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05

要不得

媽媽告訴了我們一個真人真事,說男人的媽媽不准許女人的女兒回男人的家。現在還有這種事情發生嗎?!我跟弟弟說,那麼要兩個男人生孩子吧!爸爸說,這段所謂的婚姻要來也罷。我問,男人走到哪里去?

留言版病了

病好了。

行李箱

我想說的是夢。很多的時候,我的夢都和行李箱有關。很多的時候,都是我匆忙地收拾為出發而準備的行李,時間永遠是不足夠的;或是行李箱在往機場的途中遺失了。

前天的夢,是我有閒暇慢慢地收拾行裝。首次。

有人陪我上賊船

不再孤單了。

勇氣

同事要移民﹐可是他什麼也沒有準備﹐我說是房子﹐孩子上學的學校﹐也沒有實地觀察過。很有勇氣啊﹗

我現在就沒有這個勇氣了﹐可能有人在旁一起做便有達成的可能性。

罵人

今天我又通過電話去教訓人﹐大快我心。來電的人想把談話的氣氛變為輕鬆﹐說我不用怒﹐這樣會不漂亮的。我跟她說再這樣下去﹐已經不是漂亮不漂亮的問題﹐而是我的命不久已。我要的並不是解釋﹐而是實際上真的有所改善﹐真的不需要花錢去打長途電話過來。又說我只可以容忍三次的錯誤﹐第四次錯誤發生時﹐代表了工作態度上的問題。我說得不留半點情面。

我知道聽的人一點也不好受﹐不過沒辦法﹐她做得不好﹐我當然可以教訓她。世界是沒有免費的午餐﹐就是因為這個項目﹐你有你的工作﹐你有你的薪水﹐背後別人的損失﹐應當受薪水的人去擔當。

選工作﹐我不會選這些的。算我眼光狹窄﹐我看這事情是損人的。

商業世界其實就是一個殘酷的戰場。

Wednesday, June 29, 2005

又來啦

老闆問我某個工序可否讓“屠宰”小組來做。又來?都說未完未了的,只是我老闆不肯去面對,就是她的一人不肯去面對,卻換來了這個局面。殘局一個!

我倒希望快快實行,如果真的要實行的話,因為逃避是沒用的,我寧願去面對。我的同事和我的想法相近。

合理不合理

“屠宰” 組織有兩個關連的小組(不過是不溝通的),其中一個把一程序漏掉,被另一個小組發現了。小組於是來告訴我們有某些東西不見了,卻沒有告訴我們不見東西的緣故。我著他們下次要跟負責運行程序的小組查看,然後把知道的原因告知我們的同事,那樣事情就比較容易解決。可是他們卻要向他們的上級請示,為什麼?明明是他們犯下的錯誤,去瞭解是正常不過的事情,還有不同意的可能性嗎?

二話不說,我就告訴他們我看不到有請示上級的原因,請跟著做吧!看!我很霸道,不過我覺得我是有絕對的道理。

心靜

今早又是八點才起來,整理完畢後已經是八點二十五分,九點正有部門簡報會,是不可以遲到的。走在路上,步伐也隨之快起來,到來等小巴的路口,突然間醒覺,我是可以放慢腳步的。何解?我是反方向在路上行走的,過了八點二十分,便是繁忙時間,是很難在路口就可以找來一輛有空位的小巴。

那一刻,我已經豁出去,遲到與否我並沒有辦法去改變(我不想浪費金錢乘搭的士),而且快步慢步並不會影響我乘搭小巴的機會,我知道總有一些有空位的小巴經過,看的是機會。意念一成立,我就看見有一小巴經過,是有空位置的。八點五十分,我已經在公司了。

我試過在炎熱的空氣下,快步走了很遠的路,汗流浹背的感覺並不好受,還要遲到。原來心靜真的有幫助的,是不是有點像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意味。

工作﹐職業

老闆好像有新發現的告訴我們工作和職業是有分別的。不是嗎﹖她現在才知道。她時常鼓勵同事去進修﹐可能她認為已經為同事創造職業。又好像她時常著我和某某部門打好關係﹐有空就宴請他們飯聚﹐她可知道這並不是我職業所需。

不知道她接受培訓後會否有進步﹖

人的心理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明明是對自己不好的東西﹐當突然失去時還要不高興。

朋友S 告訴我的例子是同事買了新的汽車﹐發現在駕車時感覺寧靜了﹐可是卻說不好。有什麼不好呢﹖當我們熟識了一個環境﹐外在的東西改了﹐這個例子是換了一輛新的汽車﹐可是卻需要一個跟以前一樣的環境﹐好的不好的統統要一樣。不然的話﹐就覺得不好。是哪一門的道理啊﹖

我面對的事情是同事的某一個下屬要調到別的小組去﹐她不高興。被調到別的小組的崗位根本不是我的同事需要負責的範圍﹐礙于種種原因作了這不得已的安排。現在這個崗位被弄到別的地方去﹐理應高興才是﹐可是她卻面黑黑了一整個早上。減少了她的工作量不好嗎﹖她又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對她有什麼損失呢﹖

情緒測驗

是從網上得來的結果
你對自己或他人的情緒覺察力,顯然比你對自我堅持度以及情緒掌握力的表現略勝一籌

整體上來說,你的EQ能力還算不錯,不過,也還有一些待成長空間。對你而言,要繼續加強EQ能力並不困難,或許你可以透過參閱相關書籍,學習一些調整情緒的技巧,來提昇自己的EQ,也可以透過參與專業團體所舉辦的相關工作坊,進一步幫助你學習一些調整情緒的技巧、提昇EQ能力。為自己的成長進一步努力吧!

小小叮嚀:覺察自己內在真實的情緒感受相當重要哦!能夠正確快速地察覺自己情緒的人,比較能夠適當作表達,且對別人做出適當的情緒反應。覺察別人的情緒,則是溝通的關鍵。能理解別人的想法,對周遭的人事能夠感同身受,才能妥善地處理與因應人我之間的溝通問題、讓人際關係更加圓融。

好商業化的分析﹐我說的是這結果是要告訴我們有報讀他們課程的需要。

收費服務

這是我提供給朋友S 的。短短的不到一百字的文章,居然被我發現了最少四個錯誤,忍不住在電話傾談的時候,要了密碼,為他更改。隨口說我要收費,一百塊。

好,我可以利用這收入來補助買書的開支。其實我是對他好,著他好好看看自己寫的東西。我並不想做他的生意啊!

緊張什麼

老闆今天對我們公報了一個架構上的變動,聽後我並沒有絲毫的緊張。不是沒有影響,只是聽得太多了,也不是麻木,只是要冷靜去面對。出路總有的,就看同事們如何去理解這變動。

這消息已經在公報前被我消化了。

又看中了幾本書

晚飯後逛APM 裡的書店,被我發現了幾本書,會找簡體版。

Tuesday, June 28, 2005

很沒耐性

這個在早一陣子我已經寫過﹐今天發覺情況嚴重了。我真的很沒耐性﹐特別是一些我認為沒有辦法容忍的事﹐例如問我會否簽名去核實一個特別的安排。說是特別的安排﹐是我要同事做的﹐為何我會不批准呢﹖這問題很奇怪﹐是認為我將不把我說過的話兌現嗎﹖簽名有何難﹖ 真的不能理解。

又例如重覆地將我說過的事情來作新問題來問﹐對於這個﹐我也是沒有耐性的。我會想﹐你有沒有留心聽我說話呢﹖如果有的話﹐為何不把它放在心上。不是我硬性要求你去記住﹐是你自願的。做不到就不好常跟我說你會記住我的話。真的不能理解。

