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8, 2005

我不屬於熱鬧

今晚的餐聚,氣氛很好。我也得到半份的禮物,是五百塊。坐車回家的途中,感到的是我並不屬於熱鬧的,我並不投入。對那五百塊,我也感不到快樂。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留在家。

學乖

《西藏生死書》中摘的一首詩《人生五章》。

1. 我走上街
人行道上有一個深洞
我迷失了.....我絕望了
這不是我的錯
費了好大的功才爬出來。

2. 我走上同一條街
人行道上有一個深洞
我假裝沒看到
還是掉了進去
我不能相信我居然會掉在同樣的地方
但這不是我的錯
還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爬出來

3. 我走上同一條街
人行道上有一個深洞
我看到它在那兒
但還是掉了進去......
這是一種習氣
我的眼睛張開著
我知道我在那兒
這是我的錯
我立刻爬了出來。

4. 我走上同一條街
人行道上有一個深洞
我繞道而過。

5. 我走上另一條街
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在第五次的時候才懂得走一條比較安全的路﹖跌過痛過﹐還沒有學乖﹖明明看到了﹐還要假裝看不到﹖就好像昨晚的電視節目﹐講述關於年輕人吸食K 仔﹐連某些父母都說K 仔不是毒品。這樣﹐我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做呢﹖

再見不是朋友

再見是不是還是朋友﹐真的那麼重要嗎﹖都不是朋友了﹐還需要知道原因嗎﹖不能再做朋友﹐並不是我還對他有恨有怨﹐我只相信做朋友的是需要緣份的。沒了緣份﹐還要去勉強嗎﹖

朋友說﹐我們要珍惜兒時的友誼。我絕對同意。可是珍惜又是一個怎麼樣的方法呢﹖很久沒見的朋友﹐見到固然高興﹔不能見面也不會影響我們生活的。如果要對過去而珍惜﹐何不珍惜現在呢﹖珍惜過去﹐我們依存的只是我們的回憶。以前是好朋友﹐因為大家都改變了﹐能不能像以前一樣﹐真的不知道。同樣地﹐以前不是好朋友﹐現在又可能可以成為深交的。我現在結識朋友的方式﹐都不需要知道他們的背景﹐談得來的便繼續談下去﹐沒有共同話題的﹐也不勉強了。

都是那一句﹕「活在當下。」

Sunday, February 27, 2005

奇遇

你們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簡直是一個奇遇。我到了我常到的茶餐廳,吃我喜歡的食物,看我喜歡看的書。突然,有人出現在我的對面,基本上茶餐廳是沒有人“搭臺”的。我沒有抬頭,心想,是誰這麼無趣,破壞我假日的氣氛。那人開始說話,我不覺得是對我說的,他繼續說,我才逼不得已抬起頭,看到一個“熟面口”的人,但是還不知他是誰。心想,是同事嗎?不過從他的話語,他應該是我一個熟朋友,可是我想不起我有這樣一個熟朋友。我相信我臉上有點疑惑,他告知我他是誰。啊!原來是一個在一九八八年認識的朋友,那時我們還一起去深圳旅行。旅行以後,印象中我跟他還見過一次面,以後的日子,再沒有遇上了。不過,他的事情,我是知道的;而我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我們有著一個共同的朋友。

原來每個星期日,他在我慣常去的茶餐廳午餐,可是我們從來也沒有遇上過。今天的相遇,我們傾談了兩個多小時。那次旅行,和他談話還不足十句。他告訴我,現在的我跟以前他所認識的我,除了成熟了,還是沒有什麼的分別。真的嗎?可能也是的,我的本質沒有大的改變。

他問我現在我覺得快樂和幸福嗎?我告訴他我是快樂的,我是幸福的。當我自己聽到自己的答案的時候,我確認我真的是快樂的,真的是幸福的。在這裡寫的,很多時候都是寫給自己看,有一點催眠的作用,是否真的快樂與幸福,真的無從知道。當有人問我問題,而我作出回應,我相信那刻的反應是真的。

聽了很多很多的說話,我所知道的,是我現時的生活,真的很適合我啊!不過,如他所說,也不可以對此而太滿足。我猜,我是明白他說的話。

看書,買書

有些人愛看電影、喝咖啡、乘火車﹐從未聽說需要打折扣來吸引顧客。但是要吸引讀者來買書﹐書店就似乎一定要靠打折扣來增加銷量。這就產生了一個畸形的現象﹔獲取知識總想以廉價的方式取得﹔獲取娛樂﹐則不在乎價格。當然這也存在另一種解釋﹕愛買書的人較清寒﹐因此注重折扣﹔愛娛樂的人較富﹐也因此不在乎價格。
原文

說來也對!三十多塊的一杯咖啡,喝完了就什麼也沒有,如果連同蛋糕一起吃,要六十或是七十塊,足夠買一本書了。古代時,人們叫讀書的人為窮書生,可能就因為這樣,人們對讀書便抱有成見,要買書,待減價才買了。又或者,買書可以等的,明知到某時書店有折扣,為何不等一下呢?

假日心情

被電話吵醒,不過我卻沒有發脾氣,還開開心心的聊起來。外面正下雨,並沒有影響我的心情啊!

去我愛去的茶餐廳,吃我愛吃的東西,喝我愛喝的熱飲,看我愛看的書。簡單,好享受。

好人當壞人看

一天晚上,有個女孩在機場等候飛機,離起飛還有幾個小時,於是她在機場商店找了一本書,買了一袋甜餅乾之後找了個地方坐下。

她酷愛讀書,所以聚精會神的沉浸在書裡,卻無意中發現,那個坐在她身邊的男人,竟未經允許就從他們中間的袋子裡抓起一兩塊甜餅,塞進嘴裡。

她試著迴避這件事,避免在大庭廣眾發怒。她繼續讀著書,並使勁嚼著餅乾,看著時間── 當那個偷餅賊繼續消耗她的甜餅的時候。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也越來越氣憤,她想:“我要不是這樣寬容,一定當眾讓他出出醜,可惡的偷吃別人餅乾的人!”

每當她拿一塊甜餅,他也跟著拿一塊。當只剩下最後一塊時,她猜測他會怎麼做。他的臉上浮現出善良的微笑,並略帶拘謹,他拿起最後那塊甜餅,並把它分成了兩半。

他遞給她半塊,自己開心的吃著手中的另一半。女孩從他手中搶過那半塊餅,心想:“天啊,這傢伙還挺有意思,他無禮的吃了我的餅乾,連聲謝謝都不說一句。”

當她的航班通知登機時,她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收拾起自己的行李走向門口,並拒絕回頭看一眼那個吃她甜餅而且忘恩負義的傢伙。

她登上飛機,舒適的坐在座位上,然後找到那本快看完的書,當她把手伸進皮包時,她意外而吃驚的摸到了一袋沒有開封的甜餅!!!!

如果這是我的,她後悔地自言自語道,那剛才另一包就該是他的,而他卻盡力與我分享本屬於他的甜餅!

可是已經太遲了,她無法道歉了。飛機進入雲層,她望著厚厚的雲層,心情是那樣的沉重和難受,那個忘恩負義的偷餅人竟然是自己。

生活裡,很多人養成了習慣,不斷在以懷疑的眼光審視著身邊的人,哪怕那些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的陌生人。我們甚至還懷疑自己是否受到了那些善良陌生人的“挑釁和侮辱”。在我們深深地厭惡這些身邊人的時候,是否會想到,我們也許誤解了他人。
Thecosmos 傳我的一封電郵。這故事蠻有意義的。我也常犯這種錯誤啊!壞人的數目遠遠比好人少,不過我們卻時時防備,把好人當壞人看。

Saturday, February 26, 2005

空間

你需要強大的空間嗎?我是絕對需要空間的一個人。以前一張單人床,是足夠了。 睡了四年多的雙人床,也不覺得它是超過我的需要,雖然我並不是一個“反訓”的人,佔用的空間只是一張單人床的大小。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有人要和我一同佔用雙人床,我的感覺會如何呢?可能那天的到來,我是可以適應的。人就是這樣的,隨著環境的不同而作出相應的情緒。

