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1, 2005

跳動的琴鍵

閉上眼,聽音樂,可見的是跳動的琴鍵。那意境,很真,很近。

寫故事如人生

寫故事,就好像人生一樣,有想停下來的意願。不是累了,而是沒有了方向,徘徊在十字路口,不知應走東南西北。如果是自己的路還好決定,能影響他人的便深思熟慮。每每在想的同時,步伐也停了下來。熟識了細想,也不再想行動,人也變得懶惰了。

很妙

都是在課堂分享裡聽回來的。“筆記不是用來抄的,是用來看的。” 這是一男生跟老師的話,來解釋他為何不抄筆記。他看,是同學們抄下的筆記。他的方法又真的幾好的,深想一層,抄筆記的作用在哪里呢?時間用來抄黑板上的字,耳朵已經未能聽,或是這是老師用來躲懶的方法?不知道現在的中小學老師還需要學生們抄筆記沒有?

有趣的社工

昨晚有一社工為我們分享她的性格。她自稱是一個極度情緒化的人﹐可是她的工作是當輔導的。她告訴我們﹐在她工作的時候﹐她會用她學到的伎倆﹐把自己抽離然後完成工作。她所享受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她又說她學了玄學有四年了﹐可以什麼也不知道﹐她所享受的是上課的過程﹐也不介意花錢去換取那點點的心靈富足。

我聽得有點呆了。她的生活態度也是我嚮往的。

做好迎戰的準備

下個星期﹐拿刀的人又來了。我已經做好了準備﹐迎這一戰。不論結果如何﹐我相信在過程裡﹐我都可以學到我想學的東西﹐它應該可以應用到任何的地方。看我﹗多積極啊﹗怎也不可以淚在心裡流的﹐犯不著情緒受這影響﹐都只是一份工作罷了。

閑適的午餐

一個人﹐吃著芝士火腿三明治和粟米蘋果沙拉﹐手在滑鼠上﹐眼停留在電腦的熒光屏上﹐嘴裡嚼著粟米發出聲音﹐腦隨著眼能看到的﹐于日誌、書本和音樂裡漫遊。很舒服。

有點無聊

不知要做什麼﹐有點無聊的感覺。時間是有的﹐但是不容許我看書。還好﹐可以寫寫東西。寧靜的環境﹐沒有了討厭的咳嗽聲﹐也沒有了罵佣人的聲音﹐很好。

明天會給自己放一天家﹐可以隨心地去睡個飽。

秘密

記得我在銀行工作的時候﹐一同事對我說的話。他告訴我對人講過的話﹐無論你如何要聽的人保守秘密﹐那已經不再成秘密。對﹗別人聽了的話﹐那話已經不再屬於講話人的了。如果真的要守秘密﹐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說。

老闆慎重地告知我們一個她認為是秘密的秘密。隨後我在某網站已經找到我要的詳細了。當然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這是我的秘密。

Wednesday, March 30, 2005

被罵了

其實都不是真的被罵,是我和茶房阿姐的對話而已。她問我為什麼不肯早睡。我告訴她早睡的好處,我嘗試過,感覺是很好的。就是不知為什麼,現在總不想去睡,但是睡在床上,就立即可以入睡。或者我真的很討厭日間的生活吧!遲些,我就可以利用我討厭的時間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有三個月。

無憂

今晚的課堂分享,印象最深的是無憂。老師問分享者,有錢的話會不會再工作,分享者回答不會。一同事立即發問,哪你會做什麼?分享者說,不工作了何須再想做什麼。這真是無憂的生活。如果你還要問自己不工作要做什麼的話,都是做一份工作比較悠閒。

The Solitaire Mystery

在看這本書,故事的開始是講述兩父子去尋找妻子和母親。他們的對話,我覺得很有趣,特別是那男孩。

和Sophie's World 一樣,Jostein Gaarder 在The Solitaire Mystery 裡都愛用小孩和講述一些古怪事情。兩個故事都帶有強烈的哲理。是否學哲學的,要有小孩的心,也要能接受新奇古怪的東西呢?

又一個相同﹐故事中都有故事。Sophie's World 的故事中的故事是由信帶出來的﹐而The Solitaire Mystery 是把故事藏在“麵包書”中。
I thought this conversation was worse than if we hadn't understood each other's language at all, because although I understood every single word they said, I couldn't grasp what they meant. It would almost have been better if we'd used sign language.
很喜歡這幾句話。我也最怕這樣的,聽明白你說的每一個字,可是我卻不明瞭你要表達的意思,相對也是。這樣的對話是最無聊的一種,也是最悲哀的一種。是有點寧願不曾和你說話的感受。

I said it was strange that we human beings are so clever in so many ways - we explore space and the composition of atoms - but we don't hav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what we are. Then Dad said something so brilliant, I can remember it word for word.

"If our brain was simple enough for us to understand it, we would be so stupid we wouldn't be able to understand it after all."
我也問過類似的問題啊!趕著去睡,週末才好好的發表自己的看法。

很佩服作者的想像力,他能夠把一些不會在世界上存在的東西描述得那麼逼真,例如:擁有紙牌圖案的五十二個小矮人。在看的時候,我不覺得是一個夢幻,而是那麼的真實。是我喝了彩虹飲料嗎?我有點代入了書中男孩的角色裡,在他被一小矮人嚇著的時候,我也想陪他哭。

已經看到他們兩父子找到媽媽的情節,好想去希獵。想去的原因,是希望可以在哲學發源地,聽聽歷史,去感受一下。

“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 它的意思就好像血濃於水。看著英文,想著它的中文解釋,有趣!

故事看完了,原有很多的東西想寫,但是又不知道怎樣寫。總的來說,我覺得故事的某部分是講關於命運的。你們相信命運嗎?

夢想成真,是我用來形容紙牌變小矮人的過程。一些腦裡的想像,有一天,變為你眼睛可以看到的東西,這些東西,當成真後,便不再屬於曾想像它們的人了。

酸酸甜甜牛肉湯檬粉

是一個驚喜﹐沒有想過午餐的湯檬粉是這麼好吃的。酸味是來自咸酸菜﹐甜味是來自牛肉和雪菜。這間茶餐廳也挺貼心的﹐他們把外賣的檬粉和湯分開﹐免得我們吃的時候﹐檬粉和湯混合起來。還有的是﹐套餐的餐飲可以轉為熱檸樂﹐還加薑﹐不另收費的﹐不過要轉喝利賓立的話﹐就要加五塊錢。這間茶餐廳﹐差不多是我們指定的外賣首選。

大發現

對你們來說﹐可能沒有意義的。對我而言﹐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昨晚﹐哭了一場。為的是小事﹐也可以說是大事。在洗澡的時候﹐被我感到了這個重大的發現。這理念一出現﹐我心裡就平靜下來了。對於我的哭﹐更覺值得﹐因為如果不哭﹐我就感受不到這個發現。

好了﹗說了這麼久﹐我的發現是什麼呢﹖發現是﹐在某種關係上﹐我總把自己放在一個比較弱的位置。我是一個不愛做弱者的人﹐所以我會想辦法去令自己成為一個強者。怎樣做﹖令別人感到內疚。這是一種心理依附。就好像小朋友不願上學而突然覺得肚子疼一樣﹐看醫生也找不到原因﹐因為是心理所造成的。

這個發現﹐對於我的心路歷程的發展是很重要的。我要常常留意自己﹐避免自己在心理上的過份依附。

乘客駕駛的小巴

今早坐了一輛由乘客駕駛的小巴﹐他們鬧烘烘地教導司機應怎樣走。司機哥哥說﹐路不熟就等於不懂駕車了。我坐的小巴﹐是由青山道到官塘的﹐走的是龍翔道。如果你有在早上經過這條道路的﹐都會知道路面的情況。你可以快走﹐也可以慢走﹐快走慢走並不是你的選擇﹐而是你的駕駛技術和對路面的熟識情況。司機哥哥說他已經二十年沒有走這條路了。一路上﹐乘客熱烈地告訴他應在那個位置走什麼的方向﹐司機哥哥用心地聽﹐還問問題呢﹗下車了﹐司機哥哥不忙地跟每位乘客說多謝。就是這樣﹐乘客們都過了一個愉快的旅程。我有一種坐私家車的感覺。

