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04

Hobby

My colleague in Malaysia asked me what I do most in my spare time. He is surprised that I am not interested in watching TV and movie. What I do most is reading, writing and surfing in net.

During the 2 weekends in Malaysia, I go to shopping malls and now I am in a bookshop to write this passage. I feel happy for this simple thing.

Friday, October 29, 2004

Need to Stay

I need to stay in Malaysia for one more week. Miss everything in HK.

Next week I will try to install NjStar here, therefore I can be friend with my chinese writing again.

Thursday, October 28, 2004

Art of Asking

I believe that there are 2 critical elements that we need to bear in mind when we try to raise a question.
  1. A question that the receiver can understand and that question should contain all the possible direction that may help the receiver to provide you an answer.
  2. The question should address to the right person. For example, you never can direct the question to a nurse when you need an operation. What you need to do is to consult a doctor.

Unless otherwise, you just enjoy the moment of asking but not plan to get an answer.


Seem Most of the People Are Busy Lately

Not many update in people's blogs. I miss my chance to write chinese so much.

Tuesday, October 26, 2004

Fate (Yuan)

Last night I read a book, there saying:
  1. If you meet someone everyday, it may not be fate.
  2. If you cannot meet someone everyday but occasionally, then it may be fate.

However I better to copy the original chinese words from the book when I back to HK. My translation is really bad, can't bring out the real feeling and meaning.


Monday, October 25, 2004

Buffet - A Kind of Waste

Last Saturday, I had dinner by myself in the hotel. I sat in the lobby and the restaurant located in ground floor was serving buffet dinner and there were not so many people there.

Whether there are only 10 or 50 customers, hotel has to prepare the same variety of food. I wanted to have buffet dinner as well. However when I thought that I cannot eat much, I decided to order fried noodle with tea instead. It costed around RM40 as compared to buffet dinner priced at RM70. On the following night, I went to dinner in a Chinese restaurant that located in the same hotel. I ordered a soup noodle with a plate of vegetables. It costed RM60+.

As if I compared the price, it seemed better to have buffet dinner. However I wouldn't as I saw it as a kind of waste. Actually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in the poor areas whom don't have enough food everyday. I know that I didn't ate buffet dinner didn't helped them directly but at least I tried to save our environment and let it be better to everyone.

Friday, October 22, 2004

We Think Differently

When a person speaks confidently, people around may say he/she is proud especially when the topic that this person is talking about is not a common one.

Common here refers to the ability of understanding. When you don’t know one thing, no matter how explicitly the message is conveyed, you may find difficulty in grasping the topic as you may not have the basic knowledge in understanding this. For example, computer is common in developed countries. However as if you ask the question of what is computer in those poor and undeveloped areas in China, the children there may not able to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referring to.

When we face someone whom we think he/she is proud, we may not have the patient to listen him/her more. In this regards, we may lose a chance to learn better in our lives.

Next time when we face the same situation, we may need to change the way how our mind is dealing with the circumstance.

Depend On How You Think

Below is an incident I heard in the office.

Suppose a girl will go out with her friend tonight. Due to some reasons, the outing is cancalled. The next meeting is planned on Sunday. So the girl was not happy as she counted the days from Thursday to Sunday, it was 4-day long.

I asked her to think in another way. To miss the chance to meet friend was fact but it should not be 4-day long. It was only "one" time. When she compared four to one, she felt better.

I sure this girl will enjoy her date on Sunday.

Thursday, October 21, 2004

Don't Bring the Problem Home

During lunch, my colleague whom is married said that he was free to know new friends and go out with them at night. However there is a home rule agreed by the couple, that is "don't bring the problems home".

If you are a guy, do you make such rule with your wife or girl friend?
If you are a girl, do you make sure rule with your husband or boy friend?

Tuesday, October 19, 2004

Just to Say Hi

Hello everyone! I am writing from Malaysia. Hope everyone is fine in HK.

Sunday, October 17, 2004

有緣分的

星座說,和山羊座有緣分的是處女座。是嗎?

緣分這東西怎樣去解釋呢?是遇上?是相處?是認識?是相知?分開可以說為緣分嗎?如果山羊座真的和處女座有緣分的話,那麼這緣分的解說一定包括分開的元素。

對於這個元素,我萬分的接受。遇上了,卻沒有一點遺憾,可能真的是緣分已經到了盡頭。在我的感受當中,當那感情已經達到無味的情況,真的拋棄也不覺得可惜。能夠放手,給的是自己另一個機會。可能我是一個絕對需要愛的人?!

已經掛念

收拾行裝,準備出發。還沒有離開,已經掛念香港了。不過我知道在哪里可以吃雲吞麵;不是我十分愛吃,但是不知為什麼,想念香港的時候,就想起雲吞麵。

Saturday, October 16, 2004

留言一則

收到一則留言,內容是“今晚無月,明天有你。”把我當月亮?我不是太陽嗎?莫非這則留言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沒有月亮,當太陽出來的時候,是新的一天,既是明天。我明白了!我仍然是太陽。

留言者自明白我說的是什麼。

人生的冬天

網友Cuckoo 說這兩年是他人生的一個冬天,看了他說的,我就寫了以下的回應。

冬天蠻好呀!我愛冬天多過其他的季節。不過我相信你說的是你的心,心是冷的,那一定不好受,好像穿了厚厚的大衣,還覺得冷冷的。

如果這個冬天,你還覺得冷的話,作為朋友的,大可以請你喝一杯熱飲,暖不到心,暖一暖手也好啊!

去年今日

重看昔日的文章,發覺自己在運用標點符號方面,有可以改善的地方。

文章重溫



重溫舊照片

是去年七月的聚會,現在才看回那時候的照片。意外地,我看到一個近來已經遺忘的我。照片裡的我,蠻有精神的;不知什麼原因,近來的我,總是提不起勁,就算有,也只是維持數個小時。樣子也跟去年有很大的分別,去年的我是比較好看,不過可能是面上塗了色彩的緣故。真的藉口多多!

或者我可以用跟著的兩個星期,在另一個環境裡,好好的讓自己休息休息。我肯定,我會比較早一點去睡的,因為晚上沒有電腦可用。相信我的精神一定比現在的好。平時睡得太晚了,眼睛望著電腦螢光屏也太多了,已經達到過分的程度。

日誌

在家的附近走了一趟,原本計畫要買的東西,卻見不到喜歡的款式,所以放棄了。 這樣一來,沒有讓我的腰包有何損失。

今早打完網球,在網球場附近的商場裡的一間售賣護膚用品的商店,買了我打算買的東西,但是最後我還是多花了五百塊去買兩樣不在我計畫中的東西。

其實我還有東西要買的,我會在我回父母家的途中去把它完成。這個任務,應該不會有任何的超支的。

一年一度的傑出員工選舉

公司的盛事,一年一度的重頭戲。得獎的同事可以在來年到澳洲出席頒獎禮兼旅遊。我是沒有資格了,因為一生人只可以拿這個獎一次。

去年我提名了一個同事,她得獎了。可是在過程裡,發生了一些小插曲,在此我也不想多談,我怕的是會越描越黑,當中是充滿了誤會和不理解。今年我打算捲土重來,提名另一個同事。今年的心情,應該跟去年是有著大大的不同,最重要的是希望結果是一樣。

不一樣的思想

「奇怪,你為什麼想的角度跟我們不一樣呢?」
「很簡單。」我說:「用正面思考!」
【摘自劉墉的對錯都是為了愛】

朋友跟我說,在你的網上留言裡,有一個人的見解跟別人很不同。我把這意見告知那留言的人。我跟他,不約而同地贊成不同觀點的好處,我們相信我們的想法會被這些不同的看法而刺激的,我們經過思考,然後我們有自家的思想。這是多麼美好的情景!

