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1, 2005

愛情遊戲

愛情對於我來說,再不是遊戲。要停止的時候就把它停了,可能你會覺得我狠心,但是從好的一方看,未必是壞事,拖拖拉拉的,便把兩個人的光陰也浪費掉。愛情開始的時候,誰能保證它不會改變呢?怕了它會改變而卻步,我又覺得不值得。不去經驗便不能把我們擁有的時間據為己有,這也是一種浪費。

愛情並不再是遊戲,而是一種我們能夠體驗人生的一好途徑。

持續進修

這個我很同意﹐我們所學的並不限於知識﹐而是訓練我們思維的方法。我很不明白﹐那些老師和醫生們﹐所擔懮的是他們不可以通過考試嗎﹖如果是的話﹐我們看醫生的﹐是否應更加擔心呢﹖時代進步了﹐請他們也一起進步吧﹗
網上新聞

病了請休息

人越大,越不會把自己的身體弄好,看了醫生,還不好好地休息。你已經不是小孩子,我能做的只是著你好好地睡,不要再說話了。你有沒有做,我管不了。只一句:病了請休息!

格格不入

發覺自己在公司裡越發沉默,今天我終於知道了原因,是我感覺那格格不入,有那種向左走,向右走的距離。要我盲目跟從他人的做法,我實在做不了;只做自己,又遇到種種阻力。不過我還知道自己的方向,跟著便是了,最多還保持沉默罷了。

性格

大雄帶出了一個很好的話題,人們的性格。在學術上,這應該是屬於心理的科目,我對心理學也有興趣,可惜在香港沒有晚上修的課,我認識心理,多數來自書本,也曾經花了八千塊去上一個特為管理人員設計的心理堂,不過令我有些失望,終未能完成那課程。我常安慰自己,就當自己去了一次日本旅行。

說回性格,我常覺得自己是一個頗有性格的人,但是事實是否這樣,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我有興趣去留意人們的一舉一動,去嘗試瞭解事情和行動背後的動機,不為什麼,只是興趣。多了留意,也發覺所謂的心理測驗是沒準的,幾條題目就可以為一個人定出性格,太兒戲了。

情緒不穩

你有情緒不穩嗎?有興趣請看看此文,幾有趣的。

要求高

越發覺自己是一個要求高的人,其實自己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為何我對人有那些要求呢?不過我的要求可能並不怎樣高,只是我愛和那些有自信的人走在一起。有自信的,會自然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我看到了,便會慢慢地學習。我就是愛這個了。

消失的東西重現了

以為換了站的背景,不見了的更新或是取消圖案會走出來,結果當然是沒有。要更新比較舊的文章,便要用我弟弟的電腦。今天出奇地,那些圖案走了出來。雖然不是什麼的東西,但那失而復得的感覺還在的。

Sunday, January 30, 2005

關心的人沒話說

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關心你的人和你沒有了話題,為什麼呢?以前不是說過不停的嗎?為何一下子就停了?有的只餘那些客套的對話,你近來好嗎、工作可好嗎、等等。

無論如何,知道有人還在默默的關心,我是衷心感謝的。

找相片

以前找相片倒也容易,不論有幾多,不費力便可以找出來。現在要找的話,總是找不到。原因之一是相片的排列跟以往不同了,沒有了時間的順序性。

一件物件,原來跟我們的記憶是有著很大很大的關連的。記憶模糊了,連隨物件在何方也不知道了。對我這個極有邏輯的人來說,原來記憶對於我是何等的重要啊!

我好幸運,不好的記憶,會自然地忘掉,不會見物睹人的。

今天做了什麼

幾點起床,已經記不起來。起來後,上網,然後看書,吃了麥當當做午餐,那雞肉漢堡很辣,不過我愛那扭紋薯條,然後繼續看書,睡了兩個小時的午覺,吃晚餐,然後又上網。

以上便是我今天所做的,沒有什麼的特別。

天氣又開始冷了

天氣又開始冷了,起起伏伏的,好像我們的情緒啊!在遠方的朋友,美國的,德國的,英國的,願你們在寒冷的天氣裡都過得快樂。

賣白魚蛋的伯伯

這伯伯,只可在農曆年前後見到他的,他賣的是那些用油炸的白魚蛋,配甜醬吃的那一種。他賣的白魚蛋,不是太好吃,不過不知什麼原因,每年總會吃上幾遍。前天晚上看見他,不用看日曆也知道農曆新年快到了。

談情說愛

發覺這個是永不煩厭的話題,是一個越說越有的話題。我在想,在說的過程裡,我們對說話者有了更深的認識,會否新的感情就由談話裡衍生出來呢?

澳門之旅,正在製造中

Saturday, January 29, 2005

硬推銷

自己喜歡的形象,為何要硬推銷給別人呢?我們都沒有問你的意見,你就一口氣地跟我們說。中式棉背心外套、牛仔褲加靴,另配中式小包包,型格否?看年紀跟那人的氣質罷了!

今晚很想跟你喝一杯

常識

同事P 要到新加坡去,問我那裡的天氣是如何的,讓他好收拾行李。我在心裡想,不是嗎!要問我這個問題,你沒有常識的嗎?

我很懷疑,是他真的不知道還是沒有話題找話題來說。

世界沒有了界限

真的世界變為一個沒有界限了,近來常在gmail 裡收到日文的電郵,發的人也看看你的對象嗎?我們真的開始盲目了,世界真的變了。

沉睡

沉沉地睡了幾小時,當中被他的電話吵醒了,談了一兩句話,我又再次睡去。在睡夢中,我作了幾多的夢,已經記不起來。六點鐘,爸爸來電,著我回家吃飯,我才不情願地從我的沉睡中返回現實世界裡。腦子還是不太清醒,打開電腦,什麼留言也沒有,常到的站也沒有更新,那一刻,真的感覺世界是停頓了數個小時。是真的嗎?

失樂園

書看完了,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他們的死,對他們來說,真的是他們所希望的意義嗎?死了,便可以把一切都保留住嗎?我很想知道。失樂園,是失去快樂的園地。死了,什麼感覺都應該沒有了,我們真的要去追求那失樂園嗎?
Jan 29, 2005

愛到想死的感覺是怎麼樣的?我沒有過這般的願望,但是我曾經有過就此和你的關係中斷了也無所謂的感覺,不是我不再愛,而是感到愛是滿足了。
Jan 27, 2005

好看的小說。看了四個章節,書裡描述的男女感情,很細膩,也充分寫出了男女對感情和性的感受的大不同。我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不過要留待我看完了這個故事才和大家分享。
Jan 25, 2005

文字的玩樂

有時侯,自己就利用別人的某些留言,寫了些模棱兩可的文字,你可以從正面看,也可以從側面看,每個角度有它不同的意義,當然在我寫的時候,我有自己的特定的思路。人們再留言的時候,我就猜他們究竟明白我的想法沒有。這般的文字玩樂,很喜歡啊!不過我知道,很多的時候,我也未必能猜到他人文字裡的真正意義。

給他的

你知道我現在正在做什麼嗎?
打字。
錯!
想念我?
不用我給你答案吧!

Friday, January 28, 2005

傻傻的

我是否傻的呢?為何這樣說?同事J 說我是傻傻的,在部門裡就只我一個喜歡傻傻的看,看的是厚厚的文件。在這裡,也有人說過我寫得有點過分。我看,我真有點傻傻的。

對生活的感受

朋友S 對我說,在對生活的體會這層面上,從我的文字看得到是我那深切的感受。我不知道他說的是否真的,因為我不懂去從我自己的文字裡看。

另外他又對我說,我看人是很準的。就是我能看清,所以和某些人也自然地形成了一堵牆,誰喜歡被人透視呢?

我關心的,是我也可以看準自己嗎?

100% 的愛

yuen luk luk 在留言裡提到100% 的愛。我想問,什麼是100% 的愛?在我的瞭解中,愛是無限的,哪里有極限?愛與不愛,其實都在我們的心裡,所不能確認的只是別人對我們的愛。愛自己的人,我相信是會散發一些力量去吸引那些也愛自己的人啊!

