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05

快樂回憶錄

我懶,於是偷。偷什麼?偷別人所寫的,可是我並不是抄,說實話,我只是轉載。其實我都有貢獻的,在各人blog 的留言裡。

是次活動的領導人,圓圓。
早睡....因為明天要早起去買東西!!(圓圓,我改了你一個字,因為在我的站顯示不到。)
醉雞翼...
焦糖燉蛋....

幫助買東西的cuckoo。
又傾又玩又食有拎

早走了的史路比。
聚會

遠道而來的cm 和他的“音樂”朋友ken(其實有幾遠?只是一個鐘頭的船程。)
繼續狂食豪華位!!!(這篇是聚會後話)

這個真的是遠道而來的冬冬。
聚會

原來做連結所花的時間比寫還要長。都是懶惰所惹的禍。

正正

朋友電郵我以下一句話﹐出處不明。
Tell me who are you but not who you are not
這跟我看Being Happy 一書所帶出來的理念一樣的﹐所說的就是我們要講正面的話﹐把所有的負面的詞語儘量不用。我很相信這一理念﹐也儘量地去嘗試。效果﹖當然是好。我們講話都是一種習慣﹐我們自己會聽回自己的話﹐所以用詞是很重要的。

在這裡寫﹐我並沒有刻意地去選字﹐所用的都是第一個閃出來的字﹐事後要改的少之又少。這又是我的一種訓練。慢慢地﹐也形成了一種習慣﹐於是講話也會用上正面的字了。

Monday, May 30, 2005

聽到要吃有點怕

今天的午餐,又是自家製的,當然我又是沒有貢獻但有得吃的一個人。我吃得不多,因為好像有點不舒服(昨天吃得太多種類?)。個多小時後,同事來電說宴請下午茶。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又吃?”。真的怕怕了。

我真的是一個不能吃的人。下個月的外遊,你們多吃點吧!

無測試﹐要嘗試

沒有測試過的系統我是不會用的。上星期居然有人問我用不用﹐我當然回答不。來來往往幾封電郵﹐我告訴他上一次我有參與過測試﹐但是這次我並沒有收到邀請。他說在他的記錄裡沒有香港參與過上一次的測試﹐又問我是誰參與。我告訴他參與的人是我。然後他又告知我當時參與的人對我沒有印象。是嗎﹖當時我把場面鬧得熱哄哄的﹐怎會把我忘記﹖﹗又說我是做某一方面的測試﹐並不是他們所提到的系統。是嗎﹖連我做了什麼也不知道﹖﹗

看﹗有測試過的都沒有信心﹐何況是沒有測試過的。有參與是次測試的國家並沒有邀請使用﹐卻對那些沒有參與測試的國家游說。他們用的方法大有問題啊﹗

另﹐朋友S 告知我﹐可能他們把不快樂的片段從記憶裡忘掉了。好一個記憶系統啊﹗這又跟我的有點相似。

Saturday, May 28, 2005

版權信息

中國也有很好的版權信息。有興趣的請看看。

不知為什麼,我沒有聽過有這樣的信息。中國的發展蠻不錯的,不過很多時候我們聽的就是一些負面的訊息。要多多看資料。

一個夢想的誕生

是她的。我會買,支持嗎!

你是不是那樣

看看自己是不是這樣的一個員工。我一路看,一路笑。我覺得自己也需要時時觀察自己會否有其中的一個特點。我不想啊!

誰是特首或總經理,我沒興趣

香港的流行議論跟我公司裡的一樣(管理層大變動),我都沒有興趣。當然誰當上了這重要的位置,對全香港的市民和全公司的員工都有影響。影響歸影響,對我的影響應該不大的,不大的我也沒興趣去理會了。就算有興趣,我有能力去理會的更本少之有少。

連聽熱話的興趣我也沒了,同事覺得我沒趣,因為我不“八卦”。這樣我就樂得安靜,好好的工作,好好的看清環境。

有回應

第一次在blog-you.com 收到回應,當然要記下來。

兩年多前的褲子

昨天穿了一條兩年多沒有穿過的褲子,可能超過三年,確實的數字並不記得了。我告訴友人,他感到我的高興。我問他知道我開心的原因嗎?他說可能是我在這兩年多裡身體沒有肥胖過。這個是可以成立的,但是我的情況卻不是這樣。我著他再想。他說可能是我把這褲子忘掉了,放在抽屜不被我看到的地方。這個原因也可以成立,但是我相信一個女孩子是不會為這個而高興的。我又著他再想。

原來要一個男人去想一個女人的想法是這般的困難。

時間管理

有四類事情需要我們處理的,它們分別是:
重要並且緊急的
重要但不緊急的
不重要但緊急的
不重要有不緊急的

你的安排是怎樣的啊?從《水煮三國》裡,作者把以上四種事情比喻作碎石、石塊、沙和水。如果要把它們放進一水桶裡,你會怎樣做呢?

雨過天晴

天空一片藍,天氣晴朗。我的心情也是像氣象一樣雨過天晴嗎?醒來的一刻,是愉快的。昨晚發生的事,好像又自動被放在腦裡的某一不常用記憶裡。是真的嗎?不應該問,但也想問,我的腦袋真的這樣善待我嗎?答案是正也好,是負也好,一個好天氣的一天必定要配備好心情的一天。享受吧!

自我價值

什麼是一個人的價值呢?我看得非常簡單,就是能夠為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所謂的問題,是一些我們能力範圍能處理的;一些我們沒有能力(是真的沒有而不是自認為沒有)處理的東西,便不是我們的問題了。

很多人就是看那些自己沒有能力處理的問題為問題,為自己增添了無謂的壓力。走的路不正確,證明自我價值也會變得困難重重了。

理論

在詞典裡的解釋是:
人們由實踐概括出來的關於自然界和社會的知識的有系統的結論
辯論是非;爭論;講理
我在問你在學術裡你對理論的理解(以上第一個解釋),你卻和我說爭論(以上第二個解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只想告訴你,這是很腦人的行為。你想爭論,我可不喜歡。溝通不了,我寧願不談話,免了大家為了一些無謂的事情起爭執。

Friday, May 27, 2005

哪一個才是主因

沉迷上網易釀婚外情,是我今晚看到的一則新聞。

這裡不談論婚外情是對與錯,我想談的是我不認同婚外情是由沉迷上網所造成的。

上網其實只是一個消磨時間的工具。我同意在網上,我們可以認識來自全球的人,當我們的眼光放遠了,當然可以找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由友情變為愛情,這個並不奇怪。沒有上網的夫婦,也沒有活躍社交圈子的夫婦,婚外情發生在他們的身上的機會率是較為少的,但是他們是否還相愛又是一個我們要注意的地方。一對有感情問題的夫婦,因上網認識了朋友而導致婚外情,我看的是上網只是一個工具,如果兩個人的感情出現了問題的話,他們是有可能在外認識朋友,希望能找到一個更為合適的人。找不到的,婚外情也不可以發生。可是我們並不可能知道有幾多人曾經有這個想法,去找一個更合適的人。

單單從以上一則新聞來看,可能令夫婦們有所誤解,太太可能以為丈夫上網是在認識女孩子。事實可能不是。這樣的一個誤解,也可能導致夫婦間的不信任。 感情的轉變,不信任是一個因素,沒有溝通更是一個大因素。

沉迷在某一種東西裡,都有沒有溝通的潛在因素。看!是什麼釀成婚外情呢?