又例如問我要否通知同事明天的簡報會。當然要通知﹐否則他們怎樣知道簡報會在何時何地舉行。你不通知便是我通知﹐為何不可以一個部門作一次通知呢﹖為何想要每個小組去通知呢﹖發出通知有何難﹖真的不能理解。

寫了以上三段﹐發覺原來沒有耐性的原因是我未能理解。看來﹐我是為自己找麻煩﹐為了這些小事而令自己的耐性退減。要留意﹗

上個月寫的﹕
問問問
火起

去不去

參加不參加一個聚會﹐全是自己的決定。同事問我怎麼辦﹖有什麼怎麼辦﹖想去的便去﹐不想去的便不去。他們煩惱的理由是心裡不想去﹐但是不去的話﹐如果其他人都去就顯得有點怪了。

人們就是為了這些無謂的事情而煩惱﹐真的費了很多的心力啊﹗有些不值得。不過當事人是不會覺得不值得的﹐因為他們並未能意識到。如果意識到的話﹐就不會這樣自找煩惱了。

Monday, June 27, 2005

簡單的程序也做不到

是“屠宰”小組想出來的檢查素質的方法,就是我們可以把問題電郵到指定的郵箱。好了,我們沒有把問題電郵到指定郵箱的時候,他們就著我們跟著做;好了,我們跟著做的時候,遠方的郵箱卻沒有反應。“玩” 啊?

他們要做的只是給我們一個參考編號,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其他的可想而知。這就是管理層想出來的好把戲。成果啊!他們要的只是數字上的更改,其他的,不理了。犧牲香港人來為另一個國家造福利(創造職業),好偉大啊!

以上的話,大致上我也跟“屠宰”顧問談過了,她還跟我說對不起。我也明白她也是為了金錢而為她的工作賣力,我也要為我賺來的金錢所費的心力找來補償。大家都知道說了的話等於沒說,不過我們都是需要一個心理出口。

可以還書了

Cuckoo 借給我的《中國哲學簡史》,有興趣看的只有三章,也在網上找來了線上版。下次見面時可以還書了。

很怕我嗎

發覺來了四個月的同事好像有點怕我似的。怕什麼呢?怕的話,你的工作是做不到的,你是主任,很多的事情都要向我彙報。不說話並不代表你的工作會少一點。真的不解現代的年輕人。可能我跟她有代溝?!

兩餐飯

明天的中午飯是大老闆請我們,到了晚上是我們回請他。為什麼這麼麻煩?都是中國人喜歡做的禮尚往來。大老闆要走了,會否來個大地震?

真的放下

對工作的熱情真的退減了﹐連小組的同事放了三天假我也不知道。是她放了三天家還是去了台灣三天﹐現在我在懷疑我的聽覺。無所謂﹐都只是告訴我自己﹐我是真的開始放下了。這心理的預備是需要的。

你懂得用錢嗎

錢誰都會花﹐但懂得用錢的人並不多。我是一個不懂得用錢的人﹐因為我不會太花時間去深思錢應怎樣用﹐太貴的東西我又覺得不值得買﹐因為我不懂得欣賞。

現在的我唯一可以量度錢有沒有白花就是用了的錢我並不會有後悔的感覺。

我很喜歡在電郵裡處理我的工作﹐整個上午都在看電郵﹐發詢問﹐處理別人的疑難﹐當然我又在製造疑難給我的同事。他們是不喜歡看我的提問的﹐但是我偏要問他們﹐我想要的並不是一個答案﹐因為我已經知道如何處理。為何不直接告訴他們﹖是我想他們思考。

這一個勉強別人思考的工作﹐我已經做了好幾年﹐只有很少的同事能從中領略到為什麼我要問。可能我是在浪費他們的時間﹐從而浪費了公司的時間﹐但是我就是愛問﹐問問題也是一種自我的訓練。

我時常說我是一個自私的人﹐沒有好處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有空的話我寧願多休息﹐不過問問題真的是一個益智的腦部運動啊﹗

錯誤也是一種習慣

重覆的錯誤﹐其實並不再是錯誤﹐而是一種習慣。習慣是我們容許某一些動作在我們不覺察的時候重覆地發生﹐就好像拿筷子吃飯。如果我現在問你你拿筷子時的手勢是怎樣的﹐你並不可以答上話來﹐因為這是一種習慣﹐我們不需要思考就知道怎樣去做﹐很自然的。

重覆的錯誤﹐唯一可以把它弄走的﹐是思考它﹐那樣它自然就會消失的。就是這麼的簡單﹐信不信由你﹗

Sunday, June 26, 2005

不要知道

和朋友談起她的工作,我說她太“八卦”,著她不要事事也知道。以前我也犯了這個毛病,當事情不讓我知道的時候,我就想這想那;現在就算要讓我知道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

知道這麼多幹麼?要我們知道的事情,到了適當的時候自有人會告訴我們。知道得過多是一種負擔,一種心理上很重的負擔。我才不要。

興趣也是一種習慣

很多人以為我喜歡網球,其實並不,我只是習慣性地每一個星期打一次。如果我把這個習慣放下的話,那麼我會連那點點的運動也放棄。這個習慣是用來強迫自己去做運動的。當然以我每星期只一次運動是不足夠的,是聊勝于無。

又想看

考慮看《新傾城之戀2005》。你們有興趣嗎?門票由七月二日開始發售。

看話劇

二月十四》﹐一套音樂話劇。

看後感(看在六月二十三日):不是麻木,但也不感動。有人在哭,我沒有。好像看到一點點自己的過去,也看到一點點自己的將來。話劇裡某些人生交叉點,我在問自己如果遇上的話我會如何。劇中的一個女孩子問另外的兩個女孩子現在最掛念的是誰,我也回答了。我,也是有答案的。幸與不幸?我不知道。
*********************************
昨晚的音樂﹐昨夜的情景﹐在腦海裡浮現。朋友S 問我這音樂劇值得重看嗎﹖我的回答是值得。它所反映的是真實的生活﹐有歡樂﹐有悲傷﹐有扶持﹐有失去﹐有希望。這不是我們的人生嗎﹖

很佩服做舞臺戲的人,他們一走上舞臺就好像換了另一個人一樣,念臺詞的時候永無忘記,可能他們是忘記了,但是我就是感覺不到。看舞臺戲比看電影吸引,我看到的是真實的一刻,他們的表情,他們的眼神,我統統看得清楚。

Dily, 話劇裡的甜品店,是 Paul 對Doris 的愛情表達,可惜 Doris 卻不知道,直到……

從那刻開始,我對 “ily” 這三個英文字有著新的認識,不知道,我可否擁有屬於我的 Eily ?

Venus (潘璧雲)是我在三個女主角中最喜歡的一人,我愛她的眼神,是對世界的一種獨特的體會。她的眼睛是亮閃閃的,是懂說話的那一種。她在1986 年已經加入話劇團,怪不得她的演出給我的感覺是老練。

Fiona(洪迎喜)也是富於舞臺經驗的,看她臨場處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可知道,她的不慌不忙是我欣賞的。在舞臺上,她充分表現出女性的風情。

Doris(黃慧慈)的歌唱部分是最多的一個。我對她沒有什麼深刻的印象,她在舞臺的表現比另外的兩位是生硬了一點,不是說她做得不好,只是不比另外的兩個好。看回場刊,她的舞臺年資是最短的,是在零二年在香港演藝學院畢業。

劇場以外的報導:
三個女主角對愛情的剖白

沒有時間

我最不喜歡聽的一句話就是沒有時間。人人都有二十四小時,為何某些人總是特別忙,沒有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呢?當然我們不可以只管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因為我們要把每天的八小時(最低限度)拿來工作,換取日常生活所需。餘下的時間,就看我們的心態了。工餘後的興趣,是一定有時間可以安排的。如果你還告知我你沒有時間,對不起!這全是你自己的問題,只是你想為自己找藉口。

培養興趣是很個人的事,做與不做也是個人的決定。不好說是工作把你的生命拖垮了,這也是你的選擇啊!

