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9, 2005

挪威的森林

很久也沒有看中文的小說,現在(一月七號)開始看的一本是你可能已經看過的書 - 挪威的森林

好想看原裝版本,但是不懂日文,怎樣看!

總結:
書看完了。我不喜歡故事的內容,有些部分,太太太不真實(可能是真實,只是自己接受不了,特別是最後那幾頁),不過倒喜歡書中的描述,用的手法。

會不會再看村上春樹的書? 哪要看緣分了。

跟著我會看的書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看的也是簡體版。


看書時的感覺:

寫在 Jan 9, 2005
永澤和初美的一段情,和我的同事的遭遇又是相似的,又同樣是三年的光景。他們現在分開了,原因是男的不願和女的結婚,而女的是渴望結婚的。當初他們走在一起,聽聞是女的為了不讓被人看扁,所以努力地維繫這段感情,為男的燒飯做家務。和我們聚會的時候,男是不願和女的坐在一起。我時常都感到莫名其妙的。如果我是那個女的,我早就放棄這段感情,我看著她,是多麼的委屈。說回初美,看完了故事,我還是不明白。可能有些人,真的是為了他人而活的。而我,絕對是為自己而活。我也曾經為人而活了好幾年,現在的我,是不再可以那樣生活了,覺得沒意義。如果我為他而活的人是珍惜我的話,我還感覺到那意義,可是我想得到的,卻沒有得到。問題來了!為他人而活並且想在那裡得到什麼的,這出發點已經是錯,在錯的原則上,是不可以弄出什麼對的東西的。

渡邊很喜歡寫信,讓我想起我的一位朋友。他也愛寫,每個星期都寫一封沒有回覆的電郵給和他分了手的戀人。他這一寫,足足寫了三四年。好像近來沒寫那麼多,好像他已經把過去的,真的變為過去。我看他,最苦的是他硬把過去看成現在。過去是過去的,我們再努力也不可把它弄回來。時間花了,心力損了,弄來的只有蒼老的臉容。

寫在Jan 8, 2005
直子的首次離開,在事情本身上,是一個很好的處理,把兩人之間的最好,停住了。她是為了自己,想令渡邊記住她?還是她不懂面對所發生的事情而選擇離開?

綠子和渡邊的吻,是最真實的吻。沒有任何的計畫,是那一刻的感覺,是雙方的一種真實的感覺,是最自然的一種感覺。但是對於兩個還是學生來說,他們的表現是過分地成熟。

書的內容很豐富,對於我來說,只有認同,沒有驚喜。雖然某些細節是比較不合真實,但是大體來說都可能在現實中發生的,就像玲子,她那突然的精神轉變,在現實中是有可能的。當在那一刻要我面對事實(精神轉變不發生在我身上),我是拒絕接受,認為是沒有可能的,哪有突然的道理,沒有任何的先兆?可是事實就是事實,事情就此發生的。懷疑過,就是開始接受的時候,永遠的懷疑也未能為事情找來一個答案,與其知道沒有可能找到答案,便去面對好了。

看到直子姐姐的一部分,開始有點“有無搞錯”的感覺。我認識的朋友不多,理應不會接觸到很多的事情,可是卻一一被我在現實裡聽到相類似的故事。突然間,有一個問題在腦海裡閃過,為什麼我要看這本書?今早才留言說我已經不愛問為什麼,可是現在卻問了。都是不要那麼自我肯定的好。

36 comments:

Missing.cm105 said...

這是一本自己不敢隨意碰的小說,看過二次,有一種很強的下沉力量,小心!

San Wen Ji said...

那麼就要看作者的寫作威力了。我相信自己是不會那麼容易被書所影響的,因為我看的並不全是內容,我看書的目的是思考。能思考,便不會下沉了。

你看了這本書兩次,那麼我可以和你談論了。沒有得到你的同意,就這樣說,好像有點老實不客氣的。不過,我相信,你是不會介意的。是嗎?

克莉絲蒂 said...

第一次看村上春樹小說就是這本.
我本人是對它有種莫名的沉迷.
我自己都不了解原因.
不過,我極少看小說.
這本是異數.

Missing.cm105 said...

不要思考太多"為什麼"比較好feel;村上早期很喜歡的意像:井,回力刀,數字,記憶,我...很有存在主義的味道.

San Wen Ji said...

我不是想為什麼啦!我想我自己,我想我的未來。

為什麼這個問題,已經離我而去。為什麼對於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yuen luk luk said...

我很早期看過這本書, 沒有印象了, 好像不是我想像中的東西, 但很想看看你們怎樣討論呢本書.

Stannum said...