飯聚

今天我參與了一個我極度不願意參加的飯聚,以前我都會陪笑,今天我卻笑不了,因為我覺得他們的談話非常之無聊。我知道他們是說公司裡的點點滴滴,他們高層的我沒有興趣知道。東西吃不了多少,我可以做的就是靜靜地坐在桌子上。 我當時的參與度是“零”。

朋友說我已經把我的不滿以行動來表達了。對!我承認。

其實也寫了很多,往回看:
又是逃避期
勉強的同行
同一味道
大浪費
我不屬於熱鬧
星期一的晚餐
今晚的聚會
很“揀擇”
靜靜地吃
餐聚
飯聚

是關心嗎

今天同事跟我說她知道我昨天午飯的時間吃了多少件奶黃馬拉糕。我是和我的老闆一起午飯的。她連這些也跟我的同事說,是關心我嗎?

你快,我遲

事情是這樣的:
我們給了甲檔案後,客戶就會在三個星期後付款。在我們給了客戶甲檔案後的兩天,我們會給一個乙檔案。現在客戶不需要我們給他們甲檔案,只需要乙檔案,我告訴相關人士,可能客戶會比現在遲些才付款。

他們的看法是,現在的和將來的比較,現在的是早了兩天付款。是嗎?不是應該說新的方法是比現在的遲了兩天付款嗎?

Wednesday, May 25, 2005

本末倒置

本末倒置是否變為了一風氣?我的故事是這樣的:

上個月我提了一個意見,被人否定了。昨天我收到一電郵,說他們的建議被我否定了。一看,他們的意見便是我的建議。否定的是他們,為何現在說為我才是那個否定建議的人呢?幸好我有上個月的電郵記錄,把這個證據轉交他們查明究竟。

留意

請大家留意這關於blog 的新聞﹐我從cuiyao 那處看到的﹐然後到了willsin 的站﹐看到這篇

還有更多關於這新聞的報導:
Round Up
HOMPY會員的抄文事件
抄襲小說(一)
抄襲小說(二)

Tuesday, May 24, 2005

我的腦袋

我的腦袋對我真的好,它會自動把不快的事情儲存在一些不知明的地方。我努力地想昨晚的談話內容,居然印象模糊,本來想寫下一點點滴,也記不起來。幸好昨晚遲遲不睡也要寫好一篇。我太認識我自己的腦袋了。

或者那些是微不足道的事,無須記住。或者我太活在當下了,太感情用事了。或者,我是原諒了。

原來只有自己

寫這篇並不是負面的,可能你看到的感到的是一些負面的東西。

今天經歷了兩個情景,一是快樂沒有人能分享,另一是不開心的事情(講十八年前的事居然還想哭)沒有人能分享。不是沒有人可以說話,而是說了他也不懂。這才領略了一種我從來也沒有想過的事情,是“誰能真的明白別人?”

有人在你旁邊靜靜地聽,給你支持,但是這真的是明白嗎?在我以上所說的兩個情景,坦白說我有一秒的不高興,可是很快我就領略過來了。快樂的是我,不開心的也只是我,為何我要別人來明白我呢?

現在已經是淩晨的一點多,我還在寫,是因為我不想忘記了我想寫的。對我來說,太重要了。

Monday, May 23, 2005

填錯了

老闆說我把表格填錯了。是嗎?在我面前打了一個電話,證實了我沒有把日子填錯。然後又說我把我的工作經驗填錯了。是嗎?又在我面前打了一個電話,又證實了我沒有填錯。

這個世界並不是有兩個人認為沒有錯就代表我錯,這並不是少數服從多數的環境。對於這事,我平靜地面對,也反思了。我知道我往後的日子應該怎樣做,我知道我應該持什麼的態度去和我的老闆溝通。她的指責,很多的時候在我看來是沒有根據的;不過在她自己看來就滿有原因。以上的便是一例。我怒她也沒有辦法,就讓她自己去尋找答案吧!

“八卦”變認真

同事打電話給我,說要告訴我一件“八卦”的事情。對於他的故事,我沒有興趣聽,不過我也不可以著他掛斷電話,於是聽聽他想跟我說什麼。他講了兩句話後,我就問他故事的結果,我要知道的是成功還是不成功,故事的過程對於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當然我知道故事的結果是不成功,因為成功的話,他已經要我放人了。原本他想用“八卦”的口吻跟我說話,他還沒有入到正題,已經被我認真地對待事情,當然我不會放過這大好機會,因為他是一隻傳聲筒,我說的話很快就會聽近我老闆的耳裡。我明白,所以我把握了機會,說了我想說的話。 我坦白對他說,說某人不願意面對境況,這次,出乎意料他認同我的看法。我說了很多,不過他的電話無故地斷了線。我相信,明天他會繼續的。

夢想行動

在More Than One 發起了一個夢想行動,如果你也想把你的夢想和別人的結集在一起,請在那邊留言吧!

不知為什麼,看著別人的夢想,我感到很滿足。

那邊的反應很好啊﹗很開心。

家﹐窩

窩是否家﹖我相信不是。離開了父母的家(我肯定那是一個家)﹐我有了自己的家﹐後來那家變為了一個窩﹐然後我離開了。自己弄了另外的一個窩﹐那時我堅持那不是我的家。那時的窩﹐現在給了我一個家的感覺﹐雖然我還是一個人住。

家和窩的分別是什麼呢﹖遲些再談。

很高興Sputnik 分享了她對家和窩的感覺

Sunday, May 22, 2005

歪理中的真理

朋友S 很喜歡說歪理,因為他的喜歡,所以我也不可以制止他,因為我未能制止,由他說。聽多了,也讓我想多了,發覺原來歪理裡是有真理的。怎樣去解釋呢?歪理是一些我們平常人不能夠接受的理,是不是道理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不是故意針對人說出來的歪理,我覺得沒有問題,所謂的對事不對人,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討論點。歪理當中有沒有真理呢?這個要經過思考才能夠知道。許多的哲人當時所說的理,在當時也有很多人當為歪理。歪理說多了,說的人也思考自己說的話,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所以我愛和朋友S 討論他的歪理。

這裡

突然感覺到,這裡是我的成長記錄。偶然看看以往寫的,細看之下,某些方面自己真的是成長了。當然還有很多的地方需要學習。

某些題材,現在怎也寫不回來。張愛玲說得好「老教訓:想做什麼,立刻去做,都許來不及了。」想寫便寫,所以我沒有起稿的習慣,一寫就成章了。寫得不好,看時再改。

靜安寺路192號六樓

我要說的是一張劇場音樂碟

那是一九四三年,張愛玲二十二歲。她在靜安寺路192號六樓的陽臺望向上海的黑夜。在這裡她開始寫作,她的文字橫越淪陷死寂的夜空,清明至今。

以張愛玲的散文集《流言》為藍圖,文字與舞蹈互為對照,鋼琴與裝置參差再現

一幕幕意識流動、一道道思緒凝視,以身體感官書寫、以意象觸碰張愛玲世界中心的微妙與幽深。
昨夜聽了一遍,有點像看小說。從音樂裡,看到情景。會多聽幾遍,然後分享。

我較為喜歡第一、第二和第四首音樂。第二首的音樂名字叫蝴蝶舞,它給人一種明快的感覺,好像一個少女在戀愛中。因為我沒有看過《流言》這本書,我只可以查看張愛玲的生平,在那個時候,她應該談著戀愛,是一段不太長但刻骨銘心的愛情。