想著得到和真正得到

我想﹐我比較喜歡前者。想著想著﹐好像沒有完結似的﹔真正得到了﹐便沒有了那種想得到的渴望。拍拖是想著得到﹐結婚便是真正得到。這樣推想下去﹐我便是一個愛拍拖的人了。

似我嗎

在午飯時間﹐和同事P 談論關於做事方式的。他告訴我我的某些同事很像我﹐當然他說的是那些不太好的地方。我反問他﹐為何我不像他的老闆。他的老闆便是我的老闆。我繼續說﹐每個人在公司裡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想突圍而出﹐當然要有自己的做事風格﹐絕對不可以抄襲的。

你看某人成功﹐當你照著辦的時候﹐問題便來了。所以我並不認同同事們某些地方做得不好是我的責任﹐每個人都要向自己負責。他們為何常在原地踏步﹐是因為他們只管照著做﹐沒有考慮過人們為何成功的原因。

記住我

請你記住這一刻﹗

你會否跟人說這句話﹖我可能說過﹐不過我卻覺得這句話是沒有多大的意義的﹐如果你想聽的人有所行動的話。

記住某一事情﹐越發覺不是自己能力範圍所能夠做得到的事。我們所記住的﹐是事情的始末、是經過、還是當時的感受呢﹖我們想人們記住的又是什麼呢﹖在某一刻﹐我們真的可以弄得清楚嗎﹖

所以我再不會跟別人說﹐請你記住這一刻。

Thursday, January 27, 2005

公司外套

同事D 是一個奇怪的同事,她不喜歡穿公司的外套,連別人穿她都不滿意。穿公司的外套不是幫助公司賣廣告嗎?

男和女

和朋友S 談論男女的大不同,我們各自從自己的方向去表達意見,發覺男和女有很多的地方都不能夠真正地明白對方的立場和出發點的。我們有協議,我們只可表達,當一方在說話的時候,另一方便要聆聽,不可以給意見。當討論時間到了的時候,我們便可以從對方的立場嘗試去瞭解。

這談話的方式,又真的幾好玩的。

又放假

下星期一的早上我會放假,因為下午有一會議在我家附近的辦公大樓,於是我就不想走來走去。不知道我的老闆會否想多了,可能以為我正在找工作,因為這星期的突然請假,她對我的同事旁敲側擊地想問個究竟。

爭取

今早發了一個小脾氣﹐其實都不是向什麼人發的﹐只是我懊怒別人的不爭取。我問了同事J小姐 一個問題﹕「J 先生是不是不想做﹖如果是的話﹐我也不勉強了。」我讓J 先生協助做一個項目﹐為的是讓他有機會接觸一些他從來也沒有做過的工作﹐我認為這是他向前的踏腳石。

我放棄了﹐人們不爭取﹐我再做什麼也沒意義。人們看的世界﹐跟我的有著很大的分別﹐我的世界是怎樣來的呢﹖為什麼我倆的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呢﹖好了﹐我真的不勉強了﹐我說的是勉強自己﹐為什麼那麼著緊去為他們做點東西呢﹖他們根本是看不到那需要﹐我為他們添了麻煩﹐使他們的工作量多了。

爭取的心﹐還是留待給自己吧﹗

Wednesday, January 26, 2005

妒嫉

當一個男孩告知你他會因有其他的男孩追求你而妒嫉的,你的感受會如何呢?如果我是這女孩,我的心一定樂透的。

偷聽

發覺有人喜歡偷聽我和某同事的話。什麼原因呢﹖是怕我們說你的壞話嗎﹖如果你這般沒信心﹐我也沒有辦法。其實﹐人真的有這麼多壞話讓別人去講嗎﹖如果我們是無中生有﹐你又為何這般著緊呢﹖如果你真的做了不好的事﹐又介意別人的看法﹐那麼為什麼要做呢﹖

還記得一句我認為是至理名言的話﹐是在我曾經工作過的銀行的一位主任說的﹐他說我們的話是沒有秘密的﹐說了出來得話已經不屬於我們了﹐著別人幫你保守秘密﹐是多此一舉的事情。我常在公司裡說的話是我的行為是光明正大﹐因為我正坐在或是站在燈下工作。

人言可畏﹐對於我來說﹐是沒有任何大的作用了。不過我也不會過份地說話﹐因為我知道聽的人是介意的。

Tuesday, January 25, 2005

留言,回應

多了留言,多了回應,也發覺自己多了點關心人的衝動。這種互動,我喜歡啊!

給David 的朋友

這篇文章是為David 的朋友而寫的。我並不認識David,更不懂他的朋友,但是當我知道他的朋友不開心,我就有衝動寫一篇文章給她,希望能令她對自己有多些信心。

知道David, 是他在我的留言板留言了。再次衷心的多謝他看我的文章,一個遠方的祝福比其他什麼都來得珍貴。很多人說,網上沒有真情,我不太相信的。一個不認識我的人,就花了時間,寫點東西來鼓勵我,這是多麼的受用啊!

對一個從來也沒有對文字熱愛過的人來說,能夠養成寫東西的習慣,真的是一個意外。其實在我們的生命中,出現過的意外又真的很多很多。意外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曾經在這裡寫過,好與壞原是一對的。只要好的事情,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一時的不高興,又代表了什麼呢?只要自己還在,什麼都是有可能的。

當我感到情緒低落的時候,我會對自己笑一笑。這細微的動作,對我來說是很有效用的。你們可能懷疑它真的有用嗎?或者是我相信了,所以奏效。簡單一點說,只有我們對自己有信心,什麼問題都不成問題了。問題的存在,是幫助我們去建立自信的。

David 的朋友,我知道我真的幫不了你多少,我只想讓你知道,一個不認識你的人都對你表示關懷,那麼你面對的問題又是什麼大的問題呢?當你心情好起來的時候,給我一個留言吧!我也需要你的鼓勵的。

閒聊

今天跟史路比在網上閒聊,我對她說了一個白日夢,我說當有一男子(當然是我喜歡的)著我跟他去旅遊幾個月,我是會答應的。回來以後,可以大家開一間小小的店鋪。

睡了個午覺,現在發現我這白日夢有問題了。為何我想做的事情,要等一個男子出現呢?莫非這些並不是我想做的事情,而是我想和一個男子一起做一點事?又可能我真的想做這些事情,只是並不是時候罷了?又或者我想多了?只是白日夢,又何須這般認真呢!

把事情放大了

昨天終於完成了所有的面談,其實我是不需要和每一個同事談話的,不過我覺得有這必要,我要讓他們認識我多一點,這樣做起事情來會來得較為得心應手。

多於二十遍的交談,讓我發覺自己原來把某些事情放大來看了。哪有沒有問題的人事關係呢?是我追求過分的完美了。那些我沒有方法解決的問題,可能就不是問題,它的存在根本不影響事情的,那麼就讓它留下來吧!講是講非,在辦公室裡,可能是需要的。要不,我們的時間要花在哪里呢?

發問

昨天還和同事談論發問的技巧,今天被我發現了這文章,共分享。
學問越多,對天地之大越感虛心。不知道時還自認為是,知道的越多就會虛己待人待物,這才是正途。所以自以為是,是無知,不知而強以為知是自大,知得多了,反而不虛心,就是不學問,是閉塞。
你愛發問嗎?

慵懶的一天

醒來的時候,很不願起來,於是索性休息一天。

Monday, January 24, 2005

奇怪的回應

今天還未到六點,我已經離開了公司。在等電梯的時候,同事跟我說這麼早啊!聽來也奇怪,工作完了便離開,很正常,但是現在的人都留在公司多一點的時間,是否真的工作那就不得而知。早離開的同事都變成了罪過,被人白眼的,特別是老闆們還沒有離開。

說來也是,我也曾經對人說這麼早就離開。真的要好好的反省反省,人們是我的鏡子啊!