一個平凡的故事

和朋友 S 談論這故事,不知是大家常有溝通,或是我受了他的影響,我寫在故事裡的老闆娘,和他想像裡的有點像。在我們談論之時,我才剛剛把老闆娘這個人物寫出來,而他還沒有看過我寫的那章節。這個老闆娘,在一個平凡的故事裡不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不過卻是重要的。暫且在此賣賣關子。
Feb 26, 05

第五章,寫好了。 因為已經有五個月沒有寫這故事,要不斷去重溫來避免前後不呼應的毛病。
Feb 24, 05

五個月了﹐終於肯動腦去寫那沒完的故事。寫的不多﹐卻是一個好開始。
Feb 21, 05

心情

心情有點不著實,網球也沒有去打,白白浪費了金錢。我的快樂良方,也無從用上。回想,這好像是我近一兩個月首次的心情不好,或者可以好好的去珍視它。

差點就忘了心情不好時的感覺,原來是對什麼也提不起勁,吃東西是感覺不到味道,在網上瀏覽只看到文字,卻看不到文字後的意義。

想睡覺,什麼也不用去想,其實不是我要想,而是我不能控制我不去想。不過洗過頭,頭髮還未乾透;又要等煤氣維修的人來。

煤氣維修人員對我說家裡的煤氣爐沒有什麼的問題, 他用的語句是「無穿無爛」。 近來我的無理擔心也真太無理了,看著爐裡的火,真怕它有一天會跳出來,一路洗澡,就一路的擔心。現在回想,又真的幾好笑。都不知道,自己嚇自己的事情,還有幾多。

保密

不知是否那些年輕人正處於諮詢爆炸的年代,他們對保密這一詞也不理解了。

甲公司跟乙公司有聯繫,並不代表你跟甲公司做會計審計可以自動的拿到乙公司的資料。我是乙公司的員工,當然知道保密的重要性。如果你要拿資料,請循正當的途徑吧!那個做核數的,以為一味的“撒”就可成事了。小妹妹,請好好的做好你自己的本份吧!要不然,你的專業資格是有所懷疑的了。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

故事看完了,覺得是一個少男少女的愛情故事。我較喜歡的反而是那一段在阿紀死後,爺爺和孫子的談話,道出了很多人生的真理。孫子的執著,爺爺的開解,孫子的不認同,讓我看到很多很多在人生中所經歷過的畫面。

故事中描寫的思念,我們會否真的能把它收藏得那麼長的時間嗎?爺爺囑咐孫子所做的事,是為了思念那不能和自己一起的人,還是只是為圓自己一生之夢呢?純純的愛,我們記得的又是什麼呢?

看這故事,就好像在炎夏裡喝一杯冷飲或在冬日裡喝一碗熱湯。
Feb 26, 05

很喜歡這個說法
分別雖然難過,但還會在一起的。

爺爺請求孫子幫他把自己的骨灰跟自己愛的人的骨灰混在一起,然後撒在某處。很浪漫!我的,你的,會否在一起呢?
Feb 12, 2005

在網上找來幾個關於此書的版本,我看的是簡體字版,名字叫【在世界中心呼喚愛】。香港繁體版,譯名為【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情】;另一個香港版叫【在世界中心大聲呼喊——我愛你】,在網上的內容簡介所見,和我看的簡體字版譯序是一樣的,因我查不到誰是譯者,從那模糊的字,我猜是簡體字版的同一譯者 – 林少華。

這幾個書名,我較喜歡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我覺得愛並不限於愛情,雖然這是一個愛情小說,但我相信(我沒看書)爺爺和孫子的愛都寫在書裡。
Feb 10, 2005

Friday, February 25, 2005

考慮中

一個已有八頁紙的故事,好不好公開呢?

星期一的晚餐

將吃五千多一桌的飯,錢當然不需我付。可是我總覺得浪費,太多的好東西,我肚子受不了。簡單的一碗麵加一杯熱飲,已經足夠了。

好“薑”

午飯喝了熱檸樂加薑;晚上吃了紅豆湯丸,薑味很足。

意外的故事

請留心,我寫的是意外的故事,而不是意外的事故。

故事的開始是一個意外,明明酒店的車會停留到六點半的,為何當我們一群人在準六點半出來的時候,車就不見了。一個意外,讓我們坐在一個人的車裡。順理成章,我們邀請了幫助我們的同事吃飯。這樣,認識了一個好朋友。

沒有了那次意外,肯定沒有了這段情誼。

小說連線情報

故事在第四章有了一個急轉彎的變化。不知大家可喜歡呢?
........................

技術上出了些問題,待整理中。
Feb 24, 05

買影碟

一個不看電影的人﹐居然要我弟弟幫我買布拉格之戀。

沒有熱水

昨晚熱水爐點不起火﹐沒有熱水啊﹗打電話去查詢﹐又沒有人接聽我的電話。今天再打去﹐聽到一段留言﹕「因我們收到很多關於不能點火的查詢﹐大部份的情況是由於天氣潮濕。請待氣溫濕度回覆正常﹐爐頭的問題應可解決的。」

如果氣溫濕度持續高企﹐怎麼辦呢﹖

Thursday, February 24, 2005

給你啦

都不明白為了一個職位,可以弄這麼多事情出來?我最大方的,你要人手嗎!要幾多呢?一個應該不夠的,我給你三個好不好?不過要連人帶工作的拿走。

此話一出,誰也不再和我“要人”了。

四年前的事

今天和茶房阿姐談起四年前的事,不是我主動,而是她提出的。四年了,提起那事,激動當然沒有了,有點像講述別人的故事一樣,不過在某些點上,我還是很堅持的。可能我並不是堅持事情的對與錯,而是一些我的人生觀點。沒有了那些堅持,相信事情是不會那樣發生的。

在整個對話中,印證了愛情語言的講法。

問問題

為何新來的同事沒有問題提問的﹐已經兩個星期了﹖她對我們的工作流程了解了嗎﹖

幸福的感覺

昨晚臨睡前﹐我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Wednesday, February 23, 2005

魚生飯

午餐吃了一大碗魚生飯,好好吃。同事們驚訝為何我可以吃那麼多,夾著魚生,飯也吃掉了。

愛情語言

我相信這個論調。好像你跟我說法文﹐我一個字也不會聽得懂﹐你如何的愛我也沒用。曾經有一德國朋友﹐他對我說如果我住在德國﹐他會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猜﹐如果我真的住在德國﹐他也不會是我的男朋友﹐因為我們沒有能夠溝通的愛情語言。可以愛的﹐是不會被地域所規限的。

Tuesday, February 22, 2005

有問題,沒問題

他們提的問題,卻被我三言兩語弄妥了。我知道,他們不肯相信我的話。我也不理他們了,反正不是我直接的工作,我提了意見已經是多做了。他們喜歡問題陪著他們,由他們去了。

如果我是我的同事,我想,我會討厭自己的。

我覺得好好笑

看著老闆忙這忙那,我卻樂得清靜,我覺得好好笑。她忙的是部門的瑣事,她喜歡直接跟我的同事聯絡,我要謝她了。要保持這份清幽,我要做的是保持沉默,不給意見便是了。等他們差不多將事情做好的時候,掉下一兩句我的話,便是了。我說了,也對同事有所交代。老闆不聽我的忠言,由她去了。

原來,在以前我做了很多不直接和我工作有關的事情。

我Blog 的族譜

被人問著﹐哪一個部落才是我常用的﹖想起﹐也應該記下我的幾個部落的發展史﹐怕自己日後記不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是我首次接觸部落﹐是我的一位馬來西亞的朋友讓我看他的﹐然後我就嘗試自己也弄一個來。我還跟我這位朋友說﹐我會寫的比他快﹐比他多。結果是如何﹖不用我告訴大家啦﹗你們已經知道了答案。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喜歡和人有良性的競爭。

又是這個朋友﹐他著我幫他做翻譯﹐是關於一個劇本的﹐他打算去參加比賽。在翻譯的過程裡﹐讓我想到一個故事﹐就這樣﹐一個平凡的故事便在二零零四年七月開始創作了。昨晚﹐我也把這個已經給我冷落一旁的部落重新的為它添上色彩。

在去年的年尾﹐大概是十一月﹐我參加了More Than One。這是一個合撰的部落﹐在我加入之時﹐我跟部落裡的任何的一個人也不認識的。這個部落﹐重點是每月一個主題﹐有興趣人士可以隨便發表﹐最要緊的元素是要回應別人所寫的﹐由此引發互動。二月的主題是尋找快樂。現在我跟其中一位成員見過面﹐不過我並不是在More Than One 裡認識他的。

從More Than One 的當中三個人﹐在今年的二月成立了小說連線。現有四位成員在合力創作故事。這四個人也是互不認識的﹐居住的地方也不一樣﹐真的是天南地北﹐有澳洲﹐有荷蘭﹐當然也有住在香港的我。

同是二月﹐來了一個叫我的書齋的部落﹐主要把我過去寫過關於書本的集中放在一起﹐當然也有新的內容更新。

其實﹐我還有一個隱形的部落﹐它會是我的理想。

Monday, February 21, 2005

小說連線情報

第三章出世了,是我寫的。請多多支持!謝謝!