買下這張音樂碟,過程蠻有趣的。首先是被它簡單的封面設計所吸引,底色是白的,除了唱片的名字外,別無其他的東西。我對cm 說﹐這簡單的背後,音樂一定是好的。然後他告知我他看了這劇,還說坐在書店櫃檯後的女孩也參與了表演。試聽了數十秒,我決定買了它。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先前和cm 談論過張愛玲,又在節目簡介裡知道這劇和張愛玲的小說有關。這一連串的巧合,有了這個結果。

有機會在電臺推介我在此提過的蝴蝶舞。

12 Mar 05
*********************************
看了《流言》﹐再聽音樂﹐我聽到音樂裡的震撼。

Saturday, May 21, 2005

包容

你們對這個詞的理解是什麼呢?在現代漢語詞典裡的解釋是
寬容
寬容指寬大有氣量,不計較或追究
包容在我看來可說為包括容納,要做到這樣的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文字的表達有很多的時候都做不到這包容,每每在字裡行間看到的盡不是一個完美的思想表達。如果我們浮沉於在雞蛋裡挑骨頭,就有點不懂思考了。

我要做“收銀”

如果我有一店鋪,我選的崗位是“收銀”。不是我要管錢,而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快樂的崗位,因為可以看到顧客滿意的笑容或是不滿表情。

在看《流言》,發現了更多,原來坐在櫃檯的後面,是「空氣清新的精神療養院」。我常覺得我們體內都有一種可以令我們精神變為有問題的潛在力量,生活在繁忙的社會裡,這些潛在的東西更是蠢蠢欲動。我們每人都是需要一個精神療養院。

在看

流言

要謝謝弟弟的幫忙,幫一個懶惰的姐姐把書從書店拿回來。

新嘗試

細看一下,茶餐廳的食物都免不了雞蛋跟火腿,吃得多未必好。於是嘗試一下別的地方,今天吃了一碗上海湯年糕。一口咬下年糕,不合格,爸爸弄的還好吃。湯面有一層油,自己不喜歡,為何不是魚湯底?我喜歡白色的魚湯。湯裡除了幾條肉絲和冬菇絲,少許的椰菜(為何是椰菜不是黃牙白?)外,什麼也沒有了。要二十八塊,貴了點。附上的飲品,凍飲要加兩塊,我要的是豆漿,都算是凍飲,一看餐牌,熱飲是九塊,豆漿是六塊,為何要多收我兩塊?有點不合理。

以後再不會去了。

老師,學生

我不認識香港的老師,不知道篇章所述是否有點誇張。老師不讀,學生何來讀呢?為什麼我們要這般的害怕改革?想到,我的同事們都害怕寫一封電郵和發表意見,是否也同他們的學習態度有關呢?

一點都不科學

人事部來了一個新數據,是把各部門的人的年終考核來一個比較。個人認為這是沒有科學根據的。我們的評分只有一分至五分,而且能夠給四分的是有限制的。在這個大前提下,差不多每個部門的平均分都是三分多一點。三點一跟三點三有什麼的分別呢?我不知道。拿到三點三的部門是否比拿到三點一的部門強呢?我不知道。要來年的成績好一點,我知道怎樣做,給同事們高一點的分數便可解決了,最多給總分的時候,我依然給三分便是了,內裡的每一個單項,我給四分。簡單!

個人考核絕對是個人的,現在拿來做比較,這個舉動已經不被員工支持。差又如何呢?公司會給什麼的培訓呢?這個是我想知道的。

天真的一句話

同事覺得好奇,為何她和我對著同一個同事發電郵,她的總是石沉大海,我的卻得到解決的方法。她不跟我說用字的技巧,卻說是否那人對我有好感。好天真的一個說法。那人對我有好感,可能是的。但是我們出來做事,並不是單靠好感的。我堅信能力的表現。我時常說不可以隨隨便便的亂發電郵,更要注意用字的準確,要能知道對方的來歷,如果不是的話,什麼好感也會慢慢消失的。

我蠻欣賞的,是她的觀察力;可不可以得到別人的青睞,就靠她自己了。肯問,已經是一個大進步。

又是逃避期

昨晚是公司部門的聚會,我沒去。遲些時候是我老闆請吃飯,我打算不去。昨天很多同事都問我為何不去,我只是笑一笑作為回應。對於一個熱鬧的場所,如果我並未能投入的話,對我而言是一個痛苦的經歷。我只想逃。明知是這樣,唯有的選擇就是不參與。

可能我的舉動,是希望得到別人的關注或是一些的同情。不過我相信是沒有的了,他們總覺得我是可以應付的,平常的日子總是大有意見,很有自己的一套,又可以把道理傳揚出去,雖然不是人人接受我所說的道理,但是我卻能把事情弄得妥妥當當。這樣的一個我,還需要幫忙嗎?其實什麼也是被“避”出來的。或者是有很多人想幫忙,但是他們又不知道怎樣的幫我,因為我給他們的印象是“不要來煩我”。

在這逃避期,要好好地想一想。

口不擇言

有兩例:
(一) 一個女子要嫁人了,她的媽媽知道她要搬到牛頭角就大聲說:「那裡都有好人住的嗎?」
(二) 一個人申請了慈雲山的居屋,住了幾個月就搬家了,說:「那裡是人住的地方嗎?」

她們不喜歡某一個地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又需要不需要那樣說話呢? 她們的心態,我未能理解。

入鄉隨俗

這句話,我喜歡。到了一個地方,我們並不可以把自己地方的東西硬放進去,更不可以胡亂說話,這並不代表勇於發言,而是一種不理解,想標新立異的做法。我並不是不支持有新的論調,但是在發表的大前提下,要把自己對新環境有所關心和理解,並不是想說就說。如果一個人在自己的地方,例如自己的家,他大可以大發言論,當然不可以干擾鄰居,那樣什麼的歪理都是沒有問題的。如果在一些公眾場所,我們是要自律的,這自律並不是沒有自由。成年人的我們,應當明瞭我所說的。

Friday, May 20, 2005

感情

對於自己寫東西的地方,蠻富感情的。沒有了感情,就提不起勁去寫,寫在每一個地方的文字,都有我的感情。感情是脆弱的,經不起一些不善意的對待。要好好的善待一些緣分,一些偶遇。

有點不妥

就是有這種感覺,我是說More Than One。那裡不是用來爭議的。如果情況持續,我又想暫停了。

顧問報告

今天看了一顧問報告,看罷,我的評論是“有沒有弄錯”。於是揮筆(其實是用手在鍵盤上打字)寫了一封回覆的電郵,告知他們報告裡有好些程序是多餘的。他們告訴我這個程序也是用在別的國家,請不要再說謊話,根本沒有人會接納他們的建議,除非那些國家對系統沒有認識(就像這顧問公司)。

