開始的。他送我的日記本﹐他送我的生日卡還在。要把它們統統在這裡留一個足印。

從前寫的:

拼圖

在我的家裡有兩幅拼圖。一幅是我的一個朋友買給我的生日禮物﹔另一副是我自己買的﹐然後和我的一個朋友一起完成的。這兩幅拼圖﹐都給了我一個很重要的意義。

它的意義﹐是我的記憶。聽說過“靜心”這種心理狀態沒有﹖對我來說﹐要靜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的周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讓我們的心靈得不到寧靜的感覺。我們時常會處於一種茫然的狀態﹐不知如何是好﹐好像是進退兩難。

在我認識那位買拼圖的朋友時﹐我真的有一種靜心的感覺。我會感到﹐我已經擁有我所想要的一切﹐真的可以用無欲無求來形容。可是我已經不知道我這個朋友在哪裡﹐真是一種遺憾。或者我只可以說﹐是我在不適當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現在回想起來﹐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我會把他永遠的記在心裡。可能有一日﹐他看到我的文章﹐他會把我記起。但願如此!
19 Oct 03

十二點五十分

不知什麼原因﹐在時鐘走到十二點五十分得時候﹐我總會留意到。不是每一天都會發生﹐但是頻率也不少。當然是有些事情在以前發生過。

在很久很久以前﹐應該都快有十年﹐我的電話總是在十二點五十分響起﹐或是我會提起電話﹐去給人打電話。為什麼是十二點五十分﹖因為在電話另一頭的人﹐總是在那時午飯完畢﹐返回工作。他和我﹐總是在無意之中 (或者是有意)﹐想起對方。

這個“他”﹐便是那個買拼圖的人。

昨天晚上﹐我又留意到時鐘走在十二點五十分﹐這樣令我想起他﹐我把心情寫在這裡。
22 Oct 03

信仰

近來我覺得自己好像有了信仰似的。我不是信奉了什麼宗教﹐只是我時常把正面思想掛在嘴邊﹐看到一些不太正面的話和行動﹐就有更改它的衝動。

我不知道﹐我的話聽在別人耳裡﹐會不會覺得我有些煩悶﹖可能我給了別人一種只有我可以的誤解。其實任何人都有他正面的一面﹐只是表達的時候有所偏差罷了。或者只是口不對心。

我開始明白一句很久以前聽到的話﹐有一個朋友曾經說我時常給他一種壓逼的感覺。我的這個朋友﹐他很喜歡每天跟我說話﹐但是又有些害怕我給他的那種壓力。

原來是我的話和行動太正面﹐令人有一種過份耀眼的不安。我現在知道﹐我要改善自己的﹐是學習如何得到對方的正面回應。是我自己一方正面是沒有用的﹐有的是雙方都是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否則做什麼也是白費的。
1 Dec 03

妙想天開

突然有這個想法。如果有一天﹐我要辭職了(當然是沒有什麼經濟的考慮)﹐而老闆又請不到幫手的時候﹐我願意回來上一個半天的班。能夠接受的是只管一個小組﹐人工是現時的百分之七十或六十。雖然只是四個小時的工作﹐但是我很有信心把全部工作都處理好。

好了﹐夢發完了。

下半年

可能有機會到大馬工作﹐希望可以成行。一個新系統﹐一個新考驗。不過可不可以去﹐很多因素影響的﹐我要找緊機會﹐讓某人知道我是有需要去的。起碼我要系統上的訓練。

眼利

不是我有心挑剔﹐只是我眼光銳利﹐再加上一點點常識。加班費要老闆簽名﹐為何臨時工的薪金不需要呢﹖我的同事就是這般的粗心大意﹐怎教我不作聲呢﹖

是我

上班的途中﹐我在想﹐我要怎樣清楚表達我的做事方式和要求給新來的同事。得出如下﹕

我的做事方式﹕see, do and remember
我的要求﹕達到區域和本地定下的標準和不要製造不必要的麻煩。

我是用平常心對待以上的﹐不知道他會否覺得合理。

Monday, February 20, 2006

還是喜歡這個


美國東岸的Magic Kingdom 裡的城堡,我比較喜歡這個多一些。

是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事了。

為何

我問朋友S 為何會對某一地方有恐懼的感覺(身體也過分地反應),當然事情是和情愛有關的。他解釋不了。我時常拿這個跟他開玩笑,說他永遠也跟這感覺一起。

作為他的朋友,看著他被那種感覺所煎熬,真的不明白。一刻鐘,他可以變為另一個人,他的恐懼,他的不安,雖然沒有看在眼裡,但是憑我的觸覺,確確實實知道是難以釋懷的一個影子。

我們是否要和影子共處呢?我們真的不可以獨立地生活嗎?影子真的會跟隨我們一生嗎?影子是屬於我們的嗎?我是否別人的影子呢?

成長日記

20 Feb 06
經過了一番救亡,好像好轉了。你們看,有些草草搬了家。
20 Feb 06
才兩日,發生了什麼事?全倒下。
18 Feb 06
十日後,葉子長大了。
8 Feb 06終於終於,有變化了(等了十三天)。看!葉與葉中間有些細細的新葉。看到嗎?

另,最喜歡那心型葉子,是錯體的。只得一片。

現在這個它,枝葉少了。曬了一天太陽,看著一些枝葉軟軟地倒下,再也不敢給它日光浴了。



標準圖片和我的為何相差這麼多﹖
26 Jan 06
十天了,只是枝葉多了,花呢?是菊花。
16 Jan 06
今早﹐看到種子萌芽後長出來的綠色枝葉﹐已經高于“蛋蛋”的高度﹐很高興啊﹗
16 Jan 06
*******************
種子開始發芽了,是自己加進去的一顆。期待其他的。

九小時後,看見更多的種子在萌芽,很高興啊!這就是生命力。
14 Jan 06

一月十日開始栽種。

發芽啦

20 Feb 06
長高了,支持不住,唯有用牙籤為它建立一個臨時的支柱。看!有些朋友來探望它呢!
5 Feb 066 Feb 06

你們看,三十三小時就有這麼大的變化,它的生命力真的好強。
****************
今早又看見多一粒種子發芽了。
5 Feb 06
****************
史路比,它發芽啦!看見兩粒種子在發芽。
3 Feb 06

快樂與不快樂

把這篇送給自己。
*******************
有人說我厲害﹐就憑那幾句話﹐我可以知道她不快樂。其實要知道人們不快樂有何困難﹐我們不是已經把不快樂常掛在臉上來嗎﹖要知道某人真的快樂反而是難事﹐掛一個笑臉並不是快樂。

事情真的有點本末倒置了。人本來是快樂的﹐你們看看小孩子便知道了﹐小小的事情他們已經可以笑上一整天﹐做大人的還叫他們別笑﹐叫他們坐好。是我們妒忌他們的笑聲嗎﹖是因為我們不再可以那般地笑嗎﹖

一路寫﹐我也覺得自己好笑。因為我也是一個大人﹐我也叫過小孩不要隨便亂笑。
22 Feb 05

快樂的良方

忘記了自己寫過這快樂良方﹐看了﹐笑了﹐好心情來了。確實是一快樂良方。記著﹐請不要給自己一個苦笑﹐它幫不上忙的。謹記﹗
***********************
很簡單,就是自己給自己一個笑容。笑了,什麼煩惱也隨著笑而走了。
25 Feb 05

醒醒

整個上午都是在悶悶不樂的心情下度過﹐醒醒﹐不可再這樣了。環境就是這樣﹐我只有接受﹐快樂不快樂是沒有人來關心的﹐因為他們是無能為力。我不好再妄想了﹐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什麼也不可以做。

唯有自我尋樂﹐改變自己看事情的方式吧﹗不是隨俗﹐這是唯一的辦法﹐是一個可以令自己心情好起來的方法。

早上寫了這篇﹐下午的心情比起早上說來還糟。開了一個我認為是無謂的會議﹐又浪費了時間。朋友S 問我有什麼問題令我悶悶不樂﹐其實什麼問題也沒有﹐就是心情不好﹐樂不起來。朋友S 說他的心情跟我一樣﹐整天做著簡單的時候﹐但是心裡就充滿著負面的情緒。