幸福

在網上看到這篇名為《工作對個人幸福的影響》。
在使用資本方面的利益的競爭,本身就已足夠使人們消除一切善良的感情,使人們 的性格變得比野獸更壞,使人們變成最無情的生物。
野獸有時候比人類來得真﹐因為它早已告訴週圍的動物﹐它們是有殺傷力的。在商業社會﹐糖衣陷阱比比皆是。已經是拿著刀﹐還告訴你不要害怕﹐刀是用來作自我防護的。誰會相信呢﹖在現實生活裡﹐又真的有人相信的。他們高興﹐真的有人為他們作保護。久而久之﹐人人都沒有了自我的保護能力﹐每每遇上困難﹐也不知道怎麼樣去解決﹐甚至沒有想過有方法去解決問題。

來看看那些同類吧﹗他們都有被受傷害的威脅﹐可是他們還要裝強﹐還以為可以為其他人作保護。深層地想﹐這意圖保護其實都是一張刀﹐比早先的人拿的刀更為鋒利﹐更有殺傷力。已經知道那是路的盡頭﹐還告訴人們慢慢走﹐不用怕的﹐路是長的﹐盡頭是我們不可見的。是真的嗎﹖為什麼此人不帶領人們去走一條較為安全的路呢﹖此人著人們慢慢走﹐自己卻沒有踏進路的任何一方。走上路的人﹐還衷心地謝謝。

那些人可憐嗎﹖並不。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路。是自己選擇的﹐應該是幸福的。

Tuesday, March 29, 2005

假期去了哪里

同事都問我這個問題,我回答,去過“拜山”,見過朋友,其他的時間就留在家。他們覺得驚訝。為什麼呢?假期一定要上街的嗎?假期最好的事情,就是好好地休息。雖然我在家,但是休息也不夠,是因為我想了很多的事情,寫了很多的東西。我覺得富足,很有意義。

我的水晶球

老闆很好的告訴了我們一些事情,但是對於我來說,並不新鮮。我的水晶球已經一早告知我了。當然我沒有當面告訴老闆我已經知道,就讓她做一個關心人的人啊!不過我也沒有放過她,當然要警告她另外一些事情。她自己弄出來的爛攤子,當然要她自己去負責,我也是受害人啊!今天她問了我們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她做錯了嗎?好一個問題啊!她自己想想吧!在她的遊戲裡,我們永遠都是一隻棋子。不過棋子都有其生命的,我便是一隻有生命的棋子啊!呵呵!看多了Jostein Gaarder 的書了,或者我又喝了彩虹飲料。

今天很忙啊

忙什麼﹖都是在網路上。對啊﹗我今天要工作的﹐不過無心戀棧。還忙嗎﹖不忙了﹐不忙了。忙的盡是一些“無事忙”﹐付出了的再不能期望有任何的回報。不是不公平﹐而是這條路已經被畫定了。不過我又沒有擔心的﹐因為我已經想好了我的新方向。其實我也隨這新方向慢慢地走動了﹐感覺蠻不錯的。

對啊﹗這話是對我那些讀書朋友講的﹐我已經找到我要學的東西了。七月開學﹐為期一年。

天真有天真的好

今天﹐聽了同事的話﹐我覺得他們天真得很。他們問我這些可以讓別人做嗎﹖有什麼的不可以﹐一個人可以做的﹐另一個人一定可以做﹐只是某些人並未能比某些人做得好。問題是﹐做得好就是別人所需嗎﹖答案並不是絕對的。很多的時候﹐只有把事情做完就是了。

我所感到有點無奈的是﹐他們為何這般的天真﹖話又說回頭﹐天真有天真的好﹐沒有必要去煩惱。當事情真的來臨的時候才算吧﹗天真的人們﹐並不需要我的擔心的。對﹗我又在擔心什麼呢﹖

電郵裡閑聊

跟一個不認識的人(是我在他的部落裡留了言) 在電郵裡閑聊一些關於學習哲學的事宜。雖然只是淺淺的一談﹐也足夠令我知道自己是有其興趣的。我也有打算遊學﹐可是不是現在﹐遲幾年吧﹗現在要做的﹐便是開始有系統地認識哲學的根基。

何不好好照顧自己

假期過後﹐她的咳嗽還沒有好。知道嗎﹖病是你自己的﹐但是卻影響著別人。為何不好好地在假期裡照顧自己呢﹖聽到她的盡情的咳嗽聲﹐我覺得討厭。穿戴整齊也無補于事的。

又地震

朋友S 告知我他的家的窗戶被地震的力量震破了(他住在馬來西亞)。如果他不告訴我﹐我也不知道這次地震的威力。從電視新聞報導得知﹐地震是上一次引發海嘯的餘震﹐發生的地點也是在印尼。

為何兩次地震的發生都是在長假期裡﹖如果這次地震也引發海嘯﹐哪會是怎樣的﹖不敢想了。

Monday, March 28, 2005

網站流量

我不喜歡把網站流量器放在這裡,因是一種無形的壓力。但是我會到幾個地方去查看誰人把我的網站連結在他們的站裡,有幾多人在訂閱我的站,有幾多人去投我站一票,有幾多人引用我的文章。

我承認,我寫東西,別人的支持是最重要的。沒人看,沒人知道,我就不會寫了。

某地方的回憶

先寫寫澳門。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香港去的地方,那年是我中七畢業。完成了謝師宴,就和三個女孩同上路。那年的謝師宴,我是當宴會中的司儀,沒有想過有人會叫一個不愛說話的人當司儀的。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說是因為我的“淡定”。從那時候開始,我便知道不說話的優點了。那年的三個女孩,兩個還有保持聯絡的,其中一個快要當媽媽了。她的小寶寶會在今年八月出生。那年去過什麼地方,只記得大三巴,其他的統統忘了,還有印象的便是大包小包的手信和到了黑沙灣吃了一碟咸的沙拉,那應該是一間葡國餐廳。當年去過的某些地方,現在已經被重建了。

第二次,應該是和第一個男朋友去的。最有印象的是不知什麼原因,我們多留在澳門一天,大家臨時打電話回公司請假。沒有計劃的一晚,住的是便宜簡陋的地方,是在大馬路盡頭的拐彎處。不知道那間“旅館”還在嗎?

也不知是那一次,是由中山到澳門,然後回香港。那次,是四個人,兩男兩女。當時是兩對情侶,現在四個人已經各散東西。我跟誰也沒有聯絡了。我和女的,曾經是要好的朋友。在她失戀的時候,總是陪著她,為她打氣。在某年我的生日,是我倆最後的一次相聚,她歸於她的婚姻生活。某一次的機會,我知道了為何她離開了我們的聚會群,是因為話題不對,她再沒有可以“插嘴”的機會。

最多人的一次,有七個人。我們燒煙花。那次,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並不是為了那煙花,而是被煙花燒焦了外套的一個人。我和他,在人群中串串插插,時而扮演這角色,時而扮演那角色,我和他都知道,我們並沒有欺騙誰,包括和我們一起的那一群人。我們也知道,人群中的某些不善意眼光,我們都不理了,我們知道的,是我們共度了一些快樂時光。12:50 的故事就是和這個他有關的。昨天不知不覺地看了兩次12:50 的時間,是巧合嗎?寫到這裡,眼有點淚光。

為了某些原因,又再度到澳門。我是多麼的不願意。去了也不會對事情有所挽留。好像這一次,是我和他的最後一次旅行,往後的日子,我們徹底地分開了。 在某些人看來,這是我的一大衝擊。並不,我活得更好。幾年後的今天,曾說過我未能好好生活的人也同意我活得更好。我體驗到的是,同一件事,每一個人都並不是有相同的感受,看的是那個人怎樣去看一件事。同樣地,我不感痛苦的事,別人可不是這樣的,我也要緊記。

(以上的,身邊的都是那個他,除了被煙花燒焦了外套的另一個他,那次,他也在。)

又一次只有女性的組合了。印象當然不深刻。不是不愉快,只是沒有什麼的特別。

最近的一次,是因工作而去,也順道看看朋友。這一次,是談話最多的一次澳門之旅,是愉快的。

假期裡的午餐

四天的假期,我到了同一間茶餐廳三次。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樣的。第一次是這樣的。

昨天去了第二次,那震耳的兒童喧鬧聲,令我對他們產生一陣的討厭,最不堪的是,又來了一群兒童,匆匆吃過我的午餐,要回家了。另一個原因,是我想把我在書裡看到的感受,好好地記錄下來,這也令我匆匆回家去。

今天,是以上兩天的總和。再沒有兒童的喧鬧聲,換來是上了年紀的嘮叨聲。他們離去了,來的是一對對的男女,他們的對話聲很小,幾乎是聽不到的。音樂也播放了,很愛那一種氣氛。在家裡曾對自己說,三點要回家。不用看手錶,走的時候剛好是三點。

時間即生命

你們有浪費你們的時間嗎?坐言起行吧!不要對我說知易行難,因為你一說,你又浪費了你的時間。

借來的

萱言的細心,有興趣的,去看看吧!