學英文

朋友問我學不學英文,我不想在香港學。要學習英文,我想到英國去,並不是因為英國的英文特別好,只是一個藉口讓我離開熟識的地方。語言是一種要時時使用的東西,在香港學英文是一點也不便宜的,要學,倒不如一路學一路玩,又可認識多一點的朋友,看看別人在另一個角度的生活。學好一種語言,對其文化背景也須有所瞭解的。

尋尋覓覓

很不喜歡尋尋覓覓的遊戲,我喜歡的是直截了當。看著別人寫愛情故事,總是為他們著緊,就差那一點點,不好浪費時間好嗎?真愛,是要開始了才知道的,幻想的感情是不真實的。一個人怎可以想像另一個人的感受呢?別人的感受是要聽回來的。

討厭開會

很討厭開會,特別是電話會議,為什麼不可以利用文字來表達自己心中所想,為何要聽了別人的言論然後表示不滿?
聲音熱鬧,頭腦就很難保持冷靜,思想不會公平,只能把偏見來替代。
【一個偏見】錢鍾書

我開始明白,是那些不願思想的人的玩意,是他們不想人處在冷靜的環境裡思想。每每獨自思考的時候,我們所想就是屬於想的那個人。太多的獨立思想是在管理裡萬萬不容許的,你有你的想法,管理層何來管理你呢?

強調不是我的

寫在這裡的,如果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東西(或者不是我個人體會的事情),我會把某人提出來,有時侯有其標記,有時候只是某某。朋友S 說我這做法,舉他為例,只是我不想被人們以為他的歪理是我也有的。是嗎?想一想,都有這可能。

其實理它是什麼理,能表達自己的就是最好,這份自由,是你與我所擁有的。能否善用它,就各人自處理了。

不要拿我做比較

我有一個古怪的同事,他總愛拿我跟他比較。我總對他說我比他年紀大,我比他體重,我比他的腰圍粗;最後我會對他說我比他高。是事實的事情,又有什麼好比較的。年齡和身高這東西是不可改變的;體重這事情,我相信我不會只得一百一十磅,從來也沒有試過,除非我還是小孩子。

沒有東西可說的,就保持沉默吧!總好過說廢話。

Saturday, June 25, 2005

你怎看

朋友S 著我把以下的抄錄在這裡,看看你們的看法是怎樣的。
老人家太看得起我了!我配做你的朋友麼?
不是我瞧得起你,說你是我的朋友;是你看承我,說我是你的朋友。
【魔鬼夜訪錢鍾書先生】錢鍾書

我和他的看法是完全相反的,或多或少是反映了我倆不同的人生觀。看了你們寫的再將我的在這裡分享。

寫在臉上

和教練談起我的工作,告知他我現在是身處憂患之中。他的回應是恭喜我。

你們覺得奇怪嗎?我並沒有對他的話感覺奇怪。他說的全是真話。自從我提升到現在的職位後,教練總說我不快樂了。我認識了他快六年,他也看著我經歷人生的重要事情,他對我是有著較深的瞭解。

是的,我是豁出去了,所以鬆容再寫在我臉上,也可冷眼旁觀,這對寫東西是很重要的。

兩個小時

今早的兩個小時,我經歷了晴天、雨天、陰天和雷雨。做完運動,在沐浴時,聽著雨打落在玻璃的天窗上,伴隨蓮蓬的水聲,一唱一和,很悅耳的聲音啊!

我的另一個夢想,就是擁有一間由玻璃製造的浴室,在洗澡的時候,望著星空,溶入大自然。

有限的時間過無限的生活

是怎樣的?就是看書,看別人寫的散文。以前我並不愛讀散文,愛看故事。

散文其吸引處,就是一邊看書一邊觀看別人的生活,很多時候我就像活在一個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角度,去感受生命的廣闊面。

錢鍾書的書

我在看《錢鍾書集》,第一次看,已經喜歡。他的筆鋒很厲害,單單是寫門和窗,就寫的那麼好。
有了門,我們可以出去;有了窗,我們可以不必出去。
門許我們追求,表示欲望,窗子許我們佔領,表示享受。
一個外來者,打門請進,有所要求,有所詢問,他至多是個客人,一切要等主人來決定。反過來說,一個鑽窗子進來的人,不管是偷東西還是偷情,早已決心來替你做個暫時的主人,顧不到你的歡迎和拒絕了。

比喻貼切,令人深思。

更多的寫在 “我的書齋” 裡。

這裡的範本

這裡的範本有所不同了﹐在第一篇文章裡出現了一大片白白的篇幅,是誰改的﹖我沒有做過什麼啊﹗
**********************
對變了的東西看不順眼,於是把這裡的範本改了。其實我較喜歡以前的那一個,變得不好看,唯有換另一個。

人潮中的我

到了旺角拿書,嘗試感受處在人潮但抽離的感覺。站在人流旺盛的亞皆老街,等候過路燈由紅變綠,短短的一分鐘(是一分鐘嗎?),站在行人路旁的我,定定地環顧我眼睛可以觸及的東西(我的頭沒有移動),包括了人、建築物和物件。街頭是喧鬧的,我的內心卻是平靜的。人潮中的我,既合群又離群。那感覺,很真實也很不真實。

我真的在那一刻問過自己,我是存在的嗎?

Friday, June 24, 2005

快樂

快樂可以培養,我贊成。

今天午飯的時候,同事談論我的新髮型,說好看。我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一笑,表示多謝他們的讚美。被人讚美的時候,是不需要懷疑別人的誠意,接受就好。開心的是我自己,一懷疑就不會快樂。為何要令自己不好過,只是別人的一聲讚美?

白日夢

和朋友談生活,我想的是每天工作四小時,由早上十點到下午兩點。下班後就可以享用下午茶,既便宜又不擠,多享受。

以上的是我近來愛做的白日夢。

Thursday, June 23, 2005

找一個人去愛

找一個人去愛難嗎?我說不難。愛,是很簡單的事情,兩個人愛著對方便是了。找一個人去過生活難嗎?應該是不難的。生活,兩個人遷就點便是了。

但是為什麼我們好像很難找一個人來愛,找一個人來過生活?是否我們在逃避自己?是否我們不願意付出愛?

找不到愛的,是自己太自我了,太愛自己了,不想受到束縛,想自由。兩個愛自己的人,兩個愛自由的人,可否走在一起呢?