買書

買了兩本書,它們是失樂園海邊的卡夫卡

羨慕

聽到同事羨慕另一同事的對話﹐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個同事因病入院﹐她的丈夫陪伴在則﹐很晚才回家﹐一早又到醫院去探望。在醫院的時候﹐男的對女的百分呵護﹐同事們看在眼裡﹐羨慕萬分。

對不起﹗我並不羨慕﹐因為我覺得是男的責任。妻子病了﹐要照顧也是平常不過的事情。沒有這樣做的丈夫是罪過﹐怎樣也不可寬恕的。

當我對自己說完了以上的話後﹐我才發覺了一件事﹐是我過去的一件事。對於這件事﹐老實說﹐我還放在心裡﹐不提起便覺無事﹐一旦提起﹐我的怒火又來了。這件事﹐我曾經在這裡寫過了﹐是關於我獨自看眼專科的過程。

現在我才明白﹐原來我當時和現在的想法﹐並不是和一般人一樣的。同一件事﹐有些人會覺得羨慕﹐而我卻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是否我的要求真的很高呢﹖是否是我的高要求而令一段感情慢慢地消失呢﹖

寫這些﹐並不是去考究過去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對與錯都已經過去了。我想讓自己知道﹐我真的開始從多角度去看東西﹐別人做了我心裡的理所當然﹐我是需要去感謝的。

擔驚受怕

如果你有一段擔驚受怕的感情﹐你會怎樣去面對﹖這擔驚受怕可以看成你的另一半的素質很高﹐很有能力去吸引其他的異性。

當我還是二十多歲的時候﹐我會繼續擔驚受怕並不作聲﹐因為害怕找不到更好的。也不會讓他知道我正在怕﹐只會躲起來哭。

現在如果有一男性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會告知他我不怕。當一個愛我的男性告訴我他知道怎樣去吸引另一個女性而且付諸實行的話(做朋友是可以的)﹐我會主動的放棄這段感情。我再不怕失去我愛的﹐因為我愛自己多一些﹐如果我所愛的讓我受傷了﹐還值得我去愛嗎﹖

擔驚受怕的生活並不是生活﹐我們是不需要活在別人的鼻息裡的。

Sunday, January 23, 2005

曝光率

老闆說我的曝光率不足,對她的評語,我沒有作聲。我的工作可以說是支援的一種,是屬於後勤的工作,根本不需要面對客戶。自從部門的名字多了客戶兩字後,或多或少對面對客戶沒有了那種抗拒,算看成是自己的工作的一部分。不過對於陪飯我就站回自己的立場,我看不到有原因要去的,我便不去。老闆對我說,我的任務就是坐著。坐著有什麼意義呢?我又不是做陪坐小姐?客人也不見得要見我,因為不知道我是誰;我又不是要做付款的一個,那麼坐在一張飯桌旁的意義何在呢?

曝光率不足的地方還有內部的同事。我不相信沒有人不知道我是誰 (不知道我的樣貌是理解的),我的工作可說是重要的一環 (雖然不賺錢),沒有了我小組的工作,公司休想有流動資金。要討論特別的事情,非要找我的小組不可,所以我是不需要有曝光率的,需要幫助的同事自然會找上門來。老闆也沒能向我解說為何我要曝光率,只說同事P 的曝光率已經過高了。她真的不明白人比人比死人這道理嗎?同事 P 的曝光率與我何關呢?雖說是同一部門,但是他有他的工作,我有我的工作,可以說是河水不犯井水的。他與我絕對可以有不同的做事態度,他喜歡曝光,我就讓他去了,為何要和他爭呢?

我知道,明年的今天,我還會聽到我的曝光率不足的評語啊!因為我並不打算在這方面做點什麼。如果要曝光率,我把我的精力放在這裡可好了。

無人願意同我講

如果你聽到你的朋友跟你說,以前都無人願意同我講,聽後你的感覺是怎樣的?我,當然高興。生存在世有幾十年,遇到新鮮的話語,真的很高興的。就因為這樣的一句話,令我覺得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樂趣供我們去探索的。了無生氣,只是我們自己的看法罷了。都是那句話,找找新意思,尋找新樂趣,便是了。

電話轉駁

又一次轉駁錯誤了,有人把他要轉駁的電話號碼弄到我這邊來。不知那人何時才發現呢?上一次,足足錯了大半天。

小朋友學走路

這是一個課程,是朋友S 告知我的。一歲的孩童,真的需要這課程嗎?我猜,是父母擔心孩子不懂走路,才帶著孩子去參加這一課程。老實說,一歲的小孩,能聽得明白課程所說的東西嗎?

午餐

今天只吃了魚蛋粉,當然沒有靜靜坐下來看書。不是我沒有時間,而是慣常去的地方沒有座位。其實並不是真的沒有座位,而是餘下的座位並不是我所喜歡的。

你看我,多麼的麻煩,只是一頓午餐。

看話劇

有沒有人有興趣?有的話,一起看吧!

想一個關於顏色的問題

我現在的頭髮是啡色,染的時候的染髮膏是白色的。昨晚看一雜誌,那裡有一個廣告說他們生產的啡色染髮膏可令人們的頭髮有出色的啡色效果,廣告還說人們的頭髮本身是帶有紅色的成份。是真的嗎?我所知道的是染紅了的頭髮,會慢慢變為啡色;而且在洗頭的時候,水都為紅色。染啡的,洗過頭的水還是水的無色。

那麼,為什麼頭髮會變為啡色?是那些染髮膏把我頭髮本身的黑色拿走嗎?

認同

"I cannot tolerate being nobody." 很喜歡這句話。

誰能夠成為誰也不是呢?我們所追逐的,是什麼呢?死了以後,我們所記得的還有什麼呢?我真的好想知道,有誰可以告訴我呢?

想得到的,我會盡力去得到。過程完了,得到與得不到,也不後悔了。我做得到嗎?希望我可以!

手麻痹了

生肖運程著我小心關節,看來不是雞年的事,而是現在的事。今早起來,左手手臂有點麻痹,我相信是我在睡覺的時候,把我的手壓了一段長時間所弄成的。好的方向看,是我睡得熟;不好的方向看,是我的血氣有問題,不太流通。或者真的是時候我要多做點舒展筋骨的簡單運動。

好不熱鬧

在長沙灣元洲村附近,開了一間賣上海食物的店鋪,由新開張到現在,我還沒有機會吃過那裡的東西,因為每次我經過的時候,都有很多人在門前等候。兩塊一件的鍋貼就是最多人等候的,我猜它應該是美味的。

好喜歡看到這樣的情景,好不熱鬧!

Saturday, January 22, 2005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今晚把書看完了,有很多的問題想問,也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我有一朋友,他看了英文版,我可以和他討論討論,很是高興。
寫在 Jan 22, 2005


身體和愛情,是可以分得開的嗎?我相信有些人是可以的,特別是男性。在我來說,我現在並不可以把身體和愛情分開來,沒有愛情時,怎可以把身體交出來?靈魂,你們相信嗎?它是怎麼樣的?靈魂是可以離開我們的身體嗎?沒有靈魂的愛情,是愛情嗎?沒有靈魂的身體,是身體嗎?有靈魂的愛情和沒有靈魂的愛情的差別在哪里?有靈魂的身體跟沒有靈魂的身體又有什麼的不同?

我們的相遇,是靈魂的相遇嗎?我的愛情有靈魂,你的卻沒有,是否就製造出問題呢?
寫在Jan 16, 2005


已經看了六十八頁。這真的是一本不錯的書。我不敢說我可以看懂書的全部,一路看,就有一些親切感,有時候看到自己,有時侯又看到一些我朋友的影子。書裡的故事,也有一種真實的感覺。這書有哲學的問題,也帶有心理的成份,應該是有其他的,可是現在沒能感覺得到。

有發現時,會再寫。知道自己寫得不好,因它只是我的一個隨意的讀書報告。
寫在Jan 14, 2005


走進書店,尋找哲學書的位置,一眼望去,就被它吸引,好像和它有緣。在沒有考慮買不買的情況下,就把它帶了回家。

打開這本書,在第一段裡,就看到這樣的文字,真的有點驚訝。
永恆輪回是一種神秘的想法……有朝一日,一切都將以我們經歷過的方式再現,而且這種反復還將無限重複下去!
你們相信人與人的腦電波是相連的嗎?不知什麼原因,他跟我連起來,那怕是十萬九千哩之遠。在他身上發生的,就會在我身上發生。

如果反復是成立的話,這種無限重複下去是指個人還是我們身邊的人?不知你們有沒有經歷過,和你相連的人,在某日發生的事情,事情就在一個星期後在你的身上發生?例如:兩個分開了的人通電話,形式和內容大致是一樣的。 又例如:幫助身邊的朋友解決差不多的問題。又例如:同樣地面對不想面對的人。 為什麼是這般的巧合?
寫在Jan 9, 2005

送禮物

越來越不會買禮物,因為要買一件合意的,真的很難很難。我們每個人的物質已經很豐富了,再買一些什麼都只是多出來之物。買的人會覺得有意義,但收的人卻未然。

最近收到的是一個首飾盒。對我來說,真的沒用而且礙地方。

今日之卡

轉了網上的工具來玩,免了用來把內容打出來的時間。隨機所選的是Remaining Centered

我的經驗是,當你遇到未可解的問題時,走向自己的中心,慢慢地,你就可以理出個所以然來。有時候,我們向太多人請教,換來的是心亂,心越亂,更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因為可解決問題的方法真的很多很多,可是我們永遠只可選一個。我們所煩的,有時侯並不是沒有方法,而是有太多了。並且我們又太著緊別人的看法,我們的顧慮真的太多太多。

從今天起,就為自己多想一點,這會幫到你,也幫到你身邊的人。誰喜歡見到一個愁苦的面孔啊?