我真的幸運,可以遇上我這一個朋友,他的包容,真的無話可說。我總愛本著他的說話提問題,他也一一的向我提答案;答案有了,我又繼續問,問長問短,未完沒了似的。有時侯,我也覺得自己煩厭。不過我倆也蠻喜歡這種的交流,蠻愉快的。

靦腆的麵包店老闆

今天在麵包店,買了一個糯米粢。趁機問老闆,這糯米粢是不是店的自家出品。他告訴我是。看他的表情,好像有一點愕然。跟著我問他店是不是逢星期日休息的,他帶著笑容的點頭說是;可是他的表情也是靦腆的,很是有趣。

我在想,對於這些提問,他是歡迎的。可能是被我突如其來的說話,把他搞亂了,所以思緒一時不知怎樣應對。

看著他,也可看到我。我就是這樣的,臨場反應欠奉。

“的”的疑惑

對於這個“的”字,我想大家給我一些提點。我的問題是:
(一)在什麼時候,“的”是可以避免的?又在什麼時候,“的”是一定要用的。
(二)紅蘋果可以寫為紅的蘋果嗎?如果是可以的話,意思是一樣的嗎?

有些時候,我總不太清楚我應該把“的”放進文章裡,還是不需要。

很想說

對所有愛我的人說一聲我愛你。特別給“你”的。

掛念

今天在辦公室裡聽得最多和說得最多的話便是“不用掛念我”。我想,這就是那慢慢建立起來的情誼。對人坦誠,沒有一點裝飾,這便是我。

對號入座

人們說:「很難找一個令我高談闊論的話題。」
我想:「真的嗎?」
友人告知我:「今晚和一位來自外國的同事談論宗教和心理,蠻稱心的。」
我問:「你身邊是否也有很多這樣的同事?」
他回答:「沒有。」

就是這樣,我被對號入座了。我可以靜靜地坐在一旁,不說一句話;我也可以滔滔不絕的把我的見解硬推向你的耳朵,而你的嘴巴便有空休息。同樣的我,別人有著絕對的認識,蠻有趣的。

Friday, October 15, 2004

他病了

雖然他不是第一次病,但是卻是第一次無精打彩表現在我眼前。對於我的話,少了一些“回駁”。

突然發現,原來自己是喜歡這種對話方式的。我喜歡大家在一個話題上,盡情的發表自己的意見,最好的當然是各持己見,然後大家又可以接納別人的見解。在這個互動的過程中,大家可接受的平衡點便會慢慢的形成。這樣並沒有什麼的遷就,沒有什麼的退讓。感覺蠻好的。

換電腦

平時用於上網的電腦好像快要離開這個世界,它不能夠打開IE。其實我有另一部電腦,只是我懶於把螢光屏接駁到那裡。

今晚,就算不願意,最後也弄好了。現在我就是用另外的一部電腦寫這篇文章了。

去年今日

去年的今天是我在這裡開始寫作的日子﹐我寫了兩篇文章。重看這兩篇的內容﹐原來是蠻相似的﹐都是用面對現在為主題。

在這方面﹐我還沒有改變過﹐我現在想的﹐跟去年是一模一樣的。或者可以這樣說﹐我更懂去感受“這一刻”的人和事。

文章重溫
(一)
(二)

矛盾指數

剛剛做完一個矛盾指數的網上測驗﹐我的得分是四十。那裡告訴我﹐其他人的平均分數是二十九。看似我還真是一個頗矛盾的人。

細心想﹐哪一個人不矛盾﹖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個不矛盾的人﹐我真的想看看他/她是怎麼模樣的。

矛盾很多時候都是出現在我們的思想與行為上﹐口不對心或是口硬心軟﹐是我們常用來形容人的矛盾的詞句。愛一個人﹐表現出來的是罵﹐在父母和子女間最常發生﹐當然頻率在老一輩的父母那裡會高一些。愛一個人﹐最後變為傷害一個人﹐在情侶間最常發生。是我們不自知我們是矛盾的﹖還是我們不懂去因應環境來調節我們的矛盾指數呢﹖

通告

由星期日開始﹐要公幹兩個星期﹐應該我是不可以登陸各blogspot 的了﹐因為公司有防火牆﹐可是我卻可以瀏覽bloglines。我已經把我常去的網站連在bloglines 裡﹐但是能看不能寫﹐所以你們將看不見我在你們的站的留言了。

又好像我可以登陸blogger ﹐如果是的話﹐真的太好了﹐我可以繼續寫寫寫。

散文集一歲啦﹗

Thursday, October 14, 2004

別人的故事

很喜愛看別人的故事﹐特別是情感的故事。在我常到的數個網站裡﹐用的是簡單並沒有過份修飾的文字﹐可是網主所表達的情﹐我感受到的是那一片“真”。看他們對過去的留戀﹐對現在的困惑﹐或是對未來的展望﹐我都有興趣知道。

我想﹐我並不是一個“八卦”的人﹔我是真的把他們的故事放在心上。希望他們不會厭煩我自作主張的關心。

回應“為什麼”

在My Circle 裡﹐網主有一文章的主題名為“為什麼”。看罷回應﹐很能勾起我一些的想法。我很同意Cuckoo 的論點﹐特別是
沒有証書又有什麼關係?不准再奏音樂?不能享受音樂?等於放棄音樂?
音樂是你的朋友?音樂是你的主人?你在享受音樂,還是被它折磨?