不明白的自不會明白

某晚和朋友S 談起人們為何不認為我就是相中的我。他說人們已經從我的文字裡想像出一個我。我問他我就是我,我已經說了是我,為什麼還有懷疑呢?他說這就是“我是誰?”的問題。他問我是相中的我還是文字中反映的我。

我明白他說什麼,但是我不明白為何人們要從文字裡想像一個我來,然後在自己心中相信那就是我。明明我在相片裡,那個不是我嗎?可能我沒有這樣的經驗,我並沒有從文字裡猜某人的樣貌,所以我不明白。

能夠明白的事情,是需要自己的經驗的。我又明白了一件事,就是為何別人不能夠明白我所說的,很多的時候,當人們不能夠明白我所說的(並不是我說得不清楚),原來他們真的無能為力。我現在明白了。

心花放

是什麼令我這般的開心?是一碗簡單的牛肉麵。看著它,想著明天的午餐(生日聚會)及晚餐(這兩餐飯就代表了浪費,桌上的食物永遠會比能夠吃下的為多),我倒喜歡一碗簡單的牛肉麵。能夠從簡單的東西裡感到歡欣是值得把它記下來的。

雨不停

又是不停下雨的一天。窗外的景色已經被雨水遮擋了,模糊一片。坐在家裡的我,感受著這一刻,心裡是平靜的。耳朵聽著雨水拍落在玻璃窗上的聲音,蠻有節奏感的。被雨水降了溫的空氣,蠻涼快的。開著電風扇,微微送來宜人的清風,我要把這刻留住。

老闆請吃飯

明晚要出席了。整個安排的過程很奇怪,很多人都沒有回覆;當然我也作了回了就像沒有答話的回應,看在眼裡都知道我有所不滿。不滿歸不滿,飯聚還需要出席的,這就是矛盾啊!始終她是我的老闆,面子總要給的。

不必要

昨天在上班途中聽到電臺的某一個節目,訪問的嘉賓是小思,她說現在老師面對的一大難題是他們要做一些不必要的行政工作,她強調的是“不必要”。我很喜歡這個詞。

試想,我們每一天所做的不必要事情有幾多?新聞每天用的詞,如擔心和憂慮,真的是必要的嗎?可不可以抹掉那些不必要的用語呢?我真的很想做一個統計,看看在短短的十五分鐘新聞報導裡,他們用了多少次擔心或是憂慮。我們真的有這麼多的事情去擔心,去憂慮嗎?

又好像即將開幕的迪士尼,新聞報導就用上了瘋狂這一個詞,香港人真的那麼瘋狂嗎?我並不這樣認為。小小的事情就大造文章,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啊!或者這就是所謂的“造勢”。

Wednesday, June 22, 2005

見面是要預約的

一個供應商要和我見面﹐但是沒有預約啊﹗我是不會見他們的。他們知道不知道商業上的禮貌﹖約見我還要看你們的誠意﹐這樣的闖進來﹐我不受這一套的。
***************************
再次不請自來。當時我和他同處在公司的大堂,我倆未曾見面,接待處小姐就在我面前告訴他我正在忙。那情景,蠻有趣的。

對話

我說:你的同事給面色我的同事看。
他說:你的同事都給面色我的同事看。
我說:我的同事給面色你的同事看是可以理解的。
他說:理解。
我說:要我給分數,我會給我的同事一百分。他們已經做了超過他們心理可以負擔的了。
他,無言。

我認,我是在先發制人,我在扮可憐。在任何的情況下,給人面色看都是不對的。 扮可憐,不應我做的工作更加不會落在我或我的小組的擔子上。都是時候看著人家辛苦了。

製造麻煩

整理文件夾﹐拋掉了很多不合事宜的通告。有一些根本只有條例而沒有真正的實行。一條條例的產生﹐當中所涉及的時間與精力著實很多。

在這一年﹐我已減少把資訊列印出來然後放進文件夾﹐不是為了環保而是我懶惰。久而久之我也習慣沒有文件的日子﹐原來也是這樣過的。沒有了堆積如山的煩人紙張﹐生活也過得較為輕鬆。

其實很多的麻煩都是自己製造給自己的。活了這麼多年的我﹐開始有所領悟了。

心情

整個上午都下著雨﹐是些不友善的雨﹐間中聽到一兩陣的雷聲。灰灰的天空﹐給人一種沒有力量的感覺。我只是找借口﹐說沒有心情工作。真的不想做﹐不是不喜歡我的工作﹐而是看不到一個做的原因。是真的﹐可以什麼也不做﹐是沒有影響的。

帶著這樣的心情﹐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同事用電郵聊天﹐也做點工作上的事情﹐並不是可以什麼也不做的。我在想﹐我的意志好像也被這樣的心情磨減了。

剛剛看回同事給我的課後評語﹐分數是意料中的低﹐其實何嘗拿過高分數﹖﹗我根本不是說話的料子。跟熟的朋友隨心說心中話就沒有難度﹐要我做老師真的是苦了自己又苦了聽我說話的人。

窗外灰茫茫一片﹐我看到的是自己的倒影。看著看著有點像快熟麵的髮型﹐付出了的金錢及時間並沒有白費。

Tuesday, June 21, 2005

一樣不一樣

木土人說每個男人都一樣。我卻說每個男人都不一樣,一樣是我們看見的他們。是我們的眼睛,我們的心,喜歡找相同的。

背影

不是朱自清的文章,而是我的背影
***********************
朋友S 看過我的背影後說進步了。他說的當然不是指我本人,只是我的背。這也好,是我努力運動的成果啊!

健康,工作

朋友和我分享她的近況,我給她的意見是她要在健康與工作裡取一個平衡。如果工作量太多的話,會影響健康,在此情況下,我著她比較那個對她重要,重要的一個,就選它吧!

如果我是三十歲不到,我會毫不考慮地選擇工作;三十過後,健康就較工作重要。錢,多多也不夠的,與其是不夠,倒不如減去一些不重要的欲望。我寧願少花費,也不想做金錢的奴隸。

問問題

在留言版看到以下的問題
1 何謂信仰?
2 何謂愛?
3 何謂智慧?
4 何謂死亡?
5 我是什麼?

以上的可以歸入哲學的思考問題。我的哲學課還沒有開始﹐就讓我用常理去嘗試演繹。

何為信仰﹖ 是對一種理念有完全的信任﹐並沒有懷疑。
何為愛﹖是對一樣事物﹐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件的不離不棄。
何為智慧﹖凡事都有解決的方法。
何為死亡﹖沒有呼吸﹐沒有思考的狀況。
我是什麼﹖我是我。

學什麼

If you are unhappy, that simply means that you have learned tricks for being unhappy. Nothing else!
很喜歡以上的句子﹐我們的行為思想都是學回來的。我們能學到什麼就看我們的准許﹐是我們可以控制的。

變為問號字

幾天前﹐這裡開始發現問號字﹐是留言者的名字啊﹗為什麼呢﹖

小孩子

我看我的爸爸媽媽﹐他們真的有點像小孩子﹐特別是我買東西給他們吃的時候。昨晚我把在澳門買的小吃拿回家﹐看著他們高興地把一包包的東西逐一拆開﹐快樂地吃著﹐看在眼裡的我﹐心一寬。可是也覺得是他們老了﹐老了的人有童真也同樣可愛。

Monday, June 20, 2005

色調

發覺﹐我的兩個故事﹐用的色調都差不多。希望給你們的感覺是不一樣﹐不過愛情小說就是那個模樣。

五小時

五小時可以做什麼﹖我最喜歡用來午睡﹐真的﹐我可以在下午睡五小時的。晚上又可以再睡﹐完全沒有困難。

今天的五小時﹐我沒有睡覺﹐我去了電頭髮。足足坐了五小時﹐又直又曲。曲了的頭髮比不曲不直的頭髮還要薄﹐當然這是髮型師父的功力啊﹗
*********************
今天各同事對我的新髮型有不同的說法﹐有的說頭髮弄得很曲﹐有的卻說“你有電髮嗎﹖”

真的印證了世界是我們眼睛的反射。真實在哪裡呢﹖誰會知道﹖

無心工作

每天的很多電郵都是關於“屠宰”事件的。今天終於感覺厭倦﹐真的很累。那沒完沒了的對答﹐那無人確認的事情﹐我們還要面對多久的日子﹖有沒有人可以告知我﹖

也因為這“屠宰”﹐有人也善用這機會。我也樂于清閑﹐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屠宰”的新代表來電﹐真的合時。順勢把心中的不滿對這女子講述了一篇﹐我講了起碼超過十五分鐘﹐導致她差點把來電的意圖忘掉。我這一招“先下手為強”有點效用。其實我也要多謝我的朋友S﹐這招轉移視線都是從他那裡學回來的。