無題

近日跟朋友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你把事情忘記了。他給我說這可看成一件好事,讓我們可以再次瞭解對方。聽後,我無言而對。

深想一層,為何我們要堅持別人也記住我們的話呢?自己說過的都忘記了,喜歡自己的人就要記住我們都記不起的說話嗎?這樣看來,自己對別人的要求是高多了,要改,要改!

北方南方的語言

文章

不靈活的手

發覺自己的雙手是不靈活的,別人能夠做的手工藝,我卻做不到。回想,我是一個不懂拿筷子的人,曾被外國人取笑,也不懂拿筆,但是我能吃能寫。我也是一個不懂用正確方法數鈔票的人,但是我做了兩年的銀行櫃檯員,也管理過擺放鈔票的倉庫。

可能要我發揮我的才能,我就不可以依循那些正路。看,我的歪理又出現了!

Friday, January 21, 2005

渾身香氣

浸了一個香薰浴,聞著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令人心情愉快。

不結婚,分手吧

一個女人問男朋友肯不肯結婚,不肯的就分手。我疑惑,他們究竟愛不愛?那個女的,究竟知道不知道什麼是婚姻?我想,她真的只想著結婚,以為一個男人肯跟她結婚就代表他愛她。

女人女人,別傻了。很多的女人都不明白結婚是為了什麼,直到結婚以後,才能明白一點點。遲了嗎?並不一定,我總相信,我們能明白,是我們經歷過。看得多,聽得多並幫不了多少。那怎麼辦?勇敢去經歷吧!

以退為進

終於學到了。除了以退為進外,也學會了裝聾扮啞。發覺,真的無需在人前太執著的,只要自己心中知道自己的方向可好了。

在家真的好

終於回歸平靜,可以依時回家,也可以繼續我早睡的計畫。越來越愛靜靜的氣氛,那靜,讓我身心完完全全的跟著靜下來,好享受。

順利通過

和老闆的面談終於順利通過﹐我所指的順利是我沒有哭。我都不知道為何我要哭﹐只是那一刻眼淚已不受控制的要出來了﹐一哭就停不了。今年不是我控制能力高了﹐而是雙方都不想有這種情況發生﹐這是我認為的。

今年的面談都來得表面﹐所以氣氛都好了﹐沒有任何的爭吵﹐好像大家都明白了對方。或者這才是在辦公室裡的相處﹐何須太認真呢﹖放慢了腳步﹐做少點事情﹐卻得到多些的讚賞。這並不是我腦中的景象﹐不過我樂於接受。

我更發現﹐很多的時候﹐人們都是看表面的。只做門面功夫就可以了﹐犯不著用太多的心力去把事情真的做一遍。可能這正是我工作環境的特徵﹐我依著便可以了。

以前只會把時間放在工作上﹐眼睛被蒙蔽了。昨夜跟朋友談天﹐他說出了這個。這一了解﹐我不懂說出來﹐可是我做了﹐但我並不知道連身邊的同事都感受到﹐我只知道工作的熱誠好像減低了些。在我寫完這篇文章﹐對他所說的並沒有半點可補充的餘地﹐用心繼續做就是了。

昨夜的喜悅

昨夜的心情是平靜的。我曾經以為在那一刻﹐我會哭的﹐但是沒有。可能大會營造了過快的節奏﹐大家的心情都歡樂起來。

不知為何﹐我總喜歡哭多於笑的。我並不是一個過於悲觀的人﹐說自己為樂觀﹐我相信是沒有可能的了。說自己為悲觀﹐又好像不貼切。好一個介乎於悲觀與樂觀的人。可能我總認為哭過的歡樂是讓我們記得起的。

回想昨夜﹐我是否快樂﹖已經記不起﹐所記得是我是投入過的。

Thursday, January 20, 2005

談別人的生意

朋友告知我一些生意計畫,在聽的時候,卻動氣了。雖然我不懂做生意,不過在和他討論的時候,我又好像學到了一些東西。我的生意何時會開始呢?應該在計畫中。

爭吵

有時候,爭吵是需要的。兩個人有各自的思想,你有你說,我有我說,並不可以讓雙方有深刻的瞭解。你說你的,我對你說的說我的,你又對我說的說你的,慢慢地,瞭解就多了,也深了。不過,這種方法並不是適合所有的人,沒有一定的能耐是辦不到的。最重要的是,兩個人都要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不是為了說話而說話,也不是為了爭吵而爭吵,為的是大家對大家的瞭解。

你做得到嗎?

照片中的我

看回昨晚的照片﹐我昨晚寫的笑﹐是真的。今天看著照片中的自己﹐心也甜起來﹐真的有衝動將它作為電腦熒光屏的背景。看來我有點自戀﹐要不得﹐要不得﹗

小組方向

又要制定小組在這一年的工作方向﹐我毫無頭緒﹐是我還不知道部門 (應該說是我老闆) 的方向﹐跟總部在這一年會推行的項目。

過往的兩年﹐我再不知道我老闆的行動計劃。我做的只是紙上亂涂﹐只要達到一定的數量便可以了(質量呢﹖)﹐因為從來也沒有人和我跟進的。不過﹐我對自己是有責任的﹐是我的工作我一定能辦得妥當。

好﹗就讓我在沒有方向的情況下為自己定方向。其實我已經慣了這一套﹐我是一個有自律的人。

投入

時常和同事討論﹐為何新來的同事還差那一點點﹐是什麼呢﹖他們不是不工作﹐他們不是沒有能力﹐就是差那一點點。他們告訴我他們是希望有進步的﹐他們會把自己裝備﹐努力進修﹐等待機會。可是他們並沒有想過讀書給他們的只是知識﹐並不是智慧啊﹗知識並非難以得到﹐只有你不是太懶惰的話﹔可是智慧並不是人人皆有的。

我看﹐如果你是一個不投入的人﹐看事情總單單看表面﹐在此情況下﹐我們可跟智慧遇上嗎﹖

露天茶座

居然在觀塘區有一間露天茶座,雖然是麥當當,卻讓我想起一商業契機。

我喜歡

Seek Wisdom

無題

今晚可累,在和他對話的時候,發了數秒的脾氣。我想他是感覺不到的。最好是這樣!

三十塊

和同事談論關於沐浴露,我介紹了一個品牌給他們,500毫升的要一百六十塊。我現在已經沒有用這品牌,我轉用了另一個大眾化的,七百五十毫升才不到三十塊。

這轉變也很大啊!很多的事情,當我們經歷過,已經沒有了遺憾。回歸樸素也可以啊!

Wednesday, January 19, 2005

今晚我也笑了,不過並不是陪笑。我笑,是因為我開心。我開心,是因為我的同事。我為他們而笑的,他們也對我笑。

Tuesday, January 18, 2005

很累

今晚的飯局,我只可以說是陪笑。我笑得不多,但有一點點。發覺,原來不為自己,是很累的,真的很累。

極端

今早聽到關於智利的新聞﹐表面上看是惡作劇(虛報海嘯)﹐卻釀成大禍。今次人們從上一次的經驗得到了教訓﹐學會了提高警覺﹐可是又成為了傷亡。如果你是身處其中﹐你的反應又會是怎樣的﹖我的答案是不知道。

很多的時候﹐我們的思想行為表現都受到他人的影響。影響之深﹐我們很多的時候都未能察覺得到。到事情發展開來的時候﹐我們才有機會看到一點點。很多的人﹐都稱這為心理上的反應。心理上的名詞﹐好像每一個時段都有新的項目﹐教人看得眼花繚亂。久而久之﹐我們也相信了這一套。

我看心理﹐是科學的一部分 (這可能是錯的)。我對科學的認識是﹐理論的成立是要進行無數次的反覆驗證﹐在每次的測試中得到同樣的結果﹐經過某一公認的審核系統﹐我們便可以把這理論成立了。

我不是不認同科學﹐只是那些那些理論﹐我們應抱有什麼的態度去面對呢﹖

Monday, January 17, 2005

一連三晚

從明晚開始,一連三晚都有飯局,所以不可以早睡了。

今晚是晚了下班,晚了回家吃飯,晚了開電腦(因為要投訴),所以也晚了洗澡。還沒到十一點,都不是太晚。我走了。

化妝是禮貌

是誰創作出來的?不化妝就代表沒有禮貌的嗎?說話的人,知道不知道化妝品有幾多的傷害?我沒有化妝,但是我也很有禮貌的啊!