我的天,我的工作就是這般的沒趣,要何時才可以告一個段落?不過說回頭,我又喜歡這般的工作,因為可以訓練我的判斷能力。

話劇

自己愛看,但是也很久沒有看過了。cuckoo 為我帶來了香港話劇團的春夏劇季書刊,有兩個戲劇是吸引的,它們分別是《求證》和《2月14》。

求證》- 2001 年普立茲戲劇獎及百老匯東尼獎最佳戲劇獎得獎劇作。
人生不是數學,它是混亂的,被感情填滿了卻又不可預知!愛上「理」亦愛上你。
2月14》是一小品式音樂劇場。我沒有看過這類型,可試試看。

****************
有得看了,票也買了,一共兩套,在六月和七月。沒看已經感到滿足。可能會在看的當天和看後的一天放假,因為我不喜歡匆匆忙忙的來來去去。

不滿指數

近來不滿指數是頂級﹐身邊的人也太過份了。自己的事情﹐居然可以忘卻。我不憤的把事情真相向那人求證﹐當然他要承認﹐可是我卻被老闆罵了一頓﹐太過份了。向我借了錢﹐還我的時候居然問是借了兩百還是三百﹐我恨恨地回答是三百。好過份﹐你又想忘記向我借了多少錢﹖還有很多很多過份的事情在本周發生﹐不盡錄了。

有人也看到

同事告訴我另一部門的同事也發覺我和老闆的關係﹐那同事說為何我的老闆總是不讓我在會議裡好好的發言。好了﹐終於有人看到也把這事講出來了。

Thursday, May 19, 2005

二次世界大戰

有沒有關於二次世界大戰的中文書介紹?當然我要一本好書。

心經簡林

待天氣穩定些的時候,我們一起去吧!

氣結

幫朋友改了又改他的求職信﹐換來的是“我並不期望會被邀請面試”。聽罷為之氣結。如果你心裡是這樣想的話﹐我就不需要為你看了又看。浪費我的時間啊﹗

一個原始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對哲學有這麼大的興趣﹖

寫在More Than One 裡的一個問題﹐猜不到引來了這麼多的回應。有興趣發言的﹐請到那邊吧﹗

有勇無謀

我們做事﹐最忌沒有謀略。第一步走錯了﹐往後在修正上所付出的努力便要加倍。看著電郵裡的內容﹐心底裡不期然地說“活該”。知道自己不可以這般的黑心﹐但無奈這卻是我真正的感受。

Wednesday, May 18, 2005

鳳梨雞腿

這是我為爸爸弄的一道菜所起的名稱。菜的材料很簡單,就是菠籮與雞腿。雞腿斬細件放在碟的中央,碟邊堆放了切片的罐頭菠籮,有點像飯店的售買物,所以我鬧著玩為它弄一個名字來。

我都想投訴

看到這新聞,如像我身處的環境。雖然第一輪直接被影響的不是我,但是心裡也不好受。

沒有一定要做的事情

在網上看到這本叫《35歲前要做的33件事》的書﹐單看書名已經不可以吸引我了。我並不相信我們每個人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樣﹐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所以並沒有什麼在幾歲前一定要做的事。當消遣書看看是無妨的﹐但是並不要上心啊﹗

你不懂決定

老闆對我說了很多次這句話﹕「你不懂決定﹐我幫你。」我不是已經說了我所決定的話嗎﹖只是你們不認同罷了。不認同又不反對﹐就這樣說我不懂決定。這是一個什麼的世界呢﹖

用了一些時間來想想今早發生的事情﹐想到的是老闆狐疑為何我沒有向她徵求意見。是﹗我沒有﹐因為我知道怎樣去把事情處理好。我知道方向﹐我懂得引領人們走向他們應該要走的方向。這樣﹐有需要問我的老闆意見嗎﹖當然我知道我是犯了大忌﹐身為下屬的﹐便要時時向上司請示。對不起﹗我並不是這樣一個下屬。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讓我知道還好了﹐免了那些單打的說話吧﹗

Tuesday, May 17, 2005

好熱鬧

More Than One 那邊很熱鬧,有時間的話,過去逛逛吧!

資訊的威力

很多時候﹐人們都會想﹐誰擁有最多的資訊﹐誰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便會越強。可是人們有沒有想過﹐不流動的資訊就等於一池死水。在這個大家互相猜忌的社會裡﹐誰是真正擁有資訊的人﹐並不是那麼容易知道的。不真實的訊息也無時無刻在我們可以接觸到的範圍之內。

那麼是否越多的資訊就有越大的威力呢﹖想想吧﹗

Monday, May 16, 2005

小河流

我覺得用小河流來比喻感情是最好不過的。河流是要流動的,千萬不要以為這一刻的河流跟上一刻的河流是一模一樣的。每一刻當你把手放到河流的時候,那一刻就是那一刻了,不可以和上一刻比較,也不可以和下一刻相比。

要感覺流水的清涼,一定要用自己的手去感受一番。不要害怕河水把你的手弄濕,因為只有濕潤的手才可以感應水的奧妙。感情也是一樣的,是要你的感官去感受它的,不只用手,還有用眼,用口和用心。

請問:有多久你沒有去感受水的清涼感呢?

比天文臺還準

今天早上,右邊手臂開始有些酸疼,原來要下雨。我的身體預告,比天文臺還準確。

付出

七點的電視節目,名稱不記得,內容是談論政府對教育界的削減資助。我並不打算談論這個,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準備資料,免得亂說一通。我想說的是為何社會上普遍的意識是什麼也要政府的幫助?

一個幼稚園的校長說如果沒有政府的資助,老師們是沒有能力去用十萬八萬去完成一個課程。我想說,我都是用十萬八萬去完成我的學位課程的。那十萬八萬,如果用來吃喝玩樂,多開心。

某大學的教職員說現在的大學生的語文能力下降了。我想說,是各大院校把語文的要求降低了,連中文英文不合格的都可以取得修讀學位的資格。我不相信他們經過了三年或四年的大學訓練會把語言能力提高,因為大學對他們的要求並不高。我也在讀高級文憑的時候進修過二百小時的英文課程(硬性規定),效果?並不太顯著,因為我並沒有盡力。

另一位大學教職員說他們沒有經費,沒有能力雇用師質優良的全職老師,唯有雇用兼職的,這樣學生們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老師談論功課上的種種。我想問,學生真的珍惜這個和老師互相交流的機會嗎?

要政府付出,受惠的人也要付出啊!資源不足夠也是社會的普遍現象,學生們也應該好好經歷經歷,好讓他們受到訓練,當他們來到社會工作的時候,便知道社會的殘酷。

領會

在我眼裡,好的文章就是能令別人想得更多的東西。文字並不是寫出來讓人看的,而是用心領會的。

幸福

我幸福﹐所以感到你的幸福。我相信我們眼睛能夠看的是我們的心情。

很熱啊!以為可以到冷氣充足的地方品嘗一個午餐,錯了,一路吃,汗也一路地出現。很熱啊!以為可以做點家務,錯了,什麼也沒有處理過。很熱啊!

其實都是藉口,如果我真的要做家務,開了空調便可以愉快地幹一兩個小時,什麼的灰塵也可以消滅了。很熱啊!