又是討厭的飯局

又是那一群人﹐又是那些不堪入耳的說話。一個人要離開公司﹐為什麼說成離開世界一樣﹐什麼守夜﹐什麼什麼(我不像把他們用的詞語寫出來)。在聽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很討厭很討厭﹐連食慾也沒有了。不是今天要歡送另一位同事﹐我真的不想參與啊﹗下次會議﹐考慮放假。

Sunday, June 19, 2005

男生的閒話家常

我常有興趣知道,男人走在一起的時候會談什麼。我問了好幾個男生,他們都不可以告訴我。昨天就一睹男人談話的景況,看在我眼裡,他們談的好像不是什麼實質的東西,倒是看到什麼便談什麼的。不過倒過來說,男生看女生談話,他們又會有相同的感受,他們也不明白她們可以談週刊,談鞋,談衣服,談化妝品,等等。

如果我選擇,我還喜歡看到什麼便談什麼,遇到自己不認識的題目,我就喜歡聽。

嘻嘻哈哈的一天

很久也沒有這般嘻嘻哈哈的過了一天(昨天澳門一天遊),累但快樂。不需用腦的一天,走到那裡就是那裡,不用記著方向,不用記著時間,多好。

突然之間

閑了數年的我,我指沒有到外旅遊(工幹的不算),現在我有兩個選擇,去紐約和臺灣。可是在未來的六個月,以我所知,可能有兩次工幹到馬來西亞的機會,照我的經驗,工幹的日子是不能夠一早就定下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另外可能有機會到新加坡上課,這要看我老闆的決定了。再加上要上哲學課,安排行程方面會有一點挑戰,又想玩又不想影響出席率。

我相信當一切也知道的時候,我是能夠安排妥當的。真的要到外走走了,不想做一隻井底之蛙。窩在家的日子也夠長了。

雙腿超累

沒有精力再寫了,晚安!

Saturday, June 18, 2005

垃圾電郵惹的禍

一個我早就不用的電郵信箱(用了gmail 以後),我也懶得去清理垃圾電郵。今晚心血來朝去那裡找看朋友有沒有傳我相片,在找的過程裡發現了我的帳單(因為我是採用自動轉帳,所以這帳單我是不加理會的),一看被嚇了一跳,為何要付那麼多的錢?多出來的原來是貯存費用,是因為我懶于清理垃圾電郵。原來在上一張帳單也被收取了這費用,是二十塊,所以並未被我發現。今次是一百四十塊,足夠我吃一個星期的午餐了。

Friday, June 17, 2005

輕鬆

有的是輕鬆的感覺,身體輕輕的,腦袋輕輕的。很好!

洛神花

在報紙裡看到的,想買來嘗試一下。另,讓我想起在馬來西亞吃過的洛神花乾果(不知香港有沒有售賣),我愛吃。
******************
買了試了,酸酸的。都是中國茶好喝一點,花茶有的是果味,不太喜歡。

我有一問題,為什麼很多的花茶都是紅色的?

你找不到的我找到

我不相信在網上找不到要找的資料,除非沒有人把資料放進去。朋友S 要找《逃荒行》這首詩,說找了數月也找不到。我用了二十分鐘就找到了。起初我用詩的名字找,找到的只是作者的生平。十分鐘後覺得用這方法是沒有的,於是嘗試用詩的第一句去找,找到了。

我寫了以上,想對自己說,真的不要太執著於某一方法,嘗試了不成功,不要浪費時間,要快快轉用其他的方法。一個不可行的方法,就是不可行,不是我們有沒有耐性的問題。當然我相信用詩的名字去找可能也找得到,但是轉一轉腦袋,用的時間便少了。我看不到“轉”有什麼的不好。

送了她四個字

秘書小姐和我說起一同事來﹐她問我為何那同事連那一點點的事情都不能辦好。我告訴她四個字“有心沒心”。沒心的時候﹐最最簡單的事情都不可以做好﹔有心時﹐最最困難的事情都可以做好。其實我這四個字﹐是有映射作用的﹐沒心的人不只那同事﹐秘書小姐也一樣。近來的我﹐也是。

我的哲學課

剛打電話詢問課程是否確實﹐得到的答案是應該會的。我其實知道他們的答案﹐不過只想問問作實。舉辦課程的機構﹐其實是業餘性質﹐我是知道的。從來也沒有嘗試過在這些機構裡上課﹐可會是一個寶貴的經驗。我有信心﹐課程是可以開辦的。

失業率

很多時候我們聽到的失業率只是一個百分比﹐實際數字是多少呢﹖昨晚我終於聽到一個數字﹐是二十萬多一點。哇﹗數字很大啊﹗如果一間公司有一千人﹐要二百間公司才可以容納所有失業的人。在香港一千人的公司並不多啊﹗那麼……

還有這麼多人失業﹐卻仍然要把工作轉移到外地﹐道理﹖就是為了省錢﹖

Thursday, June 16, 2005

山,水

朋友S 說他是山,說我是水。他說山能曆久不衰,我反認為是水。山不能移動,水能順地勢而流;山能被炸毀,水卻不能,蒸發了的水,還能再次為雨為水。

這是一個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大和小,靜和動;也可以是一個存在的問題。

一次悠閒看書記

午飯時候在辦公室,脫了鞋,擱起雙腿,面向海景,看《失敗之書》。一個字,樂!

沒有我的份兒

上次沒有我的份兒(在本港),這次也沒有我的份兒(在海外),不公平啊!其實我是不介意的,因為我都不想到新加坡,她的鄰國我就去。沒有我的份兒的是培訓。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那些培訓對我有大的作用。學是學到一點點,聽到的在很多我看過的書也提到過。公司提供的培訓對於我來說是幫助我溫故知新罷了,而且是一次免費旅遊。

準時下班

回到父母家才六點多,非常好。要常常這樣了。

跟官都要知道官貴姓

發覺現今的年青人﹐都不明白跟官要知道官貴姓的道理。我贊成每一個人都要有自己的個性﹐但是在某些場合裡﹐自己的個性就不可以表現得過份。他是你的老闆﹐他著你工作﹐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明知道老闆是一個規規矩矩的人﹐事事要有一個明確的跟進﹐為何你還要等他追問你的時候才報告呢﹖

可能是你忘記了把事情辦妥﹐如果我的猜測是正確的話﹐那真的無話可說了。你老闆的評語只會是你連根本的要求也達不到。

也來學字

乍一看,“博客”這個譯名似乎很不錯。首先,它是Blog的近似音譯,其次,“博”字也抓住了Blog的部分本質。Blog內容廣博,玩Blog的人,博雅沉毅者居多。但仔細分析會發現,這個翻譯有毛病。
  問題出在“客”字上。在電腦网絡詞匯中,“博客”出現之前的各种“客”,都是指人,而不用來指技術,像黑客、紅客、閃客等。黑客和紅客會說:“我‘黑’了一個网站。”而不說 “我‘黑客’了一個网站。”閃客則說:“我創作了一個Flash。”不說“我創作了一個閃客。”唯獨玩Blog的人會說:“我建了一個博客”或者“歡迎訪問我的博客。”
  “博客”這個詞應當用來指“玩Blog的人”,對應的英語是“Blogger”。而Blog是一种技術,不是人,不應翻譯成“博客”。
  那Blog應該怎么翻譯呢?目前還沒有精當的翻譯。這就是為什么很多Blog的早期玩家,今天依然叫它Blog,或者宁可叫它“博”(“歡迎訪問我的博”),也不用“博客”這個譯名的原因。
原文在此

幾有趣﹗有趣的是字的含意。

KISS

我不是談吻,而是Keng 提到的keep it smart and simple。

今天我就利用了它。同事的問題是某一記錄在資料庫不見了,她著電腦部的同事更改資料存庫方法,把相關的資料加起來。她這個提議,想法是加起來的東西便不會中途遺失了某一記錄。我告訴她這豈不是把系統複雜化,我不認為複雜的東西是我們想要的東西。最簡單的就是最好,複雜的部分只是錦上添花。

我不知道她真的明白我所說的?!在我的認知裡,知道的又多了一樣東西。謝謝做電腦的朋友分享啊!