Sunday, January 16, 2005

準備洗澡睡覺去,各位晚安!

缺失

終於讓我想到我的缺失是什麼,是一種責任感。為人父母的,他們知道他們的責任是把兒女養大,然後可以過一點輕鬆的生活,所以當他們兒女大了的時候,他們便可以和朋友一起認識新的事物,過不一樣的生活。

而我,卻倒轉了。我現在過的是逍遙自在的生活,可說是沒有硬有的負擔。喜歡的便做,不喜歡的便懶理它,活得蠻有個性的(自認為)。感覺無聊,也是因為自己太清閒。

不過我又真的不太想有一個兒女的負擔,哪怎辦?說回頭,如果我一早有這打算的話,我的人生會否有所改變呢?真的天才知道。

午餐所遇

今天的午餐在快餐店裡。那裡的食物並不好,好的是地方寬敞,可讓我坐在那裡看書。有時侯,我喜歡到屋外的地方看書,因為我也可以看看人生百態,聽聽不同的人在說什麼的話。

今天坐在我附近的有兩組人,一組是兩個女性,她們應該是結了婚的婦人,她們工作的時間都在晚上的。她們談著煮飯買東西,談談和丈夫的相處,也談著兒子不回家吃飯的瑣事,跟著談談美容。我是坐在她們的前方,我看不到他們的臉容,只聽到她們的聲音,從她們的聲調中,她們是蠻享受她們的對話的,也對生活抱有懂得包容的意味,可是卻沒有克己的成份。

另一組是兩個女的和一個男的。男的很少講話,他只是在聽。他們談著中醫,談著教會,然後談著電子遊戲。他們看似全都過了五十的年紀,看來他們蠻懂得享受生活中的樂趣。

聽著聽著,也想想自己。我發覺,現在很多上了年紀的人,他們並不是怨天尤人的,他們更懂得享受生命。反觀我們這些出生於六十或七十年代的人,好像有點不懂我們的方向。真不解!

是真的嗎

看看這篇報導,如果我是員工,真的是對我好的嗎?因為我並不是在那機構工作,那厚厚的員工資料也不得而知。按業績來評估加薪,如果我的部門並沒有能力賺錢,應怎麼樣?是否要節流來減少開支呢?或者要向另外的部門收取費用,這樣便有收入了。

這樣的一個大機構,高調的宣佈其改變,我看其他的公司可能有效仿的可能性。我的公司會怎麼樣,我就拭目以待。

記事

昨晚十時,我已經把電腦關掉,去實踐我早睡的承諾,當然在臨睡前,我看了一陣子的書,我猜大概十一點我就睡了。

今早十二點才起來,看完各人的部落,也開始寫我自己的工作評估。都不知道什麼原因,硬是不願開始,不過一開始寫後,我又沒有停止的把它完成了。現在餘下的,就我同事的兩份,我要等我吃完我的午餐才開始。

Saturday, January 15, 2005

理髮篇

想了很久的事情,今天終於完滿解決了。我想的是我的頭髮應該是什麼的顏色和做不做挑染。其實在我考慮之列的顏色只有兩種,不是紅的便是啡的。最終我選的是啡色,做了挑染。出來的效果,是我想要的那一種。

我選用的髮型師,是我隨便地遇上的,他是我第一個慣用的髮型師,用了大約有三四年。以前我是在踏進髮型屋時說一聲“隨便”,出來的效果,沒有一次是滿意的。在最後一次說隨便時,便讓我遇上了。我的煩惱是我的頭髮量太多,很多人對著我的頭髮都不耐煩,只有他,真的用心為我理髮。

今天我只需說一聲“我要啡色”,他便為我準備好一切了。另外,我也從來不問他價錢的。原因?因為收費合理,做什麼頭髮護理,價錢也公道的。他也不會要我弄這弄那,還說電頭髮不要跟染頭髮一起做。久而久之,我便不理價錢了。

相逢恨晚

接連看了一些相逢恨晚的文章,我何嘗沒有這樣的故事。事情的處理,我認為只有三個,一個是開始然後分開,一個是開始然後做朋友,另一個是開始然後一起。

到了像我這般的年歲,能遇到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經歷,沒有經歷的人,可能我又不會對他們有興趣。一張白紙又怎能來瞭解我呢?相逢,怎樣說我都覺得是一件好事。然後的結局,怎樣去體驗和理解就各人不同了。

恨晚,我猜我不會有恨的。恨來做什麼,又幫不到事情的改變。能開心的時候就開心,以後才發生的,就待以後才擔憂。

Well-organized Vs Logical

問卷裡的一問題,才發現自己對自己的理解很有限度。我總以為有邏輯便是有條理,原來我是錯的。朋友告知我,有條理是喜歡把事情的每一個步驟寫下,然後跟著做。我絕對不喜歡把事情寫下,因為我不會看著一張紙來做事情的,我會先瞭解,然後就開始我的工作。在程序上,我是很少出錯的,所以我認為自己是一個有條理的人,因為有條理的,做起事情來也較順利。

在詞典裡,這兩個詞是這樣解釋的:
條理:思想、言語、文字的層次;生活、工作的秩序
邏輯:思維的規律
伸延
邏輯思維:指人在認識過程中借助於概念、判斷、推理反映現實的思維方式
我也發現,為什麼有些人總不喜歡和我談話,因為我太有邏輯性,他們根本找不到我錯在哪里,但是又不認同我,可是卻說服不到我。

這份問卷,這個我即將參與的課程,我相信能令自己多加認識自己。我要好好地去準備,要在兩天的時間去拿取最多的東西。

香港街道

一個非香港人的朋友問我,為何Prince Edward 地鐵站會叫太子?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我想了些原因來應付他。我說太子是由英文翻譯過來的。他問我為何不叫王子。我說中國不用王子的,王子是用在外國的地方。當然他對我的解釋不滿意,於是我回家去查詞典,那裡是這樣說的:
太子:帝王的兒子中已經確定繼承帝位或王位的。
王子:帝王的兒子。
從網上也找來一些香港歷史,關於街道的。
街道命名分三個時期
第一期: 開埠~十九世紀末
以重要人物中譯名作街名
這時期的香港街道大都先擬定英文街名, 之後再譯成中文。
看似,我的邏輯有點對的。我的那個朋友,給我多點時間,我會為你找到你想要的東西的,別考我!

渾身是暖的

今早的氣溫雖低,但我不覺得冷。站在太陽底下打網球,真是一個好享受。那暖暖的感覺,現在還在我身上。

Friday, January 14, 2005

睡覺了

又一次達成自己的承諾,洗澡去,然後擁著暖暖的身體去睡覺,夢一個香甜的。醒來便去和太陽伯伯打招呼,玩一個八點開始的網球。

各位晚安!

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知道自己有幾多喜愛的東西。曾經說我喜歡旅遊,沒有了它便活不了,每一年也會出遊兩次。每一年的生存動力,也是來自那兩次的旅遊。說來有點誇張,但卻是我說過的話。

現在才知道,當年的命根原來不是那麼重要的。旅遊對於我來說,已經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不是因為找不到旅伴才這樣說,確實是自己沒有了那興致。我覺得自己在那時喜愛旅遊的原因,並不是真的愛旅遊,而是和同行者的互動所帶來的歡樂。在沒有再遇上一個人能為我帶來歡樂的時候,我對旅遊也失卻了相遇的機會。

我會用我的方式,去重估我自己喜愛的東西。從這個角度看的,是否仍然是一樣呢?

奇怪

今天沒有對著電腦工作,理應眼睛是可以得到休息。可是出奇的,今晚眼睛覺得比平時累。真的奇怪!莫非我今天是用心地聽別人說話,幫他們分析情況,作出提議,這樣的認真可使眼睛也累了?!