是這個原因了﹐就是做著太簡單的事情﹐沒有滿足感啊﹗

什麼也沒有

很多事情要完成﹐可是什麼支援也沒有。有關人士已經通知了﹐她們什麼也沒有跟我說。這代表了什麼﹖是不是沒有解決的方法﹖是不是要等什麼什麼高層來施壓﹖很討厭這樣一個境況。我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其實我不應該在工作時間來寫東西﹐不過不寫的話﹐我的時間浪費得更加沒有價值。永遠在處理一些根本不需要處理的事情﹐沒有一絲的滿足感。更不能了解的是﹐為何某人不直接跟我對話﹐事情是我報告給她的﹐她就管問我的同事。不是她不能夠問我的同事﹐而是她有意不和我討論我所面對的問題。

後記﹕居然連公司的結構圖我也找不到﹐什麼事情發生了﹖是否代表我們不需要知道這些﹖可是我要告訴新來的同事﹐他有很多部門是需要聯絡的。莫非要我自己做一個﹖

Sunday, February 19, 2006

最喜歡的一張


不是我拍得好,是我喜歡照片裡繽紛的色彩。可以選擇的話,有色彩是好過黑黑白白的。人生的道路是這麼的短,分享的東西又這麼的少,當然選一張充滿顏色的,你們喜歡哪個顏色就往照片裡尋找吧!

睡公主城堡,從來也沒有喜歡過。記得去過的多個樂園中,沒有一個能令我駐足停留觀看。記憶中(很含糊),睡公主是被關進城堡的,自此沒有了自由。她就無了期的在等待王子的來臨,來為她帶來幸福。我不想當公主,也沒有想過要當公主,也因為此,我沒有對著睡公主城堡著迷過。

網上查看,原來睡公主城堡是依照西班牙的Alcazar 作興建藍圖。反而我對這真實的城堡有興趣。看看何時有機會過去體會一下。

後記﹕朋友S 告訴我﹐城堡的藍圖應該是德國的天鵝堡。不理是那一個﹐兩個真實的城堡我都想去看。看的不只是城堡本身﹐還有它們珍貴的歷史。

另﹐睡公主的故事也不是我猜的那樣﹐好像是沒有愛情部份的﹐是女巫下了魔咒﹐令城堡裡的人沉睡了一百年。

煙花確實很美。當不快樂的時候﹐望到這張照片﹐心裡就好過一些。

還有一個星期

望望日曆,原來還有一個星期,新同事就來上班了。這代表了我還有一個舒服的星期,他來了,又是是非的開始。

不知道,是是非非的發生,是我造成的還是什麼。我有一種預感,同樣的人群組合,發生的就只管一樣,不是誰人的錯,就是組合的問題。現存的人有壓力,新來的自然要一起承擔。不是我們想事情發生,但是事情就是自自然然地發生。

還是我常說的一句,什麼也不理了。發生在外邊的事情(我指不發生在我坐的位置範圍內),什麼也不理了。有什麼不滿,來告知我,否則我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我沒有千里眼,也沒有順風耳,我只是一個沒有任何才能的平凡人。就讓我過一些平凡的生活吧!

愛情

聽了很多很多的愛情故事,現在的我再不想有什麼深刻的愛情故事發生,想的是兩個人好好地相處,舒舒服服的一種,當中沒有猜疑,沒有不滿,大家相互扶持。 不需要擔心會不會令對方受傷害,不需要想什麼什麼的計畫和將來。大家就是珍惜當下,珍惜每一刻的相處。

這樣的男女關係,是不是很難找到呢?

高處望


自從喜歡拍樹木開始,眼睛就喜歡望向高處去尋找理想的拍攝目標。這兩張照片就是我在店鋪裡抬頭望的時候發現的。一傳統,一地方化,相映成趣。


這顆是我在樂園裡看到最有生命力的樹(當然也很人工化),其他的都沒有一絲的溝通能力。或者數年後,情況會改善的。

吃的

Pema 寫吃的,為何我在大馬的時候沒有吃過?不是一種而是多種。當然要找朋友S 問過究竟。他說他沒有理由帶我去吃一些在香港可以吃到的食物。他說的也對,但是我記得我有告訴過他我想吃豬腸粉和雲吞叉燒麵之類的東西,他的回答是沒有。當時我想他說沒有可能是在公司附近沒有(因為公司是在大馬一個較為偏遠的地方,吃的選擇不多),可是昨晚他說“有”。氣死!沒有人說過香港人不可以在大馬吃香港可以吃到的東西。知道不知道這叫想家?

他說他今年會帶我去吃我想吃的,可是今年又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到大馬工作了。以往年年去,沒有得吃;今年有得吃但是未必有機會去吃。看!什麼事情都不好等下一次的機會。

日與夜


居然沒有一絲的夢幻感覺
居然沒有一眾快樂的氣氛
居然沒有好吃的東西
以上的其實是意料中事
但是居然我們可以由早上十點玩到晚上八點多

後記:原來我們沒有看“米奇金獎音樂劇”,是一個二十五分鐘的頒獎禮。

Friday, February 17, 2006

情死

重看這篇,覺得當時的自己很勇敢。現在回想,更沒有覺得有任何的損失。沒有他,沒有那段經歷,也不知道自己是勇敢的。由認識,到一起生活,到分開,整整的十二年。如果用來讀學位,都可以讀到四個。十二年就是中國曆學的一個循環。
****************************
看著一段感情的死亡,是否一定要悲傷呢?去把它定為死亡,會否是一個沉重的決定呢?如果我告知你,我沒有感到悲傷,我沒有感到沉重,是否我沒有愛過呢?

愛,當然有愛過,可是愛在何時消失已經不知道了。又或者愛根本沒有來過,是兩個人自以為愛曾存在過。沒有愛的話,又為何可以共同生活了那麼多年?

其實很簡單,愛和生活是可以分開來看的。生活並不需要愛,只要兩個人願意在同一屋簷下共同分享便可以了。

我知道,有開始,一定有終結。開始的時候開心過,來到不可不分的時候,就不會感到突然。就是因為不突然,所以才可以安然地面對。心裡平靜時,情緒也不會大起大落了。傷是有傷過,只是並不是悲傷;重是重過,但並不是沉重。
27 Feb 05

信任,接納

今天重看,還喜歡這篇文章,很有意義的。愛中能有信任和接納,還有什麼困難不可以面對?
************************
文潔華
2004-12-03 15:42:27
《愛情與理想》
或許所有的愛情都是因為感悟到孤獨開始。原來在一切的熱鬧煙飛灰滅以後,生老病死和人生的蒼涼,都是要一個人去面對的。原來生存有著很多條件與限制:身體的痛楚、病弱、情緒起伏、希望失望、生離死別,還有悵惆的感受和無數關於生命的問號。我們都希望在這些限制中破繭而出,找個伴侶,與對方交流感通,也好讓對方在自己的心窩裡頭居住。若果能互相依存那便是一種理想,可以減輕存在的孤寂,生命的路走起來穩重又同時輕快多了;然而更理想的是彼此參長,更趨完備地面對存在,使生活更為美好。

先哲說:一切存在中,只有人類才能真正自覺地要求破除生存的限制,甚至能賦予並實現活著的意義。在這個只屬於人類的本質下,愛情便是最明顯的方式。

作為人類愛的模式之一的愛情,與其他形式的愛,有著一脈相承的關係。它們都彷如單細胞的活動,先蠕向對象,憑著那股主動的力量和背後的意志,貼近對象;繼而觀察並予以同情,品嘗同喜同怒同悲的滋味,然後與對象連為一體。這種連結的慾望與活動克服了排斥、隔膜和抗拒,是一種單純的信任和接納。

怪不得!是信任和接納,促使了一個我自己也不太相信的愛情故事。我終於找到了答案。
19 Feb 05

想著

近來想著的事情,就是早上放假,好讓自己可以睡到九點多才起來。我是一個需要八小時睡眠的人,不過我又不會在十一點前睡覺(七點多我就要起來準備上班),永遠我就睡不夠了,每天都給人看到一個睡不醒的樣子。

真的,給我睡到九點多,人就精神好多了。何時我可以做一份兼職過活呢?閒時找些興趣來學習。我期待這一天的來臨。

後記:看來我都是不適合開小店,因為要準備的事情著實太多了。我這麼懶,怎樣做?