回想自己學普通話﹐我選的是一個頗有系統的課程﹐學費也很貴﹐時間又長。知道我學這個課程的朋友﹐總是問我何時會報公開考試﹔當我推薦這個課程給人們的時候﹐他們也愛追問一些關於考試的內容﹐他們並不太熱心知道學習過程的細節。

讀這個課程﹐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考試。我對自己的期望是能學好普通話。能學好的意思是我可以利用普通話和人交談﹐我能明白他們講的話﹐他們也可以明白我的。我就是在一個輕鬆的心情下學我的普通話的﹐沒有一點的壓力。

當然我也經歷過一些不快的時光﹐當我著重于分數的時候﹐我的表現便不好了。我也曾經問過自己﹐用那麼多金錢去學一種語言﹐真的有用 嗎﹖我並不可以講得一口像母語一般的普通話﹐我還要繼續嗎﹖答案當然是要繼續的﹐語言和音樂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要我們慢慢的去磨練和磨煉。是要我們不停的練習﹐我們才可以把我們的水平提高﹐這是一個永不停止的過程﹐更是一個不進則退的情況。磨練可能是比較沉悶﹐但是當我們躍進到磨煉的時候﹐磨練便成了一種推動。每一個人的資質並不是一樣﹐可是這並不是可以妨礙磨煉自己的借口。這個永不停止和不進則退的東西﹐還是由我們去決定它的成長的。

Wednesday, October 13, 2004

我的最愛

愛﹐要愛全部﹐愛現在也愛過去﹔不能只愛半個。【摘自劉墉的對錯都是為了愛】


我相信﹐如果那個“他”出現的話﹐便是我的最愛。我是肯定的。為什麼﹖那樣的一個人﹐你還有地方可以挑剔嗎﹖你和他﹐有的是現在與未來﹔也可以分享然後共同擁有大家的過去與回憶。這樣﹐已經是近乎完美了。

童年的印記

由同事的腳疼開始﹐我們談到童年的瑣碎事﹐然後我們歸納了一些看似合理的邏輯。我們的“發明”有兩項﹕

(一) 腳較肥胖的﹐多數是在家不穿鞋子的﹐包括拖鞋。
(二) 頭較容易疼的﹐多數在小時候喜歡把頭髮梳成辮子的。

對於第一項﹐是我的身同感受。夏天過了﹐穿涼鞋的日子多著﹐穿回密頭鞋﹐總覺得腳是飽滿的﹐儘管那是一雙舊皮鞋。

媽媽們﹐如果你不想你的兒女擁有一雙胖墩墩的腳的話﹐切記不可給她們穿太多的涼鞋。這童年的成長過程﹐會成為我們的印記 -- 我胖胖的腳。

關注

近來收到一些別人給自己的意見﹐說我過份地不加以關注某些人和某些事。如果你要我惺惺作態的話﹐我相信我是可以做得到﹐但是我是萬分不情願的。這何苦呢﹖苦了自己﹐別人也未必感受到那份“真”情誼。就算他們能夠感受那份“真”情誼﹐那是假的﹐要來作什麼﹖

或者我就是太自我中心﹐自己不喜歡的就不做。可能人們就是喜歡那些假的﹐假的真的﹐好比沒有更好些。

不過我是不要假的東西的﹐請不要給我﹐這只會添我麻煩。

買報紙

為什麼買報紙都可以作為一片文章的題目呢﹖就是因為我從來也不買報紙的﹐所以買了以後﹐便在這裡作一個記錄。

我是有看報紙的﹐與其說看﹐不如說翻比較適合。每一天厚厚的一份報紙﹐不消十分鐘﹐我已經看完了﹐這不是翻還是什麼﹖媽媽時常問﹕「看完報紙沒有﹖」我總是告訴她﹕「看完了。」她便追問﹕「這麼快﹖」

有一天﹐我經過報攤﹐細心的看看究竟香港有多少份 報紙﹐真的很多很多。我問我的朋友﹐在外國的情況跟香港一樣嗎﹖他只數了數份給我知道。可想而知﹐香港的物質﹐真的很多很多。但是質量呢﹖

近兩天﹐買的是一份比較“輕”的報紙﹐可是在內容方面卻是“重”的。相對來說﹐還是重質不重量比較好一點。

Tuesday, October 12, 2004

快樂的晚餐

剛剛看完電視節目﹐介紹澳洲。他們到了Hunter Valley﹐在那裡租了一間屋﹐到市場買材料﹐然後準備晚餐。很開心似的。

記得那次到美國探親﹐婆婆弄了牛排﹐簡簡單單的﹐我覺得好好吃。

朋友道﹕「我很少說好﹐頂多說還可以。」

真的沒有人和事讓你覺得好嗎﹖還是你不想面對你擁有的幸福﹖還是你對你自己的要求是過份高了點﹖很多很多的問號。

我不是要一個答案﹐只想認識你多一點。認識你﹐不是有什麼的企圖﹐只是想知道關於你的多一些。知道多一些﹐感覺實在一點﹐好像和你更接近。

離開了世界

今天得知一個同事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和他不是太熟諗﹐在工作上有過數次的接觸。我知道的﹐是他留下了遺書﹐從家中出發到天國去。

不知在天國的他還好嗎﹖如果這是他的選擇﹐希望他可以快快樂樂的活在天國裡。

Monday, October 11, 2004

小妹妹的關心

小妹妹今天又送我一個電郵﹐提醒我要留意系統上的一個環節。她說另一個國家提了很多的問題。

我回她一個電郵﹐說感激她的提醒﹐也詢問一下她在外國的情況怎麼樣。當然我也給了她一些意見。我說香港的境況和外國是不同的﹐我們的關稅沒有外國的複雜﹐所以我們專注的地方可不同的。

其實我送電郵的目的是問她系統裡有什麼的問題。她告知我有問題﹐但是問題在那裡呢﹖這個小妹妹﹐真的太“可愛”了。

心思

很多的時候﹐男孩子都不能了解女孩子的心思。女孩子總覺得已經很明瞭的表示了﹐可是男孩還是不能領會。好了﹐不知道就解釋給他聽﹐原來他還是不明白。再深入的告知他﹐男孩都是不明白所以然。到這時候﹐女孩可能開始發火了。然後呢﹖女孩不理睬男孩﹐於是男孩在不明瞭的情況下﹐苦苦哀求﹐他只希望看見女孩的一個笑容。

我已經不是一個小女孩﹐以上的當然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可是這個故事是真的﹐只是結果有一點的分別。我的故事的結果是﹕沒有發火﹐沒有苦苦哀求﹔有的是男和女的了解加深了﹐而且過程中是充滿笑聲的。

看中醫

今天是我首次看中醫﹐我看的是附設在醫院裡的﹐不知是好還是不好﹐只覺得在醫院裡的中醫師是比較可信。原來中藥的藥費也不輕﹐五天兩劑的藥﹐要三百塊。看那連藥給我的陳皮梅﹐莫非我的藥是很苦的呢﹖

原來在中醫裡﹐也有病症是由精神所引起的講法。回想小時候﹐總聽到媽媽說﹕「拿保嬰丹來給弟弟吃。」聽說保嬰丹是用來定驚的。驚怕是一種精神的反應﹐原來我早已接觸到這個知識﹐只是我把它遺忘了。

Sunday, October 10, 2004

空間感

我是有點害怕別人跟我有近距離的接觸﹐我愛保持一個我感舒服的空間。當然對於我愛的﹐便沒有這種需要。如果你是我愛的﹐我總希望可以每一刻都依偎在你的身旁﹐感受你的體溫﹐你的心跳。

每當和陌生人握手的時候﹐我總不免有點不是味兒的感覺。我並不是討厭他們﹐但是當我接觸到一個陌生人的手的時候﹐那感覺總是怪怪的。我的表現總是冷冷的。知道這是不好﹐但是也沒有辦法﹐因為就是沒辦法。

