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05

發現自己

在旅途中,發現了更多的自己。如下:

我並不是一個愛獨立的人。
我的耐心越來越好。
聽音樂,是會找聲音的來源。
開始活在當下。(好像是第三日,偶然醒起我沒有記掛香港的一切。好喜歡這種不記得的感覺。)
我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團隊參與者。(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覺得我懶,因為我沒有邊走邊看路線。)

繼續逍遙

聽著《Little Comfort》 (在朱銘美術館裡買的),邊看著電腦裡連環播放臺灣拍回來的照片,樂!

不是買書狂

我是四個人中買書買得最少的,只買了三本雜誌和兩本書。不是沒有書想看,而是看著沒有折扣就打消了買的念頭,因為我可以等書價便宜一點時才買。

高興的是,我找來了一位我喜歡的作者 — 鍾文音。喜歡她給我的一種感覺,似曾相識的(其實我只是在看那長十八頁的代序,還沒有到正文)。

病了

喉部不適,鼻子也不舒服。還有點耳鳴,是氣壓的影響。昨晚自己聽自己所發的聲音,還有回音。嚇人啊!

其實我和圓圓在臺灣的時候已經發病了,不知是我傳染給她還是她傳染給我,總之就是互相傳染了。不過我們只是小病,我們玩得很開心啊!

Tuesday, October 25, 2005

逍遙五天

星期日見。

買書「只為令自己看來較有智慧」

真的是這樣嗎?

我看書,絕對是看自己的喜愛。不合口味的,很難博取我的歡心。最喜歡的書,就是能啟發我想東西的那一些。基本上任何一本書都可以,看的只是我當時能否領略得到。

似曾相識

“你真是愛我,不用我說,就會知道。唉!這是勉強不來的。要等我說了,你才體貼到,那就算了!一個陌生人跟我一路同來,看見我今天身體不舒服,也不肯撇下我一個人好半天。哼,你還算是愛我的人呢!”

“一個陌生人肯對你這樣,早已不陌生了,至少也是你的情人。”
《圍城》

我也說過類似的話。現在看到這一段,能做的是發出會心的微笑。

現在再不會讓我喜歡的人去猜。猜什麼?猜來猜去他根本沒有辦法猜中。我也一樣,不喜歡猜別人所想的。我有興趣的只是一些行為心理學。

百寶袋

我並不太喜歡利用袋把東西分類擺放。自上次試用過以後,就愛上它們了。你們可看到相中袋有什麼東西呢?可多了,有書、地圖、機票、護照和輕便錢包。

這個袋被我打進冷宮已有一段長時間(公司某某活動派發的),那時我並不懂欣賞;現在懂了。

人也一樣,事情也一樣。時段不同了,也海闊天空了。拘泥,這個詞,我要放掉。

購物記

死心不息的再次去買風衣。現時的那件,實在太舊了,它已經陪伴了我兩個秋天冬天,是差不多天天穿那一種。沒有破,就是舊一點。衣服是很難穿得它破的。記得有一年,我在燙衣,不小心把衣服弄濃了一點點(原來衣料是不可以高溫處理的),乘此機會,我就把衣服撕扯,然後拋掉。現在回想,自己都幾無聊的。好好的一件衣服就被我無意識地損壞了。

說回我的買衣記。買的款式都是昨天看中的一款,顏色就換了藍色(昨天想買的是灰色)。我並不喜歡藍色,但是我也有很多藍色的衣服。黃色是我的考慮,不過想到這是我公司的代表顏色,不買。

寫這篇,其實不是記述我買衣的經過,因為寫這些並不是我的強項。我覺得自己寫感覺會比較好一些。我想寫的其實是我的迷迷糊糊。

買的東西原價是一百六十五加五十九,有折扣,給的錢理應少過二百二十四(我已不記得折扣後的價錢);可是我卻簽了一張二百五十的單。簽的時候覺得有點不妥,但是就不知道有什麼不妥。離開了店鋪,拿單出來看看,是有問題。可是我還不能計算出正確的金額。(不知道為何這麼簡單的數學我也計算不好?)不計了,折回店鋪去問一問。

對數字敏感的我,也精於出納的我(曾經管理過整間銀行分行的出納庫),魔力已經消失了。

他們做錯了事情,令我走來走去,可是我卻沒有不高興。當然我沒有不高興並不是他們賠了無數次的不是,而是我看到了科技的一個大問題。

掃描器是一個好發明,可是卻又製造了我們的不小心。店鋪的錯誤就是掃描了同一件貨件兩次。收錢容易退錢難,這也是我看在眼裡的問題。同一個錯誤,我在另一間連鎖店也經歷過,那次是少收了我的錢,也是我主動提出的。那次也是掃描過程出錯了。

自己的工作和錢銀有很大的關係。雖然我的工作不需要掃描器,可是在我的公司裡,掃描器是一件重要的工具。出錯,就在這些科技上。其實當中又有人為的錯誤。

昨天終於剪了頭髮(我是一個極度不喜歡到髮型屋的人。很多時候去都是旅行的前夕)。照例我只說了兩個字“薄”和“短”。幫我剪頭髮的並沒有問我要多短,我也沒有意圖要告訴他我要多短。剪啊剪,什麼不應該留下的都統統剪去。

今早起來,並沒有過往狂掉頭發的境況。(雖然我有過多的頭髮,但是也一度擔心掉得過多。又是自己嚇自己的事情,沒事找事來自煩。)原來那些掉下的就是一些死掉的東西,而我卻保留了它們一些日子。

看回自己吧(其實頭髮都是自己的)!我還有多少的東西是需要去掉的呢?