經歷過,沒有經歷過

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想問,是否有經歷過的人所講的某東西就是較為可信呢?沒有某種經歷的,他們所講的可能都只是一些想出來的東西,但是想出來的東西有時侯又是可信的。如果要你相信,你會信哪個人的說法呢?

有時候,我就是憑我的經歷而自居,這是錯誤的。對!我是經歷過,但是我的經歷根本就不是一個絕對,為何我不要聽別人的話呢?又是那一句,要多聽,專心地聽。

同居/結婚,分手

大雄寫的文章及其回應,我也想寫些東西。是否因為同居,所以比較容易分手?我並不這樣認為的。對!沒有結婚的,想分開的時候,要考慮的事情是比較多,最低限度都有一系列的手續要辦,但是如果兩個要分開的人,並不會為這些手續而煩惱的。如果一段感情,只是為了這些麻煩而繼續的話,當中真有那意義嗎?

試問,一對已經沒有愛的情侶,有幾多有真感情呢?到了不可不分的時候(劉墉書中的一句話),又何須懊惱呢?

為何

剛剛到過幾個寫哲學的部落,我相信他們是正在學哲學的。看了幾篇他們寫的文章,忽然有這個問題問自己,為何要學哲學?明知哲學是不能為我們找答案的,越去想,問題越多,是哪一份迷思呢?

Sunday, March 27, 2005

笑忘錄 The Book of Laughter and Forgetting

這又是一本我邊看邊問問題的書,最不明白的是故事的編排,很雜亂無章的。關於書的內容,讓我想了很多人生的問題,也給了我很多的答案。
所有的愛情關係都建立在一些不成文的合約上,這些不成文的合約是相愛的人在他們戀愛的頭幾個星期不經心的簽下來的。
你們對以上所寫的有何感覺呢?我是同意的。我相信的是遊戲規則。
在他們剛剛相戀的時候,他讓她寫日記,為他倆記下他們生活的進程。她拒絕這樣做,聲稱這樣做是嘲笑他們的愛情。她是那麼愛他,怎麼可以接受她視為永世不忘的東西會被忘卻。

如果你還有這種信念,真的值得恭喜。不知什麼原因,我從來也不曾相信過一些永遠都不會改變的事情。我不是不相信人,只是我總覺得,很多的事情都不在我的控制範圍裡,更何況我生活的地方,是一個團體,是不可能只有自己的獨處。或者就是我的這個信念,令我比較容易去克服我所遇到的困難。記得,忘記,它們是一對的。跌過,起來,就是這樣了。

寫作是開放自己還是封閉自己呢?這是我看第四部 – 失落的信中的第九章所想到的問題。

任何男人都有兩部色情傳記。一般人們都說到第一部,它由一系列的性愛關係和短暫戀情組成。

最有趣的大概是另一部傳記:一大群我們想要佔有卻沒讓我們得手的女人,這是一部痛心的充滿未竟之可的歷史。

但是,還有第三部傳記,他涉及到的是一類神秘且令人不安的女人。我們喜歡她們,她們也喜歡我們,但同時我們很快明白不能佔有她們,因為在我們與她們的關係中,我們處在邊界的另一邊。
邊界的另一邊,我很喜歡這幾個字,好像對任何未能解釋的事情畫出了一個答案。 外星人和地球人,就是住在不同的邊界;不同的地球人,也是住在不同的邊界。我們的相遇,就是我們在某一個時刻,同出現在同一的邊界裡。

書被我看完了。說被我看完,是被動的。不要問我書的內容是什麼,因為我忘了。可以說的是,我會重看這本書,也不必從頭看起的,因為翻到哪頁,都可以作為一個開始。看這書的樂趣,是可以在看得不能明白的地方,想一想,如果能想得明白便好,想不明白也好。想過便好了。

正在聽

正在聽yuen luk luk 送的CD,很好聽,那鋼琴聲和那旋律,令人產生一種內心平靜的感覺。謝謝!

把CD 重複地聽了不知幾多遍,很多很多的往事就從腦海裡浮現出來。好一個回憶,原來我並沒有什麼很痛苦的事情留在我心裡。過去的,只餘一個生活經驗和歷程。

關於此CD 的網上資料。我愛寫了我的感受後,再從網上找來資料和大家分享。又可以引證一下自己的感覺與觸碰。選這篇資料,是它和我的感受相吻合。

你睡得好嗎

每一次聽到這句話,我都會說無聊。還用問嗎?我每晚都安睡。問的人卻說無所適從,他說這是一種關心。說來也是,是一種關心。

昨晚與cm 的一席話,讓我想起這關心。熟了的朋友,我們每每都說“心照”,可是我們的心只有自己才明白的,什麼什麼的情緒都是要說出來才可以讓別人明白。好與不好都要說的,並不是讓人看我的表情便知道。從前的我,就是有著這樣的毛病,久而久之,什麼也不說了,兩個沒有話題的人,又怎能一起生活呢?當然這樣的兩個人便要分開。

你問我,後悔嗎?也沒有這個必要,不經歷過又怎會明白呢?我和從前的他,可能我們是合拍的,只差了適當的相遇時間吧!這已是五年前的故事了。寫出來,不是悲傷,也不是追憶,是我學到的東西,當然要把它記住。

又是十二點五十分

都已經寫過了。這一刻,剛剛是十二點五十分。為何我要寫?其實是那一份回憶。十二點五十分,不是他的電話響起來,就是我的,沒有一秒的多,也沒有一秒的少,就是剛剛好是十二點五十分。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十二點五十分還總令我抬頭看到鐘裡所顯示的這一刻。說來也真有點不可解釋,為什麼呢?

奇怪的感覺

喝了酒卻沒有喝酒後的感覺,反而不喝酒可以有酒醉的那份虛幻。是真實的,還是我的感覺不正確呢?如果我說,感覺是可以幻想出來的,你們相信嗎?感覺應該是在某時某刻才會感覺到的,是某一個環境為我們帶來的,但是為何我們又可以感覺一些從前的感覺呢?如果不是我們的想像,那麼是什麼呢?

跟我一樣

以前當我發現有人跟我一樣的時候,我會感到驚訝。現在不會了,我會珍惜那份巧合。年青的時候,不知什麼原因,跟我一樣的人,都不會是我的朋友。現在(不老也不太年輕了)談得來的朋友,我和他們都有著很多的相同,就是這些相同,令我們談話起來分外合拍。

人生的精彩,便在於此。每一個階段有每一個階段的特色。

讀書

那邊廂的兩個男士正努力地讀書,聽他們談著,可是並沒有引起我的興趣。現在沒有讀書的我,其實都應該找些什麼來訓練一下我的腦袋。我的問題是,我該讀什麼呢?對於那些學術性的,我並沒有興趣。可是什麼什麼的心理學,什麼什麼的哲學都很學術,要不要正正統統的讀讀呢?