第一次看《挪威的森林》時我十九歲﹐就是書中人的年紀。覺得書中人的對話非常吸引﹐引用很多意象都充滿少年人的味道﹐很新鮮。近年重看﹐自己越來越接近書首回憶前事時的年紀﹐竟然發覺在少年人的感覺中間﹐充滿了比較成熟的思想和感觸﹐是我初看時完全忽略了的。

不同年紀時看同一本書﹐原來可以領略到很不同的感覺。

San Wen Ji said...

stannum, 我有你第二次看書的感覺。直子的首次離開(我並不知道她會否有第二次的離開,所以說首次),是一個很好的處理,她把兩人之間的最好,停住了。渡邊寫給直子的那封信,我感受到他當時的感受。我現在看到五十八頁,書裡所寫的,我說是感情的部分,蠻真實的。

San Wen Ji said...

missing.cm105, 你看這書的時候,有沒有你所愛的在身邊呢?我猜沒有,所以你有那強烈的下沉感。我對嗎?

San Wen Ji said...

紗繪,你是年輕女孩子,所以有那感受。對於我來說,我會一路看,一路笑的。笑的是那些隱藏在文字裡的真實感。當然整個場景是沒有可能發生的,因為這是小說,但是很多的情節都是真實的。我說真實,因為我感受過。

Stannum said...

Elaine﹐你看的是誰的譯本呢﹖Midori竟然譯作綠子﹖她叫小林綠﹐是沒有「子」字的。譯作綠子﹐就沒有了單一個綠字的爽朗感覺了。

San Wen Ji said...

我看的是上海譯文出版社的,簡體版。

Stannum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Stannum said...

哎﹐日本人的名字用漢字﹐翻譯時怎可以隨意增減﹖有點不太尊重原作者呢﹗好在我不是看這個版本。

其實想問一下紗繪﹐兩個女孩子的名字﹐一個叫綠﹐一個叫綠子﹐在日語中會給人不同的感覺嗎﹖我的印象是有「子」字的會來自比較傳統的家庭﹐是嗎﹖

大6果/觀鳥家 said...

我讀時都是十多歲,看了你們寫的,我想會再讀一篇。

San Wen Ji said...

十來歲看這本書,看似不太適合。你們在十來歲的時候看,真的能明白書中所描述的嗎?好像有點難理解。不過無可置疑,那些二人親熱的情景,真的寫得很好,很有詩意的。

Duke of Aberdeen said...

很多年前看,是我看的第一部村上作品。

故事已不大記得了,但直子和綠的名字還是有點印象。

村上的書不宜在精神狀態不佳時看,否則會看到人很迷糊和消沉(這是我個人的看法而已)。

我弟弟差不多不看小說的,人理性得很,但卻是個村上迷。

村上寫過一本講爵士樂的書,很有趣的一本小書。

Missing.cm105 said...

原來書已經是十年前買的,1995年1月5日,我想Elaine妳是猜對了,但第二次在什麼時候看,我卻忘了。
我看的版本是台灣版,但譯者卻是同一人,但當時女主角的名字是叫“綠”而非綠子。
再看到這本書的書名,還是有那一片影像,一個荒野,一口看不見的井。整個故事到最後化為這個影像,能夠回味的,就只有你自己想像自己站在這片荒野上,跟你身邊擦身而過的人...

San Wen Ji said...

絕對同意公國先生的看法。

書裡所發生的,都好像和死亡有關的,好端端的,突然便死掉。人和人的關係,也可以突然的消失,突然的出現。對於我,在看故事的過程裡,就發現了很多和我有關的情景,直接的,間接的也有。

開心與不開心的,我都一一渡過了。未來的,我不知道。原來真的戲如人生,人生如戲。這是我現在的讀後感。

Missing.cm105 said...

看到最後幾頁,接受不了?好像有點火啊?那就不會下沉了,很好 ^_^

San Wen Ji said...

我是帶著愉快的心情去看這本書的。missing.cm105, 想問,你下沉的原因,為的是最後幾頁?

Missing.cm105 said...

記得在看"東邪西毒"時有一段類似的話,"風未動,只是其心動也",下沉的原因已經記不起了,書的最後幾頁,讓一個掉下井中的人再發力爬上地面,起碼主角能再次打電話給綠,我能看到主角跟玲子開懷的笑容...其實書中的每個角色,自己都很懷念,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樣.
今天的村上,對今天的年青人,中年的一代,都希望他們拿出最大的勇氣去面去對今天的日本(或一般城市給人)的無力感.