奇怪

在網上看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是這樣的:某人希望他的名字從某處去掉,原因是他不希望在某件事情裡別人可知道他的存在。可是我卻在他的留言裡看到更多,是他的辦公室電話號碼和他的手提電話號碼。以退為進?本來我不知道他是誰,現在最低限度我有聯絡他的方法;認識他的人更會知道他是誰。

這令我想起我的同事,我問她為何客戶能夠拿到她的電話號碼,她告知我從她發出的電郵。她說現在很麻煩,我問為何她在送出電郵的時候不把電話號碼除去?做每件事情前想一想,不必要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簡單的動作,可不是每一個人都懂得做。

夢幻婚宴

對於香港的迪士尼,我沒有多大的興趣。我還是喜歡美國東岸的迪士尼世界,住在那裡幾天,真的可以忘卻現實世界的一切,盡情吃喝玩樂。那裡真的是成年人的一個理想國都。

香港的迪士尼,我真的不打算去;更不想收到任何人的婚宴邀請,八千多元一席的喜宴,“做人情”要付出更多。免了!

尊重

一個傳統,我們要的是尊重。看到這新聞,我也摸不著頭腦,他們的行為是為了什麼目的呢?標其立異,是我想到的一個原因。

Sunday, May 15, 2005

問問問

今天被人問問問,好不耐煩!我對問我問題的人說,與其問,倒不如自己去參與,如果不打算參與的話,問來便沒有了意義。不過可能他只想問,沒有什麼真正的想知道。我都不知道為何會為了他的問而有這麼大的反應。

天然護膚品

不是要和大家說什麼自製生果面膜,而是更天然的,就是流汗。汗水能為我們帶走我們皮膚底下的廢物,令我們的皮膚煥然一新。簡單又健康的皮膚護理,你要試試嗎?

看話劇

應該會看七月十二日那一場。有興趣的﹐可以告知我﹐我將買票。

茶馬古道

將會買的一本書。

訂購不到的書

三月訂購的書,書店通知未能幫我找到其中的兩本,好失望啊!它們是《失敗之書》和《中國哲學簡史》。

***************************
有好心人幫我買了《失敗之書》。謝謝啊!多認識點朋友真的是好事,也可以見聞識廣啊!

Saturday, May 14, 2005

姐姐的女兒

今晚跟姐姐的女兒談話,她告知我關於熊貓的種種。我問她熊貓的顏色是什麼,她說是黑和白,跟著她對我說熊貓有黑眼圈。當時她的表情,很逗人喜歡。

她在吃魷魚的時候,問媽媽魷魚是不是魚;吃螺的時候,又問媽媽是不是蝸牛。她很可愛。

她又跟我說,她姐姐不喜歡和我談話。她的觀察能力真的很高。

學懂放手

在看別人的網上交換日記,很喜歡這兩句:
愛應該是懂得放手
愛是坦白的面對自己和對方吧
懂得放手的何止愛,對於自己身邊的一切,我都在學習放手。爭取過,努力過,便是了。緬懷過去,都不是我的生活模式。

寫點什麼

今天好像是今年最炎熱的一天,是嗎?
今天好像是我心情煩躁的一天,是嗎?
今天好像是我被天氣被心情融化的一天,是嗎?
融化了的我,還可以寫什麼呢?

Friday, May 13, 2005

發放了

等了一些日子﹐某電郵終於可以發放了。電郵發了以後﹐有一種解脫的感覺﹐電話陸續收到﹐他們問了一些簡單的問題後﹐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聽到他們語氣中的明白﹐我心裡不其然涌出一股溫暖。雖然一些對自己小組有負面影響的事情﹐我們卻不迴避﹐勇敢地面對﹐別人的支持更是重要。小人當道﹐我們也不需害怕了。

學字

跟朋友S 談起他的中文水平,令我想起每日一字的計畫。好!就把它實行,我會寫在“我的書齋”裡。

*****************************
有人為了這每日一字而訂閱我的東西﹐有壓力啊﹗不過有人喜歡﹐我更有心機去做。

寫劇本

朋友S 考慮參加劇本創作比賽,作為他的好友當然支持他。我不是他居住國家的居民,不可以聯合參加比賽,唯有精神上支持他吧!

********************
朋友寫我又寫﹐寫了一點點在“一個平凡的故事”。

童話

童話是用來引領我們追求理想﹐我願意相信﹐付出努力﹐把希望實現。沒了童話﹐沒了希望﹐我看不到人生的美麗。如果前途一片黑暗﹐我寧願不生存了。生存﹐是為了找尋﹐是不停地找。

Thursday, May 12, 2005

早上的十五分鐘

今天早上,過了一個非常寫意的十五分鐘。你們猜我做了什麼?

我在看書。那時候想,如果我有一杯熱咖啡就更加好了。在頭腦最清醒的時候看書,那滋味,令人回味。

Wednesday, May 11, 2005

宴客

去年承諾了如果某一目標能夠達成,我就宴請兩小組的同事一起吃飯。今天一同事跟我說,不如去吃午餐不吃晚餐,她為的是我的錢包。錢我是預備了,他們能吃得開心就是了。聽到她的話,我真的樂了。

火起

要我去訓練一個不在香港工作的人去作溝通﹖你們的要求真有點過份了。溝通是一種技巧﹐並不是一種知識﹔知識我可以分享﹐技巧方面當然由你們的一方去處理。答非所問是一個大問題﹐僱用一個不懂溝通的是你們的問題。你們的問題你們自己去解決吧﹗

語言進修

對這個課程有興趣﹐不單可以改善普通話﹐也可以把語言表達能力提高。我的二零零六年計劃。

Tuesday, May 10, 2005

茶啡

對茶和咖啡都有興趣,學哪比較好呢?茶房阿姐問:「你好得閒啊?」我說:「是啊!」研究一種東西,有空沒空並不是因素;我看它為一種學問,來填填自己的空隙。

普通話並不普通

看看這新聞,普通話在中國並不普通的。

處理工作

日常工作裡有很多微小的事情要知道﹐小的地方出錯很容易就會釀成大錯﹐這個我是需要小心的。我放在大事情上的時間相對地少了﹐因為很多人會留意到﹐也不用我去費神擔心。

老闆有一個習慣就是把大疊的文件放在文件夾裡要我來一個匯報﹐很多的事情其實已經完成﹐也告知她了﹐可是那些文件還原封不動的待在文件夾裡。不過她的舉動也是好的﹐我可以借機會把事情溫故知新。

Monday, May 9, 2005

四千大元

寫八千字,用四千大元,有可能擁有一本和別人合作的書

自助午餐

明天有自助午餐,是同事每人做一道菜來共同分享。一個沒有煮食工具的我,自有人幫忙處理,我就可只付款不出勞力而得食了。

******************
今天吃了鹹菜豬肚湯、炒麵、可樂雞翼紅腸牛丸、沙律和芝士蛋糕。我沒有付款也沒有做善後工作﹐真的白吃了。

小說連線

我已經沒有在那裡寫故事了。很一個沒頭沒腦的人啊!不過寫不下去就是寫不下去,勉強是沒用的。希望小說連線的其他三位男士不會介意。

***********************
一點點感想﹕
加入的時候是毋須原因的(只有你願意)﹐但是離開總要有令人了解的原因。愛情也是一樣啊﹗沒有了愛﹐沒有了感情﹐便是離開的時候。為什麼要我去解釋呢﹖

Sunday, May 8, 2005

又是冬眠期

我還和三位中學同學保持聯絡,不過她們好像進入了冬眠期一樣,不常見面了。昨天收到其中一人的電話,說遲些出來聚會,我跟她說,你找找另外的兩位吧!這群人,我做聯絡工作比較多,但是我愛用電郵,因為能夠把我們四個人約出來並不是容易的事,每次的聚會日子和時間都要作多次的改動。又或者,我們都沒有一種想要見面談天的動機,所以相約起來也困難重重。

四個女孩子話題並不多,有很多我想談的她們未必有興趣,她們想談什麼?我真的不知道。很多的時候,話匣子一開,很快又關起來,有一句沒一句的談著,多麼的不暢快啊!不過這份情誼我相信是可以保持下來的,終歸我們認識的日子不短啊!

