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04

別人的愛情故事

不被人看好的愛情,當事人卻要去嘗試,儘管知道和那人在思想上不配合,為的是讓那些不看好的人看一個好結果。

愛,不是為了自己嗎?為什麼會在一段感情裡遺失了自己?值得嗎?

愛情故事的結果是,在聖誕節前和平分手了。一個要自由,一個要婚姻,永遠都不會有好的結果。兩個人兩個心,怎會連在一起呢?

今夜的感覺

和家人吃完火鍋,感覺是暖暖的。現在是晚上十點種,心裡蠻充實的。那些空虛感,今晚不為我作伴,雖然我只是一人在家,卻未感覺孤獨。

在遠方的所有朋友,你有想著我嗎?讓我們攜手一同迎接新的一年。

同事的邀請

同事邀請我今晚一起慶祝除夕夜,建議到長洲吃海鮮,然後到中環倒數。這是一個好提議,不過我笑說道:「有沒有人送我回家的?」

我覺得,開心倒數後要我獨自回家,我便不去了,那高興後的空虛是很難接受的。況且明早要去打網球,在這寒冬的氣溫下,要早點睡,儲存好能量來應付那冷冷的天氣。

歡樂下午茶

今天和小組分享了一個歡樂下午茶。他們歡樂不歡樂﹐我真的不知道﹐不過不打緊﹐因為我歡樂﹐已經夠了。金錢上的付出﹐並不是為了得到什麼回報的。

分享

如果你對佛教有興趣﹐請看這個網頁。我還沒有看過那裡的內容﹐不過我相信﹐我會有所得著的。

完美的完結

朋友有一個習慣﹐就是要有一個完美的完結﹐比如打電話﹐他不愛胡亂的把線掛了﹐但是他朋友多﹐很多的時候﹐話說到一半﹐他便會中斷談話﹐是很匆忙的一種。不過他總會再來一通電話或一道短訊﹐和我說再見。我常打趣道﹕「這算是完美的完結嗎﹖」電話來了﹐倒不如再談一會吧﹗

祝福

給友人的:
1. 祝福她在明年八月生一個肥肥白白的小孩
2. 祝福她在新的一年能找到一份她自己喜歡的工作
3. 祝福她在新的一年在工作上事事順利,感情上能找到一個產生共鳴的他
4. 祝福他在新的一年能為自己開展新的事業
5. 祝福他和他的家庭,快快樂樂
6. 祝福他和他的新生兒(即將)健康快樂
7. 祝福他的財政能力有所改善
8. 祝福他和他的女朋友生活愉快
9. 祝福所有曾在這裡留言的人心想事成,努力繼續寫
10. 祝福自己……在等你們的祝福

除夕夜

會和家人在家裡吃火鍋,我提議的,爸爸很高興,他還拿起紙筆,把我要吃的食物寫下,準備去買材料。

Thursday, December 30, 2004

一套書

決定,去買他所有的書,作者是Jostein Gaarder。他是挪威人,所以看的都是英文的翻譯版。我看過的有Sophie’s World 和正在看的The Ringmaster’s Daughter。

風很大

天氣真的很冷,我怕那強強的風,一刻,就把一扇窗吹得開開的,連房門也因此而吹開,無所選擇下,我把所有的窗都關了。

我知道你愛聽雨聲,你也愛聽風聲嗎?

文化人的好書

從網上找來的,文章中介紹了好幾本書,沒有一本是我看過的;不過我卻看了很多奧修的書,還有五本在家裡,等待著我去探索。

再接再勵

基於大家的興致﹐聚會又再安排﹐今次共有五人參加﹐有兩個是新成員啊﹗我們慶祝元旦﹐相信這次會更熱鬧。

Won!

Congratulation to my staff, she got the Employee of the Year Award. I am more than happy to write it here. There is a story behind and in this incident, I fully believe the "Can Do" spirit.

Wednesday, December 29, 2004

2004 的第一次

今年有好幾個第一次,如下:
1. 散文集一歲
2. 收到別人對我的文章的回應
3. 一次認真的回答城市大學的問卷調查
4. 和bloggers 見面
5. 和我的一個好朋友在香港見面
6. 收到友人送我很多的書
7. 用中文和友人聊天,打中文字的速度還比打英文快
8. 好朋友懷孕了
9. 沒有感覺到節日情緒低落 (近五年來)
10. 越寫越多

下午茶聚

相約在何文田的Sweet 19,不過他們不懂這間餐廳的位置,於是我們在何文田街的路口等。一眼,我已經把目標人物認出來,因為他手上拿著一部手帳。我和他在街上等了五分鐘,另一個她也出現了。

我們談著談著,時間快速地流逝。她要上班,所以今天的茶聚便結束了。我和他步行到奶路臣街,我買了兩本簡體字的書,然後各自回家。

總的來說,這是一個愉快的下午。他和她都像我想像中的那個他和她。

誰是他?誰是她?請看以下連結。

blog友茶聚
和她們見面
真性情

Alexander Technique

Going to attend this course, therefore found some information in net to understand what's it.

"The Alexander Technique is a method that works to change (movement) habits in our everyday activities. It is a simple and practical method for improving ease and freedom of movement, balance, support and coordination. The technique teaches the use of the appropriate amount of effort for a particular activity, giving you more energy for all your activities. It is not a series of treatments or exercises, but rather a reeducation of the mind and body. The Alexander Technique is a method which helps a person discover a new balance in the body by releasing unnecessary tension. It can be applied to sitting, lying down, standing, walking, lifting, and other daily activities..."
reference site

Tuesday, December 28, 2004

為何要兩個人

兩個人走在一起,肯定不是為了寂寞。兩個寂寞的心走在一起,我肯定他們會感到更寂寞。我不相信負負得正的。

兩個人真的可以走在一起,我相信是互相扶持的力量。在自己感到能量快要到負極的時候,合時找來適當的能量來充電,讓自己能為下一步作好準備。

緊記,要留意電源的正負極,不小心的話,會觸電的。

Meet Bloggers

Excited! Going to meet 2 bloggers tomorrow. One is from HK and the other is from New York.

手腳冰冰的

坐在辦公室裡﹐手腳卻感到冰冰的。是血氣運行的不好嗎﹖在網上找來這個課程﹐看似很有趣的﹐在考慮是否參加。

一起的感覺

一起的感覺對於我來說,是分享。除了分享感受,也是分享對事物的看法。記住,分享是沒有對與錯的,在平靜的環境裡大家分享著,便是最好的相處。我們慣常看到的東西,原來最被我們遺忘,經朋友一提,我就加倍留意,也開始懂得去珍惜我們這個城市帶給我們的東西。

Monday, December 27, 2004

瞭解,愛

It’s impossible to love anyone you always understand completely.
這句話對嗎?你對你愛的瞭解有幾多?如果這句話是對的話,那麼什麼因瞭解而分開便成立了。如果這句話是對的話,我們所愛的是瞭解的一部分還是不瞭解的一部分?如果這句話是對的話,為什麼我們會在我們所愛的面前發脾氣,怨他們不能瞭解自己?

我猜,男的會支持這句話;而女的會不太認同這句話。不知你的看法又如何?

天氣終於變冷了

突然很想買一件鮮豔顏色的衣裳,來迎接這冷的天氣。在衣櫥裡,還有一件舊年買的全新的外套。今年沒有買過什麼的,沒心情。我不是真的沒心情,只是沒有買東西的興致,也沒有看到一件令我愛不釋手的東西。如果你要送我禮物,我也想不到我喜愛什麼。我是無欲無求,還是對事物失卻興趣?

嚮往

The Ringmaster’s Daughter 的六十四頁:
She always knew which were made up and which were real. Maria understood irony and meta-irony – so essential for true communication.

I told a small selection of my best stories, and Maria not only sat and listened, but she commented, asked questions and made various intelligent suggestions. Nevertheless, she always agreed with my endings, and not out of politeness either, but because she realized she couldn’t bring them to a better conclusion herself. Had I said something foolish or inconsistent, she would have been the first to pull me up. But I didn’t say anything foolish or inconsistent, everything I told Maria that afternoon was well thought through. And she knew it. Maria was an adult.
這個畫面,這個情景,很令人嚮往。我想我喜歡的談話,便是這種。不過我知道,真的有那麼的一個人出現時,可能會認為我並沒有那溝通的能力。人就是這麼的特別,你對別人有要求,別人也對你有要求,這些要求全不同,我們就看看那交匯的一點。

有原因嗎

在我們心煩的時候,總喜歡問為什麼,但是在我們開心快樂的時候,我們會問為什麼嗎?我相信比例是比較少的。

我曾經問過,為何我倆是快樂的。當然我也得不到答案,最終是放棄去問這個問題,已經快樂了,還需要原因嗎?同樣地,不快樂也不需要原因的。快樂與不快樂都會過去的,可能快樂過的快一點,不快樂會留在我們身邊長一些的時間,但是那有何關係呢?我們還活著,能感應一切的快樂與不快樂,已經是好了。

看那些在快樂中沒了生命的人們,我們不是很好嗎?

