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04

療程的第一天

今晚,喝了第一劑藥。剛剛喝完,好像已經感到它的威力。頸的毛病,好像也得到一點舒緩。

肝的功能

原來肝的功能是這樣大的:
中醫的「肝」,則不只是肝臟而已,廣義來說還包括腦及神經系統。
肝為將軍、統帥,負責謀慮、思考,管理身體各部門運作,「有點類似自律神經系統,」
肝就像一個中央銀行,負責管理身體三大貨幣(氣、血、水)流通。情緒、睡眠、飲食甚至藥物等,均會影響肝的疏洩功能。
原文

朋友送我一本書

友人告知我,他買了一本書給我,是有關佛教的。

在別人的網站找來的

zzlai 的站找來的,很好看

Monday, November 29, 2004

甜與咸

兒時的疑惑﹐為什麼在弄菜的時候﹐要放糖也放鹽。放多了的糖﹐可以用鹽來中和嗎﹖反之﹐多放了的鹽﹐也可以用糖來中和嗎﹖糖和鹽﹐是相對的﹐還是互相協調的﹖我愛用湯來淘飯﹐我時常在心裡想﹐我可以用可樂來淘飯嗎﹖真的還沒有試過那甜的味道會是怎樣的。

看電影﹐有人用鹽放在咖啡裡﹐我沒有試過﹐但是我試過把鹽放進檸檬茶裡﹐感覺蠻好的。第一口喝﹐感覺怪怪的﹐慢慢習慣了﹐蠻好喝的。喝後﹐喉嚨感覺清新﹐沒有喝甜後的膩。

對身體來說﹐糖和鹽﹐都是身體所需的。很奇怪﹐它們都是白色的晶體﹐我相信﹐很多人都有把它們弄錯的時候。

我們太高興的時候會哭﹐哭出來的眼淚是咸的。這又是甜與咸的結合。哭過後﹐有人來安慰你﹐你感到一陣的甜絲絲。這又是咸與甜的一例。

有人嗜甜﹐有人嗜咸﹐有沒有人愛甜又愛咸的﹖我不開心的時候﹐比較愛嗜甜食。

Sunday, November 28, 2004

Elaine愛話劇

是我第一次寫的題材,請到這裡看看吧!

San Wen Ji 愛話劇

我是不看電影的,不看的原因是我不愛坐著不動;可是我卻愛呆在家裡,所以這原因只是一個沒有原因中的原因。不看電影,也無從寫最愛的電影。看著別人開心地寫,我也寫寫關於話劇吧!

接觸話劇,應該是從二零零一年開始的。第一齣看的,是由糊塗戲班www.nonsensemakers.com製作的【禽畜集團】。戲班所持的忠旨是“以糊塗的眼‧看世界糊塗”。節目全長約兩小時十五分,當中更換了十九個場景。【禽畜集團】是講述一群在辦公室裡工作的人,對辦公室裡所發生的總總作出控訴,內容充分反映了現實中的辦公室世界,部門與部門的競爭和互相推卸責任,老闆門對著他們的上司和下屬時的兩張面孔,劇裡完全的表現了弱肉強食和物競天擇。雖然這話劇儘是諷刺的內容,但是在完場前卻給觀眾一個大團圓的謝幕。

話劇之所以吸引我,主要是因為它給予我機會和現場的氣氛接觸,在場景轉換的時候,那舞臺的空間感就和我的思想上的空間感相连接。就拿禽畜集團為例,你可能會問:「結局怎麼可以是一個大團圓?」其實團圓不團圓,真的是個人的感受。在舞臺上表現出來的大團圓,可能只是一個假像。融洽的氣氛裡,卻可以暗藏一些不為人知的計畫。所謂“笑面虎”便是這個意思。

我之所以喜歡話劇,是它永遠也不會給你有太多的資料供你參考,它是要求你的親身參與和體驗。這些便足以讓我有無窮的聯想。看後和人分享心得更是一大樂趣。

看別人寫的東西

很喜歡到別人的網站,看看有什麼新奇的事物。這種感覺,好像看雜誌。剛剛才從某網站回來,看的是某人在兩年前寫的東西,他寫的是雪糕車和茶餐廳。而我也在看他的文章前,寫了一篇關於茶餐廳的。

Saturday, November 27, 2004

成長

什麼是成長?當然不是年齡的增長,也不是知識的增加。人越大,知識的累積越多,但是並不代表我們已經是成長了。成長這個名詞,我對它很有興趣。總覺得那是帶有智慧的。一個帶有智慧的成長歷程,誰不響往呢?當然,那歷程是充滿了挑戰的,並不是一段舒服的旅程。很多人都會說,為人母親後,便成長了。我相信不是那責任的關係,而是那過程,那十月懷胎的甜酸苦辣。我還沒有過這般的經歷,全都是從我觀察我的姐妹和身邊的人的結論。

奧修的【道】說得好:
一個不實的快樂比真實的不快樂要糟糕得多。
成長只來自于真實,成長從來不曾透過虛偽而發生。
別停在原處,別在同一個惡性循環中不斷繞圈子。

感情的交往

Tungpo在寫他和她,很想回應一下。不在他那處留言,是因為那處自有一群人,和我的想法總有些分別。還是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放在自己的地方比較好。

兩夫妻,可以用電郵和剪報作為感情的交往,給我的感覺是“好”。很明白在感情的世界裡,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開懷的暢所欲言,特別是對對方的一些不認同。我們都有一種習慣,就是有勇氣的作第一次嘗試,如果失敗了,便再提不起那勇氣作第二次的嘗試。可是,我們想得到的,又不被滿足,久而久之,那欲望便不斷的增大。我們自以為可以忍受的,可是事實上,我們並沒有這個能力。

男和女,真的不能瞭解對方嗎?如果可以的話,坊間實在有太多的書讓我們來瞭解男和女的大不同。如果存心要瞭解的,是不用看書的,為什麼我們不直接的向身邊的人來瞭解呢?很多的時候,我們都會跟對方說上一句話:「你不瞭解我。」但是為何你不願意對方來瞭解你呢?你不說,對方是不能對你有所瞭解的。我曾經也埋怨,他不瞭解我。現在這問題已經沒有了,因為我再不需要他的瞭解,他已經在我的生命裡沒有了絲毫的聯結。

人的經歷,總給人一種深深的體會。對於現在我認識的人,我是多加了一份衷心的關懷。我不再願白白的讓一份感情靜靜的離去。

一些網上談話的節錄

以下是我和朋友在網上聊天的節錄,記下來,好讓自己好好的去思索。如果你在看我以下的話,你可能不知我在說什麼,因為那是斷斷續續的,只有我說話的內容,沒有了我朋友的部分。不是我不想把我朋友的話節錄出來,原因是他用的是英文,我不想把它翻譯,把真實的內容有所錯誤的反映出來。
在看書的過程裡,我很投入的
連不舒服的感覺也沒有了
這本書,是我最愛的一本書
它解答了我很多的問題
我說能夠解答,當然我認為自己是明白的
我不只是看,我在思想的
所以這本書,我看得很慢
每次,只是數頁,對於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不能看太多的
那足夠的感覺,是滿滿的
我在讀新的一頁,有點難明的感覺
因為,用了另一個角度
我相信,我讀他的書,目的是尋找答案
在尋找的過程裡,如果可以的話,便是我的成長

Friday, November 26, 2004

生氣

這是在飯店裡發生的。我們叫的菜,遲遲也未能送上,於是我們要求除消。但是我們卻看到在我們說不要那菜後,店員便開始工作,把我們點的食物弄給我們。當然我們不會接受的,因為我們親眼看著他們去弄。他們真的無理,直把我們當傻瓜。

他們還沒有受到教訓,再度把我們強烈說不要的東西送上。我告訴他們,我們已經催促了四次,菜不來,我們是有權說不要的。他們的面色,很難看。

最後我們要付款,但是他們遲遲也不願送上帳單。我站起來,著同事離開。他們才害怕的快速的把帳單送上。

這樣的服務態度,真的要不了。

傻傻的他

不眠不休的工作超過了三十個小時,他終於乖乖的回家睡覺。有些時候,總喜歡他的傻氣。

失落

結果應該是塵埃落定,已經沒有任何的東西可做,那失落感頓然由生。我的同事,她的快樂回來了,再不為事情而擔憂。看著她,一種老懷安慰的感覺在心中浮現。

我也幻想著那一天的來臨。幻想自己靜靜的站在某一角落,在那裡靜靜的遙望,看著人們分享那份喜悅。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世界。

這份心情,已經陪伴了我兩天。本不打算把它記下來,就應它的揮之不去,把它留住吧!