公幹

突然間十分忙似的﹐要去深圳﹐還要去澳門。其實﹐我只要出現﹐真的沒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Sunday, February 20, 2005

醫學與健康

看看此文章,幾有趣的。某些論點,我是同意的。知道越多,越容易病;世界裡也有越多的病類。

資料搜集

為了書齋,在網上做了資料搜集,發覺我蠻喜歡這樣的工作。在搜尋資料的過程裡,讓我看到更多的東西,是我的意外收穫。

做愛情

近年來日益普及的一夜情、援助交際,絕不是因為網路的發展才催生的事情。因而對「做愛」和「愛情」觀念的日益模糊而產生的困擾,也絕不是哪一些人的個別問題。
原文

很深奧的一個話題。我也曾經問過:「愛是可以做出來的嗎?如果不可以的話,為什麼性行為我們稱之為做愛?當然我明白這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但是為何我們說 make love?」如果是有愛的話,那麼逢場作興這論調便不可以成立了。

小親親

電視上播放的電影,吸引我的是曾志偉和毛舜筠的一段。他們有著令人摸不透的關係,他們是親密的,但是他們又各自去找尋一些快樂時光,事後還有興趣去知道事情的發生過程。我沒有看罷這套電影,不知他倆的結局是為何的。

右腦的訓練

Cerebral Right

  1. Playing music
  2. Photography
  3. Applied arts
  4. Creative writing
  5. Aerobic dance
  6. Cycling
  7. Nature watching
  8. Skiing
  9. Video games
  10. Wine tasting
  11. Hang-gliding
  12. Walking

Limbic Right

  1. Travel
  2. Collecting
  3. Listening to music
  4. Cooking
  5. Reading
  6. Singing
  7. Gardening
  8. People watching
  9. Playing with children
  10. Volunteering
  11. Fashion
  12. Theatre
  13. Conversation
以上的,大部分我也沒做,右腦用得少也不出奇了。

時間

朋友說我時間多的是,我告訴他我們都有二十四小時,是公平的。回想,我很少會覺得時間不夠用,就算以前要用四個晚上來上課,我也不覺得時間不夠用。或者我並不是一個貪心的人,我不會要求多嘗試,很多的時候,都是專注的做著幾樣東西,那樣我覺得樂趣會多一點。

Saturday, February 19, 2005

小說連線情報

第一章已經寫好了,是Manfred 寫的。

這麼年輕

新來的主任,同事們都驚訝於她的年齡。已經二十六歲了,大學畢業,怎樣看都是稱職的。我不太明白同事驚訝的原因,是懷疑她的工作能力還是他們懷疑我的決定?越發覺,他們真的不能瞭解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說性

和女朋友說性跟男性朋友是不一樣的。我有兩個男性朋友,他們都是很好的談論對象,從他們身上,我也學懂了很多的東西,不限於瞭解男性,是從男性的角度去瞭解女性,從而明白多了自己。

曾經這樣說

我曾對一女友人說:「做第三者並不是全然是壞事。」我持的理由是,一個不會要求婚姻的第三者,對在婚姻中的一男一女是有幫助的。何解?已婚的男人,有一個情人知己,分擔了他工作生活上的煩憂,這些是男人都不太願意跟妻子說的。對著妻子的時候,和氣了,分享的儘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這樣不是少了爭吵嗎?

我知道,你們並不同意以上所說的。可是真的是出自我的口。

後記:在網上找來此文,和我的論調有點相同。

兩對耳朵

昨天午飯的時候,我問了同事 P 一個問題,是一個很容易便可以回答的問題,但是他卻不給我一個答案,還說我問的時候的語氣不友善。另外一個同事 C 說問題不在我這裡,她說我態度友善。

看,同樣的話,兩個人聽起來卻有這麼不同的看法。莫非真的是男女大不同?

我的問題,只是問同事 P 的太太煮什麼的湯。有就是有,沒有也不是問題,我只是問問而已。不過我知道同事 P 怎樣想,因為我常取笑他沒有湯水喝。

並不是理解和看法的事宜,而是他的那顆心。他的心偏了。

脫衣

喜歡網球,有一環節我是最愛的,是脫衣。冬日裡,當身體溫暖後,就慢慢把身上和褪上的衣服褲子一一退去,剩下的只有短衣短褲。炎夏裡,打到混身是汗後,把全濕的衣服脫下,來一個淋浴。

只有一個字來形容,樂。

三月的假期

很想到外邊走一走。要主動去聯絡朋友了。

Friday, February 18, 2005

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根據在課堂的認識,我是一個偏向用左腦的人,左右腦的使用比率分別為六十多和三十多。怪不得我不愛聽音樂,也不愛看電影。愛看書的便是多用左腦的人。我並不是富有創意的。怎辦?我要寫小說的。選的運動 —網球,原來是配合我愛規律的性格。老師說如果要翻查公司的守則,找我這類人是最適合不過的,又“中”。最開心的,是我的性格絕對配合我現時的工作,怪不得我做了七年之久。

後記:和教練分享了這個“我”,他說我是適合打網球的,不是嗎?他時常都批評我的,不過我知道他也時常說反話的。看,我是適合在逆境裡生存的,對我太好我便不懂得進步了。我進步,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不是為了什麼,只是知道我進步了便可以了。好像空氣和水,就是需要。

假設性問題

被問了一些假設性的問題,問我的人聽罷我的答案說:「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了,那影響原來是這樣大的。」

這個大,其實是因為他的重視。如果沒有了重視,更大的影響也變得小了。就好像我愛著一個人,我緊張他,他和其他的女人走近了,我會不高興。如果我不再愛這個人,我便懶理他和誰在一起,最好不要給我打電話,免煩我。

兩段對話

和朋友S 談論小說連線﹐他提供了一些意見﹐可是我並不怎麼同意﹐他堅持他的見解﹐我也有我的道理。當然我們沒有什麼的結論。

今天﹐我對他說了一些看法﹐也是關於小說連線的﹐他聽後覺得無所謂﹐到了我堅持了。

兩段對話﹐有趣的是在同一事件的不同成份裡﹐我和他有著很大的差別。

不要問我我們談論了什麼﹐因為是關於故事怎麼樣去發展﹐有興趣的﹐請耐心的等一下。我寫的部份﹐要等到第七篇才出現。

合寫小說

感覺很特別﹐沒有刻意的寫同一樣東西﹐很自然和其他各篇有了聯繫。我總相信小說如人生﹐我們過去的經歷便是很多偶然所組成的﹐沒有人有能力去安排今天你會在街上遇到的人和跟著會發生的事情﹐我們是順著時間走的﹐大家順?這個方向﹐我們便遇著了。大家走向不同的方向﹐我們便天各一方了。

合寫小說﹐好像令自己的時間加多了一倍一樣﹐一個人走在兩條線上﹐可以合在一起﹐也可以是分開的。

你信嗎

神奇的新鮮果汁 - 無價至寶

日本禪宗高僧富澤知芳大師,提個馬鈴薯鮮汁療法,有顯著的神奇藥效。
馬鈴薯、紅蘿蔔、蘋果三合一鮮汁的功效:

一、 防治癌症,抑制癌細胞生長。
二、 防治肝臟病、腎臟病、胰臟病、胃潰瘍。
三、 防治非典型肺炎、心臟病、高血壓。
四、 恢復體力,增強體質,提高免疫和自癒能力。
五、 恢復眼睛疲勝,消除眼睛乾燥,令雙眼亮麗。
六、 治癒腰痛、肩膀痛、膝痛。
七、 排除體內毒素,美容顏潤皮膚、治肥胖。
八、 根治便秘,痔瘡,根治口臭、胃酸、減低月經痛。