今早很忙

忙什麼?忙在電郵裡通訊。我是一個奇怪的人,喜用電郵多於電話。原因是我懶,電郵可以同時跟數人交換訊息。我很怕把同樣的事情說來說去。

生活壓力

我相信都市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生活壓力,擔心工作,擔心沒有情人,等等。在長期擔心的情形下,身體也不好了,時常疲倦便是一例。看網上新聞,找來這篇,留下為自己做一個警惕。

Sunday, December 26, 2004

沒話

我在想,如果我認識了一個人,和他有著很多的話題。有一天,忽然我們沒有了話題,那麼怎麼辦?是否有一條公式,讓我可以肯定的去瞭解一個人?當然我知道世界上是沒有這公式的。

老實說,自己的未來我們也弄不清,還有能力去肯定兩個人的關係?不過我總是相信,如果兩個人想和要前進的方向是一致的,那麼應該是沒問題的。待我到了老的一天,來告訴你我的想法是對的。你等我!

如要愛,請愛多一點點

愛的反面不一定是恨,而更多的是「既不恨,也不愛」的冷漠自私。在這個世界上,別說無愛,若是只愛一點點,你也比風雨中飄搖的燭光更柔弱。只有一點點愛,會變得一點點愛也沒有。心中沒有愛或只有「一點點愛」的人,他們的生命燭光很快變為漆黑一團。
原文

在你準備去愛前,請問問自己,能有幾多的愛給你將要愛的人。

小生命

朋友有了小生命,她來電告知我她很疲倦。有時候我在想,為何懷胎十月的歲月裡,小生命會為媽媽帶來不便?是否小生命要媽媽記住他/她的存在?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們真的很需要別人的關愛和照顧。這是人性啊!是不需要教導的。

哪比較容易

The Ringmaster’s Daughter 的第三十頁,是這樣寫的
However, I never took any payment for D answers, there had to be a limit. I considered it payment enough to do them. I was particularly fond of producing answers with lots of mistakes. They required more ingenuity than unblemished ones. They demanded more imagination.
在平常的日子裡,用的都是正路的思想。以上的一段,給我一種另類的思考。做正確的事容易還是做不對的事容易?對於我來說,要我拿D的分數,一定是不容易,因為我是不會准許自己這樣做的。我只懂朝一個方向去,並沒有想過別的,是否我錯過了很多的事情呢?

午睡醒來

只睡了一個小時,對!只是一個小時。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很短的時間,平時我是可以睡上幾個小時的。本來是想賴在床上的,不過卻出奇的精神,都是讓自己起來,寫寫東西好了。

這麼的一睡,好像有一個長長的夢。我不太清楚有夢還沒夢。我只有一個感覺,才三個小時前才發生的事,好像離我很遠很遠似的。莫非,我已經好好的把那記憶儲存起來!?似遠還近,我愛這感覺。

再見

沒有跟你道別,因為不需要。也沒有跟你說再見,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會再見。朋友,你帶給我一個特別的日子,我會記住你叫喊的“火車”。

Saturday, December 25, 2004

分享

在看The Ringmaster’s Daughter,這本書的封面,很有節日的氣氛,底色是紅的,字是銀色的,還有十二粒星星。在書的第四頁,是這樣寫的:
I write in order to understand myself and I shall write as honestly as I can. This doesn’t mean that I’m reliable. The man who passes himself off as reliable in anything he writes about his own life has generally capsized before he’s even set out on that hazardous voyage.
很喜歡這一段。

一新目標

我對朋友說,如果遲到一分鐘,就買我一本書,然後我把他買給我的書全放回他的夢想 – 一間圖書館。這是不是我倆的戲言?我不知道,可能真的有一日,是可以實現的。

有點像小朋友

發覺,我真有點像小朋友,我說的是如果你答應了一些事情,你一定要做到。聰明的你,也相應的把答應我的事情減少了。我在想,我們答應別人的事情,有幾多我們真的可以把它們實現呢?如果不是能夠全部都把它做到,不如在答應人家前,好好的考慮。我朋友的做法,我頗認同的。最低限度,他不把我的無理要求(有時候我是鬧著玩的),無緣無故的把它變為我的等待,因為我知道,一旦他答應了,我就會等的,不理他有無辦法把它實現,真有點像小朋友一般。

聖誕願望

沒有想過有聖誕願望,突然我想可以和愛我及我愛的,到美國東岸的迪士尼樂園一起過聖誕。

那地方,我去過了。玩得開心不開心?不是最好,也不是不好,起碼那地方,能給你一種快樂放鬆的環境。不過,如果是冬天去的話,便不可以到水上樂園玩,不過沒關係,我是不懂游泳的。

很“揀擇”

同事來電,相約明晚吃火鍋,我婉拒了。告知他我不太舒服只是藉口,雖然我是有點喉部不適,但是我真的不想和一群沒有話題的人一起吃飯。錢花了,卻未能開懷的吃一頓飯。可能是我太“揀擇”,也太執著了。

某網站

今早看了某網站,內容儘是一些不快樂的記錄。真的有那麼不快樂嗎?是否有點過分渲染的成份?當然我不是當事人,我是不會有所感受的。我想的只是分享我從一本佛教雜誌裡看到的一些話。
有人會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那是沒有被深刻傷害過的人,憑空想像出來的對白。對陷在恨意痛苦的人說這種話,會讓他對自己的情緒有更深刻的無力與罪惡感,好像是自己喜歡恨,容易恨,才會如此痛苦!

首先必須知道,恨,為自己訂做了一尊與仇人一樣的人偶,慫恿你每天不由自主地讓這個本身製造出來的仇敵一再的攻擊自己,傷害不斷的持續著,負面的情緒要不奔騰氾濫都很難!
以上的兩段,我相信放在任何的負面情緒都合用的。

Friday, December 24, 2004

心連心

不知是否近來寫多了心連心,今天買的結婚禮物,我選的款式也是心連心的。

為誰而改

有時候,我們會對別人說:「好!我改。」這改是為了誰呢?我相信是為了別人。如果不是的話,為何要對別人說你要改呢?你改不改,根本和誰人也無關,別人教訓你,只是看不過眼罷了。如果有人對你說:「你不改,我就離開你。」我相信你改了這個,下一次,他又要你改那個,未完未了的。一段被改所影響的感情,是真感情嗎?無可否認,如果我曾經提到過的東西,你改了,我是會開心的,可是不要為我而改,我是不會高興的。要改,就為自己好了。

今天聽到你的話,說:「我為了自己而計畫買那東西。」好了,為了自己,是多麼的好。我欣賞。

出省記

我不是住在鄉村,只是我很少到人多車多的地方。今天到了旺角的信和中心,因為朋友要買漫畫書。原來那裡還有明星相片出售的,我看著那些明星相片,相中人的表情,很不自然,比起網頁中所見要遜色很多,但是我也看見有小女孩在細心揀選。我問我的朋友,他們為什麼要花錢買那些相片,不是可以在網站下載嗎?

又到了朗豪坊,很失望。一點也不豪,地方太小了,空間感很不足夠,不過卻讓我買了結婚禮物給我的朋友。以後如果要買結婚禮物就不愁沒地方選擇了。我說的店鋪是J’s Duet。

最後,陪友人回酒店,他是住在尖沙嘴廣東道。雖然只是五點鐘,但是街上已經有很多的人了,短短一條海防道,走了超過十五分鐘。和他在海港城附近道別,走到中港城乘巴士回家,因為我不想重走那條擁擠的街道。車駛到油麻地便花了三十分鐘,我足足花了一個小時才回到家。

如果我不是為了我的朋友,我是絕對不會今日到尖沙嘴的。

當你感到不開心的時候

Breathe and smile. Take a moment to let go, and just be. Enjoy it.
Lama Surya Das, Awakening the Buddha Within
你可能不相信,就是這麼簡單。我嘗試過,心情也隨即好起來。歸根到底,那些令我們不開心的事情,如果我們不把它對我們的影響放大的話,它是沒有辦法去影響我們的。被它控制與否,便是我們的選擇。我這刻不高興,我承認它,但是不要去認同它,很快,不快的情緒就會離我們而去。就算某人做了什麼令你不快的事,不要去記住。如果你還要記住那些事情,就看著它,任由它在你的身邊走來走去,做你應該做的事情,不要埋怨你是不開心的,因為越埋怨,你便認同了你的不開心,它便會慢慢地成為你的主人。

節日當前,有伴和沒伴的,都應該快樂起來。這是為自己而做的。

動感

戴首飾,很喜歡有動感的一類。看著它們搖動,給我一種活力的感覺。我不喜歡死氣沉沉的,平時的生活已經沒有多大的改變,很規律的。就由它,為我帶來一點樂趣。看著它,心也樂了。

Thursday, December 23, 2004

心小,心細

“她對我有情有義,我不想傷害她。”這是電視節目的對白。兩個女孩子,一個是你愛的,另一個對你很好也很愛你,為了情義,就放棄一段感情,值得嗎?可能他承受不了的是如果對他好的那個女孩子知道了他不愛她所作出的傻事?