Thursday, November 25, 2004

“造勢”成功

昨天的“造勢”,看來已經成功了。我不知道選舉的結果,但是在我看來,應該離得獎不遠了。聽我的同事說,老闆還想在評審過程裡,講述“送卡”的事件。另外,小組裡的同事也說,原來我也是一個細心的人。

如果結果如我所料,我相信,當結果公報時,我的眼淚肯定會不受控制。

久違了的一個朋友

今天晚上,在網路上和他遇上,已經很久沒有和他談天。他告訴我,有一點疏遠了的感覺。真的嗎?斷斷續續的聊著,我的感覺是,他仍然是我的朋友。

八風

文章分享

個人認為﹐這是值得看而且值得深思的一篇文章。正反兩面﹐永遠都是在一起的。我們希望擁有正面的同時﹐負面的那一面﹐它就跟在我們的後方。同樣地﹐當我們看到負面的時候﹐正向的東西也是等待著我們的。只要你願意﹐你便可以輕易的看見它。

困難否﹖那要看看你對這篇文章有幾多的領略。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04

買你一間大屋

朋友對我說:「當我有足夠的金錢時,我會買你一間大屋。」
「我不要大屋,小小的一間已經足夠了。」我回答。

我對住的要求不高,真的不高。能令我感到舒服的已經足夠了。太大的屋,給人一種空洞的寂聊。我又不喜歡和一大夥人在一起,要大屋來作什麼?

如果真的要買,買一部電腦給我還算合用。另外,可以的話,長期供應我愛看的書,我便樂了。

沒用

你們有沒有試過還沒有真正的對一項事情有所瞭解前,已經說它為沒用?

有一位同事,她很高興的告知我,在系統上有一個捷徑,可以快速把某些錯的輸入刪掉。在另一個人口中我得知,這個她強烈的批評一個簡報會,說這個簡報的內容沒用,浪費了她的時間。我沒有參與那簡報會,但是我有那簡報會的文件。昨天我把它拿出來,準備為這系統作一些前期準備工夫。打開第一頁,我便看到那個她告知我的秘技。

從這件事上,我體會到人們有否用心的留意別人為他們準備的東西呢?我們是否過分地用我們的固有的標準去對事物作批評呢?我肯定,在日後如果我要說“沒用”前,我一定要用我真正的眼睛去看清事情。

“造勢”

今天是同事的大日子,要和評審委員會會面。從我的經驗中得知,那是一個又緊張,又興奮的過程。

為了減少這位同事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和給她一些鼓勵,我著同事買來一張卡,小組裡的每一個人,都把我們的心意寫在卡裡。我相信,收卡和看卡的人,她應當可以感受一陣暖。

擦出火花

和友人談天,最享受的是我們擦出火花的時候。我們視此為智慧之談。

當然我們倆並不是很聰明的人,我們所知的又有限,但是我倆的腦電波就是比較接近,什麼的話題落在我們口中,我們都可以有辦法把它產生一點點的火花。我們最愛的,都是一些口舌之爭,可能為了話語中的某一個字,一些文法上的錯誤,從而開展我們喜愛的談話過程。

改名

如果有四個人,你會為他們改一個什麼組合的名字?如果他們有才華,我們會說“四大才子(女)”或是“四大天皇(后)”。

你們有沒有聽過,有人會為自己名為“粥粉麵飯”?

我打趣道:「為什麼不是柴米油鹽?」

欠缺

有人問:「為什麼你倆不可發展為情侶?」
男的一方答:「還差一點點。」
「那一點點是什麼?」
男說:「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就是那一點點。」

以上的對話,我也聽過我的一位女朋友說。如果有人問我相同的問題,我會反問:「你說過“我愛你”給她聽嗎?你也希望聽她說“我愛你”嗎?」

如果有欠缺,便是愛。不能發展為情侶,其實理由很簡單,就是沒有情侶間那需要的愛。如果愛是存在的,你便不會那樣理智的想這麼多。

Tuesday, November 23, 2004

不被滿足

還是感到差一點點,如果只是三言兩語的交談,總好像有點不被滿足的感覺。不知道你與我一樣嗎?我覺得,你的程度一定比我低。

今天的顏色

我今天選了紅色,一個我很少會把它抽出來的顏色。

左搖右擺

最不喜歡和那些沒有立場的人一起共事。以下的故事,我不是主人公。

一位同事,她被委派為周年聚會的統籌人。聚會的日期,已經改過兩次。今天,我收到消息,已經被確定的日子,可能有改的機會。原因?是我們的一位嘉賓未能出席。在這之前,我已經告訴我的同事,她要和老闆確認那位嘉賓的日程表。可是,聽回來的版本是,溝通上出現了問題,被確定的日期原來已經有了其他的安排。

我不知道為什麼溝通會出現問題。一個非常簡單的事項,可能就是最容易出錯的。不過,出錯不出錯,都是原自我們的心。有心的,哪有出錯的機會。我可以肯定,老闆並沒有直接的和那嘉賓聯絡。我又知道,那嘉賓是需要我們老闆直接找他確認的。

其實,聚會是為誰而設的呢?為了一位嘉賓,還是其他的參與者?

為印象而活

如果你想為改變而改變的話,我相信是蠻辛苦的。

一時一刻的印象,著我們為他們改變。可是我們只是在猜想,憑那微少的資訊,我們就隨便的為之而改變了自己。我們知道方向嗎?改變後,他們對我們的印象就會改變嗎?根本我們不可以確定,我們真的只是猜。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問得清清楚楚?憑印象而活,真的較為好嗎?

沒有壓力

時常聽人說,和我相處是有一點壓力的。我不太清楚他們所指的壓力是什麼,我每一次問,他們都不可以給我一個答案。久而久之,我也不對這些我不清楚的東西著意了。

今晚和友人談天,我們談到關心別人的話題。我說他老是擔心別人,那來這麼多時間。突然我想起,他好像沒有擔心過我。我向他投訴。他的回應是,和我一起的時候,總感到是無憂的,沒有一點壓力。

真的是頭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Monday, November 22, 2004

令我驚訝的一則新聞

一則新聞

是真的嗎?真的有點不敢相信。

Sunday, November 21, 2004

一則能令人反思的新聞

新聞內容

在這一刻,我只有相信,並未能做任何的回應。不過它足夠讓我們作反思。

一星期的工作節目

兩個服務提供者要會面,三個面試,和同事做綵排,還要去拜訪客戶,很忙碌似的。

用中文聊天

今天是我第一次用中文聊天,感覺蠻新鮮的。在聊天的過程裡,打中文的速度也有了磨練。真的好!

外判

外判,我相信是一個潮流詞。外判,對公司而言,是減低成本。

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我公司把某些工序讓給了其他的公司,另外我們也是一些公司的外判對象。兩間公司,談論的就是我給你什麼工作,你給我什麼工作。當然在工序重配的情況下,兩間公司都有了得著,減少了某些開支,不過我不太明白的是,有些工序,在素質方面,讓別人做了,並不能給我們更好的。

我看,這便是商業遊戲。如果沒有了這些遊戲,有些人可能沒有了工作,特別是那些顧問服務提供者。

一樣的天空,不一樣的人和事

近來有兩則有趣的發現,愛寫作的都是一些較為心細的人。

例一:從來也沒有人可以從我的英文名字來猜對我的中文名字。現在先例已經開了。

例二:能夠在第一次猜的時候,差不多猜對我工作的行業。

都是那句話,是時候用不同的心態來看這世界了。不然,肯定會落後人前。

聰明與愚蠢

聲明:這篇文章裡的見解,是沒有對與錯的。全都是我在生命中的體驗。你與我的,儘是不同。正因為這些的不同,我們的人生才是精彩的,否則便是一種複印。

曾經在某網站留下了兩句話,卻引來了一些批評。我說的是:「我也愛和聰明人交往,最討厭的是蠢的人。」有些人的回應是:「難道愚蠢的人不是人?看你這種人才是一個愚人,有你這些朋友,真的有點那個...」 「怎麼交個朋友都要看他/她是聰明是蠢﹖這未免太勢利和"貪慕虛榮"吧。聰明也好蠢也好,別人都是人來的。」

在奧修的【道】,找來這樣的話:
人是一個過程、一個動態式的過程、一個旅程……一個不間斷的進行式,正在前往未知的旅程中。

尼采曾經說:「……在人身上我最愛的一件事,就是人是一個不斷行進的過程,他不是終點,而是一個道路,一個旅程。」

要變成人,那表示你要讓自己變成一個過程,變成一個探索者,充滿對於未知的熱情,變成一個追求者,一個追尋真理的人。
誰是聰明與否,便是誰能積極的面對生命。我們都害怕未來的事情,怕自己沒有能力,怕哪些不可預測的情況。如果人人都害怕的話,我相信我們都會變得死氣沉沉,那麼,我們再沒有什麼的文字、什麼的電影、什麼的歌曲。因為在某程度上,文字的創作、電影的創作、歌曲的創作,都是一種冒險。為什麼有些人,在剛開始的時候,都是興高采烈,到了某一個點,便停下來?可能他們是面對不了那些惡性的批評,他們害怕了。又或者他們擔憂自己再沒有好的題材來創作,這也是一種害怕。就是因為我們的害怕,有很多好的東西便在這世上慢慢的淹沒了。

我要找聰明人來做朋友,就因他們是活著的,我可以在他們身上感染一些氣息。就是最簡單的事情,我們體驗的也最多。我愛留意那些我們愛遺忘的人,他們給我的啟發也是最大的。

不想當一個聰明人,也因我們害怕。害怕要永不停止的去把知識硬塞進自己的腦袋裡。要記住,不是知識讓我們成為一個聰明人,而是我們對生活的體驗。在我的體驗裡,我所接觸過的人,都是聰明人。

咖啡貿易

在網上找來這個網頁,它並不是介紹咖啡,而是披露了一些咖啡貿易的不公平。有興趣的話,請看看!