Wednesday, June 15, 2005

給一個我不認識的他

某個晚上的一場暴雨,帶走了他的生命。今天是他舉喪的日子,晚上也是一場暴雨。我不認識他,也但願他在另一個世界,安好!

看得更真

適當的距離,令我看得更真。

又是巧

寫了這篇,看到別人的一篇,我寫了此篇

乖乖上課去

拿了資助,要好好地上課了,不是的話,資助是拿不到的。我的哲學課程,七月開始。

Common Sense

只要覺得怪,就是有問題!
贊成!近來我也常用common sense 來解決問題,很好用。不過要跟沒有common sense 的同事解釋就困難重重了。
有了MBA,反而會失去common sense。
有點像我學網球,教練時常跟我說,學會了這個,以前的那個就會減退。經驗告訴我是對的,除非我真的掌握了當中的技巧。

我以為common sense 是不用學的。真的不用學,是經驗的累積。

身體感應

我的身體是天文臺,逢起風下雨,我的身體都會給我一些訊號。我在想,這些訊號是不是大自然和我走近的跡象?如果是的話,我就要細心體會了。身體的感覺(酸痛),除了有些煩悶以外,其實都沒有什麼大問題,蠻有趣的。

悠閑的我

拿了假﹐看話劇。是下個星期四和七月的一個星期二。七月的﹐在藝術中心上演﹐順道可以嘗嘗那裡的喝茶氣氛。

我知道

“我知道”這詞語是不受歡迎的。當我說“我知道”的時候﹐聽的人一定不同意我是知道的。我的理解是﹐“我知道”是有你不需要再跟我講的意思。當人們認為再沒有東西可以跟人分享的當兒(原本以為有很多)﹐或多或少會受到一點打擊。好﹐我就跟你“玩”一次。結果﹖當然是證明了我是知道的。

我知道什麼?我知道我不需要參與那個電話會議,浪費我的時間啊!那麼我怎樣知道的?電話會議完結後的一秒,有來電跟我說對不起。我不愛聽對不起的,我寧願要回我的時間。不可能了。

無所謂

今天又忍不住教訓了我的同事一頓﹐因為她的一句“無所謂”。我在問她的意見﹐她每次的答案也是無所謂。小姐﹐我有所謂啊﹗如果我需要你對我說無所謂的話﹐我就不用問你的意見。我問﹐是我想聽取你的意見﹐那麼你的責任便是告訴我你心中所想。你是一個主任啊﹗並不是一個小職員(可能主任也是小職員﹖﹗)﹐提意見是你的工作的一部分﹐緊記﹗

Tuesday, June 14, 2005

又訂了書

今次訂了六本書。呵呵!

《一個人》
《詞典的兩個世界》
《買書瑣記》
《紅底金字--六七十年代的北京孩子》
《人間草木》
《一百個人的十年》

被追

看了這個,寫了以下。

其實女孩是不用追的。當她們年紀小的時候,喜歡被男孩追,真的長大了,被追反而是累的。兩個人要走在一起,很自然就會了。

決定電髮

想了很久了,終於有了定案,找一個吉日來電髮。

說書聚會

肥力在弄一個說書聚會,暫定在七月。有興趣的,可以到他那邊報名。

Monday, June 13, 2005

“食水”深

一百元“任”飲的話,以前在酒吧的消費便很昂貴了。酒(就算是陳年佳釀),真的值那麼多錢嗎?

我寫

我寫的也有點像通寶所說的,我說為隨心隨意。很多時候也懶於把事情交代得清楚,何解?沒有需要。

喜歡我的文字的,明白幾多就是幾多,隨心就好。

Sunday, June 12, 2005

在愛

冬冬在寫愛或是在愛,看後也想寫點東西。愛是什麼?我也弄不懂。不過問我什麼是在愛,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這是一個進行式。

一對情人,應該是愛著對方的,但是他們是否時刻在愛,我相信不是。一天有二十四小時,一小時有六十分鐘,一分鐘有六十秒,每分每秒在愛好像有點過分。在愛也須愛自己,留一些時間給自己,獨立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可不可以和一個人在一起,我認為是看看兩個人需要的在愛時間有幾多。一人需要很多而另一個人需要不一樣的話,問題便來了。

我還記得我的一個白日夢,是關於假期情人的。平時的星期一至星期五,各有各的生活,週末便走在一起。住的地方要近一點,免得浪費時間在交通來回上。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樣一個白日夢?這已經是幾年前夢的,現在還記得。

想買的一本書,它的名字叫《半生為人》 (暫時在香港的網上書店找不到這本書,所以不可以訂購)。原來作者徐曉是幫助出版《失敗之書》的人。

這個世界,就是一連串的“巧”所組成的。發現這些小驚喜,也是我生活樂趣之一。

如果你是一隻動物

如果你是一隻動物,你希望成為什麼呢?我想成為一隻小鳥,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飛翔。喜歡的時候,可在人家的屋脊裡築巢,毫不留情地看清某一家人的活動情況。又可以從南方飛到北方,看看這世界的美好風光。

你呢?你想成為什麼?

有興趣的,請到More Than One 留言分享。

你是為誰而忙呢?

看看這篇,然後想想,你為誰而忙呢?

我現在的生活並不忙碌,我在享受。又可以說我並沒有問題要逃避,我勇於面對一切。問題煩惱,都是自己找來的,不願想,對自己並沒有好處,我寧願快快把所謂的問題弄好,然後又可以逍遙地享受人生了。

電子遊戲

看到這新聞,令我想起朋友S 今天也會為一個在馬來西亞舉辦的電子遊戲比賽作頒獎嘉賓,他會把一幅手繪的畫頒發給拿到冠軍的幸運兒。那幅畫,我看過圖片版,像真度很高,如果看畫的本身,我相信那震撼力還高。遲些時候,如果朋友S 願意公開這幅畫,我會讓大家一睹為快。

這也抄?

奇妙!連寫自我心情的都被抄,為什麼?

觀看有關文章:
抄襲再現!
我的孿生腦袋?

事件更新:
有人提出貼圖版權的討論(想知道詳情,請看這網站),說在貼圖的時候要注明出處。我這站不貼圖,不是避免麻煩,而是我懶。在“我的書齋”裡,我為我看過的每一本書在網上找來書的圖像而後貼上,我有買書,是否我也買了書的圖像的版權呢?我是否也要特別聲明圖像的出處呢?

我想問,在電郵裡互送的圖像是否也牽涉在內呢?個人網站是否一個公開的地方呢?好多好多的問題啊!