明天的行程 (今晚已見面)

一貫,我是需要一個確切行程的,我不喜歡沒有指定的何時何地。明天的聚會,卻是什麼也不知道的,只知道會吃晚餐,然後去喝東西。指定人物何時出現也不知道,我們只靠電話聯絡。

對我來說,真的是第一次。

終於晚餐沒有吃,只是喝了咖啡和一件芝士蛋糕。然後,要到的人到了,去酒吧卻不喝酒。我喝了whiskey sour。淩晨一點多才離開,走到過海隧道口,看見青山道小巴,當然跳上車,車資才五塊,比日間還便宜。車沿彌敦道行駛,街上並不寂寞,行人還多。好久也沒有這麼晚回家了。

說來也奇怪,我並不覺得疲倦,還有興致寫東西。

今晚,兩個男孩說了很多的話,他們談資訊科技,談當下的年輕人。我的話並不多,但是我卻細心聽。越來越發覺,聽才是我的好幫手,當話說出的時候,我並不能聽,自己並不需要聽自己的話,聽別人的才重要。自己的話,可以留待獨處的時候作心靈對話的。

Saturday, March 26, 2005

也是哲學

「電腦有心靈狀態嗎?」有趣,有趣!這也是一哲學問題。

我仍在看

我不喜歡一些負面的東西,但是我仍在看。是矛盾嗎?並不。看一些負面的東西的時候,我也提醒自己,我可要正面。要正面來做什麼呢?總比負面的好,所以要我選擇的話,只有正面和負面,當然會毫不考慮地選正面。

我們的行為,每每都要自我提醒的。提醒的方法有很多種,我的並不適合你,你的也並不適合我,重要的是我們都找到適合自己的一種。

以上的體會,是我和朋友S 持續辯論出來的結果。他是比較負面的一個人,對我來說,他就是用負面的東西來強化正面的事情,開始的時候,我是強烈的反對他的方法,現在開始有些體會了。他有很多我可以學習的東西啊!

進步不進步

在網上找來的。
問:您覺得人類的世界是否會越來越進步?
答:可能會,也可能相反。這個世界本是圓滿的,人類卻一直在建設與破壞間循環不已。語言人類認為這就是進步,但人類是否更快樂、安全卻是個問題。
我想問,為何我們要不停地進步呢?我並不反對進步,但是我們有一個目的嗎?那些倡議進步的人,為的是世界?或是自我的私欲?

武俠小說翻譯版

跟朋友談論起武俠小說的翻譯,他看過原著,也看過英文的翻譯。他告訴我,這類型的書,是沒有可能有一本好的翻譯版。我也同意他的說法,因為有很多的武俠“招式”是未能翻譯的,不是翻譯者的問題,而是在英文中根本找不到相應的語言。

好了,問題是:外國人應該不應該看這類翻譯呢?明知和原著有著很大的分別。

小說連線情報

那邊很靜,除了有文貼之外,什麼也沒有了。

學問

學問是什麼呢?詞典裡的解釋是“正確反映客觀事物的系統知識”。

學問是科學嗎?怎樣才可以做好學問呢?我要好好地去想一想。

Friday, March 25, 2005

翻雲覆雨

詞典的解釋是
唐杜甫詩《貧交行》:“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後來用“翻雲覆雨”比喻反復無常或玩弄手段。
是誰把它用在男女之某種親密行為上呢?

一則笑話

是一從事大陸生意的舊同事告知我的。

一個中國女學生,一個懂普通話的外國人。外國人問女學生學的是什麼學科,她回答是計算機。當女學生離開後,外國人用英文笑說計算機這麼簡單,還需要學嗎?外國人不明白在中國,電腦是說成計算機的。

學習別人的語言,我們便不要抱有成見。如果不是的話,我們就會弄笑話了。

後記:
當我把計算機這三個字由簡變繁的時候,電腦系統自動地幫我把它轉為電腦。看!程式是正確的。

查令十字路84號

好像很吸引似的,考慮買來看。可能會買原版

和朋友S 談論起這個故事(雖然我還沒有看),我倆認為在兩個人之間,溝通是最重要的。有了溝通,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沒有了溝通,同樣地也可以發生很多的事情。人的離離合合,便是有溝通和沒溝通所造成的。我和朋友S 談得來,也是因為我倆愛溝通。

好寧靜

剛剛到了我喜愛的茶餐廳,今天播放著音樂(一首舊的廣東歌),很久也沒有聽到了。兩點十五分左右,店裡只有我一人,喝著咖啡,看著書,很享受啊!這樣的環境,是一個談天的好地方。

三地文化,三地語言

中國、臺灣和香港,都用中文,可是在用詞方面卻有著大大的不同。我並沒有研究過三地語言有什麼的不同,這裡寫的只是一些純個人經歷,其實在去年十月已經寫過了。三個女孩子談天,她們分別來自三地,我就是那個香港女孩子了,我們都用普通話,在臺灣叫國語,我們談的是日本菜,有很多的東西,我們的說法都不一樣的。那晚,我們就學著別人的文化,好有趣的。

Thursday, March 24, 2005

會議過後

同事們都問我怎麼樣﹖我並沒有告訴他們。結果如何﹐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是重要的。但是在我看來﹐一個數字又能代表什麼呢﹖要實行這個計劃﹐當中所面對的壓力更大﹐不是一時三刻就會把它完成﹐而是一場持久戰。

可能我是一個著重過程的人﹐所以我的看法跟他們是不一樣的。我相信﹐過程對結果是重要的。有一些事情﹐單從結果看就是不合理﹐我就是讓某些人看清楚整個過程來改變某些人對某結果的看法。我對過程的執著﹐我身邊的同事並未能明白的﹐我也不打算要他們明白﹐因為他們並不能了解。我可以做的﹐就是利用過程去改變結果。

理想的

今晚聽了一分享,她說她每天要打坐,要看書(理想是看八個小時的書),臨睡前又打坐。她說最適合她的工作,並不是某工種,是一份part-time 工作。

她的生活很寫意啊!

Wednesday, March 23, 2005

又想買書

朋友S 已經忠告我﹐別買太多書了。他說是對的。 訂購的還沒有“到手”﹐又手癢癢地找好書﹐已經找到兩本了﹐把它們放進了購物籃﹐沒有付款啊﹗

開始知道﹐登記了網上購物﹐對我來說﹐是一項挑戰。

忙亂

忙亂的不是我﹐而是我身處的環境。我有點置身事外的感覺﹐雖然事情還是和我有關的。你們可能被我弄糊塗了﹐這就是我身處的環境﹐很多的事情﹐都有人爭著來做﹐當然我是樂意對面的。誰喜歡做“補鍋”的事情呢﹖

看著他們﹐蠻有趣的。事情是怎樣發生的﹖他們知道嗎﹖都是責任的問題。誰都喜歡把責任加在別人的身上﹐可是我並不是如此啊﹗當事情發生了﹐或多或少我都有些頭緒﹐因為平時有“做功課”的緣故。我並不是一個喜追趕的人﹐如果要我這樣做的話﹐我寧可你要了我的命好了。

能擊中要害﹐忙亂﹖沒有我的份兒啊﹗

怎去看一本書

佛言:一沙一世界,一樹一菩提。每人的生活經歷不同,其人生的感悟當然也不盡同。每一本書,讀者或多或少會帶著主觀的情感去欣賞,因而見仁見智,眾說紛紜。無論欣賞或責罵,普通讀者當然不若學者般,能精細挑出余秋雨文中的不足或錯誤。因此,我們沒必要強自說愁,只需分享這部文學作品即可。

以上是《借我一生》 的CP1897 導讀。 我看書的態度大抵也類似。看書對於我來說﹐是一個過程﹐是我成長的一個過程﹐領悟了什麼不打緊﹐最重要是我能明白一些我不明白的東西﹐我稱之為得著。作者是不是出名﹐它們的文學修養有幾多﹐我並不著重的﹐我只關心是我的感覺。可能你們會說﹐我是在花時間﹐不過到目前為此﹐我並不這樣認為的。遲些時候吧﹗到我有能力研究文學的時候﹐我便會去做的。

終於

終於拿回自己應得的,遲了十四個月了。我說的是我的工資啊!

給年青人

看了這篇報導,很有同感。不是社會不給你們機會,而是你們不好好裝備自己。我見過很多,真的是問一句,答一句。他們根本不懂問問題啊!難道老師沒有教導他們怎樣去發問嗎?

悠閒

今早請了半天假,沒有特別原因,只是想休息。

黃昏會上一個關於九型性格的課程,公司免費提供的。我對九型性格是有點認識,看書得回來的,看看今晚會否有另外的得著。我是第一型人啊!認識我的朋友都不會感到意外的。

Tuesday, March 22, 2005

http://www.blog-directory.org/bloginfo/108129.php

誰把我的部落放在那裡呢?