你有你講

昨晚電視播放的新聞透視,是講述香港的空氣素質的問題。我不記得是誰的提議,他說現在沿用的空氣污染指數,已經不合時了,永遠我們聽到的都是一個超過一百的數字。人們聽多了,也不太為意。

我想問,指數的改變,有助於空氣的素質嗎?好了,人們有了比較高的醒覺後,又可以做些什麼呢?另外,大學方面,做研究,每天都巡視香港的每一個地方,用資料去分析哪一個地方的污染程度比較嚴重。但是,這些數字對市民來說,又有什麼的意義呢?關於電力公司的回應,更令人失望。製造電力供應給國內,令我們的空氣素質變差了。在技術方面,是有可能把影響空氣的東西的數量減少,要考慮的是成本的問題。這些投資,是要轉介給用戶的。他們說的,好像沒有說過一樣。

自尋煩惱

今晚我有點自尋煩惱的傾向,我想改變一些人的看法。我是知道,我是改變不了他們的,但是我仍有這個妄想。我並不想別人誤解我,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得一清二楚,為什麼你們還要多管閒事,來為我提供意見?

我就是太過固執,明知不可行,還在想。真的太愚蠢了!

Saturday, November 20, 2004

一個新Blog

有興趣的話,請到那裡看一看,我是其中的一個參與者。

我在那裡的第一篇文章

我是二號

我在家是排行第二的,能成為本網站的合撰人二號,當然很高興地接受這邀請。還怕別人取了我喜愛的稱號,於是在沒有撰寫任何文章的情況下,強行的把只有標題的文章放到站上,自然的,我當上了二號這個位置。其實在接受與不接受的一刻裡,我是有掙扎過的。我不喜成為三號,這與我不配。當知道網主是不算在內的,稱號這事項,終於得到了完滿的解決。

然後第二個問題湧到我腦海裡,我要在這裡寫些什麼呢?絕對不可以和我自己的網站太過相似。這問題,還在考慮當中。

關於香港仔公國這個名稱,我原以為是香港仔公園。終於有一天,小踢在某一網站作更正,我才如夢初醒的知道了原本的真相。現在Miho寫公國變公園,巧合。

More Than One 要不要也改做Less Than Zero?我比較喜歡More Than One,“更多“總比”為少“的好。一是一個整數,它可以覆蓋所有的東西,但是一總比較寂寞,我喜歡熱鬧一些,這也是我願意加入這裡的原因之一。

關於站的名稱,我看都是留待三號去處理吧!

不留餘地

有一次,和我的一位同事一起去拜訪客戶。在會談中,我的同事說了一句話:「在我門的記錄中,貴公司的付款情況是最差的。」聽到他的話,我在心裡對他說:「過分了。」

你可以說他們的情況是差,但是又何須說成為最差的。在回公司的途中,我和同事談論此事,他給我的反應是理所當然。但是我知道,更差的情況是存在的。

曾經有人對我說,他的思維能力很高。我懷疑。他想東西的方法,離不開他認知的範疇,並且他覺得自己所知道的東西多的是,所以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增進自己知識的需要。另外,他認為他知道的東西是別人未能得知的。這未免太自視過高了。

這個他,是我一個很好的學習對象。我學的是不要像他。

冬眠

父母家有一隻巴西龜,我們買它回來的時候,它只有一個五塊硬幣的大小。現在它已經比一個湯碗還大。每一年的冬天,它都處於冬眠的狀態,把自己躲在一旁,頭和四肢完全的收藏在龜殼裡面,不需食物和水。

我以為,自己也有這種能力,能夠把感情儲存起來作不時之需,快樂的時光,可以用來作為寂寞時的慰藉。原來是不可以的。

如果有人對你說很掛念你的時候,千萬不要告訴他我們不是已經剛剛才見過面嗎。這句話,多麼的沒意思!是我現在記掛你,不是剛剛的那一刻,是有分別的。

Friday, November 19, 2004

開始無聊

某一個意念湧起,我便開始感到無聊了。是什麼的意念?不想把它記下來。如果日後我看回我在今晚所寫的,也記起這意念的話,便和它有緣分了。不過我並不想和它有緣。

過去就讓它過去

過去式表示它已經不存在了,它是虛構的、想像的,它是個幻象。
節錄自奧修的【道】
雖然那過去式是我們的經歷,是我們的記憶,但是那已經不再屬於我們。這些話,我是說給我自己聽的,也是送給他的。

角色的轉變

電視播放著台慶節目,少不了的當然是獎項的頒發。令我想起我的角色轉變。前年我是領獎人,去年我是提名人,今年我退居幕後,鼓勵人們去做提名人。

在這個過程裡,我學到很多很多的東西。最喜歡的不是作為一個領獎人,而是做鼓勵的那個角色。領獎的一刻,是興奮的。看到被我提名的人站在領獎臺,我是快樂的。到了現在,我是一個旁觀者,看著被提名的和作為提名人的努力,看著他們認真的為競選作準備,為他們提供一些意見和鼓勵,那是一種前所未感的喜悅。

我相信,我們的人生也是一樣的。在不同的時空裡,我們都有自己的角色。由自己親身的去參與,到後來的協助他人,每一種角色,都是我們體驗人生之味的好機會。

給我的意見

同事給了我一個意見,但是我把我分析的利害關係和他分享了。事情是這樣的:

有兩個小組,工作類型是不同的,分別都有一位主任,其中的一個現在是懸空的,也是比較困難在人力市場上找來一個稱心的來擔任此工作。他提議我把那位現職的主任,調職去填補那個空缺,那麼我便可以比較容易的在人力市場裡找來一個稱職的人。

他的提議是好,但是如果我照著辦的話,我便同時要訓練兩個人,他們在那工作上都是新手。看來,辛苦的便是我。

如果你是我的話,你會接受他的提議嗎?

事實

我發覺,人們所認同的事實,並不是用眼去看,用耳去聽,而是用他們的記憶去確定哪是否事實。

我的老闆便是一個好例子。有些時候,她愛和我爭論我告訴她的事實。以前我很介意她對我的不贊同,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了這種無奈,因為她同意不同意,都不會影響我的工作。她愛聽的,便聽;不愛的話,我告訴了她,便完成了我的責任。也樂得免去了無謂的爭吵。

當一個旁觀者

旁觀者清,這詞語,真的沒錯。以前,總不能瞭解當中的精髓,現在開始慢慢的體會了。

同一句話,現在所能感受到的層面是廣泛了。可能是自己開始寫東西,多了注意身邊所發生的事,好使自己能有題材來寫。

不知是自己的感受性高了,幫助了寫作;還是開始了寫作才增加了自己的注意力。是什麼也不重要了。因為我兩方面都有了得著。

沒有了大方向

在不同的飯局裡,聽來的都是一些閒話。當然我相信那些閒話是有其真實性的,但是我卻不可以把他們的戲話當真。在這情況下,我相信我的判斷能力定可有大大的進步,也會學好問的藝術。

我用的標準,當然是我有沒有做錯事情。

Thursday, November 18, 2004

統計

從來也不太相信所謂的統計,原因是我知道它是怎樣計算出來的。公司每一年,都會有員工意見調查,有了結果後,便是部門的行動時間。如果某一事項得分是三或以下(五分是最高的),部門肯定便要去調查和改善。

其中有一事項,過半數同事的意向是想過離開公司。另一方面,也有過半數的人覺得工作滿意。這樣便有人又滿意現時的工作,也希望另覓新工作。對於這些同事,我們應否要作出行動呢?