納悶

突然覺得很納悶﹐很想很想身處一個五光十色的地方﹐看看人們的動作﹐也聽聽他們的談話。不過我知道﹐這不是我要的東西。我壓根兒不喜歡嘈吵的地方﹐討厭那漫無目的的存在。

那麼﹐只好靜靜的享受現在的寧靜。

山羊座

這便是“我”。
我們常常用「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去形容山羊座,究竟山羊座是否一個憂心重重的星座呢?
其實山羊座的人是十二星座中最有耐性,小心的星座,凡事都腳踏實地,固執可以說是他們最大的特質,無論對事情的看法、態度,一旦堅持己見,不達到目的,他們是不會放手的。
【摘自雅虎香港】

相處

重看渡邊淳一的【男人這東西】﹐看見的是你的影子。莫非你也看過這本書﹐我想你是沒有看過的。可能每一對可以或不可以走在一起的男女﹐他們也曾經歷過以下的。

想逗女的流眼淚﹐讓她手足無措。一旦這種把戲得逞了﹐男的就會有上去幫她一把的想法。
在約會期間﹐男性得絞盡腦汁考慮下一步的行為進展﹐因此男子往往在講話是心不在焉。……運氣不佳的男性自己卻心不在焉﹐結果讓女方大為掃興。
不擅長與女性交往的男人﹐在處於極度緊張的情況下往往不會隨機應變﹐一直呆呆的與女性對面而坐﹐這樣﹐很有可能錯過機會﹐讓女方掃興。
男性與女性相識後﹐如較長時間關係沒有進展的話﹐那便是錯過了時機﹐難以重新發起攻勢了。

這本書﹐還有很多值得參考的地方。我在看的時候﹐總掛著一個笑容的。書裡的描述﹐很多的時候﹐是細微的﹐都是一些我們不可以遺漏的奇妙的東西。成功與否﹐關鍵可能就是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迷失

好像人們都沒有了方向似的。為什麼我這樣說﹖這是我的觀察。人們好像很忙很忙似的﹐但是他們為了什麼呢﹖匆匆的從這個地方﹐走向另一個地方﹔又從那個地方﹐走向下一個地方。走來走去﹐都不知為的是什麼。這令我想起幾米的【月亮忘記了】。

這本繪本﹐我看了很多次。我愛書中繪的月亮﹐但並不太愛書中的故事。很多的時候﹐我都問自己﹐作者要帶給讀者的是什麼﹖是不是要我們痛過﹐才懂得去珍惜﹖是不是要我們失去過﹐才知道擁有的可貴﹖我們是否都付出了無謂的眼淚﹐無謂的悲傷。

很快地又看了這本書一次﹐以下是書的概括。
生命中﹐不斷地有人離開或進入。於是﹐看見的﹐看不見了﹔記住的﹐遺忘了。
生命中﹐不斷地有得到和失落。於是﹐看不見的﹐看見了﹔遺忘的﹐記住了。
然而﹐看不見的﹐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顏色

同事問﹕「為何總穿黑色的衣裳﹖」
同事對我說﹕「是時候把頭髮染色了。」

原來我是被留意的。穿黑色的衣裳﹐不是我的愛好﹐只是家裡有數件的黑衣﹐穿多了﹐所以才有這樣的錯覺。懶惰可能也是原因之一﹐總愛拿抽屜裡放在最上面的衣裳﹐穿好便出門﹐簡單並快捷。

頭髮的原色﹐是黑色﹐是那種很黑的黑色。頭髮的數量多﹐不把它染一點別的顏色的話﹐那會給人一種很重很重的感覺。如同事言﹐也是時候把頭髮染色了﹐可是我還沒有拿定主意﹐應用什麼的顏色。所以就把這事放在一旁﹐待我公幹回來再說吧。

過去了的夏天﹐同事們一定認為是我心情不好﹐總不太愛裝扮自己﹐也不穿裙子。他們可不知原委。在每週陽光的照顧下﹐我的腳已變為斑馬一樣﹐我不想人們見到我的時候﹐追問為何我要穿襪子“曬太陽”。

委屈

昨晚和朋友談話﹐我說了幾次的委屈﹐不是我的事情﹐是朋友的。我不太確知我用委屈這個字眼是對或是錯﹐因為我常認為﹐不是自家的事﹐旁人的理解和感受總是有限的﹐什麼的身同感受只是可以說說罷了。當然你的經歷﹐可能我都經歷過﹐但是你的和我的﹐都是有一點的分別﹐最低限度﹐是你的和我的。這個你和我﹐已經是大大的不同。

說回朋友的事吧﹗我總認為﹐到了我們這個可以經濟獨立的年歲﹐我們是有自家的選擇的。選好了﹐便要好好的面對它﹐儘管我們的選擇並不是我們的理想﹐但總歸是我們自由選擇下的最好﹐所以就用我們認為最好的心態去迎接它﹐面對它。誰說這不是一個挺好的選擇呢﹖答案只有你知道。

一個兩塊錢的蘋果和一個溫室裡栽種的﹐在營養價值上有何分別呢﹖我想到的分別或者是口感罷了。營養和口感﹐誰對我們重要呢﹖

大家早

昨晚一點多才睡﹐今天八點多就睡醒了。平時的我是沒有中午不起床的。窗外的陽光很好﹐不是太耀眼﹐不過外出又長期逗留在外的話﹐最好都是佩戴太陽眼睛。我們的眼睛要好好的保護啊﹗

今早睡醒後的第一感覺是“很好”﹐那很好是好寧靜的﹐那寧靜是打從心裡流放出來的。身心的壓力好像都被一洗而空﹐就像一條清澈的小河流﹐令人感到涼快無比。好像好像把腳放進河水裡去。

愛我們應該愛的

新聞報導說﹐有人投訴關於在新聞報導前播放的祖國國歌﹐他們批評說﹐這是洗腦的行為﹐要令我們愛國。我不解﹐香港是屬於中國﹐香港人是中國人﹐已是不爭的事實﹐我們還可以改變嗎﹖愛自己的國家是不應該的嗎﹖再者﹐我們的腦袋是那麼的容易被洗掉我們已有的記憶嗎﹖

如果我們的腦袋裡的記憶是那麼的容易洗掉﹐那麼我們還好了﹐我們再不會為失戀而煩惱﹐為被人欺騙而懊惱。那些已經是事實的事情﹐我們是再不可以有任何把它改變的機會。這就好比他/她走了﹐投到別人的懷抱了﹐我們還有需要做一個傻瓜嗎﹖

但是我知道﹐有時候做傻瓜可能會快樂一點。我不喜做傻瓜﹐我寧願做一個敢愛我應該愛的人。

Saturday, October 9, 2004

一對

在餐廳裡﹐留意到這樣的情景。一男一女﹐共同晚餐﹐各自點了東西﹐女的翻開雜誌看﹐男的就坐在那裡﹐然後食物到了﹐開始用餐﹐餐後喝飲品。我看不到他們交談。

我知道我也曾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不過看在眼裡﹐有點接受不了。是否我對兩個人的相處有著太多的期望﹖我可能是。我真的喜歡那種坦誠的交流﹐多講話﹐兩個人便可認識對方多一點﹔不講話﹐到想講話的時候﹐可能兩個人的電波已經不同了﹐再找不到可以交流的話題了。然後﹐話說得越來越少﹐到最後﹐無言以對。