看了看了

爸爸昨天終於去看了中醫,看他精精神神的,我的提議不錯啊!

開咪回憶記

正重聽昨晚的節目,聽回自己的聲音。發覺那把聲音,有些不同了。我認識的自己,是有兩把聲音的,不過久而久之,其中的一把聲音好像不見了。

我的聲音,也製造了好幾次的機會認識了一些朋友。如果你問我,我喜歡自己的聲音嗎?不過不失吧!

再說:
真的有人聽的,他們還寫出了當時的對話,謝謝!

停頓一刻

今早起來的時候﹐我有停頓一刻的感覺。我只感到自己的存在﹐週邊的一切都好像沒有活動一樣。不要問我為什麼我有這樣的感覺﹐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感覺是這樣的。

昨晚臨睡前﹐我正看The Solitaire Mystery ﹐故事發展到有點匪夷所思的地步﹐連故事中的小男孩都開始有這感覺 (是我在午飯時間看書的時候讀到的)。

是故事影響了我嗎﹖是我太投入故事嗎﹖是故事太好看了嗎﹖

報告回來了

我的電腦硬件死了﹐檢查報告說要送到挪威那裡去做進一步的分析。留意﹕是分析﹐並不是說可以救活啊﹗做這分析﹐收費是四千大元。如果可以救活的話﹐救活費是另行計算的。

雖然不須我付款﹐但是個人認為都是昂貴了些。決定﹗不救了﹐任由那些電腦檔案煙消雲散吧﹗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好句﹗我也有借口說什麼也沒有了﹐給我時間重做吧﹗有趣﹗有趣﹗

才發現﹐我真的不再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工作上了。換了從前﹐我猜﹐我會為此失眠的。

Monday, March 21, 2005

有點感動

有點感動,有人用心看“我的書齋”。

畫線

我很喜歡把事情分得清清楚楚﹐是我的責任便是我的﹐是你的責任便是你的。最討厭是模糊不清的情況。每每我給意見﹐同事們都摸著頭﹐樣子很苦惱似的。真的畫一條線是那麼困難嗎﹖每一件事﹐都需要一個人去做的﹐其他的只是輔助而已。難度在哪呢﹖我真的看不到。可能人們是看到而不肯承認罷了﹖﹗

我們這一代﹐真的有很多很多的問題啊﹗

預言家

我的預言都頗準確的。當然不是對所有的事情﹐而是那些我對它有認識的。其實要預知某些事項會發生與否﹐真的一點困難也沒有的﹐只要我們在平時多加留意便可以了。可是﹐這細微的地方﹐我們又時常大意地遺忘了。越細微的﹐就越沒有人留意﹐就算留意到﹐他們又不肯承認這會對事情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又或者他們是知道的﹐但是不想讓公司知道自己沒有細心地去計劃。很多很多的因素﹐就做成今天的局面了。怪誰呢﹖

好講原則

我真的是一個很講原則的人。同事走來問我﹕「怎樣辦﹖他們要我們手動去處理這事情。」怎樣辦﹖我不是神仙啊﹗請不要碰了釘子就來找答案。我問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當然他們不能告訴我事情的始末﹐我著他們去了解我們答應了人家什麼什麼的﹐答應了的事情便一定要兌現。這是我的原則。他們臨走前﹐我對其中一同事說﹐你要好好的管理自己的小組啊﹗不知道事情的因由而走來找幫忙﹐可沒有這般容易的。

大學生﹐就是這般表現啊﹗誰告訴我高學歷就有好工作能力的﹖我在想﹐她知道她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嗎﹖又﹐她知道她的職責嗎﹖我猜﹐她是不知道的。就讓她碰碰釘子﹐直到她明白為止。

Sunday, March 20, 2005

整理比寫難

剛剛整理好一些NLP 的文章並把它放在書齋裡。真的,比寫的時候還花時間。

有點吸引

看到這書的封面,有買的衝動。書的名字叫流離。

何為散文

已寫了散文集差不多一年半,現才為“散文”一詞找來詞典裡的定義。
指不講究韻律的文章。指除詩歌、戲劇、小說外的文學作品,包括雜文、隨筆、特寫等。
這裡的一切,貼不貼題,也不重要的,始終都只是業餘愛好。沒有文學根底的我,又何有能力寫出文學作品呢?都是那一句“能寫已經是最好的了”。

網上訂書

原本訂了八本書,可是我並沒有成為會員。當一切弄好的時候,書單就不見了。又懶得再去尋找一次,就此作罷!

其實我是比較愛逛書店的,但是不知什麼原因,每一次逛都買不到書,就想在網上訂購了。

陽光下的運動

等了很久,終於可以在陽光下做做運動。人的頭腦也清醒了。也意味著,大汗淋漓的日子也不遠了,我也快再成一塊"古古力"。

Saturday, March 19, 2005

忘記,原諒

Love is not how you FORGET but how you FORGIVE.
很愛這句話。我能做得到嗎?我是可以的。以前的事,看到這句話,才醒覺我可能從沒有忘記過;我相信我都要慢慢去原諒事件中的人。不是為了他們,而是為了自己。過去已經是過去,我想我用一顆懂原諒的心去和我現在擁有的朋友相處啊!懂!是要行動去把它訓練的。是動的時候了!

限制,超越

有時侯, 要在完全無奈, 沒有退路的情況下, 我們才會很仔細地去觀察周遭距離有限的事物, 然後藉由腦子的轉動聯想, 找出解方, 以有限的資源去完成目標, 雖然效果可能比不上有較好的環境資源, 但目標一樣是達到了, 亦為快哉!
我的回應是我們的老闆,我猜,很多時候就是用這一招,限制給我們的資源去完成一件事。

午飯時候,和朋友講起我的工作,我對他們說,未來的幾個月,是對我的挑戰,如果我能做得好,我便會擁有一技能,是怎麼樣去處理一個極富負面情緒的工作環境,把它轉為正面。

這個挑戰,並不是一個負擔,因為沒有人要求我去做。我做是因為這是推動我的力量。成功固然好,做不到成績我也不會責怪自己。有壓力,我相信我是做不到成績出來的。好!就朝這方向走去。

書海

很喜歡逛又一城的Page One,很久也沒有到過了。上一次在那裡買書,是上星期,可是我沒有逛,只是著店員幫我找來我要買的書。昨晚是準備用心去逛的,可是卻失望而回。

走進書店,就好像到了一書海一樣,茫茫然沒有一點的頭緒。越逛就越不是味兒,是因為書的擺設不同了,讓我沒有了方向,都不知道往何處走。

原來自己還喜歡在一個熟識的環境下活動的。

Smart Casual

何為smart?應用在服裝上,可以解釋為時髦和漂亮。Casual 是非正式和隨便。可以穿smart casual,但是卻不可以穿球鞋和牛仔褲。我不解?現今的年代,這樣的服飾已經可以登大雅之堂。不穿球鞋,卻沒有說不可以穿布鞋。球鞋和布鞋,都一樣的。要開放,但處處有規則。所謂的開放,都只剩形式了。

「你總是smart casual 的。」我穿的已經是工作服,只是不是套裝。為何要拘泥於套裝不套裝呢?穿套裝,就代表了能力嗎?我看此為膚淺。我就偏不穿套裝,看看誰的能力高啊?

Stannum 講小說連線

Elaine 寫的章節,人物都比較自我,就像平時她在寫「散文集」一樣。
這就是我,真的我。

合寫小說,有人說很難。對我來說並不太難,就像Stannum 所說,人物在我筆下,都比較自我,我寫的總是我認識的東西,有我的影子啊!