邀功

發覺身邊有人總愛邀功。我是一個不介意多做一點的人,現在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也要好好的保護自己,也為小組儘量的爭取應有的讚賞。

別名

被人起了一個別名,叫“易拎”。其實那個中文名字,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凡是"口花花"的,都會叫我“那個”中文名字。

靜靜地吃

今天的午餐﹐我只是靜靜地吃﹐耳朵卻忙碌的聽著桌上的人說話。除了吃以外﹐我也偶爾給她們一個微笑。這個微笑﹐當然是假的﹐但是我又不可以板著臉﹐這太沒禮貌了。

她們講的盡是一些對老闆的批評。她們工作在不同的部門﹐卻有著共同的老闆。這頓飯﹐原意是聯誼的﹐但是最終便變成是非聚會。

可不可以﹐下一次﹐不要叫我一起﹖老實說﹐她們所遇到的問題﹐我沒有遇見。她們和我都是遇到那些人﹐可能這便是我們有否戴著有色眼鏡的原故吧﹗

咖啡的味

看了Cuckoo寫對一首名為咖啡的歌的感受﹐忍不住要回應一下﹐主要是針對那首歌詞。

咖啡的感覺不是那樣的。好的咖啡並不是只有苦的味道﹐那是一種咖啡香。咖啡也沒有淡的味道﹐可是你把奶放得太多的緣故﹐把咖啡原有的香所遮蓋了﹔更何況把咖啡說成無味呢﹖

一杯不好喝的咖啡﹐除了是咖啡豆的質素外﹐技術也是一個問題﹐水的熱度都有影響﹐加入什麼類型的奶也是關鍵﹐更不需要說奶和糖的份量了。更何況的是要真正的品嘗咖啡的好與壞﹐是不可加糖或奶的。如果你要說變了味的咖啡﹐我相信那是酸的味道。

恕我直言﹐填詞人對咖啡或是愛情並未見有很深的感受。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04

吃也是一種負擔

不知是否人大了,身體機能也不及年輕時,吃多了就感覺很不舒服似的。大魚大肉是我害怕的。這個星期,有四日的午餐都是免費的。我相信所吸收的鹽分和油分一定超過了標準。

桂花

很喜歡桂花味道的食物,印象中,最好吃的要算我在上海吃的桂花糕。在香港,很難吃到有水準的製作,不是太甜便是沒有桂花應有的味道。桂花香,是那種清清甜甜,吃後令人回味無窮的一種味道。

今天中午,吃了一道菜,是有桂花的,主要的材料是火腿,伴隨一些糯米。我愛吃那糯米多於那火腿。

晚上一點

現在是晚上一點,可是我卻在這裡寫東西。剛剛才洗完了衣服。看似我要好好地管一管自己。不過,管也沒用的,因為我並不是一個聽話的孩子。

一個問題

朋友問了我一個問題,我無從談起,不知怎去回應。他的問題是,在我們吃了藥物後,我們可以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他所指的是迷幻藥之類的東西。那麼我們平時的靈魂到了哪里呢?我們平時的自制力在哪里?

Tuesday, November 16, 2004

飯桌上的一席話

不記得話題是怎樣帶起的。

「你會不會問你的老公或是男朋友,外邊有女人嗎?」一位男同事問。
一位已為人母的女同事回應道:「我儘量不會問這問題。」
「我會問。」我說。「不過我不是要一個答案,而是要看看我的他的反應,是快還是慢。他回應快時說他胡亂說,慢時就說他刻意隱瞞,頗煩氣的。」
「對對!反應最重要。」另一位女同事也加入意見。

有人話,做聰明的女人,要假裝。明知男方有外遇,最好便是扮作不知道,也不要去探知。其實,要知道,根本就不需去找方法,是女人的直覺。

像我這般愛追問的,是不是太傻呢?當然我是肯定他沒有外遇的情況下才問我愛問的問題。我知道可能有一天,我會“撞板”的,幸運的,還沒有遇上。

免疫力

走在街上,最人丁興旺的店鋪,居然是診所。當我看到那情形的時候,我知道又是天氣轉變的時候。我在想,是否我們多些注重身體,並不抱自行康復的信念?或是人們身體的免疫力減退了?

病了,我們會看醫生,但是被愛情病毒侵襲時,我們也會看醫生嗎?如果想看的話,應該在哪里找到黃頁分類呢?一次兩次的被侵襲後,是否體內會產生一種抗體呢?有了抗體以後,我們會否不再被侵襲?

為什麼現今的科學,不去發明這種提高愛情免疫力的輔助品呢?

Monday, November 15, 2004

三地的語言

突然想起和中國和臺灣同事的交談。中國的同事,她能聽懂一點點廣東話;臺灣的同事,她只懂國語,而且不懂看簡體字。我不太清楚中國的同事能否看懂繁體字。

原本都是中國人,大家所持的語言都不同。我身為一個香港人,看來好像佔有一點點的好處,因為我懂簡體字,又懂說一點點的普通話。

不過,這也是一個學習不學習的問題。要學的話,便會了。

餐聚

又有午餐聚會。真的有點不明白,吃過飯,工作便會順暢一些嗎?我不太相信這論調,因為我工作上交往的人,很多都是在外國的,我們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更何況是一起吃飯。

能否在工作上合作,我相信是那態度。你是一個工作認真的人,誰會在工作上愚弄你呢?

愛與不愛

一位網友,他有著愛與不愛的問題。如果他要問我的意見的話,我會告知他:「去經驗吧!」

我們害怕傷害,可是那傷害真的把我們弄壞嗎?我們的心是不會被愛情所傷的。傷心只是一個形容詞,我們的心,只有機能上的毛病。

我害怕了,因為我在過往的愛情路上受了很大的傷害。如果你是抱著這般信念的話,我確信你將來的感情生活也未能有更好的歷程,因為你把你可以享受的,統統被你自己所限制了。你要的是一個結果,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真正能感受的是那過程。結婚去了,不是一個結果,我們還要努力去經營那過程。相處不來的時候,我們是不用感到受傷的;我們應該慶倖,我們可以重踏那享受的過程,去豐富我們的人生。

又是節錄

這是從我的一位朋友送我的一封結婚通知卡裡節錄出來的。
We walked through the meadow
and I picked wild flowers.
As I admired my colorful bouquet
I asked him if he’d ever seen
Anything so beautiful.
He just smiled and took my hand.
願他倆永遠的開心快樂,攜手走完那美麗的人生。

節錄

以下是我從Tungpo那裡節錄思存的話,覺得蠻有意義的。
思存 said...
去講「寫與不寫的理由」, 結果也是一個寫的題材吧了... 真要不寫的人, 可能就會像萬力那般突然消失?

那些退出了的blogger,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 (個人理由, 技術故障, 政治封殺...)被除掉了的網頁, 沒了就沒了, 網路這種一點痕跡不留的特質, 似乎令它難以成為集體的歷史紀錄. 但它們又明明存在過, 我們也曾把感情投放過... 人們說數碼資料(理論上)可以比物質資料做留更久, 且不會"變舊", 但問題是, 數碼資料必須依附著這樣樣的載體: 要有電腦(更要有電), 以至有合適的軟硬件, 不像一本舊書, 只需要眼睛... 而我幻想, 到地老天荒的時候, 文明經過這樣那樣的劫難後, 數碼資料會否一點不留... 借題發揮了, 見笑. (末了提醒一句: 多做backup)
情這東西,又何嘗不是這樣不留半點痕跡呢!

另,現在的數碼相機,是方便了,不過我們好像不太重視那些相片,把它存放在電腦裡,有一天,電腦失靈了,可能什麼美好的回憶也隨著這電子化的東西消失了。

一則對話

「你們是我的好朋友,我附上了兩張餅卡。」甲朋友說。
「你太客氣了。怎好意思!」乙朋友道。
我對他們說:「收下吧!到你送我們餅卡的時候,大可以送我們三張的。 如果有幸我可以送你們餅卡時,送你們六張也無所謂。」

要分享的時候,便要盡情的去分享。成為朋友了,也無須太客氣的。

朋友送的書

和朋友在電話談天,他問我再有沒有看他送我的書,我說暫時停了,因為我在看奧修的【道】。朋友的書,名字叫【The Innovator’s Dilemma】,是一本比較學術性的書,是關於管理工商一類的。

這本書,說實話,我並不太熱衷去看,因為好像是在看一本教科書。不過,我是會把它完成的,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我也快可以得到一本由達賴喇嘛和一位心理學家合作的書,是朋友給我的一份補償。寫到這裡,我是欠了這位朋友的一個承諾,送他一本幾米的【布瓜的世界】。

Sunday, November 14, 2004

一份印度薄餅

在夢中,我在吃印度薄餅。其實我已經計畫好,我要寫下那薄餅所給我的感覺,我不是要寫它的味道,是要寫它帶給我的一些深思。

吃薄餅是在馬來西亞。第一次,沒有什麼的感覺,只感到那薄餅裡全都是油;第二次,是我要求吃的,我還指定是那一款的薄餅,吃的時候也沒有太大的感覺,只覺得它好吃;另外我也感覺到,印度人生活得非常的簡單,兩三塊錢已經是一頓晚餐了。在餐廳裡,我細心的觀察,他們吃薄餅的時候,他們所給我的感覺是滿足的。頓時想想在香港吃飯的時候,好像我們吃的都比應該吃的多,或是我們點的都比我們可以吃進肚子的多。