我也聽過我的朋友說的話,我會拒絕她,但是我不會令她不開心。可以嗎?真的做得到嗎?女孩子的心是很小的,容不下很多的東西,小氣也好像是女孩子的專利,這個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她們的心是細的,細心對待男方的每一句話。

推想

自己有個本領,就是推想,某程度上,都會靈驗的,當然這只局限於理性的事情上。關於那些感性的東西,推想就未必可以施行了。日間用推想用得太多了,難免在感性的事情上,也用了推想,很多時候便自製麻煩,自己令自己不開心。這個毛病我是知道的,但是沒有辦法,就是喜歡推想。

“老土”的話

“老土”的話,原來是很好聽的話,也是很心甜的話。當然這些又“老土”,又“肉麻”的話,不要多講,因聽多了便沒有了美好的效果。偶然的一句,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聽到的,便是最好的。

回味

令你回味的總是好東西。不開心的事情,你不會願意去想起它,但是你卻不受控制的被它纏住。好的東西,當你感受的那一刻,你未必會認為它是值得回味的,你可能會在那一刻,想著為什麼好的東西總是這麼快就結束,好的東西何時才能再遇上。就為了這些不能預知的事情,我們忘卻了那一刻。當事情完結了,當我們再次去想它的時候,我們就覺得它真的走得太快,快得我們根本抓不住。

但,真的是我們沒有能力嗎?是否是我們的不留心?下一次,試著留心一點吧!

兩本新書

朋友送了我兩本新書。它們是:

  • The Ringmaster’s Daughter by Jostein Gaarder
  • 108 Treasures for the Heart – A Guide for Daily Living by Benny Liow

第一本是哲理小說,第二本是佛教書。

生日禮物

生日還沒到,第一份禮物已收到了。很久沒有配戴項鏈手鐲的我,我的右手從今天起,就多了一樣屬於我的東西。

有“心”的信

有粉紅色的心的信已收到了。看後,我把它好好收存起來。

很熱的一天

冬至已過,天氣仍然熱得很,今天下午走在街上,有點頭暈的感覺,不知是我的體力差還是穿了過多的衣裳。又發現,我是不喜歡在街上閒逛的,有伴沒伴也一樣的。更知道,自己不喜歡的就是不喜歡,什麼沒有人陪伴原來全是藉口。

等的滋味

有小到大,都不喜歡等的感覺。在等的時候,好像什麼也做不了。其原因是我的心不能平靜下來,所以對任何的事情也不可專心,心不在焉便是等的最好形容。

這等,包括所有的等,等人也好,等開會也好,等事情發生也好,我都有這樣的感覺。等等等,有時候,壞的聯想也來了,對已經不好受的心情,再雪上加霜,真的有點坐立不安。

家訪

朋友來了我家,進門以後,一直在批評。他並不是真的批評,而是他從來也沒有見過一間如此小的房間。說是房間也不誇張,因為我整個家的面積真的比他的房間為小。他並不是有錢人,只是居住的國家普遍來說屋子都是比較大的。

他還說我們香港收入算不少,可是住的地方卻小得可憐。我說我已經是幸運的,因為很多的家庭,一家四口也是居住在一所和我住的一樣大小的房子裡。

Wednesday, December 22, 2004

面試

今天進行了三個面試,以下是一些有趣的分享:

公司職員:可以告訴我們你每月要處理的發票的總量嗎?
應徵者:哈哈!機密,不可以告訴你的。

你不告訴我數量,我怎可以評估你的工作量是否和我公司的一樣呢!你連身份證都交給我們看,不怕我們用來行騙嗎?

公司職員:請告訴我們你的管理方式。
應徵者:不理老闆說的是對還是錯,一樣照辦。

這是管理方法嗎?似模仿多一點。

公司職員:你還想多對工作有所瞭解嗎?
應徵者:我想知道,我們提供的資料會被其他的部門查詢嗎?

這問題是問題嗎?提供資料者,永遠會被資料接受者提問題的,這很正常。他認為有例外嗎?

真的少和世界接觸,奇人真的多,怪自己未能領會他們的看法。

Tuesday, December 21, 2004

文章分享

很喜歡這幾句話:
畫出我的感受,我心裡面看到的東西,這才叫真正的『看到』
學著調整感覺,不斷磨練感覺
不去思考看見什麼、感受到什麼,即使接觸豐富資訊,但仍如浮光掠影,一點不會留在你的印象當中
原文

大清潔

星期日:

懶惰的我,開始為家居大清潔。

才清潔完睡房,電腦桌和鞋櫃,很累,需要休息一下。

廚房的清潔,大致完成,只剩下爐頭的一部分。肚子餓了,要用餐了。我還會到我愛到的冰室。昨天才去過呢!

把不常用的東西放進了抽屜或櫃子裡,突感空間多了很多。才發現,背負的真的太多。曾經愛有些東西伴隨我的,現在真想狠狠地把所有的東西都拋掉。不是回憶的問題,而是清潔時所帶來的不便。就是因為有太多的物件,所以很多的時候也懶得清理,一個循環跟一個循環,物件也積的越來越多,人也越來越懶。是藉口也好,是什麼也好,我就是懶惰。有人說,看一個人的房間便知道他處理事情的能力,我可以把工作做好,卻只是懶於做家務,那麼此理論可成立嗎?

用餐完畢,又是時候再開始清潔的工作,但是卻不想動,懶得可憐。

廁所也清潔好了,除了地板。

把寄存在媽媽家的衣服拿回來,又加添了我整理家居的壓力了。

狠很地拋掉幾雙鞋子,我的空間又多了。

星期二:

家居清潔,大致完成了。最後被我拋掉的是一整大袋的購物袋。我有一個習慣就是把購物袋儲起來,待有用的時候便可大派用場。在過去的四年裡,存量已經大過需求,但是也懶得去處理,日積月累下,也令家居變得零亂。除了有大量的塑膠袋,還想到花費了的金錢,在想,如果那些錢是給我留下來的話,會有幾多呢?

短訊悔婚

從報紙上看到這報導,在馬來西亞,一個女子,身穿結婚禮服,卻收到準新郎的一個短訊,告知她不能和她結婚了。在晚上婚宴還繼續,當然只有女的一方出現。

如果女的是我,我不會繼續那婚宴。會不會查個究竟?我怕也不會,最多只是回一個短訊,問問那原因。打從心底,卻不期望有回音,就算有,那原因也未必是原因。回他的短訊,只代表了一段感情的終止。

秘書的工作和系統統籌的工作,可以合而為一嗎?有三位同事,一個是秘書,兩個是系統統籌員,他們的工作要作一個重新整理,老闆還沒有和我詳細討論,卻要秘書去想想她有什麼的工作可以拿出來和那兩個系統統籌員交換。真的沒道理!

我絕對會在適當的時間提出我的反建議。

一年前的我

一年前的我比較,有了些許的改變,放在工作上的時間減少了許多。希望找來一個高談闊論的對手,這願望達成了一些,不過還有不滿意的地方。

很浪費

今天目睹兩樁浪費事件。

一個會議中的休息時間,大會提供了很多的食物給同事分享。這是一個好注意,不過所提供的食物的份量有點過多。我猜,那匆匆的十分鐘,我們只把不到一半的食物放進肚子裡。

如果只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為何不把食物的份量減少一點?

到了午飯時間,也是大會提供的。再次,分量過多了,而且食物中的油份過多,令人吃後有飽膩的感覺,根本吃不多。

中國人就有這毛病,他們總認為多便是好。

有點過分

你不喜歡某人,你可以批評他,但是卻不可以連他的家人也批評一番,除非你是批評一件事,那是沒問題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只有保持沉默和儘量避免以後和這口舌群走在一起。要我做一些我自己也認識不對的事情而得到某一團隊入場券,我決不要,懶理那裡有多好。

沒辦法

明早有一重要會議,其實對於我來說並不是太重要的。我的角色只是坐坐聽聽。理應早點去睡,可是身在電腦桌前,手在鍵盤上跳躍。真的沒自己辦法。

為什麼

甲要到外地,乙問他會不會找丙。甲乙丙是同事關係,他們在不同的國家裡工作。為什麼乙要知道甲會否找丙?這問題對乙來說重要嗎?

Monday, December 20, 2004

粉紅色的心

我將會收到一封信,那裡有一顆粉紅色的心。不愛紅色的,太耀眼;粉紅色,比較平和一點,耐看一些。

我的聖誕禮物

收到老闆送的禮物,每一次都會“驚喜”,她買的禮物,永遠也用不著。我是不配戴金色首飾的,偏偏今天就收到一條金色的項鏈,款式還不錯的,但錯在那顏色。為什麼她不買我一條銀色的?