一天為什麼而過

如果你並不知道你的一天為什麼而過,看看這一篇吧!我在那裡留了言,是這樣寫的:你的話,有點像我喜愛的一位作家Andrew Matthews,在他的書裡,時常要我們學習,學不到的我們會再次面對,直到我們學好為止。時常記住他的話,教訓是自己給自己的,學過來就沒事了。我們也努力每天學習學習。

我們的每一天,便是在學習中渡過。學習並不只從學校,不只從書本,是我們的體驗。

平衡木

我不喜歡運動課,我不懂跳高、跳馬和游泳。四年的游泳考試我都得到了丁級的分數,代表不合格。跳高也是一樣,一跑到那幼幼的竹子前,我就卻步了,怎也跨不過去。跳馬也是差不多。

平衡木對於某些女同學來說,她們是怕的,但是我卻不怕,站得高高的走起來,感覺很好的。當然是一步一驚心,當我走完了整條平衡木的時候,回頭看,真不是一條短的路(對於那時還年紀少的我來說)。走在那不寬的木條上,我不會底頭看,只往前看,我用我的感覺去確定自己每一步都是走在木條上。

我的人生,是否也是讓我這樣走起來了。平衡,真的是我們所需的。

又下雨

是連續的兩個星期日,網球打不成了。

有點奇怪

在網上看到的,好些人在反某一blog 的格式。我覺得有趣的是他們反對的理由是因為其版面不好,什麼的顏色,什麼的音樂。這樣令我想起曾經有人反對blogger 一樣,說版面沒有大的變化,又沒有這個功能,那個功能,導致寫不好東西。不好寫東西是可以接受,但是寫不好東西就是一個藉口。

我有一個二十多歲的朋友,他總愛說歪理,把一些根本不是理由的東西作為他不做某事情的理由。莫非現在比我年輕的人,他們的想法我是無從瞭解的?或者是我的想法令他們無從理解?!

Saturday, May 7, 2005

太空船飛上天

早前看到有一本書,寫的是關於太空人回到地球後怎樣的不適應地球的生活而瘋掉了。我在想,太空船飛天,把地球破開了一個個的洞,是否就把我們的天氣也弄瘋了?

崽 (簡體字)

你們懂這個字嗎?在《狼圖騰》裡,時常出現這個字,自以為可以不查字典,猜一猜就可以了,可是這個字出現的頻率真的過高,不查怎可以。原來“崽”的繁體寫法就是“仔”,指兒子、男青年或是幼小的動物。“打工崽”也是普通話的說法。“崽子”就多用做罵人的話,不要亂說。

另,“仔”在簡體字裡有另一個解釋的。

我的午睡

第一次醒來﹐電腦還播放著音樂﹐我相信我只是睡了很短的時間﹐不過我卻感到一種清新的味道。才五點﹐沒有事情做的我﹐唯有再睡。

六點四十五分﹐電話響起﹐是弟弟著我回家吃飯。好夢正圓﹐有人傳來一本書﹐還沒有開始看﹐我就醒過來了。帶著睡眠的狀態﹐走了十分鐘的路﹐開始吃飯了。

生命

生命在發展中,變化是常態,矛盾是常態,毀滅是常態。生命本身不能凝固,凝固即近於死亡或真正死亡。惟轉化為文字,為形象,為音符,為節奏,可望將生命某一種形式,某一種狀態,凝固下來,形成生命另外一種存在和延續。
(節錄自"抽象的抒情")
在網上看到的。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不過看後我喜歡,就和大家分享。在考慮買這本書,叫《沈從文卷》。

不好比較

不好比較是我時常對小組說的一句話。不比較,令我們快樂些;不比較,令我們努力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不比較,令我們早些下班;不比較,令我們前進的步伐快人一步。

你們看扁我們,我們就是不和你說的那句話來比較。我們有我們慢慢地進步,你們繼續看扁我們吧!你們的目光是我們的推動能力。

超時工作

昨天在看同事的超時工作記錄表,這麼少的?!有點難以置信。我絕對是一個不支持超時工作的人,為何不可以令自己準時下班呢?可是說就說得多,自己也是在這一年才確實地為自己這些話行動起來。

老闆上個星期來對我說,你的小組近來好像很早就離開了。我簡單的用“是啊”兩個字回答了她。心想,這便是團隊精神,也是群眾的影響力。當有些人不願離開的話,其他的人也會不好意思地留下,免得被人說閒話。當大部分人都準時下班的話,其他人也會“有樣學樣”。這樣的一個環境並沒有令我們的生產力下降,其實一天八小時的工作真的很足夠的。

可以好哲學

哲學裡有一根本的問題,就是“我是誰?”近來blog 的世界也有相類似的問題“blog 是什麼?”有人說哲學很玄,其實是你我生活的一部分。

一口清茶

最好的飲料其實是水,但是孤寡了一點;一口清茶也是一個好選擇,但是我又不懂茶。找個機會,找人請教去品嘗一下。

Friday, May 6, 2005

勉強的同行

今天到外邊午餐,和某同事一起。這個星期他問了我三次,我拒絕了他兩次,其實我今天還想繼續拒絕他的,不過好像有點不近人情,勉勉強強地和他一起外出了。

憑弔,追憶

朋友S 到了曾渡過了四年的澳洲某一大學,我說他在憑弔;他卻說是追憶。承諾了為他找來答案,問問啞老師好了。
憑弔:對著遺跡、墳墓等懷念(古人或舊事)
追憶:回憶
回憶:回想
回想:想(過去的事)
我不知道他當時的心情,讓他來告訴我吧!

計劃﹐實行

相對來說﹐我覺得實行比計劃來得困難重重。計劃﹐只需要把事情美化就可以了﹐用美化了的報告來得到管理層的認同﹐便可以把計劃行事。在匆忙的情況下﹐計劃都不完善﹔就算有很完善的計劃﹐實行起來的時候都會遇到很多在計劃的時候預料不到的事情。單有計劃沒有實行的能力也不行的﹐這就有點像說廢話似的。

我沒有多的計劃能力﹐但是我有絕對的實行能力。我們的顧問也太低估我的能力了﹐現在我在“看戲”﹐有好戲看。

4 May 05
*******************
居然他們不回覆我的電郵提問,是沒有時間還是想避開我?我寫的是字字箴言,他們不聽,這樣就弄來了一身的麻煩。我預期的戲公演了。

在大公司裡做事,能力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要有一群人支持你,願意在你需要幫忙的時候幫助你,這樣便會事事亨通。我的情況是只差一位好老闆,那麼就接近完美了。不過人不可以這樣貪心,現在的情況已經是很好的了。如果要我用一群支持我的人去交換一個好老闆,我才不會這樣笨。