心情

開始有點點兒的緊張。緊張什麼?不知道。其實我是一個怕離開家的人,矛盾的是,我是一個人住的。

記得有一次,出差途經新加坡,第一晚突然想起好像家裡沒有關好窗,也沒有關好冷氣機。急忙打電話給弟弟,著他幫忙到我的家去看看。其實沒有什麼的事,窗關得密密的,冷氣機也關掉了。可是那晚,我真的坐立不安。

如果你問我,現在會同父母一起住嗎?答案又是不會。多年的一個人住,已經喜歡上了。最大可能性不是一個人住的時候,就是找來一個伴。

Monday, October 24, 2005

千里姻緣

千里姻緣一線牽,這是一句能夠成真的話。千里姻緣我也有過,可惜沒有好結果。能開花結果的,我身近的朋友也有兩個,一個是我中學的同學,另一個是中學同學的妹妹。她倆結婚了,其中一個已經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

以我所知,她們都是通過電郵來認識另一半。其中一個嫁的是一位大學講師(或是教授,我不清楚了。)

寫這篇,靈感來自blog 裡的千里情緣。

我的朋友

我認為我並不屬於數碼世界。太電子化(應該說為電子化嗎?),容易出錯。嚇得我,一按拍照的按鈕,出來卻有三張照片。設定變了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的呢?我是唯一的用家,肯定是我做的,但是什麼時候啊?),最不喜歡這種情況。

相機相機,我要和你相依五天,好好照顧我啊!

自問:要不要帶一部傳統的相機呢?但是我沒有用它已經有兩三年了。

後記:這是一個自己嚇自己的故事,過程中求救于朋友S(他也有同一款色的相機),可是他卻幫不到我,於是無理取鬧的跟朋友S 說為何要我買數碼相機(當然是和他開玩笑)。

或者應該找一位能及願意隨傳隨到的人來幫助我,呵呵!

一心去買東西,卻空手而回,算!

想買風衣,喜歡的顏色質料太薄,厚度適中的顏色不喜歡。想買行李箱,看來看去,不想買太大的,小一點的和我擁有的並沒有太大的分別,只是高了三四吋,厚度多了兩三吋。這三四吋和兩三吋雖然也可放進很多的東西,可是換了是冬衣的話,又嫌太小。要換外幣,也換不到,惟有到機場再算。

連買午餐,在家附近走了兩圈,也不知道要吃什麼。

我的小說

小說──我喜歡寫小說。小說中有真有假,有我有她;是哪個我,是哪個她,自己都分不清了。只知道,小說的人物雖假;情,卻是真的。

我寫的小說,也是這樣子的啊!每每有自己和自己認識的人的影子,假不了。

醒,悟

很多人都會以「善惡」、「愚智」來衡量自己和自己的行為。當一個人,在人生某點,自問「為甚麼會這麼做?」便會發現外在環境固然提出挑戰,如何反應,卻是一個人內在的精神動力所主宰。此刻他發現這「精神動力」之存在,為之「覺」。

但這只是第一層而已。「覺」是隱隱約約的知其存在,卻不知其然。再有所深入、分判並實證這覺仍在行進之中,便對這精神動力有進一步的理解,是為「醒」。

再進一步,則是推己及人,「靈現世上眾生的主導精神和動力之所在,靈視宇宙的來由與所終」,是為「悟」。

照這解釋,我所能做到的是醒,並不是

心情

不是工作天,也早早地起來了。心情愉快。

朋友S 昨晚問我,心情興奮嗎?沒有什麼特別啊!放假旅行當然開心,但是已經沒有了驚喜的感覺。回想從前,一些新奇的東西總令自己樂上幾天,可是人大了,情緒的起伏反而在負面的情緒上。開心的事情總匆匆地擦身而過。

沒有不高興,就已經好了。是現在的心態。

Sunday, October 23, 2005

喜歡的一句話

成長是一次次放手的過程。

很喜歡這句話,某廣告中的對白。眷戀過去,就是對自己不起。除非你不要成長,否則不好永遠把自己活在過去的回憶裡。

你哭我不哭

看一套煽情的電影,你哭我不哭,是否我是冷血?不哭並不是沒有感受,只是不用哭來表達。

很多的時候,我們看到一些悲慘的情節的時候,我們會哭。可是當我們看到自己的時候,還會哭嗎?看到自己,並不是看到一些自己的經歷,而是在別人的生命裡看到自己。我看,是哭不出來的。其實,這看並不是真的在看,而是發現了自己。我喜歡“發現”這個詞。

大災難?

昨晚電視新聞報導說,市民在搶購抗禽流感藥物,價錢由一百八十升到六百。有沒有需要去購買?病了,看醫生吧!發燒並不一定是禽流感,我們如何知道何時吃這種藥呢?一般市民買來做什麼?不明白。

其實藥方是有的,只是藥廠不願意大量生產。如果真的有一日,禽流感真的全球性爆發,我不相信那間藥廠還堅持限量生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讓全球的人死去吧!藥廠所賺的錢,他們用了都會有報應的。