電郵裡看到的。你信嗎﹖一種藥都不可以治療以上的病症﹐只是三種水果的混合就可以了﹐真的神奇。我說的是相信它的人。如果你只喝以上的﹐卻沒有運動﹐沒有足夠的睡眠﹐是徒勞無功的。

這個世界就是有太多這般神奇的東西﹐我不明白。如果只說有一項功能﹐可能我會相信﹐現在真的太多了。不過﹐只說一項﹐“中”的機會率便很低了﹐現在說八項﹐隨便“中”一個的機會率便高了﹐加起來的總和也高了﹐於是人們相信了。

怪不得﹐什麼什麼的統計報告﹐什麼什麼的顧問報告﹐有那麼多人相信﹐他們知道的可能就是那個沒有特別意義的總和。我是這樣認為的。

很易滿足

我可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只有你誠心的和我相處三十分鐘﹐用心的相互談話﹐那已經是很滿足很滿足的了。

可是就是這麼簡單的﹐你也做不到。接二連三的給你機會﹐你也不懂﹐也不明白。這就證明﹐你和我是絕對的兩類人﹐再不可以連在一起。那麼﹐你去找你的﹐我去找我的。

滿足在於那尋找的過程﹐在於那相互了解認識的過程。每一個新發掘﹐就是一個驚喜﹐驚喜隱藏了我們的感情﹐讓我們雙手一起去剝開表皮﹐去深深體會你給我的﹐我給你的﹐只屬於我們兩個的情愛。

Thursday, February 17, 2005

玩自殺

突然記起這一幕,是我在網上玩自殺。是用文字去玩而已,並不是真的要自殺。我還記得,那個男的,確信我真的要自殺。可能不是的,因為只是我從文字裡的理解,不過當時的情景,真的很真的,我說的是我真的感到那男的關心。我還記得我對他說我要用刀來割脈,用了什麼理由說要自殺就忘了。

現在回想,有點可笑。當時是不可笑的,當時我有點忘了自己,這個我記得很清楚。

曾經害怕

一處地方,一聽那地方名字,我就哭了出來。哭的原因,並不是真的為了那地方,而是在那地方發生的一個故事。曾經熟識的地方,有著熟識的人,害怕重臨那熟識的地方,因為沒有了熟識的人,也害怕沒有了熟識的人之後的孤獨。在腦際裡出現了機場關卡的那幅畫,我就哭了。

重臨了這地方,原來我並不害怕的,我還可以拿著地圖來看看我曾到過的地方。是我從這件事中成長了嗎?

想買這書

是我的新嘗試,在明報月刊看到的,名字叫【死於聖殿,生於酒館】,是一本內地出版的書,作者名字為賈曉偉。介紹音樂之餘,也講危機意識與價值觀照。

接受

很喜歡冬冬的介紹。那五個階段﹐是可以套用到每一個境況。只要接受﹐才可以把問題完全的解決﹐再不被它控制。

Wednesday, February 16, 2005

說不

一個不傷感情的說不方法,我自創的,是說停,要用英文說“stop”,還要在說這個字後,說 S、T、O、P、stop。

當我和他/她的見解是分歧的話,再說下去也沒有意思了,除非我們是想找一個共同點,如果不是的話,都是住口,改話題為好。有一點要注意的是說停的聲調,要真誠的,一定不可發脾氣。

都不是太離群

第一晚,故意不讓同事找到我,可是同事留言在我的房間,當然不可距人於千里之外,主動提議明早一起吃早餐,我知道這個晚上,她沒有吃晚餐。

第二天,她約了一同事一起吃晚餐,問我去不去,我答她我去,但是在心裡卻盤算著去不去。最後我去了,晚後還一起逛商場。

第三天,因昨晚是我同事付款的,所以今晚也要一起,我作東。晚飯後,到唐人街,坐地鐵到熟食中心,最後也逛了一陣子店鋪已經關了門的商場。

才發覺,我也不是太離群的。

五十五樓

住在酒店的五十五樓,看夜景,很美!拿著地圖指指畫畫,樂!

什麼書也沒買

價錢不對﹐環境不對﹐也沒有時間﹐所以什麼書也沒買。

Monday, February 14, 2005

情人節快樂

早來的祝福! 多多愛自己,愛你身邊的所有人。

Sunday, February 13, 2005

六度分離

Cuckoo 和 cm 在午飯聚會提起這理論,他們說是有關網路的,在網上找來這個,看似真的很有趣。 心理方面有六級分離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的理論。讓我回來後,找更多的資料。

警鐘作響

可能是誤鳴(沒有人走到街上,也聽不到人們的叫聲),家住的地方的警鐘響起來,時間還沒到早上的七點。打算再睡一會的,但是卻睡不著了,與其是這樣,倒不如起來寫寫東西。也告訴大家這幾天,我要和我的電腦分離數天,星期三晚上再見了。

Saturday, February 12, 2005

開了頭

不知不覺地把故事的開首寫了,是短了點,不過都是一個好開始。是否要修改,要看其他的兩位成員的意見了。你們也可以給意見的,如有請到這裡留言。謝謝!

天外有天

終於體驗了這句話,原來在自己生活超過了三十年的地方有那麼多新奇的事物,是我從來也沒有聽聞過了。可是我又想,如果給我早兩年或一年遇到同樣的事,我會對它們有興趣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時也命也,幾老土,都是可信的。

買書的準則

越發覺自己不願意付款買一些價錢昂貴的書,所謂昂貴,在我的定義是一百塊。不過真的有一本非常好的書,貴貴我也樂意買的。有時侯,發覺有太多的書,我根本就不知道買哪一本,唯有用價錢來作準則。

行山樂

Yuen luk luk 提議行山,這是一個很好的運動,不花費,又健康,也可鍛煉意志。今早打網球的時候在想,如果可以把這活動變為固定的,更好。是真的話,週末便成了我的運動日,有郊遊,有網球,快樂。

Friday, February 11, 2005

Elaine 說快樂

寫了一篇在More than one。

如果我說,快樂很簡單,你信不信?為什麼我們的祖父祖母輩在鄉間生活會快樂?他們的兒女,到了城市去工作,賺了點錢,他們想賺更多的,他們變得不快樂了?如果我們現存的世界,沒有了電腦,沒有了電話,沒有了網路,我們會快樂嗎?我們的第一反應很可能是“不能夠沒有了那些”。請問問自己為什麼呢?只是一天也不可以嗎?沒有了電腦,沒有了電話,沒有了網路,我們有的是書本,我們有的是一張紙,一支筆,我們還可以看的,可以寫的。還可以看,可以寫,怎麼我們會不快樂呢?

在我自己的部落裡,我常寫關於快樂的話題,多寫,是寫給朋友看,主要是寫給自己看。我很相信潛意識的能量,常寫快樂的東西,我的想法也會日漸偏向快樂。這個方程式很適合我。

Duke 說「都市人生活雖然繽紛又忙碌,但他們很多都非常非常寂寞,十分十分空虛。」我的生活卻相反的,不繽紛也不忙碌,也不感到寂寞和空虛,是什麼原因呢?是我的生活美滿嗎?答案是否定的。我也有人生裡的一些缺陷,也有很多不快樂的事情,也一度的感到寂寞和空虛。何以有這改變呢?我用的就是我以上所說的方程式。有時侯,看到人們在部落裡寫一些人生低潮,我肯定是他們的真感覺,我肯定這是一個把情感流放的好方法。在我肯定的當兒,我也時常提醒自己這方法不適合我,寫完了,心情好了,但是我們卻沒有把我們的壞情緒治療好,就好像我們病了,我們看了醫生,拿了藥,但是卻沒有把藥好好的吃完。我們總以為自己的病好了,卻不知道病菌在我們的身體裡慢慢地滋長,在不知不覺間,我們再不可以有自我的免疫能力。依賴ICQ、Newsgroup,便是我們的壞情緒還沒有治療好,在那裡,我們找來同道中人,我們以為我們找對了對象。正因為我們以為自己是對的,我們在沉迷下去。沉迷的日子,在我人生的低潮裡也經歷過,做了一些胡鬧的。如果你問我那時我清醒嗎?我可以告知你我那時是清醒的,我需要那些胡鬧來支援我的生活,因為我是空虛的,我是寂寞的。我快樂嗎?我絕對不是快樂的,有的只有漫無邊際的所謂思念。哭得最厲害的時候,就是那時候。

慢慢地,我開始看書,認識了潛意識,相信了它。這一刻,我是快樂的。快樂是因我的投入,是我面向了快樂,而不是等快樂來找我。

Cafe

今天和snoopy, 她的朋友和住在澳門的cm105 在油麻地喝下午茶,原來那一帶小餐廳林立。每一間小餐廳,都是規模小小的,幾張台,賣的也是簡單的事物。我在想,租金便宜嗎?二十多塊的一份下午茶套餐,要賣幾多才可以維持呢?另外需要不需要給保護費呢?