Saturday, June 11, 2005

連起來

看回去年寫的一篇,我提到日月星辰,六個月後的留言提到一本書 《紙牌的秘密》。這書今年看過了。今天看《Sophie's World》(和《紙牌的秘密》是同一個作者)時重溫了紙牌裡joker 的意義。

曾經寫過的“一些你的過去﹐會一直的影響你嗎﹖”今天的回答是“被影響的”。過去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是歷史;將來是從這過去出發,找來更多的事實與歷史。什麼的事實,什麼的歷史,由我們去創造。

米奇蔬果

在報紙上看到“米奇”型的蔬果,不覺可愛,只覺有點心痛。好端端的一個圓形蔬果,卻人工化地強行把它生長在一個類似刑具的“米奇”型工具裡面。吃的時候會開心嗎?我不知道,可能當我身處在一個夢幻世界裡的時候,我的想法會有所不同的。

新看的雜誌

曾經瘋狂買時裝雜誌看(一個月看三本),每每有新化妝品上市就買,每次(差不多一個月一次)花一兩千元也不覺得有問題。現在的我,當然是慎思而行,不是沒有能力去花,而是覺得沒有那個必要。那時的我,一個晚上可以把三四種的護膚品放到臉上。現在有時侯連滋潤的東西也不用,只要喝足夠的水,有充分的睡眠,食不過量,就可以確保皮膚美好。

上次圓圓提到《號外》這雜誌,嘗試買來看看。蠻不錯的,最低限度,它啟發我寫了一點點哲學的東西。
**************************
看這雜誌,找來寫blog 的人。原來是她。雜誌裡有提到她的個人網站的名字。

教人自學

我很喜歡把自己懂的教給別人,當然是因應朋友的邀請,我是絕對不會硬把自己懂的授予不想學習的人身上。寫在這裡的又作別論,因為我只是寫,為自己而寫,你來看,找到有用的資料,是我的一個意外收穫。對!是我的收穫,因為我能夠懂一些東西可以跟別人分享。

最近和朋友S 談論最多的是“拆字”。他想改善他的中文水平,我為他找來一個練習,就是把句子拆開來讀,拆得越細緻越好。例如:可以把“我很喜歡把自己懂的教給別人” 拆為 “我 / 很喜歡 / 把 / 自己懂的 / 教給 / 別人”。

這樣做,就可以避免在寫字的當兒把應該要寫的字漏掉,又可以把多餘的字刪去。 多練習,又可以改善說話時的表達能力。這是我在普通話課堂裡學回來的。

和朋友S 談論的當兒,自己也不自覺地練習起來。這樣的教人自學,很好啊!

很熱,很累

今天的太陽很猛烈,邊打球邊流汗,很累。現在最好給我睡覺,但是要回家吃飯。我真的沒有胃口吃東西啊!只想睡。

回家吃飯時,我跟弟弟說我流失了很多的鹽分,他居然著我吃多一點鹹的東西來補充。無言!

Friday, June 10, 2005

獎賞

應該在二月發放的獎賞,現在還沒有定案。問其究竟,所得的答案是下個月才能水落石出。有什麼的難言之隱呢?是有還是沒有?這樣的一個獎賞,還是獎賞嗎?激勵的作用已經沒有了。

工作量,職位

工作量上升,職位有下降的趨勢。我看,做吧!留不住有能力的員工的。好的素質很容易就毀於一旦,要重建?難啊!

一個人的離開

一個人的離開(其空缺在招聘中),做就其他幾個人的工作量永久的增加。合理?根本是不能夠瞭解的舉動。我是在等待退休,如果不是的話,我定反對。

吃甜品

有點奇怪,和朋友一起到店鋪的時候不吃,今晚買了外賣。不環保了。

Thursday, June 9, 2005

情傷

給我選擇,我會繼續投入。怕什麼傷害,都是自己傷自己的。心傷,人家都沒有拿刀來刺我們,只是我們願意給自己的心傷的。對嗎?

是我傷過(沒有到要生要死的階段,是心死的那一種),才可以寫以上的。是否已經免疫?當然不是,不過我相信我有更好的抵禦能力。這能力是對自己有所真正的瞭解所帶來的。

過去式

想說的是我們的廣東話。朋友S 一天問我,什麼是“ed”?他在一香港雜誌看來的。我說這跟英文的文法一樣,代表過去式,說的時候是在某一中文動詞後加“ed”。

他聽罷我的解釋,對這半信半疑,想像我跟他開玩笑。我對他說,有時候我也會半開玩笑地用這方法跟我的同事說話,用來告知他們事情已經發生了,不可能改變,下次請快點反應。熟知我的同事都知道我用這語氣的原因,是事情未發生前已經是“ed”了。明白嗎?是我們對事情的無能為力啊!不明白也沒關係,因為要身處其中才能明瞭。

沒有東西可寫嗎

聽來的新聞,說今天某報紙的頭條儘是關於曾先生的。他每天的行蹤對我們一般市民有關係嗎?理他是不是特首,都是人一個。我的生活並不會因為他而受影響的。我想看一些“新聞”啊!可有?

做比較

在重看《Sophie's World》的當兒,居然做起中西文化的比較。不得了,我說是我將會花的時間,不過又真的幾有趣的。

今天放假,開心!

Wednesday, June 8, 2005

有些懊惱

又一同事晉升。我當然為她開心,可是心也一沉,又要請人了。我好怕。也開始感覺一種四分五裂的不安,又是時候準備做心理輔導了。

Tuesday, June 7, 2005

吃東西也可以環保

今天和朋友S 談到環保,我說吃東西也可以做得到,就是吃少一點,不要弄多於我們可以吃的。吃的量,七成飽就是了。

Monday, June 6, 2005

自己好有問題

今天來了一個新的兼職同事﹐是我的小組的﹐不過不知為什麼﹐我對她有一種不想理會的舉動。

可能我是一個很現實的一個人﹐對於一些“多餘”的東西就不想理會。這個職位真的有點政治意味的。

還有東西想寫﹐不過我不知道怎樣寫。好久也沒有這個難題了。

Sunday, June 5, 2005

命運

什麼是人的命運?一個生出來就被人領養的,是否他的一生就從此改變?或是他的命運就是要被人領養?!

命運是誰安排的?我們要相信命運嗎?環境不可改變,但是心態絕對可以。心態不同,看的世界也不同,行為也不同了。是我們改變了命運?我還相信命運在我手。

人多煩,人少又煩

看罷《狼圖騰》,對蒙古這一地方產生了關心之情。有興趣的,看看這新聞吧!

猜,蒙古的草原,遲早也會消失的。現在的草原,應該也不是書中所描述的了。

怎樣找書

朋友說我看的書很廣泛,我不認為是,因為還有很多沒有涉獵的範圍。看別人的書目,很多時候都和我的不同,他們看的書,我連書名也沒有聽過。朋友問我何來知道那麼多書,網上找來的。

在網上書店逛的時候,又被我獵了兩本書(一本在香港找不到,遲些到澳門找找看),訂了八本書還沒有回來,現在又在尋找。真的有一天,書的數目比我看的為多。不可以的!要節制。不過看見有好的書的時候,又怎可以放過呢?何況我還沒有囤積書量,買的全看過。

謎,真

認識我的人說我寫在這裡的東西太真;不認識我的(對我的背景不認識的)說我寫的有點像猜謎。

寫在這裡,並沒有幻想出來的東西,也沒有刻意把事情弄糊塗。今天教練苦心地對我說,我寫某人某事過分地真,惟恐某人看到會不高興。我才不怕,我沒有寫出名字,也沒有代號,如果某人真的要對號入座,我也沒有他/她的辦法。

就因為是真人真事,要對號入座其實並不難。人之常情,很容易在你我的周圍找來相對的人來。

我榜上有名啊

看看吧!開心過我小學時考第二。謝謝Stannum!

公開鳴謝Manfred,我又上榜了。你回香港時,讓我幫More Than One 弄一個聚會。

Saturday, June 4, 2005

坦白說

朋友S 很愛說“坦白說”。我問他在說坦白說以前的話是不坦白嗎?如果不是的話,為何要強調“坦白說”。經我一提,他自己也注意到這沒有意思的話。

我在學習,不講多餘的話。

大雄接著說 – 簡單直接地說

只做一件事

今晚到了旺角晚餐,本來想去書店看看書,但是最後也沒有去,因為不順路。我真的很懶,多走一步也不肯。是我真的懶還是有別的原因呢?什麼的原因也好,懶都是一個因素。我的懶,我視為一種休閒。

又是下雨天

我又嘗試找下雨的味道,還是那種清新的感覺。可能這就是屬於我的下雨味道。

有獎賞

好吸引。成功為公司推薦一全職員工,可得三千;兼職的可得一千。當然被推薦的要在公司工作到三個月。

找人來我們公司裡工作很難嗎?