居然遺忘了

做著自己的工作分類,居然我可以把整個小組的工作忘記了。不是老闆問我,我也不知道。看我,多麼的想把那一個小組送給另外的人。

增加或減少的事情,還沒有定論。今天還以為增加(我不想這事情發生),卻意外地得到可能減少的可能性。好高興啊!四月,應該知道結果了。

一起去玩了

明天那裡見。
***********************

票已經買了,期待一起去玩。
21 Jan 06

今天

一種忙亂的感覺。做的事情不多﹐但是聽到的問題就好多﹐談論的事情也很多。才一天半﹐為何我有二百多的電郵沒看﹖某個電腦程序運行了一整天﹐為何沒有人找相關的人士去處理﹖不是等我回來嗎﹖事實就是等我回來。我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同事把它變為複雜﹐思前想後﹐我又要花時間為她解答。我說得越多﹐她聽得越不明白。又是我的老毛病﹐想別人明白我所說的。

不想這種忙亂的情況持續﹐也是時候不理會這麼多事情了。關心得太多﹐別人領悟不到﹐麻煩是自己找來的。行動行動﹗

兩個來﹐兩個去

今個月請來的兩個臨時工﹐全走了。一個病﹐一個說工作很悶。

在我看來﹐原因是她們覺得被冷落。其中一個小組﹐當我問小組主任有沒有打算在新同事來的第一天和她午餐﹐她立即告訴我沒有這個想法。她說她是成年人﹐不需要照顧。

天啊﹗這不是成年不成年的關係﹐而是一種歡迎的舉動。要員工做得開心﹐有些功夫是要做的。

我不太擔心人走了會怎樣﹐因為工作還要準時完成﹐小組主任自己想辦法了。

Thursday, February 16, 2006

心滿意足

今天放了很多的東西在自己心裡,很滿足啊!上班沒有意義啊!真想每個星期都有一天閑在家(不是週末),為自己打打氣。

抄書 - 愛

Robert Sternberg's - The Triangle of Love

Intimacy, passion, and decision-commitment are the components that make up seven kinds of love plus their absence in nonlove.

Intimacy refers to close, warm feelings. Passion is the primarily sexual urge or drive to love. Decision-commitment is the short-term decision to love and the long-term commitment to maintain the love.

Liking - having only intimacy, without decision-commitment or passion
Infatuation - having passion without intimacy or decision/commitment
Companionate love - combines the decision/commitment and intimacy components
Fatuous love - lacks intimacy but has sufficient passion and decision/commitment
Consummate love - combines all three components
Empty love - holding the decision/commitment component without intimacy or passion
Romantic love - the combination of intimacy and passion.

Assertive vs aggressive

The basic goal of aggressive behaviour is the domination of others through verbal or physical displays of power.

An assertive individual looks for naturally compatible people to establish friendships with while leaving naturally incompatible people alone to live their lives as they see fit.

我相信某人把這兩者混淆了,她視我的行為為aggressive。我不要啊!

In order to be assertive, you need to have a positive outlook on life and a sense of your own self worth. You need to be clear about your rights and your responsibilities.

重看的資料,就是放在我每天都使用的電腦的上面。答案也在這裡了,想找它已經很久很久了。這個我浪費了八千元的心理學課程,回報就在此刻。

Don't apologize for the criticism. It is your viewpoint you are expressing, own it.

她經常的說法是“I am really sorry to say about that.....”,她還告訴我這是技巧,要我照著辦。當然我不要跟她學習。

同聲同氣

Dale Carnegie 的法則,我覺得是一種咒語。他說的東西不是不好,就是少了一點人的氣味;當然他說的都環繞著人,但是我就感覺不到那一點人氣。

昨天聽了很多很多,他們所說的都是學了Dale Carnegie 的法則後加以運用。聽的時候很舒服,多聽了就自然覺得那些法則的吸引力。晚餐的時候,我跟同事說,Dale Carnegie 的跟NLP 的沒有大的分別,作用一樣,只是內容不同,包裝的方法不同。

在同一個環境裡,當大家都同聲同氣的時候,用那一套都是一樣的。而我,對Dale Carnegie 的沒有多大的興趣。不過如果是一些集體訓練,我也不介意參加,因為某些時候我都要迎合地同聲同氣。不說人們明白的語句,就是我的溝通困難。不是沒有選擇,因為這就是選擇。

伴著我睡


這兩晚,伴著我睡的就是那個小瓶子。本來瓶子裡的東西是用來塗在身上的,可是它們的品質好像變了,但是味道沒有變,於是我把它們當成了香薰來使用。很喜歡馬鞭草的氣味,幫助入睡。

又躲懶了

區域同事走了,今天也沒有什麼會議,躲懶在家一天。

我其實有事情要做,不過真的沒趣。我不想東西是為某一個人而做,而是做應該要做的事情。系統的項目,是重要的,不過我真的討厭某人不聞不問的態度。定案是要某人去決定的,我的責任只是提出方案。用心點好嗎?什麼做得不好,是全世界都會知道的事情。我不想到下個月某人才跟我說這不是那不是,沒有時間了。

寫過這篇,我就全心全意地享受我這一天的假期。

清新的感覺

今天讓我感覺到一口清新的感覺,是遺忘了的一種感覺。人群中享受獨處,就是這口清新感覺的來源。好像那次在船上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學習的一個半天

這個下午,出席了公司一個聚會,很多同事分享了過往一年學習的點滴。我很用心聽著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想想自己,很高興。

高興的是我的專注力,高興的是我對自己的期望和努力,高興的是自己的自我推動。我沒有參加什麼的特定訓練,但是我每天都在自我勸勉。也高興我對空氣說的話其實沒有白費的。

或者我不好再介意人們有沒有聽我說的話,說了的話也不屬於自己了,還介意為什麼?

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談論網球

第一次跟海外同事談起網球,她剛剛開始學習,兩個月,但是她每天也練習,知道的也差不多了,所以談起來特別起勁。我們倆,希望打網球的原因是差不多的,都是喜歡戶外的運動,喜歡流汗的過程,喜歡運動後累累的感覺。她和我一樣,也曾經想過網球不屬於我們的,可是我們也把網球作為終身的運動了。她很幸運,能有一個好對手。我呢?等待中。

Dress Up

如果有人跟你說你要dress up,你會穿什麼?是一個公司聚會,在酒店裡的。我的選擇是黑色的套裝,黑色的襪和鞋,跟黑色的手提包。

同事是主角之一,我多口問她會不會穿套裝(心中預定是會的),她居然說是黑色外套跟黑色長褲。那麼就不是套裝了。我望著她,跟她說某人著你dress up 啊!她問我她的打算可以不可以,我直接告訴她,如果是某人的標準,一定不可以。她用半信半疑的態度望著我,剛巧有另一同事經過,兩個三個,統統被我叫來為她給意見。其中一個說,某年在高層面前做簡報,穿了一身黑,可是不是套裝,也被訓話了。我們幾個女孩談了很多,結論是事到如此,也沒有辦法,就照原來的準備而行事了。

我不是要恐嚇同事,而是這是遊戲規則,要玩的就要dress up。為何在此時此刻還要為穿什麼而煩惱?

另,穿什麼不是問題,只要自己對自己有信心就可以了。為何我會自動穿套裝?原因很簡單,人人都穿的時候,我不穿就有點怪怪的。我不想在這樣公司的場合裡還跟自己過不去(自己會不期然比下去的),也不想看到某人不滿的眼神向著我。

星期六

可能下雨啊!如果真的下雨,我們還去不去?