另外,讓我想起我喜愛的一本書,它的名字叫【窮人的幸福】,是作者在印度旅行的遊歷。看的時候,總帶有一點懷疑,印度人真的能在不太富足的情況下感到滿足嗎?直到自己親眼看的一幕,我有點相信了。

迷迷糊糊 – 過去式

很多年前,自己過的是一種迷迷糊糊的生活。下班以後,總是第一時間回家,打開電腦上網。為的是什麼,我不知道。

現在我也花很多的時間在網上,但是我卻感到是有些不同的。現在的我,仍然喜歡和網上認識的人交談,可是談的內容已經不一樣了。不像從前,人們的開場白總是問你有多大,結婚了沒有,工作是什麼。現在可以打開話題的,根本不需要知道對話人的背景。知道不知道是不會影響談話內容的。現在是用一種認知的心態去和人交談。我喜歡談話的過程,總有點得著的。

假日工作日

很奇怪的一種現象,不是發生在我身上,而是在我的朋友那裡。他告訴我,他要在假日回公司上班,原因不是真的有緊急的工作要做,而是要做一場戲。誰不在非工作日工作,他便可能引起別人的非議。這是什麼樣的一種道理?

幸好,我還沒有在這般的公司工作過。

有點過分

今天由早上十一點開始就上網,直到晚上七點才停止。當我要出門的時候,連我常穿的鞋也穿不進,看來真的有點誇張。不過,現在我又在寫東西了。

天長地久

你猜,現代人還相信天長地久這回事嗎?我不期盼有一段天長地久的感情,如果能做到永遠記得一個人的話(不是留戀那一種),已經很難能可貴了。

我的朋友問我,我還會和他聯絡嗎?和他的關係已經在四年前結束了,是完完全全的那一種。我是絕對不會主動聯絡上他的,但是如果他送我電郵,我是絕對會回覆的,因為這是一種禮貌。

另,我的朋友說起去年的一件事,那個他送了一個寫了短短的幾句話的電郵。她們說他還是關心你的。送一個電郵真的那麼難嗎?只是花一兩分鐘所做的事,就值得我去感激嗎?如果真的要關心,為什麼不在還和我一起的時候?

感情這一回事,過去了便是過去了。還要留戀那再不屬於你的嗎?海闊天空,我們真的找不到一個真正關心和懂得關心我們的人嗎?

動氣

四年前的一幕,現在說起來還動氣,真的意想不到。可能動氣的原因,不是那件事,而是為什麼在我說的時候,聽的人好像把它當為一件新的事情,還要我道出那個為什麼。

不過,深想一層,自己的事,身邊的朋友是無從了解的。我說什麼也只是一種說法,如果聽的人有著差不多的經歷,他們可能會身同感受,但是在他們還沒有經歷和想過的情況下,我的故事便只是一個故事罷了。

說故事者,在別人不明白的時候,又何須動氣呢?

聆聽

發覺,自己學會了聆聽。也學會了尊重別人的觀點。

以往,總喜歡對自己不認同的東西,加以批評一番,在聽別人說話的時候,總在盤算要如何把自己的偉論發表,根本沒有好好的聽人家說話。這個過程,看似有著溝通,卻是單向的。

一段感情的逝去,和這有沒有關係呢?

Saturday, November 13, 2004

謝謝

聚會的其中一個話題,是談論我在此寫的內容。真的很高興,我的朋友是我的經常讀者。

我也借此向她們說聲“謝謝”。

情感與性

和女性朋友聚會,我們談到感情的話題。我說一段感情裡,在最簡單的層面來說,是由情感和性所帶引的。一段沒有情感也沒有性的感情,是維持不了的。我問她們,如果她們身處一段這般的感情的時候,她們會選擇繼續下去還是終止它呢?

我的選擇當然是抽身離開。我是面對不了一段沒有交流和溝通的感情。

沒有工作的煩惱

是我的網球教練告訴我的。他的一位朋友,已經五十多歲了。最近被公司選中為裁員的行列,離開公司的時候,拿了大概二百萬的退休加補償金。可是這人卻擔心那二百萬是否足夠支持他的生活,直到死亡。

聽後,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如果他想想他要幾多的時間才可以賺取二百萬,我可以肯定,他的煩惱會自然地消失。拿月薪三萬塊為例,我們是需要六十六個月的時間才可以把二百萬賺回來的。如果你要二百萬儲蓄,所需要的時間可能是無限大的。

又不是沒有錢,擁有二百萬絕對不會把你餓壞的。為什麼還要愁眉哭臉呢?是否我們沒有了擔憂,我們是不可以活下來的?

那淡淡的味道

在劉墉的【愛就註定了一生的漂泊】裡,讀到以下的幾句話:

菜根譚說得好「醲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桌異非至人,至人只是常。」這雖不講婚姻,但那真 味只是淡,卻也堪玩味。

想到自己,總不愛放太多的調味品在食物裡,總覺得好的味道一定來自食物的本身。一些產品商,為了銷售,便會告訴你,這醬油可以帶出食物的鮮味。我總是不太相信,好像我吃魚頭,我不愛放任何的醬油,魚本身的鮮,已經是我的最愛。每一次,我總要把魚頭吃完,才開始品嘗其他的東西。這樣便可以真的享受著我所喜愛的。

情,也是一樣的。能夠品嘗那淡淡的味道,是多麼的幸福啊!能夠滿足於那淡淡的味道的人,總免不了經歷了一點點,開始能感受那真味。

如果你還沒有這樣的體驗,也不打緊,是需要一點點時間的。基本的還沒有滿足時,你是永遠也不會滿足於這淡淡的味道的。請不要勉強!是勉強不了的。

聖誕禮物

我要聖誕禮物,他可能會送我一本書。我說他沒有新意,他說這是一份最好的禮物。

Friday, November 12, 2004

保持現狀

現在的人﹐他們好像對晉升這一回事沒有多大的興趣。他們知道晉升以後所面對的是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時﹐他們的抗拒力也比較高。

從這一方面想﹐如果有兩級的職位是相同的話﹐哪有存在的原因呢﹖從一個職位到另一個職位﹐當然有著不同。現在的人們(可能包括了自己)真的那麼害怕面對改變嗎﹖

我自己﹐如果有一個晉升的機會在眼前﹐我應該也不為它所吸引的。原因﹖我再不想接受一些新的挑戰(當然我的工作也不斷有新的轉變﹐這和職位的改變是沒有關係的)。如果我真的要改變的話﹐我相信是我創業的時候﹐自己做老闆去也﹔或者是幫朋友處理他的業務﹐做其私人助理。

是你的女朋友嗎

今天在一間很小的店舖裡午餐﹐和我的同事一起的。在他付錢給老闆娘的時候﹐她問他﹕「那是你的女朋友嗎﹖」那時我是站在店舖外的﹐我忍不住的回應了一句﹕「他休想。」

回到公司﹐和另一位女同事談論起來﹐她對他說﹕「可能是老闆娘看你帶著一位她沒有看過的女性﹐跟過往的幾星期是不同的。」我開玩笑的說﹕「對了﹗這才是老闆娘認同的標準啊﹗」

走來走去

今天走了很多處的地方﹐計有到長沙灣的辦公室開會、回自己在官塘的辦公室工作、到上灣去拜訪客戶﹐然後回到官塘繼續自己的工作。

其實我真的不太喜歡到處走﹐浪費了我的時間﹐雖然這是公司的時間﹐我也做著公司的事情﹐但是我也覺得浪費。

複雜的心情

那包含了一些擔憂、一些期待、一些不高興、一些不知所措、一些胡思亂想、一些不被重視和一些不知怎麼樣去形容的種種。

幸運的,我可以把這些告知我想要告知的人。

Thursday, November 11, 2004

音樂燒雞翅膀

在家附近,有一間食店,它標榜它的一個創舉,就是音樂燒雞翅膀。烤爐的轉動,是由音樂帶動的。我同意,這是一個發明,但是這個發明,卻未能為店帶來什麼好處。為什麼我這樣說?因為我從來也沒有看過店前有人們輪候購買的情況,店裡的情況也沒見熱鬧。

有一次,我打算去嘗試那特別的雞翅膀,但是我卻空手回來。原因?我看不到雞翅膀的售價,其他的食物的價錢我卻看到。真的奇怪!為什麼不標示價錢呢?那些雞翅膀不是要來售賣的嗎?