易來易去

發現我會為了簡單的事而開心,也會為了簡單的事而不高興。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那情緒很快便會消失。以前我並不懂得去珍惜這些快來快去的東西,現在開始明白一點點。平衡便是有快樂也有悲傷,我們並不可以只擁有其中之一。能夠瞭解這些,也開始真的走進生命。希望我現在懂得真的是我懂的。

網頁監控

從今天開始﹐再不可以在辦公時間留言給大家了﹐因為公司有了新的網頁監控系統﹐不過我還可以登陸blogger﹐還可以讓大家看我的文章。

良好的服務

良好的服務﹐是否我們不可以說不﹖我不認同做一個“全是“的人﹐這樣我們會為了滿足一個或兩個客戶而疲於奔命。如果他們是一些重要客戶﹐當然要視情況來決定我們應否提供他們所要求的﹔但是也不可以不理環境而全部都說是。

活在一個不准許我們說不的老闆下﹐真的有點危險的感覺。危險是他可以為了達到目的而不理任何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他總會以為”有錢使得鬼推磨”。我告訴他﹐有保險不是代表什麼﹐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錢並不可以換回一條生命。不過﹐他不理我也沒有任何東西可做﹐只盼我是過份地懮心。

Sunday, December 19, 2004

誰知道

甲問乙:「你的孩子幾歲?」
乙告知甲:「四歲。」
甲說:「不是嗎!是兩歲半。」
乙說:「四歲了。」
甲續講:「我看不是吧!只有兩歲半吧?」

乙是孩子的母親。我不解甲為什麼硬要和乙爭論,他會知道得比孩子的母親知道的更多嗎?好像一個不懂普通話拼音的人,硬要和我爭論一個字的拼音,我懶理她,終止了談話。誰知道與誰不知道,當事人最清楚,如果一個不知道的人硬說自己知道,最好的就讓他繼續他所謂的知道,與我無關。和他說什麼,都會覺得我說的是錯。遇到這樣的情景,我會回家查一查字典,怕自己也患上了不知道當自己知道的病。

到上海工作去

我的一位舊同事,要到上海工作去,想要我給她寫一份參考信,這個我沒有大的問題,做同事的,幫得了忙的,我自願幫一把。和這位同事的好朋友聊起,問她會不會準備學會上海話?會不會學關於中國的法律和會計的種種?因為北上的她,做的是會計。得不到答案之餘,我看到的是一臉的疑惑。為什麼沒有準備似的?如果是做一些簡單的工作,我個人認為,沒有到中國去的理由。除非另有原因,例如和愛人一起。

我的不解,要留待我直接跟她談吧!

胡鬧

在別人的站裡胡扯,蠻開心的。不喜歡的話,網主是有權去消滅它的,所以也放心的胡亂的,肆意的,表達一番。當然我是知道他們是不會介意的,鬧著玩而已。又,根本我的話,胡鬧極都是正常的。

變了的時候

有人說,感情變了便是變了,沒有需要去問個究竟。這點我是同意的。知道了答案又有何用,徒然令自己更不開心。如果你問你所愛的:「為什麼愛我?」如果他給不了你一個答案,你會跟他分手嗎?我相信是不會的。情形反過來,當他沒有告訴你分手原因的時候,你總要他說出個所以然,事情的兩面好像有點不對稱。

要知道一個原因,是我們太執著了。不過不執著的愛還算是愛嗎?把所有的自由給你所愛的,不管他,這真是愛嗎?說到底,愛還是自私的,什麼無私的愛,沒有條件而付出的愛,是愛嗎?當一個在愛的人,其思想,其行為,都是搖擺不定啊!

朋友在猜我的故事,我告知她沒有這個需要。我寫的東西,引子全都是從生活裡來的,思路也是真的,可是出來的文字是否全是真的,這個是有所保留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全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看的時候有所感受便是了。再者,我寫的全是你我的生活,並沒有驚心動魄的場面,也沒有感人熱淚的情節;有所感時,留我三言兩語便是了。

Saturday, December 18, 2004

發現

懂得去發現,便是生活上的好點滴。不要忽視這些微小的東西,就像空氣陽光一樣,是我們的必需品。可能你不察覺,沒有發現的人生,是否真的太寂寞了?忙,不是發現,是讓你沒有時間去發現,是讓你沒有了動力去發現。

來來來!和我一起去發現吧!

放不了手

是我們不懂還是不願意,我們的選擇總偏向不開心的層面?在我們面對人生低潮的時候,有幾人會首先選擇開心地去面對?我相信不曾經歷悲傷,平靜的情緒是很難出現的。曾經得到過的東西,當我們要放手的時候,我們是戀戀不捨;可是我們是有能力就此鬆下曾經緊握它的手,是不費力的。只是我們的回憶,讓我們的手不受控制了。活在回憶的生活是怎麼樣的?我未曾感受過也不需要,現在的感覺已經夠我忙了,還有時間呢?

此願她能夠明白,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他。

Friday, December 17, 2004

一條水平線的大躍進

我是一條水平線,平常的活動範圍只有向左走,向右走。其實我也很滿足這現況,每天的走走,運動量也很足夠。有一天,我認識了處在我上方的一條水平線,我們很投契。他告訴我跳上來玩玩吧!我問他為什麼他不跳下來和我談談,他說線向高流,當然是我跳上去。我對他的解釋沒有任何的異議。可是難題來了,我怎樣才能跳上去,那高度太高了?跳,對於我這條水平線來說,是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

原來平平穩穩的生活是會磨掉我們的意志,跳這簡單的動作都可能是一個大難題。難歸難,水平線終於排除萬難,成功了。向下望,望到的是一個大洞穴,是水平線挖空來幫助跳躍的。能夠跳到上方,水平線買了一雙彈弓鞋,彈彈跳跳,理應很容易跳到上方,可是卻換了頭上的一個“大高樓”。苦思苦想下,終於讓她想通了,跳遠有助跑,跳高也應有助力。由於她是一條水平線,是無法像人們跳高一般的,她唯有在地上挖一個洞。

以上的故事,我想講的是我們生命裡的低潮,是為了我們跳到更高的地方去。昨晚,我不小心跳進了那個洞,弄到自己傷痕累累,很害怕,在那裡,我逗留了一個晚上。當太陽出來的時候,我想起我的彈弓鞋,也想到住在上方的朋友,我怕他四處奔波來找我,找不著我的時候擔心我的去向。深呼吸,跳上去,成功了。

女人多自在

原來是陳慧的作品,我愛看。

同事不快樂

為同事在網上找一些婚姻諮詢的資料,看到以下的。
台灣專欄作家李芳蓓為女性提供「快樂的思考方法」:
● 女人要心靈、智慧成長才會快樂;可以多上這方面的課或多看書。
● 女人要認清事實、認清自己,給自己定位。
我快樂,因為我成長也有能力理清自己。

別人是我們的鏡子

很能體會這句話。曾經以為自己做得對的事情﹐是沒有半點自私成份的﹐原來是我讓人來個措手不及。那突如其來的變化﹐對當事人來說真的未能面對。什麼什麼的蛛絲馬跡﹐如果站在當事人的立場來看﹐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如果他們真的可以看到的話﹐還會讓事情慢慢地變壞下去嗎﹖我正說一些感情的事。

和同事討論另一同事的事情﹐當我在給意見的時候﹐讓我看得更清楚。當年的處理方法是有問題的﹐我常認為一段平淡的感情要變壞的時候﹐那殺傷力並不會太重的﹐原來並不如此。

我也曾經以為﹐我是多麼的理智﹐也把我認為的理智硬放進別人的故事裡。可能是我不想面對我自己感性的一面﹐我要告訴曾經為我擔心的人﹐我是沒有大的傷害的﹐而且我的決定是完全正確的。活得更好不就是一個好例證嗎﹖原來自己也隨著這好例證而變得有點不近人情﹐把所有的故事都當作故事來看待。

幸好﹐我還能感人所感的。

共處一室

一男一女共處一室﹐誰會較吃虧﹖在現今的社會裡﹐我想不一定是女方的。如果大家有留意較早前的報紙﹐有一則關於上司下屬共處一室開會時發生的風化案﹐男主角的下場是入獄。根據可靠人士稱﹐男主角有否出手非禮女主角﹐實不得而知。當中可能牽涉一點利益關係的﹐是什麼也不便在此多講。

昨晚﹐我的朋友被我罵得激烈﹐為的也是男女共處一室的事。我知道是我太有戒心﹐我不認為一個成年人還可以用天真去形容。當人們空虛的時候﹐需要別人的扶持﹐有很多平時不太會發生的事情﹐在此情形下所能發生的機會率都會大大的提高﹔當中有否理性的成份﹐是值得考慮的。作為一般的普通朋友﹐有一些話題是我們不應去接觸的﹐你可能視為純粹的關心﹐受惠的一方可能不這麼想﹐有時候麻煩就會由此應運而生﹐當你覺得不對時才警覺﹐那可能已經遲了一點點。結果是基於你的關心﹐被關心的人的心緒會被你的觸碰而變得思潮起伏。有可能這便是好心做壞事。

這個看似理性的世界﹐並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的理性的。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04

對同事說的話

午飯時間,和同事說了很多的話。我告訴她,在一個環境裡,理應不可以有兩個相同的人,因為不需要,所以我們要有自己的個性,一個代表自己的標誌,令人容易記起的。當我說完了我的話,我問她:「代表你的標誌是什麼?」我眼睜睜的望著我,而她腦子充滿了很多的問號。

其實,我是有心令她思考的,希望可以激發她的奮鬥心。我的小組,所缺乏的便是這樣的一員。隊員很用心地把工作完成,出錯的機會率不太高,大部分的人都聽話;可是就是沒有了應有的沖勁,有時候我們是需要它的。

如果我可以

如果可以﹐我要做以下的﹕

(1) 一隻在空中飛翔的小鳥
(2) 一朵燦爛的向日葵﹐中間的花蕊不可以空心﹐一點點也不可以
(3) 一朵在藍天裡飄浮的雲

想了一會兒﹐也理不出其他的﹐就此。原來我想成為的也很簡單﹐但不易為啊﹗

Tuesday, December 14, 2004

很多的洗衣店

一個屋苑,七座大廈,樓高十三層,每層八個單位,內裡有四間洗衣店,誇張否?