幫同事買唱片

上一次自己買唱片,已經不知是何年何月。今晚走進唱片店,為的是幫星加坡同事買唱片,買了吳卓羲的Fast Forward 。手拿著這張唱片的時候,心裡有點怪怪的感覺。一把年紀了,還要聽這麼年輕的音樂嗎?雖然真正要買這張唱片的人不是我。還要買Twins 的, 已經售謦了。還要找一張Ella 的,售貨員問我她的中文名字,一時想不起來。

這個購物經驗,就是怪怪的。看我,好像一個過時的人。

Monday, February 13, 2006

過來人的話

給朋友S 的。我是過來人,我對你說的只是我的分享。你不懂反應沒有問題,有聽我的話就可以了。我不會為你做決定,是你的問題就要你自己去處理。

記住,有問題的話,一定要跟我說啊!

有得賴?

昨天的馬拉松,受了傷都可以說是安排不妥善?運動受傷是很普遍的,怎可以避免就要做好準備工夫和裝備適當。跑馬拉松有跑馬拉松的鞋,有穿好嗎?跑馬拉松要練習的,足夠嗎?我打網球也有受過傷,是自己不好,好強所致。

香港人,我們真的什麼都要賴在別人的頭上嗎?

別人的行山樂

茶房阿姐告訴我她昨天去了南丫島,還走上了發電風車的山頭。我取笑她可以感受行山樂嗎?她曾經對我說生無可戀,說年輕時已經去了這裡那裡,說工作上要走來走去,說不可以再享受什麼的行山樂趣了。我當然不會同意她所說的。

今天我終於聽到她告訴我時的愉快聲調,看見她滿意的臉容。她還沒有停下來的意向,還跟我說吃了什麼什麼。我再一次愚弄她,給了她一個鬼臉。

生活太緊逼了,要面對的事情太多了,找不到答案的所謂問題也存在處處。大自然是我們可以舒一口氣的地方,不好放過它啊!

工作的目的

身邊很多在公司裡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同事都說工作是為了錢,沒有其他了。為了錢可以沒有事情找事情做,在他們下面的就做著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我開始也為了錢而工作,不過我還不會為了找事情做而做著一些無聊的事情(可以說是我覺得沒有價值的事情),也不會苦了我下面的同事。不過我也沒有意向和能力(因為沒有意向所以沒有能力)為他們減少工作,是上層叫你們做的,我也不理會了。

打了以上的字,重看了一遍,覺得自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小組領導。對不起了,我不是不幫助你們,而是我覺得我付出的沒有價值,做了這麼多年,你們還是一味的不滿足,我又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因為我覺得可以做的已經做了,我真的想不到我再可以能夠做些什麼。我要停下來了,我再不可承擔那些我可以避免的批評。自己的生活就由自己去爭取吧!你和我,只是一個賺取薪金的員工,並沒有分別啊!

就這樣吧!我心裡感到好過一些。那些我以為重要的包袱,一一卸下了。請我不要愚蠢地把包袱再次背上。

問我是否真的

朋友S 告訴我他昨晚看了《許冠文鬼馬Talk Show 2005》,告訴我我曾跟他說過的話,有些意念可以在那裡找到。我沒有看過那個演出,不過我是香港人,我當然知道香港發生的事情。他說笑的述說他看到的聽到的,可是我並沒有反應,我告訴他如果他也是香港人的話,就會知道我的感受。那一刻,有點心酸。
**************************
朋友S 昨晚問我是否香港有一出名的銀行家要自家發行基金,我告訴他我不知道(在香港發行基金並不簡單的,我對嗎?)。朋友S 又問我是否現在已經有很少的香港人能和中國打好良好的關係(朋友S 說是那個出名的銀行家說的),我告訴他應該有很多人能夠和中國有良好的關係。朋友S 想繼續問,但是我已經不想再聽了。我問他是從哪里聽來這麼多的所謂消息。

信不信,已經不是重點。我們看新聞就是要有分拆訊息的能力,包裝並不單單用在商業上,連新聞報導可能已經是一種商業了。

我時常問為何要這樣報導這一新聞,為何不是用另外的一種方法來報導。也時常想為何要嘩眾取寵,為何要用恐嚇的字眼。很多很多的為什麼,需要找答案嗎?
12 Feb 06

不是味兒

不知道老闆跟區域同事說了什麼﹐系統測試上的安排居然沒有我的份兒﹐在最後一封電郵裡我的名字才出現。可能又是我多心了﹐老闆沒有說什麼﹐只是區域同事忘記了﹐後發覺便補上我的名字。

發票的事情是我管理的範圍﹐不知道為何市場部的同事要插手。

這些這些﹐有一刻不是味兒的感覺﹐不過很快我就接受了事實。是一些工作上的關係導致這種現象﹐當然我是有責任的。現在要改變也不是容易的事﹐就好像我們破壞了生態平衡一樣。

是好是壞﹐也是自己承擔的時候了。何時可以畫上一個句號﹐是自己等待的一件事。這是自己的方向﹐對於所有發生的都是意料中事﹐為何還介意﹖

真的要好好想一想。

我又對空氣說話

這是我的弊病﹐我又對著空氣說話﹐還說了很久很久。明知她對我所說抱懷疑態度﹐明知她不能夠聽明白我所說的﹐我還對她說這麼多﹖

她一方面說不知道還有什麼欠缺﹐一方面又想我把有關資料收起來﹐這樣懷疑的態度﹐我很不滿。其實我可以把什麼也給她﹐但是我又不想這樣不負責任。是我想多了﹐為何我要這樣為她著想﹖她要的就給她吧﹗試著跟著她的腳步走吧﹗

Sunday, February 12, 2006

明天

又要開一個無謂的電話會議。我不想多說,因為沒有我可以說話的餘地,不是心裡的話不想說,如果說出了心裡話又會被人說我不懂處理事情,那麼就靜靜地坐下,什麼也不說好了。我就做一個所謂稱職的員工,你想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免得我浪費我的精力,也不想你對著我的時候不高興。你的不高興就是因為我不聽你的話,如果你要一個只懂聽話的人,容易,我照著辦好了,沒有難度的。你不想聽意見,我也不好再說了。這個鬼項目,聽到也怕,不過怕歸怕,都要處理的。四月,又要和那些“鬼”一起討論了。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電視裡司徒華在介紹這本書。這是中文大學的出品,內容可信程度應該高一點(關於共產黨的產生和對中國的影響)。書很貴,我不會買了。或者到有一天,我真的對中國歷史產生濃厚興趣的時候,貴貴的書也會買回來。現在這個“貴”其實並不是真正不買這本書的原因,而是我怕自己把它弄回來後又不看,那麼就是浪費了。

中三時的我

翻看舊文件,看見老師在我讀畢中三課程時給我的評語。

She is bright and keen to learn and humble to receive advice.

當時我的興趣是閱讀,不記得是我自己提供資料的還是什麼。

收拾

不是做家務,而是在“我的書齋”那邊。寫東西不難,收拾它們就很累了。才不到兩個小時,頸部累累的,要做點鬆弛運動了。

那邊的工作還沒有完成,慢慢來處理吧!