怎會這樣

昨晚我在尖沙嘴東部,從電視知道有特發事故,彌敦道一帶被封閉,後著我弟弟從網上查看新聞,才知道是懷疑炸彈事件。我們才不敢直接到尖沙嘴乘搭地鐵,於是步行至佐敦。沿路上,看到一些交通警察,心理也有點緊張的。
電訊盈科職工總會主席梁定濤表示,經過多次減薪、減福利後,員工一直士氣低落,但相信所有員工都是斯文、理性,不相信員工會做出過激行為。
現在看新聞,才知道原來是私人事件。不過我還有同感的。電盈電盈(其實我想高呼我公司的名字,當然不可以),你們有沒有真心關心過員工的感受?在沒有工作的時候(並不是自己工作表現差),人們是不可能理性的。

我自己,也想好了,如果有一天,公司有什麼不合理的行動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為同事們用合理的方法去爭取合理的東西。當然這個也為自己的。

Friday, June 3, 2005

懶人出動

他們又在寫相同的話題,我唯一可做的就是把大家所寫的連結放在這裡。原因,我懶得寫,是他們寫了很多了。想看我寫的,就看在他們文章裡的留言吧!

關於朋友
陌生人...
繼續話說朋友
陌生者的共同興趣

這也要學

我沒有聽錯,是告訴我正確地輸入數字是要學習的。學什麼呢?不小心才有錯誤。顧問公司啊!你們的誠信力在那裡呢?

問了

昨天才寫了人們不要問我放假做了什麼,今天茶房阿姐問了,我著她以後不要問,因為我的答案是一樣的。

三千八百

是我今晚的消費。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錢也花得有意義。如果可以,明年繼續。

可能有機會

可能八月有機會到馬來西亞,要看我老闆會否理性處理了。

混亂

昨天才不在公司一天,就發生了我覺得是混亂的事情。同事來告知我事情的始末,我覺得很有問題,雖然是我的老闆親自處理。她對程序的一知半解,往往問題就發生了。平時我都不太比意見,不過今次真的很混亂,我的兩個小組也牽涉其中,我當然要弄個明白。一問,老闆就大發雷霆,情緒失控。不過很快她就安靜下來。我知道她為何發火,因為她的話沒有人能瞭解。昨天她親自把事情講得明白,我相信同事們是沒能完全明瞭的。

一個多小時後,她告知我,事情的處理要有所改變。變得這麼快?我沒話,只能說“混亂”。幸好,我只是一個旁觀者。

Thursday, June 2, 2005

九百五十萬

九百五十萬是上限,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只是競選。不明白!

可能會看第五次

近日時常提起Being Happy 這本書,可能我會把它重看,是我的第五次了。這本書並不是幫助人們尋找快樂的書,我認為是一本能令自己更認識自己的一本書。

發問是我們解決問題的一個好方法。不過也要問得其法,如果已經有工作手冊的話,便要首先看了手冊裡寫的程序,不明白的地方才問,不是一遇到問題就問。沒有經過自己努力然後才去問的人,我不會善意對待的。我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這裡寫的只是針對我工作的環境,朋友間的問,隨便啦!

我的卡片

朋友S 來電,問我他要不要去印卡片。他的問題我不在這裡談,想談的是我著他也給我印卡片。我說我的名銜是“顧問”。他說給我印“商業顧問”,我才不要,顧問就是顧問,為什麼要加上商業。簡單的東西最合我意。

以下是我們鬧著玩而來的。

他說要在卡片裡給我一些簡單的介紹,我說好。他說要說我喜歡罵人。我說不可以用負面的字眼,於是他找來了“喜歡說勉勵說話的顧問”。我說勵應該改為厲害的厲。說罷,我倆哈哈大笑。

心情

今天放假,“衰”朋友卻八點給我電話。說他“衰”,其實他是我最好的談話對象,我們可以天南地北,什麼都談得興高采烈。不過火花也很多,很多次,我就狠狠地甩下電話一走了之。

外邊剛下了一場大雨。圓圓說過她最喜歡下雨的味道。有的嗎?我也嘗試一下。我感受到的是一種清新的感覺,是這個嗎?

當你放假的時候,人們會問“放假做什麼”。我放假,你們不要問我了,放假就是休息,就是什麼也不做。如果放假要做這個那個,放假便沒有了意義。真的放假是什麼也不想,自由自在。

現在才九點多,心情這篇應該是可以延續的。

由十一點沉沉地睡了三個小時,好滿足。

去了那間被我曾經講過不再去的麵店,叫了一碗排骨拉麵,味道可以。一邊吃一邊看書,很寫意。不過有點奇怪,就是在麵裡放了花生,花生遇熱就不可口了,真想和他們講要避免。

坐在鄰桌的一位男士,在熱飲裡放了四包沙糖。要不要那麼甜?另外他又要了一些雞粉,湯已經很夠味了。要不要那麼鹹?我很慶倖,熱飲我不需要加糖,如果可以的話,湯可以清淡一些。能夠嘗到淡味食物的可愛,是值得珍惜的。

要不得

最討厭人們自以為可以不顧及人們的提醒而單向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正在看電視轉播有關曾陰權參選記者會。有一記者已經被曾生說他要先回答她的第一個問題,可是那記者卻不理會,自顧一路地問下去,有人再著她停止,她不顧,最後被人把她的“咪高峰”的聲音終止了。多不專業!

單向的問,沒有可能得到答案的,最好不問。

自己很“衰”

講完朋友“衰”,現在輪到自己了。事原是老闆請吃飯。熟知我的朋友們,都自己我想去還是不想去。我已經沒有回覆她的電郵,算是可避就避。十多個人中只有一個人回答,老闆自是不高興。昨天電郵又來了。不回答好像有點兒過分,但是最後我也作了一個過分的回覆,說自己近日事忙,未能肯定我有空的日子。

我忙嗎?

明天是我宴請小組晚餐,全體出席啊!應他們要求,今次沒有邀請我的老闆。

跟你分享

"We let our feelings of loneliness and insecurity come out in our belief systems, and we never knew when enough was enough in a conversation.

In retrospect, I can see how that our disagreements resulted from both of us being lonely and finding no other way to express our frustration but through self-created conflict." by Stepen Blake.
以上是一年前記下的,看回也很有味道。順道也送給昨天跟我在電郵裡分享的朋友,看看這幾句話可否讓你想得更清。但願你的煩惱並不真的是煩惱啊!

Wednesday, June 1, 2005

減量

我的工作量恢復了正常已經有一段日子。今天本來下午要到另一個辦公大樓去聽一講座,我不想去,當然要找一個原因。我說我有“某某事”要待我處理,老闆聽後,同意地說不用我去聽講座了。

這個“某某事”現在變了我的擋箭牌,是老闆為我找來這個好駛好用的東西。這有點奇怪,誰會這般為下屬找來一個可以推掉工作的工具?我正正是處在這個奇怪的工作環境。

邊減邊加延續篇

甲君辭職了。原因之一是有人說了邊減邊加的感受,被甲君聽到,感覺不良好。老闆要我跟同事說過明白,要他們不要有這種要不得的思想。要不得嗎?我不同意。

對於有所影響的同事來說,這“減”類同要了他們的命。一家之主,沒了工作,何來弄錢養妻活兒?面對這個環境,邊減邊加的感受是可以理解的。

我的老闆啊!我好想知道你的腦子是怎樣運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