選什麼

五種東西,你選的是哪?選定後,進入連結看答案。
2001年5月,美國內華達州的麥迪森中學在入學考試時出了這麼一個題目:比爾•蓋茨的辦公桌上有5只帶鎖的抽屜,分別貼著財富、興趣、幸福、榮譽、成功5個標籤;蓋茨總是只帶一把鑰匙,而把其他的4把鎖在抽屜裡,請問蓋茨帶的是哪一把鑰匙?其他的4把鎖在哪一隻或哪幾隻抽屜??
請進

一間小店

這是一間位於長沙灣發祥街的一間售賣炸物的小店﹐除了炸三寶、炸雞翼、炸雲吞、炸魷魚外﹐還有燒賣、腸粉、碗仔翅、咖喱魚蛋﹐等等出售。它賣的東西﹐平均是五塊錢一份﹐買東西的人的平均消費是二十元以下。它開始營業的時間是午飯過後﹐晚上七點左右便會關鋪。所有的炸物都是即場處理的﹐炸後會撒上淮鹽﹐要辣的請早揚聲。

我的爸爸﹐最喜歡吃那裡的東西﹐儘管他在廚房裡忙著﹐他都會走出來品嘗一番才回廚房做他的菜﹐其他的食物﹐並不能這樣地吸引他。

留意﹕這間店﹐星期日可能是休息日。

協調工作

總是在做一些協調的工作。最怕的是有人說這不是我的責任﹐誰要你付責任呢﹖我們要的是解決問題﹐不是把問題發揚光大﹐找來誰是兇手又有什麼的幫助呢﹖我會指出事情是誰的工作範圍﹐因為我要她們知道他們應站的位置。現在做的不對﹐改過了便是了。不過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明白﹐他們硬是要推卸責任﹐他們更不想成為那個協調者。好了﹐你不做﹐我來做。我就是最不怕死的﹐講一句話又何妨﹐只要不是空口說白話就是了。

日子的煩惱

由它去吧﹗我不肯定﹐這是否我同事的工作態度﹐她 可以忍受同一的錯誤﹐一再發生而不去想解決的方法。其實問題很簡單﹐只是日子的輸入錯誤﹐同事錯把十二月一日輸入為一月十二日。我不太認識電腦的程式﹐但是作為用家﹐也可以提意見﹐我不怕別人說我蠢﹐我只怕問題改不了。我對這位同事說﹕「不如你跟電腦部的同事說更改程式﹐把月份改為Jan﹐ Feb 的格式。」跟著我多說了一句﹕「我認為我們不可以讓錯誤毫無控制地發生﹐然後由其他的同事去檢查、更正。同意嗎﹖」我不知道她能否明白我的意思﹐不過由它去﹐事情是她管理的﹐我只是多嘴一點罷了。

話說回頭﹐有時我也過份地認為事情的簡單性﹐不只一次﹐被人批評我知道的便認為是簡單的。可是我常問自己﹐我知道的有幾多﹖我只是愛問、愛想﹐愛自己去解決問題而不依賴。讓別人知道我不知道又不是什麼不見得光的事情﹐我愛坦白的人啊﹗

Monday, December 13, 2004

一本書《只想買條牛仔褲——選擇的弔詭》

現代人的人生也是如此,能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是件美事,但並不意味著選擇愈多愈好。過多的選擇反而讓人付出代價,得不償失。我們常迷戀自由權、自主決定等觀念,也不情願放棄決定每件事的權利。然而,如果你頑固而不知變通地抉擇生命中的每個可供選擇的機會,將會做出一堆糟糕的決定,而導致焦慮、精神緊張、不滿,甚至是憂鬱症。
原文
實在說得太好了。

我也慢慢的學會了放手,讓別人為我做決定,我就靜靜地享用那美好的結果。真的不錯的。這不是不勞而獲,而是珍惜我們可以選擇的機會,把能量儲存起來,待真的有用時才用,免得有需要的時候才發覺無能為力。

好書?

他的課堂,蠻不錯的。如果你對NLP有興趣,他是一個蠻不錯的導師。這是我在網上找到他的一本新書,想買,不過貴了點。

像他

朋友說我像他,他指的是關於寫東西的。我更正他,我不像他,只是我倆的風格有點相同。他也同意。不過我不知道他真的同意還是不和我爭論,他總是讓著我的。其實很多的時候,都不是真的爭論,三言兩語我們就和好如初了,沒有一點火花,哪有真樂趣呢?

在台灣的友人

友人告訴我他在台灣買不到一件印有中文字的棉衣。我告訴他﹐這不是潮流﹐時下的人並不喜歡穿中文字圖案的衣服﹐除非在旅遊區。跟著我勸他不要買﹐因為價錢貴而且質料差。我提議﹐不如由我執筆﹐畫在他的襯衣上﹐這更有價值。可惜﹐他在台灣﹐我在香港。

SMS

有沒有聽過有人用SMS來記錄你的簡報何時開始、何時是休息時間、何時是吃飯時間。真的無聊﹗被記錄的不是我﹐不過我也覺得不忿。大學生也不需要被人記錄出席的時間﹐更何況是出來工作的成年人。哀哉﹗

沒有答覆

友人告知我的事件。他有一位朋友﹐在今年曾到他家作客﹐住了好幾天。今個月﹐這友人會來香港﹐打算和他這位朋友聚舊﹐可是他卻未能得到他的朋友的答覆。我覺得好奇怪。有空沒空﹐都應該告知人家。不過他倆何有發生過什麼的過節﹐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只感到﹐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真的變得很薄弱。電郵上的通訊﹐全靠心情﹐喜歡的就回覆﹐否則﹐按一按刪除﹐可以當沒有看過。每一個電郵﹐我都會作出回應的﹐我覺得這是基本的禮貌。不過﹐這不包括你在散文集給我的回應﹐我不把它當電郵來看待的。

Sunday, December 12, 2004

很是高興

發覺又多一人在bloglines 裡訂閱我的文章,很是高興。對於一個愛用文字交流的人來講,多一個讀者便是一種鼓勵。我不相信把文字公開但又不想有人看的,努力地寫,也希望有人在看。坦白說,我還希望更多的人喜歡來我這個站。

對這站的評語

收到一些對這站的評語:

  • 出文快
  • 文章短
  • 寫在當下
  • 可以把文字多加潤飾,刪除多餘的字
  • 簡單直接
  • 簡單明快
  • 好看
  • 假若只打算在這裡隨便寫寫﹐那已經寫得很好
  • 假若是要鍛練文筆﹐應該另開一個blog
  • 話題很多
  • 全心全意不停寫,目標與思路都準確無誤

你有其他的意見嗎?給我吧!

怕我不高興

有人說怕我不高興,我才不會那麼小氣。為了一件小事而不開心,犯不了。每天小事多如天上的星星(其實很久也沒抬頭一看),每一件都上心的話,我怕我承載不了。在那一刻,可能我是不情願的,但是不情不願又如何,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樂趣,不是要我跟隨你,也不是要你跟隨我,大家在那一刻,遇上了,分享了,便是樂趣。不過你的緊張,聽後我也樂的。

新的發表

寫了一篇關於情的在 More than one。原來的構想不是這樣的,但靈感來了,便寫了那篇。

常在你我心中

要做到常在你我心中,其實並不容易。就簡單的一些問候,你願意每天都給你所關心的人知道嗎?很多人都會說,我是關心你的,我是記掛你的,只是我並沒有表達出來。對這我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是你的特質,我尊重。但是我還是願望我常在你心中,你也常在我心中,而且你我每天都把它展示出來,這不是好些嗎?

些許的改變

今天到了曾經在這裡提過的一間冰室,人多了,環境也噪吵了些,不過服務態度仍然是好的。進門時一句的你好,令你懷著愉快的心情去享受。今天有一位患了糖尿病的客人,他要求不要在食物裡加糖,店裡的員工也樂意為他準備,真的欣賞這一態度,換了在其他的地方,可能只是聽,然後作罷。

我相信到過這一冰室的人,都喜歡它的氣氛,因為我總聽到他們討論下一次再來時會點什麼的食物。

有新書了

喜歡看Sophie’s World 的朋友,如果有看過Jostein Gaarder 新書的話(英文版),請告知他的書好看否。謝謝!