Saturday, October 22, 2005

感覺怪怪的

昨天是中國北方今年第一次下雪,已經不知道這是否正常。可是在這裡,我們還穿著短袖衣裳。聽到新聞那一刻,感覺是怪怪的。

說起雪,讓我想起某年在瑞士雪山上的景致(一萬尺高的鐵力士雪山,Mt.Titlis)。一到平地,所有的厚衣也不需要了。九八年的六月天。

集中

今天很能集中打球,是很久也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是全程投入那一種。

朋友S 曾經問過,是否要在打每一球前做判斷,估計球來的方向。我說是不需要的。只要集中,我的身體就能自動地作出反應。球往左去,我就向左走去;球往右去,我就往右走。

我很喜歡這種自動作出反應的過程,很是享受。當中包含了認識,理解,體會和表現。我並不喜歡那些不知為何做得好的動作,對我來說,沒有絲毫的意義。

教練今早說我老是靜靜的,他指我沒有再多說公司的事情。對!我真的說少了。

曾經,嘴巴老是說著說著,說過不停。我知道,說只是一種發洩,對事情並沒有幫助。自己聽著自己所說的話,也覺得煩厭。但是煩厭又如何,說變得沒有辦法。

曾經,極度極度地覺得工作上的一切也沒有了意思。發洩歸發洩,得到了什麼?只是一些負面的情緒,人就是沉了下去。

現在,不說了。並不只是口中的不說,而是心情改變了。環境絲毫沒有改變,可是我卻不被它影響。如果沒有沉過下去,如果沒有一度自己也控制不了的咒罵,我相信我並不會真的做到心中的不說話。

是否“悟”了?

昏睡

應該睡了五至六小時。當中cuckoo 來了一通電話,我只懂說無所謂。現在醒來了,我有想去哪里吃飯的。

是個寶


來看看。這個就是圓圓愛吃的紅豆糕。小小的一件,就賣六塊錢,不過紅豆的份量並不欺場的。
*****************
還有點點的酸味(但是我已經不記得小時候吃的白糖糕是什麼的味道),吃後口腔裡有一股白糖的清香。五元一小塊,貴了一點。

今天再次品嘗紅豆糕,經圓圓一說,真的有種“起沙”的感覺。
8 Oct 05
******************
原本想買白糖糕,到了坤記的時候,白糖糕還在製作中,賣糕的阿姐說大概十一點糕就好了。想起圓圓提到紅豆糕和芝麻糕都好味,買了。至於白糖糕,留待下次買。

這店真的很傳統,糕不是按件算錢,而是要過磅的。

吃了,不太喜歡,但是也有可取之處。紅豆糕有很多的紅豆,芝麻糕有很香的芝麻味道。我不喜歡的是糕本身的質地,沒有口感,可能這才是傳統糕點的特色。就是不喜歡。
1 Oct 05
*******************
原來自己住的地方有著很多懷舊美食,星期六要去逛逛。我要吃白糖糕。

小時候去茶樓,兩種必吃的糕點,就是白糖糕和芝麻卷。我吃芝麻卷,最喜歡把它鋪成一匹布來慢慢吃。
25 Sep 05

Friday, October 21, 2005

曾經瘋狂

全是眼影,最貴的要二百多(紅色那個),最便宜的是七十(海藍色),有些是在日本買的(前面綠色那兩個),最喜歡的那個是用得最多的紫色。

一算,超過一千。

這些全是回憶了,再不會花這麼多的錢在這方面。

蝴蝶酥

今天又買了兩包。為了拍照,拆開了一包,最後被我吃掉了。不是我真的想吃,是沒有辦法啊!
************
專程去買了三包回來﹐希望不會被我一兩天就吃完。
13 Oct 05
************
我很喜歡吃蝴蝶酥,大大的一塊,好味。可是現在已經很少可以在麵包店裡看見,就算是看見了,也未必好吃。今天吃了一包迷你蝴蝶酥,日本製造的,挺好味。只是六塊錢,值得。
12 Oct 05

旅行前記

出發前最後一個工作天﹐好高興。我們下星期三出發了﹐星期日才回來。

屈指一算,上一次旅行已經是零一年的事(去日本)。雖然每年都出門,也不盡是為了工作,但是都不是真正的旅行。
**********
訂了訂了,二十六日出發,五天自由行。現在要計畫行程,不是詳細的,只是把想去的地方聚在一起,方便查看交通資料。看這看那,發覺我們想去的地方(應該說是我和圓圓兩個加起來的地方,兩位男士還沒有發言呢)著實太多了,要取捨。
5 Oct 05
***********
有沒有人去過劍潭?想找由劍潭捷運站到各地的交通資料。我們打算去的地方是冷水坑、牛奶湖、冷水坑環山步道、小油坑遊憩區和大屯自然公園。

(這些地方原來在陽明山範圍內。)
2 Oct 05
***********
已經證實是四人行。我們已開始計畫,好享受當中的過程。

這次是我第二次自由行,第一次去美國。
21 Sep 05
***********
終於我們定了日期(十月底)﹐如無意外﹐台灣四人行。期待﹗

雖然只是五天遊﹐我已拿了整整一個星期的假期。
20 Sep 05

有興趣

《戰爭的見證者:納粹治下的兒童生活》(Witnesses of War: Children's Lives Under the Nazis),尼古拉斯.斯塔加特(Nicholas Stargardt)著,Jonathan Cape 出版社 5 月出版。

兒童不僅是二戰受害者,亦是參與者,他們走私食物,奔波於黑市,照料病中父母和弟妹。在德軍佔領下,有些波蘭兒童加入了蓋世太保,猶太兒童當上了隔離區的保安,為党衛軍效命,而納粹戰敗前,也有德國兒童參加了蘇聯紅軍。人生如戲,戰爭則是更為殘酷的舞台。

這段也是我對它有興趣的歷史。究竟一個魅力領袖是怎樣產生的﹖納粹德軍和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有沒有相類似的地方﹖

還是我的夢

這個還是我的夢。

夢當初是在一間有性格的餐廳裡開始的﹐今年八月﹐我和我的朋友再次在同一間餐廳裡發夢。那裡的老闆是一個有趣的人﹐以下是餐廳老闆跟我的朋友的對話。

Friend: Hello. I would like to make a reservation for two on Tuesday night.

Rest. owner: Sure. And what time will it be? Can I have your name and number as well?