很有趣

本月20日,香港的文化中心音樂廳內,將會有一班香港的弦樂好手,與漢堡交響樂團音樂家合作,放棄一貫標準的黑色禮服,破天荒穿著牛仔褲,腳踏converse波鞋,為張震嶽、范曉萱及楊乃文等流行歌手,以弦樂伴奏。

當事情沒有發生過

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怎可以當它沒有發生過。或者不去談論,不去想,我們的生活會好過一些,就由它自然發展吧!拖得一天得一天,有些時候也是上策。

如果真的可以做到當事情沒有發生過,這可是一個好處。或者我也是時候從這件事情裡學習(雖然這事情並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又可以說曾經在自己身上發生過)。是福是禍,要看當事人怎樣看這事情了。不過當感情涉及了家庭,並不是一件說解決就解決的事情,要理會的事項實在太多了。

或者,拖是一個讓自己冷靜的時期。我們都在等“那一刻”的出現,自然答案就在那一刻裡。“那一刻”曾發生在我身上,我信是存在的,是能夠幫助答案找尋者的。

出奇

今天還沒到九點,我已經醒來了,是離開我的床的一種。這一覺睡得不好,很多的畫面在夢中轉來轉去。夢裡的人物,我是認識的,不過現在已經記不起是何人。

現在的我,並不覺得累,是很精神的一種。我在想,那些畫面又在給我什麼的訊息呢?我知道,是一些訊息來幫助我來度過這個月和下一個月。

好了,不理是什麼訊息,有訊息代表有助力,這已經足夠了。

Saturday, February 11, 2006

可以一天不外出嗎

對於每一天都要外出的人,我不明白;他們也不明白我為何可以幾天不出門的。印象中,最長的一次沒有外出,是讀書年代的一個暑假。外出只是買菜弄飯(當年是要負責家人的兩餐),其他的就沒有出過門。在家裡做什麼,也記不得清楚了。

現在的我也是可以幾天留在家中的,做的不是看書就是寫東西,再不就是睡覺或者發白日夢,當然是會網上閒逛的。

今天

今早打了一陣子自己滿意的網球,大概有十多分鐘。雖然很短,不過已經很滿足了。是我不能專心,是一我需要努力的地方。冬天的日子裡,手腳總是不靈活的,今天就好像機器加了機油一樣,活動自如。不過還要在跑跑跳跳上加點工夫。不敢胡亂來,怕身體承受不了。慢慢來。一年四季就是這般地慢慢調節。

回家,吃了東西,去睡。睡得不太好,並不能達到我的期望。醒來的一刻,滿身是汗。夢裡,走的地方並不好走,還不小心地把一本書掉了下去。

在回家的路上,買了沙糖桔,是史路比的介紹。

灰的天

望著灰色的天空,有一種慘的感覺。陽光從厚厚的空氣浮積物透了過來,成了一種反差,光暗對比強烈。

空氣差了,大家好好保重身體。

轉工

教練提議我轉工,但是三句後又說我的問題在其他公司也會有。我都知道,所以我說我不會轉公司的了,除非我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再不做一個“打工仔”。

在現在的公司有一個好處就是我知道怎樣去處理問題,知道那裡可以找到幫手,麻煩的只是人事。他們不是幫忙而是將事情越弄越麻煩,不是我不能夠面對這些,我都懂把事情弄得虛無縹緲的,只不過我不想我的生活就是這樣。好端端不用正面的心態去做事,而是用一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態度。哪有這麼多人可以死?

遊戲我就不玩了,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工我也不轉的了。

Friday, February 10, 2006

好了

寫了兩個小時,心情好起來了,也記得笑。我的那片天空又回來了。好想說,回來的感覺真的好。

好心情來了,要去睡了。明天打打網球,做過運動後睡覺,是我等了一個星期的節目。它來了,珍惜它。

不懂轉彎

她說我最大的弱點就是不懂轉彎,他說我是最懂轉彎的一個,他說最不懂轉彎的就是說我不懂轉彎的那個她。

很有趣啊!兩個人看我和她,居然有這麼大的分別。

懂轉彎也好,不懂轉彎也好,我只知道我是能夠用最少時間儘快完成事情的人。

十八個類別

十八個類別卻只有一個名稱。我想問,為何要有十八個類別?

一萬變一

昨天我提出的方案,終於被接納了(幸好有區域同事知道我們的苦況)。我說一千,現在只是一,足足少了九千九百九十九。

你們想一想,如果這九千多的資料要人手輸入的話,要費多少的時間?沒有作用的輸入,某個她就要同事做做做,做死人啦!怕什麼背黑鍋。哪有這麼多黑鍋讓你背?傻的。

看得真

有點討厭自己可以看得真。能夠看得真,就沒有糊塗的機會,不糊塗,時常面對真真實實的感覺,很累。看見別人的糊塗,又忍不住查看這查看那,看得更真。這樣真實的我,惹人討厭。

不想看得這麼真,可以嗎?

懷疑

今晚自我懷疑,是有一段時間也沒有發生的事。懷疑什麼?懷疑自己變得更自我。

只管拖

沒有原因的,就是一天拖一天,今晚終於把事情做好了。其實不是什麼,只是把租金轉給業主,到洗衣店拿取衣裳。是星期三可以做的,最後星期五才完成。

我在想,是否人都是有些記掛的好?!

有點委屈﹐想哭

為何我要受你這樣的氣﹖我已經忍著忍著不問﹐由你說你喜歡說的話﹐但是為何還要裝瘋發傻﹖

現在想﹐可能是你的不自知。希望不是。

有可能嗎

給你一只熟鐵鍋﹐給你一只平底鍋﹐給你相同重量的蔬菜﹐要你弄兩碟味道一樣的炒菜。有可能嗎﹖

不知他怎樣

不敢問﹐也不敢打擾﹐唯有在這裡問。靜靜的感覺不好受﹐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很怕為人擔心﹐不過不擔心是欺騙你的。

一刻的衝動

今早﹐覺得在這個工作環境待下去真的沒有意義了﹐其實應該說是有這樣一個老闆﹐很想遞上我的辭職信。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不可以等﹖就是不想處理系統的測試﹐真的很煩人的﹐照顧的事情又多﹐每一個細節都可能出錯﹐出錯了沒有幫忙之餘更要看人臉色。我的人工是沒有包括這些的。工作量多了也沒有所謂﹐不過當事情要人出來承認錯誤的時候﹐當然我是首選。其實沒什麼﹐根本沒有出錯﹐只是你們硬要說錯就是錯了。

那一刻衝動過去了﹐現在便是沒有心情工作。閑閑散散地過今天吧﹗雖然也處理了一些事項。

心情跟他一樣

事情終於可能發生了。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因為是他的事情﹐我沒有意見可以給﹐也不想給。總之他有什麼想說的我聽就是了。

Thursday, February 9, 2006

姓賴的

居然拿香港來做擋箭牌,豈有此理!如果要推卸責任真的可以亂來找一個藉口。不過我沒有從我的耳朵聽過一句話,她說的我要打一個折扣。

我過去做的,令好些人看清楚,由增加一百個人變為六十,實在好多了。很多國家的人說不給工作給他們是因為他們把香港的事情弄亂了,我認真地處理他們不是對所有國家好嗎?我自己覺得是,雖然沒有人跟我說我做對了事情,不要緊,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如果我真的天真地去等待別人的認同,我就太傻了。

後記:回到家就不好寫關於工作的,不過這篇有自己稱讚自己的意圖,這就不和工作有關了。

喜歡這個稱謂

A subject matter expert (SME) is a person who is knowledgeable about the knowledge domain being represented, but is not necessarily knowledgeable about the technology used to represent it in the system.

願望

心裡有一個願望,就是去北極看北極光。和一個我喜歡他又喜歡我的人一起去。願望可以成真嗎?!