這裡

這裡快變為辦公室散文集了。要看書的請到“我的書齋”,要看關於哲學的請到“我的哲學成長路”。

夾心人

今天臨放工的時候,收到老闆的老闆的一封電郵,他要求我幫我老闆完成一個任務。看罷,我覺得自己頓成一個夾心人。如果老闆真的想我完成這工作的話,早就吩咐了我,還需要等到現在。

28 Apr 05
**********************
要和老闆和平共處,其實不難,只是自己願意不願意。我承認,我不願意和現任老闆有良好的關係,因為她對人不公平,是十分不公平的那一種。

承諾了今天要提交的文件,在短時間裡完成了,當然我事先張揚了我很忙(我忙但是並不是很忙)。原來有時候真的要“扮”忙的,這樣便可以逃離高層的過分要求。在我提交文件的兩小時後,我收到一電郵,是高層把我的文件轉交了出去,那便確認了我的工作沒有白費。其實我並沒有做了太多,只是把老闆做的改頭換面,把點列的形式變為圖表,加一點點文字,完成。

五月底,我有機會和一美國同事會面,是我的強項,討論系統的未來要求。

好好笑

繼被人亂“點錯相”後﹐今天收到一留言問我是否大雄的靜宜﹐問的是化名叮噹的人。很奇怪﹐他/她從哪裡得了這一猜測﹖我和朋友S 談起﹐他說可能他/她聽了我在電臺作嘉賓的那個節目。我想﹐又或者他/她看了在 More Than One 其中的一個留言﹐是Duke 寫的那一段。

我不是為了找答案﹐只覺得好好笑(搞笑)﹐所以把這事件寫了出來。又如果那人是叮噹﹐為何他/她不知道大雄的事呢﹖

Thursday, May 5, 2005

送你們一些佛家智慧

眼前都是有緣人﹐相見相親﹐豈不滿腔歡喜﹔世間盡多難奈事﹐自作自受﹐何妨大肚包容。

是淨因法師所寫的。我在讀《果與因》﹐特意讓大家分享。

他所寫的並不是什麼的大發現﹐你們都可能寫得出來﹐但是我們能夠做得到嗎﹖久不久看看這些簡單的話語﹐能令自己心裡清淨下來﹐好好想想過去﹐為自己下一刻作一個好開始。

電話密襲

很討厭啊!令我要扮不在自己的位子來不接聽你們的電話。我一個人來應付你們數個人,體力消耗盡了。這些日子,還要維持好一段時間,好想一走了之,什麼也不理會了。

**************************************
原來受電話滋擾的不止我一人,我們幾個人就創造了一個名詞來代表我們電話不接,電郵不看,就是“開會”。當然我是在說笑而已,不過我真的很氣憤,上個月來學習的兩個星期,他們學了什麼回去呢?連報告也不知道往哪里找,只是二十四份報告,全清清楚楚地寫在程序手冊裡,為什麼做不到的?想起rururu 在More Than One 寫的哲學智慧「亞裡士多德 Aristotle :For the things we have to learn before we can do them, we learn by doing them。」

他們究竟有沒有學懂?

Wednesday, May 4, 2005

七月

不知道會怎樣把“屠宰”的後果展現出來呢?如果真的如他們所說,不需要我們的幫忙倒好,拖拖拉拉的我就最怕。

借來的

PK 那裡找來的
課題已不是咖啡.........喝咖啡其實不是在喝咖啡? 是呀
很喜歡。

其實我知道

在上星期的會議裡﹐我已經說了在那裡可以找到相關的資料。負責的人不聽﹐照自己的方法行事﹐當然結果是怎樣﹐我是可以預料得到的。

我不打算再說什麼﹐始終是別人的工作﹐我管不了那麼多。我的好方法強加在別人身上的時候﹐好的都會變為不好的。我要緊記。

是什麼的話

覺得自己說了一些很好的話﹐我對同事說﹐寫什麼也沒有所謂﹐最重要的是可以把它實踐﹐如果不是的話﹐也只是紙上談兵。我們並不是盲目行事的﹐都是那一句﹐過得自己過得人。

她有點迷途了

為何一時一樣的﹖她的心裡著實想走的方向是哪呢﹖不管她了﹐我走我的路﹐我對自己負責。誰人可說我不可以嚴厲地對待我的工作﹖我又不是沒有理由地罵人﹐我只想把事情弄得妥當﹐你越不想我詳細地看﹐我就偏偏做給你看。我就是這樣一個討人厭的人啊﹗

送給你

在More Than One 寫了一小段話,也把它送給關心San Wen Ji 散文集的朋友。

笑,歎氣,再笑

笑一笑,世界真美妙!
好想把以上兩句話送給關心More Than One 的朋友。齊來為大家帶點歡笑吧!我在笑 ^_^

Tuesday, May 3, 2005

好看的書

正在看《狼圖騰》。

***************
看到有想哭的衝動。

歷史

會考成績是甲等。離開了學校也再沒有看過歷史書了,連電視節目也不愛看,一知道是古裝片就關掉電視。現在卻對歷史開始有興趣。

我們造就歷史,歷史造就我們。

文化

文化是什麼?讓我來問問啞老師。

詞典是這樣說的:
人類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特指精神財富,如文學、藝術、教育、科學等。

考古學用詞,指同一個歷史時期的不依分佈地點為轉移的遺跡、遺物的綜合體。同樣的工具、用具,同樣的製造技術等,是同一種文化的特徵,如仰紹文化、龍山文化。

指運用文字的能力及一般知識
在我認為,我們可以創造文化,卻不可以改變文化。文化一存在,它就存在了,是屬於歷史的。

有點無聊的反對

不能吸煙就不吃飯嗎?令人不解。

*************************
抗議?好無聊啊!請不要把空氣污染,謝謝!更不要是又抗議,否又抗議,謝謝!

很差的聽力

在電話裡,一個印度人在說英文,可是我什麼也聽不到,只聽到一個字“No”和一些嘰里咕嚕(他是在說英文啊!)。就憑一個字,我就知道下一步會怎麼樣。

遊戲

遊戲方法如下:
  1. 現成的做法
  2. 加入新成員
  3. 電腦部同事反對新成員跟隨我們現成的做法 (他們堅持是新的方法)
  4. 我們告知電腦部同事這是我們現成的做法
  5. 電腦部同時還是堅持那是新的方法
  6. 數次的電郵來來往往
  7. 電話會議 (把兩個國家三處地方連起來)
  8. 電腦部同事同意了那不是新方法
  9. 最後,跟隨了我們的現成的做法
    (以上的,玩了兩天。)
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的?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啊!

問律師

今天我問了公司律師一個問題﹐如果有人用髒話對我說話﹐我可否控告他性騷擾?

你們猜猜我得到的答案﹗(好像有點像電視的一個節目﹐嘻嘻﹗)

不看書的人

很有趣的一個現象(發生在公司裡)﹐不看書的人都不喜歡我看書。

Monday, May 2, 2005

好不公平啊

大雄和我表達了差不多相同的意見(在不同的地方),可是我的卻遭人反對,還是同一人,太不公平啊!

這就證明相同的一個人,在不同的地方,所反應都是有所不同的。不過我還想說多一次“太不公平啊!”