Thursday, January 13, 2005

我的早餐

已經一連四天都吃了雞蛋火腿三文治和咖啡為早餐,不知明天是否一樣呢?

那三文治是沒有用刀去把它一分為二的,很有自己在家弄的感覺,吃在口裡,蠻溫情的,好心情也隨之而來。而那咖啡,是由咖啡粉開的,不過冷了卻沒有一點酸的味道。在我的心裡,我常覺得只有即磨咖啡才不會在冷後變酸,原來我是錯的。

極端的我

一個頗為認識我的朋友說,我是一個極端的人。喜歡我的人會有能力去欣賞我,不喜歡我的人會覺得我討厭。我這個朋友當然是前者。

課前評估

將會上一個名為Creative Change Leadership 的課程,導師要我們填寫一份課前自我認識的評估,我是第一個人提交我的報告,是在收到他的通知的兩小時內。導師回電郵給我,說我有效率,而且他告知我他大概可以猜我是那一類人,當然他是在沒有看我的報告的當兒。

這個課程,應該是我喜歡的類別。我猜,導師對我應該有好的印象。看看我猜的對與否?課程完了以後,我會跟大家分享的。

Wednesday, January 12, 2005

相遇

幾個有聯繫的人,應該在這一刻同在線上,你走來我的部落留言,我走去你的部落留言,好不熱鬧!

怎麼辦

同事滿臉弧疑的問我怎樣填寫自我評估表。為什麼不懂?只要誠實的填寫便可以了,做得到便說做得到,做不到的便說做不到,每一個點都寫上自己做得好的地方,當然也要寫上自己做不到的地方,因為在老闆的眼裡,我們是不可能完美的。能夠自己先說,便可以避免了無畏的責罵。

她不是一個被認為有經驗的經理嗎,為什麼連這簡單的事情都不懂?

生日熊

我有一隻生日熊,朋友在某零食店買給我的。看著那生日熊,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不可以製造得好一點?那布與布的縫合部分,真的很差很差。

不兌現

剛剛是晚上十二點,我還在寫東西。對自己的承諾,今晚辦不到了。

Tuesday, January 11, 2005

教練也寫blog

這是我網球教練的部落。去看看吧!不過他寫得很慢。

徵求好看的英文書

你們有沒有好介紹?下個月,我有機會用比香港便宜的價錢買英文書。好開心啊!

Monday, January 10, 2005

聽歌

在聽王菲的一張舊唱片,是王菲樂樂精選。喜歡的歌詞如下:

【曖昧】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
似是濃卻仍然很淡

【di-da】
你自然說太夜了
你定然必須走了
我突然哭了哭了哭了

【summer of love】
可與你相識
令我樂極

時間已晚,和自己承諾了要早點睡。明天繼續。

做白日夢

和朋友在電話裡一起做白日夢,我們夢的處境當然是可以售賣屬於我的特飲 – 8420。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8420, 請翻看我在十月所寫的一篇文章

我告訴我的朋友,我想在餐廳裡當的崗位是收銀員,但是他卻認為我是沒有那耐性的。他說我應該做管數的。我真的不想管理帳目,很沉悶的。他也認為我不適合當樓面,他怕我會罵人。我也不想當樓面,因為我不喜歡收拾。

我想當收銀員,是因為我想看到客人付款的一刻,是滿足的。另外,我也可以坐在櫃檯後面看書上網,很寫意啊!

令人懷疑的安排

有一個選舉﹐我們要把得獎者是誰保密﹐到晚宴的時候才公報﹐可是老闆卻把她安排在一個特別的座位上。這樣不是告訴了所有同事這結果嗎﹖

有時候﹐我就是不明我老闆的想法﹐她就是這樣的古古怪怪。不過﹐我也懶理這麼多﹐又是那句話﹐由她去。

在這件事上﹐我開心的是我的組員把她的看法告訴了我老闆。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和細心的同事工作是很寫意的。

去泰國

老闆問我想不想去參加這個星期的會議﹐地點是泰國。與其說是會議﹐其實是一個機會讓工作上有關聯的人聚在一起﹐增進他們的感情﹐令日後的工作更為順利﹐也是一種獎勵。

我告訴我的老闆﹐我不想去。我沒有任何的解釋﹐只是搖頭。她離開我工作的桌子﹐走了兩步後截返﹐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團隊訓練﹐我繼續搖頭回應。我又再次令她失望了﹐她總認為我沒有能力去和別人建立起一個好關係。她對我這個的印象﹐我已放棄了辯駁的權力。由她去吧﹗

在我的心裡﹐我是知道我不想去的原因。太匆忙和不想跟同事一起是表面的﹔其實我不想離開我的文字﹐也不想在四天裡不跟我想聯絡的人聯絡。是我依賴嗎﹖可能是。

後記﹕
以下所寫的﹐並不代表什麼﹐只是想把它記下﹐好讓我明年作一個對照﹐看看自己在這方面沒變還是其他的。

午飯的時間﹐和靠近老闆的同事一起﹐談論以上發生的事﹐不出我所料﹐老闆認為我小心眼﹐有著“執二攤”之感覺。我的同事也同意我老闆的想法。我早知他們是這樣的﹐所以我說我已放棄辯駁的機會。當事情被多數的人讚同的時候﹐事情便成了事實 - 他們的事實﹐我這個少數是什麼也做不了。我的力量﹐還是用在別處的好。

Sunday, January 9, 2005

挪威的森林

很久也沒有看中文的小說,現在(一月七號)開始看的一本是你可能已經看過的書 - 挪威的森林

好想看原裝版本,但是不懂日文,怎樣看!

總結:
書看完了。我不喜歡故事的內容,有些部分,太太太不真實(可能是真實,只是自己接受不了,特別是最後那幾頁),不過倒喜歡書中的描述,用的手法。

會不會再看村上春樹的書? 哪要看緣分了。

跟著我會看的書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看的也是簡體版。


看書時的感覺:

寫在 Jan 9, 2005
永澤和初美的一段情,和我的同事的遭遇又是相似的,又同樣是三年的光景。他們現在分開了,原因是男的不願和女的結婚,而女的是渴望結婚的。當初他們走在一起,聽聞是女的為了不讓被人看扁,所以努力地維繫這段感情,為男的燒飯做家務。和我們聚會的時候,男是不願和女的坐在一起。我時常都感到莫名其妙的。如果我是那個女的,我早就放棄這段感情,我看著她,是多麼的委屈。說回初美,看完了故事,我還是不明白。可能有些人,真的是為了他人而活的。而我,絕對是為自己而活。我也曾經為人而活了好幾年,現在的我,是不再可以那樣生活了,覺得沒意義。如果我為他而活的人是珍惜我的話,我還感覺到那意義,可是我想得到的,卻沒有得到。問題來了!為他人而活並且想在那裡得到什麼的,這出發點已經是錯,在錯的原則上,是不可以弄出什麼對的東西的。

渡邊很喜歡寫信,讓我想起我的一位朋友。他也愛寫,每個星期都寫一封沒有回覆的電郵給和他分了手的戀人。他這一寫,足足寫了三四年。好像近來沒寫那麼多,好像他已經把過去的,真的變為過去。我看他,最苦的是他硬把過去看成現在。過去是過去的,我們再努力也不可把它弄回來。時間花了,心力損了,弄來的只有蒼老的臉容。

寫在Jan 8, 2005
直子的首次離開,在事情本身上,是一個很好的處理,把兩人之間的最好,停住了。她是為了自己,想令渡邊記住她?還是她不懂面對所發生的事情而選擇離開?