終於買了

買的,當然是書。懶惰的我想著明天去旺角,有三本繁體書要買。我已經把這件事拖了好幾個星期,有點對自己不起。發現有折扣,也不遲疑了,訂訂訂。這也免了我盲目地在書店裡逛但空手而回。

《戀上12色彩能量──陳雅媛的彩色主義》
《移動的邊界》
《遺忘之間--打開心靈黑盒的占星治療》

逃不了

下星期一個飯聚,終於逃不了。是支持同事,她參加了一個為期一年的訓練,是夜是剛畢業的和新參加的來一個交流。我,就是坐坐吃吃,百無聊賴的。

精神支持嗎!我支持的。

後記:幸好,我早“上岸”,如果不是的話,我也要參加那個我覺得沒有意義的訓練。升級前要訓練一年(訓練又不等於有機會升級),這代表自己沒有才能。我不喜歡做“鴨子”。

開始已經完成

今天是系統測試的開始﹐但是我已經有一種完結的感覺﹐因為區域同事問的問題﹐我已經一一作了安排。

快速地查看了系統﹐一切都安好。這一兩個月﹐應該可以安然度過了。

等了多年的事情﹐來了﹐不過一天﹐什麼感覺也沒有了。

我的預感

我有一個預感﹐其實它已經存在了好多天。看甲小姐寫的﹐看乙先生寫的﹐怎麼就是給我一個同樣的感覺。我好想問當事人﹐但是又不敢問。

不過我真的好相信自己這次的預感和直覺。

要改

今早的會議﹐我好心地說出了同事的希望﹐當然老闆對我的話不表讚同。於是我問同事我所說的是否你們的意願﹐她們眼睛告訴了我是﹐但是嘴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老闆望著她們﹐她們更表現出委屈。

其實這是我意料中事。她們不是怕事﹐她們就是這樣的性格﹐她們沒有想過要改﹐所以要改的是我﹐不要希望她們會把心中的說話在會議裡說出來。可是﹐我並不覺得我所說的話是白費的﹐因為我知道﹐我所說的﹐老闆有聽﹐不過她的自然反應是反對我的意見﹐可能她並沒有想過我的方案﹐所以當我說出來的時候﹐她並不可以立時領會過來。

可能你們會說﹐為何我不在會議前跟她討論討論。我也想﹐她總是忙﹐沒有時間細心聽我說話。又﹐我所說的﹐對她來說太技術性了﹐她聽不明白。她越是聽不明白越不想聽﹐這是人之常情﹐我能了解。

我要改的﹐是對別人的期望﹐一些她們並沒有對自己有所期望的期望。

Wednesday, February 8, 2006

八十小時的課程

早前提過一個關於中藥養生的課程,我沒有報讀,不是我沒有興趣,而是我想多等一年,因為我看報名申請的時段延長了,我怕沒有人報讀,多心的我在想有關師資的問題。都是等等為妙,六千多的學費。

今天同事來問我有沒有報名,她說她有興趣,她希望完成了課程後會對中藥有認識,能夠知道怎樣去運用,不過她又說不想記藥名。她的要求真高。單單八十學時的課程,能夠知道的又有幾多?沒有打算放進時間的,真的不用讀了。學了表面,胡亂地用,浪費了金錢時間,最怕是傷了身體。

養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終身的。

後記:寫完這篇,重看了課程簡介一次。發覺我今天對同事說的話就是簡介裡所說的。她告訴我她也看過簡介,為何她對我說的話覺得疑惑?

不理了,我只想提出以上一點。我不必為她找答案的,我也不必因為我不理解她為何疑惑而浪費了時間去想。我只知道我重溫了課程簡介,自己是適合讀這個課程,最低限度,我不會對課程有過大期望,課程也符合我的要求,這對學習是很重要的。我要的不是虛名(證書於我,一點價值也沒有),而是真真正正學習我國的精髓。

拒絕,拒絕,再拒絕

飯聚,飯聚,再飯聚。拒絕,拒絕,再拒絕。

下了班,就是我私人時間,什麼什麼飯聚,與我無關。想起那些大魚大肉,想起也怕。想起那些無味的交談,不想也怕。

都是和談得來的朋友一起好,喜歡就說話,不想說話的時候他們不會覺得我有事,多好。

不理可以嗎

同事居然問我可不可以不理會一個告訴我們錯誤的報表。對著她﹐我無言以對。當然我是有對她說話﹐但是我並不覺得她在聽﹐所以我也覺得自己沒有說過話。

我的堅持﹐我自己的參與﹐把問題解決了。報表的內容沒有理由無緣無故自己走出來的﹐內裡一定有原因﹐一定要查證。

她﹐是讀會計出身的﹐為何這麼不小心﹖我們處理數字的﹐更要對報表敏感。

寫過了﹐對她真的沒有話可以再說了。

去中東工作

區域的同事問我們香港的同事有沒有興趣到中東工作﹐地點應該是杜拜。他說如果我有興趣我都可以申請。看看人工﹐一點都不吸引﹐才萬多塊。

我看﹐就算是多一倍的人工﹐都未必有同事有興趣去那個地方。一個女子到中東﹐未免太不安全了。另﹐要不要把臉遮擋起來﹖

後記﹕這個訊息﹐令我想起香港的情況。是不是有壞的消息呢﹖是不是給我們一個出路﹖

Tuesday, February 7, 2006

早餐午餐


是我喜歡吃的蛋糕。不想外出,唯有吃即食通心粉。

很是高興

今天放假在家,除了可以睡一個自然醒外,就是能和久沒有遇上的美國朋友談天。 我們談著男人(他是一個男人),談著自我,談著人性,談著生命。話題好像女人的心情一樣胡亂地左走右走,就是喜歡這種熱鬧。

我說我越來越不明白男人的想法,他告訴我男人其實很簡單,就是想著不想失去和女人。如果一個女人不會令他失去任何東西的時候(是什麼東西其實我並不能夠明白過來,就是一些男人覺得重要但可能不存在的東西),他會毫不遲疑地和那女人一起。當男人覺得和某個女人開始了(可能是愛情也可以是單純的性) 但又有機會失去某些東西的時候,男人就會遲疑。某些情況,是男人覺得可能失去某些東西但又覺得值得的話,他也會行動的。

說了這麼多,看似複雜,其實簡單。不論男人和女人,愛的都是自己。

我和他,在這幾年裡說過了無數的話題,每每都是胡鬧中見真情的。他的話,對我來說比較深刻的是“生命是一個過程,內裡有的是經驗。不論好的壞的,我們都要珍惜。這就是生命。”

找答案

受催眠後任人擺佈﹖

不會。催眠時,當事人雖然身心放鬆,但仍然保持清醒,不會毫無意識。若當事人欲停止接受催眠,亦無人能強迫他,包括催眠治療師。

「催眠就是由治療師引導當事人進入Alpha(α)波的狀態,如此而已。」

「催眠意境」—— 一種完全放鬆、快要入睡但又仍然清醒、感覺敏銳、能聽見別人說話的狀態。催眠治療師便把握當事人處於「催眠意境」的時機,給當事人正面的提示及信息,取代埋藏在潛意識裡、內心深處的負面信息,藉此解決當事人所面對的問題,例如失眠和情緒問題。

曾是朋友的疑惑,她害怕被人催眠以後會失去了知覺,會說出自己的秘密。當時的我在想,催眠的狀況並不是我們看電視看電影所看到的一樣。人如果要覺醒的話,任何情況都可以由自己把握。當然如果要活在夢幻中也是可以的。是我們的選擇。

另,我們為何要害怕催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嗎?是自己害怕一些深層的東西被人帶出來嗎?什麼深層的東西,全是自己的東西,為何要害怕呢?不面對並不代表不存在,存在的東西,特別是自己的東西,更加要面對。我們都不想活在一個自己時常感覺不開心的境地。害怕的東西存在,自己又無能為力,那感覺很糟糕。如果我們不再害怕,那東西就不會存在的了。我不知道怎樣去解釋,不過就是這樣了。你還要堅持,也是你的選擇。

Monday, February 6, 2006

沉,開脫

負面,是轉化的機會。這是我在《西藏生死書》裡學回來的。

當我們處在負面的情緒的時候,很多時候,我們都讓自己沉下去,覺得沒有力量去把自己扶正起來,很怕面對未來,覺得眼前一切都沒有意義,覺得時間是挨著走的。

是沉,是開脫,真的看我們怎樣去看我們負面的情緒。我,都算可以處理自己負面的情緒,不過從今晚開始,我看負面的情緒又多了一層認識和看法。

讀《西藏生死書》

第五章 把心帶回家,很好看。
*****************
看了十來頁﹐寫了一些感受﹐有點累。
2 Feb 06

明天放假

不為什麼﹐只是想放假。睡一個自然醒﹐就是我想放假的目的。

一件事情﹐簡簡單單的﹐做的小組是我﹐人們卻喜歡問其他的小組。拖拖拉拉﹐事情最後總是落在我小組這裡﹐時間永遠是逼切的。小組不喜歡的就是這裡﹐我支持他們啊﹗知道事情總要處理的﹐讓他們發發悶氣也好啊﹗