The Ringmaster's Daughter
《馬戲團的女兒》 (The Ringmaster's Daughter)
The Orange Girl

香港書城

看似一間很大的書店,看看我們會否在那裡遇上。

公公婆婆的戀愛

每次看到公公拖著婆婆的手,都感到那份溫馨,總在想,當我老去的時候,有否一位公公會拖著我的手。看zzlai 寫的東西,讓我想起自己憧憬的一幕。

近來,總留意到,在街上人們手拖手的情景好像減少了。不知是自己的觀察能力沒有以前的敏銳,還是我的一種錯覺,但是這就是我所留意到的情況。

執子之手,那輕輕的觸碰,內裡所包含的,是我還未能體會得到的。

一些對話,讓紀念

和香港仔公國的一些簡短對話,放回自己的地方作記錄。
香港仔公國:對呀,逢星期五晚上八時至九時。下一次的主題是《虛擬文化》。不知你對這個題目有何想法?

Elaine: 第一個感覺是潮流。跟著我會問自己,什麼是虛擬?在這一刻,我並不覺得網路是虛擬的,雖然我們是通過文字作交往,你是誰我並不認識,你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是無論如何,我在網路裡看到的文字都是真的。再推下去,我便會問,書中的文字是真的嗎?真是那作者寫的嗎?很多很多的問題。

其實,虛擬這個名詞,是誰創造出來的?是那些對網路抱有成見的人嗎?我相信,還有很多人對網路還是抱懷疑態度的。

謬論發表完畢,嘻嘻!

Elaine: 我忘了節目是以年輕人為主的。其實對年輕人來說,他們活的世界,不論是現實的,還是網路的,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虛擬。為什麼他們願意花這麼多的時間在網路裡,可能那吸引力並不是網路裡的精彩,只是他們害怕了現實,他們面對不了自己的問題,以為糊糊塗塗地發表,便是一種時尚。其實,這正是他們逃避的方法。他們時常埋怨無人認同,根本他們就不認同自己。虛擬的世界,給了他們一個逃避的地方,是他們的保護網。

香港仔公國: >他們時常埋怨無人認同,根本他們就不認同自己。

Elaine,這句有意思。不只是年青人,我也要跟自已說說這句。我也年青嘛。:-)

Elaine: 其實,以上所寫的,也是我的寫照。有時侯,真的看得累了,時常想,如果回到過去,那簡簡單單的生活,我們會否開心一些。這個年代,好像不屬於我的,我總覺得,我不是這年代的人,什麼的潮流,我都不喜歡,除了在這裡寫東西,其實我並不是趕潮流,只因喜歡寫。

你的話題,讓我想得很多。不知是否無事找事來想?

真的有趣

有人硬是說她認識我,還和我很熟,連我的全名也知道,但是我真的不認識她。她說她下星期不和我打羽毛球,我肯定不認識她,因為我是不打羽毛球的。我只是奇怪,這世上會有和我的英文和中文名字譯音相同的人嗎?

Saturday, December 11, 2004

突然

一個本來打算在三年後才實行的計畫,提前在明年推出。對於這個消息,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因為我從來也沒有聽過一個顧問報告的提議,可以在數年後才推行的,又不是什麼的投資,只是一些節流的行動。

我用突然為題,是送給那些受影響的人,對於他們來講,真的快了點。這個突然何時會出現在我身上?這個我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事情真的要發生的話,我並不感到突然。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總相信這道理的。

國家名字的另類意思

收到一封有趣的電郵,發信者稱我是認識她的,但是我卻想不起她是誰,還在等待她的提示。電郵的內容蠻有趣的,真佩服那人的思考能力。
國家名也有意思

h.o.l.l.a.n.d 荷蘭
hope our love lasts and never dies. 希望我們的愛永恆不變

i.t.a.l.y. 義大利
i trust and love you. 我相信你和愛你

l.i.b.y.a. 利比亞
love is beautiful; you also. 愛是美麗的 你也是

f.r.a.n.c.e. 法蘭西
friendships remain and never can end. 友誼永固

c.h.i.n.a. 中國
come here. i need affection. 來這 我需要愛

b.u.r.m.a. 緬甸
between us, remember me always. 我們之間 常常記得我

n.e.p.a.l. 尼泊爾
never ever part as lovers. 像情人一樣 永不分開

i.n.d.i.a. 印度
i nearly died in adoration. 我差點在狂愛中死去

k.e.n.y.a 肯雅
keep everything nice, yet arousing. 全部東西保養好來 保持趣味

c.a.n.a.d.a. 加拿大
cute and naughty action that developed into attraction
可愛和頑皮的動 作建造成吸引力

k.o.r.e.a. 南韓
keep optimistic regardless of every adversity. 雖然事與願違保持樂觀

e.g.y.p.t. 埃及
everything’s great, you pretty thing!! 十全十美,你這漂亮的東西

m.a.n.i.l.a. 馬尼拉
may all nights inspire love always. 漫漫長夜時時刻刻感到愛

p.e.r.u. 秘魯
phorget (forget) everyone... remember us. 忘記全部人 記得我們

t.h.a.i.l.a.n.d. 泰國
totally happy. always in love and never dull. 完全快樂
時時刻刻蜜運中 不會無聊

Friday, December 10, 2004

和食物有關的文章

把自己過去曾用食物來做題材的文章放在一起,共三十一篇。

我是一棵紅蘿蔔
蝸牛
蝸牛(續)
一瓶汽水
巧克力
喝咖啡的樂趣
喝咖啡的樂趣 (續)
魚肉燒賣
紅豆冰
午餐要吃什麼﹖
散文集﹐三文治
雞脊與雞腿
青豆炒花枝片
A Cup of Coffee
一份特別的三明治
綠茶
上海雲吞麵
喝咖啡﹐不工作
三十分鐘的午餐
一杯水
喝咖啡的習慣
蔥油餅
早餐
甜與咸
咖啡的味
桂花
一份印度薄餅
音樂燒雞翅膀
一碟美食﹐一份情懷
Buffet - A Kind of Waste
靦腆的麵包店老闆

最開心的

最開心的,當然是得到你的回應。寫了很多給你,我知道你是知道的,但是我也想你親口的對我說。我今天聽到了,很是高興。

我的小說

發現,我的小說被人連結在他的網站裡。看後,有點慚愧,因為已有兩三個月沒有為小說續寫,情節是有的,只是提不起勁去寫。我不敢在這裡說,我會加倍努力的,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寫的心情何時會來。另外我也在想加入一個新角色會否適合,這是我朋友給的意見。我還在考慮。

私隱﹐知情權

不是討論兩者的意義﹐因為我不懂。我從電視裡的新聞報導聽得這兩個詞語﹐覺得現代人真的有很多的不滿和矛盾﹐一方面我們怕我們不知道他人的事情﹐另一方面我們又怕別人來知道我們的事情。

小時候﹐住在公共屋村的﹐大家都知道鄰居所發生的﹐當中是充滿關懷之情﹐而不是因怕不知道才去知道的。現在的人﹐總是害怕我知道的比其他人少。知道得多並不代表我們真的知道﹐可能人們都需要一種安全感﹐被資訊所包圍他們就心安了。

人們愛私隱﹐所以我們把門窗都關得緊緊的。我們看不見窗外的景物﹐只是看著自己家中美麗的窗帘。檔案相片存放在網路裡﹐還用密碼作保護﹔那像以往﹐總要靜靜的收藏﹐生怕被發現。

科技﹐令我們知道的更多﹐也令我們有了更多方法去保存私隱﹐但是問題仍然是存在的﹐是在我們的心﹐總是害怕。我們真的不可能像以往一樣﹐快快樂樂去享受生活的小點滴嗎﹖喝一口清涼的水﹐迎著一縷令人快慰的涼風。這些全是自然的東西﹐可是現在我們卻難得去和它們接觸﹐真有點浪費大自然給我們的好東西。

Thursday, December 9, 2004

又是快與慢

去年十二月九日寫的東西,和今天寫的有點相同,都是快與慢。可能是巧合,又可能是我寫來寫去都是差不多的話題。不知是哪個原因呢?

我們落後了

昨晚看一電視節目,那裡有人講,香港人是退步了。我也有點同意。就看我公司的人事變遷,儘是臺灣人入主重要的職位。我問自己,為何不是自家香港人呢?在香港這個大都會裡,真的找不著一個稱職的香港人嗎?