醉的感覺

今天沒喝酒,不知為什麼吃罷雲吞麵,就有一種酒醉的感覺。

找影碟

誰知道哪里有Before Sunrise 賣?幫一朋友找的。

這裡有超過一千四百五十的題目

大年初三

今天沒有陽光,天也不至於太灰,氣溫較早前低了點,大家出門請加衣,注意身體啊!

Thursday, February 10, 2005

多多心

剛參加了一個合撰小說部落,自己的還沒有完成,就多多心的往外處走,不過這無妨是一個新嘗試。那裡還在籌備中,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參加的,請到這裡報上你的名字。

性格形容詞

這方面,我是最弱的,指的是英文的性格形容詞,因為少看少用。下星期要上一個為期兩天的課程,我已準備好電子詞典,因為我知道在我做課前心理測驗的時候,我已經把數個字弄錯了,錯的原因是字本身很簡單,是我錯把意義套上,錯的是在我腦海裡的認識。

Being Happy - Health

Your body's health is a reflection of your mental health. Sickness will often then be a result of unresolved inner conflicts which in time show up in the body.

The mind-body connection is such that if, for example, we want to avoid something, very often our subconscious mind will arrange it.

Our belief system and our expectations can keep us sick. We get sick in part because we expect it.

As children, we learn quickly that being sick is one of the most effective ways of getting attention. For some of us it is the only way.

To be healthy and energetic, we must maintain positive emotions and we must be expressing our feelings. It is also very important to believe we DESERVE to be healthy.

It is your right to wake each morning with the confidence that your body can more than just “struggle through”.

Accept and love yourself where you are right now and acknowledge that even up until now you have been living life the best way you know how.
From: Being Happy p.25 Health

生命中的一把火

電視節目裡看到黃偉文,他說到他的創作需要的是生命中的一把火。我也有我自己的火,像他說如果那火消失了,什麼也再寫不出來了。有些時候,寫的東西過分地個人化,也是因為我自己的火。從來也不覺得這個人化有什麼的問題,如果有一天,我的火沒有了,這才是一個問題。你的火像我的火的話,看罷我的文章你便覺得有同感了。

書齋情報

陸陸續續把以前寫的看書心得放回書齋,那工夫可一點也不比寫的時候少。一邊做,一邊回顧,也一邊的從新認識自己。有一些以前寫的,在現在看回,居然不明白自己在寫什麼,有些文章更是矛盾的。

大好假期

有一旅行社倒閉,為的是大約五十多萬的債務。我有一疑問,為何人們要光顧這類小型的旅行社?當然大的旅行社並不是一個絕對的保證,但是一個好的品牌始終都是感覺好一點的。

我並不是一個愛名牌的人,可以說對很多的品牌都不認識,可能買了一些仿名牌的物件也不知道。對於參加旅行團,我一定會找信譽好的,來來去去,我光顧的只有兩間旅行社。

突然間,好想去旅行。

肥雞

新年無雞賣?以為是無限量供應,原來司機大哥不足夠,肥雞要留在深圳,安靜的度過它們的年初一(年初一是屬於雞的,所以人們在這天吃齋)。

我並不想談論這事,因為已經過去了,由我來談是沒有意義的。但是卻讓我想起自己,我也時常以為這個,以為那個,太多的以為,事情便不會像我自己以為的那樣發生了。

大年初二

陽光比昨天好,心情也好。晚上才回父母家吃開年飯,午餐我會吃麥當當。

Wednesday, February 9, 2005

財源滾滾

新年,讓我講講錢。我是一個對錢並不熱忱的人,不是覺得錢沒用,而是覺得擁有太多的錢並不是一個需要。從我的第一份工作開始,我只會留足夠的錢在銀行某一個帳戶裡,其他的就變為不動產,因為此我並不是一個大花筒(不動產用來旅遊和交學費)。現在我也不需要這樣做,因為我並不會隨便的亂花費。我也不是一個懂投資的人,所以我並不可以用錢來生錢,想做富翁,真的難以達到。雖然我也想過創業,但是我只是想擁有一間給人舒服感覺的咖啡廳,這樣的小店鋪,是掙不到大錢的。

財源滾滾,我並不需要,足夠的金錢就可以了。你喜歡的話,我就送你這個祝福,願望達成之日,請我一杯咖啡就可以了。

More Than One

有新文章﹐有空請到此一遊。

共鳴

寫她的2004 年回顧﹐有些東西也是我渴望擁有的﹐例如﹕能夠放棄工作(這個我還沒有信心在這年辦到)、繼續我行我素(這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隨心所欲遊學(當我不工作的時候﹐我會到北京去學普通話﹐可能的話﹐考一個專業資格)、基本生活+電腦+書(這個已經辦到了﹐今年是會繼續的) 、不以婚姻為跑道的戀愛 (婚姻對我來說﹐意義並不大﹐我不是怕了它﹐而是只是一紙婚書﹐不要也罷)。

運程

每一個電視節目都談雞年運程,初初聽都有些新意,但是慢慢地就覺得沒有意義,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不過是中國人的特色,聽聽也無妨。

想一些好的

新年了,想一些好的,那麼這一年也是會好的,好開始!這個好開始,每天也做的話,那每一天都是新年了。

大年初一

今早十點就起來了,天空有點陽光,感覺很好。

Tuesday, February 8, 2005

海邊的卡夫卡

書看完了。我們的一生,是否也在圈圈裡走,由起點到終點,終點也是起點,所不同的,是我們自己。
Feb 08, 2005

發覺原來自己不太能接受一些太懸疑的東西。不是我沒有想像的能力﹐愛發白日夢的我﹐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幻想﹐不過要我想一些在我意像裡沒有的東西是有點困難的。沒有創意﹐是我給朋友S 的一個印象。
Feb 03, 2005

兩條主線,我看到的是老伯到了四國,十五歲少年住進了圖書館。現在自己喜歡的主線改變了,變了喜歡老伯的那一個故事,真的奇怪。
....................

並行的兩個故事﹐終於相交了。昨晚臨睡前看的一節是講關於靈魂的﹐剛剛我昨天也寫了少許關於這的﹐好有一種相關的意味。

看了這些然後去睡﹐令我睡不好﹐不知是否和我閱讀這些有關呢﹖
Feb 02, 2005

兩個並行的故事﹐單說看﹐我比較喜歡十五歲男孩那一個﹐因為容易看﹔但如果說深度﹐那就另一個故事讓我有更多的思考。

我在想﹐為什麼作者有這樣的安排呢﹖我還未能找出個所以然來。
Feb 01, 2005

閉了眼睛情況也絲毫不會好轉。不是說閉起眼什麼就會消失,恰恰相反,睜開眼時事情變得更糟。我們居住的就是這樣的世界。
很喜歡這幾句話,覺得蠻有意義的。玩過山車,以往我也是閉眼的,但是現在我是把眼睜開的。原來睜開眼睛看這世界,真的沒有那樣害怕的。其實在這世界上,又有什麼真的令我們害怕呢?可能只是自己嚇怕自己罷!
.......................

註定如此,有點像非如此不可的意味。接連看了這兩本書(海邊的卡夫卡和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是否也有點註定如此和非如此不可的關連呢?
Jan 31, 2005

兩個並行的故事,看得我眼花繚亂,不知個所以然。就慢慢讓我去發掘,去瞭解。
.......................