紐約簡介

簡介,是為自己留下的。

異地戀

又是Stannum的小說﹐每一次﹐總忍不住要寫上一些感受。

好像很多的人對異地戀有著負面的看法﹐對它總沒有太大的信心。觀看各網友的經驗﹐很多時候的異地戀都不是一開始就分隔兩地的。他們的開始是發生在讀書時﹐然後天各一方。我沒有這般的經驗﹐所以以下寫出來的東西﹐全都是我的猜想。

我有點懷疑﹐發生在讀書時代的戀愛﹐他們真的懂得愛嗎﹖在我們十多二十歲時的青蔥歲月﹐我們真的明白自己所需嗎﹖我們要戀愛﹐可能是基於人有我有的心態﹐或是生活在異地的一份寂寞感。當然這般的愛戀﹐有的是它的吸引力。可是我的老問題又來了﹐相愛是為了什麼呢﹖可能共同目標是考取畢業證書﹐取得好成積﹐細想﹐這不是你你們讀書的基本責任嗎﹖

人的成長過程﹐我相信開始是在我們工作後。有誰不曾被這所“社會大學”影響呢﹖回想﹐讀書時期的感情﹐到後來大家有了各自的工作﹐認識了不同的朋友﹐就算生活在同一城市裡﹐我們能確保那份純真的感情不會改變嗎﹖

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區分什麼異地戀﹐什麼同地戀﹐感情的改變根本不在於地域的差異。當然在我們需要慰藉的時候﹐有你所愛在身旁﹐我們總認為這是愛的一部分。沒有了﹐總感到有點遺憾。遺憾的進行式﹐總希望有更好的被替代。細想﹐兩個人可以時常見面﹐就沒有了遺憾嗎﹖一段被感覺出遺憾的感情﹐可能根本就不應該開始。人海茫茫﹐我們就這樣去尋找我們的最愛嗎﹖看似根本沒有可能性。人就是這般的沒有耐性﹐更害怕的是我們要獨自面對寂寞。

愛的演繹﹐每個人都有自己一套的見解。我們所講的﹐就是我們真的感受嗎﹖總覺得﹐很多的時候﹐我們都把自己困在我們的思想裡﹐總把愛想得就像我們所想像的。但是﹐愛真的如此嗎﹖我也曾為愛寫過許多的感受﹐也曾堅持過一些自己認為對的理論。可是﹐這對於我來說﹐只是為自己對愛的深層了解築建了無形的保護膜。愛是需要保護的嗎﹖在溫室裡的愛﹐相信是無能成長的。

寫到此﹐我知道我已經有點離題了。我也不想文章有點堆砌的繼續下去﹐就在此畫上一個臨時的句號。

旅行

突然﹐好想到紐約。如果真的去的話﹐應該在明年的三月之後﹐因為現時紐約的天氣太冷了。不過還沒有找到和我一起的旅者﹐一個人旅行﹐好像寂寞了點﹐特別是吃東西的時候﹐總不能有太多的選擇﹐除非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吃不下的東西。這真是一種浪費﹐我知道﹐我的一個朋友一定怒眼相向。

又﹐在旅行前﹐要做一事情﹐就是去買一部數碼相機。

寫在閱城的一篇回應

以下是我看罷閱城裡的一篇叫【行街街文化觀察成為時尚】的回應。與其說是回應﹐倒不如說是我看到城市漫步這一個詞的感想罷了。

城市漫步這個詞﹐不知是什麼時候緣起的﹖我知道這個詞﹐是在香港中文大學校外進修學院的課程簡介裡。當然單看這個詞語﹐根本不知它所包含的意義。從字面上來看﹐城市漫步便是在城市的街頭悠閑的散步。

有很一段時間﹐我常把自己困在家裡﹐只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才走在街上。能夠留意街上的情況﹐只有在我上班或回家的旅途上。走的當然也是熟識的街道﹐對於我來說﹐根本一點吸引力也沒有。

從那一個晚上開始﹐我知道我們的身邊﹐有的東西是那麼那麼多以後﹐我開始細心留意﹐我身邊的人和事。那個晚上﹐是我在課堂裡﹐聽了講者的話而有所啟發的。慢慢的﹐我卻發現我對這個世界的興趣也開始提高了。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我也可以有很深的感受。也發覺﹐對人的態度也開始有所轉變。而我﹐也要開始重新認識自己。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04

太投入

今天下午,我為同事安排了一次彩排,為的是明天的茶聚。在是次的彩排裡,我的角色是給予意見,給他們一些意念去演繹他們準備要說的話。他們提議我作一次示範,當然我欣然的接受了。說到一個情景,他們說我的表現,好像比當事人還要投入。手舞足蹈的我,真的充分表達了那時所發生的,可能有一些誇張。其實,當時發生了什麼,我是不知道的,我沒有親身經歷,只是他們告訴我事情發生的細節。

現在的我,好像多了一分想像力。不知是否寫東西多了,組織能力也提高了一點點?

午飯

我是在官塘工作的,今天卻在旺角吃午飯。為什麼是旺角而不是別的地方?因為我們要找一個中間點,是次午餐,是兩個辦公室的人走在一起,另一組的人在長沙灣工作,旺角算是比較方便的了。

添喜

一個充滿歡樂的詞語背後,是一段令人傷感的故事。誰人會想到,忙完了樓債,還有官債要償還?

是否添喜這個詞語,太充滿喜慶了?名字改錯了嗎?換了別的名字,命運會否一樣呢?

一千

寫在這裡的文章﹐已經超過九百四十。我希望在今年裡﹐我的作品可以超越一千﹐算是為自己打氣的一項舉動。對自己而言﹐我覺得是蠻有意義的。

而且﹐也是時候為自己整理一下寫下的文章﹐把相關的和較為好的輯錄起來﹐看看可否有百分之十的存量﹖或者有百分之五﹐我已經樂透了。

給我的一個朋友

無意中發現,思有另一個讀法,它的發音跟你的名字中第二個字是一樣的。你說巧合不巧合?

Tuesday, November 9, 2004

開心快活人

能聽到他的聲音,已經把我變為一個開心快活人。這可是一種習慣?會否產生依賴呢?

嘉獎

一年一度的傑出員工選舉正式開始了。很奇怪,有些同事當他知道他被提名的時候,反應居然是不高興。一位曾經得到這個獎賞的同事,當年她也有相同的感受。

我說:「你不開心嗎?」
「不。」她給我一個簡單但肯定的答案。
我不解的問:「為什麼?」
「我沒有真的貢獻,我只做好我的工作罷了。」

能夠真心的講出這番話的,我相信,他便是好員工。誰不在工作的時間裡躲懶呢?能夠在工作時真心工作,那是難能可貴的。現在的我,已經再辦不到了。

午飯

今天的午飯,有十七人一起。密密麻麻的同坐一桌,忙忙亂亂的應付侍者送來的點心。雖然不能和所有人從容的交談,但是那氣氛卻好。看著他們吃著,我的心也樂了。

只是一個記錄

走過熟識的街道,看到熟識的店鋪,所不同的,是多了人們在吃火鍋。那鍋爐,是用了鐵片圍住,怕的是一陣冷不防的風把火吹倒。這令我想起在星加坡的一頓晚餐。吃的是火鍋。

從沒想過,星加坡的人也愛吃火鍋,是在戶外的一種。那一次,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的一次。我記得,吃的並不是什麼特別的食物,我喝的是甘蔗汁,大大的一杯。

其實,這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寫出來,只是想把它作為一個記錄。但願和我一起晚餐的那個人,他和他的家人,過著開開心心的生活。

愛情年齡

朋友電傳了一個愛情年齡的測驗給我。做完後﹐我的分數是三十七﹐好像是頗成熟了。不知真正的我是不是這般呢﹖

在我的感情世界裡﹐所經歷的﹐不算少﹐也不算很多。相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已經很多很多﹔另一方面﹐有些人可能會對我說﹐你的所謂經歷算什麼呢﹖

回想過去﹐每一段情﹐總會給我帶來點什麼的﹐最低限度﹐我感覺我是在不斷成長的。生命便是如此﹗可能經過了這些﹐我還是走回原點﹐這又何妨呢﹖經歷過﹐生命便沒有白費了。

(後記﹕如有興趣取那愛情年齡測驗﹐請電郵我﹗我不懂怎麼把Excel 檔案放在這裡。)

缺點

在大雄的網站裡﹐看他寫缺點。我也興致來了﹐寫了以下的回應。

缺點有時都可以很可愛。我接受別人的一切缺點﹐但是我會不定時告誡你﹐你的缺點又來了。很煩的一種﹐呵呵﹗

以前﹐總不懂從別人的缺點裡欣賞。現在我學到了一點點。原來在我們認為不好的東西裡面﹐都會有一些可愛的東西。試試看﹐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是這麼美麗的。

Monday, November 8, 2004

語病

今天收到一通電話,說話人告知我:「xx會找你。」什麼會找我?那人正在電話的一頭,等待這位說話人把電話轉給我。

可能我也常犯這個毛病。從今天開始,我也要多加留意自己的話,自己的用詞。

晚餐

我小組裡的同事,會在星期五請我晚餐,很是高興。

大不同

就是我們的不同,製造了我們的相同。這兩句話,是我的朋友說的。

以前,總認為兩個人可以走在一起,他們一定需要有很多的相同。現在,我不太同意我以往的看法。

兩個相同的人,理念很相似,他們說的話,便是重複著對方的話,可能演繹不同,內容大致是一樣的。兩個不同的人,他們可以說的話題便多了。今天我是聽眾,靜靜地聽著你說話;明天便是我作主導,你做我的聽眾。這樣,還有沒有話題的一刻嗎?