****************************
發現了問題所在,原來表達和原作相同意見的就沒問題,反之就有問題。啊!原來我找錯了地盤發表意見。

****************************
原來我被人“點錯相”。真的無辜!認真的體驗了什麼是“識少少扮代表”和胡言亂語。

什麼都有話說

我想寫什麼,你們自己去想想吧!

三天的休息

看了很多,寫了很多,吃得簡單,想的並不多,所以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往後的日子是這樣的話,我已經心滿意足。當然還有朋友們的關心。

和平共處

越發覺要和平共處真的不易。找人做義工可不能一呼百應,什麼什麼的表達不公平對待的就大有人加入。事實真的是公平還是不公平就無從談起了。

看了《水煮三國》裡談到的員工調查,才明白箇中的道理,當然每人的看法盡不同,但是書中所提及的又有其支持點。我們所需要的並不是那些表達不公平的管道,而是我們需要有人來關心我們。

黑白

黑就是黑,有時侯白也是黑的。當人們只看到黑色的時候,最好不要再說什麼,因為他們看的儘是黑色,哪管我說的是白的呢!

抗議示威

剛在電視看到德國人在五月一日勞動節紀念的一天進行了抗議示威,最終演變成暴亂。不要說某些種族能理性地面對。在那個環境裡,最能激起的便是人類的獸性,是一發不可以收拾的。當然發起人們抗議示威的都不想看到血腥的一面,但是誰可以控制一群沒有了理性的人類呢?

要抗議,要示威並不需要那樣的。我並不是一個沉默的人,對看不過眼的事情都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可是用的方法就不會被人所煽動,因為我明白在混亂的時候,自身的安全是沒有人可以保證的。沒了生命,哪還可以抗議什麼呢?

這裡有什麼

這裡有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裡沒有歌詞,沒有電影。沒有的原因是我不看電影(不是不喜歡,就是不愛看)也不聽歌(不聽的原因也不是不喜歡,就是不愛聽)。不看不聽也就不寫了。

在更新的當兒

在豆瓣那裡為自己做收藏的更新,才發覺我看過的某些簡體版書是沒有大陸同胞所收藏的。是我們看書的種類不同嗎?這樣令我更有興趣去瞭解不同地方的看書風氣。

Argue for Nothing

Argue for nothing 是我近來常說的一句話,是用來警告自己不要胡亂和人起爭端。

隨心

隨心是我現在為人的心態。眼看身邊的人還不能隨心,活了幾十年還擔心別人所需,別人做的便是他們所做的,這太對不起自己了。真的是時候把某些時間留給自己,也要懂得說“不”。什麼是懂得說不?是說了不以後還感覺良好的一種,是不需要多解釋的一種。

我們的過去

終於有點明白為何人們不願意放棄過往的某些記憶,原來那些記憶是他們的全部,沒了便好像沒了自己一樣。我自己,有很多的過去,有很多記憶還深,所以對於我來說,沒了一兩項是沒有問題的。我看我的過去,過去發生過的便是我的全部,沒有揀選過的,為何我們可以要這個而不要那個呢?根本是沒有可能的。

明白了以上的,更覺自己對別人說更多的話都是徒然。

Sunday, May 1, 2005

樂文新店

佛教故事

今晚看了數個佛教故事,領悟良多。書不在我家,遲些再和大家分享。印象中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女人在兩年前結婚了,還生了一孩子。現在孩子死了,丈夫也沒有了。她去找法師尋找幫助,法師問她兩年前是怎樣過活的,她說她是自由自在地生活。
你們猜到法師的回應嗎?

喜怒哀樂

More Than One 那裡,有人寫了笑。我嘗試在這裡找回一些喜怒哀樂的記憶。

寫了一篇歎氣。其實是我改寫了一篇在零三年十月寫的文章

這兩天的夢

我知道是有夢的,不過卻記不起夢的內容,只知道和工作有關的,幸好也能安睡。照以往的慣例,夢到工作的一切,證明我被工作壓力所困。還記得同事們問我為何近來少了和他們星期五午餐,又問我少了說話。我的話並沒有少的,只是不和他們說罷了。不過我真的樂的,他們是關心我的。我看到的是一個小組,真真正正的一個小組成長了,是我的夢想啊!小組的力量也慢慢展現出來,那力量,大的,連旁人也感覺到了,他們看到了變化。兩年多的努力,看到了成果,真的樂了。有了這一小組,我也願意為他們付出。往後的日子是難熬的,不過那些汗水並不會白流的。

對《一個平凡的故事》的意見

今天在電郵裡,看到一位有心人給我寶貴的意見。他寫的很詳細,真的要對他公開的說聲謝謝(因我不知道那位有心人想不想公開他的名字,所以我就沒有把他寫出來)。順道也把他的意見放在這裡讓大家分享。
首先的感覺是──整個故事裡﹐淮清與穎柔之間的視角轉換顯得有點混亂﹐建議應該修改一下﹐盡量不要一下子就更換角色名字﹐可以嘗試在兩者之間加插多一點場景描寫﹐緩慢轉換的節奏(這一點其實分隔多幾行就做到的﹐不過個人認為這是下乘的做法)。亦因為轉換視線的突兀﹐導致兩者在工作上遇不著﹐卻在偶然之下在上海遇上了的感覺大打折扣。

說到場景描寫﹐這也許是整個故事最弱不甘風的地方﹐雖然故事是圍繞著這二人之間的故事﹐可是適當的環境描述能夠為故事增添一些輔助的色彩。牡丹雖美﹐卻仍然需要綠葉的扶持﹐才能突顯它的美感。

第三回穎柔與老闆聊天時忽然神遊﹐卻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很多以此為例子的地方的描述不夠入肉﹐給人意猶未盡的感覺﹔穎柔一些突如其來的舉動(忽然去上海找冥想蜘蛛等等)﹐在完全沒有先兆的情況之下﹐難免給人突兀的感覺﹐建議可以在穎柔的心理上下一些筆墨功夫。我是認為﹐假使場景描述是閣下的弱項的話﹐可以嘗試突顯人物的心理描寫以補短處。當然﹐集兩家大成者﹐如金庸﹐亦是可以的﹐不過要下的苦功可不少。

整體上故事其實蘊藏的潛力很大﹐不過閣下筆應吝惜筆墨﹐盡量加進多一些描述吧。
我的一點點回應:

上海是故事的主線,他們一定要在那裡相遇的。為什麼?在稍後的章節就可以找到答案。

我沒有看過金庸的書,我想是時候弄一本來看看了。

筆者對我這個初哥而言,要求是高了一點。不過我會緊記,好好努力去改善。我珍惜每一個給我意見的人。

舊地重遊

如果有一天,你要舊地重遊,你的感覺會是怎樣的?朋友S 現在澳洲,希望他的舊地重遊沒有為他帶來不愉快的感覺。

新加坡是一個開心地,也是一個傷心地。有一天,當我知道我有可能要到那裡的時候,腦海裡就出現了機場的一個畫面,我就哭了起來。當然最後我是不需要到那裡的。

今年的二月,我也到過新加坡。那時我的心情早已平伏了,那裡的一切再也勾不起我絲毫的不高興。什麼的悲傷,什麼的不開心,都是要自己去過度的。

朋友S,我等著你回來和我分享你的感受啊!

遊“車河”

七點起床,準備打球去。到了球場,沒有下雨,不過地面儘是濕的。為了安全著想,我就放棄了運動的機會。一來一回,差不多九點才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