真的無聊

超時工作我是沒有補薪的,所以我覺得我在非辦公室時間做自己的私事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今天我卻聽到這樣的話:「你也有用手提電話,我也留意到,不過是在非辦公室時間。」

真的不明白,如果沒問題,為何要說兩次呢?真的無聊。

排頭位

用散文集這網名在 Yahoo 裡搜尋(選全球網頁),得到 163,000 個結果。我的網,居然在首位,意外。

一個嘗試

我正嘗試不做先頭部隊﹐躲在後方﹐觀察事態的發展﹐也讓別人有發表的機會。好心的同事常提醒我﹐我是過份的快了點﹐讓別人常有失望的感覺﹐因為他們怎樣快也不夠我快﹐如果那是我的強項。

我永遠也不會拿自己的弱點去跟別人的強項對拼﹐這簡直是找死。人沒有十全十美﹐也不需要完美。完美的東西不是讓人去體驗的﹐去感受的。我並不想成為在博物館、美術館和蠟像館裡的展品啊﹗

別人以為我介意

真的不明﹐為何她會向我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以為我介意嗎﹖當我知道事情的一刻的時候﹐半點介意的情緒也沒有﹐只是有點不明安排的意義。

現在回想﹐她對我說那番話﹐可能誤以為我介意我的努力沒有被別人的認同。我需要的認同並不是一些物質﹐要的是互相的信賴。不過我是明白的﹐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除了努力以外﹐還需要一點點的緣份。不對的就是不對的﹐有些時候儘管你何等的努力﹐也是徒然的。這並不是悲觀的想法﹐而是對緣份這一東西有了多一點的體會。

緣來緣去﹐我們都不要過份地執著。由它去﹐才是對你關心的人的一種最好的處理方法。曾經有人對我說﹕「我關心她﹐我想她快樂。」快樂就是隨心﹐由她隨自己的心去過生活﹐用不著你的緊張。當然你可以默默地為她做點事情﹐如果你想她知道﹐那便是一種有條件的付出﹐不是純然的。

我很開心﹐我的朋友真的開始想我的話。我也替他開心的。看著他煩惱﹐我也樂不起來。

觀察力

越來越發現﹐自己的觀察力在進步中﹐而且所預言的也錯不了多少。其實只要你肯願意﹐哪怕是細微的東西﹐我們都可以有其觸覺的。可是單憑敏銳的觸覺還是不夠的﹐我們也要有聯繫的能力﹐能夠做到舉一反三更好。

我發現﹐現代人都是有太多的顧慮﹐事事都想在有十足把握的時候才表現出來﹐怕說錯話﹐怕做錯事。我還是相信﹐我們的智慧是由錯誤中所得到的。我們可以看很多的書﹐和別人談很多的話﹐從而知道得很多﹐但是這全是過去了的東西﹐再精彩也是他人的擁有。

當然我們要看、要聽﹐但是看後、聽後﹐我們便要把所有變為自己的財產。我喜歡寫﹐是我想把我看到的、聽到的﹐再次用自己的文字把它們放進自己的寶庫裡﹐可能寫的不是新鮮的題材﹐也不是創新的意念﹐我總相信﹐自己和自己再說一次的話﹐我記住它們的程度又會提高了一些。

Wednesday, December 8, 2004

誰沒有

電視劇裡的對白。
「從來你沒問我的過去。」
「誰沒有傷疤,一些歷史。」

我就是這般的人,是不會主動的問,但是如果你有興致告訴我,我又樂意聽。自己的過去,有些時候都儘量的不去想,哪有閒情去知道你的呢?作為朋友的,如果你想我為你的聽眾,當然是樂意聆聽。如果你真的不吐不快,那麼就要主動一些了。

給友人

上一次和她聚會,已經發覺她好像有點悶悶不樂。今天另一個友人和她通電,也感到她好像沒勁。明白我們的情緒總是高高低低的,聖誕節快到了,讓好心情快來了。

送給適合的人看

在網上報章看到的﹐我想送給那些在工作裡無無聊聊的人。我是否其中一員﹐希望我不是。

提意見

簡單的五百元的安排﹐也要變來變去﹐真的不明白。說到底﹐又是一假民主的表現。五百元是用來鼓勵員工的﹐我們已經決定用購物卷的形式來發放﹐所要考慮的是哪一間公司的購物卷。已決定的﹐老闆為了讓大家有所選擇﹐所以把其中的二百元維持原來的安排﹐其他的三百元就讓員工自由選擇。她問我們的意見﹐我就說﹕「如果要自由﹐就讓五百塊都讓他們選擇。為何要令自己的行政工作增加﹖」

如以往﹐都是我提出這反建議﹐然後其他人附和。真的沒趣﹗要在這群人裡學習增加自己的智慧﹐我看是一件難事。很多時候我都在想﹐提意見真的很難嗎﹖意見本身是沒有錯與對的﹐別人採納自然好﹐不採納的話﹐提過就算。可能是人們經不起別人的批評﹐我知道有些人總愛惡意批評的﹐遇著這樣的人﹐真的很無奈。不過我們又不可以為了這樣無關緊要的人而扼殺了我們的創意﹐因為我總相信﹐多想多講﹐是令我們的頭腦多加靈活的。

Tuesday, December 7, 2004

我們的時間

友人說他是賤骨頭,只是在病的時候才早點睡。他總是愛把自己處在忙碌的境地,他身邊的人,也投訴他放在家裡的時間不夠。

其實,我們都是這樣的人,晚上不睡覺,硬要做這做那。不做這些那些,真的有影響嗎?我們總覺得我們的時間不夠,所以拼命的用著現在的時間;又或者,是我們面對不了獨處的時間,怕一停下來,望著一個自己不認識的自己。

分享

很喜歡這篇文章,所以和你一起分享。

訓話

今天又被茶房阿姐訓話。她說的,蠻有道理的,例如:不早點睡覺,對著電腦過長的時間,不到處走走,太嚴肅、冷酷,等等。

這位阿姐,她告訴我她只有小學二年級的學歷,但是她卻很願意學習,有一天,她告訴我,她可以用英語來問訪客要何種飲料。看著她,真的欣賞她的那份上進心。這份工作,是她第一份婚後在外邊的工作,以前她是在家帶孩子的。二十多年沒有逗留在商業社會,她的適應能力,真的令我佩服。

看看現今的人,一點點的轉變都不可以接受,時常的怨天尤人,何不好好的面對困難,拿出自己的毅力,去勇敢的處理一切的障礙呢?

沒水

別人的水管弄好了,卻影響了我家的水壓。水壓不夠,熱水爐也發揮不了作用。沒有熱水,怎樣洗澡呢?真是一個難題。解決?可以回父母家。就算洗澡的問題可以解決,但是明早怎樣洗頭呢?這才是一個大難題。頭髮沒洗,不可見人啊!

我的詞典

我用的詞典便是現代漢語詞典。挑錯,當然是好事,但是我會沿用我現在擁有的,因為有感情嗎!更何況,我還沒看完我這本詞典呢!

立定主意

主意立定後﹐工作起來也有了方向。我不知道我的主意是否一個好選擇﹐但是總比拖拖拉拉的好。立場堅定﹐誰也不可以引領我走到我並不想走的方向。當然我會緊密的留意環境﹐在需要的時候便作出相應的改變。最重要的是﹐我要給別人知道我的立場﹐讓他們不可有機可乘﹐利用我去完成他們的工作和目標。

和一群沒有立場的人一起工作﹐真的感到有點累。是非黑白﹐當然不是時時弄得清﹐但是我們也要盡可能去把它弄清﹐因為模模糊糊的話﹐吃虧的總是自己。那時﹐誰會可憐你呢﹖

Monday, December 6, 2004

你願意嗎

男士們,你願意對你愛的說“我愛你”嗎?如果你發現你身邊的人變了,請看看這篇文章。變的不是她,而是你啊!

看這篇文章的時候,差點笑了出來。原因?因為我也做過提箱離開的動作。

我不孤獨

請看這篇文章,看看自己是否孤獨。

我肯定,我並不孤獨,因為我懂分享,也有人願意為我的聽眾。

Hello Kitty

在雜誌裡,看到一個價值十三萬多的Hello Kitty 18K 手袋。你會不會買?另外有一條價值四萬兩千多的Hello Kitty 18K 粉紅鑽石項鍊。你會不會買?

我肯定不會買,不是厭它貴,而是戴起這些首飾,沒有了它應有的貴氣。

Sunday, December 5, 2004

愛情遊戲

已經不在玩愛情遊戲的年齡了。愛我的話,請直接的告知我,不要再拐彎。表白,真的很難嗎?只是一兩句的話,還要吝嗇,這算什麼話呢?

以上的話,不是什麼的暗示,只是為了一些女孩子所寫的。

短文章

不止一次,別人說我的文章總是短短的。我總是告訴他們,我寫的是當下的心情,有幾多,我就寫幾多,永遠沒有多餘的部分。可能這就是我,永遠不會多話,有話直說。沒有話可說的時候,也不會勉強自己去說一些毫無意義的話。所以你永遠也不會聽到我說你吃了飯沒有之類的話。

這樣我便給人一種冷冷的感覺。冷與熱,就由你來感應吧!