綠子和渡邊的吻,是最真實的吻。沒有任何的計畫,是那一刻的感覺,是雙方的一種真實的感覺,是最自然的一種感覺。但是對於兩個還是學生來說,他們的表現是過分地成熟。

書的內容很豐富,對於我來說,只有認同,沒有驚喜。雖然某些細節是比較不合真實,但是大體來說都可能在現實中發生的,就像玲子,她那突然的精神轉變,在現實中是有可能的。當在那一刻要我面對事實(精神轉變不發生在我身上),我是拒絕接受,認為是沒有可能的,哪有突然的道理,沒有任何的先兆?可是事實就是事實,事情就此發生的。懷疑過,就是開始接受的時候,永遠的懷疑也未能為事情找來一個答案,與其知道沒有可能找到答案,便去面對好了。

看到直子姐姐的一部分,開始有點“有無搞錯”的感覺。我認識的朋友不多,理應不會接觸到很多的事情,可是卻一一被我在現實裡聽到相類似的故事。突然間,有一個問題在腦海裡閃過,為什麼我要看這本書?今早才留言說我已經不愛問為什麼,可是現在卻問了。都是不要那麼自我肯定的好。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我不贊成回頭看,除非你還覺得有回頭的必要。以為和別人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自己的心事便可放下心,其實是不可以的。唯一可以做的,是改變環境,從而改變心情,或者是首先改變心情,從而改變環境。

曾經沉迷於網上談話的我,自以為有人願意分享我的悲苦,我便得求了。可是在不自知的情況下,我卻有所依賴,但是問題根本沒有解決,而自己卻仍然活在那深深的洞裡,越來越不想走出來。在這情況下,我只是越活越活回去。

就在某一晚,突然在腦裡閃出一個意念,我便行動了。那決心,是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的。我要向自己說一聲多謝,如果不是那堅持,我相信我是不會開始我的寫作,也不可以認識一群談得來的好朋友,我只會把時間花在無聊的網上交談。當然我也在昔日的網上交談認識了一些朋友,但是無聊的時間還多的。相比之下,現在的我是健康得多,也很積極啊!

七點鐘的網球

今早的七點十分,我已經在網球場上打著網球。很久很久也沒有這麼早起床。起來的一刻,天還沒有亮。七點多了,天空還是有一點點的灰。穿著短袖棉衣的我,外加一件背心,腿上一條長褲,就這樣,打起網球。

因為還沒有陽光,沒有任何衣服保暖的兩條手臂,感到的是一陣陣的寒意。反而我的背部,卻感到一點點的暖意。那強烈的對比,有點特別,但是也有點難受。我不太喜歡那溫冷不分的情況。這就好像我不愛喝暖水,討厭那不熱不冷的滋味。

八點了,太陽慢慢地呈現。我選擇打網球,就是喜歡和太陽的接觸,很溫暖的。不知是否穿了短袖衣的緣故,我的上半身好像有點僵硬的,下半身卻活動自如。教練稱讚我打了兩個好球。可是我卻沒有為了他的稱讚而高興起來,因為我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好。

八點半,身體開始感覺疲倦了,可是我的頭腦卻是出奇的清醒。做運動就有這樣的好處,身體的倦和頭腦的醒。每每我的問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弄出答案的。

九點,運動做完了。帶著愉快的心情,吃了一個輕鬆的早餐,和教練談天說地,一個小時便過去了。回家,寫東西。

Saturday, January 8, 2005

有運

在超級市場買了一袋蛋糕,給錢的時候收銀員跟我說恭喜,原來我得了五巴仙的折扣。雖然實際得益只是四毛錢,不過那運氣,我據為己有了。

很想不在香港

突然很想在農曆新年離開香港,不過我猜,我都是找不到人一起的。並且,我有新同事在假期後上班,我想我都是留在公司比較好,要照顧她的。與其說照顧,是我想直接的給她工作的方向,我不想假手於人。

今晚的聚會

同事要求我參加他們的火鍋聚會,我應該是不會去的了。他們的組合是一對夫婦(男的是我的同事,我和女的並沒有任何的話題)、一位舊同事 (我不和他太熟,也沒有跟他有共同的話題;反而他的舊女友是我的下屬)和我的同事的兩個男性朋友 (其中一個我是認識的,但是也不太熟)。

基本上,我是一個愛聽別人說話的人,我也可以是一個滔滔不絕的人,如果話題是對的,但是我也是一個不會把話題帶出來的人。以上的組合,看似都未能讓我歡壞地投入,最好的選擇便是和家人吃飯,然後靜靜地看書。

醒來的一刻

感覺滿足。我猜,這是我昨晚睡前的延續。如果世界可以停頓,停在這一刻,我是願意的。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還沒有得到,但是已經不打緊;想得到的,得到後未必是好的,可能有機會把現在的一刻弄壞了。比較下,現在的已經很好了。

Friday, January 7, 2005

馬來西亞的Bloggers

近來有兩位馬來西亞的blogger在這裡留言,我走到他們的部落,看到他們寫的中文,還不錯的。

我的朋友,你曾經對我說,你要寫好你的中文,看來,你要快快努力,你的某些同胞可能會趕上你。

偷來的時間

下午去了銅鑼灣午飯,本來想去買東西,最後都是趕著回家,為的是那一點點的時間。我和他的時間,永遠都是偷回來的,當然懂得珍惜。
Jan 06, 2005

續寫:

有時候,這樣的關係是會感到寂寞的。當需要一個肩膀的時候,什麼也找不了。不過,找一個伴,為的並不是那肩膀。要哭的時候有幾多,如果並不能作心靈交通的話,我相信,我的生命會變得沒有了色彩。我是需要那色彩的,和他共同繪畫的色彩。

Another Office 的中文翻譯

和朋友討論怎樣把"another office" 這名詞翻譯成中文。他提議譯成另一個辦公室。我不同意。我覺得辦公室是指那小小的個人房間﹐有些人會有幾個房間在不同的大樓裡﹐用另一個辦公室便恰當了。

如果我只是到公司裡其中的一大廈工作﹐用另一個辦公大樓會比較適合。不知我的看法是否對呢﹖要查查詞典了。

Thursday, January 6, 2005

書的疑惑

已經看到The Ringmaster's Daughter這本書的第一百八十四頁,書的完結篇在二百一十五頁。我有一個疑惑,就是為什麼這本書叫 The Ringmaster's Daughter。從我開始看這本書的時候,到現在,這個問題還在我的腦海裡,越來越疑惑了。 為什麼?因為書裡除了一頁的篇幅外,並沒有再談到關於馬戲團的內容了。

和送書人談起這個問題,他說我已經被我的問題所覆蓋了,對於書的真正意義,我可能已經忽略了。我同意他的說法。有可能,我會在短期內重讀這本書的,去認真地去感受它。

續寫:

故事已經看完了。原來一個有好結局的故事,對一些人來說,並不見得是好的,因為那好結局為聽的人帶來了不好。

書的真正意義,我還在思索,因為那寫在最後一頁的結局,我真的不明白。

如果你們想知道這故事的大概,請電郵我。因我不想把故事寫出來,免哪些想看這書的人知道了故事的結果,這樣小說便不好看了,不吸引了。

一條領帶

我送過他一條領帶,款式簡簡單單的,掛在他身上,我總覺得有一種美妙的感覺,有點看到自己在他身上出現了。

曾經說過會送他更多的領帶。就是每次聽他那珍重的語調,讓我也珍惜了那次買和送領帶的經驗,因為是我的第一次。我自己也驚訝這居然是我的第一次。

可能我怕,我買給他更多的領帶,他會開始不懂得珍惜。是嗎?

發怒也有道理

醫理點評:憤怒有忘思眠、解憂愁、消鬱結、抑驚喜之效,在治療中被廣泛地應用。中醫認為,肝木之志為怒,脾土之志為思,木克土、怒勝思。憤怒雖然是一種不良情緒,但它屬於陽性的情緒變動,因此對憂愁不解而意志消沉、驚恐太過而膽虛氣怯等屬於陰性情緒變化所致疾病,均可用激怒療法治之。
原文
我真的看過,也接觸過那些意志消沉的人,他們是不懂發怒的,他們只懂有氣無力的回應我,或者根本懶得理我。我也曾經因此而發怒,還“拍抬”離開。

今日的卡

是三十七號,名字為The Gates of Heaven。它和三十六號卡 (The Gates of Hell)是一對的。
It is a moment-to-moment question, it is urgent; in a single moment you can move from hell to heaven, from heaven to hell.
它所標示的是: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全在我們的心裡。是由我們去決定的。

後記:全套卡有六十張,看看我有多少的創意,可否寫出六十個不同的標題。

喝咖啡的日子

可能每天喝咖啡的日子又再開始,原因我是找到一輛停在公司附近的流動早餐車,它售賣的咖啡,真的很好喝,是我喜歡的“少奶”,不用我多說。啡、糖和奶的配合,真的天衣無縫,合我口味。再加上熱度很足夠,一個字去形容,好!