Friday, March 18, 2005

獎勵自己

很久也沒有買東西了,今晚買了一個“手袋”送給自己,算是一種安慰。近來真的過得很苦,情況總算稍微安定下來,也開始知道前路怎麼走了。我的半退休計畫也可以按我的進度而繼續發其白日夢,我真的為此擔心過一陣子。

星期五做嘉賓

有時間的話﹐多多支持啊﹗詳情

謝謝Stannum 和 Simon 在chatroom 出現!謝謝Manfred、CM 和 Simon 的留言!謝謝支持我的所有朋友!更要謝謝Duke 的邀請。

Thursday, March 17, 2005

你們有睡眠的煩惱嗎

有的話,看看這篇。我睡得好,可能是我在日間體溫低(公司裡的冷氣很冷),而晚上高(我愛洗澡後立即走進床上)。

原來如此

原來咖啡店的歷史已經有五百四十年了。

放鬆,靜心

我近來也有這個毛病,是太緊張了。我很同意朋友的說法「靜心不是要去想,也不要去求。靜心是要接受,也要放下。」

好一點

不快的情緒﹐寫過後﹐心情總會好起來的。我有一個習慣﹐寫時儘量用正面的字眼。為什麼呢﹖我不想把不開心的事情記下﹐我看不到這需要。情緒發泄是需要的﹐寫的目的都是為了一個更好的自己﹐如果不是的話﹐我看不到寫的理由。用正面的詞語﹐除了可以把不快的情緒從思想裡釋放出來﹐在寫的過程裡﹐更讓自己可以冷靜地看到事情的一面﹐從而調節自己的情緒。這就是我寫的動力了。有些時候﹐你們看到我好像寫日記﹐其實我並不把這裡當作日記﹐而是一個心靈治療。

Wednesday, March 16, 2005

心情不佳

你們會發現,最近寫多了一些不快的事情。是啊!還要維持一段時間的。

好心,好心嗎

做了好心,別人領悟不到,要不要發脾氣呢?當然不應該啦!不過今天我卻看了也聽了一幕。人家都是表達意見,何須這般沒有容人之量?你的好心,雖然花了時間和精力,但是相比受影響的一群,是沒有工作啊!哪個較為嚴重呢?接受了你的好意,並不是一勞永逸,人家是要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適應的啊!

這樣的好心,是好心嗎?好心的話,就提供職業技能訓練吧!

1 + 1 + 1 = 3.x

我不是寫什麼什麼的雙贏效果,而是簡單的數學。奇怪嗎?三個人的工作,重新分配後,會多過原來三個人的工作的。你們說稀奇不稀奇?

我真的要快快轉動我的腦袋去迎接這些突如其來的非邏輯啊!

邊減邊加

極富邏輯的我﹐遇上一個極不邏輯的境況﹐教我不知怎樣去應付。我的處境是“邊減邊加”。加減都是同樣的東西﹐不同的是誰人。加入的有甲君﹐減去的是乙君和丙君﹐或是更多。

朋友S 對我說﹐很多的情況下都沒有我需要的邏輯﹐我還是要想方法去面對的。他說的話很對。也是時候我要改變一下我固有的想法了﹐某些情況下的優點﹐在另一個情況下並沒有幫助的。

Tuesday, March 15, 2005

上上落落

一頭兩天,我會到blog-you.com 看看本站的排名。不是緊張其結果,而是看看有沒有人去給我分數。給分數也不是重點,知道有人知道我的站已經足夠了。沒人看的站,真的沒有繼續寫的動力。曾經攀升到第二位,然後跌至十二位,現在又在第七位。有人給我一分,也有人給我十分。幾有趣的。

小說連線情報

第十一章已經寫好了﹐有興趣的請給我們意見。

幸運﹐不配

在cuckoo 網站看到這一句“我從沒有這樣的運氣”。

為什麼當我們被運氣包圍的時候﹐我們要懷疑呢﹖很簡單﹐接受好了。好像我的同事﹐她在週年晚會中得到雙人來回日本的機票﹐她開心之餘﹐更宴請茶點和我們分享。她的反應很好啊﹗我也要向她學習。

Monday, March 14, 2005

成功

我覺得要成功,首要的便是願意問問題,而且要懂得怎樣去問問題。問得正確,沒有人會覺得你煩厭的,令人討厭的是亂問問題。人,基本上是願意分享的,他們樂於把自己懂得的來告訴你。你問他,他在告訴你的過程裡便會感到飄飄然,誰不喜歡呢?記住,不要用挑戰的口吻啊!

兩年,五年

真的這麼重要嗎?我是政治白癡,不過我認為如果做得不好,做一年也過長。如果做得好,兩年後又五年。真的不明白爭議什麼?

諷刺

最近電視有一廣告﹐我每次看﹐都覺得內容有點諷刺的。它是售賣維他命產品﹐說什麼新鮮蔬菜受熱後維他命流失﹐所以要吃維他命丸去補充。

香港人已經營養過剩﹐是不需要什麼補充品的﹐要的是我們注意一下生活中的細節便可以了。可是並不是有很多人可以做得到啊﹗唯有花錢買藥丸。

不化妝﹐也精彩

看到照片﹐相中的我並沒有化妝啊﹗連口紅也沒有。這令我更相信﹐我不需要化妝啊﹗其實化妝品真的很傷皮膚的﹐用了又要多用護膚的產品﹐用多了護膚品﹐除了錢多花了﹐對皮膚其實也不好的﹐磨擦多了﹐皺紋也會多一些的。

言語﹐好書

昨晚說了一個歪理﹐說沒有一本英文書是好書(當然是對我而言)﹐我所持的理由是最簡單的英文對我來說都是有障礙的。我能夠明白字裡行間的意思﹐但是我有沒有誤解作者的真正意義呢﹖我真的不知道。

我說這是歪理﹐是我的中文水平也不高啊﹗很多的詞語﹐看似明白﹐內裡的真正意義﹐我是要借助詞典的。如果我真的持以上的標準去找好書﹐我一定找不到的。

床上掙扎記

鬧鐘準時在七點十五分響起﹐我慣常的拿起手機看看﹐很多的時候﹐第一次的鈴聲都會被我遺忘。我不肯定是手機的鬧鐘不準確﹐還是我的耳朵不靈光。一個人住的情況下﹐無從去查個究竟。

鬧鐘何時再響起﹐再也記不清楚﹐只知道它響了幾次﹐我也看過手機顯示的時間幾次。我是一個有近視但不會在平時的日子裡戴眼鏡的人﹐除了在公司或是在一些陌生的地方才會乖乖的戴上眼鏡﹐因為我不愛看清這世界﹐太清楚的總有點恐怖的感覺。我看不到掛在牆上的鐘。

時間已經是七點五十分﹐是要起床的時候了。我還想多睡一會。心裡想著﹐好不好請一天假﹖我知道我並不是為了睡覺﹐而是去逃避面對一些事情。八點了﹗

很不情願地在八點五分站在廁所裡洗臉刷牙﹐很不情願地套上衣服﹐很不情願地走在街上﹐很不情願地在八點四十分上了一輛明知坐了它會遲到的小巴。

九點十二分回到公司﹐很不情願地打開電郵開始工作。

這篇文章確實是很情願地寫下來的。

不快的事

今天又做了一件令某人不快的事﹐就是不和某些人午餐。如果你們有看我的文章﹐都知道我是一個討厭無謂飯聚的人﹐更何況這一次是和那些手持利刀的人在一起。

我們這一群人﹐像小綿羊一樣﹐準備任人屠宰啊﹗

文化地域的不同

朋友告知我他喜歡住在高的樓層,因為可以遠看這世界。我聽著,卻沒有反應,他問我為什麼,我說在香港是很難把眼光從住處放眼世界的,看到的儘是別人的客廳和廁所。他說他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很多的時候,要找共鳴,都要留意文化和地域的差別。找錯了對象,儘管說的儘是對的東西,效果都不會好的。堅持己見,更是一個大錯誤。在此情況下,包容便是唯一可以做的了。聽到不明白的地方便問,說的人也要儘量的用簡單的話語來把事情說清,這樣,便可把事情弄清楚了。

Sunday, March 13, 2005

令人討厭的劇集

電視上播放的韓劇,名字記不得了,就知道那男主角不停的罵那女主角,心裡卻喜歡她的。一集是這樣蠻可以接受,但是連續的好幾集都是這樣,真的受不了。最終,我把電視關上,因為已經感覺被一種強烈的東西在騷擾著。

現聽著數日劇的主題曲。唱片名字叫Best of Japanese Drama Moods。

全球化,中心化和流動化

今天突然想起這三個詞,分別是globalization、centralization 和 mobilization。有了地球村,人們便需要把物資集中處理,最明顯的是系統的資料。有了廣大的網路,身處何方都不是一個問題,只需簡單的接駁就可以了。也是這樣,要把某些工序轉移,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人的流動性也大了。在某程度上,保障也少了,因為有些時候,物件的流動並不需要人的流動啊!