昨晚臨睡前開始看的一本書,已經被它的譯者的話所吸引了。我喜歡它的排比:
出口與入口、暴力與溫情、昏迷與清醒、現實與夢幻、堅定與彷徨;貓講人語、魚自天降;識字者不看書,看書者不識字……
我們快樂並不是單純的只有快樂。只有我們能明白這一點,我們才懂得如何去快樂。
Jan 30, 2005

趕回家

看了幾個馬來西亞人的部落,他們都異口同聲說要回家過年,我想他們是回我們香港人稱的鄉下。不知為什麼,看著他們寫回家,就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很溫馨的。

買了

買了三本翻譯書,它們是:
  1. 在世界中心的呼喚愛
  2. 不朽
  3. 笑忘錄
還有另一本叫有一種下午茶的淡香叫做禪。

我的假期,不愁寂寞了。

送給你的

人真的好奇怪﹐當知道有些東西是送給你的時候﹐我們就會自然的說﹕「不要。」如果要我們去存積分的話﹐就另作別論﹐我們可以細心慢慢地去集齊我們要的﹐甚至張口需要別人的幫忙。你有沒有試過在超級市場給錢的時候﹐某些太太們會問你要不要手上的印花﹖如果你有經歷過這樣的話﹐你便會明白我在說什麼。

教練時常說﹐如果他免費讓我學網球﹐很快我就會放棄的。他的話﹐我很認同。沒有付出過的﹐我們又怎會懂得珍惜。

曾經我要送我朋友一些書﹐當時他告知我他不要。可是今天他說他很需要那些書﹐有點後悔沒有從我家中拿走。現在我又覺得我需要那些書﹐所以我告知他我不會給他了。

時間性很多的時候都很重要的﹐就看你怎樣去把握。

新年祝福

還是那個﹐願我自己快快樂樂﹗我的朋友們﹐願你們心想事成﹗

心思

雖然人還在公司﹐心已經飄到休息那裡去了。我的時間就在書本與文字裡飛馳﹐還有我的睡夢。

新春節目

找來這網站﹐細看下﹐居然沒有一個引起我濃厚興趣的節目。一知道人多﹐我就煩悶的了﹐那麼最好的地方﹐莫過於自己的家和父母的家﹐不過在明天﹐父母家也是很熱鬧的﹐姐妹會攜同兒女來拜年。

年初三﹐聚會日

有關人士﹐星期五尖沙嘴見。我們有嘉賓﹐他是來自澳門的。我沒有認識過澳門朋友﹐除了公司的同事。

書齋的點滴

補補貼貼﹐是我用來形容我寫我的書齋的情形。我看﹐這又好像我們的人生﹐誰不是在補補貼貼呢﹖做一件事﹐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考慮﹐考慮過多﹐我們多數不會做﹐因為我們把利害關係分析得頂透﹐看到壞事情可能發生﹐我們還會繼續嗎﹖很多時候我們卻步了。

我是那種要做便去嘗試做的人﹐做了第一次﹐才慢慢培養出興趣﹐然後用心的做得更好。當然我並不是一個想做就去做的人﹐在我行動之前﹐其實我都在想。好像我寫我的書齋﹐寫了一句主題話﹐便停了下來﹐要我慢慢去補補貼貼的。一張白紙﹐就是這樣慢慢有了色彩。是否繽紛﹖要看用哪一個心情了。

語氣

發覺自己用了很多肯定的語氣在寫自己的文章﹐我相信在我寫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肯定的(又一例)。嘗試去改掉那些肯定語﹐卻沒有改變字裡行間的意思。

Monday, February 7, 2005

好開心

原來開心真的很容易,只要你能找來一件你真正喜愛的東西來做便可。我找來了什麼?便是重看舊作而作出修改。

書齋情報

如果你已經用bloglines 訂閱我的書齋﹐有一點我要提醒的﹐就是我會不定期的把已張貼的文章加以修改和增加內容。請有空的時候﹐到站裡看查那些增新﹐謝謝﹗

好幫手

google 的搜尋器真的是我的一個好幫手﹐當我把漢語拼音打上後﹐它便會為我找來相應的中文字﹐這樣一來﹐我就可避免揀選了錯別字。

Sunday, February 6, 2005

不見面,結婚了

從雜誌裡看到這樣的一個故事,兩個人通過某幫助結識朋友的公司認識了,然後通過電話愛上了對方,然後決定結婚,他們還沒有見過面的,他們約定,如果在見面的一刻沒有了相愛的感覺,那就算吧。

你們相信不相信兩個沒有見過面的人會愛上對方?我是相信的。愛的產生並不是靠樣子的,而是真心的對待。誰說單在語言的接觸裡是沒有這份誠懇呢?愛要發生便發生了,並不是我們瞭解好一個人才發生的,要不要去愛,才是我們的課題。

今天終於見到陽光

祖母搬家了(續)

今早到將軍澳走了一趟,那裡的環境真的好,一望無際,海面的反映很迷人。一人單位二千多,四人家庭位便要二萬一,看過情況,才覺得物有所值,有儲物櫃,也有空間擺放先人生前喜愛的東西,有玻璃保護的,還有射燈照著。

所有手續辦妥了,祖母和祖父也可以一起住得開開心心的,家裡的所有人也跟著快樂起來。

學習英文

電視裡播放的城市論壇在爭論雙語教學,為什麼他們要討論需要不需要學英文?學英文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你要進入世界大都會,懂英文是一定的。

我有一點為現在的小朋友擔心,所擔心的不是他們懂不懂英文,而是他們的父母怎樣去培訓他們。社會上還在爭論,沒有了方向,怎樣前進呢?他們要知道語言只是一種媒介,學的內容才是最重要的,有良好的語言能力,當然可幫助學習,但是沒有了好的學習內容,更好的語言能力也沒用。

有些慶倖,我已經長大了。小朋友們,你們也不用太擔心,用功便可了。

(後記:才張貼文章,電視裡的講者也發表了我某些意見。)

書齋情報

今天應該會寫幾米。首要任務是要把他的書弄出來。

Saturday, February 5, 2005

高興的一夜

姐姐的兒女來了,和細的一個一起讀書,教她英文和普通話,也教她如何思考。她很聰明,我讓她懂得如何邏輯性想一事物,例如一個水字,我就著她想想水的用途,在早上用來做什麼,在學校裡用來做什麼,晚上又用來做什麼。學了才兩三個字,她就熟悉了這種方法,隨後的字也不需要我的提示,她已經懂得自我發揮。然後我教她英文和普通話,她很有語言的天份,懂得留意我的嘴巴來學正確的讀音。

這個小孩子,現在四歲,才兩歲多的時候,已經懂得留意我的衣著,看到我穿高跟鞋,就眼定定地看著我的腳。我猜,她對她不認識的東西特別感興趣的。

關於吃飯,我時常鼓勵她吃,當我給她一些她從來也沒有吃過的東西,她都願意嘗試,縱使她的姐姐,她的爸爸告訴我她不愛吃的。今晚她就吃了青椒,是我姐姐從來也沒有弄過的一種蔬菜。她愛吃蝦米,是我喜愛的食品之一,這一點,她很像我啊!