對這些﹐已經厭倦。

一個經常遲到的經理對一個經常準時上班的同事說﹐因為你準時所以你就做著現時的職位。

以上的說話﹐不敢苟同。遲到怎樣說都不可以說成正確的事情﹐她還富于理由地說自己沒有改善的地方﹐還沾沾自喜﹐著別人以她為榜樣。

世界變了﹐我也追不上了。做一個落後的人比較舒服一點﹐這樣前衛的思想﹐遠離之。

Sunday, February 5, 2006

別人的愛情故事

這幾天我都是讀著別人的愛情故事。看到很多的情節,我都差不多想大叫。愛是這樣的嗎?不過回心一想,可能愛就是那樣的。沒有經歷過的,真的不好莽下判斷。何為愛?愛的人應該最清楚。

黑瓜子

由細到大,我都喜歡吃黑瓜子,紅色的我不喜歡。昨晚,吃完了爸爸在過年前買的黑瓜子(差不多是我一人包辦)。今晚爸爸告訴我他買來了一些,我又繼續吃著我喜歡的黑瓜子。

電影不屬於我

一連兩天,電視上都播放著票房很好的片子,但是我就是看不上眼。昨晚的我厭它太吵鬧,把電視關掉了。今天的,就讓它播放著,我只看了數分鐘。

回想,我從來也沒有喜歡過看電影。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現在連小說也不愛看了,如果是真人真事都會考慮。或者是以前看得多虛構的故事,限額已經到了。現在都是實事求事好了。

滿足了

有一天享受一天,我學會了感激我自己。

話在嘴上,美食在檯上,酒在手中,關懷尊重在心中,重重的學問在書裡,永不中斷的思考和求知在腦海,一生何求!

這樣地過活,滿足了。想這想那,浪費了時間,倒不如珍視現在所擁有的。

老生常談

付出過、放下過,學會了「捨」,才明白「得」。

知道了,可以做得到嗎?失去並不是最難過的事情,最難過的是知道要失去了還不放手的事情。

拒絕入場事件

我猜,是財政年度快到了,為了有好數字,要務就是售票。票售了,其他的慢慢來處理。

書本的,經驗的

對於單從書本上看的未有經驗過的,都不會拿來肯定的和人談論,我一定告訴別人我是從書本看來的。對於那些自己經驗過的,我很討厭有人和我爭論。還有爭論的餘地嗎?當然差不多的事情,實踐的方法有千萬種,未必我的跟你的一樣,爭論一些微小的部分是沒有意義的。

如果出來的效果是好的,我會堅持用自己的方法。你的,我會聽,但也不好說我的不對。世界上的事情,還有絕對的錯與對嗎?

Saturday, February 4, 2006

晚餐

今晚吃了什麼﹖上海湯年糕﹐馬蹄糕﹐三文魚﹐亂配一通的食物。就是好味。

兩個人

昨天和舊同事吃午飯,她現在在上海工作。我們問她有沒有四處遊玩,她說只有兩個人,都不知道可以去哪里。當時我沒有作聲,不過在心裡就回應,兩個人可以做的事情多著啊!

其實要做,一個人都可以做,不過就沒有了照應,有時侯也不太安全。兩個人什麼都可以做,除非沒有做事情的心。

都是那一句,人人想法不同,說過我自己的,就要尊重別人。可能有時候,人們就是懶得想,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多些人,不用想,跟大隊就可以了。而我,就算是跟大隊,也愛想一想,起碼知道自己將會做什麼。

Friday, February 3, 2006

這麼多事

又車禍,又沉船,都是同一地方,一個我也想去的地方,埃及。

今晚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過,卻有一種好幸福的感覺。好寧靜的一個晚上。

也不怕死

明知她可能會是背後說我壞話﹐但是我還跟她說批評“隔了一個海的項目”的話。如果我是怕事不說話的人﹐是一個無能者﹐也不應該管理著兩個小組。

合乎經濟原則的﹐並不合乎質量的﹐絕對要反映自己的意見。我並不是應聲蟲﹐我有自己的看法。還有兩個項目﹐就看你們是否盲從地讓他們去做。如果他們真的有能力﹐我也不反對﹐但是我一定出力令自己的生活好過一些。沒有能力的﹐認清自己吧﹗不好勉強。

可能是我心急

看著隔了一個海的同事處理事情﹐真的想出手相助。他著她把資料重新輸送﹐她說沒有可能。他找出錯處要她更正再次輸送﹐她無能為力。

其實他和她都不可以解決問題﹐需要另一個他。為何他和她都不找這個他﹖

他們在問題中打轉﹐浪費了很多時間。或者他們的工作就是這樣了。隔海觀火(是我火起)﹐也理不得那麼多了。 你們慢慢玩吧﹗我去看我的書。

後記﹕忍不住﹐命令他們怎樣去處理問題。我也不理那個經理的感受﹐因為她根本不懂得處理﹐還跟我說她有什麼什麼能力。

飛鳥


你們看見一隻飛鳥嗎﹖

討厭

很討厭她不想理又要理的態度。很久很久我也沒有正式地和她交待工作的進展﹐有關的資料電郵給她就是了﹐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她也沒有問。放假前﹐她放下了一疊文件﹐著我待她回來的時候向她交待。阿姐﹐不好考我的記憶好嗎﹖一個多月前的事情現在才問﹐不如不問好了。你是老闆﹐你想怎樣就怎樣。我的交待就是事情已經完成了。

這令我想起我的週年回顧﹐想問﹐她是否知道我在做什麼的﹖

是圓是線

以前我看這世界﹐是一個圓。現在我覺得是一條線﹐可能是直線﹐可能是曲線。

由起點到終點﹐可能都是同一個地方﹐路已經走過了﹐已經不和以前的一樣。圓的想法好像原地踏步﹐不喜歡﹔線的想法﹐好像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地點﹐有一種朝氣。

是圓是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覺得自己的能量。是圓是線﹐走路的方法其實是一樣的。

兩個圓的交疊是兩個點﹐兩條線的交疊就清清楚楚的只有一個點。我喜歡清楚簡單的事情﹐所以我喜歡線。

後記﹕寫完這篇文章﹐讓我想起這張相片。

喜歡

工作運 :
原本並不很順利的工作,卻有另一個管道讓你疏通了。

不理是真是假﹐就是喜歡。

說你又不聽

發覺自己很沒有耐性,特別是“好言”對待自己珍重的朋友(自以為是)。說了一次不聽,再說一次,再不聽我也不好說。這是否尊重?我不知道。

好明白我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別人未必可以領會,我也不好勉強。很多時候,我都知道朋友其實在聽。聽了就好,下次我又會再說一次的。我還會放棄呢?我是執著的嗎!

Thursday, February 2, 2006

一切隨緣

心理測驗說我的愛情觀是一切隨緣,是我啊!是你的就是你,不是你的就不是你。

兩個人相處,是苦是甜,不需要太刻意,那一刻就是那一刻。緣分盡了,拖拉也沒有辦法。不是順口開河,是心底話。拖拉苦了別人也苦了自己,何苦?想愛便愛,不好等。

沒有真正相處過,又怎知道相處時的苦與樂?兩個人的相處是微妙的,就是那一刻。用心去感覺那一刻的美妙吧!那一刻出現,就會知道應該不應該愛。

人大了

爸爸說星期六是“人日”,我也忘了。他說晚上會弄這個那個,當然是我喜歡吃的。回到家,看到日曆上的記號,原來約了朋友。當下的決定,是回家和父母吃飯。雖然是約了朋友在先,但是爸爸的要求也不可以退卻。下星期見朋友也可以,下星期就不是“人日”了。

節日裡的晚飯,能和父母一起吃,他們高興的程度過於我。不是不重視朋友,而是這群朋友並沒有什麼節日活動,這星期吃和下星期吃,意義一樣。父母的就不同了。回家吃飯,是越來越溫馨的。

比較





同一張相片﹐放在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效果。當然上方的一張可觀性高一點﹐其實並不是一點點﹐相差可大。