San Wen Ji said...

missing.cm105, 你看,你現在的看法根本沒有下沉的感覺,很積極啊!可能我只是集中在故事的表層,被那最後幾頁的內容蒙蔽了,所以根本想不到你所寫的意境。

剛剛和朋友在電話裡談論這書,他告訴我他會看這書,然後和我討論,因為我有很多的問號想找出答案。說到底,無非是想找一個可以討論的話題,我最愛天馬行空,亂說一通,然後從中得到一點東西。最重要的是,藉著討論,雙方也多了瞭解。

Stannum said...

你認為最後幾頁不真實﹐應該是指渡邊與玲子發生性關係的一段吧﹖

其實這是渡邊從泥沼中走出來的一個重要部份﹐玲子帶來了直子最後日子的故事﹐象徵著渡邊與直子中間感情的終點。按照渡邊的人物性格﹐與不愛的人發生關係﹐並不是大不了的事(例如﹕之前和永澤去找一夜情﹐但對所愛的阿綠卻一直守禮)﹔玲子曾經滄海﹐對性行為變得比較隨便也不是奇事。這一段我覺得很合理。

如果你覺得這一段「太太太不真實」﹐也許你並不太適合看村上了﹐因為 《挪威的森林》差不多是他的小說中最寫實的了。其他的作品情節更加荒誕﹐就像如夢如幻的寓言。唯一可以介紹的是《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寫的是三十多歲婚外情的故事。

San Wen Ji said...

stannum, 你是對的。在我看這故事的過程裡,我著實的找到很多和我生活上有關的東西,所以往後的情節,我便帶著這有色眼鏡,硬認為這本書是生活的寫照。當然我明白這只是一個故事,把現實生活中的許多許多故事放在一起,並加了作者的想像。在看完這書的三小時後,我已經發覺自己可能放棄了一些思考的地方。

在以上的過程裡,我也認識自己多一點,就是自己太快下定論,而且時常把自己一時的感覺當了自己的真理。這真的是我的意外收穫。

Missing.cm105 said...

米蘭. 昆德拉的書會更難讀,加油啊!

克莉絲蒂 said...

米蘭. 昆德拉的書雖然比較深.
不過內容好精彩..

克莉絲蒂 said...

"綠"和"綠子",在日本語雖然讀音是一樣,都是"みどり”(mi_do_li),不過,寫出來都是用漢字或者外來語寫法表示不一樣.例如這樣:”みどり”、”ミドリ”兩個都可以,用來表示不同或者特別意思.
大約可能這樣理解,因為讀音在日本語好多是一樣,只是漢字或意思不一樣.所以,需要看看前面詞句是什麼才知道全部想表達的意思.
這樣,和韓語語言都是一樣.

克莉絲蒂 said...

村上先生另一本書: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我都覺得好精彩.

Stannum said...

紗繪呀﹐你看的是日文版嗎﹖原文是綠還是綠子呢﹖

大雄 said...

也許那天我不應該勸妳買這本書耶!

「挪威的森林」有種沉於矇矓迷霧中的感覺。我就應該想到,像妳這種有著鮮明線條的性格的人,看這本書可能不夠暢快。

真是對不起呢!

San Wen Ji said...

大雄,你言重了。看過這本書,我並沒有損失,反過來,我卻有所得著,讓我看清了自己的弱點。你不知道嗎,我在這書裡,找到很多關於“他”的影子,我也和他討論起來,他也會看這本書。我的收穫可多著呢!

克莉絲蒂 said...

我當時看的是台灣版本;
不過我知道日本版是"綠",而不是"綠子".
日本人女生名字多數有"x子",是比較女性的.
好像男生用"x太","x雄"."剛"等等.都是一樣.
不過.現在社會好像都改變了姓名.
好像2004年姓名冊上能夠出現"糞便"一詞就知道.
不過我相信讀音一樣,但是不會用這漢字呀.

Stannum said...

連名字都可以亂改,這位譯者的水平有點問題。希望他不是從英文版翻譯成中文吧!

Anonymous said...