工作歷程

以下是我工作的歷史: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間傳呼公司(傳呼這行業已經在香港式微)裡當文員,是一個新設的職位,做的其實是為通訊的總量做報告,工作量很低。閒時也學會了怎樣去處理一個訊息,最棒的是給老闆留言。我還記得我的老闆是李先生,最後一次遇上他是在六號巴士裡。

第二和第三份工作都是在銀行裡,初接觸是櫃檯的工作,人們常說我在工作面對客戶的時候很“淡定”,不懂害怕的樣子。從那時候開始,我知道我的外表是一個正直的人,講了大話別人也不自知的。當然我從來也沒有濫用過這種優勝之處(我總覺得正直是優勝的)。在第二間銀行工作,我是管理分行裡的倉庫,每天和大量金錢接觸,卻沒有和它們產生特別的感情。可能因為看多了,所以也不太愛錢。在這裡,也聽過有人說我的聲音是好聽悅耳的(當然我現在的聲音不太好聽,人大了,聲音也變得沒有那少女的味道)。

第四份工作是在一間無線通訊公司,負責帳單的更改事項,做的時間很短,只數個月。離開的原因是我討厭到香港島工作(這都算是原因?當然還有其他的)。

用了十五個月去找第五份工作。

第五份工作,是現在的工作,是在一間物流公司裡。在這裡,經歷是最多的,也是做得最長的一間公司。

在寫的當兒,也回憶了過去的種種,發現原來在每一工作裡,都和數字拉上關係;另幾乎在每一公司裡都讓我遇到一位很談得來的男性,離開某些公司,更是和他們有關的。有的是在數個月裡都沒有遇到談得來的男性而離開,有的是遇到過分談得來的男性而離開。這些男性,基本上都不是我的男朋友,除了在我第二份工作裡認識我的第一個男朋友。

這樣想來,我基本上沒有在工作裡遇到一個很談得來的女性朋友,可以談話的當然有,但是就沒有我自動要求單獨一起晚上吃飯的那一種。

看來看去,真的很有趣,找來了這麼多的共同點。

派利是

不止一個同事問我需不需要給新來的同事派利是,我還未回答,她們已經告訴我:「我不派給她的。」我在想,那你問我為什麼。其實派不派利是都不是我負責的範圍,派的一方又不是我,可能她們換了一個方法來問我那新來的結婚了沒有。

細想,身邊的同事又真的幾可愛的。

網戀

現在很多人都擔心年輕人發展網戀,其實在網上和人做朋友,就好像以前的筆友,所不同的是,那時候的長途電話費很貴,飛機票也很貴,要見面真的談何容易。相比下,現在可以用的聯絡方法真的很多很多,而且便宜。

就是因為容易得到,我們也不懂的去珍惜,見面就見面。可是見面過後,又會產生很多的問題,情緒低落,多疑,花更多的錢在電話上,無無聊聊地在網上流浪,了無方向,為的只是在等一個人。不過我相信,曾經經歷過的,都明白那等待是有著何等的意義,旁人並不會明白的。

我的書齋

我看書的年資很短,讀過的書不知有幾多,應該是很少的,看的應比讀的多,現有藏書百多本,實際數字不太清楚。雖然這樣,但常希望把我看過的書作一記錄,現建立我的書齋,把我希望做的事情一一地弄好。

Friday, February 4, 2005

自我中心

和朋友S 談話,不知什麼原因,我們講到關於自我中心這方面。他告訴我他如何如何100% 對他的前女朋友好,我說接受的人未必能認為那是100%,然後我的結論是他太自我中心了,他說話總是從自己出發,而不是從他人處出發的。

現在我回想我們的談話,我何嘗不是自我中心呢?不喜歡的就不和人講話,不喜歡的就不出席飯局。就是同類的可以走在一起,我和他是同類。

八年前

我的同事比我年幼八年,我在想,八年前的我是怎樣的。八年前,我應該還沒有進入現在工作的公司,我還是無業遊民,正在找工作,當時我是在讀一個晚間文憑課程,努力地做兩萬字的功課。那時我是住在黃埔花園,還沒有開始打網球,也沒有學會上網,也不喜歡看書,也不寫東西。那麼,我晚上愛做什麼呢?想不到。

木瓜

午飯時間,同事在談論木瓜是否寒涼的食品,我認為不是。在網上找來了資料:

性味甘平、微寒、無毒,大部分的人都適合食用,並且有益健康。惟有體質虛弱及脾胃虛寒的人,不要經過冰冷後食用較好。授乳期間的婦女食用可增加乳量。常年消瘦消化不良的人,不妨嘗試多食木瓜,可以豐腴一些。
原文

買新衣

還沒有心思去買新衣服,我看我都不會有所行動的了。省錢吧!

學習

茶房阿姐跟我說水機修理的緣由﹐她告訴我有一天﹐當她把新的水樽放在水機上的時候﹐水在下方不停流出﹐她以為水機壞了﹐著公司的技術員查看。那技術員告知她要水機公司的人來修理﹐因為是水機的問題。水機公司的人員來了﹐一看之下﹐原來是水樽破了﹐並不是水機的問題。茶房阿姐埋怨為何我們公司的技術員不好好地去看一看﹐如果認真一點的話﹐便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我說不用太上心﹐不是人人都那麼認真的。然後我笑著對她說﹕「你也上了寶貴的一課﹐以後相同事情發生時﹐便可以處理得好一些﹐因為你已懂的去查看水樽。」

以前我也像茶房阿姐一樣﹐遇到這樣的情形會氣憤﹐但是現在我不會了﹐我的心寬了﹐看事情的角度也不同了。氣憤、埋怨﹐我們是不可以從中學習的﹐學習不到的話﹐我們也無從去有所改變﹐因為我們的心已經被我們的負面情緒所蒙蔽了。

雙倍奉還

有些人會覺得別人對我們好﹐我們便要雙倍奉還。我不太認同﹐因為那些真正對我們好的人﹐並不等待我們去對他們特別好。真正對我們好的人﹐在他們對我們好的時候﹐他們已經得到了他們快樂的心。如果要等待別人對我們好的時候我們才高興﹐那未免太愚蠢了點﹐等待永遠已經是輸的開始。等待便代表有不出現的可能性﹐在想著有與沒有之間﹐我們都不知浪費了多少時間。

下一次﹐如果有人對你好﹐就接受好了﹐不用想太多﹐簡簡單單的一聲道謝已經足夠了。對那些別有用心的人﹐ 我們也不需太介懷的。

一間屋

何謂我家﹖一對男女結婚﹐他們會為自己準備一間屋﹐作為自己的家。努力工作﹐減用減吃﹐都是為了房屋的供款。如果有一天﹐一對男女要離婚的時候﹐他們煩惱的都是那間屋﹐很多時候﹐女的一方會對男方說﹕「你休想讓另一個女性住進我們辛苦建立的家。」

我想問﹐當一對男女要離婚的時候﹐他們的家還在嗎﹖沒有了家﹐只剩一間屋﹐為何要那麼執著呢﹖誰住進去又有什麼關係呢﹖他的身體﹐他的感情﹐他的靈魂全不要了﹐還要理會那間屋來作什麼呢﹖

Thursday, February 3, 2005

長久嗎

同事Y 問我,新來的主任可否能做長一點的時間呢?這個難題,我真的未能解答。真的要看看新主任的能耐,不過我認為,是她有沒有留下來的心。

七年之癢

我說的是我的工作,已經做了超過七年了。七年中,經歷也不少,到了近幾個月,居然靜下來了。可能可以做的已經做了?其實並不是的,而是可以做的,沒有得到高高高層(公司的結構很複雜的)的批准。我在想,我們可否嘗試雙面印刷?不過我知道,系統的投資是一個大問題。

開心果

今晚在父母家吃開心果,我問爸爸,開心果是哪里來的?爸爸告訴我是從樹上來的,我以為它是什麼什麼瓜果的果實。在網上找來一些資料,有興趣者請看看。

你懂得享受嗎

所謂的孤獨,只是心裡放不下浮躁、庸俗、紛擾。放下了,就會成為一種享受。很多東西,放棄就是享受。放棄名利,享受澹泊;放棄地位,享受天倫;放棄金錢,享受平靜;放棄誘惑,享受純真。人生,就是在放棄與追逐間有了生動的區別。
全文

很喜歡以上的一段。別人看我奇怪,我已懶理他們了。時間是自己的,感覺是自己的,能不能享受,也是自己的選擇。要我講話,我只願那心靈上的交往。沒有的,寧願多看一些書,寫多一點文章,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快快樂樂的把所有一切收歸我有,多美妙!