你正在做什麼

不知你身在何處﹐在家還是在外邊﹖我已經外出晚餐回來﹐吃了健康食物﹐餐廳自稱沒有加入油、糖和冰塊。是不是真的﹐懶得去考究。

那是一間小小的餐廳﹐位於商場內的﹐人流不是太多。吃飯的時候﹐我在想﹐這樣的營業額﹐可以維持日常開支嗎﹖

天秤座

這個網站是屬於天秤座﹐看看它的性格。(註﹕它的主人不是這個星座的。)

優點
公平客觀、有正義感、適應力強、對美感有鑑賞力、邏輯強,善分析、天生的優雅風采、浪漫的戀愛高手、有外交手腕、因事制宜,能屈能伸,適應力強。
缺點
優柔寡斷,猶豫不決、意志不堅定,容易受人影響、鄉愿,怕得罪人、不能承受壓力,沒有擔當、過份要求公平,吃不得虧、息事寧人,治標不治本、總是自圓其說,藉口太多、喜歡享受,好逸惡勞、常不經意地亂放電、缺乏自省能力。
【摘自奇摩網站】

照舊

看漫畫韓非子﹐有一則笑話﹐故事是這樣的﹕
鄭縣有個姓卜的人﹐他的褲子又破又舊﹐於是他對妻子說﹕「太太﹐替我作條新褲子吧。」
妻子問﹕「新褲子要怎樣作﹖」
他告訴太太﹕「就仿照我的舊褲子作﹗」
太太回答﹕「知道了。」
結果﹖他的太太真的幫他作了一條一模一樣的褲子﹐是一條新的﹐但是又破又舊。

這令我想起最近我收到的一封電郵﹐是我的一位同事給我的。她告訴我﹐她不懂如何去完成一項測試﹐她告知我的原因是她未能找來現成的和她要做的作比較。她說這項測試會留待我來做。

小妹妹 (我稱她為小妹妹﹐不是她的年紀﹐而是她的心智)﹐這是全新的一個項目﹐當然不可以拿現成的來比較﹐就算給你找來現成的﹐也不可能拿來用﹐最大限度只可以拿來作為參考。明白比較和參考的分別嗎﹖

那個小妹妹﹐最令我頭疼﹐不是說她沒思考﹐只是我倆的腦電波看似不在同一頻譜裡。

婚紗

在回家途中﹐突然想起婚紗來。總覺得婚紗是屬於三十歲以下的女孩的(其實女孩這個詞配在二十五歲以上的人身上已經不太貼切)。

穿起婚紗的﹐面上總帶著一種特別的笑容﹐是令人羨慕的那一種。當一個女孩穿上婚紗﹐儘管面上沒有一點化妝﹐那都是好看的。

但是不知為什麼﹐突然覺得一個三十歲以上的女士穿起婚紗的話 (因為她再不是女孩﹖)﹐那好像並不太配合。其實我並不知道當一個三十歲以上的女士穿起婚紗的感覺﹐因為我還沒有試過。我穿過婚紗﹐那是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當天的我﹐自覺自己是一位公主。原來事實是沒有童話故事的﹐王子在那裡﹖已經不知在何處了。

朋友在電郵對我說﹕「世界可怕嗎?以前我什麼也不怕﹐現在反而有點怕。」
我回她一個電郵說﹕「怕什麼呢﹖是我們把自己埋藏了。怕感情被欺騙﹖留住它們也無用﹐感情是用來發放的。它會越發越光芒。」

Friday, October 8, 2004

他和她

他對她說﹕「我不會再給你許承諾。」
她問﹕「為什麼﹖」
他回答﹕「我怕我不能把承諾變成真﹐所以不許會比較好。」
她疑惑的望著他並說﹕「你還記得你曾許下的承諾嗎﹖」
他一口氣地說﹕「有…………」他足足的列舉了十項有多。
她笑著對他說﹕「真的很多。足夠了。」

閱讀的意義

從網上找來這篇文章﹐以下是其中的一段。
對于有些人,生活是新經驗和知識的積累過程,而對另外一些人,成熟的過程就是智力退化的歷程。

你是那一類人呢﹖我想我是屬於前一類。我不怕面對新的事情﹐但是我怕和後一類人合作﹐總和他們合不來。

可能這好比跑步比賽﹐你和你的好朋友一起參加﹐起步後﹐他不幸的跌倒在地上。這時你會停下來扶他一把﹐還是繼續比賽﹖如果你不幫他的話﹐他會討厭你一生﹐但是你也放棄了取勝的可能性。你還會繼續比賽嗎﹖

Thursday, October 7, 2004

一間頗特別的餐廳

從雜誌裡知道有一間位於西班牙的餐廳﹐它一年只營業六個月﹐而且你只可以在指定的一天裡訂座。為什麼只有一天可以訂座﹖原因是只消一天的時間﹐隨後一年的座位已被人全訂滿了。

這真有點誇張。雜誌的評論是﹐這是這間餐廳的宣傳技巧。永遠的客滿﹐永遠的有支持的客戶。你們不是也會選一些客滿的餐廳來品嘗嗎﹖

你很好

他對我說﹕「你很好。」
我問他﹕「我好在什麼地方﹖」
他說﹕「要一個答案嗎﹖」
我回應道﹕「不需要。你說我好便是好了。」

承諾

承諾﹐好像是女生們都喜愛的。哪一個女生會厭惡它﹖但是在這年頭﹐女生們都不再抱有太大的祈望﹐她們都不敢開口問她們所愛的能否給她們一個承諾。她們怕一問後﹐會把那個他嚇跑。於是只好暗示﹐但是男生們總看似不太明白女生的﹐是他們太聰明﹐太了解女生的伎倆嗎﹖

我有一個朋友﹐他對一個女生許下了一些承諾﹐那些承諾可不是女生問他的。承諾包括當他事業有成之後﹐他會買她一所房子和給女生一筆資金讓她實現她開小鋪的願望。

你們會相信這些承諾嗎﹖我﹐有一些懷疑的﹐可是男生卻頗認真的。就讓時間去試驗這一切吧﹗

手工藝

公司裡﹐有些同事的午飯時間變成了手工藝樂園﹐它們忙於製造黏土花卉和公仔。有時候﹐我總會拜訪他們﹐看看他們做的是什麼﹔可是我卻提不起興趣一起作。從小到大﹐我都不喜歡美勞課﹐可能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資﹐也好像沒有一點耐性。

我看我愛寫東西多一點。不做手工藝﹐就把它寫在這裡。

滴答滴答

窗外的天空﹐慢慢的變灰了。要下雨嗎﹖我看是。

我知道你是喜歡下雨天的﹐你告訴我你愛聽那滴答滴答的雨聲。如果可以依偎在你身旁﹐一起聽那雨聲﹐那一定是我畢生難忘的事情啊﹗

喝水

你的喝水習慣是怎樣的﹖你會每天燒水嗎﹖或是飲用買來的水﹖

我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人們要付錢買樽裝水來喝﹖是為了健康﹖還是這比燒水便宜﹖我不知道。