相信與信任

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I trust him but I don’t believe him.」昨晚我將這話告訴我的朋友,他說我是矛盾的。我知道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並不是矛盾的。為了這句話,我想了很久的一段時間,希望能令別人明白,當然我是不得要領。自己的感覺要別人明白是一件頗艱巨的事情,別人沒有這些體驗,是不可能有所領會的。

在奧修的【道】裡,讓我找到了這些:
信念指的是相信某種概念,而概念總是在生活週邊打轉;信任關切的不是概念,信任是立即的、直接的、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它不在生活週邊打轉。
我也找回我以前寫過關于相信和信任的,讓自己再次去感受箇中的意義。

無題
讀後感
信任﹐相信

怨,為的是一樣我們想得到卻得不到的東西。如果我們對那東西不再需要的時候,我們還會怨嗎?需要與不需要,很多的時候,我們都不太清楚的,只知道未曾擁有,便覺得有那需要。真的得到的時候,我們又不會覺得有什麼意義了。死命的去得到,我們最後得到的又是什麼呢?

加薪

對於這個名詞,我並沒有太大的雀躍,那百分之一或二,又有什麼意義呢?在大公司,他們時常掛著的一句話,便是開源節流。理它是賺錢不賺錢,節流永遠是至理名言。常用的方法便是外判工作,把那些不需和客戶接觸的工作,外判到其他的國家去。後果,當然是有人要調配到別的工作去,如果他/她可以勝任的話。

雖然我還未知道我工作的公司會否在明年加薪,我看機會是很大的。而且他們也給予員工一些鼓勵,來多謝今年的努力,但是當我知道明年會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我就提不起任何的興致了。又或者,我是過分的為未發生的事情擔憂。

外邊充滿了陽光,也是時候到街上走走。

網友的提醒

昨晚,一網友給我一點寫作上的意見,他說我應該儘量的用最少的字寫出我想要寫的東西。這個我是明白的,但是有時候,我也無心去做太多的修改,因為我常給自己的藉口是我沒有太多文學的根底。

現在有人用心的提醒,我也要加倍努力,不要浪費了別人的一番誠意。

久違了的片段

昨晚和友人談過感情上的種種後,有些久違了的片段,居然在腦海中浮現,很是意外。這些片段,是美好的點點滴滴,已經很久很久被我放在不知名的地方,曾經努力地去尋找,每一次都不得要領。我並沒有懷念這些片段,畢竟已經是多年前的事,當中的一切,只可說是發生過的事情,沒有一點遺憾的感覺。

重現這些,可能是我曾經埋怨過,現在我學會了體諒。

Saturday, December 4, 2004

朋友的話

知道你開心就好了。一句很簡單的話,卻有著很大的意義。

這個朋友,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已經有六年多了。和他也有過兩次的見面。近一兩年他很是忙碌,已經有一段長時間沒有任何的交談;最近他在臺灣,我們在晚上的時間又再重聚,談著大家的近況。我的這個朋友,我可以說他是我的好朋友,他很能明白我,這是非常之難得的。

情人的氣味

總可以嗅到他的氣味,如果我是愛他的話。這種氣味,是很嬰孩的一種,自然的,乾淨的。不是隨時都可以嗅到,真的要我體驗那愛的時候。我總愛問我愛的他,也同樣的嗅到我的氣味嗎?

今天在書裡,看到這樣的說法:
當你的五種感官都像交響樂團般和諧共處時,真正的愛才會發生。
原來我用的指標,也有一點點的引證。

做一個文人

朋友說,他要做一個文人。基本上,我並不反對,也很支持。但是我卻太認識我這個朋友的性格,他很多的時候都是只有三分鐘熱度,所以,特此為他記下他許下的願望。在此衷心希望他的願望能有一日達成。

剪報

這是從馬來西亞帶回來的,夾在書裡,現在才想起。
時時說好話、日日發好願、天天做好事,人人凝聚善緣,將形成一股好氣候,進而遠離天災人禍。

釋證嚴

定義

在麵店裡聽到數個學生在談論何為定義,這是他們老師給他們討論的題目。他們的老師對他們說:「定義不是指個人的定義,而是社會的定義。」學生門感到疑惑地說:「由自己口中說出來的定義,是自己的定義還是在說別人的定義?如果是自己的定義,那麼要別人的認同嗎?這樣的定義,是社會的定義嗎?」最後,他們說老師告訴了他們什麼是定義,聽後,他們的反應是:「這只是老師的定義。」

他們的談話,令我一度的在想,什麼是定義?很快的,我已打算不去想為何定義,因為儘管我想出個所以然,對我來說,又有什麼作用呢?這一刻的定義,可能在下一刻已經不管用,還是好好的利用我們的觀察力,認識環境而作出適時的決定吧!

身心舒暢

今早的運動,用一個字去形容“好”。令我全身的疲勞和筋骨酸痛,一掃而空。

Friday, December 3, 2004

一隻水杯

拿著一隻空的水杯,盼望著有人帶著水而來。他終於來了,帶來了水,可是他所帶來的水,只是那一點點。他沒有說他能不能再為我帶水來,就走了。

我一個人,拿著那不空不滿的水杯,無奈。

逝去的愛情

一對分手了的情人,如果有一方,不想再和另一方見面;而另一方,卻想表示朋友的關懷。在此情況下,如果你是想表示關懷的一方,你會否嘗試給另一方一通電話?

如果我是那個不願和你見面的人,我是不願意收到你的來電的。這並不表示我不願給你關心,而是你的聲音會勾起一些記憶,一些含有遺憾的記憶。如果不是害怕的話,為何我會不願聽到你的聲音呢?

電話的好與壞

電話的好處是我們可以很方便的和我們的朋友聯絡上,但是也有其壞處的,便是易來易去。

系統檢查

核數師那裡,派了人員在我公司做系統檢查。這是每年的例行公事。有趣的是,那些人員根本對我們的運作毫無認識,只是在紙上談兵,根據去年所做的指引,照辦。好了,文件齊全了,可是卻不明所以然。

我疑惑,他們怎樣寫出一個檢查報告來?

未來的計畫

老闆著我考慮如何去處理來年的事情。我在聽的時候,心裡想,如何做,那結果都是對我有負面影響的。如果事情是這樣的話,那還有道理把事情弄好呢?我真的有點像個洩氣的氣球。真想對老闆說,你想怎樣就怎樣吧!反正怎樣安排都是一個壞的安排,是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的。唯一我可以做的,是表明立場,把界線畫清。

說對不起

和友人通電話﹐我打過去的時間﹐正直他忙碌的時候。他匆匆的說上兩句話﹐我們便掛線了。在掛線前﹐他對我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很不明白為何他要和我說對不起﹐他是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聽對不起這句話。我討厭聽這句話的原因是我總覺得要說對不起的時候﹐是我們沒有能力把事情弄得更好的時候。當然客套的說對不起﹐這便作別論﹐例如﹕在工作面對客戶的時候。

每當他對我說對不起時﹐我總條件反射的感到他做了對我不起的事情﹐當然我是知道他的對不起只是為了那一刻他的無能為力而說的。

Thursday, December 2, 2004

早餐

難得的到茶餐廳吃早餐,點了奶油多士和熱好立克;再加電話一通。樂也!

朋友的話

以下是朋友寫在電郵裡的,覺得蠻有意思的。
Sometimes getting affected by people, at times we just chose to be affected by other people. For example, people say stupid at you once but you ended saying it to yourself many times by arguing about it in your heart.
我們是否也幫助了他人去強化他們的話呢?別人的一句無心快語,可能是我們把它變為現實的。

無動於衷

老闆告知我一個消息,是關於我的切身利益。聽罷,我卻無動於衷。為何?我已經在兩年前預測這現象了。公司越大,動作也越多,這也見怪不怪了。

喜把它留住

思存的產物,卻把它據為己有。各人的回應,很令人深思。

假如

寫在別人網站的一點點隨想。

我和他,也談論過“假如我們早點認識”的話題。不過,我和他都相信,我們在現時認識,是最好的;雖然有著一點點遺憾。我和他,根本就沒有假如,只有現在。現在是一個永恆。

Wednesday, December 1, 2004

黑色星期三

今天不是十三日﹐也不是星期五﹐可是卻頭頭碰著黑。主要是工作上的問題﹐有關的幾個系統都出現了不同的問題﹐有的是人為的﹐有的是系統本身的。

我和同事說﹕「如果懂系統的人全在同一的時間走了﹐會對部門有所影響嗎﹖其他的人﹐處理相同的問題﹐結果會是一樣嗎﹖」我還沒有等同事的回應﹐我已經自答自話了﹕「當然不會有何影響。」

一個人對某事情的影響是不會太大的。

服務態度一則

某銀行正介紹它的業務給它的零售客戶﹐某機構是一個商戶。客戶和商戶都要和銀行簽定一份合約。銀行的代表曾到商戶拜訪﹐口頭承諾了一些安排並留下一份合約的副本。商戶在面談中﹐曾要求銀行發一封電郵來證實那口頭承諾。兩天後﹐商戶發覺那份合約副本的內容是關於另一個服務的﹐於是發電郵到銀行詢問。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收到任何的回覆。

問﹕如果你是那商戶﹐你會考慮簽訂那合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