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9, 2004

當一個旁觀者

旁觀者清,這詞語,真的沒錯。以前,總不能瞭解當中的精髓,現在開始慢慢的體會了。

同一句話,現在所能感受到的層面是廣泛了。可能是自己開始寫東西,多了注意身邊所發生的事,好使自己能有題材來寫。

不知是自己的感受性高了,幫助了寫作;還是開始了寫作才增加了自己的注意力。是什麼也不重要了。因為我兩方面都有了得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