我喝的是我自家燒的水﹐我是不用杯子的﹐我愛把水倒進瓶子裡﹐因為這樣我會喝多一點點。可是在櫃子裡﹐杯子多的是。不知它們會否覺得有一點寂寞呢﹖

雀斑

朋友說我面上的雀斑越來越多了﹐叫我去做一個面部護理。我告訴他﹕「由它去吧﹗」

如果你是介意這些屬於我的東西的話﹐我也沒辦法。叫我花錢去掉它們﹐我看不到一個價值。好了﹐今天去掉一些﹐明天又有新的一些來臨﹐看似這個過程是沒完沒了的。我可沒有這個耐性﹐也不願在這方面花掉我的錢。

有一點不完美的不是更好嗎﹖十全十美只是一個夢想﹐它不是用來實現的﹐只是給我們一個導向﹐給我們一些動力去做一個十全九美。

Wednesday, October 6, 2004

看似有趣的一本書

我會買來看的。這裡是這本書的網上簡介

分享

買了新一期的信報財經月刊﹐再看曹仁超的人生觀﹐再次和你們分享當中的點滴。我喜歡以下的﹕

人的思想行為由許多部分組成﹐例如智慧、藝術、運動、創作、科學分析、詩人感覺、懶惰、無用、墮落、貪心、恐懼、無助感……。【摘自信報財經月刊 - 第331 期】


你們擁有哪些啊﹖

互相送禮

今天我們的部門收到另一個部門送來的生果籃。原因﹖多謝我們在一個項目上的幫忙。是嗎﹖老闆對送禮的同事說﹕「這麼大個禮﹗我可收不起啊﹗」當然果籃現正在我們的部門裡。

這算不算是辦公室政治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不願捲入旋渦裡。我靜靜的坐在我的位置上﹐把整個過程都聽進耳裡﹐但是我才不作聲﹐眼睛仍然放在電腦的熒光屏上﹐把自己置身事外。當然這純粹是我自家的願望。那送禮的同事走後﹐老闆對我說﹕「你吃多點水果吧﹗」我對她說﹕「組裡的同事功勞還多﹐我沒有做任何的事情啊﹗他們吃﹐他們吃。」

禮送了﹐答謝的電郵也到了﹐錢用了﹐可是得到什麼呢﹖

輕的感覺

今天感覺全身都是輕的﹐不是輕飄飄﹐而是心情愉快﹐好像沒有一點重擔似的。近日我總是懮心忡忡的﹐不知為了什麼事﹐就是什麼也提不起勁的﹔可是今天不同了﹐看的東西也美麗一些﹐連我弄的頭髮也好看一些似的。

Tuesday, October 5, 2004

還是想念你

跟你聯絡上了﹐斷斷續續的說著一些今天發生的事﹐你說的比我多﹐我也愛聽你的故事。你說你要給我一本書﹐我說我看完後會還給你﹐你問我為什麼。看完的書還給你﹐讓你收藏﹐不是一個好主意嗎﹖

你猜﹐我們可否說過沒完的二十四小時呢﹖

窩酒吧

我不喜歡喝酒﹐但是有點喜歡窩酒吧時的氣氛。在香港﹐我喜歡那間位於尖沙咀的愛爾蘭酒吧﹐那裡的環境不太嘈吵﹐也不會煙霧處處。

記得那次﹐我在馬來西亞﹐朋友帶我到一間即地而坐的酒吧。那裡的人﹐喜歡大夥兒窩在一起﹐分享著水煙﹐看著他們﹐被他們那融洽的氣氛感染了。

無精打采

同事說﹕「你的樣子很無精打采﹐不是昨天休息了嗎﹖」

我就是這樣子的﹐放假多了﹐看上去便會越疲倦。我時常說﹕「我是辛苦命。」還記得小時候﹐我是不可以午睡的﹐不是媽媽不准﹐而是每次午睡後﹐我都會生病。當然現在不是這樣﹐我可以隨時隨地睡。

還有小時候﹐每當外出遊玩後﹐都會生病的。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海灘游泳﹐回家後便發燒了。現在當然不會了﹐我已經可以在太陽底下打兩個小時的網球。

假期後的無精打采症﹐現在還有﹐真的沒有它辦法。可能從某一日起﹐天天都是假期時﹐我的這個病症便可以消失了﹔因為可能每天都是無精打采。說正經﹐我想我要去找一些舒解壓力的活動了﹐躲在家裡的時間也未免太長了。

我的朋友(三)

今天寫一個“她”。

和她的相識﹐是在中學年代。那時﹐我是一個極度靜默的人﹐不知怎麼樣我倆會走在一起。記得的是我們倆時常在課堂裡談話﹐談什麼也記不得。中學畢業後﹐她繼續她的學業﹐我便開始了我的工作生涯。記得我的工作地點和她讀書的地方是很相近的。

我第一次外遊﹐是到澳門去。她和我一起﹐同行的還有另外兩個同學。那天天氣很熱﹐我們買了很多手信﹐盡是可口的肉干、杏仁餅、花生糖、等等。第二次﹐也是和她一起的﹐我們去深圳和廣州﹐和我們一起的﹐還有兩個男孩子。回想起來﹐我也算大膽﹐我可不認識那兩個男孩子的。其中一個是她認識的﹐但是我相信他們並十分熟悉。天真的她和我﹐居然到那男孩的親戚家中度過了一個晚上。幸好﹐那年代還沒有現在的複雜。我相信他們並沒有惡意的﹐事實裡﹐他們並不是。

往後的日子﹐我開始結識男朋友。和她的接觸並沒有減少﹐因為我不是只要戀愛而不顧朋友的人﹐我比較喜歡大夥兒一起的歡樂。我知道﹐她時常把我掛在嘴邊﹐她的好朋友都認識我﹐但是卻沒有多見我的機會。

這個她﹐是一個很愛照顧朋友的女性。她的善良到現在還沒有改變過。有時候﹐我會對她說﹕「愛自己多一點吧﹗」近幾年﹐我們開始少了貼心的對話。每當她的電話到來﹐我便知道是有事情發生了。我一邊聆聽﹐一邊又會義正詞嚴的給她一些意見。我沒有對她說過﹐但是我總覺得有時候我是過份了點。人家那時要的並不是我的所謂哲理名言﹐人生大道理嗎﹗何況﹐我並沒有那個資格說那麼多﹐我本著的是我的人生經歷比她多一點點罷了。

最近一次和她一起外遊﹐是到馬來西亞去﹐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她是一個很熱愛旅遊的人﹐到過的地方與我相比的話﹐我的立即便會比下去。好像她又準備和家人一起遊玩了。

Monday, October 4, 2004

想念你

知道你在公司裡發生了一些事而令你不太高興﹐好想好想打電話給你﹐讓你說過痛快﹐但是我又不願沒有我說話的份兒﹐雖然我是一個好的聽眾。唯有寫下這些﹐讓你有空看到這短短的幾句話的時候﹐感到人間有情的可貴。