《挪威的森林》感覺是一本挺陰沉的書,「生與死」的課題一直圍繞著書中的主要人物,不管是渡邊或者是直子,甚至是小林 綠,都面臨到親愛的家人、戀人或摯友死亡的事實,每個人物都在痛苦、憂傷、失落中掙扎求生,比如:直子,一輩子都活在以木月為中心的世界,不管是木月生前或死後,短短二十多歲的生命,就結束在「像她內心一樣陰鬱的森林裡」,用她早已準備好的繩子,自縊身亡。她自始至終都無法跳脫木月死亡的陰影,不斷地往牛角尖鑽,最後終致精神分裂而滅亡,唉!
如此年輕的生命,多麼令人不捨啊!如果,她能像渡邊一樣,想要重新開始,有勇氣拋下往日的傷痛的話,那結局必是美好的!不是嗎?
「死並非是生的對立面,而做為生的一部放永存。」是本書最經典的一句名言,我們一般大眾常會認為,生死是相對的,且永遠只會以笑容去慶賀生的到來,而以淚水和悲痛去對待死亡,從來沒有想過其實也可以用笑容去面對甚至歡慶死亡,死亡不是禁忌,它可以跟生命一樣被相提並論,一樣正大光明的被拿來討論。如果我死了,絕對不希望看到有人為我掉淚,而是希望每一個人都能以愉悅的心情來歡送我的死亡,因為我的死亡,這世上才能有新的生命誕生,生命的誕生是可喜的,我很榮幸用死亡來迎接另一個生命的來臨,倘若直子和劇中那些被生死問題所困擾的人物們能有這樣的想法,或許這不會是個悲哀且陰沉的故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充滿生命喜悅和希望的故事了!

Stanley said...

第一次讀《挪威的森林》是17歲的時候,當時的我比較叛逆,對世俗的厭惡使我自然而然的被這本書所吸引。 但是說實話當時真的沒有能夠對這本書有什么感受。隻是停畱在被人物對白的個性和對白所吸引, 比如 主人公 我, 還有綠,鈴子的鮮活以及非常生活化的個性和對話上。當然,作為男生還有對直子春節溫柔美麗的嚮往。

突然偶然的機會,囬國探望父母又看到暸當年中學時代喜歡的這本書,頓時兒時地囬憶都陸續閃轉在我腦中,于是后來又便鬼使神差地將他帶去澳洲一口氣好像中邪似的重新讀一邊。

讀完以后髮覺原來和很多朋友一樣,我又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態度,生活習慣和方式。

其實一開始剛剛讀完的確有種類似空氣下沉或者迂囬在這本書最后一頁的感覺。但其實再立刻讀暸這本書的第一章方能踏實感覺到人生就是充滿遺憾感慨的,接受暸它空氣就反而好喝暸起來。

突然感覺到一股子力量,把遺憾感慨瞬間轉化成一種奇妙紐帶的精靈帶我瞬間穿梭暸 這片 挪威的森林。

可惜也許可倖,我就這么被這精靈帶着穿來穿去。已經好幾天都在思索着呢。

沒什么結果,但也不是一無所獲,就這么一點一滴的慢慢的感受到平時感受不到的。雖然和平時所接觸的人和事情都大同小異,可是心境卻大不一樣暸。慢慢的對什么瑣碎的小事情都無所謂暸起來,很奇妙的感覺,但是更加堅定暸自己要好好活的信唸。

最后,有個問題睏擾着我,看看大傢是怎么看待直子的死的?我一直沒能弄明白她為什么會死,當然還有木月。當然可能更在意直子。

我有幾個猜想。。。
木月的死總覺得和直子有關繫。。。不知道為什么,但是就是這么強烈的覺得。。。

直子給我一種很純潔很溫柔很嚮往的感覺,但是太不真實。。。不真實或者說不真切沒血肉感覺,也許是來自直子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封閉自己。我感覺其實直子一直雖然純潔,但是都過于任性,而且放縱暸自己的消極世界觀,讓其過渡膨脹最后吞噬暸自己。

但是渡邊也就是主人公對直子來說到底是什么。。。雖然主人公從當時,后來的中年追憶都確定的說過“直子並沒有愛過我”。但是我更強烈的感覺到主人公是想說“直子愛過我,但是為什么要放棄。。。”

難道直子真的就一直沒有愛過渡邊么。。。我並不是這么感覺,我覺得直子愛渡邊早已經超越暸木月,但是當直子意識到的時候反而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自己。。。“因為木月是因為自己而死的(也許隻是我的想象),是那么一直愛着自己的,因為我們是亞當和夏娃一樣的啊。”“我不能就這么忘記木月對我的心意,不能和渡邊在一起,即使我真的愛着渡邊,如此地思唸,以后呢,即使和渡邊在一起,有一天他厭煩暸我,我要如何活下去。。如果人生沒有那愛情擾亂我,哪怕和最好地朋友鈴子一同生活。可惜,不可能啊,我總會拖纍別人。。。我不能拖纍任何人。。。”如此這般地一直盤鏇不安地糾結着,纏繞着自己地心。加之直子一如既往的藍色情懷,消極人生觀,以及精神崩潰,所以導緻暸直子最后選擇暸死亡。。。"

我隻能這么想。。。但是想着想着又否定暸自己。也許不能很堅定吧。

想問問大傢地意見如何啊?討論下,呵呵。很想知道大傢的森林是什么顔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