Friend: Seven thirty will be good. The name is S and my number is XXXXXXX

Rest. owner: Excellent. I shall see you on Tuesday.

Friend: One more thing. I was told that you serve excellent pizza and it is not on the menu. Is it true?

Rest. owner: I do not know about excellent pizza but I do know we serve bad pizza. It is so bad that we do not put it on the menu.

Friend: Er… Can I order for a pizza for two person?

Rest. owner: Are you sure? It is really bad, you know.

Friend: That’s ok. I will try my luck.

Rest. owner: Your choice. I will see you soon.
*********************
Last night I discussed with my friend and we talked about to open a restaurant. In that restaurant, there will be a special drink called 8420. We even agreed to have special container to let our customers to taste the drink. Actually we are not selling the drink but a memory.

We are not sure when our dream will come true. However as if one day, you go to a restaurant and find that there is a special drink calling 8420. That may be mine.
21 Oct 04

Thursday, October 20, 2005

這一刻

時間在流逝
生命在凝聚

筆跡

是我學普通話時作的筆記。看!我好勤力的。現在我已經不用翻筆記,取而代之是利用打中文字來練習。

溫習

曾經被我視為討厭的管理學﹐今天居然來一個溫習﹐也發現了很多可愛之處。莫非我的心魔真的離開了我﹖

從頭學起。

Knowledge is the state of understanding something and being capable to utilize the fact for doing something. Things we know can be facts, truths or information. Obtaining knowledge is called learning.

A skill is an ability, usually learned, to perform actions.

A technique is a way of efficiently accomplishing a task in a manner that is not immediately obvious or straightforward.

陪伴我的

貼在公司日記本裡的小字條。

LEARN
L - Letting go
E - pEace of mind
A - Appreciation
R - Resilience
N - coNtrol & dignity

坦白是美德﹖

今天又遇見一個過份坦白的應徵者﹐他強調他要的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他又說他不喜歡老闆沒有交待清楚而下放工作。

他說的穩定是沒有改變的那一種。一間國際性的公司﹐半年內沒有改變的話是相當嚇人的了。生活在地球村了﹐分分秒秒都是機會都是危機﹐哪會有穩定﹖如果要穩定的話﹐國際性(還在擴大中)公司未必是一個好選擇。來﹐就是接受未知的挑戰。

沒有清楚交待工作﹖我看是一個溝通過程﹐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在過程中也是能力的表現。

又找不到合適的人。是我們的要求過高嗎﹖是我看事情太片面了嗎﹖

幾米新書

失樂園(I) - 寂寞上場了

只是介紹﹐我不會買。我的失樂園在這裡。

感覺

昨晚借用了另一個網頁來寫“散文集”﹐感覺是完全不同的。這裡給我的是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寫什麼也可以。那裡是比較認真一點的﹐並不是寫日常的瑣事。

回來的感覺真的好。(其實寫這句話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這裡是否已經回復正常﹖﹗)

Tuesday, October 18, 2005

我可愛嗎

依媽媽所說,當時的我還未懂坐的。相片是在影樓裡拍的,當時應該叫照相館。相信很多和我年紀相約的人都去過。

後話﹕相中的相簿是我擁有的第一本相簿(看見發黃的痕跡嗎)﹐那裡的照片全是值得紀念的。看來要慢慢把它們拍成照片﹐為貯存做一個複本。

明天和後天又要面試了,一個字“悶”。三年裡,這個動作已經重複了很多次。是我沒有眼光嗎?

實驗品


公司座位外望的景致。拍這張照的時候,我是坐著拍的,你們看到的就是平時我所看到的一模一樣。

相片像素是最低的。

數碼照片

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同一張相片﹐在家裡和在公司裡的電腦觀看的效果不同﹖家裡的是直接從相機裡下載到電腦觀看﹐公司裡看的是我從blogspot 裡下載觀看的。家裡的熒光屏(傳統型)是比公司的(LCD)差﹐為何在家裡看的照片比公司裡看的好上千百倍﹖

當中發生了什麼事﹖

50 MB

50 MB 的電郵信箱,要來做什麼? 一天的資訊也可能超過這個數目。給我用gmail 啦!好不好?

Monday, October 17, 2005

為何

新相機很難用呀!現在嘗試上傳相片到電腦,可是卻被我弄到鍵盤不動了。找不到USB,拔走某些線,嘗試的是鍵盤那一條(亂來的。電話的一端已經著我不要拔那一條,其實是我聽錯要拔那一條),於是要重新開動電腦。好煩啊!

為何為何?我是一個只懂用軟件的人,硬件對我來說,是低能兒。


終於終於,成功了。我的一小部分的藏書,亂亂的堆放在一起。這張相片是用最佳的解像度來拍攝的。

發現

發現,很多人其實很想和我談話;發現,很多人其實很怕和我談話。我猜很多人包括我的老闆。

在吃飯回公司的途中,因我買了相機(借午飯的時間在apm 買的),她借我旅行的話題,和我談了很多。我知道,那時候的我也有點冷冷的。

發現,我都很拒人於千里的。

哪個好

最後買了Panasonic DMC-FX8。貪其熒光屏比Canon 大一點。

電池正在充電,惟有看看說明書,可是越看越不明白。都是寫寫購物的過程。

整個選購過程只是十多分鐘,看了兩個品牌四部相機,問得最多的問題是有什麼分別和什麼價錢。Canon 的兩部分別是$2700 多和$3200 多,Panasonic 的是$3000 多和$3700多。當我聽到$3700 多的時候,我說很貴啊!售貨員說只是多花五百塊,我說不是啊!是一千。$2700 多跟$3700 多不是一千嗎?當然$3200 多跟$3700 多的差價是五百。我又說用五百多去買一部功能相同,只是螢光屏大一點的不划算(我指Canon 的兩部)。