Wednesday, January 5, 2005

全中

如果你不肯定你愛不愛他/她,請看這篇文章。個人認為蠻準確的。

每日一卡

今天所選是Anger。你們可能認為我對塔羅有濃厚的興趣,並不。只是一blog友送我的禮物,當然不可以浪費了別人的心意和金錢,更何況我對奧修有認識,那麼自然地對他的產品也有興趣一看的。

此卡的意思撮要如下:
Anger is just a mental vomit. There is just no need to throw it on somebody.

In transformation you never control, you simply become more aware. Anger is happening – it is a beautiful phenomenon, it is just like electricity in the clouds…
每日一卡,每日一想,無論如何都是好的。

習慣

今天收到一封傳聞電郵﹐內容是關於二零零五年的。

我有一個習慣﹐就是不把收到的傳聞電郵轉給我的朋友。原因是我不想在我還沒有知道事情的原委下把一些可能是惡作劇的事情散佈﹐就好像好幾年前﹐說某牙膏有問題﹐說某女性用品有問題﹐說某汽水有問題﹐等等。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真的難以確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如果你是一位緊張大師﹐就請不要胡亂去看這些傳聞了。當然傳聞也有真的﹐但比例上好像假的比真的多。就好像算命﹐如果你對那些不利於你的預測常記於心﹐而且影響你的日常生活﹐那麼真的不要繼續去算命了。疑心是不可以幫助我們去面對問題的﹐弄得不好還會讓我們害情緒病﹐壞了精神。這又何必呢﹖

Tuesday, January 4, 2005

不想知道得太多

今天我對同事說,我不想知道得太多。說罷,他們眼巴巴的看著我,好像我說錯了話一樣。真的不知道他們在那一刻想的是什麼? 可能他們認為我是一個什麼也想知道的人。

我說的是真心話,真的不想知道得太多。知道了,我並不可以置之不理,但是時間又有限,所以唯有不去知道那麼多,只知道自己應該知道的就可以了。

給大雄的

大雄,是我朋友的話,讓你看一看。
大雄果然勁, 他有才華. 能簡而精地說出你文章特色. 果真是不平凡的一位!

解破

留言頁打不開,原來是編碼的問題。把它轉回繁體中文便可以了。很高興,我可以回應大家了。

三顆玫瑰

打開茶杯,當中有三顆玫瑰,是茶房阿姐弄給我的玫瑰烏龍茶。她真的有心。

今天所選

今天選到的卡是Ultimate Accident。不節錄卡的內容,而是那故事,每一張卡,除了內容外,還有一故事,目的是讓讀者能夠更清晰去理解卡所標示的意思。

今天喜歡的句子是“There is always a trigger-point from where the old disappears and the new starts, from where you are reborn.”

當你覺得自己已經付出了很多,但是預期的結果還沒有出現的時候,請不要氣餒,轉捩點可能就在下一刻。這並不是阿Q精神,而是我們支持自己的一種做法。

工作上的感受

新的一年也有新的工作感受﹐我的感覺是比去年好。立場鮮明﹐在應該說話的時候說話﹐再不是有話直說了。團隊也開始真的運作了﹐能發揮其功效。好的開始﹐應該也有好的結局。但願﹗

有問題

打不開一些留言頁,我回應不了。可幸的是,還可以在gmail 裡看你們留言的內容。

有緣

博客世界,很有趣。除了認識了幾個談得來的朋友,也剛剛知道有人跟我同月同日生,未知是否同年呢?

Monday, January 3, 2005

Card of Today

今天選到的卡是Beyond the Small Family。那裡有一句話是我最喜歡的,它是“Nobody has there ever been who was exactly like you, and nobody is ever going to be there again who will be exactly like you.”

對自己好一些也是應該的。你今天有善待自己嗎?

能分辨

朋友跟我說,如果有三篇文章放在他眼前,當然其中一篇是我的,他可以認出哪一篇是屬於我的。我懷疑,問他:「我寫的東西有何特色?」他又不可以說出個所以然來,可是他卻再次肯定他能做到。他這般有自信,我相信他。

我的人生態度

珍惜現在,活在當下。如果我能做到,便沒有任何的追悔。

我從來也不是一個向後望的人,與其花時間看以前的人和事,倒不如花時間在現在這一刻。要記住,每一刻我們只可以做一樣事情,當你向後望的時候,我們便放棄了關心我們身邊的人和事。

你的選擇是什麼呢?

新衣

新的一年﹐為散文集換了新衣﹐簡簡單單的﹐它應該喜歡的。

節錄自給朋友的一封信

我徘徊在寫與不寫之間﹐最後我決定寫﹐因為不寫令我不舒服。寫了﹐可能有人不舒服﹐不過我還是關心自己的感受多一點﹐因為事情不是由我帶出來的﹐我真的理不了這麼多。我看自己為一個局外人。這就好像暗戀﹐有人暗戀我﹐我並不喜歡他﹐他很不開心﹐我犯不著去關心他﹐這會令事情變得很糟。

愛﹐在我的字典裡﹐是分享。從分享﹐兩個人會成長。從成長﹐兩個人所接觸的 世界會擴大。從擴大﹐兩個人又再分享。這是一個不息的循環。看﹐已經很美。這是我理想的愛情世界。

後記﹕這並非原文﹐內容讓我刪除了些。

生日祝福

他的,已經收到了,可甜睡。

Sunday, January 2, 2005

很好的一面鏡子

一件事情,不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你會問當事人很多的問題,企圖去說服他們。同一件事情,發生在你身上的,你會立即發動你的情緒。看,這不是讓我們認識自己的一面鏡子嗎?

很多的時候,我們的出發點都是為著別人好,可是我們卻好心做壞事了。以前,我總是亂幫忙,以為別人是需要我的意見。現在,我會等,等別人察覺自己有這需要了,我才出手幫忙。稍微的不同,卻有著明顯的結果。

祝福成真了

祝福二已經成真了一半,我的朋友找到工作了,很是高興。

文章重溫

寫在去年一月一日的文章,值得拿來多看一遍。

朋友的來電

朋友來電,告知我今晚我不會見到那個我並不覺得有原因要見的人。她告訴了我事情的因由,其實她已經在電郵裡解釋了,我對她說這是不必要的。為何要向我解釋了?一個和我沒有聯繫的人,我真的沒有興趣去知道他的事情,不是我狠心或是冷血,只是我覺得我要關心的人多的是,我會做的是比較直接的事情,那些經他人而做的,我便懶得去理會了。

況且人與人之間的交往,真的要當事人在場的,那一刻的感受是最要緊的。我們並不可以從他人的話語去知道當時的情況,是我們要用心去領會的。

新年好開始

能夠和他分享新年的第一秒鐘,雖然只是在電話裡,滿足。能夠和一群談得來的朋友歡聚,稱心。能夠從容表現自己的情緒 (雖然也經歷了內心掙扎),做自己的主人,安心。能夠在冬日裡感受世間溫暖,感謝。

簡單不簡單

我說我對男性的要求很簡單,只希望他也同樣愛看書,但並不是漫畫書或是小說。 原來我這簡單的卻並非簡單。愛看書,這三個字,原來是包含了思考和推理。

我並不是一個思考能力很高的人,也並不見得我有很好的遠見,但是我愛想,愛留意周圍的人和事,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簡單不簡單,是否讓我自己困在我的空間裡呢?

昨天的聚會

五人午餐,四人茶聚,三人晚餐,這是我們簡單的行程表。

他們已經寫了很多,我唯有用一個快捷的方法來作記錄,就是連結。

相聚一刻
又見面了
3+2

雪糕的味道

我們在談論奇怪的雪糕味道,才知道有叉燒味。我們打趣問有沒有海南雞味和油飯味,我問有沒有無味的雪糕。

我從來也沒有聽過有無味的食物,我在想如果世界上真的沒有無味的食物,那麼我們真的可以做到無欲無求嗎?如果真的有無味的食物,我相信我是不會愛上它的。如果是這樣,要做到無欲無求也好像沒有了意義!?

禮物

收到很多的禮物,有

  • Snoopy 的糖果和聖誕扣針
  • 大雄的蜜糖糖
  • Yuen Luk Luk 的包裝精美的蜜糖
  • Cuckoo 的Osho Transformation Tarot (很意外,很貴的)

Saturday, January 1, 2005

有點納悶

今天和新的朋友見面,很是高興,不過卻有另外一些事情令我感到納悶,所以也沒有心情寫今天所發生的事。

我要一點時間去理解那令我納悶的東西,我要弄個明白。

二零零五年的第一秒鐘

那秒鐘,是屬於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