主動提出

居然主動提出要去拜訪客戶﹐我想我是一個要知道原因才去做事的人﹐可接納的原因並不是某某原因都可﹐而是要有得益的﹐所謂的得益是對整件事情而言的。好像只是去應酬老闆的無理要求﹐我並不把它當作可接納的原因。以前已經就這話題寫過了﹐現在不再重複。

同事L 問我去不去新年團拜﹐我告知同事L﹐如果知我性格的﹐我是不會去的。她繼續說有可觀的紅包。太可惜了﹐她還沒有打算去認識了解我。正因為這原因﹐我沒有獨立和她吃過午飯。我不愛應酬﹐這個是公認的。能做朋友的﹐當然我會樂意主動聯誼。

祖母搬家了

祖母已經不在人世超過七年了﹐星期天我們會為她搬家﹐本來不打算今天就把事情寫出來﹐但是看了這篇文章﹐有點感慨。

在整個搬家的過程裡﹐做事情的是我的爸爸﹐他跑了很多的地方﹐當然也用了相當的錢(當中我也分擔了一部份)﹐為的是令祖母住得舒服一點。其實這搬家是不得已﹐土葬在政府的地方﹐七年後便要重新處理。祖母的事情不談錢﹐單就手續繁複來說﹐已經夠人受的了﹐以前也曾經寫過關於政府部門要我們弄來被我們已經拋掉了的祖母身份證。

我在想﹐沒有錢的人怎麼辦呢﹖會不會不去認領泥土裡的東西呢﹖不被認領的﹐政府會怎樣去處理呢﹖

我的一個朋友﹐他很年輕﹐但是他已經決定了死後他的骨灰要拋到大海上去。不知道當那一天來臨的時候﹐他的家人會否真的如他所願﹐把“他“送到大自然去﹖

分享

網站已經介紹了﹐可是你們都是大忙人﹐就讓我來看完文章﹐把喜歡的節錄出來 (當然只是我自己喜歡啦﹗)讓你們去參考參考。

人戰勝不了自己,不能打敗自己的煩惱,不能戰勝自己的憂悲,甚至顛倒妄想,也可以讓人輸得永無寧日。尤其生死之間,一次傳染病,一場不治之症,管你多強的英雄豪傑,也只得向無常報到。
原文

我們日忙夜忙﹐為的是一個溫暖的家﹐能夠和我們相親相愛的人一起。這個願望是否也是一個可能有輸贏的呢﹖

迷悟之間

古諺云:「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生活之中,面對人、事、物的往來之中,
試問有多少時候是清醒?
多少時候是隨著情緒在流轉呢?
以上是我在這網站裡找來的。很喜歡這幾個字“隨著情緒在流轉”。

太多了

突然我有五十個gmail 的申請權﹐真的過多了。如果你有需要的話﹐請電郵我﹐我會送上邀請電郵的。

很滿足

早餐吃了一個鬆餅﹐喝一口茶﹐簡簡單單的﹐吃後感覺滿足。如果你要我選擇﹐一頓豐富的菜還是簡單的﹐我一定會選後者﹐來得簡單﹐才可以認真地去品嘗那箇中的滋味﹐混合太多﹐反而失卻了深入了解的可能性。

Wednesday, February 2, 2005

寒冷天氣警告,請大家早點睡,保重身體!

顏色

越發覺自己喜歡這站的顏色,黑白分明,就像自己啊!不過,我也愛幻想,就像那藍色的標題,頗惹人注目的。

直說直話

和茶房阿姐傾談,她說要調整自己來和我說話,我問她為什麼,我告訴她我只是直說直話,有必要用特別的方法嗎?

我只告訴她我有興趣學佛,有興趣學靜修,都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為何她要覺得特別呢?

遲些再寫吧

很多時候﹐當我說完這句話後﹐我都沒有跟從自己的當時意願去把那工作完成﹐所以我有一個習慣﹐就是立即去做。並不是我做事情快﹐而是一把它放下我就會忘掉。可是旁人卻認為我熱心﹐我急進﹐他們統統誤會了。

下一次﹐如果我告訴你遲些幫你做事的時候﹐到了期限還未見我把事情完成﹐請提醒我﹐因為我真的忘了。

由心做起

工作能做得好﹐絕對是要 從心出發的。以往﹐我總是事事關心和緊張﹐現在我不是不關心﹐只是沒有了緊張﹐由別的同事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我就在旁邊看著他們做﹐一點意見也不給﹐直到他們來問我的時候才給他們一點點的提點。

老闆已經對我說﹐她看到我再不能每一個程序都知道了﹐比起以往﹐是退步了(她不是著我不需要去知道細節的嗎﹖)。在我來說﹐我喜歡現在的(懶理別人的閑言閑語)﹐精神緊張﹐影響了健康﹐誰都幫不到我。可能我是在慢慢去適應我理想的半退休生活﹐真的好﹗

如果我不需要工作的話

我會到北京去學普通話﹐有時間的話﹐會學毛筆字﹐在那裡會逗留起碼半年的時間﹐然後才慢慢去想我真正喜歡做的事情。

Tuesday, February 1, 2005

20個關於大腦的秘密

大腦喜歡問題。當你在學習或讀書過程中提出問題的時候,大腦會自動搜索答案,從而提高你的學習效率。從這個角度說,一個好的問題勝過一個答案。
原文

二十個中,我最喜歡以上的。你的又如何?

氣憤

投訴跟進:
那公司寄了一封跟進的信給我,說未能和我聯絡。真的嗎?他們有我的手提電話號碼,而我的手提電話是有留言信箱的,如果他們真的有和我聯絡,為何沒有留言呢?這個我很不瞭解。

那張帳單,我應該付的我已經付了。我送了一封電郵給他們,著他們如果還給我優惠價錢的話,把通知信寄給我便可了,更著他們不要向我追收那些不合理的收費。我更告訴他們,我是一個負責任的客戶,所以只給合理的費用。
Feb 1, 2005

收到電話費單,被它嚇了一跳,居然一分鐘才兩毛八,現收一塊七毛七,真的豈有此理,當然打電話去投訴。他們告訴我電腦系統有問題,不可以為我查看,著我留電話,日後聯絡我。當然我拒絕了,我問接電話的,電腦何時才能運作,他告知我不知道(我早知這答案)。他又一次著我留電話號碼。(我懷疑,他們在推銷的時候,為何可以打到我的手提電話那裡?)我告訴他,我會等他們的電腦好了的時候再次來電,著他告訴我何時電腦才可以運作。他告知我明天。(為何他現在又知道電腦可以何時好起來?)然後我又問他,他們的電腦有沒有通話記錄,我著他寫下我們今晚的對話。我繼續要求他解釋為何收費有所改變。他告訴我,我應該在優惠完了的時候,致電他們查詢新的優惠。我告訴他我並不認同這做法,我要他知道他們會打電話給客戶,但是那些是他們外判的員工,他們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有些是在街上的。我會對他們有所懷疑,所以我多數不會理會他們的。

這個可憐的接話人,被我一連串的問題弄得他無言以對。

最後我告知他,我會立即停用這公司的服務,直到他們給我一個完滿的解釋。
Jan 17, 2005

快樂的鑰匙

每人心中都有把“快樂的鑰匙”﹐但我們卻常在不知不覺中把它交給別人掌管。

其實我們身處的地方﹐不論是環境、人、事、物都很容易影響我們的情緒起伏﹐可是千萬別忘了﹕「將快樂鑰匙放在自己身邊﹐而不是由別人去操作﹗」
摘自﹕快樂的鑰匙
編者﹕哈理斯(Sydney J. Harries)
為什麼作者要強調那鑰匙是在我們的身邊﹖他不是說是在我們的心中嗎﹖放在自己的身邊﹐便要時時提防它的失去﹐放在心中便沒有辦法失去了﹐有的只有我們某一刻的忘記。

曾經聽說過﹐美國人寫的自助書﹐其實幫不了我們多少﹐他們把問題變成另一個問題。可能是翻譯的出錯﹐如果不是的話﹐那麼照著以上所說的做﹐我們真的可以擁有快樂嗎﹖個人認為絕對的不可以﹐因為當我們擁有那鑰匙的同時﹐我們的精神便處在緊張的狀態﹐要時時刻刻的看守著它。

我的快樂鑰匙﹐已經在我的心中﹐所以我沒有了那個擔懮。

迷糊的感覺

你們有沒有嘗試過這樣的感覺﹖我說的是那似幻似真的那一種﹐說得確切一些﹐是那種沒有喝酒便有酒醉的那一種感覺。

有時候﹐我是會有這樣感覺的﹐我覺得很美妙。在那一刻﹐我會分不開當時的感覺是夢幻還是事實。請大家不用驚慌﹐我絕對不是有神經病。我在想﹐我們的靈魂﹐是否有離開我們身體的一刻﹖如果有的話﹐我那一刻的感覺是否我的靈魂在看自己呢﹖說來有一點不可信的﹐不過卻是我實實在在所經歷過的。

又是否我在做我的白日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