最後我用刪減的方法來決定買哪。$2700 多的螢光屏實在太少了,不要。$3700 多的又太貴,當然不要。剩下的兩部是$3200 多和$3000 多,當然我選了便宜一點但是螢光屏較大的,就是現在我所擁有的Panasonic DMC-FX8。
*************
Panasonic 還是Canon 好?我要買數碼相機,三千元內。
4 Oct 05

Sunday, October 16, 2005

喜歡中的喜歡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The Sound of Silence 是我喜歡的一首歌,以上兩句歌詞更是我的最愛。

為什麼沉重

和朋友S 討論大眾文化的存在意義,是昨晚的事情。最後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問某些大眾文化會否消失,我說不會,會永遠地存在。

套余秋雨在《千年一嘆》對印度的一些體會“中國人戀家,退了休還在家裡忙這忙那,很少人成天沒事站在街上等著看事情發生”,那些每天站著沒事做的印度人們,我們看他們是無聊,可是這卻是他們生活的全部。我們能瞭解嗎?絕對不可以。我時常問,為何政府不理他們呢?真的無能為力嗎?好像不是。每一個地方,誰不想它進步?中國也有類似的問題,區區一道橋,也要香港人來幫助。真的是政府無能為力嗎?我看並不是。

內裡有很多很多的原因,很多都涉及政治元素。我能看到的是,如果每個人都懂上進,都懂有要求,地球上的東西根本並不可以滿足我們每一個人所需,所以某些人,其實是很多的人被禁止進步,被剝奪有要求的權利。

我知道以上由大眾文化寫到政治,是離題了,不過這正正是昨晚談論的內容。是有感而發罷了。

天空

又是灰茫茫的,什麼也看不見。何時何月,才可有改善呢?

電視新聞傳來的消息,說禽流感在歐亞的地方發生了。是人類破壞地球所帶來的惡果嗎?

我是人類,我也是破壞地球的一份子。誰沒有責任?

又一火箭升空了,地球表面又多一個洞。會影響我們嗎?

Saturday, October 15, 2005

散文集兩歲了

兩年內,在這裡有二千六百零六篇文章,當然還沒有計算在其他blog 裡的。

Friday, October 14, 2005

喜歡

漢城在變 人也在變 
分手太輕易
問我到底知不知 
如今改稱首爾

這幾句歌詞,某天聽罷,便喜歡起來。

你是哪一類

當遇到問題的時候,你會自己找答案還是等人家給你答案?

我是前者。

認識自己

同事告訴我培訓報告沒有用﹐原因是過份簡單﹐得不到想要的東西。可是我並沒有這樣的感覺﹐我覺得報告裡已經充份反映了我自己。

為何我們兩個人會有這樣不同的看法呢﹖我問她是否報告裡的她是一個她不認識的自己﹖她不懂回答我。然後我問她認識自己嗎﹖她說不認識。我再問她覺得認識自己對自己有沒有用呢﹖她告訴我沒用。後又問她需要別人認識她嗎﹖她給我的反應是迷茫的。

是否我們給了一個不適合她的訓練課程﹖

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偏見

The greatest lesson in life is to know that even fools are right sometimes.
Winston Churchill

是我們的偏見啊!如果相信每天都是新一天的話,就不好戴著有色眼鏡看人了。總以為別人是傻瓜的話,最大的傻瓜就是自己。

Coaching vs Telling

現在才知道你做的不是coaching 而是telling?慘!我說我自己,有這樣的一個老闆。

Wednesday, October 12, 2005

一段對話

同事:你愛看什麼類型的電影?
我:我不看電影的。
同事用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同事:你愛聽收音機嗎?
我:不聽的。
同事:你看娛樂雜誌嗎?
我:不看。不過我看網上新聞。
同事:看哪?
我:我看很多的。
同事:很多?
我:我多數看標題就是了。
同事:你看什麼的書?
我:我看中國出版的書。
同事:例如?
我:我正在看《圍城》。
同事:《圍城》?
我:錢鍾書寫的。
同事:錢鍾書?
我望著同事而且把作者的名字再讀一次。
同事:有什麼好的書推介?
我:余秋雨的還不錯。
同事:余秋雨?
我對著我的同事微笑。
同事:你知道Twins嗎?
我:我當然知道啦!雖然我不看娛樂雜誌,但是我有很多途徑知道社會流行的東西。
同事:是什麼?

我已經沒有興趣再跟這同事談話了。什麼?看blog 啦!

他覺得我什麼也不懂,但是我說的他一點也不懂。各就各位,互不相干。

Tuesday, October 11, 2005

過份

過份例子二。機械工程畢業,做過兩份有關的工作,一句不喜歡機械工程,反而來找六個月的臨時文員。我覺得很過份。

不想做機械工程,都不好立志找臨時工作。畫一畫自己的前景好嗎?發一發白日夢好嗎?

無夢的夜晚,我們有否熟睡過?無夢的人生,還有意義嗎?

有夢想的人傻,沒有夢想的人更傻。

是電視播放著電影裡的一句對白。電影的名字是什麼?不知道。
*****************
擁有兩個學位還來應徵做臨時文員,我覺得有點過份。不好跟我說市場供過於求,不好跟我說沒有找到機會。是心態。兩個學位加五年的工作經驗,理應可以做管理的工作,就是人們的心態,讓自己不負責任,讓自己做著簡單的工作。不要求進步的同時,是退步的開始。生活就是這樣一年比一年的難過了。

我很懶,所以我不想用我的一生去賺取萬元以下的月薪,我寧願在十年二十年裡辛苦一點。平均我們要做四十年的工作,我的一半,就可以輕鬆地面對了。先苦後甜,比永遠的苦當然好上了百倍千倍。
8 Oct 05

Monday, October 10, 2005

Harry Potter

星期天在電視裡看到這電影。看了一陣子,不明白為何吸引?是它的不真實性嗎?