另﹐下方的一張﹐是我用程式把它壓縮的(以前我是用相機把檔案的體積減小)。是否影響了相片的素質﹖回家查看。

最後的一張比第二張好像清楚一點。

另一段對話

她﹕我喜歡有人的地方。
我﹕我喜歡沒有人的地方。
她﹕在家我會做家務。
我﹕在家我不會做家務。
她﹕不做家務我會外出。
我﹕不做家務也不外出。

我﹕我倆很不同。
她﹕有什麼問題﹖
我﹕沒有。繼續你是你﹐我是我。

很開心的一段對話。在哪裡發生﹖聰明的你一定知道的。

一段對話

她﹕聽他們說數字好像比預期的多﹐你知道不知道﹖
我﹕沒有人找過我﹐我也沒有預期的數字。(語氣十分平淡)
她﹕數字是多少﹖
我﹕等等。(我去拿報表)

我說過很多次了﹐數字的多少是與我們沒有關係的。請你不好再這麼多事好不好﹖本來你的多事與我們沒有關係﹐不過卻無形中增加了我們的工作量和負擔﹐請體察民情。

不聽老人言

如果準備報告的人都不知道服務的種類﹐那麼輸入資料的人又怎麼知道﹖

她們總是要負責最後程序的人負責資料的準確性﹐可忘記了他們只是搬字過紙。要令那些不付責任的人明白怎樣才可以將錯誤降到最低是很難的﹐因為少做少錯是他們的座右銘。

我都說過不好將事情簡單複雜化﹐以前是香港同事處理事情﹐現在卻是相隔了整整一個海洋(南中國海)﹐要我怎樣確保事情不會弄錯。算﹐你們喜歡錯誤就送錯誤給你們啦﹗

年青人的工作態度

第一天上班﹐就吃了一個差不多兩個小時的午餐。她告訴我們因為在酒樓等位等到一點半還沒有位子﹐於是駕車到九龍城吃飯。小姐﹐你工作的地點在官塘﹐為何要在一點半才開車到九龍城(午飯時間為一點到兩點﹐已經清楚告訴了她)﹖附近有很多的食店供你選擇。如果時間不許可的話﹐你就要吃快餐。

她又說﹐以前都是駕車到別處吃飯的。這個我知道﹐但是你也要準時回來。

第一天就給一個壞印象給我﹐現在的年青人真的厲害。

令人振奮

今天做著一些系統測試的準備﹐發送了多個電郵﹐很是令人振奮。原來我對工作的熱情還在﹐我喜歡做一些有價值的事情。

很不喜歡那種死氣沉沉的工作氣氛﹐沒事做時間真的很難過。還有一星期﹐系統測試開始了﹐可以沉醉在那裡個多月﹐很是高興。

令人細味

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在生命的轉換流轉上,人究竟活成什麼樣,誠實是不是好呢,讓人更加明白我們模樣是怎樣的意義呢?每個人之於我們身上所產生的價值感從何界定,倘若是活到快到四十不惑的幾年,那又對什麼不迷惑呢?人的一生中,能知道的其極有限,在這個有限的情況下,怎樣不迷惘呢?當逐漸明白了各種感情和慾望,知道自己的有限與對期盼的無限上崗,是不是能在這裡面確定了些什麼。

Wednesday, February 1, 2006

心不在

茶房阿姐說我心不在公司了。對啊!沒有樂趣的事情,為何還要放進心思?上班下班,為的是每月的薪金。

忘情絕情,我是可以的。做了本份(自己定的),儘量不弄錯事情就是了(有些錯不在我控制範圍之中)。感情?可以放下的地方還多,無須浪費精力在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上。苦戀是無謂的,自己要停止了,總不可能想著是自己苦心經營得回來的東西就永遠屬於我。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消失就消失吧!

工作算是什麼?不是人不是物,虛無縹緲的。情,都是放在人上物上比較好。

哪一個才是標準

S:今天香港冷不冷?
我:什麼是冷?什麼是不冷?今天有人穿短袖衣裳,有人穿外套,所以我要問清楚何為你的標準。
S:以你的標準為標準吧!
我:那麼就沒有標準了。我就快被人看成不正常的人,還用我的為標準?

說了這麼多,是我覺得冷不冷和他無關,於是把話題變成以上的。你們看,都說我快變為不正常的了,好端端不正面回答,把事情簡單複雜化。

是日五時五十分

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過了十分鐘),在等待電梯的時候,同事問我是否要去上課。

現代人就是這般的奇怪,準時下班也要有藉口的。公司要求我們準時上班,員工準時下班也是應該的。或者我要提議一個獎項,就是最準時下班的可以拿取年終獎金,就像準時上班一樣。這樣我相信是可以提高生產力的,少在辦公時間說閒話,少在辦公時間發白日夢。人人都可以有多些時間享受人生。

停!要這麼多時間也沒用,人們可能沒有東西可做,寧願留在公司繼續忙碌。

人人想法也不同,我繼續不用上課也準時下班。

講道理

服務供應商終於願意把不合理的收費免除。給錢沒有問題﹐但是也要合理﹐你們為機器作維修沒有問題﹐但是要我們給錢就不合理﹐除非合約上清楚地列明。我們錯把一個檔案送過去﹐是我們不對﹐但是你們也沒有理由把百多頁的列印為千多頁。要賺錢也不好用這種態度。錢雖不多﹐但是一定要給得合理。

人換了﹐希望他真的明白事理和真的用心照顧客人。

後記﹕我的多重責任其實是頗矛盾的。負責發票的事宜﹐又要管理服務供應商給我們發票的事情。什麼都是外判﹐令我的工作簡單複雜化。

兩個新同事

今天來了兩個新同事﹐她們都是臨時工。我有一種逃避她們的意向﹐和她們打了招呼後﹐想不到可以說上一句怎樣的話。

有人問我她們的臨時合約何時完結﹐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把它放在心上。向上頭申請續約是一件我不想面對的事情。我在想﹐我要證據把臨時工轉換為固定的員工﹐現在的情況我真的無心戀戰。雖說動力來自內在﹐但是也不可以忽略外在的環境﹐大家做得開心才是上策。

三月底四月初﹐是我行動的日子。努力努力啊﹗

又偷懶了

還沒有回到公司﹐我感覺有點不妥當。我知道這並不是病﹐是一種逃避。逃避什麼呢﹖覺得自己有點麻煩。

回到公司﹐就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裡﹐不想跟任何人說話。
***************************
這個偷來的早上,很悠閒,寫寫昨天的遊記,看看別人寫的,吃了一個普通的午餐,看看電視,很快樂。

偷得浮生半日閑,原來就是這個感覺。
***************************
下午才上班,其實我心想整天休息的,不過很多同事都繼續放假,我怎樣都要回去看看(應該是被人看我在公司裡),免得有人找我們沒有人回話。

半天的工作,不知道何時可以實現?
已經不記得從哪裡知道這個心理測驗﹐有興趣的﹐就玩玩吧﹗

All-Around Smart
You are all-around smart. Essentially, that means that you are a good combination of your own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along with having learned through instruction - and you are equally as good with theoretical things as you are with real-world, applied things. You have a well-rounded brain.

20% theoretical intelligence
40% learned intelligence


Take this quiz at QuizGalaxy.com

龍仔悟園


是圓圓推薦的地方,地方並不是公開開放,是我們爬進去的。我們就是在橋上爬高爬低,是很久也沒有做過的動作。

它所處的地點,是在萬丈布和大澳的一段鳳凰徑上(第六段),不太難找。我們走的路線是在觀音寺下車﹐經引水道步行至一分岔路﹐看路牌指示走上路﹐向萬丈布方向走去。

是日晚餐,在海韻。那裡價錢便宜,食物味道很好。想看有關照片,請到史路比那裡。我們很幸運,沒有預訂的情況下,也可以品嘗有名的鹽焗雞,是最後的一隻。

大澳


在半山腰上拍的,遙望的地方不知道是否鹽田?

下斜的山路,有點怕。我相信這是一個陰影罷了。怕跌倒,更用力去令自己保持平衡,走得很累也很慢。不過能夠看到這平和的一個景象,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