無聊寫

今天收到一個留言﹐是這樣寫的﹕「看來你還真勤力﹐不停地寫﹐產量驚人。」我回應道﹕「因為無聊﹐所以不停地寫。有時候﹐真覺得自己不知在寫什麼﹐好像無事找事做一樣。 」她說﹕「我倒喜歡看你的"無聊寫"。」

於是我用無聊寫為題寫下這一切。

給他人的留言

以下是我寫在“My Circle”裡的留言﹐寫完了﹐也希望把它放在自己的網站裡。

“不要因之前彈錯的一兩個音, 而影響你之後的表現, 你何不想你彈對了這麼多個音”【節錄自My Circle 裡的節錄】

很對的話。我們開心的時候總比悲傷的時候少﹐便是這個原因。我們是知道的﹐但是我們又時常的遺忘。所以作為朋友的﹐便要時時的提醒我們身邊的人﹐讓他們歡笑起來。

續集

昨晚在電視上看了赤沙印記 - 四業草之二。總覺得是第一集好看。很多時候﹐都是第一集比第二集好看的﹐是什麼原因呢﹖是否是我們的要求高了﹖還是我們對後來的有特別的期望﹖所以就算它們的表現是一樣的﹐我們總覺得第一次比第二次好。

比如戀愛﹐我們好像都是這樣的。戀愛談多了﹐年紀大了﹐是時候結婚了﹐我們會否隨隨便便的找一個可以和我們結婚的人結婚去了﹖在這個年代﹐結婚不結婚還是一個重要的話題嗎﹖結了婚的人﹐它們真的幸福嗎﹖如果就這樣草草的結婚去﹐如在結婚後遇上真的愛自己的人又怎麼辦呢﹖

好一連串的問題﹗我不是說第一次是比第二次好嗎﹖那麼還有真愛在後頭的嗎﹖我還是相信有的。

後記﹕
我把戀愛和結婚混為一談了。如果你還未嘗試過結婚的話﹐去吧﹗嘗試過的﹐還是不要再嘗試。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一個可以再結婚的﹐也不要遲疑﹐去吧﹗

通告

不知什麼原因﹐留言的網頁打不開來。有點失落﹗哎﹗莫非中了毒﹐我說的是電腦上癮症。看似病情也不淺啊﹗

Sunday, October 3, 2004

有意思

把【別做正常的傻瓜】這本書翻一翻﹐看到被我作了記號的幾句話﹕一個人要知道哪些是自己所知道的﹐哪些是自己所不了解的﹐這才是真正的知識。

很多時候﹐我都被人誤解了﹐他們總覺得我是對某些事情的認知是清清楚楚的。我不知道為何他們會有這觀感。莫非是有時候﹐我對某些事情表現得蠻自信的﹖當我滿懷自信表現的一刻﹐當然我是對事情瞭如指掌的﹔如果我只是知道事情的某一部份﹐我絕不會胡亂的自稱我知道。我會坦坦白白的告訴你我只知道一點點罷了。可是有些時候﹐人們總是不相信。

當你用心的解釋事情的真相的時候﹐聽的人可能會告知你﹕「不用你多說﹐我知道。」看怕很多的人﹐當然包括我自己﹐對自己所真正了解的﹐都不會是太清楚。下一次﹐當你說知道的時候﹐應好好的想一想﹐我們真的“知道”嗎﹗﹖

我的朋友(二)

今天寫我的一個德國朋友。我是在網路上認識他的﹐他是一個蠻風趣的人﹐他愛學習中文﹐能看得懂普通話拼音﹐有時候我們就用普通話拼音在網上交談。

他很喜愛香港﹐來香港也有六次以上。他和他的妻子遠道的從德國寄來自家製的曲奇餅作我的聖誕禮物﹐收到那一刻﹐很是感動。和他們見面﹐應該也有四次。原以為只有兩三次﹐但是在回憶之下﹐原來已認識了他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最近和他們見面﹐應該是兩年前﹐我帶他們吃火鍋。女的有點不知所措﹐男的吃得津津有味。那時他們送給我的一瓶白酒﹐現還在。

去年他和她分開了﹐依我所知﹐他們還是朋友。有一次和他在網路上交談﹐他打趣道﹕「如果你是住在德國﹐我會要求你做我的女朋友。」我的這位朋友就是這麼的簡單和真摯﹐我喜歡他的這份真情。他現在有了一位要好的女朋友﹐但願他們倆開開心心的一起生活。

咖啡文章

看見文章是用咖啡為題材的﹐總會走去看一看。這也不例外。節錄出來的一小段﹐更是形容得十分貼切。

能花這樣的時間,又能買二十元一杯的咖啡,更能看英語刊物,這個三為一體的組合,不是中產是什麼?若你留在咖啡店內慢用咖啡,別忘了要坐在顯眼的地方,帶一本厚厚的平裝(Paperback)英文小說,花二十元叫大杯(Grande)的牛奶咖啡(Latte),每隔十五鐘掩卷作沈思狀,其自我陶醉的感覺實非筆墨所能形容。若是勞動階層,好端端的那會花幾小時在咖啡店看書?

我也喜歡拿著一本書來喝咖啡﹐看的並不一定是英文書﹔不過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這樣做了。

我並不懂咖啡﹐但是如果要我選擇的話﹐看書時最好的伴侶一定是咖啡﹐是熱的﹐而且是冷了也不會變酸的那一種。

喝咖啡是在我到意大利旅遊開始的﹐那時的我並不是對咖啡有什麼的熱愛﹐只是人在外地﹐什麼也嘗試一下。喝罷﹐令我對咖啡的印象全改觀了﹐之前我總覺得咖啡只有苦的味道。回到香港﹐是怎樣開始喝起咖啡的﹐已不太記得﹐記得的是和一個不太熟悉的朋友﹐曾經坐在咖啡館裡﹐靜靜的聽他談如何弄一杯好喝的咖啡。他的偉論﹐足足講了一個多小時。

新計劃

十月十五日﹐便是這網頁的一歲生辰。我打算為它做點事情﹐便是拿一年前的文章來和一年後的心情作一比較。順便我也可以看看在這一年裡﹐我寫過什麼。

文字的喜好

看了一些比較有深度的網站﹐我說的深度是因為網主是文化工作者﹐也是大專院校的講師。在網站裡﹐看見一位我曾上過她課的老師的名字。可是我只上了一課便沒有再去。不去的原因不是課程的內容﹐也不是講師的話沉悶﹐只是我提不起勁罷了。

我還記得那一課﹐老師講的話﹐是很有啟發性的﹐不過總帶點淡淡的哀愁。可能是這一點﹐我不想在課堂裡面對我們在人生裡時常可以感受到的愁與哀。我自己的感覺已經很足夠了﹐還要更多的嗎﹖

但是我們總是不自覺的走進別人的世界裡﹐和人談起戀愛﹐我們總希望了解他/她多一點﹐總是想知道他/她現在做的是什麼﹐有沒有記掛著自己﹐等等。這樣﹐我們不是在自討麻煩嗎﹖