放大

發覺人都喜歡把事情放大來看。今天由老闆的房間出來,同事都驚訝為何我倆可以暢談愉快。其實有什麼不妥呢?不各持己見就相安無事了。

退一步海闊天空,我當然可以做得到。很多時候,別人敬我一尺,我會還人一丈;可是當你逼我到無路可走的時候,我就要保護自己。

天公地道。

真人真事

同事告知的真人真事,和警員有關。

話說一天,同事的兒子被人“追數”,說他是某某的擔保人。借錢的人是一位警員。同事的兒子說沒有做過擔保人,那麼就是警員犯了刑事罪(當然我不可以說警員犯了法,因為我沒有證據)。

事情已經發展到在住所張貼通告,說某某(借錢的人)欠債,還附上住址。之前,同事到警察局報案,可是當值的不肯為我的同事處理事情,說如果私下能解決的就私下解決。

盜用他人個人資料不是刑事罪嗎?有說警員是“有牌爛仔”有時也未嘗不對的。

希望事情可以快快地解決,同事多日來已經悶悶不樂了。

一頓富于階級觀念的午飯

請人吃飯都要講階級觀念﹐當然我被邀請也不會去。這餐飯是老闆提出的主意﹐後由“擦鞋仔”跟進﹐他說是他提醒老闆我要被邀請。

不理事情的始末是如何﹐老闆和“擦鞋仔”我都不會相信。其實很簡單﹐一個電郵就已經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了。吃飯不吃飯﹐不是重點。而是我覺得有人存心故弄玄虛﹐不知道心裡想著什麼。我就不好掉進陷阱裡。可能什麼作假也沒有﹐不過都是小心為妙。道不同不相為謀﹐是我做人的道理。

Sunday, October 9, 2005

別人談寫作

寫作是體現自己存在的一種方式﹕「在寫作中我找尋自己的存在,發表與否並不重要。之後,我發現有不少人都把寫作看成生命實踐。」如他所言,生命經驗因人而異,自有形態,倘若要寫出自己,就要進入自己,重新體驗自己。

「生命不是簡單現象。生命由肉體存在、生命感覺與生命記憶三者所組成。有時,一段短暫經歷,足可以消化一生。」

只要在最靜心的時候,才能聽到來自遠方的聲音,那並非想像,更不是幻覺,「是實在的身心與天地融合」。如從美學角度來看,他認為「當文字聯繫感覺,筆觸所及,自有感情,意到筆隨,無須用力,就開拓了寬闊的境界。」

認同。

好的生活

和教練談起健康,我說:只要我們早一個小時睡覺,多喝兩杯水,少吃一點就可以了。很簡單,但是也很難做到。

黑黑的芒果乾

又是一懷舊食品,店鋪在上環。待下個月我到中環上課的時候到那裡買來吃。

昏睡

昨天由中午睡到六點多,再由晚上十點多睡到今天早上十點多。

人懶懶的,什麼都不想做。

繼續昏睡。由中午睡到三點多﹐再由五點睡到六點多。

懷疑自己病了﹐但是又好像不是。希望不是心理障礙﹐老闆的兩個星期訓練要完結了﹐明天要見著她。

Friday, October 7, 2005

今天金句

不是我創作的﹐而是看了別人的文章而感受過來。

生活在於應用減法﹐不是加法。

幾個月的光景

在更新新同事的訓練資料﹐才幾個月﹐內容已經有很大的變化。在過程中﹐對我來說是溫故知新﹐但是也在可憐新同事(還沒有遇到合適的人)﹐要他/她怎樣去適應呢﹖

又是別人談讀書

「我不相信會『誤中』次佳的作品。一個偉大的作家的生命是瀰漫在所有作品中的,盛名之下未必寫得好,有時無意為之的可能更好。」

我看書﹐從來也不會覺得看了一本不應該看的書﹐每每都有得著。是自己思考得回來的。

建立制度

和不可以講理的人建立制度﹐我發現了一個好方法﹐就是把指導權拿回來﹐用指示的方式去和他們溝通。做得不好的要他們多做一次。當然這需要很強的耐性﹐也是值得的。

文字不可以溝通﹐便要行動了。一步一步將他們推向我要他們到的地方。

這樣一個制度就產生了﹐不需要文件﹐不需要他們同意不同意。看來﹐我頗霸道的﹐但是沒辦法。開頭的時候不好好管理他們﹐遲了就什麼也不能做了。

就是要這個

寶馬將會有新車﹐名為Z4 Coupe。我要的是Z4﹐不喜歡Z4 Coupe。跟朋友S 說﹐待他發達的時候﹐我仍然要Z4﹐新的。他說那時候怎樣去找一輛新的Z4 給我。我就是要Z4﹐不要給我Z4 Coupe。

哈哈﹗難題來了﹐看他怎應付。

想讀圖書館管理。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有想過﹐現在再想。讀不讀﹖

Thursday, October 6, 2005

今天金句

我們說的儘是事實,所以沒有人相信。

人生百態

今天又進行了面試,又是沒有收穫。她的一句話,令我畫了一個大交叉。她說如果小組的成員是女孩就沒有問題。言下之意是小組成員是男孩就有問題?她說男孩自尊心重,很難著他們工作。這是面試所說的話嗎?

昨天的一個,說“我想我的經驗是可以融合在你們的公司裡”。是什麼的經驗?是怎樣地融合?你要告訴我的。你不說,我怎知道應否考慮給你一個職位。

每一次面試,都讓我看到一些人生百態。是我賺了嗎?