日程誌

八點至十點的網球

七點三十分 – 起床 (已知道要遲到的了。預設了的鬧鐘,遲了四十分鐘才聽到。)
八點三十分 – 到達網球場 (不是我平時慣去的那一個)
九點 – 開始下雨
十點 – 回到家 (平時在三十分鐘內已經可以到家了)

無聊的一個早上。不知為什麼,近來就是愛用“無聊”這個詞。

拒絕融合

近來和朋友S 的談話方式有了很大的不同,我很堅持我自己的一套。對於一些我認為是無聊的問題,我不答。我還強烈的要求他不要再問,因為問題是錯的,他永遠也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例如:他問我明天有什麼節目?我告知他不要這樣問我。原因是如果我有某些節目,我會告知他的。沒有告知的便是沒有特別的節目,都是看看書。他說他要知道的是我看什麼書。我著他下次問我看什麼書好了。我對這個問題便沒有反感了。

以上的,其實是很無關痛癢的事情,不過我真的不願意作一點點的融合。我知道我正被某些事情煩著,可能是我找來了一個可以舒一口氣的對象。他,真的有點可憐的。誰叫他為我的好朋友啊?!

Saturday, March 12, 2005

想看

“蛋白質女孩”將登話劇舞台(09/03/2005)

近日,台灣作家王文華在上海宣傳新作《倒數第二個女朋友》時透露,今年 6 月,他將親自操刀將《蛋白質女孩》搬上話劇舞台。

《蛋白質女孩》于 2000 年問世,至今銷售已逾 400 萬冊。“蛋白質女孩”、“高維修女子”、“鐳射頭”等詞語成為年輕人的口頭禪,《蛋白質女孩》更被年輕一族奉為愛情“寶典”。

2003 年,由《蛋白質女孩》改編的電視連續劇在播出時,受到了觀眾的好評。“蛋白質女孩”成為了許多年輕男孩的理想對象。在走上螢屏之後,《蛋白質女孩》又向電影進發。據悉,著名導演王家衛已買斷了《蛋白質女孩》的電影版權,目前正在籌備之中。

即將登上話劇舞台的“蛋白質女孩”,相信能讓“蛋白質”旋風刮得更迅猛。
如果你們有任何關於這話劇的消息,煩告知我。謝謝!

一就是一嗎

一件事就是一件事,並不可以混合一起的。可是我卻把不同的事情,混在一起來看。

要節流,我明白,但是為何在別處卻大量的花費?一頓豐盛的晚餐背後,卻是一個不知怎樣發生的局面。獎勵的背後,卻是一個殘酷的對待。如果單一的看一件事情,什麼問題也沒有的,不過我卻不認為這樣。連鎖反應是存在的,沒有人可以否認它。當然你可以閉起你的眼,可是事情是存在的。來到這個階段,誰都會自私的,但是自私並不代表不可以分享,雖然沒有什麼實質的可以拿出來,但最低限度都可以給人們一個宣洩的出口。在此情況下,還來要求那群人這個那個?快要掉工作了,還有心情做得更好嗎?如果我是那群人,我會做好自己的本份,額外的真的沒心情了。

天情

天氣的情緒不好﹐我的情緒也不太好。昨晚跟朋友談了很久﹐有九十分鐘﹐整個過程都處在你有你走﹐我有我走的情況。雖然大家都應該在此對對方有了更深的了解﹐可是感覺並不是太好的。雖然沒有爭吵﹐卻不平靜。

午飯火鍋聚會

祝願yuen luk luk 生日快樂!是昨天啊!

Friday, March 11, 2005

一條街的極端

兩個路口中的一節街,有著教會,也有著酒吧。在我看來,是兩個極端。一個是正面的,一個是比較負面的;一個是屬於白天的,一個卻是屬於黑夜的。

反過來看,兩者又有著相同,都是人們的聚腳點,都是人們為了找點心靈的慰藉。我就住在這節街道的對面,我也有這種極端嗎?

有又說,無又說

他在,你們不願他在;他不在,你們又不放他走,還在問這問那。事情已經有個了結了,由他去罷!我最不滿的是,為何一個“生”的人,作了什麼壞事,你們又要打又要燒?這是我最看不過眼的。他走,你們高興了,他也高興了。

才是好文字

一種自主、獨立的網頁開發語言是必須,而對於風格、排版、內容一式一樣的系統,我連寫字的興趣也敗了;於是,我還是慣用html。
從一個網站看到的﹐想說點點話。可能是我的誤會﹐html 都是一種網頁程式﹐和寫字的興趣是沒有關連的。如果你愛寫字﹐寫在哪裡都可以。沒有好的文字﹐什麼的風格﹐什麼的排版﹐什麼的內容﹐都是徒然。

Thursday, March 10, 2005

取經

很佩服一顧問公司的手法。目的:把工作拿去一個生活指數比較低的地方。方法:在相應的工作間接觸相關的人,瞭解情況。結果:有人沒工做。

你猜,他們的瞭解,真的可以知道得幾多?

A、B 和 C

有三件工作,A、B 和 C。

A 和 B 是有待處理的問題,這問題影響著一些數據。

C 是一個系統上的查詢,它並不對日常工作有所影響。當然知道得越多是比較好一點的。

如果你要處理這些工作,你的排列次序是怎樣的?

煙消雲散

電腦的硬件死了﹐什麼也沒有了。電郵裡有多過四千個記錄﹐也不知有多少個檔案。苦惱了一陣子﹐現在卻有一種輕鬆的感覺。如果真的救不了﹐就讓它隨風而去。

見人越多

見的人越多,聽的東西也多。慢慢地,已經不會驚訝於一些新的發現。不是對它們厭倦了,而是不再花時間去驚奇,我寧可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去體會這世界可愛的一面。想,已經把時間浪費了,再追不回頭的。

寫blog 的最難忘

要準備這個,我要想一想。你們的呢?

xxx,xxx,xxx.xx

很怪的題目。它是一個數目,卻令很多的程式弄亂了。我!忙於做聯絡,把正確的數字放回所有系統裡。

Wednesday, March 9, 2005

San Wen Ji VS San Ming Zhi

抄襲啊!跟我的設定是一樣的。其實他是我的朋友,他學中文止于小學六年級。請多多鼓勵他啊!問心,他的中文文法又幾有問題的。

Tuesday, March 8, 2005

明天

明天會跟Duke 開工作會議。對我來說﹐又是一個新天地。

Blog 的意義

聲明﹕純粹是個人感受。

在部落裡發表文章﹐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看部落﹐它是一處自由﹐安全而免費提供娛樂給自己的地方。從部落裡﹐認識了一群很值得交朋友的可人兒﹐包括男和女。我認為他們可愛是因為他們為我帶來了一些我沒有接觸過的東西。我常說﹐朋友是相互利用的﹐這利用是分享﹐沒有一對朋友是單向的。只有單向的﹐倒不如我和空氣說話好了。

我寫部落﹐ 雖然是隨意的﹐但也有一些堅持﹐例如儘量用書面語﹐寫一些可以令人有共鳴的東西。不是有什麼大志去為社會貢獻什麼﹐也不希望把世界污染。當然我們絕對有言論的自由﹐但是我們也有某些責任的﹐不是想說就去說﹐就好像說“粗口”﹐我並不認為這是需要的﹐這是一種污染。

寫部落﹐也是我成長的一部分。在寫的過程裡﹐讓我看清自己多一點。

Monday, March 7, 2005

時間花了在書齋那裡

暖暖的湯

喝了茶房阿姐弄的胡椒豬肚湯,臉上紅紅的,效果當然好過化裝。心是暖的,是那份暖意。

誰在blog-you.com 給我分數呢?