我們愛寫的﹐也總希望有人來看我們的文章。這不是要別人來觀賞我們的世界嗎﹖我們並不會喜歡所有的文字﹐莫非我們也選擇性的和某些文字談戀愛﹖

順帶一提﹐那老師的名字叫陳慧。我是在中文大學校外進修學院報讀她的課的。

Saturday, October 2, 2004

"嘆"咖啡

很久也沒有”嘆“過咖啡了。所謂”嘆“﹐是和三數知己﹐喝著冷了也不會變酸的咖啡來談天說地。有興致的﹐大家分享味道不同的芝士蛋糕。

我喜歡到那些開揚的咖啡店﹐能看見陽光的最好。那些可以看到街景的﹐也是我的最愛。我看著街上的人﹐人也看著我﹐蠻有趣的。

心情很好

今天好像給自己溫習了在NLP 裡所學的技巧﹐把抑壓在心中的不快統統的抹掉。這些抑壓﹐我想是包括在工作上﹐在感情上﹐在身體健康上﹐還有一些我不自知的。

晚上在父母家晚膳完畢的回家途中﹐我的腳步變得無比的輕快﹐很久很久也不像今晚的步行過。

突然記起一位女孩﹐她在NLP 的課堂練習後哭了﹐希望她那時的問題﹐已經可以解決了。

我的眼睛﹐今天特別亮

為什麼﹖因為我哭過。哭過的眼睛﹐除了那腫腫的眼肚和眼廉﹐是亮晶晶的。就好像我們幫窗戶清洗過一樣﹐沒有了塵埃﹐人也輕鬆點。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和朋友在icq 裡談起我的朋友(一)﹐一路談﹐眼淚便開始滲透了眼睛。我想﹐這是我對他的懷念。在談話的過程裡﹐我也發覺自己在寫我的朋友(一)的時候﹐遺漏了很多和他一起的細節。

記憶一旦被勾起﹐便像火山爆發般一發不可收拾。我想﹐我是希望他可以看到我寫他的那篇文章。不為什麼﹐只是很想他能夠看。

普通話推廣

我的電腦是對著電視機的﹐所以當我用電腦的時候﹐我都是在聽電視﹐而不是在看。最近有一則普通話推廣﹐李克勤在短片的後段說了兩句普通話﹐那裡有一個字我聽不懂。我聽了數次還是聽不懂﹐我不相信我的聽力是那樣差勁的。終於我看了電視上的字幕﹐如果那字幕沒錯的話﹐那麼李先生的發音便有大大的問題。

那是一個”天“字。一個常用的字﹐根本不可能錯的。

書評

瀏覽完別人的網站﹐發覺很多人都喜歡寫書評﹐也發覺他們都愛看哲學書。

哲學﹐我不認識﹐可是我不抗拒﹐也愛看。在我認為﹐哲學總是在談論某東西而沒有一個定論的﹐你有你說的﹐我有我說的。我也弄不清楚什麼是哲學﹐什麼是思想。

但是我有一個問題﹐出名的哲學家總是在數百年前的﹐那現代的哲學家呢﹖他們去了哪裡﹖

Friday, October 1, 2004

煙花

今天是國慶﹐晚上有演花匯演。我沒有看﹐因為真的有點膩。在我看過的煙花匯演裡﹐印象最難忘的是在杜拜看的。

那時在船上﹐近距離的看煙花。雖然只是看了短短的五分鐘﹐但是已經足夠了。何況那時在海上﹐並沒有太多的船隻﹐很是寫意的﹐並沒有絲毫的壓逼感。

家中小狗

父母的家﹐養了一隻狗﹐這本屬於我姐姐的。自從姐姐的孩子出生後﹐小狗便搬到父母家。它現在已經是一隻老狗﹐眼睛和耳朵都好像有點退化了﹐行動也慢了點。

這隻狗﹐好像很懂人性的。它只會向我媽媽討乾糧。我回家的時候﹐它會盡力的搖動尾巴來歡迎我﹐但是它卻不這麼做去討我媽媽的歡心。它不太喜歡我的弟弟﹐因為他總愛作弄它。不過也只有我弟弟會幫它洗澡。我的爸爸﹐最喜愛幫它打理毛髮。而我﹖什麼也不會幫忙﹐因為我是怕動物的。

記得在它的小時候﹐它總愛走到我身旁。每一次﹐我都大叫把它嚇走。幾次後﹐它對我的大叫也害怕起來﹐可是它仍喜歡走在我的旁邊。每一次見到我﹐它都會嘗試走近﹐每一次﹐我都大叫。大叫以後﹐它便兜圈走。它的表情﹐蠻有趣的﹐也怪可憐的。

現在我不再大叫﹐對它也不害怕了。很多的時候﹐它總愛坐在我的旁邊。有時候作弄它﹐叫它的名字﹐它總是抬頭望我一眼。喊了兩三遍後﹐它會懶理我﹐因為它知道我是在作弄它。當我數天沒回父母家﹐它會記掛我的﹐它總是在差不多的時候在門前徘徊﹐很是有趣。

說了這麼多﹐它的名字叫“BoBo”。

人氣榜

為了讓大家(可能是自己) 去重看那些多回應的文章﹐現設立人氣榜。能夠登上人氣榜的﹐便是那些得到最少五次回應的話題(減除我自己寫的回應)。

十月人氣榜
旅行前記
是個寶

七月人氣榜
計畫了的節目
門球
去郊遊
年齡問題
找出口

五月人氣榜
茶啡
四千大元
自助午餐

二月人氣榜
魚生飯
我Blog 的族譜
公幹
買書的準則
Cafe
新年祝福
年初三﹐聚會日
高興的一夜
自我中心
你懂得享受嗎

一月人氣榜
性格
澳門之旅,正在製造中
100% 的愛
想著得到和真正得到
妒嫉
擔驚受怕
看話劇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不結婚,分手吧
無題
化妝是禮貌
缺失
睡覺了
相遇
生日熊
徵求好看的英文書
挪威的森林
能分辨
新衣
生日祝福

十二月人氣榜
下午茶聚
Meet Bloggers
對這站的評語

十一月人氣榜
聖誕禮物
旅行

十月人氣榜
8420
通告

散文集一歲啦﹗
買報紙
心思
看中醫
書評
我從自由裡來

九月人氣榜
不可面對的
你會介意嗎
一本書
獅子座
期待
猜謎
朋友在那裡

另外﹐我會把人氣榜連結在網頁的左方﹐方便大家隨時登入(這個也是為了自己的)。

尋尋覓覓

我覺得人生是一個大圓圈﹐我們在那裡來來回回的過活。今天遇到你﹐和你開展一段感情。在某月某日﹐我們分開了。然後我們又認識別的人﹐又開始一段新的戀情。到了某一日﹐我們可能都是孤單的一個﹐我們厭倦了那尋覓的游戲。

我在想﹐在這世界裡﹐孤單的人多的是﹐可是他們卻無從遇上。是他們真的害怕了愛﹐還是他們愛上了孤寂﹖