某人的秘密

某人以為的秘密已經被我在網上查看了有關資料(那麼還是秘密嗎﹖)。

這個發現﹐對我有利(工作上的)。我也不便在此多說。

不寄的申請表

在清理抽屜的時候﹐發現了兩份填好但是沒有寄出的課程申請表﹐其中一份是報讀韓語的。

看來那時真的是下了決心去學另一種語言。最後就被我無緣無故地放棄了﹐應該說是我無緣無故地要學韓語。

上課

本 課 程 將 介 紹 「 自 我 內 心 對 話 」 ( Voice Dialogue ) 的 心 理 學 技 巧 。 Voice Dialogue 是 於 七 十 年 代 初 期 由 美 國 的 兩 位 心 理 學 博 士 Hal Stone 和 Sidra Stone 創 立 的 。 Voice Dialogue 現 正 廣 泛 應 用 於 個 人 成 長 、 心 理 治 療 及 商 業 培 訓 等 方 面 上 。 根 據 Hal Stone 和 Sidra Stone 的 學 說 , 我 們 具 有 多 方 面 的 自 我 , 在 不 同 情 況 下 支 配 著 我 們 的 行 為 。 很 多 時 候 , 眾 多 的 自 我 衝 突 有 礙 工 作 上 及 生 活 上 的 進 步 。

本 課 程 將 會 探 討 多 方 面 的 內 心 世 界 , 啟 發 您 在 事 業 、 家 庭 、 人 際 關 係 等 重 要 領 域 上 作 出 突 破 。 課 程 內 容 包 括 : ( 1 ) 內 心 的 多 面 世 界 ; ( 2 ) 被 認 同 的 我 ; ( 3 ) 被 否 定 的 我 ; ( 4 ) 醒 覺 的 我 ; ( 5 ) 如 何 與 多 方 面 的 自 我 溝 通 。

這是一個八小時的課﹐應該有趣。網上報名了。

算式

工作量增加固然不喜歡﹐減少工作程序也未必受到歡迎。

一條數學算式﹐如果計算出來的結果要不變的話﹐那麼算式裡的數字要改變﹐算式的加減乘除要改變﹐什麼都不變﹐那麼算式的結果一定要變。

這是一條簡單易明的道理﹐不過有時候﹐越簡單的東西﹐越令人不容易明白。我們已經相信﹐世界上可能沒有了“簡單”。

或者人們並不想有任何的改變﹐好好的為什麼要變呢﹖

考試記憶

記憶中,考試沒有對我產生壓力。我不會“開夜車”,也不會看書看到書不離手。還記得我的同學中,有一些真的要看書看到最後的一秒鐘。

還記得,中學的某一年,不太肯定是中六還是中七,考試其間還去理髮,把頭髮燙曲了。

還記得,我最享受的就是自己是試場裡第一個舉手交卷的人。站起來的一刻,很多的目光向我投射,我會暗自歡喜。好虛榮。

Wednesday, October 5, 2005

很有趣

看回了一些自己寫在別處的留言,很有趣。最喜歡自己寫的,就是關於情,很真。 如果讀者們夠細心,我寫的情都有著我的影子。這句話又好像有點多餘,讀者們不認識我,又怎知道我是怎樣的。

你不做﹐我來做

只是一個電郵﹐你不想做﹐我來做好了。不是什麼大的事情﹐什麼什麼責任﹐根本不是那回事。肩膀是“A”型﹐我也懶于和你爭辯。我來做﹐我來做。

Potential Career

訓練課程裡的測驗﹐這是我的結果。不知道 high 所表達的意思。

Free = 9
Balanced = 8
Secure = 7
Ahead = 3
High = 3

從結果來看﹐很配合我現時的心態啊﹗

以下是我的自選個人特質。

  1. perceptive
  2. conscientious
  3. concise
  4. independent
  5. efficient
  6. methodical
  7. logical
  8. self disciplined
  9. frank
  10. intuitive
By examining the things that you have achieved during your life and career, you can begin to get an idea of the kinds of things you might want to do in the future.

不是很同意這番說話。我們追求的並不是一次比一次好的事情。今天吃了鮑魚﹐明天不可吃青菜嗎﹖

人望高處﹐並不是沒有一個終點站。已經得到的﹐下一次﹐我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怎可以從我的以往知道我的將來呢﹖

下個星期﹐我要花一天半的時間去完成這個課程。可是我並不覺得對我有用﹐因為所說的都是商業化的東西。我想身處的並不是一個商業化社會。公司花的錢﹐公司給我時間﹐去就去吧﹗雖然不情願。