討厭的事

最討厭男士們不把某些我不懂的事情告知我。因為我不懂,所以我想知道,我都開口問你,你為什麼要告知我不會告訴我,原因是我不懂?我明白單是告訴別人一件事情,是乏味的,誰都想在談話的過程裡有交流,但是你不告訴我,我永遠也不會知道的。對於我沒有大興趣的事情,我就懶於尋找資料,我依賴你們來告訴我。想知道,因為是想瞭解你們多一點嗎!

反之,男士對於他們沒有興趣的事情,是沒有耐性去聽的。你們不想多瞭解女士多一點嗎?

Sunday, March 6, 2005

茶聚

和朋友到中環茶聚,言談中,她們說我看工作的態度好像平靜了許多。我也這樣覺得的。天外有天,沒有接觸過的東西真的很多很多。時間有限,工作上的一切,說過就算,不要上心。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我想我現在是做得到了。腦子不被工作所佔據,留下的空間,便可利用來開展我的天空。我期待著。

新書好,舊書好

昨晚和 Duke 談起這個話題,我們應該看前人的書還是看新出版的書。基本上,我們認為新書的內容,在很多的時候都和前人的書的內容有著很多的相同處。我們並不是說現代作家有抄襲之意,很大的可能性是他們並沒有看過前人的書,當某一個意念在他們的腦子裡出現,繼而將它化為文字,成為了一種說法。買書的,也沒有看過前人的書,這樣新書便有了它的市場了。

談著談著,我們也不知道,是應該買新書還是舊書。或者,沒有看過的書,都可以買來看。

現象

在地鐵裡看到的幾幕。

天氣還冷,一個妙齡少女卻穿著單薄,可是她又患了感冒。沒有穿保暖的外套,穿了一條不可再短的短群,腿上是黑色的襪褲,腳穿一靴型的運動鞋。她站在一旁,忙於整理衣著,沒有一秒鐘是停下來的。而她的頭也沒有提起過。我看不清她的臉容。

兩個妙齡少女,坐在地鐵裡,一個忙於化裝,另一個就忙於嚼糖果。她們的衣著也是特別的,可是我的感覺是,她們也不太歡迎別人的目光。

一對小情侶,男的一方遲到了。女的一見到他,便用手機打他的頭,然後叫他離開,又怒視著他。我看,男的真的想離開,卻又不可以。女的說,知道遲到了就要跑著來。男的總保持著微笑,可能這激怒了小女朋友,她開始哭了。

另一對小情侶,女的臉是呆呆的,把頭輕輕的放在可以依靠的牆上。男的靜靜地搖她的手,也不停的把她的頭抬起。

自己在戀愛的時候,以上的可能都做了。現在看到這樣的情景,對男孩們有著一點同情,他們蠻可憐的。

而那些穿戴特別的,她們內心肯定是矛盾的。面對不了自己,也面對不了這世界。我覺得她們也蠻可憐的。

分享

說生命的一篇文章。自己很喜歡,它道盡了我的心聲和一些體會。是對是錯,並不重要。是我找來一些認同,這是重要的,對我而言。

連的感覺

自從參與了小說連線後,對“連”這個字有了更深的瞭解。很多的事情,背後都有一些可以連上的東西。以前我會驚訝,現在就不會了。你們可能會問,那麼我便沒有了感受驚喜的機會?當然不會了,在發現連的關係的過程裡,便是一個驚喜。當我知道這件事和那件事是有連的關係的時候,我會更用心去瞭解我身邊的事物,我會更珍惜每一個發現,再不會認為那只是一個偶然。

新書進齋

買了The Solitaire Mystery。

Saturday, March 5, 2005

男人,女人

部落中流行做一個男或女的心理測驗。我的結果是一半一半,但有點偏向男性。如果你想認識男和女多一點,這篇文章蠻可以的。我看過一本讓男和女去認識自己多一點的書,這篇文章有很多的地方跟書裡的內容是一樣的。

More Than One 聚會

今晚七點半,九龍塘見。

乘船

乘船從澳門回來,才行駛了數分鐘,便要折返,要轉換另一條船。九點鐘的船期,要十點四十分才到香港。對於這,我並沒有不耐煩啊!

Thursday, March 3, 2005

你的,我的

今天和朋友S 談論工作上的種種。他著我不要太勉強了,現在的情況是各處一方。意思是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也不能走在一起。面對不能理解的事情,怒過,氣消了,便是了。他們要把自己放在圈圈裡,看著圈圈裡的世界;我有我的天地,我向外面的世界放眼望去。各取其好。

合作

多人一起做事,其感覺是很好的。遲些可能又會參與另一寫作活動。成真的話,才告知你們。

一種引力

在別處的留言裡﹐居然看到人們提起自己。那個部落﹐我不常到﹔就算到﹐也不多留言。今天就好像有一度引力﹐言留了﹐也多看了。

現實生活裡的偶遇﹐冥冥中都是一種引力。

明天要去澳門

我的同事﹐已經安排好了行程﹐待工作完畢就四處去﹐要去賭場﹐要去回歸塔﹐要去買手信﹐要去吃豬扒包。我問她們﹐有足夠的時間嗎﹖

時間太多

是否他們的時間真的太多呢﹖為了某一雜務﹐要我們的高級職員去處理﹖如果我是高級職員﹐我根本不會花時間去理會這樣微小的事情。當然內裡所包含的動機﹐我是知道的。以大欺小﹐贏了也不光彩。

Wednesday, March 2, 2005

為了幾分鐘

這是什麼的道理啊?為了省了幾分鐘的工作,而甘願冒險去面對一個可能要花幾天的時間才可以修補的事情。

我已經強調了好幾次了,還不得要領。算!真的有問題的時候,別叫我把它弄好。

小說連線情報

第七章寫好又改好了,希望再沒有邏輯上的失誤。

有人要做“大佬”

好好笑﹐有人想做我的“大佬”﹐我指是工作架構上我應向他彙報的某一職級。那人現在和我同等地位﹐不過他並不這樣認為﹐時時說低調﹐行為卻高調得很。理論上我應該首先知道的事情﹐他都是第一個知道。無他的﹐他愛站在老闆的身旁﹔而我呢﹖時常做著自己的本份。

好戲來了﹗我就靜靜地做我的旁觀者﹐雖然事情和我有直接的關係。

不明白

哲學術語。英語中的“形而上學”是“metaphysics”,意思是“物理之后”,也叫“第一哲學”,如笛卡儿的《第一哲學沉思錄》(Meditations on First Philosophy)也被成為《形而上學沉思錄》。亞理士多德把人類的知識分為三部分,用大樹作比喻:第一部分,最基礎的部分,也就是樹根,是形而上學(metaphysics),它是一切知識的奠基;第二部分是物理學(physics),好比樹干;第三部分是其他自然科學,以樹枝來比喻。

“形而上學”一詞原是古希臘羅德島的哲學教師安德羅尼柯給亞理士多德的一部著作起的名稱,意思是“物理學之后”。

中文譯名“形而上學”取自《易傳》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一語。
維基百科

還是不明白什麼是形而上學。簡單來說﹐我會把形而上學解釋為亞理士多德的哲理。這樣我會較容易明白的。

Tuesday, March 1, 2005

簡單

咸魚白菜也好好味
突然想起這歌詞。

月冷繁華

不知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生命中有一種感覺,是你在一眼望去的瞬間映徹自己的靈魂深處的,並由此銘記一生。

公元1995年10月,南下廣州的列車風馳電掣地行駛在華中大地。

憑窗眺望,在正午飽含著藹藹暖意的陽光朗照下,蒼翠田野、蔥蘢岡巒如漪瀾湧流的大海,漂浮起遠方煙嵐飄渺的寥廓天際;近處,半畝方塘一鑑天光雲影,臨風修篁掩映三五綠籬短牆、灰瓦屋舍--千百年來,極目楚天,這是每一位中華後人所看到的中國江南鄉村秀麗景象。

隨後,前方站臺標牌上出現“汩羅”的字樣。“汩羅”,一個似曾相識的地名,讓我原本閑適的心情倏然悸動起來。

彷彿天意與人心有靈犀,窗外綠色的原野中隱隱浮現一條銀練似的江水。我知道,那片三湘水土,曾是一個歷史偉人靈魂的最後棲息地。
好像有點吸引。可能會買來看的。

快樂,是可以聽到你的聲音

其實是可以共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