投射

同事一致的認為,我瘦了。真的嗎?我感覺不到。不過,我也欣然的接受了。我的身體,我根本未曾好好的看過,我只能看過我的反映,從鏡子裡,或是在相片裡。因此,別人的目光才是我身體的投射,我哪有爭議的能力?

一則傳言

同事告訴我一則傳言﹐事情是這樣的﹕他的下屬問他﹐我的小組是否有組織上的變動﹐是否有人會受影響。說得白一點﹐他們的問題是“是否有裁員行動﹖”

有嗎﹖我這個當事人也不知道。可能我在公司裡消失了三個星期﹐又那個主任的位置懸空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又有些工作撥給了別的小組負責。於是他們有了錯覺。

這傳言﹐也未必不是好事。我在想﹐我小組裡的同事有否同樣的想法呢﹖如果他們有的話﹐他們會否更努力的工作﹖又或是﹐他們會無心戀戰﹖

Sunday, November 7, 2004

不明白

這是朋友告知我的一個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子,他的男朋友愛上了別人,和她分手了。現在這個女孩,有了自己的男朋友,她也決定移民跟男朋友一起生活。在她臨離開時,他的舊男朋友和她聯絡上,她告知他,她恨他。她還說她要“多謝”他給予她的一切。

我很不明白,為什麼她還要恨他呢?她現時的生活不好嗎?她現時的男朋友對她不好嗎?她知道不知道,這個恨會影響她的。我相信,愛恨是相連的。如果你把一些愛轉為恨,那麼你所得到的愛,便會少了點,因為愛和恨雙加起來,永遠也是等於一。有恨,愛便會減少了。無恨,你便會感受多一點的愛。很奇怪的,我們並不可以又愛一個人,也同時又恨一個人。恨是累人的,何不把恨化為愛呢?

可能你們會說,愛也是累人的。我可以肯定的講一句,真的愛並不累人,累人的愛並不是真愛。

空氣也可以引起癌症

電視新聞報導,香港空氣中的懸浮粒子是可以引起癌症的。如果是真的話,我們可以不呼吸嗎?

以前的空氣不是很清新的嗎?是誰把它們弄壞了?

不同的文化

不同文化的人,要走在一起,看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遇到的同事,有來自中國、臺灣、越南、菲律賓、印度、韓國、澳洲、泰國、星加坡、日本和印尼,當然少不了的是馬來西亞的同事,他們有的是華人,有的是印度人,有的是我不知他們是哪國的人,總之就是住在馬來西亞的。

一起晚餐,吃的是中國菜,所以由我來點菜。幸好他們都愛我點的菜。拿著餐牌,真的壓力重重,擔心他們不愛吃。其實,我點的都是我愛的菜,是比較清淡的菜式。

記得我的澳洲同事,當她知道有一道菜是豆腐做的時候,她決定不吃。然後我們遊說她嘗試一下,最後她卻愛上這道菜,還問我它的名稱。

和當地的一群同事午餐,我感到萬分的寂寞。他們沒有共同的話題,卻一起午餐。在這情況下,我寧願自己一人用膳;當然我有可以談得上話的同事,每一天的午餐時間,都是快快樂樂的度過的。

因為不同的文化,講話的機會也少了,再加上語言溝通的關係,在房間裡的談話聲音不是很多。

寫了很多

今天寫了很多,好像要補回那過去的三個星期所損失的寫作機會。其實,是真的有很多的東西在腦裡待寫。我真的很想很想,把這三星期裡的所見所感,統統的寫出來。我總覺得,這對於我自己來說,是很有意義的。

不知道,三星期的東西,要用幾多的時間把它寫完呢?

差點

在過馬路的時候,腦裡想著那白日夢,原來行人過路燈已經變為紅色也不自知。我可以做的,便是站著不動,等我確知是安全的時候,便急步的橫過馬路,安全回到家。

改變

走在熟識的街道上,卻發現有數間的店鋪已經關門了。為什麼好像一下子就不見了?

回想在自己人生路上所有的改變,哪一個不是一下子就改變了?我相信,我們是不可以為改變而有所預備的,改變是不容許我們為它作準備的。我們可以做的,只是儘量的把自己的心情準備好,去迎接那些隨時隨地發生的改變。可不可以承受改變時的衝擊,便要看自己的能耐了。能夠承受這一次的衝擊,並不代表我們可以承受下一次的衝擊。

要怎樣做,我自己也不知道,也不需要去知道。它要來的時候,便讓它來好了。

所感

以下是我看罷Stannum的“與誰分享”和人們留言的讀後感。

很喜歡大家在這裡發表的一切。對於相處,在過去的三星期裡,有著很多新的體驗。那些體驗,是我從來也未必想過的。簡單的說一句,相處是屬於兩個人的,他們倆感覺良好,便是好。外人並不可以體會得到的。

關於我的故事,如果我把它一五一十寫出來,並不是一般人可以完全接受的。我自己,也有一點驚訝於自己的接受程度。

我變了

同事對我說,我變了。她是在星加坡工作的,我們平均每年見面一次。和她談論香港工作的一切,她認為我已經不再過分執著我的工作,我開始計畫我真正的生活。

我不太知道,她是在那裡去認識以前的我。我和她,並不是太熟識,也沒有什麼太認真的詳談。或者,她對我的印象,是從文字中所表現出來的我所得來的。當和我真心的詳談,那個我便是真的我。

是我真的改變了?還是她認識了真的我呢?

新奇

同事們見我用鍵盤把中文字打出來,他們覺得很新奇。我說的是我在馬來西亞遇到的同事,他們分別是印度和韓國人。另一個臺灣人好像也有此同感。

對於他們的表現,我也覺得新奇。好像我在網路上,知道韓語也是用拼音方式打出來的,在我知道的一刻,我並沒有覺得新奇,只有一種“由這一刻,我是知道了”的反應。

是否我對新的東西已經比較麻木?是否應該用另一種心情去面對新事物呢?我看事物,總帶著那理所當然的心態,因為我常想,我所知道的真的太少太少,遇到新事物的機會是很大很大的。在此情況下,看見了新的東西,還值得感覺新奇嗎?可能就是這理所當然,讓我錯過了很多真正去認識的機會。

電影

突然對電影有了看的興趣。可能是我聽了我朋友說電影,使我開始對此多加留意。

我也發覺,過往我是對自己放了一些不必要的規範。真是時候把自己的眼光放遠一些,新的事物對自己肯定有新的體會。就好像我看過的一個畫展,原本只是陪朋友去,我不打算看,也不懂得欣賞。可是當我再三看著那些畫的時候,(因為我沒有事情可做,與其站在那裡,倒不如去看看別人的精心創作。)我開始發現,畫是立體的,和第一眼看的平面感有著很大的不同。

同時,我也留意到一組畫,它很配合我夢想中的咖啡廳,這也幫助我構想我的理想王國。

重情

和朋友談天,他告知我,他的第一個女朋友要移民到澳洲去。其實他們現在是住在不同的國家裡,我問他:「她移民,對你來說,有分別嗎?」他只是望著我。我繼續說:「可能是你覺得,她到了一個比較遙遠的地方,和你的實質距離比較遠了一點。」他點頭。

他和她,已經沒有了聯絡,有的是男方定時給她送上電郵,但是並沒有回覆。我對他說:「她是不會把你忘掉的。」一個地點,對我們來說,有關係嗎?我們的關心,是可以透過那遙遠的國度,送到我們要送予的那個人那裡的。

我的這個朋友,是一個很重情的一個人。和他做朋友,真的好;可是和他做情人,便要和他分享他的現在和他的過去。有時侯,那感覺會是重了一點點。

就是這麼簡單

看罷這篇文章,令我想起和朋友的一句話。他說:「很是享受。」他說的是和他的朋友討論一個詞語。

就是這麼簡單的看字典,說著說著,兩個人的感情,便在那語言中充分的交流。

我愛的談話方式,也是這一類的。看似無聊,實質在過程裡,我們可以多看看對方對事物的理解和演繹。是一種深層的認知。

有些人,愛問人們的背景,例如:工作,家庭成員,愛好,等等。我不愛問,也不愛被問。沒有了這些資料,我們就不可以開展一個話題嗎?我喜歡的,是單刀直入,愛談的便可以談上半天;不愛談的,就做一個聽眾。