Tuesday, October 4, 2005

另一個人說讀書

一開始我是找大家都熟悉的、有名的探險家,慢慢就找到更冷僻的作家,書已經沉默在時間膠囊裡的作者,愈找愈多,忘路之遠近

很多人書讀得很好,但是並不真正相信書,沒有跟書反覆交談。我認為書很少說錯,也不會讓人無所依從,只是,我們不應該只按照表面來理解,而是必須反芻,扣問作者的鬼魂。

也像我,看罷很有親切感。

別人說讀書

不要讀容易讀的書,因為內容你都知道。不讀不懂的書,讀了等於白讀。

讀書也是一種虛榮之事,名氣大的書,不免要找來讀一讀。讀似懂非懂的書,讀完了就懂了。

幾有趣!我有點這樣的。

來面試的一個人

明天安排了面試﹐來的人是我舊公司的同事。看時間﹐看工作﹐理應是和我同組的人﹐可是我怎麼也想不起他是誰﹐明天就可知道了。

九年前﹐他的職位跟我的一樣。九年後﹐各有各的發展。在此讓我明白努力是不會白費的。

下午茶

喝下午茶是享受﹐當然要選擇跟自己談得來的人去。

同事來電﹐著我去喝下午茶﹐我拒絕了。一﹐工作時間為何要去喝下午茶﹖二﹐沒有什麼可談的﹐沒有原因去。

文章分享

今天重看所節錄的。

愈真實的關係,兩人的感覺愈接近,就愈不需要「追」;愈虛幻的關係,兩人的感覺有落差,就愈需要靠「追」來「拉近彼此的距離」。

假設兩個人關係健康,感覺真實,那就根本不需要「製造機會」,更加不需要「表白心跡」。

不要強迫自己改變,更不要為了遷就、討好情人而勉強自己,因為只會有一個結局:耐性消磨殆盡,忍無可忍,因愛成恨,慘烈收場。

若果一段情能夠去到「放手」與「不放手」的情況,那就是說,這段情已經可以宣告死亡,兩個人之間必然有一些根本上不能相容的因素,就算如何努力挽留,最後都只會再次失敗。

*****************
看罷這篇文章﹐我已無話可說。就安靜地去讀吧﹗去感受一下那裡所表達的。
5 Oct 04

一個好去處

可惜﹐這間店已經關門了。我﹐也沒有了一個值得去的看書地方(我指在家附近)。
*******************
自從家附近的快餐店關門以後,有一段時間,都找不到一間可以舒服一點坐下來看看書的地方。我住的地方,大部分的店鋪的面積都不是大的,而且都是較為平民化一點的。我不太愛到茶餐廳,因為都是比較吵鬧,而且煙民又多。那些十多二十塊一杯咖啡的,我又嫌它貴,不值得;而且要我走一點遠路,不喜歡。最愛的都是那些二十塊有飲也有吃的。

真好,終於讓我找著了。它不叫自己為茶餐廳,卻名為冰室。冰室這個名詞,很有點歷史的風味,是六十年代或是七十年代的產物,售賣的儘是一些比較簡單的食物,不太飽肚的一種。這間冰室都有這種風味啊!

剛從冰室回來,才發現它播放著八十年代流行的英文歌,那是令人感到舒服的,沒有令人煩厭的一種。一群群的人在談話,可是卻感不到那是吵嚷的,每一群人都好像有自己的空間。店裡還擺放了各式的報紙和雜誌,供人免費的享用。付款時,你總可以感受到那親切的謝謝。
28 Nov 04

Monday, October 3, 2005

沒有哭過的愛情

一段至真至誠的愛情,如果沒有吵鬧或者哭過,是否一段真感情?

無無聊聊又一天

我說的是工作。反而自己就過得很寫意﹐整理了書齋﹐也看了台灣的資料。發覺台灣這島嶼﹐有她可愛之處。不知道親眼看﹐親身體會時會和現時一樣﹖

昨晚看地圖看到凌晨一點多﹐有點誇張。不過我真的很喜歡看地圖﹐找到一地方﹐總喜歡看看週邊的相關地方﹐把它們記住。

朋友S 憑我喜歡看地圖說我是一個全面的人﹐我知道的事情總比別人多。這當然是我有興趣的東西。沒有興趣的﹐一眼也懶看。

Sunday, October 2, 2005

舊書攤

很久也沒有在香港見過舊書攤(可能是我少出門),星期六在福華街看見一好像開了不久的舊書攤。書整齊的橫向擺放,十塊或是二十塊一本。因為沒有戴眼鏡,看不清是什麼的書,只看到一些是武俠小說。

下星期,如果有心情,會走一躺看看有沒有收穫。嘗試買舊書,是我看了《買書瑣記》所引發的興致。

自尊心

自尊評分高的人有三個共同特徵,包括性格較外向、較少神經過敏、較多機會有豔遇,顯示提高自尊有助防止神經緊張。

大家同意以上說法嗎?其實什麼東西也好,太多和太少都不好的,適量就可以了。

不會去

峇里曾是我喜歡的一個地方,去過一次。接二連三的爆炸事件,真的令人怕怕。

我想去這個地方,可是我更珍惜我的生命,不去為妙。可能你會說我太憂心了,有些時候,不憂心是不行的。不去又不會有任何的損失,因為我覺得如果有好的同伴,去哪里也不是一個問題,什麼的地方都可以製造歡樂。

Saturday, October 1, 2005

弟弟買回來的

胡塗夾子裡看到這款蛋糕,好想吃。今晚弟弟買了回來,我們吃的是芒果味道。最喜歡內裡的芝士層,芝士味濃而不太膩。最不喜歡的就是周邊的白巧克力,太甜。和弟弟說,下次買要訂制,不要甜膩的東西。

突然想起,太甜膩的愛情,都受不了。人大了,不是什麼也承受得了。

找來一隻杯

不知去向的另一只杯﹐已經被我找回來了。那一刻﹐手裡擁著杯﹐心很暖。

是自己的東西,就是屬於自己的。過去了的事情,怎可忘記。沒有了某一段,自己都會變得支離破碎。絕對不可以。
*********************
平常的家是沒有熱水的,剛好涼水快喝完,要燒水,於是順手弄來一杯龍井。

盛茶的杯,是一位新加坡朋友送給我的。原本是一對,另外的一隻應該在公司裡,可是還在不在我的位子裡就不得而知。這位朋友曾經是我的最愛,我也想過到新加坡生活。一次重聚,也是結束的決定。跟他,是在電郵裡認識,然後在新加坡見面,他也來過香港,最後也在電郵裡結束。和他,是兩年的感情。是兩年前的故事。

說來也奇怪,以前說個不停的我們,結束以後就沒有話題了。不知以前怎可以說過不停?!
2 Sep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