感覺

很累!空氣很渾濁!這是我現在的感覺。

相對來說,馬來西亞的空氣是比較好的,可能我工作的地方是比較遠離市區,而且也沒有高樓大廈在附近,全是三層樓高的建築物。再加上每天都下一場大雨,把什麼不好的東西都統統帶走了。

Saturday, November 6, 2004

昨晚,今天

昨晚,狠狠的哭了一場,眼睛腫腫的。幸好,睡得好,今早也沒什麼了。還和朋友暢快的在電話裡說了兩個多小時。

有時候在想,我們的話題是從何而來的。

三個星期

七年前的三個星期,讓我感到的是我損失了三個星期。剛過去的三個星期,是我感到最豐盛的三個星期。

不同的三個星期,做的是差不多的事情,都是一些系統的測試,是同一個系統,不過是不同的結構。

巧合!都是在十月到十一月發生的,不同的是地點,七年前在美國,今年在馬來西亞。

這麼遠,那麼近

這麼近,那麼遠,不知道是不是一首歌。我現在所感覺到的是這麼遠,那麼近。

我回來了。

Friday, November 5, 2004

身體語言

我們的身體動作﹐包含了很多的意義。我的一位朋友買了一本關於身體語言的書﹐他告知我書中有一節是講述不同握手的姿勢。從那不同的握手姿勢﹐所代表的可能是一種親切的打招呼﹐也可能是帶有侵略性的。我沒有親自看過這本書﹐所以在這裡也不便多講。

我要帶出的是我多留意他人的身體語言。幾天前﹐有以下的發生了。

我的一位韓國同事﹐是男的﹐他有問題要問我。我們倆是並排而坐的。在他說第二句話的時候﹐他把他的一隻手放在我的凳的旁邊﹐當然沒有碰到我。可是我卻感到那股不自在的感覺。

無論如何﹐這是一種十分不禮貌的表現。我感到的是他是有心“佔便宜”。

人生百態

在這三星期裡﹐除了工作﹐我是多加留意身旁所發生的人和事。或者是我比較相對的平靜﹐因為沒有了多餘的壓力﹐那是來自香港的公司裡面。

在這裡﹐不是沒有所謂的辦公室政治﹐它的程度比香港的更大。可能是這裡的人是來自不同的國家﹐大家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最大的問題是時間﹐大家都是匆匆忙忙的到來﹐又匆匆忙忙的離去。如果不掌握好時機去運用你的計劃﹐哪怕更好的都取不到理想中的效果。

我在這裡﹐因為知道有離開的一天﹐所以我可以用我的平常心去看這一切。看得多了﹐我的心真的比較平靜。爭論﹐為的是甚麼呢﹖是不是要告知人們﹐我可以做﹐但是我的付出也很多﹖又可能爭論是為了自己的職位﹐不爭論可能工作也沒了﹖到那時候﹐誰來同情你呢﹖誰敢冒險去面對這些呢﹖

我不喜歡爭論﹐但是我會堅持我認為對的東西。在別人在爭論的時候﹐保持沉默﹐有些時候便是最好的方法。說話不要大聲﹐有道理才是對的。

我找到的問題﹐你找不到﹐這並不代表我找到的問題是不對的。我不需要你的解釋﹐我會再做一次﹐讓你再次看到問題的存在。在這情況下﹐要爭論嗎﹖我比較喜歡用行動來證明一切。

Thursday, November 4, 2004

婚後的感覺

剛剛結婚的女朋友告知我﹐對於婚後的生活﹐有點不太適應。她說很忙﹐忙於做家務。這是真的﹐做子女的﹐母親總是照顧有加。做女兒的﹐工作完畢回家﹐就可以吃到可口的晚餐﹐餐後總不需要幫忙做家務。我不知道其他的女孩﹐但是我是這樣的。

婚後﹐因為喜歡兩個人一起生活﹐多數的人都選擇組織一個小家庭。晚餐的安排﹐一是自己弄﹐或是回父母家繼續享受他們的照顧﹐又或是到外邊吃。

到外邊吃的好處﹐當然是快捷方便﹐但是吃多了﹐真的很膩﹐而且那多餘的油分﹐更是對健康的一大威脅。

回父母家享受他們的照顧﹐很多時候小兩口子也不是太願意。原因﹖少了二人世界的時刻﹔又或是花在交通上的時間也不少。

自己弄晚餐﹐看似最好的﹐免了花在交通上的時間﹐又可以享受二人共處的光景。快快樂樂的把材料變為可以進口的食物﹐其樂趣真的妙不可言。可是那善後的工作也挺累人的。我最怕的是餐後的清潔工作。

現在的我﹐每一晚都是回父母家吃晚餐﹐就好像從前住在父母家裡一樣。

一碟美食﹐一份情懷

和朋友晚餐﹐我們吃了好味的東西。我問他﹕「如果是同樣的食物﹐換到別的餐廳裡﹐味道會是一樣嗎﹖」我倆不知道答案。

這餐廳﹐在三星期裡﹐我去了兩次。第二次去的原因是憑第一次的良好感覺﹐想看看是那裡的環境﹐那裡的食物﹐還是別的東西產生出來的好感受﹐會否和第一次一樣﹖

我知道的﹐是如果在我下一次到馬來西亞的話﹐這間餐廳會是我必到的地方。它是一間令人開懷放鬆的地方﹐它給我們的是一種很自家的親切感。它的地方雖小﹐可是它給我們的空間感卻是很大很大的。

餐廳名稱﹕Checkers
地址﹕ No. 19﹐ Jalan Setiabistari 2﹐Kuala Lumpur﹐ Malaysia
電話﹕ (603) 20953304
營業時間﹕ 6:30 pm to 9:30 pm
休息﹕ 逢星期一
食物推介﹕ 豬肉薄餅、凍檸檬茶

兩文三語

更肯定自己對語言的駕馭能力真的很低﹐多講了普通話﹐居然差點忘了怎麼說英文。我沒有誇張﹐真的是我。

很多的時候﹐我對那些我應該說英語的人說了普通話。不知是我的頭腦轉不過來﹐還是我的腦袋真的對語言這東西沒有辦法﹐總是拿不好、拿不準。

不過我很是開心的﹐雖然我的普通話不是講得好﹐但是也蠻可以了。人家聽得懂﹐聽得明白嗎﹗花了的金錢﹐最重要是花了的時間﹐真的沒有白費。

開心其實很簡單

就憑他的一句話﹐我也樂了半天。可是有些時候﹐也是他的一句話﹐我便立即不快樂起來。這是什麼﹖當然是我把我的感情付出了。

這種現象﹐是可以在世上每一種感情裡找到的。如果他/她的話對你來說已經沒有影響的話﹐他/她只是和你一樣﹐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罷了。

正在看奧修的【喜悅】﹐書裡講的理念便是“開心其實很簡單”﹐這是我的讀後感。

Tuesday, November 2, 2004

一個舊錢包

我的一個朋友﹐他很念舊。他現在用的錢包﹐據說是他第一任女朋友送給他的。那個錢包已經可以用十分殘舊來形容。有一次﹐我說笑的對他說﹕「送你一個新的吧﹗」他說﹕「不用。」

他所持的理由是﹐這是他的回憶。可是他有沒有想過﹐他的錢包真的快要報銷了﹐如果他還要堅持用下去的話。

今天他突然對我說﹕「送我一個錢包。」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我說的﹐還有道理。

其實我們所堅持的﹐就憑別人的一句話﹐改變了。是好還是不好了﹖或者是我不應該問這個問題﹖原因是﹐有必要嗎﹖

新路向

越發現﹐自己是一個極度需要空間感的人。簡簡單單的看看書﹐睡睡覺﹐已經是我最好的娛樂。

在過去的兩個週末﹐我什麼地方也沒去﹐只是獨個兒去了多個商場。這種娛樂是我在香港沒做的。發現﹐最喜歡到的還是書店。可是我什麼書也沒買﹐因為我不知道我要看的是什麼的書。又可能我正在尋找我讀書的新路向。

下一次﹐如果我再有機會到馬來西亞公幹的話﹐我是會嘗試乘公路車的。去看看那裡的人的人生百態。

湯水

好懷念父母弄的湯水。還有四天……

看電影

在馬來西亞﹐看了一套電影。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電影﹐上一次看的是在星加坡。在馬來西亞看電影﹐真的很便宜﹐只需花馬幣九塊。

原來對於我們不熟識的東西﹐我們是很容易把它弄錯的。就這麼簡單的看電影﹐我也可以走錯了地方﹐看了一套本來不打算看的一套電影。

同事問為什麼當發現錯的時候﹐我不走回對的房間呢﹖對於我來說﹐真的沒有關係﹐也是一套電影嗎﹗看完了﹐回到酒店﹐找來報紙﹐看看自己看的是什麼﹐原來是一套叫Stepford Wives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